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你平靜不下來,那你今天晚上就先衝動一個晚上,明天師傅再教你瞬移術的招式吧!不過口訣你今天晚上一定要先背熟了,免得明天學習的時候又給忘記了。”

“是,弟子今天晚上一定會背熟口訣的。”

對淺漠點了點頭後,然後讓神龍帶他在巫‘門’熟悉了一番,我自己則是回房繼續打坐修煉,今天碰到了另外一個從人界來的人,我內心並沒有開心,反而感覺自己有了危機。

雖然說那個老太婆今天放了我一馬,可是要是她哪天心裏頭不舒服了,要是來我巫‘門’尋仇的話,那我又該如何跟她對打呢?要是她真的勝過我,到時候恐怕也不止我一個人倒黴了。

如今我要考慮的很多,淺漠,神龍,還有安然他們以後的事情,這些我都是要考慮進去的,因此我現在一定要先強大自己,這樣才能更好的保護他們。

收回思緒後,我連忙冥想起來,周身的靈力都漂浮了起來,在我身旁圍成了一個光環,當然了,我也是張開眼睛看過的,要不然我也不會知道這種現象。

第二天的時候,淺漠一大早就興奮的跑了過來,當看到淺漠那兩個大大的黑眼圈時,我馬上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傻小子,你不會真的一整個晚上都‘激’動的沒睡覺吧?”

“師傅,真是很不好意思,是弟子太沒用了,弟子昨天晚上確實興奮的一夜未睡,只是弟子今天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再過三天就是靈術界的幫派排名比試大會了,師傅我們要不要也去參加呢?憑藉師傅的能力,當第一是肯定的。”

“你小子還沒有學習術法,就想拿第一了,這次比試大會我們先不參加,因爲爲師暫時不想給自己招惹那麼多麻煩,等我們巫‘門’壯大以後,你也修煉的差不多了,爲師這再幫巫‘門’爭取一個頭銜吧!”

“師傅,那也太可惜了,白白錯過這麼一個良好的機會。”

“沒什麼可惜的,魚和熊掌不能兼得,爲師也要挑選一個適合‘門’派發展的前途才行,眼下我們沒有一點勢力,而且也沒有人脈,要是就這麼豎立了那麼多勁敵,到時候我們哪裏有那麼多時間去應付他們?”

我把我的所有顧慮都說了出來,身邊在一旁直點頭稱是,淺漠最終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見他也明白了,我這才轉移了話題。 淺漠此時也已經恢復了冷靜,我這纔開始教習他瞬移術的招式來,教了一個小時,這小子也都記得差不多了,眼下就剩下演練了,只是淺漠一直擔心自己會跑到別的地方去,所以遲遲不敢開始。

“淺漠,你還在磨蹭什麼呢?趕緊開始啊!這瞬移術不是讓你站在原地發呆用的,快點了,時間都不早了,除非你不想學習下一個術法。”

“師傅啊!弟子怕啊!要是弟子轉移到別的地方去了,到時候回不來怎麼辦?”

淺漠一臉爲難的樣子,神龍在一旁笑得都快直不起腰來了,看到神龍笑得那麼沒心沒肺,我直接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叉叉,你沒事一邊玩去,別在這裏妨礙我教習淺漠術法。”

“主人,我哪裏妨礙你們了,是那小子太膽小了而已,我說淺漠小子,你能不能拿出你的勇氣來給我們看看啊?你好歹也是個老爺們,你師傅的那兩個弟子可都比你大膽,如果你連一個瞬移術都不敢用,那你還怎麼跟你師傅學後面的術法呢?你還想不想要強大了?”

神龍的一番打擊讓淺漠也下定了勇氣,看到他神色一稟,忽然就從我們眼前消失了,而隨着他身影的消失,還伴隨着他的驚叫聲,看來他自己都沒有做好準備,我忽然感覺自己像是做錯了。

“叉叉,你說我是不是做錯了?淺漠現在根本就沒有做好學習術法的心態,我竟然還把瞬移術教給了他,你說他會不會被我引導到溝裏去?”

“主人,你確實有些心急了,可是當初落塵不也是這樣過來的嗎?落塵當初還是很感興趣的,只是這淺漠膽子太小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都感覺這次我們兩個都看走眼了。”

神龍看了看我,看到他眼神裏的失望後,我內心也小小的失望了一把,我承認自己有些時候看人的確看不準,可是都已經這樣了,我還能怎樣,眼下也只能等以後看看情況了,實在不行的話,那也只能讓淺漠走了。

“咦?這淺漠都走一會兒了,怎麼還沒回來?”

跟神龍聊着聊天我就忘了淺漠還在試煉的事情,現在剛一想過來,我連忙詢問神龍。

“哎呀,那小子該不會真的是跑的找不到回來的路了吧?”

“唉!我之前就應該想到這方面的,早知道就應該讓你陪着他一起試煉。”

“那現在該怎麼辦啊主人?”

神龍一臉擔憂,不管怎麼說,淺漠如今還是我的徒弟,所以他失蹤了,我們自然是很着急。

“還能怎麼辦,趕緊找人啊!希望他沒事纔好。”

定了定心神,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連忙帶着神龍四處找了起來,最終我和神龍在山下一個山坳裏找到了淺漠,只是此時他一臉呆滯,好像受到了嚴重的驚嚇一般。

潛妻入室,總裁他有病 “主人,這小子該不會直接被嚇傻了吧?”

“應該不會吧!瞬移術他也是體驗過的,沒那麼……”

“啊……”

我話還沒有說完,淺漠就驚叫着揮舞着亂打起來,看到他這一副抓狂的樣子,我腦子裏忽然想到了一個詞,那就是發瘋二字,一想到淺漠發瘋了,我連忙用術法點了他的睡穴。

因爲修行靈術的人,點穴也是需要加入靈氣的,要不然根本就沒法成功,看到淺漠昏睡了過去,我連忙帶着他回到了巫門。

“主人,這小子也太能鬧了,一個瞬移術就能嚇瘋他,看來他真不適合修道,主人,我們還是抹去他的記憶送走他吧!”

“不急,淺漠發瘋跟瞬移術沒有關係,你看他的眼神,明顯帶着過度的驚嚇,顯然他剛纔是看到了什麼東西。”

“你說會不會是那個老太婆搞的鬼?”

被神龍這麼一說,我也懷疑起了那個老太婆來,可是我又不明白了,她爲什麼要弄瘋淺漠呢?還有就是,真的會是那個老太婆嗎?她要是想對淺漠下手,那一定不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來,看來這其中應該另有他人才是。

“老太婆不可能這麼做,她想要一個人發瘋,有很多的辦法,不需要裝神弄鬼的,我覺得這件事情另有他人,你還記得上次我們救下淺漠的時候,他正在跟一個幫派的人打架嗎?”

“當然記得啊!這小子也是在那個時候被主人你賞識的。”

“你不覺得那件事情很有蹊蹺嗎?我們事後也沒有問淺漠那些人爲什麼會打他。”

“是啊主人!你這麼一說,我也來了疑惑,那些人看起來都比淺漠厲害,當初我們就只是爲了伸張正義,也忘記詢問他們爲什麼打淺漠了。”

神龍一臉嚴肅,我忽然感覺自己和神龍都被人設計了,看了看牀上依舊昏迷不醒的淺漠,我直接用術法浸入了他的腦海神識中,而神龍則是在一旁緊張的看着我和淺漠。

十多分鐘後,我的神識離開了淺漠的腦海中,定了定神,我對神龍說道:“這小子果真有事情瞞着我們,這小子是一個隱修幫派的少主,因爲家道中落,而他們家族又有一個大祕密存在,所以那些人才會找他麻煩的。”

“主人,那你說,我們是不是無意中給自己招攬了大麻煩?”

“也沒有什麼大麻煩,那些人不足畏懼,我現在就是擔心那個老太婆會倒戈那些幫派,這樣一來,我們就寡不敵衆了。”

“唉!看來人果真是不能好心,主人,你以後還是少發點慈悲心腸,免得又被人給坑了,那眼下我們該怎麼辦?淺漠要不要送走?”

“不急,眼下還是讓安然和木殤他們早點修煉成功,然後來靈術界幫我們,有了木殤他們的協助,我們接下來的事情也就好辦多了,眼下我們缺的就是幫手。”

正在我和神龍說缺幫手的時候,門外忽然響起了一個人的叫門聲,那個人內力渾厚,聽聲音應該是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

“主人,你說會不會是來找我們麻煩的?”

“應該不會,聽他的聲音中,語氣很平靜,不像是找我們麻煩的意思,你先去開門看看,問清楚他來這裏的原因。”

神龍看了看牀上昏迷的淺漠,轉頭就朝門外走去,過了大約十多分鐘,他才帶着一個滿臉胡茬的中年大漢走了進來,看到神龍竟然把人帶到這裏來了,我心中十分不悅。

“叉叉,你怎麼把客人帶到這裏來了?”

縱使我心裏有再多的不滿,不過我臉上還是沒有表露出來,畢竟還是當着別人的面,我總不能直接訓斥神龍。

“主人,他是淺漠的父親。”

神龍的話剛說完,那個說自己是淺漠父親的中年人立馬就撲在了昏睡中的淺漠身上,他一臉悲傷的神色。

如果不是我提前查看了淺漠的靈識,恐怕我還真以爲這個人就是淺漠的父親,只可惜他算錯了一步,我已經從淺漠意識裏看到,淺漠的父親在家族落難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只是我眼下還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什麼路子,而且我也想知道這幕後人會是誰,所以我不動聲色,裝作震驚的模樣。

“啊?他真是淺漠的父親?”

“是啊主人,你看他這個樣子,除了當父親的,哪裏還有人這麼關心淺漠。”

神龍說的很富有情感,只可惜我本身就瞭解神龍的樣子,他也只不過是想玩玩這個中年男子,竟然敢光明正大的找到巫門來,那不玩玩,還真對不起這麼大好的時光。

“大哥,我是淺漠的師傅陳庚,只是在下有點疑惑,淺漠自從拜師以來,根本就沒有跟別人聯繫過,請問你是怎麼知道淺漠在我們這裏的?”

“哦!我也是聽到大頭他們幾個說的,那幾個小子經常欺負我兒子,昨天也是他們在集市上說漏了嘴,我這才知道我兒子來巫門了,所以我這纔來看看他,只是沒有想到他……唉!”

中年男子說着還嘆息了一聲,似乎很自責的樣子,只是不管他再怎麼裝,眼神還是時不時的流露出貪婪和陰險的神態。

“既然是淺漠的父親,那我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你孩子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今天在山下暈倒了,我帶回來就一直沉睡着,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眼下我正想下山找醫生給他看看,沒想到你就來了。”

我現在還琢磨不清楚這個男人的用意到底是什麼,所以我也就胡說一通,反正他也不清楚我真實的用意是什麼。

“哦!不麻煩了,其實我兒子從小就有暈厥症,經常犯病的,只要一受到驚嚇,就這樣,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沒事就好,那我就出去了,你在這裏陪陪你兒子。”

“那就多陳謝掌門了。”

見這個男人欣喜了一下,我也沒有戳破,我倒是想看看這個男人到底想要做什麼,所以我對神龍使了一個眼色,然後就跟他出了房門。

“主人,把淺漠和那個男人單獨放在一起,要是他對淺漠心懷不軌怎麼辦?”

“笨啊你,忘了我們會隱身術嗎?”

我說完就隱去了自己的身影,神龍見此也連忙隱去了身形,隱身後,我們兩個就走入了房間,而此時淺漠的冒牌父親早已經沒有了剛纔的哀傷神情,而是一臉冷笑的在房間周圍看了一下。

“主人,你說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神龍用心神跟我做交流,我只是搖了搖頭,因爲我自己也不清楚這人到底想要幹嘛。

“淺漠啊淺漠,你說你要是直接死了,那現在也不會給你門派帶來這麼大的危機,要怪就怪你還不死,你也不要怨我,要怨就怨你父親當年的見死不救,我這也是在給自己報仇。”

淺漠的冒牌父親對着昏睡的淺漠冷笑了一聲,然後說出了一些令我震驚的話,沒想到這個人竟然跟淺漠父親還有過節,只是不知道他們當年怎麼了,竟然讓他到現在還沒有放下怨恨。 那個人在淺漠的牀邊轉悠了一圈後,最終停在淺漠跟前,忽然他從口袋裏掏出一把淬了毒的匕首出來,然後在淺漠的臉上比劃了一下,不過並沒有真正的動手,而是嘴裏喃喃自語了一番。

“淺漠,你跟你那個死鬼老爹長得真的是太像了,完全就是他當年的翻版,你知道我當年有多恨他嗎?哈哈哈……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當年他口口聲聲說愛我,可是最後卻跟你母親結婚了,他竟然說你母親有了他的孩子,他不得不爲下一代考慮,你說我到底是該恨你,還是該恨你母親?”

中年男人的話徹底讓我噁心了,沒想到他竟然還有這種嗜好,一想到淺漠的父親和這個男子有瓜葛,我立馬就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總感覺那種事情令人毛骨悚然的,縱使我已經見過那種事情了。

“主人,我感覺這也太犀利了,沒有想到淺漠的父親跟這個男人竟然是那種關係,我忽然很好奇誰是攻誰是受。”

“既然你那麼感興趣,那你去找白虎他們玩玩看看。”

“主人,你好壞,我只是說說罷了,又不是真的。”

神龍一臉怨憤的看着我,見他又開始裝無辜可憐了,我連忙扭過了頭去,這傢伙也太能噁心人了,我感覺比那個男人還讓人惡寒。

就在我看着那個男人接下來會做什麼的時候,牀上躺着的淺漠忽然動了一下,看樣子應該是快要甦醒了,看到牀上的淺漠動彈了一下,那個拿着匕首的中年男子顯然緊張了起來。

“該死的,竟然被我的大蛇嚇了這麼快就要醒了,不過淺漠,你放心,叔叔會下手很輕的,不會讓你有太多的痛苦,沒辦法,誰讓叔叔我那麼愛你父親,而你又跟他長得那麼像,叔叔不會像對待你母親那麼殘忍的。”

那個男人說着就拿着匕首要刺進淺漠的心臟,可是我和神龍怎麼會一直看熱鬧呢?就在匕首即將到達淺漠心臟的時候,神龍化作厲鬼的樣子出現在了那個男人的跟前。

“還我命來……”

“你……你是……”

那個男人一看到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厲鬼,嚇得匕首都掉落在地上了,他連爬帶滾的到了桌子下面,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受驚嚇不小。

“你害死了我和我妻子,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誰嗎?現在竟然還想該死我兒子,你還我命來啊……”

男人立馬就愣了一下,他眼神裏滿是驚恐:“你你你……你是阿飛……”

“算你識相,竟然還記得我,不過今天也是你的死期了,既然你那麼愛我,那就下來陪我吧!”

神龍裝神弄鬼的樣子絲毫不亞於白虎,在我的印象裏,白虎就是一個特別愛裝神弄鬼的傢伙,也不知道這些神獸爲什麼都傾心於裝神弄鬼?難道他們的年紀越大就越像孩子嗎?我忽然想起了電視裏演的老頑童來。

“叉叉,別跟他廢話那麼多,早點解決了早點完事,淺漠就要醒來了,你總不會打算當着他的面殺了那個噁心的人吧?”

那個男人的詭計已經被我揭露了,我也沒有必要繼續隱身下去,所以直接出現在了神龍和那個男人的跟前,反正他就要死了,我也不怕被他看到自己。

“啊……鬼啊……”

那個男人沒有想到我會突然出現在他面前,所以嚇得白眼一翻,嘴裏的話還沒有叫完就昏死了過去,這人也太膽小了。

“主人,你看你也太嚇人了,我的出現都沒有嚇昏他,沒想到你一出現就嚇昏了他,看來還是你長得太嚇人了。”

被神龍一說,我立馬就不悅了起來,什麼叫我長得嚇人?我好歹當年也是校草一枚,雖然已經過了幾年了,但是我現在可是越長越成熟穩重,而且魅力也比當年更佳,怎麼可能長得嚇人呢?

“臭小子,再胡說小心我讓你回人界去。”

“別啊主人,我只是隨便說說,嘻嘻……”

一聽到我說要送他回人界,神龍立馬就投降了,就在淺漠轉型之際,神龍帶走了地上躺着的男人,然後連同他掉落在地上的匕首也一同帶走了,至於去了那裏,我並不關心,我只知道那個男人已經不可能再活下去了。

“師傅,我這是怎麼了?”

淺漠一轉醒過來,立馬捂着頭搖晃了兩下,看到他眼神裏的迷茫,我忽然想起那個男子剛纔說的話,說淺漠是被他的大蛇給嚇暈的,一條蛇能嚇暈一個男人,那也說明那條蛇到底有多恐怖了。

“爲師見你歷練還沒有回來,就跟叉叉去找你,結果你竟然昏倒在山下了,爲師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現在想想,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沒有說出淺漠是爲什麼暈倒了,因爲我怕淺漠像個好奇寶寶一樣問個不停,畢竟這件事情我不可能提前知道,而且我也不想在淺漠跟前暴露太多,就連木殤和落塵,也不清楚我所有的事情。

所以對於淺漠這個半吊子徒弟,我更加不會說那麼多,只是有些事情,我還是會說,當然了,那也要看我心情怎麼樣。

“師傅,我想起來了,我剛一使用瞬移術,然後就到了山下,突然不知道從哪裏跑過來一條大蛇來,然後弟子就嚇暈了。”

淺漠在說這話的時候臉色微紅,看來他是在羞愧,一個大男人動不動就被嚇暈,那可不是純爺們能做出來的,看來我要對這個膽小鬼徒弟加練了。

“淺漠,你膽子真的是太小了,看來爲師要給你加練了,要是你一直都膽小如鼠,那你以後還怎麼去進展?術法的進展,心性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自己都無法給自己一個安全感,那別人怎麼可能給你?”

沉香入燼 “師傅,弟子知道,弟子以後會鍛鍊自己的膽量的。”

淺漠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去,看到他已經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了,我也沒有多教訓他什麼,有些人的錯誤,你說一遍,他就會記住,然後去改正,而有些人,就算是你天天在他背後追着他讓他改正不足之處,他也不會聽從。

至於淺漠是哪一種類型的,那就看他自己是怎麼想了,見淺漠已經沒事後,我這才帶着他來到大院子,然後在院子中央擺了一個陣法,當招魂符升起後,我就把淺漠推進了陣法中。

“啊……鬼啊,師傅,有鬼啊……”

淺漠在陣法中大哭大叫了起來,他臉上霎間變得慘白異常,看到他逐漸渙散迷離的眼神,我大叫不好,連忙從陣法中把他給拽了出來。

“啊……幹什麼玩意兒,嚇死我了,那可是真鬼啊……”

淺漠一從陣法中出來後,足足失神了半個小時纔回過神來,一回過神來,他就大叫大鬧,看到他這個樣子,我也沒有任何的心思了,而這個時候,木殤和落塵他們剛好過來。

“師傅,他誰啊?幹嘛一直大哭大叫的?”

“師傅,你幹嘛留一個神經病在這裏?”

“他是你們兩個的小師弟,不過看樣子,你們也不用承認他是你們的師弟了,這種徒弟,爲師不要也罷,唉!”

搖頭嘆息了一下後,我就施法讓淺漠恢復過了心神,當淺漠一回過心神後,立馬就驚恐的跟我保持了一段距離,那樣子完全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仇敵一樣。

“淺漠,你這樣子是要做什麼?”

“你是惡鬼,你不是我師傅,你是想要還是我的惡鬼……”

“既然你認定了我是惡鬼,那你下山去吧!以後再也不許來我巫門,給我記住了,以後要是敢再來巫門,我一定會打斷你的狗腿,滾,不要在讓我看到你。”

淺漠的反應真的讓我失望到了極點,而木殤和落塵也一臉狐疑的看着淺漠,對於淺漠的事情,他們還不知道,而眼下神龍還沒有回來,所以他們有疑惑也是應該的。

淺漠一聽到我讓他滾蛋,他想也不想就立馬想要逃離,我忽然想到了一事,連忙趁淺漠還沒有逃離出去,就一掌拍在了他的頭上。

“你……”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