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啊,超!你放過我!我沒做過虧心事呀!你大白天的找我幹嘛呀?!你死了就趕緊去投胎啊!”

忽然,姜超聽到了一陣吹鑼打鼓,像是在辦喪事似的,耳邊還能傳來哭喪聲音。

姜超放開他後,緩緩走了過去。

“董事長!你死得慘吶!肉身都沒留下,我就算給你選了上好陰宅也沒法用啊!”

“你可一定要保佑我們公司,叫我們公司的生意越做越紅火,每個成員都要發大財!”

“董事長!你和老董事長安息吧!我會主動肩負起……”

姜超一巴掌將正在哭喪的張順爻給抽到了一邊。

哭喪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看着姜超。

大部分還是很淡定的,因爲他們能看出來,姜超沒死。

張順爻卻是嚇了個半死。

“董事長!你是不是還有什麼心願未了!?你託夢給我就行了!不用上來一趟啊!”

姜超拿起拖鞋,緩緩走了過去。

張順爻嚇得不斷後退着,在這個過程中也終於發現。

姜超沒死。

“董事長我錯了!你別生氣啊!是木頭讓我這麼幹的!”

王天祥也攔在了姜超面前。

“董事長,我們都以爲你死了啊……”

姜超放下了拖鞋,環視着被佈置成靈堂的公司。

到處都掛着白綾,除了王天祥以外,所有成員身穿白衣,披麻戴孝,就連冥王也不例外。

在神臺之上,原本供奉着三清。

現在是一張宮三元的黑白照片,自己的照片則是在邊上。

“把我照片撤了!”姜超不爽道。

張順爻趕緊爬起來照辦。

“啪”的一聲,張順爻將照片摔在了地上,整個人跳上去踩了起來。

“媽的!媽的!董事長明明沒死!木頭這王八蛋想出來的餿主意!都怪木頭,都怪木頭!”

踩着踩着,張順爻感受到了一陣冰冷。

他的身體僵硬了起來,緩緩回頭,發現姜超正用着足以殺人的眼神盯着自己。

張順爻趕緊後退了幾步。

總裁的小萌妻 “董,董事長,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現在就把你拼好……”

說着,張順爻就要去撿玻璃渣。

“既然董事長沒事,我就先走了。”

一陣稚嫩的聲音傳來,一個十五六歲的孩子,將身上的麻衣脫了下來。

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公司。

餐飲部主管朱鵬不爽道:“媽的,這個馬癩子,真是一點規矩都不懂!”

就算姜超沒死,那宮三元可是真真切切地死了啊!

清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算了,小馬同志還是孩子,不要太嚴格要求他了。”

朱鵬不爽道:“十五了還是孩子呢?我十五歲的時候都殺……”

“殺豬了是麼?”姜超淡淡道。

朱鵬看向門外的街坊四鄰,恢復了一絲鎮定。

“額……沒錯……”

姜超大手一揮道:“行了,老董事長生前交代過,他死後不用操辦,你們都回到自己的崗位上去吧。”

如此,不住在公司宿舍的人,都離開了。

清然抓着姜超的手,緊緊地握了一下,擦了一把眼淚,也帶着冥王走了。

董事長沒死。

真是太好了!

姜超看向李緣霸道:“霸霸,你傷勢怎麼樣了?”

李緣霸搖了搖頭,雖然能動彈了,但臉色還是蒼白。

“清然主管醫術高明,沒大礙了,只不過……”

“怎麼了?”姜超問道。

李緣霸很是糾結。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老規矩,實話實說。”

李緣霸伸出了自己的胳膊,只見她內手臂的皮膚下,隱藏着一條紫黑之氣。

“不孝印?”姜超有些驚訝了。

百善孝爲先,武則天是李緣霸的先祖,可李緣霸卻盜了武則天的墓。

大不孝!

李緣霸低沉道:“昨晚我做了一個夢,一名身穿金色衣服的人,說要帶我走……”

“看清臉了嗎?”張順爻激動道。

姜超沒好氣道:“看清臉就沒命了,腦殘。”

“董事長,我該怎麼辦……”

昨晚李緣霸不讓姜超把自己送到家裏,也正是因爲這個。

姜超命令李緣霸去拿《蘭亭序》,這事兒如果讓李青雲知道了。

那老頭子不殺了姜超纔怪。

當時情況危急,姜超急着去救肖洪,完全疏忽了這一點。

“我繼承了老董事長126年的修爲,我試着幫你推宮過血,看看能不能把不孝印逼出來。”

李緣霸點了點頭。

姜超捏住李緣霸的小胳膊,先是在她中指尖上紮了個洞,然後便將全身的真氣放了出去。

剛一放,姜超就意識到不對勁。

“砰!”的一聲,姜超整個人頓時倒飛了出去。

反觀那不孝印,就像是炸裂的樹枝分叉一樣,遍佈了李緣霸的整條手臂。

“董事長!什麼情況!?”羅家衛和張順爻激動道。

手機響了,姜超拿起一看,是賞善司。

“小姜啊,給你添壽的事情,你師父是批准了,但後來秦廣王忽然知道了這事兒。”

“他要求把你師父傳給你的修爲全部扣掉,沒辦法,我們只能照辦,希望你能理解。”

“修爲這東西嘛,還是自己努力得來的比較紮實,你覺得呢?”

壕爹快跑,媽咪來了 媽的。

姜超沒有回覆,收起了手機,發現李緣霸一臉的緊張和茫然。

“霸霸,你是爲公司作出的犧牲,我和組織一定負責到底。”

“三眼,給我查,武則天現在究竟在哪,我必須要找到她!”

之前姜超就通過地府的人脈找過,那會兒想着進她的墓,需要她同意。

可死活找不到,爲了隱蔽,姜超連小鑽風都沒動用。

想要化解不孝印,就必須獲得武則天的原諒。

張順爻點了點頭,拿起銅板爻了一卦。

“陰陽相配牝馬論,韜光養晦周文王。”

天下,怎敵你眉間硃砂 羅漢撓頭問道:“啥意思啊?”

張順爻如實說道:“從卦象看,坤卦中空無底,上可承乾天,下可容萬物。卦畫直空,沒有中梗,也……”

“說重點!”姜超怒道。

張順爻連忙說道:“武則天現在搞了個對象,並且她在謀劃一件大事。”

“根據卦象分析,她應該是入了鬼道,肯定還在地府,董事長,我建議讓小鑽風祕書長出面去查。” 姜超也知道,現在無須忌諱那麼多,地府總判官是自己的師父。

也能放開手腳做事情了。

拿起手機,姜超找到了小鑽風。

“武則天。”

祕書長自然是瞬間回覆。

“???”

姜超一愣。

“這是什麼意思?”

“抱歉啊董事長,關於武則天的一切信息,我這裏是屬於加密文件,所以我也無可奉告。”

姜超思索了一陣。

“在地府,一般是什麼級別以上的人,纔有資格加密信息?”

“最少也得二品,沒這個段位想都別想。”

“董事長,你的事我都聽說了,還沒消停呢?”

姜超關閉了和小鑽風的對話窗口,在點擊了右上角的“+”。

接着便是“添加朋友”。

輸入了“宮三元”後。

新任總判就跳了出來,加了好友,姜超直奔主題。

“師父,你能幫我找一下武則天嗎?”

秒回。

“什麼師父?生死有別,人鬼殊途,請閣下以職務相稱!”

姜超:……

“好吧,宮總判,請問您能幫我找一下武則天嗎?”

手機那頭的宮三元嘆了口氣。

“我讓你不要這麼做,你偏不聽,現在捅婁子了吧?!”

姜超也是有些不爽了。

“一句話,幫不幫。”

宮三元看着手機罵道:“這臭小子,真不知道脾氣隨誰!”

“等我消息!”

姜超收起手機,張順爻趕緊問道:“董事長,祕書長是怎麼說的?”

“關於武則天的一切信息,在地府都加密了,小鑽風的權限還夠不到。我直接找老董事長了。”

張順爻、羅家衛、李緣霸三人紛紛一愣。

“董事長,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啊,老董事長不是死了麼?”

於是,姜超便把之前在地府的經過和大家說了。

常年不說髒話的羅家衛也忍不住了。

“靠!這個罰惡司居然只是降級使用?!”

張順爻笑了一下。

“查察司是什麼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不過還真多虧了他這性格呢。”

“不然啊,羅漢那檔子事,早拉到地府扔油鍋了。”

“別忘了,可是他提出建議,把羅漢的血債算成來世報的。”

雖然放到了來世,但只要羅家衛今生多行善事,還是能夠有效減免的。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