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九龍戒指飛了上去,蒼穹深處,再度爆出一團團刺目的光芒。

「這是神雷煉器,他是在利用天劫煉製他的道器啊!」

有年邁的老者仰天發出了一聲驚呼,這等場景他們也只是在傳說中聽過而已,什麼時候想過,現實中竟然真的有如此瘋狂的人。

「神雷煉器?」

眾人一聽,皆是眸光微微閃爍了一下。

不少人當場就把自己的道器拋了出去。

「嘣嘣!!!」

一道道悶響聲不斷的響起。

三件無比珍貴的道器當場就在天劫之下炸開。

工業造大明 「瑪德,這,這怎麼練?是哪個老東西在造謠?」

有強者無比心痛的看著自己的道器咆哮道,一件趁手的道器,最少能夠讓他的戰鬥力提升三成以上,可現在,他的道器竟然被天劫轟成了碎片,白白損失了這件道器不說,最重要的是實力的跌落,那甚至可能是致命的啊!

之前高聲驚呼的老者一聽,脖子一縮,急忙退入了人群中。

而林逸的三件道器在進入天劫之中,竟然牢牢的牽制住了天劫,使得曹定功這個真正渡劫的傢伙到成了沒事兒人一樣,站在地下傻笑。

「看來這三件東西,果然都不是凡品啊!普通的道器就算是材質堅韌,在遭受到如此恐怖的攻擊之下,恐怕也會被轟的從天空上落下,可現在,這三件道器級別的東西,不但沒有從天空上落下,反而還在吸收這這天雷的帶來的恐怖力量。」林逸抿嘴淡淡的笑道,如果這三件東西能夠晉陞成為命器級別的寶貝的話,那他可就牛比大發了。

便是化神期級別的強者,在他的面前,怕也如同螻蟻一般不堪一擊了!

可正當林逸美滋滋的時候,天空上那可怕的光芒竟然在快速的消退,那種感覺就像是力量耗盡了一般,不到三個呼吸的功夫,甚至連天空上的烏雲都消散一空。

「這是怎麼回事兒?這仙器要渡的不應該是四九天劫?怎麼就這麼弄了兩下子就沒有了啊?」

曹定功雙眼瞪的圓鼓鼓的,一臉獃滯的嘀咕道,他的仙器雲陽板可還沒有驚雷天雷的洗禮呢?

「這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天劫還沒有完全降落下來就沒有了呢?」

圍觀的眾人也都是一臉的茫然不解,不過倒是沒有人多想,這種天劫,便是幾數千年也難得一見,能夠知道這其中緣由的人少之又少。

「唰!」

三件寶貝直接被林逸收入了起來,而後飄然來到了曹定功的面前,看著一臉委屈,嘟著嘴巴,拿著雲陽板的曹定功淡淡的笑道:「怎麼了這是?」

「你看。」

曹定功拿起了手中依舊不過是道器級別的雲陽板,一臉的委屈,那神情,就差沒有開口說你賠我一把仙器了。

「呵呵,它,它可能機緣未到吧!下次,下次渡劫我一定不打擾了。」

林逸麵皮不自然的抽搐一下,訕笑道,這天雷都被他的三件寶貝給擋下了,這雲陽板等於是沒有渡劫,不過經此一役,能夠進入道器級別,也算是不錯了,最少他能夠使用了,而且雲陽板的材質,那絕對不用多想,剛剛的,可以說是道器級別無敵的存在。

「哎,對了,你們幾個剛剛說什麼呢?」林逸扭頭看向了殺氣騰騰,神情倨傲而來的幾名年輕人淡淡的笑道。

幾人一看到林逸扭頭看向他們的時候,那一個個心跳都忍不住開始加速了,現如今一聽到林逸詢問,哪裡還敢遲疑,一個個轉身就像是長了翅膀一樣朝著遠處狂奔而去,開玩笑,連天雷都能夠接下來的恐怖存在,哪裡是他們能夠輕易招惹的?

「一群垃圾!」

林逸不屑的嘲諷道。

「哈哈,林少說的不錯,的確是一群不入流的垃圾。」

一道淡淡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一群五六名強者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他們個個氣息彪悍,神情狂妄,眼高於頂,彷彿在場眾人就沒有人能夠進入他們的法眼一般。

「你們是何人?」

林逸眉頭微微一皺,不悅的問道。

「白景峰,白家的嫡系,你應該清楚我為何而來吧?」

白景峰盯著林逸冷冰冰的質問道。 「白家?」

林逸神情一怔,隨後嘴角浮現了一抹殘忍的冷笑,淡淡的說道:「你就是那個什麼狗屁白楓的族人?」

「不錯,我便是他的哥哥,你當初搶了他的軒轅劍,我今日便是為他前來取回的。」

白景峰盯著林逸淡淡的說道,可在場眾人都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他冷漠的神情,那簡直有如三九天的冰碴子一般,僅僅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卻讓眾人有種跌入冰窖之中一般的感覺。

「呵呵,我說是誰呢,竟然這麼高傲。」林逸淡淡的笑了起來,腦海里也忍不住浮現出了當日在山谷中拍賣這軒轅劍的場景,那白楓可謂是該死至極,為了自己的利益竟然把外界的強者都引了過去,只可惜,他卻失算了,死在了林逸手中。

「小子,我們知道你有點實力,不過那又如何?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我白景峰師兄的實力也不是蓋的。」

「不錯,你自從進入崑崙虛之後,的確是做了很多驚駭世俗的事情,我們也聽過你的大名,可你的實力終究是不入流啊!」

「連人皇榜前二十名都沒有進入,又能算的上什麼天才呢?我家少爺,乃是人皇榜上排名第十三的存在,小子,你若是聰明一點,還是乖乖的把軒轅劍交出來吧!」

跟在白景峰背後的強者,紛紛開口,盯著林逸冷冷的嘲諷了起來。

林逸一聽,頓時樂呵了,看著白景峰玩味的冷笑道:「你這意思,你的實力很牛唄?」

「人皇榜的排名已經足以說明一切,林逸,今天跪下,奉上軒轅劍我可以饒你不死,甚至給你一個成為我奴僕的無上機遇如何?」

白景峰依舊神色平靜,盯著林逸淡淡的冷笑道,那神情,彷彿林逸能夠成為他的奴僕是一件多麼有面子,賺大發了的事情一般。

「楚紅,殺了!」

林逸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話,便轉身朝著任家別院走去,區區一個天龍之境初期的小子,在他的眼裡,簡直就如同螻蟻一般弱小,可現在,竟然敢挑釁他,這不是找死是什麼呢?

「是,主人!」

楚紅淡淡一笑,化神期的可怕氣息轟然爆發,宛如颶風,瞬間籠罩白楓等人。

之前一個個還神情無比高傲,狂妄的白楓等人一感受到那恐怖的氣息,個個面色蒼白,牙齒打顫,簡直有如見到了什麼恐怖的巨獸一般。

「該死的,這,這力量,這是化神期,她,竟然是化神期的超級強者?」

第四關的人徹底沸騰了,化神期啊! 娛樂圈bug 那只是存在於傳說中的境界,可他們現在竟然真的遇見了一名行走在世間的化神期強者,如何能不震驚呢?「

「吾等見過前輩!」

當場便有大量人群跪下,盯著楚紅,一臉討好恭敬的膜拜到。

白景峰的面色也是驟然大變化神期的強者,這等恐怖的實力,便是他也不敢硬砰啊!

「林逸,你個膽小如鼠之輩,你殺我弟弟可敢跟我一戰?」

白景峰盯著林逸的背影,扯著嗓子焦急的吼道,對戰林逸他自認為手到擒來,可對戰楚紅,這對他來說簡直就像是找死一般。

曹定功一聽,頓時忍不住撲哧一聲有些同情的笑了起來,林逸的境界的確低,不過區區神威之境,可他的戰鬥力那可是他們之中最恐怖的一個,便是楚紅,也不敢說能夠打敗林逸啊!可這白景峰,竟然越過楚紅去挑戰林逸,這不是拿自己的腦袋往刀上去撞嘛!

林逸停頓了一下之後,還是扭頭朝著白景峰走了過去,當到白景峰面前二十厘米的時候,林逸猛的抬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白景峰的臉上。

「pia!」

那清脆的耳巴子驟然響起。

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有些不明所以。

白景峰雖然恨欲狂,可此時同樣不敢妄動,因為楚紅就站在不遠處,如果楚紅一怒衝上來,他怕是連一招都擋不住,不過他體內的力量此時倒是在瘋狂凝聚,不為其他的,只是不想再被林逸打耳光而已。

他好歹也是白家的少爺,如果一連兩次都被人這麼打耳光的話,以後他白景峰還有什麼顏面在崑崙虛內行走?今天,他必須要拿下林逸,拿下他們一族為之奮鬥了數百年的軒轅劍。

「唰!」

林逸再度抬手狠狠的朝著白景峰的臉上打了過去。

「該死,竟然敢打老子兩巴掌?」

白景峰一看頓時怒了,手臂猛的抬起快如閃電朝著林逸的手臂上打了過去,他要用自己最強大的力量,直接把林逸的胳膊當場打斷,要讓所有人知道他白景峰的厲害之處。

「pia!」

又是一道清脆的耳巴子驟然響起。

手臂高高舉起,準備朝著林逸落下的白景峰傻眼了,如果說第一巴掌是他不小心被打中了,那這第二下呢?他可是做了萬全的準備啊!可現在竟然依舊被林逸狠狠的打了一巴掌,這甚至讓他有種在做夢一般不真實的感覺。

「讓開,讓開,白家人辦事兒都給我讓開!」

正當白景峰發獃的時候,一道道怒吼卻驟然響起,一群足足有幾十人的強者隊伍急匆匆的沖了上來。

「我的天啊!這白家怕是傾巢而出了啊!」

「看來這是要跟林逸拚命了啊!」

「白家人向來都高傲的人,如今被人殺了白楓,自然不會輕易算了的。」

「唉,做人當做白家人啊!明知道林少的戰鬥力如此恐怖驚人,竟然還敢帶人找上門兒,實在是太熱血了,我都想要入白家了。」

「呵呵,如果這次白家的人能夠在林少的手裡活下去,你倒是可以考慮加入白家!」

一道道唏噓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林逸之威,之恐怖,第四關現在不知道的人可不多了,可白家竟然依舊敢找上門,這的確讓人有些佩服的。

「任家子弟何在?布陣!」

曹定功一看,頓時眼睛一瞪暴喝道。

「呵呵,不用,區區一個白家,還傷不了我。」

林逸抬手,阻止了曹定功淡淡的笑道。 白景峰一聽,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看了一眼急匆匆而來的白家子弟之後,才盯著林逸,大言不慚的冷笑道:「林逸,你可真是狂妄的不行了,就憑你,也敢說拿下我白家?」

「我擦你嗎!」

一聲怒罵驟然響起。

一道人影一閃而過,白景峰就感覺自己的背心被人狠狠的踹了一腳,還來不及裝比,整個人就趴在地上滑出了三四米遠。

「啊!是誰?是那個殺千刀的?竟然敢偷襲我?」

白景峰怒了,心中的憤怒簡直有如火山在咆哮一般,他堂堂白家的大少爺,先是被林逸打了兩個耳巴子,現在倒好,竟然又被人一腳踹了個狗吃屎,今天就算是殺了林逸,怕是也難以洗漱他白景峰的恥辱。

「他瑪德,你個閉關閉傻了的東西,是老子打的你。」

白康全盯著自己的兒子白景峰氣急敗壞的呵斥道,當得知白景峰出關之後帶著自己的僕人來找林逸麻煩的時候,白康全當時嚇的差點一屁股跪在了地上,現在的林逸哪裡是他們白家能夠招惹的?

丹道大師,威震整個崑崙虛。

滅第二關霸主級別的家族澹臺家有如探囊取物一般簡單。

最恐怖的連澹臺家的那個瘋子,澹臺聖都死在林逸的手裡了,他們拿什麼招惹林逸?

區區一個澹臺聖一句話都能夠讓他們白家家破人亡,更何況是比澹臺聖更加恐怖的存在呢?

所以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白康全便第一時間帶著白家的族人沖了過來,不是為了報仇,只是為了平息林逸的怒火而已。

「父親?」

白景峰愣住,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震驚,白家的人前來,難道不應該是支援他的嗎?

「你個小畜生,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招惹林少,我看你是想死!」

白康全惡狠狠的罵了一句之後,便急忙跪在了地上,一臉惶恐不安的看著林逸哀求道:「林少,這個小畜生閉關閉傻了,還請林少開恩,能夠饒了我白家一族啊!」

「嘩嘩!」

白家的子弟此時也都紛紛跪在了地上,個個都是一臉的惶恐不安之色。

「你,你們這是怎麼了?他才區區神威之境而已,本少殺他有如探囊取物一般簡單,你們何必如此呢?」

白景峰愣住了,一臉不解的嘀咕道。

「畜生,老子弄死你!」

白家大長老一聽,也是被嚇的頭皮發麻,雙腳用力在地上一蹬,整個人就像是一頭兇猛的獵豹直接沖了出去,在接近白景峰還有三米距離的時候驟然跳起,大腳狠狠的朝著白景峰的背心上踹了過去。

「瑪德,又來?」

白景峰一看,也是怒了,不管三七二十一,轉身就甩出了鞭腿,抽的虛空都像是被焚燒起來了一般恐怖,只可惜,他的實力雖然不錯,可是跟白家的大長老相比差距實在有點大。

「砰!」

一聲悶響。

白景峰的臉上充滿了濃濃的絕望,整個人再度擦著地面滑了出去。

大長老一腳把白景峰踹飛出去之後倒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整個人馬上再度沖了上去,宛如一枚巨大的鐵球從天而降,狠狠的砸在了白景峰的背心上,當場就把這位白家大少爺的脊椎骨砸的斷裂開來。

「林少,您看是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大長老抬頭,看著林逸,一臉緊張的問道。

這一連串的事情發生的實在太快,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白景峰已經被大長老重重的踩在了腳下。

「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不斷的響起,不單單是白景峰以為這些白家子弟是前來幫他的,便是周圍不少人也這麼以為啊!

畢竟,白景峰可是白家年輕一輩人中最傑出的一個存在,平時幾乎享受著整個白家的資源,而且什麼事情都不用他做,就是瘋狂的閉關修行,否則,如何能夠在這第四關就沖入天龍之境呢?

要知道,曹定功,任長風可都是在林逸的幫助之下,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區區一個白景峰光是靠著一個白家就能夠有如此成就,可見白家對他的重視程度。

現在白家子弟齊出自然應該是救白景峰才對啊!

可現在,白家從上到下,竟然都跪在了林逸面前,而且一個個還是一臉的惶恐不安之色,他們如何能不震驚呢?

不過一些消息靈通之輩,倒是微微頷首,沒有太多的驚訝,林逸在第三關內的傑作,不管哪一件事兒拿出來,那都足以轟動崑崙虛,區區一個白家在第四關也許還有點實力,可是跟林逸相比,又算的了什麼呢?

螻蟻焉能撼動巨龍?

不跪下道歉,難道等死不成嗎?

「大長老,你,你們是瘋了嗎?」

Views:
2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