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家大門前。

曹定功在當得知林逸要回來之後,便第一時間站在門口等候,林逸他們在走之前去方定山哪裡呵斥一翻之後,果然有了效果,外面散戶手裡的天星草也幾乎被收購一空,當然了,有一些比較貪財的卻不然,那些傢伙依舊還是抱著自己手裡的天星草準備等著價格在漲上去之後,好好的賺一筆呢?

不過總體來說,局面是好的,只要不貪心的,幾乎都賺翻了,畢竟以前這天星草可不是什麼珍貴的寶貝!

「主人!」

當看到林逸跟楚紅的身影,曹定功面色大喜,急忙快步迎了上去,激動的笑道。

「呵呵,怎麼樣?」林逸看著曹定功淡淡的笑道。

「沒事兒,一切正常,不過剛剛有線人彙報說方定山他們真的用野狗糞便煉製丹藥了,而且還拍下了視頻!」

曹定功說著,就把一部手機遞了上去,裡面能夠清楚的看到,方定山等人正帶著口罩,無比痛苦的煉製丹藥,以及最後把丹藥吞下的過程。

「哈哈,這幾個蠢材,這個視頻怕是能夠賣個三五十萬靈石吧!」

林逸忍不住哈哈的大笑了起來。

曹定功一聽,嘿嘿的傻笑道:「估計賣不到了,這幾個傢伙為了打擊您,可是把市面上的天星草採購的差不多了,估摸著身上能夠有個三五萬靈石已經了不起了。」

「哈哈,好,回去!對了,命人把這血浮屠給血佛送去,還有這件雲陽板,可是正兒八經的仙器就便宜你小子了啊!好好的研究研究看看是不是能夠使用!」

林逸隨手丟出了道器級別的血浮屠跟仙器級別的雲陽板。

站在門口守衛的下人一聽,同時眼睛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什麼時候道器仙器都爛大街了?這怎麼像是在打發叫花子隨便扔出去了一個饅頭呢?

「咕嚕!」

曹定功無比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哆嗦著看著手中的兩件至寶,問道:「這,這是仙器?」

「呵呵,主人出手還能假的了?我可告訴你,這兩件東西可是從秦家拍賣會流出來的,你小子以後可要對主人好一點哦?」

楚紅抿嘴看著曹定功笑道,血佛,任長風,他們雖然都有了自己的法寶,不過跟曹定功相比,那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啊!一件仙器啊!一旦這傢伙能夠動用,那戰鬥力怕是要瞬間從他們之中最弱的一個變成最強大的一個。

曹定功一聽,頓時拍著自己的胸膛,激動的哈哈大笑道:「那是當然的,老夫現在就回去洗澡,晚上等著林少!」

林逸一聽,頓時面色一變,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曹定功的大腚上,而後大步流星的朝著任家的別院走去。

而此時,他在第三關內大殺四方的消息,也慢慢的傳揚開來,很多人聽完之後簡直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只是再三確定之後,卻不得不承認,林逸的確很恐怖,不但是一位可怕的煉丹大師,而且還是一位戰鬥力驚人的恐怖強者。

第二天一大早,秦家的藥材便送了過來,林逸也沒有人任何客氣的意思,直接把那豐富的靈草都收下開始煉製丹藥,反正,在他沒有出現之前,市面上的靈草雖然珍貴,但是價格到不是很離譜,以至於秦家這些年可是存下了不少珍貴的寶物。

其中很多珍貴的靈草,甚至都是林逸都要眼饞的,為此,林逸無奈只能貼出告示,暫時不在煉製丹藥了,讓他們有需要直接去秦家,反正秦家除了拍賣會之外,還有不少的商鋪,而且這些丹藥的價格也都是有林逸自己定下的雖然有點小貴,可還在眾人接受的範圍內。

此時在秦家拍賣會的秦嵐,聽著下人的報告,那絕美充滿了韻味的小臉上也終於浮現了濃濃的笑意,但凡是有林逸丹藥售賣的商鋪,營業額幾乎都翻了三倍以上,這個數字便是連司馬青都沒有想到,可見林逸的號召力是何等的恐怖。

可山上的方定山等人卻傻眼了,煉製的丹藥一點效果都沒有,反而還被林逸坑的吃下了狗屎,最重要的是他們突然發現這天星草沒有人收了,彷彿在一夜之間變成了狗屎一樣。 「三公子,要不,您,動用一下趙家的力量,想辦法把這天星草賣出去?」

方定山伸著腦袋,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幾十歲,盯著趙三訕訕的笑道,為了對付林逸,他們可是把自己的棺材本都拿出來了,可現在倒好,竟然成為了一文不值的東西。

「是啊!趙家那可是咱們崑崙虛內最強大的家族,總能夠處理一些天星草吧?」

無精打采,宛如失去魂魄的枯榮聞言,也忍不住抬頭看著趙三哀求到。

如果這些天星草無法處理掉的話,他們下半輩子可就算是完犢子了,人老了,兜里也沒有了靈石,怕是只能淪為街上的乞丐了。

趙三看著眼前的兩人,神情也是無比的憤怒陰鷙,本以為截斷了林逸的退路,卻沒想到反而成了斷了自己的後路,這次他同樣也是傾囊而出,現在還有個狗屁的錢,再者,他們在市場上橫掃天星草的事情,已經成為了崑崙虛內眾所周知的一個笑話,現在讓他出天星草,豈不是等於拿著他的臉在地上踩?

「你們兩個廢物,還妄稱自己是什麼大師,現在倒好,連一個毛頭小子都對付不了,這些天星草你們想辦法都給老子變成丹藥,否則,我要了你們的狗命!」

趙三氣急敗壞的怒吼道,隨後手臂一揮,便宛如殺氣騰騰的將軍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嚴平君見狀瞳孔微微閃爍了一下,眸光也陰沉的簡直可怕,為了能夠抱住方定山這大腿,他甚至當著幾百人的面兒跪下叫了方定山乾爹,可現在,這個乾爹竟然一下子變成了狗屁,便連嚴平君都有種虧大了的感覺,看了一眼憤怒離開的趙四之後急忙訕笑道:「師父,我去送送三公子,順便看看此事是否還有轉機吧!」

「唉,你去吧!好好說!」

方定山頹廢的擺了擺手,無力的說道。

嚴平君恭敬的點了點頭,便急忙追了上去,看著趙四點頭哈腰討好的笑道:「四公子,這次我們之所以如此狼狽,這一切的根本可都在那個林逸身上,如果林逸死了的話,也許我們現在面臨的困境應該都會消失吧!」

原本一臉憤怒的趙四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詫異之色,緩緩扭頭看著嚴平君淡淡的冷笑道:「這麼說,這件事兒你應該可以搞定了?」

「我?」

嚴平君一聽,頓時愣住了,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震驚之色,他嚴平君雖然有些本事,可現在他的靠山已經不在了,以他的戰鬥力去找林逸那不是等死嗎?

「啪嗒!」

一枚玉佩從趙四的身上跌落在了地上,而後趙四大步流星的朝著前方走去,對著身邊的隨從說道:「馬上派人下去尋找,本公子的隨身玉佩丟了,這可是代表著我身份的東西,萬萬不能丟失了。」

「是!公子!」

一名隨從急忙轉身離開。

留下了嚴平君跟地上閃爍著光芒的玉佩。

嚴平君的眸光閃爍了一下之後,咧嘴猙獰的冷笑一聲,撿起地上的玉佩就轉身朝著遠處走去,有了這一枚能夠代表趙四的玉佩,他想要辦事兒可就方便多了。

接下來的時間,林逸倒是難得安心的煉丹,不過那道器丹爐跟九龍戒指之間貌似沒有任何的關係,不管他用什麼樣的方法,都無法讓二者之間產生共鳴。

「轟!!!!」

一股可怕的氣息瞬間從曹定功所在的房間內爆出,直衝天際,那可怕的光柱有水桶粗細,數萬米長,竟然直衝天際深處,攪的天空上的烏雲都像是漩渦一般瘋狂的轉動,一道道可怕的電蛇也不斷的在其中閃爍。

「好強的氣息!」

煉丹房內林逸身形一晃便沖了出去,當看到那一道便是在百里之外能夠清楚看到的恐怖光柱,林逸頓時愣住了。

至於楚紅等人,此時也一個個傻眼了,這等恐怖逆天的景象,他們便是修行一生也不曾見到啊!

「哈哈,老子來的果然是時候,沒想到這任家竟然還有如此珍貴的寶物!」

「不錯,不錯,這等級別的寶物,簡直可以用驚駭世俗來形容,今天本少要定了!」

一名尖嘴猴腮,身穿白色長袍的年輕人,手持摺扇輕輕的晃動著,一臉得意的冷笑道,隨後看著任家那些在發獃的子弟高傲的呵斥道:「現在任家是誰做主?還不趕緊滾出來,見過本少!」

「我曹!主人,救命啊!天劫,這是天劫!」

一道驚慌失措的聲音驟然從曹定功的口中傳出,隨後這傢伙便像是長了四條腿的兔子,急匆匆沖了出來,在他的頭頂上方則是那仙器雲陽板,此時雲陽板正閃爍著淡淡的耗光,飄浮在了曹定功的頭頂上方,而那數萬米的恐怖光束,正是從陰陽版上釋放出來的。

「哈哈,曹定功,你小子的機緣倒是不小啊!」

林逸看著曹定功哈哈大笑了起來,本來這件東西他是準備自己研究的,只不過他剛剛得到了那煉丹爐,此時還來不及研究這雲陽板,又想著在拍賣會上的時候秦嵐可是說過,這雲陽板的主人,可是一位姓曹的仙人所擁有,當時就隨便一想扔給了曹定功,卻沒想到曹定功竟然真的激發了這仙器。

光是看這動靜就給人無與倫比的壓力,一旦能夠正常使用的話,到時候爆發出來的威力怕是會更加的驚人。

而且仙器一旦渡劫之後,便可以重新認主,也就是說曹定功很快就會成為一件仙器的真正主人,可見這傢伙的機緣是何等的逆天啊!

不過若是無法渡過天劫,不但這件仙器會趁機消失在了天地間,便是曹定功都可能會死在天劫之下,可謂是無比兇險的事情,畢竟現在曹定功連化神期都不是,想要擋住這等恐怖的天劫,怕是力有不逮。

林逸見狀,淡淡一笑,身形一晃便竄了上去,盯著天空上閃爍著的雷霆淡淡的冷笑道:「剛好我的根基還不夠夯實,就用你來提升好了。」 話落。

天雷轟鳴,彷彿在不滿林逸的狂妄言語一般,

天空上那黑白相間的烏雲之中更是開始有雷霆落下。

林逸見狀,哈哈一笑,便宛如超人一把直接衝天而起朝著那烏雲沖了過去。

「什麼?他,他這是想要擋下天雷?」

「瘋子,瘋子,他絕對是一個瘋子,如此恐怖的天雷,豈是人力能夠抗衡的?」

便是曹定功一看也愣住了,他本來只是想要讓林逸幫忙想想辦法的,誰知道林逸竟然如此兇悍,直接衝上去就要擋住天雷,瞬間就情不自禁的焦急吼道:「主人速速退開,那天雷不可招惹啊!~」

「呵呵,無妨,你專心拿下那雲陽板就行了!」林逸低頭,看著腳下宛如螻蟻一般的眾人淡淡一笑,便猛的抬頭,一拳朝著天空上轟了過去。

「轟!!!」

虛空一顫,一道神雷有如金色的巨龍一般重重的落在了林逸的拳頭上,虛空一顫,林逸微微下降了數十米,可怕刺目的電流在他的周身閃爍了一圈之後,便消失不見,所有人全部都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著林逸。

「怎麼了?為什麼沒有動靜了?」

楚紅有些擔憂的嘀咕道。

「難道被這恐怖的天劫摧毀了五臟六腑?」

不少心懷不軌的人皆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若真是如此的話,倒是有不少人要因此得利了,畢竟林逸的存在,已經危害到了大部分人的利益,雖然,這次他已經做的足夠好,給足了那些散戶的機會,可在不少人眼裡,他依舊是一個眼中釘。

「哈哈,好!」

半晌后,林逸突然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這神雷恐怖的很,可威力必定有限,一道神雷落下不但沒有傷害到林逸分毫,反而讓他的軀體變得更加強大起來。

「瑪德再來!」

林逸仰天豪情萬丈的大笑道,而後身形一晃,就像是鐵臂阿童木一般主動朝著天空上衝去。

「咔!轟!!!」

虛空再度一顫,兩道金燦燦的神雷,宛如巨龍一般從天而降,狠狠的朝著林逸的腦袋上落下。

錦鯉王妃有空間 「哈哈,雙龍出海!」

獨寵火爆妻 林逸仰天爆喝,雙目炯炯有神,雙拳猛的揮出,罡風咧咧,宛如兩條恐怖的風龍衝天而上,瞬間就跟那可怕的金龍轟擊在了一起。

看著的周圍眾人面色驟變,頭皮都彷彿要裂開了一般。

「這林少果然瘋狂啊!」

「可不是,竟然敢主動轟擊天雷,這,這心性簡直逆天了啊!」

「關鍵是他的實力啊!這等程度的天雷,一般人便是挨上一道,也足以要了他們的性命啊!可這小子倒好,擋住一道之後竟然還不過癮,主動招惹兩道?」

前來圍觀的人個個都驚呆了,天雷啊!那在他們眼中就是無法抵擋的恐怖存在,可現在,林逸竟然又抵擋住了第二次的兩道天雷,此時天雷依舊如之前一般在他的身上閃爍了一圈之後,再度消失不見。

「我去!主人,難道是天神轉世?」

曹定功吧唧了一下嘴巴,一臉震驚的尖叫道,一連三道天雷,便是一座小山都能夠轟成平地吧!可現在竟然無法搞定林逸這麼一個普通人,這是何等可怕恐怖的行為啊!

「呵呵,我看便是天神轉世,也未必有我主人的風采!」

獨家寵妻:總裁大人別過來 楚紅那英氣逼人的眸子,怔怔的盯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曹定功一聽,神情微微一怔,有些詫異的看向了楚紅,隨後抿嘴壞笑道:「楚紅,你的眼睛好像在放光啊?」

楚紅聞言,那英氣十足的眸子微微閃爍了一下,抬腿就是一腳狠狠的踹在了曹定功的身上。

「咔!」

天空上驟然傳來一聲巨響。

而後那黑白相間的雲霧再度瘋狂的翻滾起來,大量金色的雷霆,宛如暴雨一般在烏雲中閃爍不定。

林逸輕輕晃動了一下脖子,宛如桀驁不馴的凶獸,盯著天空上的神雷,眉頭微微一皺,隨後那煉丹爐驟然從他的儲物戒指中飄然而出,這種程度的雷霆雖然恐怖,可是卻已經無法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了,蘊含著百萬力量的林逸,就像是一頭鋼鐵巨獸,這神雷驚人,可對他的提升卻非常有限。

「你的造型如此不凡,就讓我看看你是不是另有乾坤吧!」

林逸盯著飄浮在面前的丹爐,淡淡的笑道,而後,心念一動,那九龍丹爐直接朝著天空深處飛了過去。

「那是什麼?」

有人看著丹爐發出了一聲驚呼。

可下一秒,眾人卻全部都是腦袋一縮,一個個臉上都充滿了濃濃的驚恐之色。

只見那雲層之中,此時竟然像是炸開鍋了一樣,竟然足足有上百道閃爍著金光的電蛇在其中瘋狂的閃爍。

「後退!快,後退!」

有強者發出一聲驚呼,如此恐怖的天威,一旦傾泄下來,誰人能夠擋住?怕是瞬間便足以讓天龍之境一下的修士化成飛灰。

「嗖嗖!!」

一道道破空聲不斷的響起,一名名強者紛紛朝著遠處飛遁而去。

「轟!!!!」

天地具顫,日月無光。

在這一刻,彷彿時空都錯亂了一般,在眾人的視線中只有光,金燦燦的光芒宛如一枚小太陽跌落凡塵一般,在天空上驟然炸開。

一道道讓人頭皮發麻,驚恐萬分的神龍,紛紛朝著那煉丹爐沖了過去。

「這,這是藉助天雷煉製自己的法寶嗎?」

有不出世的強者,盯著天空上的驚雷,喃喃自語,而後,一把宛如秋水一般犀利森寒的寶劍衝天而起,也朝著那天雷之中飛了過去。

「轟轟!!!!」

一道道天雷兇猛落下打的寶劍顫抖不已。

「該死的,這天雷,這天雷的威力怎麼會這麼驚人?」

不出世的強者面色大變,嘣!一聲脆響,他的那把道器寶劍竟然直接被天雷轟成了兩半從天空上跌落下來。

「噗嗤!」

一道血箭從老者的口中噴出,他一張臉蒼白的簡直像是能夠滴出血的一般,那犀利的瞳孔中更是充滿了濃濃的震驚跟恐懼之色。 林逸見狀,不屑的看了對方一眼之後,便再度把自己的軒轅劍也扔了出去,天劫之威,每一道閃電都足足有接近百萬的恐怖力量,也就是他林逸這次在第三關大殺四方,力量又提升了不少,再加上有神府這等逆天的寶貝,他才能夠在虛空之上站立,否則便是強悍如他也讓未必敢如此放肆。

而他的煉丹爐本身就是道器不說,那材質更是連林逸都不認識的東西,所以他才敢把丹爐朝著天空上拋去,想要利用那恐怖的天雷,看看是否能夠喚醒這件寶貝,卻沒想到,竟然有人想要趁機撿便宜。

百萬偉力,便是一名天龍之境的強者都能夠打死,更不用說只是一把普通級別的道器了,想要佔你便宜可以,首先你要有那個實力。

稍微思襯了一翻之後,林逸心念再度一動,軒轅劍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也衝天而起,朝著那宛如小太陽一般刺目的光團中沖了過去,雖然剛剛對方的刀氣被天雷轟成了兩半,不過林逸卻沒有絲毫擔憂的意思,就算是不能夠讓這軒轅劍在天雷之中進階,可這天雷也多半傷不了軒轅劍。

畢竟這軒轅劍可是上古時期就赫赫有名的寶物,他的價值根本無法形容,而且他的堅韌程度林逸也是親自嘗試過的,十分恐怖,他全力一擊都無法傷害分毫,這天雷自然也不可以。

「咔咔!」

軒轅劍一落入電閃雷鳴之中,頓時就有無數的驚雷炸開,宛如一條條無比猙獰瘋狂的巨蟒瘋狂的對著軒轅劍展開了啃食。

可怕的天雷打的軒轅劍劍身嗡鳴不已,可始終無法讓這上古的聖道之劍斷開。

林逸見狀,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低頭看向了自己的儲物戒指,這儲物戒指的來頭也同樣大的驚人,內涵九條神龍,當時林逸差點都折損在了他的手中,雖然現在也只是道器級別,不過單論防禦能力卻不在軒轅劍之下。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