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雅紫撇嘴說:“沒用的,外面已經在做轉移工作了,等軍方的人到,我們這些人早就撤離了。”

“那就關上大門,讓這些人逃不掉。”江東城說。

“勸你還是不要這樣做,雖然這是你們軍方的基地沒錯,但我們組織也在這裏經營了快十年,你如果關上大門,不讓他們離開,即便是你們軍方到了,想殺光他們,死的人絕對是我們外面這些人的三倍以上。”

趙雅紫自覺的坐到牆角。

江東城聽了這話後,捏緊拳頭,長嘆了一口氣說:“哎,還是讓他們逃走算了。”

我心裏只期待,希望外面的曲教授和曲懷柔不要被這些逃出去的人抓到,不過我進來的時候留了貓大財在,應該不會出什麼事纔對。

趙雅紫突然對我問:“羅方他現在什麼樣了?”

“你不知道?”我問。

“他在被抓緊龍隱寺之前的事情,我打探到不少,但怎麼被關進龍隱寺,後來龍隱寺又死傷無數,他逃走,我卻知道的不是很詳細,甚至他現在在哪,我也不知道。”趙雅紫說。

我看她一臉關心的模樣,看樣子對羅方的感情還在。

我說:“羅方知道你被一個邪教的人帶走後,爲了能找到你,又或者找到你之後能有力量帶你離開,所以吞了魔丹。”

“後來因爲那顆魔丹,被龍隱寺帶走封印起來,接着羅方徹底入魔,屠殺完龍隱寺的僧人後,逃入魔界,此時在魔界拉桿子起義,和萬魔之王對着幹呢。”我道。

趙雅紫臉色緊張的說:“不行,他太危險了。”

我其實並不知道爲什麼羅方會跑到魔界去幹這種事情,不過此時,自然說他是爲了趙雅紫才幹出這樣的事。

“你跟我回去吧,到時候我會通知羅方,讓他來見你。”我道。

趙雅紫聽後,臉色淡了下來:“我不可能跟你走的。”

“爲什麼?”我捏緊拳頭看着趙雅紫,心裏也有些發火,好不容易找到小丫頭了,不願意跟我走? “爲什麼不願意跟我們走?”我衝趙雅紫問道。

趙雅紫思索了一下,對我道:“很多原因。”

此時原本在地上躺着的燕北尋竟然用力的坐起來,衝我笑道:“嘿嘿,不是這小丫頭不願意跟你走,而是她不敢,她真要敢逃走的話,不僅僅是害了她,還是害了羅方。”

“什麼意思?”我扭頭看着燕北尋。

“他說的沒錯。”趙雅紫看着我道:“如果我膽敢和羅方離開,不光我會死,羅方也會被我害死。”

“羅方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他在魔界有很勢力,手下還有很多魔頭。”我勸說。

“你太小看我們組織了,除非羅方變成萬魔之王那樣,不然我們組織想要他的命,很簡單的。”趙雅紫看着我說:“不要把我們組織看得太簡單了,我們組織不是缺月那種小打小鬧能比的。”

燕北尋見趙雅紫這樣,問:“那個老妖怪還沒死?”

趙雅紫微微點頭。

我問:“什麼老妖怪?”

“他們組織的老大,一個活了快兩百歲的傢伙。”燕北尋說着,從兜裏掏出一包煙:“這丫頭沒騙你,如果羅方敢帶着她離開的話,死的肯定是羅方。”

什麼行陰人的組織這麼厲害?

我嘆了一口氣,目前看來,想要帶趙雅紫離開是不太現實的事了。

“外面那個張保歡什麼來頭?”我問。

“師父收了五個弟子,張保歡排第四,我是師父第五個弟子。”趙雅紫道。

我問:“對了,你們這裏是不是抓過一個姓楊的教授?他還活着嗎?”

趙雅紫奇怪的看着我:“抓人?”

“前幾天,你們這裏沒有來過十二個探險隊?”我問。

趙雅紫眉頭皺起來:“沒有,我們組織的人,一直在這基地裏面做研究。”

“羅布泊失蹤的人難道不是你們抓的?”燕北尋臉色也一變。

“沒有。” 萌妻歸來:惡魔老公,求輕寵 趙雅紫微微搖頭問:“怎麼了?”

壞了!

剛說完,突然,我感覺腳下微微震動了一下。

“出事了!”江東城大喊起來。

我站起來問:“怎麼?”

“你們過來看?” 涼涼幾多愁 江東城喊道。

我們跑到顯示器上,即便是臉色慘白的燕北尋也走上來。

凰舞天下之盜墓皇后 此時一個走廊中,趙雅紫他們組織的人抱頭慘叫了起來,隨後,活生生的一個人,竟然漸漸化爲了霧氣。

變成霧氣後,這些霧氣鑽進了地下。

活生生的人,一分鐘不到,竟然完完全全的失蹤了。

咚咚咚!

此時,我們腳下傳來巨大的心跳響動聲。

“這基地下面還有什麼東西。”我道。

“不可能。”江東城說:“這個基地下面一層並沒有什麼房間。”

“應該是這下面還有一個邪魔,看着陣勢,這邪魔可不簡單。”燕北尋皺眉思索說:“不管怎麼樣,先離開這軍事基地。”

“但是外面那些行陰人還在。”江東城道。

趙雅紫臉色嚴肅的說:“開門,有我在,他們不會傷害你們的。”

繼續待在這地方,指不定會遇到什麼危險。

江東城也不在猶豫,操控了幾個按鍵後,打開了鐵門,隨後,江東城背上燕北尋,我們拿上‘傢伙’,往外面跑了出去。

跑出去的時候,外面的那些行陰人此時還一臉疑惑,看樣子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許以爲是地震。

剛纔那個行陰人死掉的時候,周圍並沒有其他人看到。

張保歡看我們出來,急忙道:“阿紫,你沒危險吧。”

“趕緊離開這個基地,快!”趙雅紫喊道。

“什麼?”張保歡楞了一下。

“所有資料都別帶了,不然會死的。”趙雅紫和我們一樣,並沒有停留,拼命的往基地的大門跑去。

或許是帶着對趙雅紫的信任,張保歡也拔腿跟了上來,說實話,我挺不想這傢伙跟上來的。

而張保歡跑的時候還回頭喊道:“別亂,帶上重要的資料離開。”

說完,跟着我們一起往外跑。

跑到一半的時候,地震又開始了,而我們腳下,也不再是心臟跳動的聲音,反而是傳來野獸般的低吼。

聲音極大,估計整個基地都能聽到。

震動不斷加劇,這個基地的牆面上,也傳出裂痕。

“跑快一點,這地方快踏了。”燕北尋衝江東城喊道。

我白了他一眼,這傢伙是江東城揹着跑的,此時竟然還大喊呢。

江東城顯然異常吃力,開口說:“燕教官你放心,這個基地的質量很好的,即便遇到大地震,也不會完全坍塌。”

剛說完,我們後面傳來一聲巨響,我們剛路過的那條通道,竟然完全塌方了。

“糟糕。”張保歡一看,罵道:“這條通道是距離出口最快的路,這條路塌了,要多繞五分鐘才能跑出來。”

“都什麼時候了,還關心別人的命?”趙雅紫淡淡的說。

“他們帶着的那些資料啊!”張保歡說:“這些資料可是好多年留下來的,這下全白費了。”

感情這傢伙還不是關心那羣行陰人的性命,而是關心那些資料。

震動越來越巨大,不過好在我們終於是跑了出來。

跑出這個巨石後,我們趕忙往綠洲外面跑去。

此時外面已經是黃昏。

我們跑出來後,就看到曲教授,曲懷柔還有黃華,貓大財在綠洲外面,緊張的看着裏面,在我們跑出來後,曲教授才高興的說:“你們終於出來了,這附近好像地震了。”

隨後曲教授問:“找到老楊了嗎?額,這兩位又是誰?”

“來不及細說了。”我道:“我們趕緊離開這裏。”

此時貓大財也跳了過來,我抱住它後,貓大財對我說:“趕緊走,這裏有一個很厲害的傢伙。”

“多厲害?你對付得了嗎?”我小聲的問。

貓大財微微搖頭:“應該是沉睡在這裏的妖怪,不知道怎麼,突然醒了過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們腳下的震動更加劇烈了起來。

“離開這個綠洲。”我喊道,隨後我們一行人,立馬往遠處瘋狂的跑了起來。 我們跑了大概五分鐘後,我們背後傳來一聲巨響,回頭一看,我們後面的那一大片沙漠,竟然整體往下面陷了一米。

一大片範圍內鬥下陷了一米。

我們剛好處在這個邊緣。

“看樣子這個軍事基地,跟你們組織的行陰人,全消失了。”燕北尋呵呵笑道。

趙雅紫並沒有露出什麼神色,只有張保歡,一臉惋惜的說:“哎,那些資料。”

突然,夕陽下的沙漠中,一個東西,從遙遠的地方出現。

那玩意距離我們大概有一里,不過隱約也能看到,好像是一條大蜈蚣。

我趕忙從江東城那裏拿過一個望遠鏡,看了過去。

此時,一里遠的地方,一頭大蜈蚣正從土裏緩緩的爬出來。

這頭蜈蚣渾身漆黑,後背上,密密麻麻的寫滿了符咒,這頭武功長二十米,巨大無比,估計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子就能吃掉一個人。

此時他趴在沙地上,從它下面,正緩緩的冒起‘霧氣’,它貪婪的張開嘴,吸食這些霧氣。

我臉色大變,這些‘霧氣’的來歷,我還能不清楚嗎?

曲教授也拿着望遠鏡在看呢,突然說:“這難道是吉屋?”

“吉屋?”我扭頭看着曲教授。

而其他人,也各自尋找望遠鏡之類的東西,看起遠處的那頭大蜈蚣。

“吉屋是吐火羅語,也就是古樓蘭語,在吐火羅語中,吉屋是神明的意思,我在很多古籍中查到,樓蘭古國曾經信奉過叫一個吉屋,雖然沒有寫過那個吉屋是什麼,但隻言片語中,類似蛇之類的生物,沒想到竟然是這麼龐大的一個蜈蚣。”

曲教授驚歎的說。

“豈止是大啊。”燕北尋說:“趕緊離開吧,等那個大蜈蚣回過神,估計就該是要我們命的時候了。”

我吧唧吧唧了嘴巴,乖乖的,沒想到竟然是樓蘭古國古時候信奉的神明。

“走吧。”張保歡說完轉身便要離開,突然,那頭大蜈蚣嘶吼一聲,竟然朝着我們跑了過來。

“糟糕,被發現了。”曲教授臉色一變。

“最好還是跟這東西拼命。”燕北尋看了一眼想要離開的張保歡道:“兩條腿的跑不過四條腿的,更別說這隻蜈蚣這麼條腿了,留下來佈下法陣還能拼一拼,跑的話,還真跑不了。”

我微微點頭,燕北尋說的沒錯,在這大沙漠裏,我們能跑過那頭蜈蚣嗎?

張保歡深吸了一口氣,衝趙雅紫說:“阿紫,你放心,我有三清御獸笛,我不會讓那頭蜈蚣傷到你的。”

趙雅紫笑了一下,沒說話。

燕北尋看了看周圍的人,道:“曲教授,你跟曲懷柔先離開這裏,到那邊的沙坡上去,這種戰鬥,你們二人是幫不上忙的,黃華,江東城,你們兩個的任務,就是保護曲教授跟他女兒。”

“是!”江東城跟黃華點頭。

這兩個人並不是那種逞能的人。

隨後,黃華跟江東城帶着曲教授和曲懷柔離開。

“真是拼老命了,我想賺點錢,娶媳婦就這麼難麼。”燕北尋苦笑了一下,隨後,從他包裏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卷軸。

這正是當初燕北尋用來封印餓修羅使用過的東西。

“封魔卷軸只能使用最後一次,這可是保命的東西,這下子老婆本都賠進來咯。”燕北尋唉聲嘆氣起來。

我眼睛一亮,當初兇狠無比的餓修羅,可是輕易就被這個卷軸封印住了。

燕北尋看到我的神色,說:“你小子最好也別抱太大的期望,剛纔那蜈蚣,這東西可不一定能對付得了。”

“瞄。”貓大財此時叫了一聲,我低頭一看,對了還有貓大財。

雖然那隻大蜈蚣看起來的確威風無比沒錯,但我們這邊也不弱啊,有貓大財在,加上我,燕北尋,還有張保歡手裏的三清御獸笛,並非不能跟那頭大蜈蚣一拼。

趙雅紫突然說:“不好,那頭大蜈蚣不見了。”

一聽這話,我急忙往那頭大蜈蚣的方向看去,最初,那大蜈蚣在距離我們極遠的地方,我們也能看到它,可此時,卻無影無蹤。

不見了?

“在腳下!趕緊跑!”

突然貓大財喊道。

我一聽,毫不猶豫,拔腿就隨便找了個方向狂奔起來。

燕北尋跟在我身邊跑了過來,趙雅紫和張保歡則往我們相反的方向跑去。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