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又淡定的放在HolleKitty的粉色桌面上,桃木劍敲打著蛋蛋表面,然後用力一戳!

【宿主,你幹嘛?】

這可是一條小生命啊!

黑蛋一點動靜都沒有,無論桃木劍怎麼戳,一點划痕都沒有。

「從你這裡抽獎得到的東西……還真是別具一格啊!」

小六子有點尷尬,更尷尬的是,它居然掃描不出來這隻蛋是什麼蛋。

【這個……一切都是運氣,獎項里的東西有什麼,我也不知道。】

七音撥動了一會黑蛋,發現它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后,隨意放在梳妝台上,下樓了。

舒綺這個女二在劇中是站在女主這一邊的,但是後來舒家破產,原主的性子變得扭曲,在別人看來是安慰的話在她看來都是嘲諷。

女主對她也挺好的,不論是富有還是破產。但是女主那聖母瑪利亞的光環弄得原主以為自己是被同情被嘲諷,然後處處跟女主作對。

跟女主做對的人能有好處?

東岑西舅 那是絕對的!

於是,女二晉陞女反,雖然不是反派BOSS,但也佔據不小的戲份。

最後的結局,被女主送進精神病院了。

現今的劇情,雖然只展開了一半,但是夏家的公司已然到了快要倒閉的地步。

舒家也差不多,比夏家好一點。

真的只一點。

不過夏家有男主在,主角光環庇佑,要不然以舒家現在的實力,絕對不會只好一點。

拯救男主之前,七音覺得應該先拯救一下自己。

這個社會什麼都可以不要,唯獨錢不能不要。

俗話說的好,錢不是萬能的,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

舒家離破產也就兩個月的時間了。

沒有錢,等於七音不能買買買,沒有錢,等於她不能用錢砸對方的臉,沒有錢,她就用不上高大上的生活用品。

生活質量怎麼也不能降低了!

所以她決定,炒股!

又是這一招。

影后那個位面就用這招賺了很多錢,現在她又走那一條路,錢是不用擔心了。

小六子一點不覺得欣慰,因為七音只是為了保持現今的生活質量才不讓舒家破產的。

不過原主是一個非常酷的一個性格,在學校是校花乖乖女形象,在外面就是一個社會女,痞里痞氣的。

七音表示,她喜歡!

由於夏家的財政危機,夏宸已經很久沒去上學了,七音總不可能跑到對方的公司去搞定任務,而且她本人也是要去學校的。

好歹形象要維持一下。

於是,七音以舒家與夏家是好友的關係約到一家咖啡館見面。

七音:不對啊?我為什麼要乖乖的做任務? 面對姬軻峯的提醒,唐術刑冷靜了片刻道:“我知道了,但是你要小心,誰也不知道那古堡裏面有什麼,而且這個森林裏面很怪異,你也應該發現了,對吧?”

“對,與蠱獵場大賽前幾個場地的地形很相似。”姬軻峯點頭,看向那峽谷縫隙,“我看到那裏的時候就察覺到了,說不定真的有某些祕密隱藏在這裏,知道我現在最矛盾的是什麼嗎?”

“是什麼?”唐術刑問。

“我擔心我發現了不該發現的東西,萊因哈特希的祕密之類的,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回去肯定只能謊稱什麼都沒有發現,只是把那植物樣本帶回去,可我手下的這些人就不一定了。”姬軻峯搖頭道。

唐術刑尋思片刻:“我幫你解決他們,這一次,這種事我來做,只要他們全部人間蒸發,那麼這裏的事情只有你知我知,只要你繼續扮演好你的角色,我想問題並不大。”

姬軻峯看着唐術刑道:“他們是我親手訓練出來的。”

“他們是植入者,這些植入者和臨牀屍化者一樣,你懂我的意思嗎?是,你訓練他們戰鬥技巧,但你無法訓練他們的心智,他們效忠的不是理念,他們的信仰就是尚都教,他們是萊因哈特希的人。”唐術刑看着姬軻峯道,“我知道這樣很爲難,我也不想這麼做,但我也是爲了你的安全考慮,他們一定會將在這裏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部如實彙報,但只有你一個人隱瞞。到時候你認爲萊因哈特希會怎麼對你?”

說完,唐術刑又壓低聲音道:“我沒別的意思,我只是爲你的安全考慮,你考慮下,你先去。我跟着你們。”

姬軻峯點頭,隨後一步三回頭地趕往前方了。

唐術刑站在那,看着姬軻峯的背影,突然間很愧疚,真的很愧疚,因爲這個提議是他作出的。七年前,唐術刑就已經很清楚明白他們絕對不是萊因哈特希的對手,所以,除了插入一個人在萊因哈特希的身邊之外,沒有其他的辦法。原本這件事唐術刑打算自己去做的。但一系列的事件之後,他和姬軻峯之間產生了矛盾,而且是真正的矛盾,但他們兩人是發小,是兄弟,今天可能兵刃相見,明天還是會把酒言歡。

所以,姬軻峯在計算和推測之後。告訴唐術刑,這件事只有他去做最合適,畢竟與他們同行的顧懷翼深深的知道。他們之間的矛盾並不是裝出來的,所以不如讓顧懷翼當個見證者,將計就計,不過最麻煩的事情是,那個需要滲透進去的人,真的需要經營出一副完全效忠尚都的面孔。如果不真的去做,那是瞞不過萊因哈特希這種人的。

不過。他們誰也不知道機會來得那麼突然,兩人來不及商議。姬軻峯只能立即進入那種狀態,開始按照他與唐術刑的計劃一步步的走,但計劃也出現了很多的差錯,導致他們無法像先前一樣在沒有監視的環境下暢所欲言,而唐術刑也知道,在短時間內姬軻峯也無法取得萊因哈特希的信任,於是他踏上了去美國的征途,誰知道這一去被冰封了七年。

整整七年,姬軻峯一個人身在敵營,扮演着他的角色,做盡他不願意做的事情。唐術刑知道這很難爲他,但也知道只有姬軻峯能勝任這件事,畢竟他們無法信任顧瘋子。

唐術刑現在知道,自己接下來還有一件事必須要去做,那就是想辦法盡力保全姬軻峯的家人,保護阿米、姬牧風、姬民興。

不過,他在聽說夏婕竹的事情時,心裏還是七上八下的,同時他也忘記了另外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顧懷翼爲什麼沒有除掉唐術禪?竟然留了他七年?顧懷翼到底想做什麼?

留着唐術禪的理由,唐術刑思來想去只想到一個,那就是顧瘋子想留着自己那個壞到骨頭裏的大哥來對付自己。

唐術刑站在那靜靜地等待着,一直等到姬軻峯他們差不多走遠了之後,這才起跑跳過那道峽谷的橫溝,落地之後,開始保持着一定的速度追蹤着前方的姬軻峯等人。

與此同時,在十月革命島之上,那錦承、詹天涯等人已經開始進入了漫長的等待中,誰也不敢出去,畢竟戰斧導彈不是說着玩的,雖說他們也認爲尚都不會爲了區區幾個人而動用戰斧導彈,但每一條人命在他們眼中都是很重要的,這一場戰役那錦承手下損失了一百多人,這個數字算是極少了,至少在他以前的計算中,損失的人數是這個的一倍。

超智能戰爭獄心之塔 詹天涯守着昏迷中的顧焰,雖然醫生說顧焰沒有生命危險,但詹天涯一樣的擔心,今天的事情讓他清楚明白地知道,賽博格在之後的戰爭中依然會發揮極其重要的作用,如果能拿下制空權的前提下,賽博格就可以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不過,他們現在心中最大的疑問就是——唐術刑到底去那邊幹什麼了?

雖說大部分人都能猜測到唐術刑是爲了那植物去的,但他又有什麼目的?如果只是爲了毀滅那植物,他完全不用那麼靠近,而且早就可以回來了,但衛星島並沒有爆炸,潛艇也沒有再發射戰斧導彈,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帶着這個疑問,還有互相的懷疑,大家都只能在那耐着性子等待着。

同時,遠在尚都的顧懷翼已經從那個安全屋中走了出來,繞了很大一圈之後,出現在他原本該出現的公園之中,等他出現之後,那些應該跟着他,但早就被他甩掉的安保人員立即鬆了一口氣,若不是顧懷翼開始有話傳出去,說自己有點私事會暫時離開的話,恐怕這些安保人員已經報告了尚都情報局,要求他們進行全面搜查,擔心顧將軍會被恐怖分子挾持。

雖說,大家都知道顧懷翼不是那種輕而易舉就會被人抓住的普通人,但他們的任務就是任務。

顧懷翼換上那身運動服,在公園中慢慢跑着,身後跟着也在慢跑中的安保人員,可當他跑出公園,快回到車上的時候,發現夏婕竹獨自一人站在那裏。

夏婕竹的出現,讓顧懷翼有些吃驚,隨後笑臉迎上去,而夏婕竹只是看着顧懷翼身後的安保主管道:“我和顧將軍有話要說,你們先離開。”

安保人員看着顧懷翼,顧懷翼微微點頭,其他人立即散開,但也只是走到幾十米開外的地方,形成一個圈子,將兩人保護在這個大圈子之中。

顧懷翼擦着汗道:“夏主任又來調查我?”

“你的汗水有點假,下次做得逼真些。”夏婕竹冷冷道,“我不管你去做什麼了,我都希望你所做的能保證這次行動的順利,如果說造物大人要求的東西沒有帶回來,又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你我可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顧懷翼笑了:“沒關係,夏主任,我和雞爺纔是吃不了兜着走,你不會,你是造物大人的心腹,比我們兩人等級都要高,誰死你都不會死。”

夏婕竹面無表情道:“祈禱吧,祈禱姬將軍能將樣本完整帶回來,因爲我們佈置在十月革命島上面的部隊已經全部完蛋了,全軍覆沒,一個活口都沒有。”

“夏主任,你的人還真的是無孔不入呀,哪兒都有你的眼線,你真的是千里眼順風耳。”顧懷翼故意表露出不滿,“不過這沒辦法,我相信這些事情都是造物大人授意你,允許你去做的,我明白,爲了國家安全嘛。”

夏婕竹看向遠方,又道:“半小時前,我才與造物大人通過話,他詢問了我關於事情的進展,並且告訴我,無論如何都要帶回那件東西,而且還說了,實在不行,可以再次增兵。”

顧懷翼點頭,他很清楚,自己的推測是正確的,果然那植物對萊因哈特希來說很重要,他也覺得如今至少有七八成的希望唐術刑已經將基因炸彈注入進去了,那麼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這就說明,造物大人對我和姬將軍都不信任,最信任的還是你,你看,這種情況他都不會問我,而是問你。”顧懷翼笑道,但接下來夏婕竹的一番話,讓顧懷翼冒了一背的冷汗。

“顧懷翼,你錯了,原本半小時前的會議你我都要參加,可是造物大人找不到你,這就是爲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裏的原因。”夏婕竹冷冷道,聲音就像是從冰窖中傳出來的一樣,“你自己好好掂量吧,有些事情該做有些事情不該做,過分的事情做了,我也不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要自尋死路。”

顧懷翼站在那,沒有任何表示,只是看着夏婕竹轉身離開,走出公園大門,獨自上車,開車飛速離開,而他還愣在那裏,他知道自己在安全屋內呆的時間太長了,因爲他太着急事情的成敗,所以遺忘了時間,這種錯誤他不應該犯的。

萊因哈特希懷疑了嗎?還是說半小時前那個會議根本就沒有他,夏婕竹所說的話就是爲了讓他露出馬腳來。顧懷翼站在那沉思片刻,終於揮手叫安保主管上前,隨後道:“先回辦公室,然後詢問下空軍和海軍方面是不是有頻繁的調動。”

安保主管點頭,小跑着先行一步,幫顧懷翼打開車門。

顧懷翼大步走到車門前,想了想,又對站在車門旁的安保主管道:“算了,先前的命令撤回,跟我回辦公室,安安靜靜的待着。”

安保主管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點頭道:“是。” 見面的那天,七音才知道如今的男主變成了什麼鬼樣子。

原劇中的男主那叫一個意氣風發,朝氣蓬勃。而今的他,就兩個字,頹廢。

不過那張俊顏還是能撐住一些,就給人一種特別抑鬱的氣質,還是有點吸引人的氣質。

「你找我什麼事?」夏宸那雙眸子帶有幾分探究,在以前他絕對會以一副調笑的表情來調侃一番。

興許經歷的事情多了,心智也就成熟了些,這劇情也就沒那麼瑪麗蘇了。

咖啡廳里,鋼琴的聲音流轉,一首卡農曲調悠揚。

卡座上,七音攪了攪咖啡,勾了勾唇,「有沒有興趣跟我合作?」

夏宸沒心情喝咖啡,他只想知道這人有什麼目的。看到她那精氣神極好的模樣,心下不禁羨慕。

曾經的自己也是如此,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就開始變了。

「合作?什麼意思?」

夏家已臨破產,還有人過來跟他合作?開玩笑吧!

「我知道,夏家差不多到破產的境界,但是我舒家也只是比你們好些而已,我找你合作,只是因為咱倆同病相憐罷了。」

「你有什麼目的?」天下可不會有掉餡餅這回事,這個道理夏宸還是知道的。

「什麼目的?」七音歪了歪頭,說起來她還真沒什麼目的,相比自己厲害,扶持一個人厲害起來,她覺得還挺好玩的。

這叫什麼來著?

對了,叫養成!

「如果硬是要說出個目的來的話,夏家的公子替我打工,這話說出去,多有面子?」

七音低頭,眼睛微眯著,嘴角帶著弧度,陽光灑落在那容顏上,似乎整個人都鍍了一層光圈。

夏宸眼神微閃,不由得低下頭,這一刻,似乎覺得渾身都輕鬆了不少。

「你要我做什麼?」

七音捋了捋頭髮,咬了咬下唇,說:「我聽說你挺喜歡打遊戲的,對於遊戲開發這方面也研究了不少,這樣,你幫我研發出一款遊戲,資金不用愁,我出!」

夏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著了什麼魔,下意識的就點了點頭,這莫名的信任,心口有點燙,甚至不敢去看對方的臉。

「您的咖啡,請慢用!」

清脆的聲音響起,七音下意識的轉過頭看去,是女主。

葉蓉餘光似乎看到什麼,腳步頓下,看清是誰后,走了過來。

「綺姐,宸少,你們怎麼來了?」

夏宸對於這個在自己面前只出現幾面的女生早就忘了一乾二淨,所以並沒有吭聲,

倒是七音,撐著下巴,一臉的慵懶,「小蓉蓉啊,你怎麼在這工作?聽說夏余追你追的瘋狂,怎麼的,不喜歡他?」

聽到夏余兩個字的時候,夏宸的手微不可聞的收緊了些。

葉蓉呼吸一滯,她自己也說不上來什麼感覺,就是覺得自己不應該喜歡夏余這個人。

「綺姐你說笑了,夏余只是年少輕狂不懂事而已,過些時間他就冷靜下來了。」

七音倒沒有對這個女主看不慣,不過後期崩壞的位面也導致女主的性子在悄然改變。

一切皆為變數,就看誰能保持本心了! 離開咖啡廳后,七音去了一趟公司,舒家怎麼也不能倒下。

董事會的股東們察覺到情況后,紛紛想著該如何撤資,拿回自己該有的資金。可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著怎麼去搶救公司,這也是為什麼舒家百年世家到最後卻落得破產結局。

也不是沒有想著搶救,只是搶救的人太少,但大多都是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收走了資金后便不再管理公司。

七音唯一想到的漏洞是,好歹是個百年世家,怎麼一點手段都沒有?所以這就是個瑪麗蘇世界嘛!

資金她是不愁了,現在愁的是人才的問題,她總不可能一個人包攬所有的事,況且總裁怎麼可能親自出手?

假戲真做,呆萌甜妻不簡單 也好在舒家夫妻自有門路,才使得公司支撐了一會,如果不是因為劇情的原因,舒家是絕對倒不了。

想想劇情,好像有一茬是公司的重要機密泄露,而且這劇情已經過了。

舒父舒母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見自家女兒來了,忙不迭的熱情迎上,裝出一副沒什麼事的表情。

破繭 「小七,怎麼有時間過來公司啊?功課難不難?補習班去了嗎?」

因為綺諧音七,於是小名便成了小七。

七音臉色有那麼一瞬間的扭曲,不過也瞬間保持正常,「行了別裝了,公司什麼樣我還不知道嗎?你倆好好休息,別整天忙這忙那的,看看你們這臉色都不太好。」

舒母面上閃過一絲尷尬,「小七,沒事,爸媽怎麼也不會讓你餓肚子的。」

「不說這個,我來給你送飯的,忙活了很久,沒吃飯吧!」七音提起從家裡帶出來保姆做好的飯菜,放置辦公桌。

「小七!」舒母眼淚連連的看著七音,一副感動的模樣。

七音面色平靜,「夏家和舒家同為百年世家,其他家族是不可能幫我們了,可以試著和夏家合作,至少他們的底蘊比我們好些。」

點到為止,至於他們合不合作,就是他們的事了,她只是過來說幾句話。

舒父若有所思,商業界的金融危機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合作就能解決的,所以還是得再三考慮。

叫他們都在吃飯,七音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起身,「你們記得按時吃飯,我回學校了。」

「小七,媽送你!」舒母放下筷子,快步走到七音身邊,攬著她的肩膀出去。

電梯里,舒母表情有點莫名,想了半晌,最後還是決定開口詢問。

「小七,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事?」

「什麼事?」七音很是平淡的玩著手機。

Views:
9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