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他們很多人剛才在車載交通廣播里聽到,像蜘蛛的大怪物襲擊了有軌電車。但只聽播音員播報和親臨現場見識一下,還是有區別的。

就在這時,陸凡扶了扶墨鏡,嘴裡淡淡地說了一個字:

「砸!」

霹靂火號的紅色披風,迎著東海市的夜風獵獵作響,它雙眼的信號燈閃爍了兩下,然後掄起胳膊,把手中的小轎車朝地面上砸去。

哐當!

一聲巨響撕破夜晚的寧靜,車子被重重地砸到地上,駕駛室的玻璃瞬間崩碎,無數玻璃渣散落,車頂框架也被砸得輕微癟了下去。

在把車砸到地面幾秒鐘之後,霹靂火號的雙臂一發力,抓起車屁股,將車又舉了起來。

公路地面上,因為猛烈的撞擊,已經出現了輕微凹陷的小坑。

它將車高高舉過頭頂,然後胳膊上的關節發力,再次重重地把車砸向地面——

哐當一聲!

這次是比上次還要刺耳的巨響,車的頂篷框架因為承受不住如此猛烈的撞擊,徹底被砸斷,這輛車瞬間就變成了真正的「敞篷」車。

車身不少部位已經徹底變形,方向盤和各種按鈕零件從駕駛室里摔了出來,灑了一地。

霹靂火號的雙臂一發力,抓起車屁股,再次把車舉了起來。

這次它抓著那輛已經變形的車,做了一個壘球投球手的動作,再次將車使勁甩向地面。

哐當一聲!

兩邊的車門直接飛了,整個車身的骨架彎成了「U」形,上面印著的各種搖滾圖案和精心點綴的骷髏裝飾,也面目全非。

此時車身已經徹底扭曲,各種內部管線都暴露出來,不停地閃爍著電火花。

但是霹靂火號並沒有停手——

哐當!

哐當!

哐當!

……

它一次又一次地把車抬起來,然後一次又一次地砸了下去。

路人的腦袋也跟著它的胳膊移動軌跡,時上時下,有節奏地轉動著。

這輛車前不久還被倆殺馬特青年當做寶貝的車,此時已經被毀滅到,完全看不出來「車」的樣子了。

那倆青年就這麼跌坐在馬路牙子上,看著這一切,他們的肩膀輕微顫抖著,緊緊捂著嘴,上下牙不停地打著架。眼見著自己的寶貝變成了廢鐵,二人卻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與此同時,這倆貨的褲子,也都不約而同地濕潤了一大片…… 霹靂火號砸了好一會兒,才徹底停手,而那輛車已經變成了大鐵球的形狀。

陸凡看了眼周圍的人群,對他們的反應很滿意。

他之前說的「自己的車脾氣不好」之類的話,根本就是唬人的,這輛車並沒有安裝什麼人工智慧,又何來脾氣一說呢?

他只是用到了車上的一種叫做「目標識別攻擊」的模式而已。

簡單來說,就是通過車鑰匙上的激光來定位目標,對霹靂火號進行指引。

在發出簡單的語音命令之後,霹靂火號就會從預設的動作庫中來執行命令。

除了「歌姬」之外,優子並沒有搞出其他有私人感情的人工智慧,畢竟這玩意兒真這麼好弄的話,也不會讓歌姬公司的科學家們廢寢忘食鼓搗那麼多年,才鼓搗出來。

不過,在外人看來,這番動作播放還是很有效果的。

比如那倆殺馬特青年,之前還拽得跟二五八萬似的,現在已經眼神迷離,快魔怔了。

此時這倆貨盯著已經濡濕的褲子看了幾眼,心中是叫苦不迭,差點哭出了聲——

乖乖,別人在路上找茬頂多可能會踢到鐵板,他倆這是直接踢到金剛石上了。

他們現在才回過味來,一般家世背景的人,能有這個實力搞出來如此科幻的機甲嗎?

當然不能!這說明陸凡背後的勢力非同尋常,很可能與龍騰國的那幾個超級家族有關。

而且陸凡開給這二位的支票,也側面印證了他們的猜測。普通的高中生,也不可能隨手從懷裡掏出支票本簽支票。

幾十萬塊錢不眨眼就扔出來,跟玩似的,就為了讓自己的車「發發脾氣」,乖乖,這不是大佬的話,能做出這麼裝逼的行為?

二人心中不約而同地產生了一股強烈的情緒:懊悔。

是的,這下子他們真的後悔出門時沒看黃曆了,這是遇到真正的神仙了。

陸凡沉默著走到倆青年跟前,蹲下身子,友好地替對方整理了下凌亂的衣領。

他的墨鏡反射著附近摩天大樓的霓虹燈,整個人的表情顯得更加神秘莫測。

「兩位,需要我再添點錢給你們買條新褲子嗎?」他瞥了一眼這倆貨尿濕的褲子,就要從口袋裡掏錢包。

「不了不了不了……」倆青年頭搖得和撥浪鼓似的。

此時二人的臉上掛著鼻涕,嘴唇哆嗦著,用略帶哭腔的語氣說道:

「小老弟……哦不,大哥,你能喜歡我們的車,還肯花錢買下來,我們是三生有幸啊,怎敢讓你繼續破費?」

陸凡微微頷首,這倆貨在關鍵時刻還算識趣。看來這人嘛,有的時候並不是不講道理不同情理,就比如這倆青年,雖然外觀弄的花里胡哨,但是做人的規矩這不還是門兒清的么。

只不過有時候啊,身上一旦具備了某些裝逼的資本——比如一輛幾十萬塊錢的車——就開始飄了。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治一治,就能打回原形。

他幫對方整理完衣領,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以後不要在這條路上干碰瓷的勾當了,有那個時間做點啥不好,是不是?」

「那是那是,大哥你教訓的是,以後我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倆青年因為驚懼交加,噗嗤一聲哭了出來。

臉上的視覺系煙熏妝,瞬間就被搞成了大花臉,看起來相當滑稽。

當然,如今這種場面,周圍的人都噤若寒蟬,沒有任何人敢笑出聲來。

陸凡站起身,拿出車鑰匙摁了一下。

霹靂火號全身再次傳來機械骨骼的傳動聲,手臂和外表鎧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形、收縮,不到幾秒鐘的功夫,又變回了跑車的形態。

他回頭瞥了眼這倆青年,就坐回了跑車,車門隨後滑動關閉。

跑車前臉上那對霸氣的車燈再次點亮,隨後響起了震耳的引擎轟鳴聲,車子開始慢慢向前移動。

眼見著陸凡要開車離開,前面那些堵在路上看熱鬧的司機,都自覺地打了方向盤,給陸凡的車讓出一條路。

於是,在這個無比擁堵的高速路段,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沒有任何人指揮,所有的車彷彿自帶導航一般,自覺地倒車、借位、退讓,為陸凡的車騰出一個剛好夠他經過的空隙。

那畫面,就好像是一條水中游魚,在水草之間暢通無阻地穿梭著。

見此情景,陸凡鬆了口氣——看來他的目的達到了。

本來對付這倆小嘍啰,他直接揍一頓就完事了。他可是在各種群龍集團幹員的激光射線攻擊下一路打過來的人物,會怕對方手裡的那根小狼牙棒?

但他進一步考慮到,要讓前面這漫長的堵車長龍為自己挪出空間,光靠街頭鬥毆是不行的。

這條96號路之所以在東海市臭名昭著,就是因為最近幾年滋生了不少攔車碰瓷的「路霸」。就算搞定了這倆貨,指不定往前開一會兒還會遇到類似的事,那救人肯定就耽誤了。

必須要搞點大場面,給那些司機點「自然震懾」才行。

所以想來想去,他想到了砸車這招。

雖然花去了公司四十多萬,不過和軌道電車上的那些人的生命相比,這點錢也就微不足道了。

車子繼續向前暢通無阻地行駛了一陣,總算是來到了高速路段的出口。

陸凡看了眼車載導航地圖,發現前方出口的那條路,正好和那輛被劫持的軌道電車行進路線合。

超級淘寶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陸凡摁了一下駕駛面板上的車載免提鍵,車廂的揚聲器里響起了優子的聲音:「怎麼樣,這車用著還不錯吧?」

「嗯,非常好,砸東西的動作很流暢。」

「嗯?什麼……摔東西?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哦,忘了我的話吧,我隨便說著玩的,怎麼了,有事?」陸凡輕笑。

優子雖然心裡犯嘀咕,但很快語氣嚴肅道:「我黑進了軌道交通公司的電腦系統,發現那輛軌道電車即將在五分鐘之後,到達你所在的方位,到時候你有1分鐘的時間想辦法上去。」

「啥?一分鐘?」陸凡愣住了。

「對啊,就這實際上還是我按照最樂觀的情況估計的。這輛車現在已經完全失控了,鐵龍科技的那個人劫持了電車駕駛室之後,把車速飆到了理論最大值。」

陸凡吞了吞口水,乖乖,這聽起來感覺不是那麼容易的任務。剛才逗逗小嘍啰,只是開胃菜而已,接下來還有場硬仗,畢竟對方是真正的職業特種幹員。

更何況,從電視新聞的畫面來看,對方駕駛的那個鋼鐵蜘蛛,在拉風程度上,和自己的機甲武士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優子再次開口,打斷了陸凡的思考:

「當然,你要克服的不止這一個困難,在你前方就是特搜課拉起來的封鎖線,你需要在對方沒有察覺的情況下,穿過封鎖線。」

陸凡聽了之後,心又是沉了下去。

穿過職業特戰隊員設置的封鎖線,這是什麼地獄模式的歷練啊?

他正盤算著,自己要不要偽裝成送外賣的小哥矇混過關,優子又問了一句:「嘛,這個先不提,就算你有辦法穿過封鎖線,你打算怎麼對付那個大蜘蛛?」

「怎麼對付?」陸凡摸了摸後腦勺,「直接上啊,和那隻蜘蛛正面對拳頭,還能怎麼對付。」

陸凡並沒有開玩笑,他尋思著,靠言靈系統的科技樹加成和行動線,應該能勉強靠自己的肉體和那個鋼鐵怪物來個硬碰硬。

當然,勝算有多少,他就說不清楚了,畢竟長這麼大他從來沒和大蜘蛛摔過跤。

而且進入第三里程碑之後,需要花言靈值的地方實在是太多了,他已經很久沒有更新系統科技樹了。

「……」優子無語,似乎對陸凡的耿直很是震驚。

「你低頭看下方向盤上的液晶顯示面板,上面是不是有個【Robotoperatemode】的圖標?」

陸凡低頭,很快找到了那個圖標。

「你摁下試試。」優子吩咐道。

陸凡也沒多想,手指很快戳了那圖標一下。

他剛做完這個動作,忽然,整個駕駛室的內部響起了喀拉喀拉喀拉的機械結構運轉聲和電動馬達聲。

隨後,陸凡發現自己面前的駕駛面板發生了變化,顯示器上原本的車輛俯視圖,變成了機械戰士的形狀,

而且各種儀錶盤也向後翻轉變形。

隨後,陸凡感到自己的座椅在逐漸升高,與此同時,從座椅四周伸出來一些手套和頭盔之類的玩意兒。

這些機械手套上面自帶鋁合金關節,它們自動嵌套在陸凡的手臂上,隨後那個頭盔一樣的東西扣在陸凡的腦袋上。

原本扁平的汽車駕駛室,變成了豎直的形狀,剛好能容納陸凡一個人坐著,面前的擋風玻璃被巨大的橢圓形屏幕取代。

在屏幕上顯示的是前方的街道景象,不過視野位置卻距離地面好幾米高,屏幕顯示著各種信息,包括地理位置、風向、視野目標等。

而在陸凡的頭盔面罩上,也有個小的透明顯示器。顯示器視野中央,是一個小型的十字星形狀圖標,看起來像準星,周圍還有很多遊離的游標,有點像戰鬥機HUD界面的鎖定圖標。

類似這種圖標,陸凡曾經在很多第一人稱科幻遊戲中見過。

「這啥情況?」他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給搞蒙了。

「霹靂火號已經重新變為了機動人型狀態,正式進入了人工駕駛模式,你來駕駛她吧。」優子微笑道。 「我來駕駛?」

陸凡低下頭看了眼套在手上的機械骨骼手套。雖然這手套看起來有些笨重,但和他的手臂結構卻是完美貼合。

在手套的背部,分佈著各種電線導管,還不停地閃爍著綠色信號燈。

駕駛室原本的腳踏板部位,經過變形后,也多出來一些機械腿鎧,這些腿鎧包住了陸凡的腿,同樣閃爍著連接成功的信號燈。

他試著動了動手,緊接著,在前方的橢圓顯示屏上,他看到霹靂火號的手臂也做了同樣的動作。

他明白過來,原來這外部機甲的動作,和自己的動作是完全一致的么?

為了驗證這個想法,他嘗試著邁出左腳。

在邁開步子的同時,腿鎧發出輕微的機械馬達聲,陸凡再次看了眼屏幕,發現外部的機甲也在同步向前移動。

「真的是這樣!」他不由興奮地叫出了聲。

重生空間之忠犬的誘惑 在中二病的少年時期,他曾幻想過自己能像九十年代的機器人動畫《魔神英雄傳》裡面的戰部渡一樣,駕駛著龍神丸大戰四方。

本來是如夢境般的場面,竟然在這異世界真的實現了,他怎能不興奮!

於是,他在原地用機甲做著各種花式動作好一會兒,直到優子咳嗽了下嗓子,他才回過神來。

「抱歉啊,第一次體驗這種感覺,有點興奮過頭了。」陸凡老臉一紅。

「啊,沒事,可以理解,畢竟中二病比較難以治癒。」

優子不動聲色地接茬道:「總之,看來你已經掌握了這玩意兒的要領,我就不用再費口舌講解了,你抓緊去救人吧,但願這台機體能夠幫到你,祝武運昌隆。」

說罷,她就要關閉無線電頻道。

「等下。」陸凡趕緊叫住對方,「我這隻知道了基本的活動方法,這駕駛艙里的儀錶盤這麼多,還有一堆看起來就很複雜的按鈕,我都不知道怎麼用啊。」

陸凡看著橢圓顯示屏幕上,各種花花綠綠的信息框和參數,感到頭大。

「哦,如果不知道該怎麼辦,隨便多點點那些按鈕嘗試下,總不會錯的。」優子打了個呵欠,然後不等陸凡回答,就啪嗒一聲關閉了對話。

這慵懶的狀態是怎麼回事?這科學家也太不靠譜了吧,總在關鍵時刻掉鏈子……

陸凡無奈地吐槽,旋即又幡然醒悟。

他發覺,最近,優子打瞌睡越發頻繁,好像和她交流了一小會兒之後,就會馬上無精打采。

Views:
6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