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如此,隊伍才亂作一團。

鍾俊看到距離他最近的,也是直接朝他殺來的太史慈,眼眸一冷,從士兵手中接過狼牙棒,就大喊道:“兒郎們,隨我殺。斬殺敵軍,建功立業。”

噠!噠!

鍾俊策馬衝刺,快速的拉近和太史慈的距離。

兩人都是相向而行,片刻功夫,雙方的距離已經不到三丈遠。

鍾俊人在馬上,藉助戰馬衝刺的力量,更是力量雄渾。他掄起手中的狼牙棒,一棒就砸了下去。太史慈人在地上,身體靈活的躲開了狼牙棒。

太史慈沒有戰馬,無法借力,這個時候和鍾俊硬碰硬,是最不明智的選擇。他的目光落在戰馬上,大槍放低,直接橫掃。

“啪!”

槍桿裹挾着巨力,抽在鍾俊胯下戰馬的馬腿上。

“咔嚓!”

一聲脆響,馬腿應聲而斷裂。 戰馬的馬腿被打斷,登時就悲鳴暴躁,瞬間把鍾俊甩翻在地上。

鍾俊躺在地上,腦袋都昏沉沉的,渾身痠疼。

狡猾!

眼前的人太狡猾了。

鍾俊沒想到來人竟然打斷他的馬腿,可不等鍾俊起身,太史慈的大槍再一次扎出,槍尖閃爍着森冷的光芒,直刺鍾俊的心窩。

“咻!”

槍尖破空,掛着刺耳的銳嘯聲。

這聲音,無比尖銳。

鍾俊面色大變,連忙一個驢打滾,避開了太史慈的大槍。旋即,鍾俊又是鯉魚打挺,翻身起來。鍾俊提着狼牙棒,大吼道:“受死!”

狼牙棒在空中呼嘯,聲勢駭人。

“雕蟲小技!”

太史慈手中槍桿一抖,槍尖幻化出點點光芒,直接撞了上去。

“叮!叮!!”

撞擊聲連綿不絕,狼牙棒最終退開,而太史慈的大槍,卻是更進一步,直奔鍾俊的胸膛而去。

鍾俊面色大變,眼神駭然。

好恐怖的槍法!

鍾俊和太史慈一交手,就知道自己不是對手。鍾俊來不及抵擋,抽身撤退就來不及了,伸出手,直接就抓了一名士兵來擋在身前。

“撲哧!”

槍尖刺穿了士兵的身體,鮮血噴濺,士兵登時就斃命了。

鍾俊一轉身,退入士兵當中,大吼道:“殺,給我殺!”

無法斬殺太史慈,鍾俊就想要圍殺太史慈。然而,太史慈一杆大槍在手,不斷往前衝殺,所向披靡,無人能擋。

此時的戰場上,周倉、劉政都在拼殺。

士兵在周倉、劉政和太史慈的率領下,不斷推進,碾壓着琅琊國的精銳。

琅琊國的士兵人數多,但最大的困難在於官道並不寬,整個軍隊形成了一條長蛇,即使遭到了攻擊,因爲這裏的地形地貌,後方的士兵也無法支援。

加之,琅琊國士兵遭到伏擊的情況下,本就軍心大亂。

一時間,士兵更是沒有戰鬥力。

琅琊國士兵此刻的情況,簡直是兵敗如山倒。

太史慈率軍追擊,大吼道:“身穿金色甲冑,頭戴金盔的人是主將,殺啊!”

鍾俊一聽,回頭看去。

無數的士兵朝着他殺來,嚇得鍾俊扔掉了手中武器,脫掉了甲冑和頭盔,然後快速的後退。在這個時候,哪裏還管得了這麼多,能逃走就不錯了。

隊伍兵敗,不斷的南下撤退。

可是這一路上,狹窄的官道根本擋不住太史慈的士兵,以至於一萬士兵不斷的潰敗。

一萬兵力的優勢,完全沒發揮出來。

鍾俊快速逃遁,可眼看着追兵越來越近,一顆心也是沉到了谷底。

這一戰,敗了!

鍾俊的心中,更是不知道該怎麼回去交差。

此時此刻,鍾俊也沒有其他辦法,只能帶着士兵一路南下逃竄。傍晚時分,鍾俊的士兵出了s形狀的地形。離開這一片區域,無數的士兵就做鳥獸散,往四周奔跑。

太史慈率軍追殺出來,仍是絲追不放。

鍾俊身邊的士兵,越來越少。

鍾俊的心,也漸漸涼了下去,再這麼下去,他必死無疑。

“咚!咚!!”

忽然,在官道前方,傳來了轟隆隆的戰鼓聲。

無數的旌旗招展,一支大軍出現了。

“援軍來了,殺!”

緊接着戰鼓聲,官道上響起了吶喊聲。鍾俊一聽到聲音,頓時大喜,他接連大吼道:“援軍來了,援軍來了,殺!隨我殺回去!”

逃竄的琅琊國士兵聞言,臉上也有了笑容。

一個個停下來,再一次往回殺。

太史慈正在追擊,看到前方搖晃的錦旗,以及漫天的煙塵,眼中流露出一絲不甘。

就差一點!

差一點就能夠斬殺琅琊國的朱江。

可惜了!

太史慈心中惋惜,但也不再猶豫,下令道:“撤!”

“鐺!鐺!”

鳴金收兵的聲音,迴盪在戰場上。

太史慈抽身撤退,周倉、劉政等人也是調轉方向,推入了s形的山中。

所有士兵,猶如潮水般退走。

鍾俊心中不甘心,下令士兵追擊,但是不一會兒的功夫,援軍將領抵達後,直接就阻攔了鍾俊追擊。

總裁他是偏執狂 來救援的將領名叫陳仇,是陳家的嘉獎。

能穿越的修行者 陳登領軍,讓陳仇先走一步。

鍾俊抱拳道:“多謝閣下相救,不知道閣下是?”

此時,鍾俊還不知道來人的身份。

陳仇說道:“本將陳仇,琅琊國出兵攻打劉宣,陶刺史擔心戰況,派遣陳登大人率領三千丹陽兵進入琅琊國支援。在下奉陳大人命令,率領八百先鋒先一步來支援。”

鍾俊的臉黑了下來,道:“陳大人知道本官必敗嗎?如果知道本官必敗,那麼八百先鋒,足夠支援嗎?”

話語中,有着一絲不爽。

陳仇道:“夠不夠支援,現在不是很明瞭嗎?”

鍾俊聞言,臉上表情僵住。

陳仇繼續道:“陳大人安排我全速趕路,務必在你抵達東武縣之前追上你。在你抵達東武縣之前,和劉宣正面廝殺的概率,幾乎不存在。”

“最大的可能,是遭到埋伏。”

“不管是在諸縣境內遭到埋伏,還是進入東武縣遭到埋伏,只要是我追上了你,就會讓麾下的士兵弄出旌旗招展的情況來,讓士兵佯裝有大批士兵抵達。”

陳仇說道:“只要對方看到我的大軍抵達,自然會退走。如果你沒有遇到伏擊,本將就是一個先鋒軍這麼簡單。”

鍾俊聽了後,喟然嘆息一聲。

原來如此!

鍾俊也知道陳登,這可是陶謙身邊的紅人。

得罪不起啊!

鍾俊拱手道:“多謝陳將軍相救,現在,我們怎麼辦呢?”

陳仇道:“現在已經是傍晚,快要天黑了,就不進入山道了。等明日天亮後,我們再繼續北上。”

“是!”

鍾俊點頭應下。

陳仇望着前方s形的地勢,說道:“鍾大人,說句不中聽的話。前方的地勢,如果你派遣了先鋒軍先一步進入,並且穿過了這一片區域,駐守了北方的入口,就不會遭到伏擊。”

鍾俊嘴角抽搐,臉上流露出憤怒神色。

然而,他畢竟是敗軍之將。

鍾俊道:“受教了!”

陳仇擺手道:“好了,你也辛苦了。準備紮營休息。”

當即,陳仇就命令士兵紮營。 (第3更,求票啦)

太史慈撤回山內後,一路北上,徹底穿過了s形山勢,天早已經黑了。

軍隊停下來休整,太史慈下令清點損失。

一刻鐘後,士兵簡單清點完。

周倉來到太史慈的身旁坐下,說道:“子義,這一次交戰,我們的士兵戰死三百六十八人。只可惜,無法判定我們殺死了多少人。”

太史慈說道:“死傷的人,至少數千。只是,這一次有些古怪。”

“什麼古怪?”周倉問道。

劉政道:“子義言之有理,這一次的事情,的確透着古怪。”

太史慈微微頷首,道:“鍾俊作爲琅琊國的都尉,他率軍前往抵擋殿下。現在還沒有正式開戰,他也不知道我們設下了埋伏,不可能安排接應的軍隊。可是這一次,竟然有接應的軍隊,實在是說不通。”

劉政道:“的確是這樣,難道是琅琊國相蕭建出兵了。”

太史慈眉頭皺起,眼中流露出思考神色。

蕭建的士兵?

太史慈仍是搖了搖頭,道:“蕭建派遣了鍾俊出戰,不可能再派兵來的。不行,這件事必須要打探清楚。”

劉政說道:“這個簡單,我來辦。”

太史慈道:“你怎麼辦?”

劉政回答道:“白天的時候,殺死了無數的琅琊國士兵,更有許多人逃散。如今我們撤走,今天晚上,肯定陸續有逃散的琅琊國士兵逃回去,我只要扒下琅琊國士兵的衣服穿在身上,就可以混入對方的軍隊中。打探到了消息,我就回來。”

太史慈搖了搖頭,道:“這樣做太冒險了。”

劉政道:“要打探清楚消息,別無選擇,只能馬上去打探清楚。這一消息,對主公也非常重要。 快穿之拯救世界攻略 所以,我必須去。”

太史慈想了想,道:“可以,你帶上十個士兵一起去。”

劉禎道:“三個人就足夠了,人數太多,反而容易露出破綻。”

太史慈說道:“依你!”

劉政當即就挑選了三個士兵,然後拿着火把,快速的消失在夜色中。

太史慈起身巡視士兵,叮囑軍中受傷的士兵好生包紮,又讓士兵早些休息。走了一圈後,太史慈才又回來了。

周倉已經躺下休息,鼾聲大作。

太史慈坐下,卻沒有一點睡意,腦中思考的仍是白天遭到援軍的事情。

這件事,實在是太古怪了。

如果不是對方有援軍,鍾俊必死無疑。

不知何時,太史慈也閉眼睡去。

次日,天光大亮。

金燦燦的陽光升起,太史慈也醒來了。他帶着士兵留在原地,等着劉政的消息。到了巳時,已經是陽光明媚。

太史慈的臉上,有了一抹憂慮。一來一回的時間,絕對要不了一個晚上。現在都巳時了,劉政卻還沒有回來。

周倉說道:“子義,你說劉政會不會……”

“烏鴉嘴,絕不可能。”

太史慈一瞪眼,直接說道。

“唉……”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