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故意把口氣整的很陰森,說出風嵐慘怖的死因後,各個都瞪大了眼珠。立馬屋子裏氣氛就變得相當詭異,心裏覺得毛毛的。

我望了一眼小湘,發覺她白淨而又嬌俏的臉龐上,並沒多少恐懼,反而一對漆黑晶亮的大眼睛裏,充滿了好奇。

忽然間,我發現了一個特別詭異的情形,他們原本是八個人,怎麼好像多了一個?因爲男女分對坐在一塊的,很容易分辨數目,可是怎麼就多出一個來了?我勒個叉叉的,當下數了一遍,頓時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真是九個!

我緊張的吞了口口水,又數一遍,小學數學學太好了,還是沒數錯,就是九個人。仔細這麼一找,在蕭影和一個叫李德志的男生之間,多了一個身穿紅衣的女孩。因爲他們正好背對我,看不到面目。只能看到這女孩長髮披肩,背影苗條纖弱,隱隱散發着一股詭祕的氣息。

可是他們八個人卻對多出來的一個女孩,居然視若無睹,就算大傢伙心情緊張,也不可能沒人發現不到這種離奇的情景吧?

這身紅色的衣服又讓我身上起了層雞皮疙瘩,她,她不會就是死去的風嵐吧?

正想到這兒,紅衣女孩突然消失!

“桀桀……”緊跟着從蕭影口中發出一陣瘮人的詭笑聲!

“知道我是怎麼死的了吧?我還有很多你們不知道的,現在我親口跟你們說吧!”蕭影的聲音變得極其陰森冷厲,任誰都聽得出這不是她在說話,立刻讓我感覺就像掉進了冰窟內,從頭寒到腳! “你別開玩笑好不好?你這樣很無聊……”劉斌縮着腦袋說。

這小子還以爲蕭影在扮鬼戲弄大家,就在話還沒說完之際,突然之間,我看到小湘臉上出現了無比驚恐的神色,似乎看到了一生當中最爲恐怖的畫面。

立刻在一片尖叫聲中,大家作鳥獸散般逃向門口。我的眼裏只有小湘,瞄着她就追了過去。

“砰”地一聲,教室門無風自關,眼前一黑,燈光熄滅了!

頓時稀里嘩啦響起桌椅被撞倒的聲音,漆黑之中尖叫聲此起彼伏,並且不知是誰倒在了地上,用手拉住了我的褲腳,還有兩個撞在一塊,發出痛叫。一時間,情形相當混亂。我還算好了,因爲遇到死小妞,心裏素質比增強不少,又想在小湘面前表現,所以極力剋制恐懼的心理沒叫出聲。

“小湘,你在哪兒,不要怕!”我在黑暗中喊道。

“我在這裏,嗚嗚……你在哪兒?”小湘哭道。她居然跟我說話了,讓我感到心裏一陣激動。

“小林子,我也在這裏……”靠,是小湘同桌那個霸王女,一米五八的個頭,卻有一百八十五斤的重量,每逢去找小湘時,她總是替小湘出頭把哥們擋在一邊。跟她動手我又不敢,因爲被她扁過好幾次了……

“桀桀……我還沒開始說我是怎麼死的,你們爲什麼要跑啊?”女鬼的聲音在幽黑的空間裏,越發顯得的陰冷怨毒,讓我全身毛髮直豎。

“啊……”女生們又是一陣尖叫。

這幫男生似乎都鑽到了桌子底下,因爲下面發出呼呼的粗喘聲。這四個無恥的玩意,太丟男人臉了,竟然在關鍵時刻沒一個挺身而出,去保護女生的,哥鄙視他們。我循着小湘聲音方向走到跟前,一把抓住一隻胖乎乎的小手。

“哇,鬼啊!”這隻胖手太他媽有力氣了,霸王女一把將我甩到一邊!

因禍得福,倒是把我甩到了小湘身上,聽到她的尖叫聲,我連忙握住她的小手說:“別怕,是我!”

“小林,你別放開我,嗚嗚……”小湘一邊哭着,一邊趴在我肩膀上,讓我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全都閉嘴,聽我講故事,再叫我就撕了你們!”女鬼一句狠厲的恐嚇,立馬讓尖叫的女生閉嘴,一時屋子裏靜的嚇人,連桌子底下的男生的喘氣聲都聽不到了。

我抓着小湘冰涼的小手,心裏撲通撲通亂跳,由於腿軟的厲害,便拉着她慢慢蹲下去。我心說這死女人到底要怎麼玩我們啊,會不會講完鬼故事,然後再撕票?我看撕票的可能性比較大,怎麼死小妞不露面呢?這時候把她當成了救星,倒是忘了她也是一隻女鬼。

那女鬼聽我們都不出聲了,忽然發出一陣淒涼的冷笑,笑得我們毛骨悚然,手心出滿了冷汗。

笑聲過後,她用極其悲涼的聲音說道:“我就是風嵐,你們應該都認識我的,我只不過比你們高一班而已。像我這種出名的校花,有誰沒見過呢?”說到這兒,她的聲音更加顯得悽苦,“我只不過才死了一年,你們不會這麼容易忘掉我的!”

小湘的手劇烈顫抖起來,整個身子拼命往我身上貼過來,呃,那鬆軟溫柔的胸脯,讓我心裏恐懼大減,旖旎頓生。拍拍的她的小手安慰一下,心說如果這次能讓小湘喜歡上我,還真要感謝這位女鬼的撮合。沒事,不就講個鬼故事嗎,一個不夠多講幾個。講的越瘮人越好。

接下來,在短暫的沉寂後,這位死鬼校花開始講述她的悲慘死因。她比我們早一屆入校,當時是唯一的一位校花,曾經身後擁有無數追求者,其中不乏厚顏無恥的男老師。而她卻一個都看不上,直到一年後,我們這一屆學生入校,有個富二代男生,對她死纏爛打,厚着臉皮狂追,那種精神真是比我不要臉多N倍。

哥們總算找回面子了,原來這學校裏還有比我更蠢的。可是往後聽我就瞪大了眼珠,這小子在苦追無果下,居然使用了非常卑劣的手段,在一次晚飯後,將她打暈拖入那個小樹林強暴了。

後來風嵐迫於那個男生的淫威下,沒敢報案,也沒敢對任何人說,從此委曲求全,做了他的女朋友。聽到這兒,我開始爲她感到不平,對那個畜生切齒痛恨。

“你居然還有心情聽故事,知不知道,她講完故事,這個屋子裏要死一個人?”潛水多天的死小妞居然突然冒了出來。

我心裏咯噔一下,不過隨即又感到一陣欣慰,有你死小妞我還怕什麼。但我這時不敢大聲說話,只有以最小連自己都聽不到的聲音問:“你快趕走她啊!”這聲音其實就沒發出來,只不過是動了動嘴脣。

鄢皓凝居然聽得懂,嘿嘿冷笑道:“我要是不在你身子裏,就她這種貨色,都不夠我撕幾次的。不過,現在我是有心無力,想趕她走,只能你出手了。”

我還是那種只動嘴脣的方法說:“讓我動手?我看你是想無家可歸了。”

“有我護着你,你是不會死的,但他們幾個人就保不住了。反正事不關己,你不動手我也樂得清閒,我睡覺去。”

“別,你回來,你教教我怎麼對付她!”

“哼,那以後還敢不敢對我那麼囂張了,還敢不敢跟我頂嘴了?”死小妞翻起舊賬。

汗,這都啥時候了,還有心情跟我提這個,急忙說:“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死小妞噗嗤一笑:“你認錯的模樣挺可愛的,我就饒你一次吧。辦法有兩個,一是你動手搞定她,這個法子有一定的風險。另一個法子是,我教你怎麼請筆仙,讓筆仙對付她。只不過,請神容易送神難,筆仙其實跟我一樣都是亡靈,萬一送不回去的話,你以後恐怕又要倒黴纏身了,並且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倒黴。”

我一愣,這兩個辦法都不好。第一個就不用說了,哥們要是能搞定她還用請教你。而第二個辦法,筆仙這玩意是絕對不能招惹的。因爲請筆仙在學校曾是很流行的一種玩法,悶騷的青年們,爲了桃花運和成績,經常會求筆仙幫忙。可是筆仙不是說請就能請得到的,很多方法不正確,難有幾個人真正見過筆仙顯靈。不過據說,有一個女生請到過。但後來,那個女生失蹤了很多天,最後在下水道里找到了屍體,已經都腐爛了。

“還有沒有其他辦法?”我問。

“有是有,但那都是高深茅山術,你沒半點茅山根基,教你也是白費口舌。眼下就這兩條路,你快選一條吧。”

汗,還高深茅山術,你個小丫頭片子蒙我是吧?

正在這時,風嵐講完了她的故事,我只聽到了結尾一句話:“……我死的好冤,我肚子裏還有一個四個月大的胎兒!”

雖然前面沒聽到她是怎麼死的,但後面這句充滿了無限怨恨,讓我心底一寒,連忙跟死小妞說:“你幫我選一個吧!” 遵命,女鬼大人

讓鄢皓凝幫我選,她直接給我挑了第一個辦法,讓哥們搞定這死鬼校花。我一撇嘴,其實我心裏比較能夠接受請筆仙,起碼不用跟死鬼面對面去搏鬥了。

但時間有限,容不得再反悔了。死小妞跟我說:“風嵐看似是厲鬼,非常兇猛,但其實她目前陰氣虛弱,外強中乾,不足爲懼。對付她就用你身上兩種東西足夠,一種是你的童子尿,一種是你的陽血。”

哈,哥們還是處男她都看出來了,眼挺毒的。

“具體怎麼對付她?”

我剛問完這句,只聽風嵐冷笑道:“我的故事講完了,現在我要問個問題,讓你們輪流回答,誰的答案令我不滿意,我就讓誰去樹林裏永遠陪着我!”

小湘身子一顫,將我的手握的更緊了。身邊以及桌下的呼吸聲,變得十分急促。

“我不要回答問題……”霸王女驚恐大叫一聲,跟着一股雄渾的風勢從我面前擦過,似乎逃向門口。

“哼,由不得你!”風嵐冷喝一句。

“嘣”一聲大響,震的整個屋子都發出了微顫,霸王女似乎被撞倒在地了。只聽她在黑暗中哭道:“我不敢了,我不敢了……”平時欺負男生跟玩似的,現在在女鬼面前,她連只小雞都不如。

趁着霸王女鬧劇之際,死小妞跟我說,厲鬼雖然虛弱,但畢竟瘦死駱駝比馬大,要殺我們跟捏死幾隻螞蟻一樣容易。我聽到這兒不由倒吸口涼氣。死小妞又接着說,好在風嵐選擇了附身出現,魂魄封在人體內,諸多鬼術會受到限制,所以趁此機會,用陽血塗抹在蕭影的頭頂百會穴上,可暫時將她鎮住,再以童子尿抹在蕭影眼睛上,便會刺瞎她的眼珠,她如果再不出來,過不了片刻就會魂飛魄散。

我聽完吞了口口水,這法子風險還不是一般的小,會出現兩種不同的結果,一是我搞定她,二是她搞定我。

“我想要問的問題是,校花是不是都該死?”風嵐提出了她的問題。

這問題出乎大傢伙意料,非常惡毒,讓人難以回答。如果說校花不該死,那她爲什麼會死的這麼慘,那就恭喜你,該去樹林陪她了。如果說該死,正合她心意,眼下有兩個活生生的校花在面前,你說讓誰先該死吧?

“死胖子,你先來!”風嵐點名讓霸王女先答。

薔薇小鎮 щщщ● ttκan● c o

“格格……”霸王女發出一陣牙齒相撞聲。

此刻我突然發覺能在黑暗中看到了東西,儘管看的不太清晰,但基本上每個人的形狀以及位置都在視線內,就跟在夜間用紅外線望遠鏡看出去的情形有些相似。小湘伏在我肩膀上,霸王女在門口一側靠着牆壁半臥在地下。另一個女生就在我左側不遠,四個男生不出所料,扎堆擠在右側桌子下面。

蕭影就站在屋子中央,距離我們大概四五米,四周桌椅倒了一地,爲她騰開了一大片空間。模糊的視線內,她身上散發着一股濃烈的死亡氣息,在這灰黑色的環境裏,顯得陰森而又恐怖!

“我暫時讓你擁有了夜視眼,能讓你在黑暗中看到他們,不過太耗我的元氣了,只能維持五分鐘。五分鐘內你必須搞定她,不然就沒機會了!”死小妞跟我說。

豪門婚纏之老公求複合 我一愣問她:“夜視眼?是不是陰陽眼?”

“夜視眼跟陰陽眼是兩個概念。夜視眼是鬼魂能夠穿透黑暗的一種特殊視力,而陰陽眼是肉眼所不能看到的一切靈異物體的能力。不過你雖然沒擁有陰陽眼,但我上你身後,倒是讓你能夠看到鬼了,所以你剛纔才能看到多出來的一個人。”死小妞耐心解釋完,又急忙催促道:“我真是囉嗦,只有五分鐘的時間,你快點了!”

難怪剛纔別人都看不到風嵐,我竟然因爲她能看到鬼了,那以後哥們就擺脫不了隨時見鬼的命運了,我叉!

五分鐘的時間讓我有點犯愁,時間太緊迫了,讓我五分鐘搞定一隻鬼,你以爲我是捉鬼大師啊?

小湘這時卻顫巍巍的站起身說:“我,我來先回答吧。”這丫頭太善良了,要幫自己同桌又是要好的朋友解圍。

風嵐冷哼一聲:“我認識你,你也是校花。好吧,我倒要聽聽你說你該不該死?”靠,這一句讓人寒到了心底。

我霍地站起來,攥了攥小湘顫抖的小手說:“我覺得這問題還是我回答比較合適,男生更懂得校花的價值,不是嗎?”我說着輕輕掙開她的手,慢慢從桌椅之間朝蕭影走過去,同時心頭撲騰撲騰跳動的非常劇烈。

“你站住,再往前一步,我就撕了你。”風嵐冷聲警告。

動不動就要撕人,你以爲我們是手撕羊肉啊?不過好漢不吃眼前虧,站住就站住。我雙手在胸前一負說:“這個問題有兩種答案,就是該死的必須死,不該死的就該好好活着。”我這純屬廢話。

“你在耍我?”風嵐一聲怒喝,眼珠閃爍出一團幽綠的光芒。

我心底一寒,聽說鬼的眼珠是會冒綠光,那只是傳說,今兒可算親眼看到了,太他媽的瘮人了。正想反駁一句時,蕭影身子忽然間一閃就到了我面前,緊跟着脖頸被一隻冰冷的手爪給掐住,頓覺一陣窒息,舌頭都吐出老長,驚恐之餘,心裏還想到吊死鬼是不是就這感覺啊?

“你做的不錯,讓她主動接近你,機會來了,快動手!”死小妞興奮的叫道。

哥們現在被這隻鬼爪給掐的快要憋死了,手根本擡不起來,你讓我怎麼動手?我嘴脣張了張跟她說:“我現在只能留個遺言了,你幫我捎給小湘,就說我爲她死而無……”鬼爪一陣收緊,立刻讓我嘴巴張大,連脣語都講不了啦。

“忘記你是個普通人了,不過你也真夠慫的。”死小妞說過這句話後,我忽然感覺嗓子裏吸進一口氣,不過太過冰冷,刺得喉嚨一陣痙攣。

腦子隨之清醒了不少,手也能動了,右手急忙抓到後腰鑰匙扣上,用指甲刀劃開了一個小口,然後飛快伸到蕭影腦門上。與此同時,左手在褲襠上抹了一把,做好刺眼的準備。剛纔哥們因爲感覺到了死亡前的恐怖,不爭氣的撒了泡尿……

我們相距太近,加上風嵐沒料到我在窒息的情況下居然還能出手,所以右手順利摸到蕭影頭頂。在這一瞬間,蕭影的一對眼珠綠光暴漲,差點沒把我再次嚇尿。但此刻掐在我脖子的手忽然鬆開,她整個身子直挺挺的站在那兒一動不動。

“愣什麼,快插她眼珠!”死小妞急叫。

我一下反應過來,左手揮上去,害怕插眼珠會傷了蕭影,就拿手指在她眼睛上抹了一下。

突然,蕭影張口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

他媽的對方離哥們太近了,那高分貝的聲音,差點沒把我耳鼓震破,加之這種慘叫聲太過瘮人,我雙腿一軟就忍不住坐在地上了。

“哈哈,大功告成,風嵐跑了。快抱住這小妞,她身上陰氣過重,需要用你身上的陽氣幫她驅趕一下。”死小妞高興的大聲笑道。

這個可以有,對於這種既香豔又俠義的舉動,哥們絕不會拒絕。正好蕭影的身子慢慢軟倒在我面前,急忙伸手將她攬入懷中。 遵命,女鬼大人

在我抱住蕭影的同時,燈光齊亮,晃的我有些睜不開眼。

死鬼的陰霾被明亮的燈光一掃而空。屋子裏又恢復了寧靜祥和的氣氛,讓我不禁鬆口氣。看來風嵐這死娘們是真走了,我低頭看看懷裏的蕭影,她竟然正撲閃着那對水靈靈的大眼睛看着我。

觸及我的目光,她忽然臉上微微一紅,又閉上了眼睛。

蕭影竟然清醒着?我不由一愣,不都說被鬼附身後會昏迷嗎?叉,哥們好像被附身後就沒昏迷,爲什麼呢?

蕭影柔弱的身體在我懷裏逐漸變得火熱起來,讓我一時口乾舌燥,心跳的厲害。從小到大,除了老媽之外第一次抱女生,我現在都感覺手在顫抖。轉頭看到四個男生從桌子底下鑽出來,而小湘卻正用複雜的眼神盯着我,嚇得我心頭一抽,竟然把蕭影給丟在地上了……

那晚遇鬼事件,儘管我們教室裏發出驚天動地的響聲,其他教室居然沒有聽到。我們也樂見這種結果,畢竟不是好事,如果在學校擴散開,只能增加學生們的恐懼,這會直接影響到大家的生活和學習。

我們把桌椅重新擺好,然後一個個跟逃也似的離開了教室。

劉斌他們四個男生真夠無恥的,竟然沒一個要送女生回宿舍,我爲了小湘,自然也做個順水人情,把她們四個送到樓下。小湘自從出了教室,始終沒再跟我說話,我覺得可能是沒從恐怖陰影中走出來,並不在意。

反倒是蕭影對我不住道謝,她被惡鬼附身,竟表現的比其他人鎮定,讓我感到很好奇。

而這八個人中,只有她知道是我趕走了風嵐,其他七個人恐怕還以爲是風嵐玩夠了自己走的。不過我也沒敢跟她說什麼,畢竟她眼皮上還有哥們童子尿呢,這話要是說出來,我估計她會把自己眼皮拉掉。

總得來說今晚心情還是不錯的,起碼小湘肯跟我說話了,並且當時把我當成救星,我覺得她不會明天又翻臉不認人了吧?雖然她有男朋友,但這是她自己說的,我又不知道真假,就算是真的,只要他們不結婚,我依然會去爭取。沒有這種不要臉的精神,那是不會追到好女孩的。

哥們始終這麼認爲!

回宿舍路上,死小妞打個哈欠說,她今晚因爲幫我差點沒累死,要休息兩天才能恢復,然後道聲拜拜睡覺去了。想到這妞對我真是不錯,要不是她,今晚還真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後果。雖然她也是一隻女鬼,但我現在心裏對她沒有半點的恐懼,反而生出一股親切。

進了宿舍,發現劉斌鑽被窩睡覺了,並且被子矇頭,顯然經常講鬼故事終於遇到了鬼,嚇破了膽子,估計以後再不敢講鬼故事了吧?

另外兩個室友孔明飛和雷辰就着一碟花生米在喝酒,見我進門就問:“劉大豬頭今兒咋了?讓他喝酒也不喝,一張臉蒼白的跟遇到鬼似的,鑽被窩就睡了。”

劉斌因爲頭大脖子粗,所以被我們取個外號叫劉大豬頭。他們倆還真是蒙對了,劉斌可不真是遇到鬼了嗎。

我笑了笑說:“這小子不是暗戀裘老師嗎,剛纔去敲她的房門,被陳主任給逮個正着,所以就給嚇破了膽。”

裘老師就是我曾經撞見跟陳主任有一腿的那個女老師,長的挺風騷,作風也很放蕩,據說跟校長都有染,並且還有人說與幾個高富帥男生也保持着不正當的關係。她總是穿的很暴露,在男生面前故意招搖,所以很多男生都把她當成了牀上的幻想對象。對於像劉斌這種大多數的猥瑣男,那並不是暗戀,而是垂涎。

“草,劉大豬頭竟敢去敲裘老師的房門?就不怕遇到校長啊?”孔明飛眯着一對醉眼笑罵。

“活該,色膽太大了,敢跟校長、主任搶女人。”雷辰喝了一口小酒罵道。

劉斌也不知道是真睡着了,還是懶得辯解,縮在被窩裏始終沒出聲。

我坐下跟他們倆喝上,海闊天空的扯了一番,三個人最後喝了三瓶,都不知道怎麼爬牀上睡覺的。

第二天一大早,被一陣噪雜的叫聲給震醒了。

整個男生宿舍的學生都聚在我們三樓走廊裏,亂哄哄的,我出去一問才知道,我們班的李德志死了!

這個李德志就是昨晚跟蕭影坐在一塊的那個男生,長的倒是挺帥,他跟我一樣從大一就開始追蕭影,所以總是無時無刻不出現在蕭影的身邊。我心裏咯噔一下,昨晚風嵐坐在他跟蕭影之間,今天早上他就死了,這之間是不是會有聯繫?

屍體被擡了出來,身上蒙着被子,頭臉也遮蓋的嚴嚴實實。旁邊幾個同學小聲議論,李德志死狀可慘了,眼珠子往外鼓暴凸出,舌頭伸出很長,就像吊死鬼的模樣。目前還不知道什麼死因,他的三個室友已經被請到了教務處,正等着警察過來調查。

聽了他們的議論,我心裏就是一沉,媽的,吊死鬼模樣,會不會是風嵐下的手?想到這兒,趕緊向他們打聽,女生宿舍有沒有出事?

這幾個傢伙鄙視哥們一眼:“你心理怎麼那麼陰暗,盼着女生出事?”

那就是沒事,我不由放下心,從人羣中擠過,回了宿舍。劉斌他們還在外面看熱鬧,屋子裏現在就我一個人。於是小聲叫道:“鄢皓凝,你睡醒了沒有?”

死小妞沒回答。再叫幾聲還是沒消息,想到她昨晚說要休息幾天,恐怕這幾天是不會露面。

我躺在牀上,想着李德志的死太不尋常了,怎麼想怎麼都覺得是被風嵐害死的。關鍵她害死一個後,我們這幾個昨晚在場的人,之後還會不會在遭到她的毒手?

越想越可怕,忍不住自言自語:“死小妞這兩天休息,該怎麼辦啊?”

“你才死小妞,我看你又欠扁了是不是?”

好的不靈壞的靈,一句死小妞倒是把她引出來了。

我苦着臉說:“我這模樣要是死小妞,那纔是欠扁了。”

“少廢話,你找我什麼事?”

我趕緊彙報李德志離奇慘死的這件事,死小妞沉吟片刻說:“嗯,他肯定是風嵐殺的。厲鬼怨念深積,出來就是爲了殺人的。結果昨晚被你趕走,更激起仇恨心理,所以纔會在凌晨殺死了這個男生。而以後這幾天,按照厲鬼的性子,每天還會再殺一個,直到把你們九個人全部殺光爲止!”

我一聽頓時倒吸口涼氣,忙問:“那該怎麼阻止她殺人?”

“沒有其他好辦法,你不能把幾個人全部關在一塊去保護,只有一個法子,晚上到小樹林去找她!”

聽了這個法子,當時我就毛骨悚然,差點沒從牀上滾下去。 小樹林是風嵐吊死的地方,在家鄉曾聽老人說,留在原地不走的厲鬼,是非常兇猛的,尤其死亡之地就是鬼的老巢,那是絕對不能去的,否則會被厲鬼吸乾精血,變成了一具皮包骨頭的乾屍!

我哭喪着臉跟死小妞說,你不是說她都不夠你撕幾次的嗎,你就從我身上出去,自己到小樹林把她解決算了。

哪知死小妞跟我說,她好不容易在中秋夜,利用天時地利人和,在我身子裏搭了一個蠶繭一樣的窩,不論人鬼誰都找不到她的存在。她也坦率告訴我,就是爲了躲避惡鬼追殺才找上我這個倒黴陽男的,否則我在運氣興旺時,因陽氣太重是根本上不了我身的。而既然已經做好了這個窩,再出去就算廢了,並且很快就會被發現行蹤,到時候會被打散魂魄的。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