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對於他來說,玄霄只要不會害得瓊華覆滅就行了,他並不求玄霄執掌着羲和的時候會乖乖聽太清的話……上一次太清帶着他和夙玉兩人來拜訪自己時就已經看出來了,玄霄或許對瓊華有感情,對太清也有尊敬,但是這一切都掩蓋不了他骨子裏的戾氣,更加難以掩飾他對於飛昇這件事情的排斥。

更何況,前幾日從思返谷透出的□□裸的魔氣已經告訴了他一切的答案。

幸而是自己先發現了魔氣並且動手遮掩了一番,若是讓太清那幫子發現了,指不定要大義滅親。

還真輕笑了一身,帶着紅果果的嘲諷輕蔑,如今的修仙者個個自詡正道之士,並不怎麼看得起魔修,其實對於他而言,修魔與修仙其實不過是路子不同罷了,到了最後,還是一樣殊途同歸的,只是這道理,在還祁飛昇之後的幾代掌門中,都沒有人能夠領悟到這一點。

若是看不透這一點的話,不論是努力了多久也都是白搭。

玄霄閉目躺在牀上,緊皺的眉卻顯示出他此刻休息得並不是很安穩。

睡夢中,一會兒是自己前世剛拿到羲和志得意滿之時,一會兒又晃到了他同夙玉二人在禁地雙修共賞鳳凰花之時,再接着就是自己在捲雲臺上冷着臉呵斥夙玉婦人之仁之時,在而後……就是自己在寒冰中整整十九年之時……

玄霄並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過了這麼多年卻仍舊是忘卻不了這點記憶,這點執念,只是每每墮入夢境,他的心底都會加上一層恨意,無法平息。

而這恨意的來源……雲天青!

玄霄恍惚想起了自己雖然已經無數次勸說自己放下但仍就是無法釋懷的罪魁禍首,他的夢境一變,忽然就轉變爲自己初次拜入瓊華時身邊那個聒噪的身影,與自己同住一屋時性情浮躁讓自己看不過去的身影,修煉之後慢慢與他關係越來越好的身影,二人初見夙玉時那眼中一晃二逝的驚豔,在得知自己同夙玉雙修之後與自己漸行漸遠的身影……

翻閱着夢境中那一張張清晰的身影,玄霄恍然驚覺自己對於雲天青的記憶竟然要比對於夙玉的更加清晰,看起來,倒是他更加重情一些……

對於雲天青的記憶從上一世轉到了這一世,雲天青的嬉皮笑臉,雲天青的深沉世故,雲天青的狡詐敏銳,雲天青的豪爽大氣……每每想來,若不是這一世他特意去注意了這個前世背叛了自己的師弟,他恐怕連自己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已經發現了這個看似單純開朗灑脫不羈的師弟的這麼多面……

然後,夢境的結尾,定格在前次思返谷中,雲天青紅着眼睛對他坦誠自己對於夙玉的感情。

他分明記得雲天青對他說出的每一句話,從頭一句‘我喜歡夙玉’一直到最後一句‘我嫉妒師兄’,玄霄驚訝地發現自己對於雲天青那時所說的話竟然印象深刻到完全能夠倒背如流的程度,只是不知爲何,他看着夢境中雲天青那張蒼白的臉,紅紅的眼眶,心理就是一陣的不舒服。

雲天青不該是這樣子的,就算是對着情敵說出自己對於愛慕之人的心意也不該是這幅認命到悲哀的模樣……

不應該……是這樣絕望的姿態……

玄霄心裏忽然閃過一絲熟悉,他依稀記得,在前一世,他曾經也看到雲天青的這幅做派,他遠遠地站在醉花蔭處,擡起頭遙遙地望着自己同夙玉的相處,隨後緩緩地勾起嘴角,露出一個這樣哀傷的表情。

“我嫉妒師兄。”耳畔又清晰地傳來了雲天青所說的話,只是他的眼裏想要表達的,完全就不是那個意思。

玄霄看着雲天青原本清澈見底的眸子難得地深沉一片,只覺得一陣心悸,雲天青不適合那樣深沉的眼,不適合那樣絕望的姿態,不適合那樣卑微的小心翼翼,不適合那種求而不得的痛苦……

求而不得的痛苦?!

玄霄猛地睜開眼睛,呼吸一窒。

他似乎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

“雲天青……”玄霄捂住臉,半晌念着這個恐怕兩輩子都無法從心中抹去的名字,眼神複雜無比。

若是這樣一來,那麼一切就都說得通了……爲何一向爽朗灑脫的雲天青竟會對追求夙玉這件事情抽出不已,爲何他莫名其妙地同自己漸行漸遠,爲何執意守在鬼界千年寧可魂飛魄散也要等待自己……

呵……他的好師弟啊……原來,對他是那種心思……

玄霄勾了勾脣,想要流露出對於雲天青心思的嘲諷鄙夷,卻發覺自己竟然一點也做不出那樣的表情……

不應該的,他不應該這麼平靜地就能夠接受雲天青對他的心思,也不應該不厭惡這等齷齪的念頭……更加不應該,覺得高興……

玄霄的左手握上了一直放在身邊的羲和,右手緊緊地捏着自己心口的衣服,好像這樣就能夠將自己的心思掩藏起來一般。

想明白了一切之後,玄霄只覺得想笑,是嘲諷,也是自嘲。

雲天青喜歡他……他早應該察覺到了的,因爲他並不是蠢鈍愚癡之人……可是他偏偏沒有半點察覺的意思!

只可能,是他在自欺欺人。

只因爲……他自己對雲天青,其實也抱了相同的心思。

許你情深不晚 他喜歡雲天青,比夙玉更喜歡,這件事情,比修仙更重要。

可是他偏偏沒有察覺到,不,或者說他其實已經隱隱地察覺到了自己的心思,只是他刻意避開了……只是他將這種愛意,因爲背叛而理所當然地轉化爲了恨意……

玄霄慢慢鬆開了被自己□□得皺巴巴的衣服,撫額輕嘆,到現在他才總算明白了自己的執着,也明白了爲何自己的記憶中,大半都是對方的身影。

玄霄想着雲天青蒼白着臉紅着眼睛對自己睜着眼睛說瞎話的模樣,心中一片快意,雲天青喜歡他,喜歡到了寧可被他厭惡也不敢表露自己心思的程度,喜歡他到了如此卑微的地步……

即使在上一世,雲天青一個人獨自守着這個祕密一直到終焉也沒有說出自己的感情……

玄霄想到這點,忍不住就覺得高興,他曾經以爲這世界厭棄他背離他,就連蒼天棄了他,卻從未想到,竟然有一個人,默默地愛戀着他,寧可讓他恨得理所當然,也不敢將自己的感情宣之於口……

他能夠理解雲天青的做法,上一世的他恪守清規戒律,自然不可能對雲天青的這點子心思有什麼好臉色,就算自己對雲天青的在意遠甚於其他,他也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對他有同樣的心意。

只是這一世不同,這一世,他早已成魔。

爲魔者,隨心所欲。

“既然沒有藏好你的那點子心思,讓我發現了,那麼,就不要想逃得了了。”玄霄伸出手撫摸着羲和的劍身,眼中閃過晦暗不明的光。

雲天青既然敢來招惹他,就要有將自己賠給他一輩子的覺悟。

他可不會像上輩子一樣傻傻的,將這份本應該屬於他的拒之門外了。

雲天青依靠在山谷的一塊石壁上,擡頭看着空曠的星河,不知在想些什麼,好久也沒有眨一眨眼,一直到了乾澀着眼流出眼淚的地步。

“玄霄……”今天又被刺激了一回的雲天青什麼旁的心思也沒了,完全沒有顧忌這思返谷中是不是還有其他人在,只是帶着一聲嘆息喃喃出玄霄的名字。

只是這其中的眷戀情義,任誰都能夠聽得出來。

“喚我何事?”

原本以爲只有自己一人存在的雲天青着實被身後傳來的聲音給嚇了一大跳,他甚至蹭地一下站起身來警惕地看着身後,結果在看到自己身後站着的正主時一下子張口結舌,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好嘛,兩回都在思返谷被抓包,他雲天青這輩子絕對是和這個地方有仇纔是!

“師、師兄,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雲天青看着玄霄一臉平靜的樣子就覺得不安,他立馬就想到了剛纔自己在呼喚玄霄名字的時候被對方應答了,而那時的語調……只要是個人不傻的,都能夠聽出來其中的意味。

他驚疑不定地看着玄霄雲淡風輕的樣子,不知道對方剛纔到底有沒有聽清楚自己的語氣,或許沒聽清只是聽到了自己的名字,又或許,聽清了卻裝着沒聽清。

“你方纔叫我,所以我就問問你有什麼事。”玄霄一派高深莫測的模樣迴應雲天青,殊不知他心裏卻也正緊張興奮着。

他原先就是打算趁着這個時候到思返谷來逼一逼,問一問,若是能夠證實了雲天青對他的心意自然最好,若是他死活不肯說出自己的心意……那他也不打算再放手了。

橫豎雲天青欠了他的,他這輩子就拿着自己來還吧。

抖S神馬的啊哈哈……【絕對不是我的錯!!!

皮埃斯光棍節好苦逼- -窩新挑了個藏劍的蘿莉打算拜入正陽- –

插入書籤 仙四12

“我,沒什麼意思……”雲天青呵呵乾笑着,玄霄既然一臉平靜那就代表他不想知道自己剛纔到底是什麼意思什麼態度,那他也最好裝傻就是。

“哦,沒什麼意思,那你平白無故叫我的名字作甚。”玄霄看到雲天青死鴨子嘴硬的模樣心下暗笑,不過面上卻是一派冷清的模樣,純黑的眸子一眨不眨盯着雲天青,憑得看得人心裏發慌。

“師兄……”看着玄霄黑沉的眸子盯着自己,雲天青心中又是發慌又是緊張,他清亮的眸子回望着對方,抿了抿脣卻最終什麼也沒說出口。

“……你先前告訴我你喜歡夙玉,我已經回答你我對她並無意,既然如此,你爲何還要躲着我?”玄霄看着雲天青又變得有些蒼白的臉色,眨眨眼睛,故作不解地問道。

“……師兄到底是和夙玉在一同雙修的,如今你們正在關鍵時刻,我又怎麼好這麼不識趣地來打攪你們?”雲天青看着玄霄不解的臉色,心中很是苦悶,他本來只是希望自己的心情不被發現而臨時扯出了夙玉希望能夠擋過師兄一陣,只是他卻也並不想因此而真的將夙玉扯進他們二人的糾葛中。

夙玉是個好姑娘,他不能夠拖累了她。

“……這麼說來,你並不打算將這份心意告訴夙玉了……”玄霄聽到雲天青的話點了點頭,順着他的話問了下去。

“……是啊,橫豎我這種浮躁的心思夙玉也看不上,既然如此我就不去給她增添什麼困擾了,一個人在她身後默默地關注着她,不是也一樣很好麼?”雲天青強笑道,他偷眼看了看玄霄,帶出了一陣苦澀的笑賴。

“我倒是不曾想到你竟然如此爲她着想……”玄霄靜默了一下,聲音帶着令人琢磨不透的深意。

“你的這份心意是很好,只是我沒想到,天青你竟然能是這麼怯懦的一個人,連爭都不敢去爭一下,一輩子在別人的身後當個膽小鬼,你以爲這樣她就會感激你麼?”玄霄指責道,言語間帶着莫名其妙的怒火。

他方纔從雲天青的回答中已經聽出了對方的想法,不論是上一世還是在這一世,他雲天青自從發現了自己的心意之後就從沒想過要將這份心意宣之於口,若不是這一世他突然想明白了,雲天青是不是打算再什麼都不會說的就這樣再背叛他一次?

“……我就是這麼一個人,師兄若是失望了,那我也只好在這裏給你陪個不是……”雲天青低着頭,耳朵裏聽着玄霄的指責心中大苦,他也很想就這樣不管不顧地把一切都說出來,就算玄霄知道後鄙夷也好驚訝也罷,他都能仍舊是那個灑脫無礙的雲天青。

可是他不敢。

他從來不知道,原來,愛一個人……是這麼痛苦的一件事情。

“雲天青,你給我擡起頭來,畏畏縮縮像個什麼樣子?”看到雲天青心情低落地低着頭,玄霄同樣不好受,他原本是希望藉此機會逼着雲天青對他說出實話,可是面前這個人,怎麼就這麼倔呢?

寧可被自己認爲是懦夫,寧可被自己看不起,寧可被自己誤會也一點點都不願意將自己告訴他,他已經知道了啊……

玄霄本以爲看着雲天青痛苦就能讓自己高興,看着雲天青因爲自己的事情而痛苦就只能夠讓他更加愉悅,只是他沒想到,都被自己逼到這個程度了,雲天青還是咬緊牙關一點都不願意泄露任何一點的感情,就連原來被他用來作爲擋箭牌的夙玉,他也並不願意因爲隨口而言傷害到對方。

只是看着面前這個完全不像自己那個意氣風發,無愧於心的師弟,面前這個單純的爲情所苦的男人,卻讓他也傷腦筋了起來。

他怎麼能……他怎麼能……就這麼倔呢?

“師兄,你別管我了,真的……別管我……”雲天青沒有聽從玄霄的話擡頭,他只是用低沉的聲音喃喃了一聲,而後就沉默了下來。

玄霄看着雲天青這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大感頭疼,他怎麼就忘了,雲天青這個嘴巴死緊的人,前世既然能夠在鬼界千年都沒讓旁人知道自己的心思,又怎麼可能在他這個當事人的面前表露出半點?

他失算了,非但沒讓雲天青坦白,反倒連他自己都開始糾結了起來。

“天青……你還記得那一次你喝醉了的時候麼?”玄霄看着雲天青這幅糾結的模樣也覺得累了,他嘆了口氣,神色平淡扯開了話題。

“師兄……”聽到玄霄的話,雲天青心裏咯噔一聲,他驚訝地擡起頭來,心中有些不安,玄霄突然提起這個做什麼?

玄霄已經沒法子了,他乾脆就開始耍詐,橫豎當年他已經耍過他兒子一回了,如今再來耍一回老子也不是什麼大事、

“你那時醉了,所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是我卻清醒着。”玄霄抿了抿脣,帶着十分嚴肅的表情看着雲天青,理直氣壯地撒謊:“你說你對我有意。”

“!”雲天青看着玄霄一副正經嚴肅的模樣,再聽着他嘴裏說出來的話,只覺得整個人都要不好了,感情他辛辛苦苦瞞了這麼久的祕密,當事人早就知道了?

“那是……我喝醉了,把師兄錯當成夙玉了吧……”聽到玄霄的話,雲天青保持着一片空白的表情還能夠想到解釋不得不說他真的是很靈機應變的。

“……你叫的是我的名字,還親了我。”玄霄繼續編造,怎麼幹脆怎麼來。

“師兄你一定是在開玩笑,我怎麼可能……”雲天青聽到玄霄的話頭就像撥浪鼓一樣地搖,而後他後知後覺地發現,玄霄似乎並沒有對自己對他表白的這件事表現出任何不悅的跡象。

“就算是這樣,你還是打算告訴我你喜歡的是夙玉麼?”玄霄心平氣和地問道,跟雲天青這個傢伙生氣永遠都是自己吃虧,即使是過了兩輩子,他也到現在纔算學會了這個教訓。

“……師兄你不生氣?”看着玄霄平靜到近乎詭異的模樣,雲天青擡起頭怯怯地問。

“你打算瞞着我,我很生氣。”玄霄看着雲天青好像一下子就把剛纔那些糾結全都丟開了的樣子,忍不住搖頭嘆氣。

即使成了魔,他還是搞不懂這個師弟的心思。

“……師兄,你……一點都不奇怪麼……我,對你……”雲天青看着玄霄搖頭嘆氣的樣子心中也頗有些不安,然後他眨巴着眼睛看着玄霄,帶了些小心翼翼地問道。

“你對我如何,你覺得我會沒有察覺到麼?”玄霄走近一步,看着雲天青近在咫尺的臉,帶了些深意問道。

“……我以爲師兄一心只在修仙,旁的都不會在意纔是。”雲天青看着玄霄的眼睛,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又像是放鬆了一般,他嘆了口氣,帶着釋然的樣子回答。

“你既然對我有意,爲何不直接告訴我?”玄霄看着雲天青好像突然釋然了的樣子,眯起眼睛。

“因爲師兄你恨我。”雲天青伸出手,好像是在確認什麼一般輕觸了玄霄的面頰,又很快收回手。“我不知道爲什麼師兄你會恨我,只是我知道一定不是因爲過去,我和師兄第一次見面,是在瓊華山下。”

“你知道。”聽到雲天青十分簡單輕鬆地道出自己對他的恨意,玄霄頗有些驚訝地挑了挑眉。

“我很在意師兄的恨,不久又發覺師兄對我的習慣極其熟悉,就好像我們共同在一起生活了很久的模樣,所以我心裏纔有了個大膽的猜測……師兄……是轉世之人吧。”雲天青勾起脣角,想要露出一個微笑。

“我這個人好奇心很大,所以纔會特別在意爲何師兄對我這樣熟悉,又是這樣恨……我向還真長老請教了,所以大致知道了師兄的身份,我將來會做什麼錯事致使師兄這樣恨我吧……”

“你既然知道你害我不淺,爲何還這般靠近我,你是打算再害我一次麼?”玄霄聽到雲天青的話,沉默許久,然後他收斂了眼中潛藏的笑意,露出了被笑意遮掩住的冰寒。

即使他喜歡雲天青,即使他對雲天青如此執着,可是他還是忘不了那些恨,忘不了那些寂寞,忘不了那些痛苦。

“說來可笑,我知道師兄恨我,我也知道自己將來會害了師兄,可我就是忘不了放不下,就算我還是會害師兄第二次,我仍舊不後悔……我想,在師兄身邊……以任何名義。”雲天青看着玄霄,久久地凝視着在他眼中周身泛起了黑色魔焰的玄霄,微闔上眸子。

“即使我不會原諒你?”聽到雲天青的話,玄霄的脣邊流露出一絲笑意,不再是帶着嘲諷冰冷的味道,反而透着暖洋洋的安詳溫柔。

“被師兄恨着,能夠被記恨到現在,說明我在師兄心目中的位置一定不低,師兄不原諒也罷,原諒也罷……既然師兄知道了我的心思,我也沒什麼好扭捏的了。”

“即使我要叛離瓊華,即使我要成魔,即使我會造下無數殺業?”聽到雲天青的回答,玄霄臉上的預約越發明顯,他湊近雲天青的耳邊,用低沉的聲音問道。

“只要師兄不後悔。”雲天青沒有絲毫猶豫。

在發覺了自己的心思之後,他早就有這樣的反思了,他總覺得自己前世裏一定欠下了師兄太多的債,這一世纔會如此不計後果地想要站在他身邊,陪伴他左右。

“雲天青,這是你做出的選擇,我沒有逼你。”聽到雲天青的回答,玄霄抓住了對方的手臂,肆意地笑着。

絕世狂妃,冷情王爺請接招 “師兄逼着我表露出自己心意的那一刻,就已經贏了。”雲天青睜開眼睛,垂着頭看着玄霄拉着自己手臂的手,嘴邊噙起一抹笑。

“既然如此,隨我走吧。”

霄叔青爹你們兩個算是HE了麼- –

口是心非神馬的,你們酷愛在一起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吧。。。

寫得窩自己都累死了- –

插入書籤 仙四13

還真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兩個青年,大感頭疼。

“你們兩個怎的會來我這裏?”他看着不再壓抑自己渾身透着魔氣的玄霄,直覺這一下來最頭疼的應該是太清也說不一定。

兩個弟子莫名其妙攪合在一起了也就算了,問題是其中一個拿着瓊華飛昇的希望啊……

“咳咳,長老…我和師兄在一起了,你成全了我們吧。”還真原本問的是玄霄,雲天青卻突然插了進來大膽宣佈。

“……你要和誰在一起我都管不着,可是玄霄手中拿着羲和,本身又入了魔,太清若是發現了這點定然怒不可遏,更何況憑藉雙劍飛昇乃是我瓊華費盡了心血想要完成的大業,你們這兩個孩子說都不說一聲就要帶着這個私奔,是不是太說不過去了一點?”還真原本和煦的笑臉驟然消失,他如今可不再是心魔之時如同那個心軟而又溫柔的花滿樓了,他是韓光,那個因爲報仇就能夠屠人滿門,因爲不順眼就能夠宰人的韓光。

“羲和已經認我爲主,除非我死了,否則我絕不會將它交到第二個人的手上。”玄霄說着握緊了手中的劍冷冷看着還真,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意思。

“……就算要走,也等着雙劍網縛妖界之後再走如何?”還真看着玄霄的強硬態度也實在是不好硬來,更何況雲天青也算是這輩弟子中唯一一個和他能夠說的上話的人了,他也不想爲難這兩人,因此他揉。揉了揉額頭,勸道。

“……既然你已經猜到了我乃是轉世之人,那麼你就應該知道爲何我要在這個節骨眼上離開瓊華。”玄霄沒有正面迴應還真的勸告,他的手輕撫上羲和,低聲呢喃。

前一世他的悲劇就由雙劍網縛妖界之日開始,這一世他既然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就沒有任何理由再留下來給自己增添苦楚。

“……我差不多能夠猜到,其實我早就知道了……萬物生而有靈,若並非爲惡而被無辜屠戮,必會引起天道失和,降下災禍。此乃天罡所規,常世所定。只是若是不來這麼一回,瓊華歷代掌門的心血可就白費了,若是不讓他們撞得頭破血流一回,他們也不知道接下來的路到底該怎麼走啊……”還真說着坐了下來,眼神雖不柔和卻帶着笑意。

“我並非真的想要瓊華派整個兒都能夠飛昇成功,我只想要在未來的時間裏,瓊華派的弟子都能夠因此受到教訓,堅定本心,不再以外物所擾,一心一意,這纔是我同意他們進行雙劍計劃的原因。”還真抿了抿脣,直到現在,他才肯對二人吐露自己同還祁二人在對方飛昇之前討論好的事情。

“……原來如此……還祁掌門與還真長老所圖不小啊。”聽到還真的話,玄霄和雲天青同時愣住,過了好半天,玄霄這才輕笑出聲,帶着諷刺。

豪門小祕書 “只是爲了這一點,長老同還祁真人就打算放棄掉這三代的瓊華弟子,這麼多人啊……”雲天青沉默了很久,再開口時聲音帶上了些許的不可置信。

Views:
5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