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如歌報以溫柔一笑,轉身親手去扶那華車中的麗人。

安琪兒整理好了衣衫,緩緩的走了出來,雨火映照下,臉色有一種出奇的白,但兩頰又燒起兩片紅暈,令人不知道那是艷色,還是恨意。

柳生寒心頭微微一震——

——許久不見,她還是那麼美麗。她的眼瞳還是那麼烏靈若夢,她的眉宇間還是有一股掩映不住的悒色,她的秀髮還是柔順如黑色流動的天幕,她笑起來的模樣還是美如花開迎風,麗若月入歌扇。

安琪兒向柳生寒斂衽一禮:「柳生公子,好久不見。」

柳生寒訕訕還未答話,東南角陡地響起一聲厲嘯,四條人影,一先三后,在風雨中閃電般飛掠而至。

四條人影一落在「鳳凰台」上,就迅速四面散開,將「青衣三秀」包圍在中心。

一一掃過四角,辰源笑道:「『不死狂刀』夜蟄翼、『飛鈸和尚』大通、『天衣娘子』柳依依、『三箭獵人』涉不準,好朋友都到齊了。」

「不死狂刀」夜蟄翼鬚髮皆張,手中長刀遙指「青衣三秀」,狂笑道:「這一戰,我整整等了五年!此番我特意請柴小王爺來做個公證,今日我們一決生死,來戰!」

漫天風雨中,「三箭獵人」涉不準首先出手!

他一出手就是山崩石裂的三箭!

柳生寒立刻迎上,最短的「傾城劍」以開山劈石的氣勢,隨著主人一起迎上去!

「天衣娘子」柳依依香肩一抖,披風帶著滿天腥臭罩向辰源!

——衣帶漸寬終不悔。

辰源目光盯死夜蟄翼,一動不動。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動的是楚羽,左手斬浪刀,右手風流扇,風雨中,公子獨舞,亮花了柳依依的眼。

「飛鈸和尚」大通狂嗷一聲,兩隻純金飛鈸,一前一後,一左一右,一上一下,一旋一切,全取辰源。

辰源身邊已經空無一人,他不得不親自出手!

辰源一出手,夜蟄翼馬上出手!

——只要辰源分心分身分力去應付大通和尚的「飛鈸」,我就有足夠的把握一刀砍下他的頭!

夜蟄翼想到這裡,刀勢更狂。

辰源對那漫天刀光如若無睹,他依舊左手「九龍掌」、右手「驚神指」去反攻大通和尚。

夜蟄翼似乎感覺到哪裡不對,但又說不出哪裡不對,他已經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想哪裡不對,他只有一刀狂斬下去——

「三箭獵人」涉不準二度出手,六箭飛出,驚天動地。

柳生寒第二把中劍「傾國劍」祭出,以亡天滅地的姿態衝過來。

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千堆雪。

楚羽邊吟邊舞,公子一舞風雨殘,柳依依衣帶漸寬,直是消得人憔悴。

夜蟄翼無法去看兩位同伴的戰況,他只能揮刀奮戰!

他的刀未落,大通或和尚的兩隻「飛鈸」已被辰源揮掌震落一個,屈指夾住一個,大通失去了兵器,他開始手忙腳亂地去摘取掛在胸前的一百零八顆鐵念珠,然後他就看見另一片刀光飛起——

一片刀光,擷下了大通和尚一顆光禿禿的人頭!

那凄艷絕頂的刀光,來至宮裝麗人安琪兒身畔、溫文爾雅的貴介公子柴如歌。

「小王爺,你出爾反爾?!」夜蟄翼圓目怒睜,大喝一聲,重六十三斤的「不死狂刀」飛襲而出。

柴如歌刀光再飛,飛到了「三箭獵人」涉不準的頭上。

「三箭獵人」涉不準大叫一聲,連發九箭自救,九支狼牙利箭,呼嘯而出,驚神泣鬼!

柳生寒厲喝一聲,第三把長劍「滅天劍」以弒神屠鬼的姿勢從天而起!

九箭在劍光縱橫中,像無頭蒼蠅般跌落,涉不準又是駭叫半聲,那掠至的刀光就無情的截斷了他的喉嚨和下半聲驚叫!

夜蟄翼驚駭欲死,他狂霸半世,他殺人無算,他第一次感到了死亡的恐懼。

直到今天的此時此刻,夜蟄翼才發覺了一件事——

——原來,自己……也……怕……死……

在這個念頭產生的同一時間,他的人也向台下躍落!

欄杆被撞擊的飛碎,外面是滿天風和雨。

那婉約的刀光帶看神秘的緋色,在夜蟄翼剛要飛掠出「鳳凰台」的腳上絞了一絞,夜蟄翼這時正好撞破了欄杆,雙足就被整齊削斷,兩隻腳留在台上,身子余勢末消,重重摔落台下,在水窪里一動不動,不知死活。

然後那把不沾血的緋色之刀,又飛回到了柴如歌纖細如少女的掌中。

柴如歌優雅的轉過身來,日如寒星,望向柳依依。

柳依依在這一剎那,幾乎哭出聲來。

緋紅色的刀,飲過三個當代高手的鮮血,瞬間變得艷紅,紅的如同柴如歌艷麗的唇,好似柳依依瘋狂的眼。

只在一分神之間,柳依依的風衣已被楚羽的扇舞,斜斜掛到了高高的雨檐畫角。就好似酒肆的破爛酒旗,在風雨里搖曳,狼狽中還帶著幾分心酸。

她突然做了一件事,她氣急敗壞的解開了自己的衣帶——

柳依依當著很多男人的面,麻利的脫下身上那件大紅長裙,雪白的大腿在雨中越發的白嫩,幾個男人眼裡,都心照不宣地流出等待好戲的壞壞笑意。 民國三十一年(1942年)元月上旬,拯救行動開始進入最後的準備階段。

爲了確保拯救行動能夠成功,美國政府向亞洲戰場緊急調撥了70架運輸機,又向英國駐印軍和國民政府租界了30餘架運輸機,這樣一來,再加上布里爾頓第十航空隊原有的80餘架運輸機,聚集在緬甸仰光的運輸機就達到了200餘架

200餘架運輸機,已經可以一次空投兩個團將近6000兵力了

此外,首批空降馬尼拉的部隊也已經確定了,除了中國遠征軍的特戰旅,還有美國陸軍某空降師的一個硬骨頭營,先譴隊的900餘人將由中國遠征軍直屬特戰旅的少將旅長劉鐵柱統一指揮,他們的任務是奪取機場並堅持到援軍到來

元月十日,一切準備就緒,盟軍卻遲遲沒有實施拯救計劃。

原因很簡單,因爲實施拯救行動的條件仍未成熟,在沒有將日本海軍聯合艦隊這頭攔路虎調開之前,任何拯救行動都是不切實際的目前,日本海軍聯合艦隊正在東南亞海域巡邏遊弋,這時候實施拯救行動,根本就是自殺

…………

無獨有偶,當盟軍正在緊鑼密鼓地準備拯救麥克阿瑟和被困巴丹半島的兩萬多美軍官兵時,日本海軍聯合艦隊也正在醞釀一次大規模的攻勢作戰,聯合艦隊司令官山本五十六大將決定在中途島誘殲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主力,以徹底奪取太平洋的主導權

自從珊湖海海戰之後,日本海軍聯合艦隊所面臨的局勢正變得越來越嚴峻

珍珠港事件之後,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全軍覆滅,整個太平洋上已經只剩日本人的軍艦在遊弋了,可是短短不到半年時間,等到珊湖海海戰爆發時,美國海軍不僅重建了太平洋艦隊,而且艦隊規模比起以前尤有過之

假以時日,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的規模只會越來越大,而日本海軍聯合艦隊的劣勢則只會越來越明顯,作爲聯合艦隊的司令官,山本五十六比任何人都清楚,日本海軍絕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就只能是坐以待斃了

經過慎重考慮,山本五十六將決戰戰場選在了中途島

中途島距離日本橫濱以及美國舊金山均爲2800海里,距離珍珠港則爲1100海里,奪取了中途島,就等於敲開了夏威夷的門戶,一旦成功佔領夏威夷,則整個美國西海岸都將處在日本海軍聯合艦隊的打擊之下了

山本五十六的戰略眼光還是很獨到的。

日軍將領中頗多戰術大師,但富有戰略眼光的卻着實不多,陸軍方面,岡村寧次算得上是戰略大師,海軍方面,那就只有山本五十六了

如果日本海軍聯合艦隊能夠贏得中途島海戰,進而奪取夏威夷,那麼對整個二戰的影響將是災難性的。

面具嬌妻:惡魔總裁好霸道 因爲夏威夷失守之後,整個美國西海岸都將完全暴露在日本海軍的威脅之下,爲了確保本土安全,美國政府就必須將大量的兵力以及戰爭資源投放到西海岸,這樣一來,納粹德國就將毫無懸念地贏得歐洲以及非洲戰場的最終勝利。

所以說,中途島海戰對於整個二戰來說,意義重大

爲了確保能夠贏得勝利,山本五十六幾乎調集了所有能夠調集的兵力,僅有的九艘航空母艦更是傾巢出動,也就是盟軍“拯救老兵麥克阿瑟”計劃準備就緒兩天之後,遊弋在東南亞海域的日本海軍聯合艦隊主力開始掉頭北上。

至此,拯救行動的實施條件終於完全成熟了

…………

仰光,機場附近駐地。

幾個中國大兵正在操場上聊天解悶呢,不遠處忽然響起了震天價的口哨聲。

中國大兵們回頭看時,只見穿着一襲白色緊身牛仔褲以及白色短袖襯衣的艾薇爾已經急步走出了營地,她的身後還跟着個英國青年,英國青年肩上還扛着取景用的三角架以及廣角鏡頭,顯然,這個英國青年是位攝影師。

“嗨,美女,這邊。”幾個中國大兵連連招手。

艾薇爾衝那幾個中國大兵招了招手,果然轉身走了過去,四周的美國大兵們頓時發出一陣陣的哀嘆聲,不過他們可沒膽子上前“橫刀奪愛”。

十天前,兩夥大兵剛被關進同一個“籠子”裏時,自恃身材高大的美國大兵們沒少找中國大兵的麻煩,可無論是羣毆還是單挑,美國大兵們就沒贏過,在血淋淋的教訓面前,美國大兵們終於明白,眼前這夥中國大兵絕不是好惹的。

很快,幾個中國大兵就對着鏡頭擺起了Pose,馬富貴這廝甚至還故意對着鏡頭鼓起兩塊惹眼的胸大肌,然後用蹩腳的英文說道:“嗨,英國或者美國的美女們,我叫馬富貴,中國人,有機會請你們喝酒啊,威士忌,加冰的,OK?”

艾薇爾微微一笑,又拂了拂被風吹亂了的秀髮站到了鏡頭前。

“觀衆朋友們,大家上午好,我是艾薇爾,很高興又與大家見面了。”

“自從進入這個全封閉的軍營以來,這已經是第十天了十天來,任何人都不準私自外出,我們完全與外界失去了聯繫,作爲唯一一名被允許隨軍行動的戰地記者,我有幸用鏡頭和膠帶將些天的經歷一一攝錄,並與大家共享。”

“正如剛纔你們所看到的,這是一支特殊而又神祕的部隊,他們來自中國,這個古老而又神祕的國度,對於這支部隊,你們或許會感到陌生,可如果說起他們的司令官,想必大家都不會感到陌生,是的,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嶽維漢將軍。”

“大家請爲我祈禱吧,五分鐘前,我已經提前得到消息,盟軍司令部很快就會命令我們出發了,我將全程參與此次拯救行動,是的,這是一次艱鉅而又偉大的拯救行動,我們將前往呂宋島,盡全力拯救老兵麥克阿瑟,以及他所率領的所有美國大兵”

艾薇爾話音方落,駐地操場上就響起了急促的哨子聲,剛剛還在聊天打屁的中國大兵和美國大兵們頓時就像被馬蜂蟄了似的,一個個彈身而起,飛也似地衝進了旁邊的營房,不到兩分鐘,一個個就又全副武裝地衝了出來。

艾薇爾當即讓攝影師停止拍攝,兩人又最後檢查了一遍身上的準備。

直到現在,艾薇爾都在爲能夠全程參與此次拯救行動而感到無比激動,是的,她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在爲此熱烈地脈動,十天前,當嶽維漢向她點頭時,她甚至願意向嶽維漢獻出她的身體,是的,那時候嶽維漢只要稍有暗示,她絕對就會投懷送抱。

當然,艾薇爾之所以能夠參與此次行動,絕不是因爲她的美貌,更不是因爲她色誘了嶽維漢,這完全是政治需要,因爲此次拯救行動如果能夠成功,並且將整個拯救過程拍攝成宣傳片面向全世界公映,將肯定會極大地提振盟軍陣營的士氣。

正是出於這樣的考慮,嶽維漢才同意了艾薇爾的申請。

又過了半分鐘,軍營密閉的大門終於打開了,不過,這道門並不是當初他們進入軍營時的正門,而是左邊通往機場停機坪的側門,透過打開的側門往前看去,30餘架DC-3型運輸機已經靜靜地停泊在仰光機場的停機坪上了。

…………

巴丹半島,美菲聯軍司令部。

麥克阿瑟正在專心孜孜地察看地圖,儘管巴丹半島是塊死地,儘管美菲聯軍已經陷入了日軍兩大師團的包圍,可在最後那一刻沒有到來之前,這傢伙是絕不會主動放棄的,麥克阿瑟就是這樣一個人,擁有狼一樣的性格

戎馬數十年,麥克阿瑟打了很多敗仗,但打的勝仗更多。

別人吃了敗仗往往會一蹶不振,麥克阿瑟吃了敗仗卻只會讓他變得更加狡猾,讓他的指揮變得更加的無懈可擊,歷史上的麥克阿瑟,曾經給新中國造成巨大的傷害,超過20萬志願軍官兵就是死於此人之手,這廝的雙手可謂是沾滿了國人的鮮血。

但是,在這個世界,麥克阿瑟很可能永遠都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因爲嶽維漢這隻小蝴蝶已經完全改變了歷史,整個二戰也已經變得面無全非了。

“長官”急促的腳步聲中,美菲聯軍第1軍司令官溫萊特少將大步衝進了指揮部,氣喘吁吁地向麥克阿瑟報告道,“美軍飛機,我們發現了大羣美軍飛機”

“你說什麼?美軍飛機?”麥克阿瑟聞言頓時心頭一振,“我們的飛機?”

剛剛麥克阿瑟也聽到了空中傳來的巨大的飛機引擎的轟鳴聲,他還以爲是日軍的轟炸機羣又來轟炸了呢,沒想到竟然是盟軍的,問題是這些盟軍飛機是從哪來的?最近的盟軍機場都在2500公里以外呢,難道是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的艦載機羣?

“是的,長官”溫萊特少將點頭道,“我們的飛機,至少20架DC-3運輸機,還有至少20架P-40護航戰鬥機不過,我們搶修的臨時跑道只能承受小飛機起降,根本無法承受運輸機甚至是戰鬥機的降落,還有,他們好像去馬尼拉了。”

“去馬尼拉了?”麥克阿瑟皺眉道,“這又是怎麼回事?”

盟軍的保密工作做的還是相當到家的,直到現在,麥克阿瑟都還不知道任何消息。

既便是參與此次行動的中國特戰兵和美國空降兵也都不知道他們即將執行什麼樣的任務,除了美國高層和嶽維漢、史迪威等少將盟軍高級將領,也就只有曹興龍等幾個嶽維漢的心腹以及艾薇爾這個戰地記者知道真相了。

麥克阿瑟話音方落,他的機要祕書已經疾步走了進來,先是將手中的文件夾遞給了麥克阿瑟,旋即興奮地報告道:“長官,這是盟軍東南亞戰區司令部剛剛發來的急電,他們正在執行鍼對將軍您以及所有被困美軍官兵的營救行動”

“營救?”麥克阿瑟凜然道,“營救我們?”

“上帝”溫萊特也難以置信地道,“這真是太瘋狂了”

麥克阿瑟匆匆看完電報,頓時明白了盟軍的整個拯救計劃,旋即回頭向溫萊特道:“溫萊特,我命令你立即返回指揮部,指揮第1軍立即向日軍發起反攻,我會讓第2軍配合你們行動,我們必須儘可能地拖住日軍,絕不能讓他們輕易回援馬尼拉”

“是的,長官”溫萊特向麥克阿瑟敬了記軍禮,旋即領命而去。

…………

馬尼拉,日軍司令部。

此時,坐鎮呂宋的是大名鼎鼎的“馬來之虎”山下奉文。

南方軍組建之初,山下奉文就被寺內壽一任命爲第25軍團的司令官,第25軍團轄第5、第18以及近衛師團,總兵力超過十萬,其作戰任務是在四個月內打通馬來半島,攻破號稱“不破堡壘”的新架坡。

結果,山下奉文僅用時一個半月,就長驅700公里拿下了新加坡

拿下新加坡之後,因爲緬甸戰事吃緊,第25軍團旋即解散,第18師團和近衛師團先後調入緬甸戰場,第5師團也被調回了中國戰場,山下奉文則被寺內壽一調往了呂宋,擔任呂宋軍團的司令官,負責圍剿巴丹半島的美菲聯軍。

不過,麥克阿瑟也不是易與之輩,因此對巴丹半島的進攻並不順利。

山下奉文旋即向寺內壽一建議,改強攻爲長期圍困,待美菲聯軍彈盡糧絕,則可不戰而屈人之兵,寺內壽一最終同意了山下奉文的請求,並敦促海軍聯合艦隊南洋分譴隊幫助封鎖巴丹半島附近海面,以截斷美菲聯軍的補給線。

至此,日軍對巴丹半島的封鎖已經長達四個月了。

山下奉文估計,美菲聯軍事先轉移到巴丹半島上的糧食彈藥應該所剩無幾了,最多再有半個月,美菲聯軍就將陷入彈盡糧絕的絕境,以美國人的價值觀,一旦部隊彈盡糧絕,則肯定會選擇投降,而不會像中國人那樣頑抗到底

此時的山下奉文絕沒有想到,一支盟軍空降兵正向着馬尼拉呼嘯而來,最多再過十五分鐘,他們就要空降馬尼拉機場了 這件長裙在柳依依手中一揮,就捲成了一條可軟可硬、可長可短的布棍,手中棍「呼」地劃了一個大翻旋,橫掃眼中笑意方展的楚羽。

女總裁的全能高手 柴如歌刀光再起——

亂紅繽紛如落英,柳依依手中的布棒忽然一片十片白片千片的碎成了干百片,片片漫揚在空中,像是一場蝴蝶驚夢。

柳依依疾閃飛退,青絲斷落,亂飛雨空。

刀光又回到柴如歌袖中。

柴如歌迷人的眼眸看著安琪兒,柔聲道:「我這個人最大的缺點,就是太憐香惜玉,對於好看的女人,總是下不去手。」

安琪兒帶著甜美的笑,將一把裝飾精美的匕首,緩緩遞進柳依依的心臟,笑吟吟的道:「姐姐這個人也有個不好的習慣,就是容不得有好看的女人留在你身邊,那樣子我會很不舒服。」

大戰方歇,辰源又在剝花生,還抽空說了一句:「不吃飯的女人這世上也許有好幾個,不吃醋的女人卻連一個也沒有。」

安琪兒看也不看側歪在地上不住涌血、奄奄一息的柳依依,笑吟吟的道:「我的就是我的,別人的如果我喜歡,也要是我的。」

柴如歌不置可否,只是微微的笑。

「十槍騎」手執十桿長槍,將斷了雙腿的夜蟄翼架上高台,然後齊齊撤槍,那殘缺的關東漢子,「叭」的摔落在滿是污水的地上。

Views:
4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