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藺時與侯嘉石走出辦公室,林清茶的目光回到已經自動開啟屏保模式的電腦屏幕上,揚了揚唇,手指輕輕點了一下觸摸板,屏幕瞬間切回劇本文檔界面。

帶著不錯的心情,開始又一輪自我折磨般的劇本修改。

……

侯嘉石辦公室。

侯嘉石與藺時面對面坐著。

「小時啊,《惡城》之後,你有什麼打算嗎?」

「暫時沒有下一步影視計劃,打算回話劇舞台再磨鍊一段時間。」

「我以為你答應重新拍完《惡城》,是已經走出來了。」

藺時沉默了一下,搖了搖頭,沒有解釋。

他不是沒有走出來,而是拍《惡城》的時候,發現自己現在的狀態,並沒有達到自己滿意的樣子。

而劇組所有人都太過照顧他的情緒,以及他臉上那道疤,甚至鏡頭都特意避開他的右臉,而更多的選擇了左臉鏡頭。

明明他選擇出來拍這個卧底警察的角色就是想試試,正大光明的將自己臉上的疤痕暴露到所有人眼中,讓自己,也讓其他人,去接受這道疤的存在。

可首先,劇組成員的太過照顧,讓他反而有了些懷疑,自己這毀過容的右臉,到底能不能被大眾接受。

他的狀態,有些受到影響,他儘力去拍好了這部電視劇,但他深刻意識到,他還需要繼續調整自己。

話劇舞台直面觀眾,能獲得最直觀的評價與感受,最為適合現在的他。

侯嘉石並沒有放棄勸說:「我看中兩個不錯的電視劇項目,正在讓公司安排,著手開發,有一個項目是根據一本古代權謀改編的,裡面的男主角很適合你,我把資料發給你,最多還有半年時間,你可以看了內容之後再考慮考慮。」

已經說到這個份上,藺時也沒有繼續拒絕,認真答應了。

「我會先好好看這本。」

「你會需要這個角色的。」侯嘉石挑眉無比肯定道,「除非你甘心從此轉幕後。」

「你甘心嗎?」

「我不甘心。」藺時緩慢但又堅定的說道。

表演是藺時絕對不會放棄的東西,是他一直的堅持,他當然不會放棄,也不甘心放棄。

他也注意到,侯嘉石說的是「需要」,而不是「喜歡」。

他捕捉到到這個重點。

侯嘉石與藺時又一同出了辦公室,在經過林清茶所在的辦公室時,侯嘉石道別,推門進入。

在開門的那一瞬間,藺時從縫隙中,看見了林清茶正用一支筆抵著自己的下巴,抿起嘴唇,看著電腦屏幕,眉心微微皺起,有些糾結的模樣。

又見到她一種不同表情,這樣的她,比平時一直淡定微笑的她更為真實。

很快,門又被合上,他在原地停留了那麼三秒,繼續往公司外走去。

林清茶這邊,終於等來侯嘉石。

「遇到什麼難題了?」侯嘉石見林清茶這糾結的模樣。

林清茶回過神,瞬間恢復淡定的神情:「也不是難題,只是在糾結,男主的對話中有些調侃的部分是否過多,要不要刪掉一些。」

「我需要找人來念一念台詞,畢竟劇本現在還只是紙上看過去的感覺,我要聽聽它被念出來的感覺。」

「喊人念台詞?」侯嘉石想了一下,忽然道,「藺時現成的念台詞的啊!等等,我看他走了沒。」

林清茶:「……」侯製片挺會抓苦力的。

藺時還在電梯口等電梯,眼看電梯就要到了,突然侯嘉石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賴上惡魔闊少 「小時啊,你走到哪兒了?」

「還在等電梯,嘉石哥還有什麼事嗎?」

「你下午還有其他事兒嗎?沒其他事,回來再幫哥一個忙,念一下劇本怎麼樣?晚上請你吃飯。」侯嘉石一溜串兒的把話說完。

藺時想起剛剛林清茶皺眉的模樣,應道:「行。」

電梯剛好到了,但藺時卻沒有上去,而是轉身又往回走。

敲門聲想起,侯嘉石立刻起身將門打開,藺時的身影出現在眼前。

林清茶望過去,透過侯嘉石右肩上方,恰好與藺時的目光對上。

她不自覺的露出一絲笑意。

藺時走進門。

「麻煩你了小時,正在改劇本,缺個讀台詞的,現在沒人比你更合適了。」侯嘉石拍了拍藺時的肩,「晚上你想吃啥,隨便說,哥請。」

「不用客氣了嘉石哥,反正我本來也沒什麼事。」

二人走向林清茶,林清茶站了起來:「讀劇本的話,拿紙質方便一點,我先拿去把現在的劇本版本列印一下。」

侯嘉石道:「行,那我讓藺時趁這時間先看一看你電腦上的劇本?」

「ok。」林清茶比了個手勢,走出房間。

藺時坐到了林清茶剛剛坐的位置上,桌面就是打開的劇本,低頭,是林清茶用來記筆記的本子,上面的筆記有些潦草,字體看上去難掩鋒芒,與她外表顯露的模樣很是不一樣。

「林清茶這個劇本我挺看好的,要不是你早說現在不考慮電影,我都想讓你來試試這個男主角。」侯嘉石在一旁道。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藺時笑了笑,沒有說話。

侯嘉石說對了,不管怎樣,他現在的狀態,連拍電視劇狀態都不夠好,更何況電影。

他現在,絕不會去給人拖後腿。

侯嘉石也只是這麼提了一句,並沒有就這個話題再聊下去。

藺時便認真看起劇本來。

……

林清茶拿著紙稿走進來的時候,見藺時盯著電腦屏幕,滑鼠久久沒有滑動。

這是看完了還是沒看完?她心想著。

這時,侯嘉石對她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林清茶有些莫名,但還是盡量放輕了動作,悄悄走了過去。

看到藺時的目光停留的那一段劇本台詞,林清茶忽然有些明白藺時為什麼停在這一段了。

男主方城,在一堆朋友不靠譜的建議下,使出了各種招數去追庄宜,但最後丟盡面子,徹底看清自己與庄宜的追求壓根兒不一樣。

他就是個備胎。

與此同時,他一直堅持寫的,在根據出版社的意見改過無數回后,依舊不被滿意,他有些頹廢下來。

一天早上,唐蓓來給他送早餐。

這個時候他已經無意中知道了唐蓓一直喜歡他的秘密,忽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只能勉強保持著以前的相處模式。

腹黑寶寶失憶萌媽 唐蓓都懂,但她不說,依舊跟他插科打諢,不留痕迹的開解著他。

直到唐蓓說到一句:「你要麼好好活著,要麼就趕緊去死吧你。」

方城笑了起來,終於不再逃避的看向唐蓓。

……

要麼好好活著,要麼就去死。

「我喜歡你的劇本。」藺時突然出聲道。

旁邊的林清茶這才知道,藺時並非沒有察覺到她的靠近。

「謝謝啊。」 女兒和媽媽的文字賬 林清茶將紙稿放到他面前的桌上,「麻煩了~」

藺時拿起紙稿:「從頭將男主部分讀起,還是你有哪些地方不太確定需要讀?」

「好不容易抓到你讀一次劇本,乾脆就從頭讀起吧。」侯嘉石插嘴拍板道。

「哥你倒是真不客氣~」藺時雖然這麼說著,但卻是一副默認的態度。

侯嘉石聳肩道:「誒,是你說請客就算了啊,這不是我不客氣。」

林清茶低頭偷笑,卻被偏頭看過來的藺時抓包,笑容頓時一收,一本正經的說道:「再加上我請一頓?」

畢竟主要是幫她讀劇本。

侯嘉石挑眉道:「小時這麼客氣,當然不需要……」

「行啊。」

藺時淡淡兩個字一出,把侯嘉石沒說完的話堵了回去。

「你這小子……」

侯嘉石有些意外,藺時了沒那麼容易跟人熟絡,也不會輕易跟女性出去吃飯的,以免被誤會,所以他才會開口,沒想到藺時竟然答應了。

侯嘉石的目光在二人間逡巡了一圈,想起之前自己跟藺時提起林清茶,他提到自己知道林清茶。

今天剛過來的時候,又見藺時和林清茶相談甚歡的樣子。

他倆應該是認識的吧,甚至,關係不錯,所以藺時才會答應。

侯嘉石暗暗下了定論。

……

答應別人的事,藺時向來做的很認真。

雖然藺時不是京都人,但在京都生活多年,京腔的感覺還是很地道的。

那麼穆亦漾 對手戲的部分,男性就讓侯嘉石搭了,女性的林清茶就自己上。

一邊搭,林清茶也拿了一份稿子一支筆,在稿子上不停的寫寫劃劃。

直到讀到之前藺時之前一直盯著的那一段。

林清茶跟他搭的。

「誒,出版社反應怎麼樣?」

「還那樣,要我他么改一大堆。」

「改了嗎?」

「沒他么心情改。」

「你能不能少說點髒話啊,又不是沒讀過書,還有,少抽點煙,不想改就甭改,反正寫的挺好的。」

因為台詞是林清茶自己寫的,她不自覺的帶上了一絲她覺得唐蓓該有的語氣:「你趕緊把書寫完吧,等什麼呀?就光會動嘴巴。」

「你要麼好好活著,要麼就趕緊去死吧你。」

明明是一臉嫌棄的樣子,但語句中皆是對方城的關心。

外冷內熱。

藺時就如劇本中寫的那樣,低頭笑出聲,看向林清茶,林清茶猝不及防被他這麼笑著看過來,愣了一愣。

她只是個導演,不是演員,可不會臨場反應,不過她總覺得,藺時此時的笑,不是方城在笑,而就是他自己在笑。

笑容中不是釋然,而是帶著一絲慶幸。

她靜靜的與藺時對視了三秒,然後低下頭,默默在這段對白上打了個勾。

這一段不需要再改了。

林清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藺時對自己,不太一樣。

或許無關男女之情,但就是與對一般人,不太一樣。

她在心中暗暗笑了自己一番,覺得自己可能有些自戀了。

……

三個人念了一下午,也改了一下午,林清茶和侯嘉石不時的交換意見,修改,藺時雖不參與這個項目,但兩人對他都有著不錯的信任,所以他偶爾提出的意見,二人也會去思考與採納。

直到時間到達下午六點多,修改告一段落。

藺時的幫忙,真的讓《獨自等候》的劇本修改進程加速了一大截。

「說好了,那今天晚餐我請了。」林清茶收好東西道,「你們想吃什麼?」

侯嘉石笑道:「今天這頓還是我請吧,帶你們去吃滬菜。」

林清茶還是個學生,本來錢也不多,還要拍電影,侯嘉石和藺時當然不會真讓她請。

「等你這部電影上映再請欠我的這一頓吧。」藺時悠悠道。

林清茶是個知世故的,也沒有強求,答應了下來:「行,我會記住的。」

……

藺時是自己開車過來的,侯嘉石也自己開車,畢竟待會兒他還得開車回家,只有林清茶一個人坐車。

不過藺時畢竟藝人身份在那兒,需要避嫌,林清茶直接坐上了侯嘉石的車,藺時自己一個人開車。

開車的時候,侯嘉石忽然問了一句:「清茶,你和藺時以前認識?」

林清茶不知侯嘉石是何意,但避免傳出些什麼,她還是謹慎的回答道:「我知道他,但我們不認識,今天才算正式認識。」

Views:
5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