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燕一樣吃驚不已,不知道李敏怎麼只憑這句話,都能猜到一切。

李敏一句一句分析,爲信手拈來:“黑風谷爲亡命之徒所佔據。王爺愛護本妃和一羣愛將,怎麼可能不做任何準備,讓我們這點人,獨自硬闖黑風谷。再說,之前本妃那隻藥隊,也是直奔黑風谷,沒有任何損失,不是嗎?由此可見,王爺有絕對的保證,可以保證本妃和其他人,平安度過黑風谷。”

蘭燕等人只是安靜地聽她說話,她說的,遠比他們所瞭解的還更多,只讓他們聽的都不敢眨眼。

李敏頓了口氣,繼續說:“王爺對邪惡向來是痛恨至極的人,對這種欺負百姓的惡徒早就想誅殺了。只是這個黑風谷的地理位置特殊,說是王爺懼怕黑風谷,還不如說王爺是懼怕天下謠言。王爺倘若輕易收拾了黑風谷南下,恐怕難說服天下說他沒有判反皇帝和朝廷之心。相反,如果本妃經過黑風谷被抓,爲救自己的妻子,一舉拿下黑風谷,天下大義爲王爺所握,皇上反而會因此失去威信。”

說到這兒,李敏不由一笑:“其實,王爺這個策略,與當年抓魯爺爲百姓除寇一樣。”

要了解自己的老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她老公,猶如一塊埋在海底深處神祕的石頭,必須一點點耐心地琢磨,才能挖到裏面包着什麼。

蘭燕聽着直點頭:“難怪大少奶奶一點都不擔心,原來,大少奶奶早算計好了,如果逃不掉的話,直接束手就擒到黑風谷來,反正肯定可以重新遇上我們。”

李敏溫柔的目光,看着眼前完好的蘭燕,心裏肯定是系掛那些在半路上失聯的一羣人,問:“孟旗主在嗎?”

“孟旗主和師傅都在屋外,看着大少奶奶,生怕大少奶奶被人欺負了。可是,奴婢師傅說,其實是看大少奶奶欺負人更多。”

咳咳,兩聲重咳,從窗口再次傳進來。

蘭燕趕緊閉住口,只見自己師傅都難堪到要生氣了,只是她這說的是實話。他們大少奶奶哪裏是好欺負的人,到哪兒都能把他人壓的死死的。

許飛雲在屋外手指旋轉着玉簫,也是這樣想的。看着朱隸的老婆這麼多天,無疑,從來是隻有李敏欺負他人的份。

李敏聽着一絲的哭笑不得。

也許她該慶幸,這些人沒有把她形容爲母老虎。

聽到主子傳喚,孟浩明無聲地從門縫裏鑽了進來,跪在李敏面前很是慚愧:“臣護主不利,等見到王爺以後,必當負荊請罪。”

“孟旗主盡力了。那是天災,非人禍,誰也怨不得。本妃自會把事情經過原原本本告訴王爺。本妃只想問,路上其他人可還好?”李敏問。

孟浩明道:“與臣一起的,都安然無事,由於颶風的關係,路上有些人失去了聯繫,臣已經命人四處搜尋,是死是活,必定要弄清楚。”

“徐掌櫃呢?”

“與臣一起,安然無恙。”

“念夏——”

“念夏姑娘,暫時還未尋到。”

李敏心口當即揪了一把。

深吸口氣,李敏道:“孟旗主費心了。王爺贈給本妃的愛馬流月落在三爺手裏,你們看有沒有法子把流月弄出來。”

“臣明白了。”

李敏說到這兒,忽然間安靜地看着他們幾個。

許飛雲從窗縫裏,能清楚地掃到她臉上那一閃而過的猶豫,不由眉頭一肅,想:她真是能忍,要是一般女子,恐怕早哇哇大哭了。這樣一波三折,被人抓了再抓的經歷,都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王爺呢?” 見她終於吐出這一聲,蘭燕和孟浩明一起臉上露出瞭如釋負重的表情。

“大少奶奶,按照公孫先生的計劃,王爺其實是一路朝東走的。”孟浩明到了這裏纔對李敏吐實了,儼然是之前受到了主子的嚴令指示。

李敏回想起來,倒也不難理解,自己老公一直對她隱瞞自己的行蹤,並不是不信任她,僅僅是因爲,他不想讓她擔心。因爲他往東,走的正是那一條最危險的路,最危機重重的路,只有這樣,可以把危險引到他自己身上來,給她和其他人制造逃跑的機會。所以,爲什麼,至今,只有三爺和郭子達的兵追到她這裏來,其餘駐守東線的軍隊,除了狼山那一批以外別無其它。

東線的部隊,急於捕捉護國公神出鬼沒的身影都來不及顧及其它了。皇帝說是最想抓她,可是也不可能完全不管她老公,她老公手裏握着重兵呢,只要東線的軍隊一個疏忽,她老公完全可以揮兵南下了,先拿下一兩個小鎮完全沒有問題。東線,比起西線更重要,畢竟東線是直通皇帝的心臟——京師。

“王爺到了北燕嗎?”李敏問。

這樣說,他應該知道她到哪裏了。

“西邊的戰線出了一些問題。臣也是到了這邊與許大俠他們接觸以後,才從許大俠口裏知道,東胡人趁小魏將軍負傷的時候,進攻了西線我們駐兵的兵營。”

聽到這樣的情況,肯定是要把老婆的安危放到其次了。畢竟老婆是一條性命,兵營關係的不止是一個兵團的上千條性命,還有兵營後面要守護的多少百姓。不能相同並論的。不說他,要是她,一樣肯定是先奔軍營去了。

孟浩明與她如實說了這些消息以後,小心地打量她臉上的神色。與她相處有一段日子裏,知道她是個不同尋常的女子,但是,如今看她臉上不僅沒有絲毫埋怨丈夫的地方,而且,雍容大氣,面露驕傲,完全是帝后的氣勢。

陡峭的懸崖上,綠幽幽的眼珠子從高處猶如王者俯視下面人類的一舉一動。一頭母狼貼近到狼王的耳邊,像是說話的樣子。

白毫不動聲色的眼珠隨之轉移到對面,可以在夜裏辨認出一雙與自己相似的金瞳,不過那是一條狗。它冷哼一聲,緊接帶着狼羣掉頭隱沒進黑暗裏。

爲此,對面的金毛氣得狗鼻子都要冒煙了:可惡的貪得無厭的狼種,竟然趁它不在的時候,想趁亂打劫,搶它主子。

“金毛。”

聽見蘭燕的聲音,金毛氣哼哼地轉頭,一塊沒進黑暗中。搖着大掃把似的尾巴,走到蘭燕前。蘭燕蹲下身,像對主子一樣對它,問:“知道流月在哪裏了嗎?”

女主子心疼她那匹愛馬。金毛點了點狗腦袋:知道。

它剛纔早觀察好了。當然,那可惡的狼王,爲了爭搶它女主子的喜歡,竟然也想伺機把流月救出來。

蘭燕隱藏在黑夜裏,俯瞰底下靠近黑風谷邊上駐紮的軍營,仔細觀察。

流月被十幾個士兵緊密看守。看來,三爺很清楚,丟了人犯以後,只剩下這個流月,可以成爲自己手中的籌碼了。

十爺費盡心力,才找到了一匹老馬,一路顛簸着帶着自己僅剩無幾的幾個人追趕過來。一來到軍營裏,開始對所有人發脾氣,倒是不敢當着朱璃的面發。

朱璃底下的部隊在與之前黑風谷的對戰中損失慘重,如今清點剩餘的人員後發現,至少損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不是死了傷了,就是趁亂逃跑掉了不少逃兵。其中,包括他的未婚妻尚書府三小姐李瑩。他派出去的人怎麼都找不到李瑩和李瑩身邊的丫鬟綠柳。

還有一個人,讓他感到微微內心裏吃了一驚的。

馬維低聲道:“廖姑姑不在了。奴才特意囑咐人回頭去找,沒有找到人。”

李瑩他知道,說什麼都不可能說叛變他,因爲李瑩對李敏本身是恨之入骨。可是,這個廖姑姑是怎麼一回事。

“廖姑姑是靜妃娘娘爲了照顧三爺未來娶妻生子后王爺府裏日益忙碌的家計,才把自己得力的人,給弄出宮來送給三爺。”馬維詳細說起廖姑姑的來歷,一樣更覺得不可思議,按理,廖姑姑是靜妃信得過的人,又怎麼可能背叛他們,“說不定是埋在雪裏面了,或是踩空腳,摔落了懸崖裏。”

“如此厚的雪,那裏地勢也不是說懸崖峭壁有幾千尺高的地方。”朱璃對那片林子的初步概貌,只要走過一次,大致都心裏有數,那塊地方總體地勢上偏爲平坦,不太可能太高也不太可能有太低的地方,即落差不大。哪怕踩空腳摔下去,有厚厚的雪,摔死不了人。說是人被雪埋了,凍死的話,大致需要一天以上時間。

這樣即是說,他們的人回頭在那塊地方找不到人找不到屍體,只能說明一件事,這個人是跑了。

李瑩和綠柳如果沒有死,有可能是被人擄走了。畢竟李瑩的身份在那裏掛着。可是,廖姑姑一個奴才,誰會想到擄走一個老奴才,要擄走一個奴才,一般是找個年輕漂亮的還差不多。

廖姑姑,只可能是自己跑了。

馬維聽到主子分析到這裏,知道主子說的都對,心裏突然一動,說:“莫非宮裏有人設的局?”

如果是這樣的話,可以理解了,他的陣營裏出了內奸,給黑風谷的人通風報信了,這樣一來,黑風谷的人在他之前先抓到了李敏,很容易變成理所當然的事了。

“宮裏人誰幹的?!”馬維狠狠地一拳頭砸在掌心裏。

朱璃曼聲說:“老八據說被鎖在自家王爺府裏了,老八不動,老九、十一都不可能動。太子不可能動本王的人。只剩下一個——”

“大皇子!”馬維驚喊。

“他剛回京師,什麼都缺,而且,一般人對於他,也並不信任。主要是認爲,看皇上到至今的態度,皇上八成是不會廢掉現今太子的了。大皇子心裏自然是悽然不少,兄弟們不依靠他,大臣們不恭維他,沒有人脈,沒有物力,只掛個虛名,其實離死也差不多了。”

“三爺——”馬維聽着這話心裏都打抖。皇上既然都知道讓大皇子回來會有這樣的結果,爲什麼還讓大皇子回來。或許是萬曆爺沒有料到是這樣的結果。

“不,皇上知道。可皇上要打掉太子那些不中用的人,只能是把大皇子弄回來,讓東宮警醒。不管怎樣,皇上心中清明,爲了朝廷和百姓以及太子都是用心良苦。”朱璃說到這兒,對萬曆爺口裏不禁流露出幾許複雜的情緒。

萬曆爺不管怎說,心計再歹毒也好,但是隻有萬曆爺,可以自己的兒子大臣,全部都玩弄在手掌之中,稱得上九五之尊的稱號。

可是這樣一來,大皇子不就真的變成走投無路了?

馬維心裏一顫,如果他是大皇子會怎麼樣?皇位爭不了,沒人沒銀子,沒人倒沒有,沒銀子,怕是連後半輩子的生活都難以想象了。倘若太子登基,把他隨便打發了的話。他總得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大皇子身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賣的了。因爲萬曆爺都沒有給他任何權力,沒有權,哪裏來的貪腐。大皇子就此把主意打到了救命恩人身上。真是——

馬維豎起耳朵一聽,聽着十爺在帳外罵個不休,一股怒火從胸口裏躥起。萬曆爺不待見這個兒子是有道理,瞧瞧十爺這副德行,比起大皇子,有什麼區別。

朱璃卻是坐着,有些話涌在胸口,沒有能說出來。說到底,自己的兄弟一個個變成這個模樣,包括自己那自小知書達禮只知道唸書的二哥,如今一樣變成一個富有心計的人,何不嘗都是自己父皇一手逼出來的。

萬曆爺口口聲聲叫他們兄弟友恭,實際上做的全都是截然相反的事情。朱璃嘴角掛起了冷若冰霜的寒笑。

要不是他夾在太子和皇上之間還有一點用處,否則,皇上一樣把他當成大皇子那樣處置了。老八也是個能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可以給太子一點威脅被皇上給利用,一直也就費盡心力讓自己扮演這樣一個角色,來保住自己的命。

如果說整件事讓他對萬曆爺最感到吃驚的地方,莫過於,萬曆爺對李敏的那股執着。

萬曆爺非要把李敏抓回來,是爲什麼?只因爲護國公潛逃嗎?

知道問她本人是絕對沒有答案的,朱璃慢慢皺了皺眉頭,回想着。

馬維這時再報了個進了黑風谷以後打探出來的消息:“據說,不止我們以及東胡人,要買隸王妃。”

“不止?”朱璃眉頭一挑。

“是,不止。”馬維肯定,接着說,“還有,隸王妃給谷主治腿傷了。只怕如今,谷主對隸王妃不能說不了。”

朱璃聽到後面那句話是猛然站起,把後面進來帳篷裏的郭子達都嚇了一跳。

“三爺?”郭子達以爲朱璃是因爲十爺的罵聲生氣了,說,“三爺如果覺得外面吵鬧——”

朱璃一擺手,負手在帳篷內走了兩步:“此事非同小可。她不是一個沒有任何考慮就隨便做事的人。”

“三爺的意思是?”郭子達一頭霧水地問。

馬維小聲給郭子達解釋一番。郭子達聽完以後一樣面露驚奇:“隸王妃爲什麼給抓自己的人治傷?”

照他看,這簡直是以德報怨。李敏不像是這種聖母瑪利亞似的人。

朱璃一個頓腳,忽的擡起頭:“只怕——”

這話沒有完,軍營裏忽然發出一陣騷亂。十爺像被什麼咬了一樣發出驚天的尖叫:“狼!狼——”

幾頭狼突然闖入了軍營,撞翻火把。是那些一路從草原跟蹤他們的那羣狼。

奇怪了,不是在他們遭遇黑風谷的人時都不見蹤影了嗎?結果不是,這些狼,是一路都默默跟蹤在他們後面,直到找到機會再下手。

朱璃一步開外,直奔到帳篷門口,一隻手掀開帳篷,直望向那關押流月的地方。馬維一見他眼神,都知道他擔心什麼。一路狂奔出去,果然見着狼王帶着精幹部下,趁軍營裏一片混亂的時候,已經在咬斷捆綁住流月的麻繩。

馬維抽出刀,剛要一刀撲向中間綠瞳的狼王。所謂擒賊先擒王,只要先殺了這頭狼王。兩側那十幾頭負責保護狼王的野狼,蜂擁而至,在馬維未撲到狼王面前時,先是撲倒了馬維。

見到如此意外的朱璃都一驚,欲出手時,郭子達帶着副將先擦過他身邊,喊:“三爺留在這!待末將來!”

一瞬間,狼人大戰在軍營裏上演。

朱璃親眼到了目睹草原野狼的兇狠,或許人還有貪生怕死的念頭,對於野狼來說卻毫無這種顧慮,似乎爲了狼王而死,是它們最心甘情願一輩子最願意做的事。面對如此奮不顧身最不怕死的隊伍,他的人,只能是節節敗退。

馬維和郭子達,被十幾頭狼圍困在了中間,而且,增援的狼一頭接着一頭。白毫站在衆狼保護的中間,以傲睨的目光看着這些人類,偶爾懶懶地露了露利牙。

朱璃腦子裏只盤旋過一個念頭:她是怎麼辦到的?怎麼讓這樣高傲並且強大的狼王屈服的?

不管如何,這貌似只有她能做到的事!

“撤!撤——”

突然間,指揮官一聲高聲令下。

所有人一驚。馬維正要回頭對主子說怎麼會,身邊郭子達突然拉住他,搖頭。

朱璃的決定是對的。軍營裏因爲狼羣的突襲已經是狼狽不堪,倘若這時候,黑風谷或是東胡人趁亂對他們進行攻擊,這個軍營裏有兩個皇子在,皇子都變成人質的話,更不可想象。如果狼只是想要那匹馬,讓它們要去吧。反正,馬兒的女主子也不可能親自回來拿馬。

狼王親自用利牙咬斷了捆綁在流月身上的最後一條麻繩。本來躺在地上的流月翻身而起,在狼羣的護送下矯健如飛,很快消失在夜幕裏。

此刻,離凌晨,尚有不足一個時辰的時間了。

黑風谷的白天,總是來的比較緩慢。陽光要射入這個充滿黑暗的谷裏並不容易。

龍勝保呼呼地喘着大氣,昨天服過李大夫的藥,有些好轉的身子,一旦沒有服用李大夫的藥了,這個心裏不踏實了,連帶身子也一塊變壞了。

喘氣而不能臥躺,他的一羣大小老婆全是一羣兔子一樣驚惶的表情,驚疑不定的守在旁邊。

韓氏偶爾拿帕子擦拭自己被打腫的臉,像是擦淚的樣子。

“二當家呢?”龍勝保喊。

龍勝天應聲而入,站在龍勝保面前,滿面憂愁:“大哥——”接下來,完全不知道說什麼話好。

“你去告訴隸王妃,她要多少銀子都可以,我這裏的銀子全部都可以給她。但是,但是,她要回北燕的話——”龍勝保妥協了,多少銀子,都沒有他自己這條命重要。而且,沒了銀子,以後可以再搶。只是,把她交還給護國公的話,谷裏兄弟肯定沒有一個能服氣的。

龍勝天看着自己的雙手被龍勝保的手死死抓住,眸子裏忽然閃過一絲冷光,心底裏只差露出一聲等待了良久的大笑:我可總算等到今時今日了,不愧我等了這麼多天。

嘴角一勾,龍勝天弓着腰,謙卑地說:“大哥你放心,小弟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一定會讓隸王妃答應的。”

“好。”龍勝保像是放心了,放開他的手。

龍勝天拍拍大哥的手之後,拂袖走出了房間。到了走廊裏,見四處沒人,望到後面韓氏跟出來,叮囑道:“好好看着谷主。”

“放心吧,二當家。”韓氏嬌滴滴地點頭,眸子裏一樣劃過一抹讓人不易察覺的冷光。

與此同時,姜氏房裏的大丫頭目睹到這一幕以後,急速跑回到姜氏房裏一五一十地報道。姜氏驀然一拍桌子,怒道:“好你個賤人!果然是揹着谷主和二當家好上了。”

“夫人,要怎麼辦?”

“找四當家過來。谷主除了二當家,只有四當家的話能聽得進去。四當家之前和我說過了,說是要提醒二當家的野心。果然是這樣沒有錯!”姜氏一句又一句清晰有力地說着。

很快的,四當家被叫了過來,和姜氏一塊走進了龍勝保的房間裏。

姜氏先走到了龍勝保牀前,低聲稟道:“谷主,四當家有話要報告給谷主。”

龍勝保擡起沉重的眼皮,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站在不遠處的四當家。

姜氏見他不表態,焦急了起來:“谷主,妾身跟了你這麼多年,出生入死的,妾身可以發毒誓,天下哪有比妾身對谷主更好的人了!”

龍勝保的眼睛裏頓時閃過了一絲光。

姜氏這話是沒錯,姜氏如果想背叛他,不會到今時今日都留在他身邊。當年,他負傷差點被大明的軍隊俘獲的時候,還是姜氏揹着他逃到了黑風谷。正因爲如此,他怎麼寵韓氏等人,都不會把姜氏從大房的位置拉下來。他欠姜氏的這份恩情一直在。

龍勝保點了點頭。

姜氏立馬把其他人全遣了出去,讓自己的人守在門口。隨之,和四當家一塊,把龍勝保扶了起來坐着。

“你們有什麼話要說的?”龍勝保問,臉色口氣都很是乏力,可見精神身子都很不好。

見到他這副樣子,像是大病不起,病入膏肓,姜氏忽然間淚如泉涌,捏着帕子擦拭眼角,邊哭邊說:“谷主,都是那個賤人,那個賤人——”

“你說什麼?”

“妾身是說,那個賤人從一開始謀劃害死谷主,只可惜妾身沒有能及時看出來。”

“你,你說誰想謀害我?”龍勝保感覺不可置信。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