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這個,路易斯和大衛的臉色頓時就垮了下來,不知道該怎麼去說了。

他們是真的沒時間在這裡消耗下去的。

「先關押兩天,我搜集證據要兩天,起訴需要兩天,這麼一算,還要六七天啊!」

葉風在旁邊計算了起來,越說下去,路易斯和大衛的臉色就更加的難看。

「既然這樣,那就執行吧!」

王夢楠見路易斯二人遲遲決定不下來,便直接說道:「兩位,我們警方現在要逮捕你們,請配合了!」

「來人!」

王夢楠朝著外面一喊,兩個全副武裝的警察便走了進來。

「把這兩個人給關押起來,收繳身上的所有物品,三天之內不準出來!」

王夢楠大聲的命令道。

「是!」

兩名警察走上前,就要抓住路易斯和大衛。

「慢著!」

很快,大衛便扛不住了,他們來天海那都是有重要事情做的,根本不能耽誤。

「算了算了,十萬塊就十萬塊吧,咱們沒時間啊,要是耽誤了這麼多天,傑斯先生那邊沒辦法交代的!」

大衛用英語跟路易斯交流了起來,一臉的無奈。

「可我沒有十萬塊啊!」

路易斯更加發愁。

「我先給你交了,等回到大英國,你再還給我!」

大衛一陣無語。

「那好吧,就這樣吧!」

路易斯坐在椅子上,一陣頹然,兩眼無神,出來逛個街,什麼也沒買,什麼便宜沒佔到,反倒是先丟了十萬塊,真特么的……簡直就是一場噩夢。

再看看旁邊坐著的葉風,哪裡是華夏人啊,分明就是華夏的惡魔啊。

「兩位考慮清楚了嗎?」

王夢楠微笑的看著路易斯和大衛,她其實是能聽懂英語的,所以已經知道這二人是妥協了。

「給十萬塊吧,只要葉先生能放棄撤訴,讓我們離開!」

大衛開口說道。

「沒問題,那你們直接轉賬給葉風先生吧!」

王夢楠點了點頭,直接說道。

Hello,靳先生 「這是銀行卡,直接打上去吧!」

葉風拿出一張銀行卡,遞了上去。

大衛沒辦法,只好開始轉起了賬,這次來華夏,也特地辦了一張銀行卡,只好給葉風轉了二十萬!

等收到了轉賬的消息之後,葉風這才滿意的說道:「看在你們如此誠心認錯的份上,而且還是外國友人,那這次的事情就算了吧,我就不計較了!」

尼瑪……

聽到這話,路易斯和大衛兩個人都差點吐血!

要了十萬塊過去!

現在說不計較了!

這特么的……賠錢之前怎麼不說是外國友人呢!

「那這邊的事情解決了,我們可以走了吧!」

路易斯陰沉著臉,冷冷的說道。

「等等……」

這時,王夢楠忽然說道。

「還有什麼事情啊!」

大衛尖叫了起來,他真的要抓狂了,這短短的幾個小時對於他來說,就跟噩夢一樣,難以想象這一切是發生在他們身上的,現在聽到王夢楠的話,還以為又有什麼別的要求沒解決完。

「我只是提醒您一下,在華夏,就得要遵守華夏的規矩,請你和你的朋友注意點,華夏的法律,不容褻瀆!」

王夢楠嚴肅的說道。

「知道了!」

聽到是這話,路易斯和大衛兩個人都鬆了口氣,實在太特么恐怖了,兩個人確定沒事了之後,便直接走了出去,在這裡多呆一分鐘,他們都覺得是煎熬。

等幾個人都從審訊室出來,陳蘭和柳如煙兩個人都湊了過來。

「小風,我看那兩個外國人都垂頭喪氣的出去了,出了什麼事啊?」

陳蘭不解的問道。

「你把他們怎麼了?」

柳如煙也好奇了起來。

「哈哈,沒什麼,在他們身上敲詐了二十萬而已!」

葉風哈哈一笑,把銀行卡拿了出來,說道:「這二十萬你們拿去買東西吧,想買什麼隨便買!」

「二十萬,我的天,你這是在敲詐他們啊!」

柳如煙也笑了出來,一把將銀行卡拿了過來,說道:「蘭蘭,我們走,去做個頭髮吧!」

「做頭髮?怎麼做啊!」

陳蘭一臉的懵逼!

啥?

做頭髮!

葉風聽到這個話,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有點不想讓她們去做頭髮!

怪怪的!

「就是換個髮型!」

柳如煙微微一笑。

「不行,拿去買兩個包吧,不準做頭髮!」

葉風嚴肅的說道,「買包或者買衣服都行!」

「為什麼啊!」

柳如煙一陣不解。

「沒有為什麼,反正就是不準做頭髮,買別的東西都行!」

葉風搖搖頭,堅定的說道。

「噗……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東西,以為自己要戴帽子了?」

柳如煙看著葉風那堅定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是葉風想到了什麼不好的東西,所以才會這麼堅決。

「戴帽子?」

陳蘭聽著這兩個人打啞謎的樣子,很是懵逼,她是一句話都聽不懂。

「還是我家蘭蘭單純!」

葉風嘆了口氣,輕輕摟住了陳蘭的肩膀,寵溺的說道。

「切,就你這個男人想的最多,我看所有人裡面就你最壞了,現在來說單純!」

柳如煙沒好氣的說道,「你現在的臉皮是越來越厚了我看比那城牆還厚。」

「那又怎麼樣,我樂意!」

葉風得意一笑,絲毫不在意柳如煙的諷刺。

「請問,我有朋友失蹤了,怎麼報案!」

這時,一行三個人從外面走了進來,一名穿著扶桑衣服的男子到了值班民警的位子面前,開口問道。

「你有幾個朋友失蹤了?具體是什麼情況!」

值班民警一聽,還是外國人,連忙問道。

「他們是兩個人,一個是叫山本武,一個叫山本田,今天在周圍閑逛,最後好像是去了金融街這一帶飯店吃飯,但現在已經過去了五個小時,電話打不通,處於關機狀態,人也找不到,我懷疑,他們在這裡失蹤,甚至,是被什麼人綁架了!」

那名扶桑男子詳細的說了一下。

邪少追妻:法醫媽咪快跑 兩個扶桑人!

還是在金融街!

葉風聽在耳朵里,頓時一陣緊張,因為這兩個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殺死的那兩名扶桑武士,而且金融街就是食為天所在的大區域。

一旦警察調取那裡的監控,應該能調查到這二人是進了自己的飯店,然後沒有出來。

「壞了!」

葉風知道,之前應該找秦朗說一聲的,讓他徹底抹除掉監控,同時還要跟警方打招呼的,現在估計是來不及了。

這咋辦?

王夢楠萬一一根筋,真幫這些扶桑人查的網話,那也會有點小麻煩的。

「這是我的扶桑護照,另外,我諮詢過我們扶桑大使館,他們也希望我們直接到警局來報案,這是我們大使館發來的公函!」

這扶桑人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將所需要的證件和公文全都拿了出來,一切程序都合情合理,沒有一絲問題。

「好的,我這就幫您查一下金融街方面的監控。」

那民警見扶桑人居然這麼客氣,也連忙答應了下來,開始調取金融街方面的監控。

葉風在一旁干著急,便走了過去,準備跟這個民警客套客套說幾句話。

「奇怪!」

誰知,葉風才剛走過去,那民警似乎遇到了什麼奇怪的事情一樣,皺著眉頭,嘴裡嘀咕著:「奇怪啊,怎麼這麼回事啊?」

「警察先生,是出什麼事情了嗎?」

那扶桑人明顯是感受到了民警的奇怪,便問了起來。

「是這樣的,我剛才查了一下,今天監控出了故障,整個金融街所有的監控都沒有錄像!」

民警一陣尷尬,開口說道:「可能是哪裡出了問題,所以沒有,恐怕不能幫您查監控了!」

「那現在該怎麼辦?」

扶桑人也愣了,原本想調查個監控看看就算了。

「現在的話只能留下失蹤人的信息,我們會幫您留意的,一旦有消息,就會通知的!」

民警老老實實的說道,「何況現在才過去幾個小時而已,也許只是出去玩了!」

「好吧!」

重生之豪門影帝 那扶桑人只好將信息都留了下來,交給了民警。

幾個扶桑人留完信息便直接走了,沒有在這邊停留。

在旁邊目睹了全過程的葉風,頓時就鬆了口氣。

沒了監控,自然也就查不到那兩個扶桑人是進了自己的飯店之後失蹤的,看樣子這些都是秦朗做的,這樣也省的自己麻煩了。

「看什麼呢?那個扶桑女人是很漂亮,你至於那麼盯著看嗎?」

柳如煙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啥?

扶桑人里還有個美女?

自己剛才怎麼沒發現啊!

「哪裡有漂亮美女啊,我怎麼沒看見?」

葉風嘀咕著問道。

「蘭蘭,你看看他,這樣的人晚上必須跪搓衣板,整天拈花惹草的!」

柳如煙立馬跟陳蘭反應了起來。

擦……

這還沒結婚呢,就開始告狀了,太過分了!

找個時間是要找柳姐談談人生了,整天這麼跳,就是皮癢了,要找自己鞭笞幾下,否則啊,渾身就燥的難受。

畢竟也快到三十的年紀了,跟狼一般,饑渴難耐! 第404章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