砰!!——

那震耳欲聾的巨大響聲轟隆隆的傳了過來,巨浪毫無意外的撞在了菩提城上,頓時,菩提城上升起無數的金色經文,如同一道龐大的金色光柱一般將菩提城死死的護在其中,而巨浪與之相撞的一瞬間,整個菩提城在一聲巨響之下,發出一道道轟鳴聲,整個城池在痛苦的呻吟。無匹的天地之力第一時間將城池上面的八部天龍衆絞的粉碎。三成的兵力徹底消失。

一座城池如何能抵擋的了數億水族人爲製造的天地之威,那籠罩在城池上的經文在抵擋巨浪數十秒鐘後,轟然化爲無數金色光點消散無蹤。無窮無盡的海水在撞上城牆的之後,那城牆就如同是一塊豆腐一般,徹底的在海水中的一道道暗流中化爲烏有。

無數八部天龍衆在這無情的海嘯之下,徹底的葬身其中,一個個被絞的粉身碎骨,連身慘叫聲也來不及發出。

個人的力量在天地之威面前,何其渺小,即使是具有大神通之人,依舊如此,依舊脆弱的難以想象。

數百萬人的鮮血也在一瞬間染紅了大片的海水。整個菩提城根本沒有任何意外的在憤怒的海嘯中連根拔起。八部天龍衆死傷達九成,唯一的一成還是看見城池不保,搶先逃出來的。

變故來的如此快,快的孫悟空連想一下的時間也沒有,轉眼之間,數百萬的人馬已經徹底的葬身於大海。蒙了!!——

當年縱橫天下的齊天大聖也被這無可匹敵的天地之力驚的呆了。他不敢相信大海竟然有如此力量翻手之間吞噬了數百萬人。

敖天在海底看到菩提城轟然之間在咆哮的大海之下破滅,眼中精芒一閃,連忙下令道:“四海龍王,如今菩提程已滅,打擊西方教的目的已經達到,切不可再往前行,免早無邊殺孽。速速平服海水。”

此言一出,四海龍王也知道事情嚴重性,連忙驅使億萬水族將這沸騰的大海之力抑制住。並在同時將涌上陸地的海水往大海中收回 道言:水若滔天如洪荒猛獸,出則容易,收則難,這所說的覆水難收的道理,敖天這一次傾盡億萬水族之力使得大海暴動,憑空映照出無窮天地之威。

在這龐然大物之下,西方教傾盡全力建造的前方戰線菩提城根本就無以抵抗,連遲延一下的可能都沒有,竟就那樣轟然的化爲有無,徹底的被洶涌的大海吞噬掉了,由此也可以想象到,此時大海所產生的力量究竟有多恐怖。

而這時敖天竟然下令收回海水,其面臨的困難又大的何等程度,這些也是可以想象得到的,但在命令下達之後,四海龍王根本就沒有想其他,立即發動四海龍族全部力量帶動四海之中的蛟龍,億萬水族,死死的將已經勢不可擋的巨大洪水,硬生生的逆轉過來。

本來一往無前的海水,突然逆轉,其產生的後果,簡直是恐怖的難以想象,一道道驚天動地的轟鳴聲自整個大海中爆發出來,巨大的海浪衝天而起。大量的水族因爲反之力而承受不住龐大的壓力,一個個身體如氣球一樣爆了開來。

黃鵬在上面看到,輕輕搖搖頭,嘆道:“敖天啊敖天,你做起事情來還真是不計後果啊,到頭來,還是要師傅給你擦屁股。差了火候啊!!”輕輕的嘆息了一聲,心念一動,本來身在逍遙界中央的世界樹突然一震,那分佈在世界各地的子母樹同時散發出一道道肉眼看不到的綠光,迅速的覆蓋到了整個東海之上。

頓時,一股無形地力量猛的出現在東海之上,那本來狂暴的大海在接觸到這股力量後。就彷彿是老鼠見到了貓,瞬間溫順了下來,本來還在呼嘯着咆哮地海嘯更是如同失去了力量一樣。迅速的平復下去。

那涌上陸地的海水如同先前衝進大陸一樣,以一種令人吃驚的速度迅速的返回了大海,一道道柔和的力量如春風一般涌入了億萬水族的體內,並在眨眼之間讓那些消耗過度的水族瞬間恢復到最佳狀態,當真是神奇無比。

這就是世界樹的力量,世界樹本身就代表着一種生命的力量,經過它轉化地力量都是世界上最純淨不過的能量,只有這種能量才能讓整個水族在一瞬間恢復過來。

敖天在見到之後,馬上就明白這肯定是師尊在一旁幫忙,心中不由一陣感激。連忙向逍遙羣島的方向跪了下來,恭敬的嗑了三個頭。這才讓四海龍族自行收復海水,安置這億萬水族後,自己也快速的向截教趕了過去。

這一切皆沒能逃過黃鵬地眼睛,看到敖天一番作爲之後。眼中卻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不自覺的望向了虛空:“各自地試探已經結束了,正菜也該到了上場的時候了。”

黃鵬所說的沒錯。孫悟空在看到大海那咆哮的巨大威力,加上身邊八部天龍中,十中已經只存一的結果,知道事不可爲,再留在這裏也沒有任何價值,只能收斂兵馬,趕回了西方教。

而此時,西方教一干人等臉上都是一種同樣的難看,眼中閃過一絲駭然,久久無人說話。他們面前屹立的正是一道由法力凝聚出來的虛幻景象,裏面閃現出的卻是那咆哮的大海在瞬間沖毀菩提城,依舊絞殺無數八部天龍衆地景象。

這一幕。不可謂不駭人,一直以來。 最強兵王闖三國 即使是他們這些佛祖也認爲神通就是一切,如今面前的一幕卻真正的颳了他們一個大耳巴,颳了所有修煉者一記重重地耳光。

天地之威不可敵,自然之怒萬物泣。不爲聖人,即使是準聖也要在這種浩大的天地之威面前敗退。而一次地時間也讓西方教重新認識了一直以來就從未被看的起過的水族,這些水族看起來渺小,可在四海龍王的統領下,竟然能爆發出如此強悍的力量,不得不讓所有人爲之刮目相看。

如來在良久的沉默之後,道:“各位佛祖,看來我們的對手截教已經找到了一個了不得的幫手,一干水族竟然能讓我八部天龍衆毫無反抗之力的泯滅在狂暴的大海之中,這一切是誰所爲,誰有能力做出這一切。截教找的幫手的何人,恐怕我們都該好好思量一下了。”

說着如來的眼中閃過一絲憂慮,其實說歸說,身邊的佛祖也沒一個傻子,在海域中分爲四海,分別有當年的四海龍王管理。四海龍王是屬於什麼勢力的,這裏面的道道可就多了,逍遙界海域本來是血蓮真人座下三弟子龍皇敖天所管轄的範圍,後來也就在黃鵬的指引下

個海域重新華分爲了四部分。也就是現在是四海。

這裏面四海龍王不是什麼大問題,真正值得深思的反而是其中無可避免的一個人,這人就是當年以逍遙令壓的逍遙界中無人敢攝其鋒芒的血蓮真人黃鵬。

四海龍王是什麼人如來他們怎麼可能不知道,要說他有這個膽子能聚集起如此多的水族,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要說四海龍王的背後沒有黃鵬的影子,更是不可能相信。

“阿彌駝佛!!”彌勒佛眼睛不自覺的眯成了一條細線,道:“諸位佛祖,這件事確實應該好好思量一下,如果真的是他在後面支持的話,恐怕我們就該早做打算了。”

聽着他們所說,在座的所有佛祖皆是一陣沉默,畢竟如果真的是他參戰的話,那這局面馬上就會變成另外一種跡象。黃鵬逍遙羣島上的血神衛可以說是世界上最精銳的兵馬,一但加入進來,恐怕截教會立即脫離被動。

枕上寵婚:全球緝拿小逃妻 而他們想的更多的是卻是黃鵬自身的戰鬥力,當年以一己之力,幾乎是面對所有準聖而不退,被數位準聖圍攻而不敗,不管是血蓮大道還是那神奇的血蓮不滅身。都讓當年參加那一戰的人,心膽具寒。

雖然當年也是親眼見到黃鵬被聖人以法寶毀去道基,但內心之中對黃鵬乃至是逍遙羣島都有一種無形之間低上一頭的感覺。這些年逍遙羣島未出,他們也以爲自己忘記了以前的事,可如今看來,卻是一點也沒忘。

如來看了看,發現沒人先開口後,只能說道:“其實我們也無須懼怕,當年聖人毀其道基,時間到現在,纔不過百年不到,道基一毀,自身的道行將在頃刻之間下降七成,依我看,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血蓮他就是有通天之能,也絕對不可能恢復到當年的道行,即使他想要在我教和截教之間插上一腿,他也未必有這能力。”

掠歡七日:霸道總裁下堂妻 “但不管血蓮是否插手此事,我們和截教之間都無緩解的可能,八部天龍衆在這一次海嘯中,喪生達九成,這也間接的助長了截教的威勢,所以我們應該儘快將所有的一切都部署到位,與截教之戰,刻不容緩。”

西方教這一場佛會也在如來開頭之下,緩緩的展開,而對孫悟空的處罰卻是一個個有意識的避了開來,畢竟這一點誰也怪不得他,即使是換他們在那個位置,同樣不可能做到更好,神通不敵天地威。

最終如來等一干佛祖也達成了共識,決定在三天後傾西方教一教之力與截教戰於東海之上,此決定一下,頓時,大量的佛陀不停的在教中飛來飛去,一些著名的神佛不停的聚集在西方教之下。

這一動,也將整個戰爭的氣氛徹底的推到了頂點,而截教對此卻沒有絲毫的動靜,只是一個個守在自己的陣法中,不停的推演,以期能將大陣的威力催發到最強。

在此時,雲霄等人卻與敖天聚在了一起,各種仙果擺放在面前,幾人一陣不着邊際的客套後,雲霄話音一轉,突然道:“敖天道友,這次菩提城的事情還多虧道友幫忙,只是雲霄不久前已經聽說,西方教欲於三天后傾教之力與本教一戰。不知道道友有何見地。”

說着兩隻眼睛妁熱的看着敖天,趙公明等人也是如此。敖天聽聞,眼睛一轉,已經知道她們的言外之意。無非就是想要知道自己老師什麼時候前來幫手。想了想,道:“道友之言,敖天自是知曉,這次西方教傾力來攻,其勢必不可擋,我想到那時,我老師自然不會不管,肯定會前來助友教一臂之力。”

說着,頓了頓,捏了枚果子放入口中後,接着道:“我逍遙羣島在這些年來,一共整合有四衛,每一衛都有獨當一面的能力,只要有一衛前來,必可抵擋住西方教的進攻。諸位道友不必太過着急。”

敖天眼中閃出一絲精芒,稍微的透露了一下逍遙羣島的基本力量。也好穩定一下雲霄等人之心。逍遙羣島四衛的強悍,敖天可是清楚的明瞭。每一衛皆有破千軍之能。特別是其中的血神衛,更是強悍的難以想象。

這些並不算什麼隱祕,在逍遙羣島上也是路人皆知的事情,截教與之是爲盟友,敖天也沒有要隱瞞的意思,反正這些事情馬上都將徹底的展現在天地之間。現在說出來,正是安雲霄等人之心。 遙羣島四衛一直以來出現在世人眼中的,只有戰鬥力衛、由精靈族組成的精靈衛、還有骨聖他們掌握的骷髏衛。

這四衛中,其實已經有三衛出現在了衆人眼中,當年也或多或少被人知曉過,都參加過一個個著名的戰爭,在逍遙羣島守衛戰中,都暴露過其行蹤,這些組成的三衛,其實已經不算什麼祕密。只是當年別人只是看到,但並不知曉這逍遙四衛究竟是哪四衛。而四衛中,也只有醫生組成的鬼騎衛依舊不爲人知。

可以說,逍遙四衛也不過是半公開的祕密。只不過他們並不知道這四衛究竟是如何劃分的而已。

如今敖天這一說也引起了雲霄他們的好奇心,其中最小的碧霄問道:“敖天道友,剛剛你說到逍遙四衛,不知道可不可以說一下是那四衛?”在說完之後,也用一種好奇的眼神看向了敖天,其他人也是一個樣。

淡淡一笑,敖天稟實道:“這些在我逍遙羣島也不是什麼祕密,我老師自逍遙羣島一誕生開始,身邊就已經有意識的組建了一些守衛力量,這些力量發展到如今,也就稱之爲逍遙四衛,四衛之間各不相同。一爲血神衛、一爲精靈衛、一爲亡靈衛、一爲鬼騎衛。此四衛也就構成了我逍遙羣島所有的力量。每一衛皆有獨當一面的能力。特別是其中的血神衛,更是精銳中的精銳。”

敖天雖然沒有隱瞞他們,但也只是撿一些並不怎麼重要的事情說一說,其中具體人數什麼的,卻是絲毫不露半點口風。即使這樣。也足以讓雲霄他們對逍遙羣島地力量有了一個新的認識,自然,對逍遙島的重視更是增加了一籌。雖然口上不說,可心中已經決定要牢牢地將兩方之間的友好關係永遠的延續下去。

其中的原因有很多,最起碼的一個就是黃鵬世界之主的身份,以黃鵬如今已是聖人之軀的無上道行,這一點,就足以使其站立在於任何人的面前。

卻不說這裏,單說整個逍遙界中觀看到那場無匹的天地之威後,一個個也都陷入了一種難以置信的境地,誰也沒想到天地之威竟然能達到如此地步。能讓無數大神通者束手無策,能讓無數生靈一瞬間泯滅。當真是讓人多了一絲想法。

這些人中包括各大教派。各大族,但在對天地有所畏懼地同時,對截教與西方教之間的爭鬥更是起了無窮的興趣。所以,盤旋在整個戰場之上的神念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在極短的時間內陡然增加了好幾倍。這無窮地神念就彷彿是一張巨網一樣將整個戰場完全的籠罩在其中。而且每一道神念都有意識的避開其他神念。免得發生什麼大地誤會而大打出手。

黃鵬看到後,輕輕一笑,眼睛卻是慢慢的閉了起來。與此同時,身在亡靈島上的死神之身卻在第一時間睜開了眼睛,兩屢直欲刺入人心的精芒瞬間自眼瞳中射出,一絲絲紫色的電光自虛空中一閃即逝。

兩道巨大的骨翼也在此刻自背後憑空張了開來。一道道完全由亡靈之氣凝聚而成的亡靈之雷如同下雨一樣對着其毫不留情的落了下來,頓時,黃鵬整個人也完全被灰色的落雷所籠罩,但異常詭祕的是,這些落雷一落到他身上,並沒有給他產生任何傷害,反而在一瞬間如一條條江河一樣。快速地向那已經擴大到了數千米大小的骨翼上匯聚而去。

在進入骨翼之後,那些灰色的落雷更是無聲無息地化成了一條條紫色的電弧充斥於骨翼之中。並由骨翼快速地通向全身上下每一寸骨骼之中。最後才最終匯聚到靈竅之中的魂珠之中,此時的魂珠。已經完全轉變成了一種水晶色。

只是在那完全是水晶的魂珠中,一道道紫色的電弧毫無遮掩的在裏面串來串去。可以明瞭的知道。這魂珠與紫電早就合成了密不可分的一體。這種體質,黃鵬稱之爲雷電之體。

這也是他此次閉關以來,最大的成果。就是讓身後骨翼中的紫色雷電之力徹底的改造了整個身軀,使其變成了雷電體質,最大程度的讓自身的戰鬥力提升了三成左右。不得不說是一種巨大的進步。

輕輕的扇動身後的骨翼,享受的沐浴着雷電的洗禮,心中瞬間明瞭自己如今所需要做的事,心念一動之下,黃鵬那完全籠罩在黑色勁裝中的身體就在骨翼強大的力量下漂浮起來,同時,一道聲音也傳到了逍遙羣島上:“亡靈衛、鬼騎衛,從聽到命

立即于飛雲島集合,每衛各起一千萬。即刻執行!!中,隱隱透露出無上的威嚴之氣。這也讓亡靈衛中的骨聖、亡靈大帝以及鬼騎衛中的醫生同時一震,自修煉中回過神來。

骨聖那紫金色的骷髏骨架也在一瞬間散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本來空洞的眼瞳中升起了兩團紫金色的火焰,下巴一張,竟是詭祕的出現一絲笑意,嘎嘎的道:“時隔上百年,我骨聖終於又可以爲主人衝鋒陷陣了,嘎嘎!!這種生活實在是太讓人興奮了。嘎嘎!!”說完之後,身體瞬間化成一道紫金色的光芒,遁入亡靈島深處,馬上就開始聚集起那幫一直努力修煉的骷髏大軍。

而醫生則更是簡單,輕輕的將一柄雪白的手術刀放在了嘴邊,輕輕的舔了幾下,刀身上濃郁的血腥味直接讓他臉上出現一絲陶醉的神色。淡淡的道:“鬼騎衛啊鬼騎衛,就讓萬千生靈的鮮血來鑄就你的威名吧,讓全世界看看,我鬼騎衛,絕對無愧於逍遙四衛的稱號。”說完周圍突然毫無聲息的出現了九道如同虛幻般的鬼影,黑霧一閃,轉眼之間他也消失不見。

其他地方的一些人同樣是差不多的反映,所有人對此次事情都早就有一個全面的認識,對此並沒有任何意外的感覺。數十年的潛伏,不過是爲了一朝升龍而已。

亡靈衛與鬼騎衛各自之間的將領絲毫沒有怠慢,紛紛在第一時間趕到了自己應該在的位置,並迅速的集結了命令中所應該出現的龐大軍隊。接着沒有浪費半點時間,向着飛雲島所在的地點趕了過去。

而黃鵬在傳下命令之後,身後骨翼只是微不可查的輕輕扇動了一下,身體頓時如同一道紫色的電芒一樣,以極快的速度劃開虛空的束縛,轉眼之間已經來到了飛雲島上。

只見這飛雲島完全是一團巨大的雲團,這雲團的大小簡直是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地步,足足可以容納上億的人口。而且這雲團走在上面,絲毫沒有那種想象中的虛幻,反而有一種厚實的感覺。

人站在上面,即使是如同站在平地一樣,不能不說是一種神奇。而這種神奇皆是由黃鵬一手造成,可謂不可思議。

咚咚咚!!——

黃鵬來到飛雲島上,並沒有過多久,只見無數亡靈以及一具具身披黑色戰甲,身下騎着一隻隻身材高大,背插雙翅的黑色飛馬的鬼騎一個個按照整齊的隊形快速的來到了飛雲島之上,並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以軍人素質約束自己的遠遠超越凡人的亡靈衛以及鬼騎衛在骨聖等人的帶領下,並沒有用多長時間,就以完整整齊的編隊如海洋一般站在了黃鵬面前。

“稟告主人!!”亡靈大帝、骨聖等一干亡靈衛頭領在整理還自己的隊伍後,快速的向黃鵬跪下道:“遵照主人的吩咐,手下等人已經招集好一千萬亡靈衛前來聽候指令。請主人示令!!”幾人異口同聲之下,同樣的聲音一瞬間傳到了所有人耳朵裏,清晰可聞。

黃鵬聽到,眼睛快速的掃視了一下下面,神念之下,已經發現不管是亡靈衛還是鬼騎衛,每一個自身的修爲絕對不低於仙人。配合戰陣,所發揮出的威力將更加強悍。

滿意的點點頭道:“你們都起來吧,能如此快的將一千萬人聚集起來,本座豈有不滿意的道理。”

此話之後,骨聖等人也順勢站了起來,又有醫生彙報鬼騎衛的狀況。黃鵬也是一陣嘉勉,等到這一切下來後。

黃鵬的臉色突然一正,身上猛的散發出一股凜然的氣勢,而下面的骨聖等人都在同一時刻感覺到自其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臉色也不由的跟着一正,身體瞬間站的筆直,所有人皆鴉雀無聲的盯着虛空中的黃鵬。

面對千萬軍隊,黃鵬正色道:“在數十年前,我逍遙羣島在諸多準聖以及聖人間接圍攻之下,被迫封島以躲避諸多準聖鋒芒,那一戰,可以說,我敗了,敗在無數準聖以及聖人之下。”

“敗了就是敗了,本座也不屑於掩飾,在那一戰後,我們退出了整個逍遙界的角逐。淡出了所有人的視線。也許,有人會認爲我們將會徹底的泯滅於時間的碎流中,也許有人會認爲我們再也不可能有能力挑戰那些高高在上的人。” 鵬臉上始終被一種肅然所籠罩,那強烈的威壓之下,人等都是恭敬的認真聽着他所說的一切。並且隨着他的話音緩急而不停的波動,情緒完全沉浸於黃鵬的節奏之中,當真是神奇無比。

“別人以爲我們已經不可能再在逍遙界中掀起什麼風浪,我逍遙界就可以任由他們當爲一塊糕點來爭鬥,他們豈知,這逍遙界從一開始到現在,就是屬於我的,逍遙羣島纔是逍遙界唯一的正主。搶奪於人的,遲早要還回來。現在這事也一同不例外。”

“這一次我們出逍遙羣島,爲的不是別的,正是讓整個天下知道我逍遙羣島永遠都不會歸於沉默。去吧,讓我們一同打造出屬於逍遙界,屬於逍遙羣島,屬於你們每一個人的無上威名。”說着黃鵬眼中精芒暴射,手中光芒一閃,那充斥着無窮煞氣的死神鐮刀瞬間出現在手中,並在第一時間歇指虛空。

“我要令出天地服!!”

這是一句早在很多年前就喊出口的口號,當年也確實做到了,逍遙令一出,天下直直被壓制了數十年而無人敢起干戈。當時的情景至今也是歷歷在目。當真是讓人感慨。今天,黃鵬再一次的叫出了這句話。也正代表了黃鵬如今的心聲,這是一種不容任何人染指逍遙界的心懷,也是一種藐視天下的傲言。

要是別人說這句話,恐怕也只是圖增笑柄而已,就算是天地間那有數的幾大聖人也是同樣如此,絕對沒有如此可能。但,黃鵬不一樣,他是誰。他是天上地下擁有無上血蓮大道,可歷億萬劫而不磨的血蓮聖人。逍遙界真正的掌控者,唯一地主人。在逍遙界中,他有說此話的權利。可以說,除了他,誰敢如此說。

這句話一出,站立在飛雲島上的數千萬亡靈衛以及鬼騎衛眼中同時出現一絲狂熱地神色,紛紛仰天大吼道:“誓死追隨!!誓死追隨!!”

在一陣陣震天狂呼中,黃鵬果斷而堅定的下令道:“醫生、亡靈大帝,立即率領本部兵馬前往東海。在到達之後。自有敖天會爲你們安排好一切。出發!!——”他的聲音雖然並不大,可卻神奇的同時出現在每一個人的耳朵旁,清晰可聞,一點也沒有因爲距離的原因而有所遺漏。

骨聖和亡靈大帝等一干亡靈出生的將領,在聽到之後。眼中紛紛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接着就一個個熟悉的指揮起自己的部下,在他們地指揮下,數千萬之多的兩衛並沒有因爲人數的原因而有絲毫的混亂。有條不亂的從黃鵬開闢出地特殊通道中離開了逍遙羣島。並祕密的出現在敖天安排好的地點。

黃鵬看到,也是滿意地點點頭,知道這裏有醫生他們就可以,自己留在這裏也未必能幫的上什麼,所以,身後的骨翼輕輕一扇,大片的紫色電弧憑空出現在了他身邊,並在第一時間將他帶離了飛雲島。

等到他再次現身的時候,其人已經是在東海上空,靜靜的屹立在虛空中。黃鵬任由身後的骨翼輕輕的扇動,兩隻黑色的眼瞳快速的掃視了一下週圍地景象,心中不由道:果真是煞氣沖天。無邊凶煞之地,這截教的陣法之學。當真是天下無人可及。即使我逍遙羣島,也難以比肆啊。

心中想着,面前的景象可是絲毫沒有任何虛假,其煞氣確實可以讓人在進陣之後,屍骨無存。而逍遙羣島之所以有如今地跡象,乃是由萬能珠中得知,其真正底蘊,天地間還真沒有那個人,那個教派能比的上截教。

在看了看一些陣法之後,黃鵬望向隱藏在無數陣法中地三仙島,揚聲道:“逍遙島血蓮前來拜訪雲霄道友。”這話一出,頓時如滾滾炸雷,浩浩蕩蕩的向三仙島傳了過去。

而坐在島上的雲霄三姐妹、趙公明以及敖天等人,頓時身軀一震,敖天臉上更是出現一絲欣喜的神色,連忙道:“諸位道友,貧道老師前來,敖天還需前去迎接。”

雲霄等人聽到黃鵬前來,同樣有一絲喜色,連忙道:“同去!同去!”

頓時,幾人結伴駕着祥雲快速的來到了黃鵬面前,又是一陣見面的禮數之類的,接着就被雲霄引進了三仙島。這些暫且不提。

卻說在此時,遠在洪荒世界中的西方兩位教主已然知道了海嘯吞噬八部天龍衆的事情,頓時,兩人身軀同是一震。良久無語,等好一段時間

才道:“師兄,不知道你怎麼看這次水族驅使海浪襲龍衆之事,依師弟看,事情恐怕不簡單。”說話間,兩眼中隱隱閃爍着一絲讓人看不懂的光芒。

接引聽到,微微嘆息了一下,道:“芸芸衆生,終究是報應不爽,師弟所要說的事情我也知曉,當年我們毀其道基,如今他毀我八部天龍衆,以可以算的上是一報還一報。因果循環的結果。大劫之中,因果最是靈念,這些因果雖然算不到我們頭上,可卻算到了我教弟子身上,真是阿彌駝佛!!”說着臉上也顯露出一種悲痛的神色,本來就一臉苦色的臉上更加苦上一分。

準提聽到,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冷道:“那血蓮雖然身有大道,並擁有逍遙界,可不爲聖,終究沒有與我等平等的身份,本來上次毀他道基他躲起來,不再理世事,也算是一大造化,可他既然不知死活的在我們與截教之間插上一手,那卻怪不得本座心狠了。哼!”

八部天龍衆本來就是準提當年一手組建起來的教中守護衆,裏面的各大種族無一不有他的痕跡。如今卻一朝被毀,他又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呢。

有道是聖人一怒、必是血流成河。天崩地裂之局。

接引與準提無數年的兄弟,對其性情如何不明白,但他卻沒有阻止,只是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道:“看來爲了我教中氣運,我們師兄弟說不得要再次往紅塵中走上一遭,只是這次殺劫以無氣運之說,我西方教的運勢同樣是難以推測。只希望能在大劫中保存一脈。以期統不失。”說完兩隻眼睛再次閉了起來。

接引的道行比之準提更是高上一籌,很多事情早在當年就已經大概明瞭,在沒有氣運的逍遙界中,惟有雷霆方是保存西方教一脈的最佳方法。殺戮是根本就不可能避免的事情。對今天的結果也早就有了足夠的準備。所以,爲了一手創立的大教他們這些聖人也不得不再度紅塵。

準提聽到接引如此話,心中不由一喜,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神念卻是在一瞬間跨越了無數空間直接穿入逍遙界中,密切的關注起西方教與截教之間的戰場,等待一個不好,就可及時的出現,這算盤打得也是精確。

不過,在此時又有哪個聖人不憂心自己的道統,一個個都是有意識的注意着逍遙界中的各種事件,免得一個不注意,發生什麼追悔莫及的事情。

至此,聖人之間的戰鬥已經有了開始的苗端。

而此時黃鵬也和雲霄等人坐在了一起,雖然以他如今的身份,雲霄等人已經可以說是低上他一輩,不過對於這些虛禮,黃鵬也沒有太過計較,來的也是死神之身,與雲霄等人也是性情之交。所以各自之間的稱呼依舊是道友。本來敖天身爲弟子,是打算站在一旁,可還是被黃鵬叫着一同坐了下來。

接着雲霄也讓人端來一些果酒菜,各自堪滿之後。雲霄端起酒盞向黃鵬敬道:“如今我截教與西方教勢同水火,不日即有一場惡戰,而先前的先鋒八部天龍衆也在敖天兄弟運籌謀策之下損失慘重,可謂大幸。雲霄謹以此盞薄酒待我截教億萬兄弟對真人廖表援手之情。”說完毫不猶豫的一口將杯中酒點滴不剩的吞了下去。

黃鵬聽到,淡淡一笑,也將面前的酒喝掉之後,道:“諸位截教兄弟言重了,當年我逍遙羣島在衆教圍攻,搖搖欲墜之時,各位截教兄弟不惜性命前來援助,此番恩情可比天高。我血蓮也不是什麼忘恩負義之人。既然你們截教有難。我逍遙島又豈有袖手旁觀的道理。”

說着頓了頓,看了看幾人的臉色,這才接着道:“此次我到來,我已經帶了逍遙四衛中的亡靈衛與鬼騎衛一共兩千萬精銳前來,必可阻擋西方教一時。到那時,在配合諸位截教道友的陣法,抵擋乃至是消耗西方教力量也不在話下。”

趙公明聽到,不由大喜道:“真人果真信人。多了真人這數千萬精銳,這次大戰我們也可以多出不少勝算。”說完也是連連向黃鵬敬酒。頻頻送上一些珍惜靈果。

後黃鵬也與他們說起一些修煉上的事情,以他如今的高度,一句句不經意的話,也給雲霄他們帶來不少驚喜。 人與準聖之間本就是天地之隔,兩者之間所站在的高樣,黃鵬如今聖人的道行別說是指點一些他們,就算是真的要做他們師尊那也是輕輕鬆鬆的事情,再簡單不過。所以黃鵬雖然只是簡單的說上幾句,就讓雲霄等人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自身的道行都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往上升了一大節。

在修煉界中有一句話,叫做修爲好增,道行難長,只要道行能提升,想要修爲不過是簡單的事情而已,大道、大道,道行講的就是各自對大道的理解。修爲已經達到雲霄他們這個層次,道行每進一步都需要付出無數歲月的時光打磨心性。

所以在感覺到自身道行的變化之後,雲霄等人在看向黃鵬的時候,眼中已然不自覺的帶上一絲淡淡的尊敬之色。這些也一點不漏的被黃鵬看在眼中,心下只是微微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在交談中,多加了一些對大道的各種講解。

而這場宴會也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一次小型的講道會,當真是讓人難以預料。當然,雲霄他們也從這場講道中得到了難以想象的好處。對自身的發展更是重要無比。

當然,雲霄他們在島上論道,別人可沒有停下來,截教中人自是不用說,一個個守在自己的陣法中,以陣養氣。將大陣的威力推演到一個遠遠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地步。而西方教在孫悟空回去之後,又以他爲先鋒,帶領先頭部隊重新往東海而去。

不過如來他們也知道,這次一戰。可謂是兩教之間無數年的恩怨一戰,所有的因果也將在這一戰中得到最終的解決。所以在孫悟空之後,又盡起西方教億萬年積蓄,無數佛子佛孫腳踏祥雲,浩浩蕩蕩地跟在孫悟空之後。

這一幕卻是讓那些心存各種心思的人。紛紛心頭一驚,對佛門的力量也有了一個重新的估計。但一個個對眼前即將展開的戰爭更是期待。

看到大量地佛門子弟皆往東海趕去之後。那坐在各色各樣的蓮臺上地佛祖菩薩全部都按照次序佈滿在整個靈山之上,燃燈上古佛、藥師琉璃王佛、過去未來現在佛、等等等等,再加上一干著名的菩薩:觀世音菩薩、靈吉菩薩等等。

諸多佛門精英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口中誦着經文,陣陣祥瑞佛光緩緩的自坐下蓮臺上向四周散開。但今天所發出的佛光和平時的卻有點不一樣,因爲這時地佛光中竟隱隱帶着一絲殺意。

一片經文過後。坐在諸佛對面的如來佛祖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看着諸佛。沉聲道:“諸佛!我西方教,自上古洪荒時期就已經存在於天地間,是爲三界中有數的聖人大教之一,我教以不偏不倚、廣開方便之門,度盡有緣弟子。爲天下衆生創一無上樂土之教義而立。經歷風雨億萬年,至今依舊屹立於天地之間。”

諸佛聽到這段話,臉上紛紛顯現凝重的神色。

如來接着道:“雖然我教經歷無窮風雨而健存。但這些年來所結下的因果同樣不少,正值此次無量殺劫來臨因果糾纏之下,我教已然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究竟是我們倖存下來,享無邊功德亦或是在大劫中身損,就看諸佛與我教地氣運了。”說着他的話語中也有一些蒼涼之意。諸佛中,其實是以他最爲尷尬,這次面對的是別人還好,可偏偏是截教,當年他多寶叛諸位師兄弟而投西方教。終究還是到了了結因果地一天。

諸佛並不知道如來心中的顧慮,聽完之後,一個個也知道是關生死的一戰終於還是到了。這次大劫中,是生還是死,恐怕就要看各自的手段了。也不知道這一戰之後,能倖存下來的還能有多少。想着,都不由的升起一股蒼涼之意,紛紛喧起佛號:“南無阿彌駝佛!!”

這聲佛號,盤旋在靈山上空,久久未曾散去。

不管他們心中如何想,大戰的時間卻是不會等人,各自緬懷了一下後,諸佛紛紛運起自身如浩瀚般的佛力並順着身下的靈山中輸了進去。

一股股精純的佛力順着一種神祕的軌跡下,迅速的匯聚在了靈山上的靈脈之中,頓時,整個靈山上佛光大盛,一屢屢耀眼的金光沖天而起,而整個靈山也在這陣陣佛光中,毫無聲息的浮了上來。

諸佛對此皆無任何驚訝之色,一個個在靈山升起之後,自然的坐於蓮臺之上,與如來一起誦着密經。爲最

戰做着最終的準備,將自身的狀態調整到最佳,以期多一分自保的實力。

這靈山一升起之後,立刻以一種不快不慢的速度向東海飛了過去。所到之處,佛光也在一瞬間灑遍了下方每一寸土地。宛如神蹟!!

這一路過來,卻是讓那些充斥於西方教身上的大神通者神念一緊,知道這最終的大戰終於還是到了。頓時,大量的神念迅速的出現在虛空中,這些神念數量之多,可稱之爲億萬年難得一見,這數量一多,自然,神念間的碰撞不可避免的發生了。

一股股神念不停的在虛空中對轟起來。神念雖是無形,可力量卻是一點也不弱,而且交鋒起來所產生的兇險更勝明刀明槍的爭鬥,只要一個不敵,唯一的結果就是被人擊散神念,自身三魂七魄瞬間散去。七孔流血而死。死相可謂是悽慘無比。

這一來,整個虛空頓時變的兇險無比,一個不小心,即使是大神通者也要在這場神念之戰中落個悽慘下場。一個個也不由得小心翼翼,儘量避開那些交戰的神念。即使這樣,這場神念之戰,依舊是慘烈的不可想象。

據黃鵬體內的逍遙榜計算,在西方教與截教還未發生前面爭鬥之前,陸陸續續一共有一千三百多萬真靈進入榜中,數目之大,絕對屬於前三。由此也可以想象得到這場神念之戰究竟慘烈到何等地步。其中不乏有大神通者損落。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