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金色的箭頭倏然向鬼狐天衝去。

鬼狐天沖抬起了右手,動了動手指,金色的箭頭便消失。

「你太卑鄙了,居然背叛了他們對你的信任!」金站了起來。

「信任?背叛?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明白,在這個大賽里成為我力量的一部分,才是他們最好的歸宿!」鬼狐天沖輕蔑地看著金,笑聲中儘是濃濃的傲然。

金跑向他,騰空而躍,雙手舉過頭頂,一個巨大的箭頭以肉眼的速度形成。

「靠背叛欺騙來奪得的力量,這種強者,我才不承認!」隨著最後一個字的落下,金奮力把巨大的金色箭頭扔向鬼狐天沖。 紫堂幻的喊聲在這場戰鬥中顯得有些突兀。

大家都在戰鬥,自然沒人能顧得了他,導致他一個人面對幻影龍蜥。

而唯一空閑著,能幫紫堂幻的,也只有赫里斯塔,但赫里斯塔沒那個興緻去幫罷了。

況且,紫堂涯也說了,不用她施於援手了。

幻影龍蜥口中噴射出紫色的激光朝紫堂幻去,千鈞一髮,卻被一個黝黑而龐大的「小斯巴達」擋住了。

只見黝黑的「小斯巴達」直接將幻影龍蜥舉過頭頂,隨後重重摔向地面。

是那三個小斯巴達的合體嗎?

看來,還是有長進的。

赫里斯塔的目光僅輕掃過,便沒再去注意。

就在鬼狐天沖驚愕紫堂幻那邊的情況時,就被格瑞的刀氣擊中,順著刀氣的方向掉落到地面。

格瑞並不打算給鬼狐天沖喘氣的機會,接著又是兩招擊向鬼狐天沖。

所幸鬼狐天沖及時反應過來,才成功擋住了兩招。

在他抵擋的時候,格瑞躍到他的身前,有砍出一刀。

這次,鬼狐天沖沒抵擋成功,直接被擊到岩石上。

格瑞接著又發出了兩招,綠色的光圈飛向鬼狐天沖。

刺眼的綠色的光芒將鬼狐天沖包裹住,讓人看不清他那邊的狀況。

綠色的光芒消散,映入眼帘的是擋在鬼狐天沖身前的萊娜。

如果不是萊娜的話,鬼狐天沖剛剛就已經要死了。

坐躺在石碓上的鬼狐天沖閉了閉眼,像是做出了什麼極大的決心一般,站起,緩緩走向背對著他的萊娜。

「鬼狐大人,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受傷的。」萊娜雙眼微顫,剛剛擋下格瑞的的那招似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鬼狐天沖一隻手搭在萊娜的肩膀上,卻是用力把她往右一推:「讓開!」

萊娜重重摔倒在地上,狼狽不已。

「獻出能力才是你應該做的,別煩我了。」隨後,鬼狐天沖向前走了幾步。

他大笑,輕輕一跳,漂浮在空中,目光落在紫堂幻身上:「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竟然也會領會到能力進化的奧秘,我,確實太小看你們了,是時候讓你們見識一下百人之力的真正威力了!」

鬼狐天沖周身散發著淡淡綠色的光芒,隨後出現了巨大綠色交叉的光圈。

無數的烈斬從他的周身升起,刀尖鋒利處,對準下方格瑞等人。

唰地一聲,那些烈斬飛向他們。

他們分開躲避,勉強安然無恙。

凱莉逆著飛落的烈斬沖往鬼狐天衝去,快要到他的跟前時,右手朝前一揮。

星月刃便捆住了鬼狐天沖,也是這個時候,那些烈斬碎裂消散。

凱莉中了烈斬,墜落。

「小斯巴達,進攻!」隨著紫堂幻一聲令下,龐大的小斯巴達揮動了幾下手中的大刀,一躍,砍向鬼狐天沖。

但快要砍到的時候,小斯巴達無論如何都砍不下一分一毫。

鬼狐天沖掙脫了星月刃,手持著烈斬穿過了小斯巴達的身體。

小斯巴達也因此血肉飛濺!

紫堂幻似乎跟小斯巴達受到了同等的傷害,瞳孔微縮,雙手捂著接近心臟的位置,跪地,咳著。

格瑞雙手握著烈斬,往上空一躍,手中的烈斬幾乎是一瞬間變大,像是魚刺一樣。

鬼狐天沖的烈斬也如此。

兩個巨大的烈斬相互碰撞,激起了綠色的火花!

這一擊,格瑞和鬼狐天沖手中的烈斬同時碎裂。

但是,鬼狐天沖卻不會像格瑞一樣因此沒有元力武裝可用。

他手上拿著雷獅的雷神之錘,朝格瑞所在的方向敲去。

白色的電光直逼格瑞,最終被擊中。

格瑞剛落地,他的周圍便凸起了四道白色的雷電,就在雷電要倒向他的時候,他利用手和腳的力量跳了出去。

他躍起時,一道絢爛的雷電擊中了他。

淺坑裡,格瑞跪著,俯身。

鬼狐天沖落到格瑞的面前,繞著他邊走邊說道:「格瑞大人,真想不到,作為排名第二的參賽者,您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格瑞又怎會讓他這般羞辱,一拳打向鬼狐天沖。

鬼狐天沖接住了這一拳,順著格瑞的手,將他用力拉向地面。

而這次,格瑞已經起不來了。

「格瑞大人,你確實很強,所以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強者,自然瞧不起我們這些骯髒卑鄙的手段,但現在可不一樣了,當年被你們蔑視嘲笑的螻蟻超越了你們所有人,而你,將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價!」鬼狐天沖一腳踢向格瑞,格瑞也因此翻了幾個身。

他低笑了幾聲:「承認失敗吧,格瑞!」

深深看著格瑞,鬼狐天沖臉色變差了幾分,神情微怒:「又是這種眼神!還不明白嗎?掌握你命運的人,是我!」

他揚起雷神之錘,落下,又揚起。

靠得比較近的人,聽到了地面一次又一次碎裂的聲音。

不知道這樣持續了多久,鬼狐天沖似乎解氣了,才停下了動作。

看著這一切的金,周身散發著紅黑色的光芒,他起身,雙眸閃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紅光。

鬼狐天沖將雷神之錘揮下,藍白的電光朝金涌去。

倏然,赫里斯塔出現在他們兩人的中間,纖纖細手抬起,便將鬼狐天沖的攻擊化為烏有。

「赫里斯塔大人!」鬼狐瞳孔微縮,握著雷神之錘的手緊了些,咬牙。

他差點忘記了,赫里斯塔還在這裡!

那剛剛自己說的話,是對赫里斯塔大人的不敬了!

他也因為赫里斯塔是因為自己剛剛的那番話,才出手的。

然而,赫里斯塔沒與看一眼鬼狐天沖,身子轉向看起來失控的金。

她緩緩走去。

金竟然也沒去攻擊赫里斯塔。

看著赫里斯塔,他只覺得眼前的這個人——很溫暖。

赫里斯塔淡淡笑了笑,將右手放在他的頭上。

沒想到啊,本來是覺得挺無趣的一場「戲」……到後面居然變得那麼有趣。

鬼狐天沖變強——

還有金的那種力量——

兩者相比,赫里斯塔更對後者感興趣。

無數金色的蝴蝶湧現,包裹著赫里斯塔。

一瞬間,金的那種不明的力量被強制壓了回去。

金像是累極了,直接倒在地上。

鬼狐天沖不明所以地看著赫里斯塔的舉動,額頭冒著汗。 赫里斯塔深深看了一眼金,頓了頓,身子轉向鬼狐天沖,面帶微笑,異瞳閃著寒光。

從那微笑中,鬼狐天沖察覺到不可名狀的危險。

他甚至覺得,眼前這個漂亮的人(神)兒,一瞬間就可以把他解決。

「你所做的……還真是令我不爽啊。」赫里斯塔慢慢逼近鬼狐天沖。

鬼狐天沖也隨著她前進一步退後一步,帶著微顫的聲音:「赫里斯塔大人……在下……在下沒做錯什麼吧?」

實際上,他心裡倒是很清楚,只不過是想裝傻,妄圖瞞過赫里斯塔罷了。

「那可多著呢。」

戲謔的語氣讓他寒毛全部豎起。

比如「百死百生」並不像她所想的那樣……

再比如打了創世神的眷族……

「在……在下會改的!」見赫里斯塔沒有停下腳步,鬼狐天沖更慌了,「在下可以給您在凹凸大賽上製造樂趣!」

深知,道歉什麼的已經沒有用,與其道歉,不如拿出讓赫里斯塔感興趣的東西。

雖然不知道赫里斯塔來凹凸大賽的目的是什麼,但他雲里霧裡摸索了一些。

趴在地上不能動彈的格瑞等人見到鬼狐天沖這股慫樣,不由得內心重新估量排行第一的赫里斯塔。

似乎,鬼狐天沖把所有人都不放在眼裡,偏偏對這個赫里斯塔畢恭畢敬。

凱莉皺眉。

難道,鬼狐天沖是知道了關於赫里斯塔的什麼?

淺坑裡,格瑞艱難地爬了上去,看到赫里斯塔的時候眼底閃過一絲訝異。

鬼狐天沖咬牙。

自己絕對不能死在這種地方!

他握緊了些手中的雷神之錘,但不知道為什麼,猛然握了個空。

想要再弄出雷神之錘,但無論如何也弄不出,並且他還覺得身上的元力如洪水一樣流失。

鬼狐天沖驚恐地看著赫里斯塔。

赫里斯塔勾起了一個譏諷的笑容,那隻金色的眸子顯得格外地冰冷。

「鬼狐天沖,你膽子還真是大得很呢。」最後一個字尾音上揚,明明是極其隨意的語氣,但鬼狐天沖從中聽出了不可名狀的威脅。

鬼狐天沖連忙跪下,哪有剛剛那樣囂張:「在……在下沒有!就算對誰不敬,也不會對您不敬!」

赫里斯塔冷哼了一聲:「巧言令色。」

她走向鬼狐天沖,掐著鬼狐天沖的脖子往牆上抵,但又沒用力,她俯過身去,湊到到鬼狐天沖的耳旁說道:「我改變主意了,因為那傻小子,可比你有趣多了……他也比你誠實……我還是喜歡誠實的。」

赫里斯塔鬆開他。

鬼狐天沖癱坐在地上,思維停頓,只能被動接受眼前的事物——赫里斯塔右手閃著黑色絲絲的電光,隨即便出現一把短刀。

她拉起金。

凱莉和格瑞還有紫堂幻要喊出什麼的時候,卻硬生生吞回了肚子。

赫里斯塔把短刀放在金的手裡,她的手握著金握著短刀的那隻手。

為什麼——

為什麼神對自己一點都不公?!

明明自己那麼討好祂!

鬼狐天沖雙瞳微顫,他想逃,但是四肢發軟,怎麼也起不了身。

於是,他便像是個蟲子一樣,在地面上蠕動,臉也骯了。

無力動彈的格瑞等人茫然地看著這一切。

赫里斯塔揪起鬼狐天沖,握著金握著短刀的那隻手,刺入了他的心臟。

格瑞等人也收到了積分到賬的提示。

赫里斯塔也得到了一些積分,只不過比格瑞他們,要少得許多。

鬼狐天沖怨憤地瞪著赫里斯塔,但又立刻把怨恨的心情收了回去。

他不敢!

漸漸鬼狐天沖的雙眸暗淡,失去生氣。

赫里斯塔沒去看他一眼,也將金隨意丟在地上。

天邊,金橙色的陽光劃破烏雲,照射在這片地方。

空中,丹尼爾的略透明身影倏然出現。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