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是什麼樣的人啊,和我長的很像的那個。。」林櫻也和女孩兒熟絡了,好奇的問道。

「那人…他是一個英雄,一個大英雄,如果沒有他的話,可能就沒有我現在的人生咯,所以我很感謝他給了我第二次重生的機會。」女孩兒頓了頓,最後說道:「還有哦,你離家出走歸離家出走,最後你還是得要乖乖回家,雖然我很理解你離家出走的叛逆想法,不過啊,最關心你的還是家人,不要讓家人太過擔心了啊。」

林櫻點頭答應,望著窗外。

「家人啊,很快就能見到媽媽了呢…」



林櫻和女孩兒是是萍水相逢,下車后只是給林櫻指點了一下信封上的地址就各奔東西。

按照女孩兒的指引,林櫻上了一輛輛的公交車,根據女孩兒的說法,走公交車雖然浪費時間,卻比計程車安全的多,如果計程車司機是怪蜀黍的話那就真的完蛋了,主動權都在人家的身上。

人群來往,伴隨著公交車的一次次轉站,終於來到了本地某個偏遠的老城區里,房子很舊,大多都是那種磚瓦房,屬於還沒有被開發的老城區。

住在這裡走動的,大多數都是老人,在看到林櫻這生面孔出現在這城區時,也沒有什麼在意的地方,只是自顧自的繼續怡然自得,享受著午後的陽光。

林櫻一個人背著小書包有些緊張兮兮的,猶豫了一下,來到一個老人面前,拿出地址,問道:「請問老爺爺,這…這個地方在哪裡?」

這老人正坐在老人椅上,怡然自得的,看到林櫻過後,沒有拒絕她的提問,戴上了老花眼鏡,顫顫巍巍的看著上邊的地址。

「這個地方…你確定是這裡嗎?小姑娘…」

「嗯,是這裡,媽媽每年都會從這裡寄信過來的。」林櫻有些忐忑,不知道自己找對了地方沒有。

老人看著林櫻,用手指了指:「就在那一邊最盡頭的房子,你去那裡看看吧,我先提醒你…」

老人話還沒說完,林櫻拔腿就跑,懷著複雜的小心情朝著最盡頭跑去。

「謝謝你啊老爺爺。」

聲音漸行漸遠,老人看著這背影呢喃道。

「我這話還沒說完呢,那小姑娘怎麼那麼著急…算了,去到那裡她自己會明白的。」



林櫻順著老人指的路,走到了這裡的最盡頭,來到了這地址指示的地方…

走過半坡道,看著眼前的屋子,林櫻有些呆愣,手中滿滿的信封也都掉落在了地面上。

這裡的確有一間房子,用磚瓦建成的老舊樓房,房子長滿了青苔,玻璃破碎,裡面空無一物,人去樓空。

沒有人住在這裡—— 「為什麼這裡什麼都有…是來錯地方了嗎?」林櫻眼淚都流了下來,千辛萬苦來到這裡,居然什麼都沒有…

不信邪的林櫻又問了問旁邊的老奶奶,把信遞給了她,急切道:「老奶奶,這裡…這上面的地址在哪裡…」

「嗯…」老奶奶戴起了老花眼鏡,可能著上面的地址,指著眼前空無一物的房子說道:「就是這裡沒錯哦…」

「可這裡…根本沒有人啊。」林櫻不可置信的說道。

「是啊,這裡早就沒有人住啦,以前這裡還住了一對夫婦的,可這一對夫婦呢,自從搬到蕙州去后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啊,房子也荒廢沒有人住了。」老奶奶搖搖頭,摘下了老花眼鏡,繼續杵著拐杖走走,頓了頓,又回頭道:「小朋友不要一個人在外邊走哦,要早點回家,不然爸爸媽媽要擔心死你了…」

說完老奶奶就杵著拐杖離開,也不走遠,就在這附近走走晃悠。

林櫻看著眼前人去樓空的房子,一陣的獃滯,最後擦掉了眼淚,不信邪的走了進去。

房子沒有鎖,或者說根本沒有鎖的必要,裡邊早就已經沒有了傢具,也沒有什麼值得偷盜的東西,只有一條早就已經沾滿灰塵,好久都沒有人動過的棉被,旁邊還有一封破舊的紙條,大概意思林櫻看的懂,是路過的流浪漢暫住在了這裡留給戶主的感謝信,上邊的日期還是2010年,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

流浪漢走了,沒有帶走棉被,成為了這房子最後的住戶——

「媽媽…」

林櫻漫無目的的找著,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尋找著什麼,良久之後,終於是找到了什麼東西。

一張老舊的相框,上面沾滿了灰塵的痕迹,伸手抹開上邊的灰塵,是一張照片,照片上一男一女。

林櫻終於可以確定,這裡的確是正確的地址。

上邊的男人,林櫻記得,是她的父親林飛虎,再看旁邊的女人,抱著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一頭柔順的黑色長發,眉目溫柔,視線沒有從嬰兒的身上離開過。

這是她的媽媽,就算記憶已經模糊,容貌早已忘記,可林櫻還是依稀記得,牽著自己的手,走在街道上的場景。

「這是我的爸爸媽媽…是這裡,可為什麼媽媽沒有在…為什麼…」



就在林櫻滿臉迷茫,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腳步聲,李雲從旁邊的大門處走了進來,一臉微笑的看著林櫻。

「小朋友…」

「哇!怪蜀黍,你別過來啊!」林櫻迅速站起身來,用剛剛拿到的防狼噴霧對準著李雲。

李雲受到了一萬點的真實傷害,隱隱有看不見的血跡從嘴角滲出來…

怪叔叔…

這比叫叔叔還要險惡一萬個等級啊!

「咳咳,貧道並不是怪叔叔,只是一個路過的假面…不對,路過的道人而已。」李雲直接擺出自認為最溫和,最和諧的笑容來。

腹黑總裁不好惹 只是林櫻沒有任何放下警惕的感覺,防狼噴霧越舉越高,還有些瑟瑟發抖的說道:「剛剛大姐姐說過,看起來越和善的人越可能是怪叔叔,我不會跟你走的,也不看金魚,更不吃小零食…」

「雖然這些知識教的很及時,可我真的不是怪叔叔啊。」

李雲知道林櫻一時半會兒也不會放下警惕的,就這麼取出了拂塵,微微一揮,把這房間內的所有灰塵都清掃了個一乾二淨,這讓林櫻看的是呆了個呆。

「好…好厲害…叔叔清理房間都要用吸塵器弄好半天…你咻的一下就弄好了…」

「站著哭挺累的,還是坐下哭吧,這裡已經很乾凈,你在這裡打滾都可以。」李雲笑著說道。

林櫻愣了愣,還是坐下了,右手高舉著防狼噴霧,左手還在抹著眼淚一邊說道:「誰哭了,小櫻沒有哭,只是眼睛里進灰塵了而已…」

李雲也坐在了林櫻不遠處的地方,小蘇漓立刻伸出了小腦袋來,打量了下四周,直接跳到了李雲的腦袋上,毛茸茸的大尾巴甩來甩去,立刻就吸引了林櫻的目光。

「好…好可愛…的小狐狸…」

林櫻成功放下了手中的防狼噴霧…

此時,林櫻有些猶豫的把手伸了過去,小蘇漓猶豫的想要避開,不過最終還是沒有避開,被林櫻的手湊了上去。

【英雄的女兒…也是可以的…】

林櫻成功的成為第三個撫摸蘇漓小腦袋的人。

「可愛嗎?」李雲指著腦袋上的蘇漓說道:「她可是狐仙哦…」

「狐仙…狐仙有什麼不同的嗎…」

「對著狐仙祈願,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李雲說道:「小姑娘,你有什麼願望要實現嗎?或者說,你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罷…」

林櫻摸了摸小蘇漓毛茸茸的耳朵,沉默片刻后,又是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我…我是來找媽媽的…我的媽媽…她每年都給我寄一封信和毛衣過來…可是…都沒來見過我一次…我這一次來找她…她卻不在這裡…我的媽媽她是不是不要我了呢…」

說完,林櫻不是快要哭出來了,是已經哭出來了,嚎啕大哭…

小孩子什麼都不懂,只知道自己可能是被拋棄之後,就會哭。

蘇漓看見林櫻不斷的哭,主動湊了上去,用毛茸茸的尾巴安慰她。

「作為母親,怎麼可能拋棄自己的女兒呢…」李雲拿出紙巾來,幫林櫻把臉上的眼淚都擦掉,然後笑著說道:「不如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吧…」

「什麼遊戲…」林櫻吸了吸鼻子,把鼻涕吸了回去。

「你遮住眼睛,喊3.2.1,同時在心裡默念狐仙保佑,這樣你就能實現願望了。」

「真的嗎?」林櫻說道:「你該不會是騙小孩的吧,小明哥說過,大人最喜歡騙小孩了…」

「是否騙你你大可試試。」李雲輕言道。

「嗯…」

林櫻閉上了雙眼,心中默念3.2.1.

【希望…我能見到媽媽一面…】

三秒后,睜開眼睛。

窗外陽光的照射下,齊肩的長發,溫柔的笑容,最喜歡的白色衣服。

「媽媽…」 柔順的長發隨風飄動,白色的裙擺盡情搖擺,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就和照片里的樣子一模一樣,沒有任何變化,反而多出了一絲空靈的味道來。

「媽媽…」林櫻抬頭看著女人,一把就抱了上去,整個頭都埋到了她的肩膀處,溫暖的觸感傳來,還是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懷抱。

林櫻可以確定,眼前這個就是自己的媽媽…

林櫻的媽媽撫摸著林櫻的腦袋,溫柔一笑說道。

「有沒有好好吃飯,不能挑食只吃肉哦,只吃肉不僅會胖,還會很不健康的。」

「沒有…我有好好的吃著蔬菜,青菜,豆苗,菜心,我最愛最愛吃了,肉我反而還不愛吃呢,我最喜歡吃的就是王叔叔的油炸大蟲子,去掉頭就可以吃,雞肉味嘎嘣脆,而且營養價值還很高呢。」林櫻繼續把頭埋在女人的肩膀里,用含糊不清的語調說道:「媽媽,為什麼這些年都不來見我,明明今年都答應了過來的…你又騙我,沒有來。」

「抱歉了小櫻…這些都是有原因的,不過呢我也很想去見你啊,這些年來我都很想你呢,現在咱們不是見面了嗎,媽媽很開心喲。」女人把林櫻的臉捧起來,用收擦掉她臉上的淚漬,說道:「好了,別哭鼻子了,哭鼻子就不好看了哦,作為一個女孩子啊,小臉蛋兒髒了可是不行的…」

「嗯,小櫻才沒有哭呢,小櫻很堅強!」

林櫻倔強的把臉上的眼淚擦掉,看著自己的母親,開始說著自己這些年來經歷的事情,比如說跟王小明用鞭炮炸王青的內褲,比如說跟王小明去調戲路邊的熊孩子,再比如說跟王小明在同班愛欺負人的孩子王拉屎的時候,放一顆超大當量的鞭炮,再比如說毆打同學的高年級學生,在宿舍晾曬的所有褲子都神秘失蹤的事情…

女人默默的聽著林櫻的訴說,充當著一個合格的傾聽者,了解著這些年來林櫻的成長經歷。

「王小明啊,明明年紀比我小,還要我叫他哥哥,你說他要臉不要臉,不過呢,我總覺得自己叫他哥哥好像心甘情願似的…」林櫻雙手托著下巴,想到那古靈精怪的王小明。

「他一定很照顧你吧…」女人說道。

「嗯嗯,雖然他有時候會欺負我,不過在別人欺負我的時候,他肯定是第一個衝上去的。」林櫻小雞啄米點頭道:「之前有個孩子王想要欺負我,小明哥二話不說就把他給揍了,後來啊,那孩子王就不敢再欺負我了…好像是因為偷看老師洗澡的事情被小明哥拍了下來,抓住了把柄。」

林瓔媽媽只是微笑的傾聽著,旁邊的李雲聽著很想吐槽這位叫王小明的小學生,無論從哪種意義上評論都已經不是一般的熊孩子了,這簡直就是熊孩子中的泥石流啊…

此時此刻,林櫻已經有些累了,從蕙州一個人坐大巴,再坐公交車輾轉到這裡,對於一個小學生來說已經是奇迹,就這麼靠在自己媽媽的肩膀上,還是強撐著身子沒有睡覺,珍惜著和自己母親的一分一秒。

「媽媽,不如你搬過來住吧,我那裡有王小明,有王叔叔,還有很多很多小夥伴,你在這裡呢怎麼住啊,灰塵那麼多…」林櫻眼角瞥了瞥在一旁打醬油的李雲,說道:「嗯…剛剛這位怪叔叔把灰塵都弄走了,可這裡…真的不適合住人啊!」

漏風的窗戶,沒有任何傢具,就連一張床都沒有,林櫻懵懵懂懂,理所應當的認為女人是住在這裡的。

林櫻的媽媽微微一笑,說道:「媽媽只屬於這裡,媽媽可不能去你王叔叔那裡呢。」

「為什麼啊…為什麼非要待在這裡啊…這裡那麼臟。」林櫻撅著嘴說道,又不敢多說,生怕自己被認為是討人嫌的熊孩子,這一點她深刻的從王小明和哈士奇還有王青的相處中領悟到,就連狗都嫌棄那王小明…當然自己是不嫌棄的。

「沒關係的,媽媽還是依然想著你,織毛衣,信封我也會每年都會給你寄來,你王叔叔肯定也能很好的把這些東西交到你的手上,你身上的這一件毛衣就是媽媽織的哦。」林櫻的媽媽繼續將林櫻摟在懷裡,說道:「你只要記著一點,爸爸媽媽呢,永遠愛你,我們永遠都是親人哦…」

「嗯…」

林櫻靠在女人的身上,一陣陣的困意襲來,這一次是真的困的要死,想要睡覺了,眼皮子打架到快要支撐不住了。

聽著女人輕柔的聲音,林櫻緩緩的閉上了雙眼,一把撲在了女人的身上,感受著溫暖的懷抱。

一陣陣的歌聲響起,女人開始輕唱著催眠的歌謠。

【月兒明,風兒靜】

【樹葉兒遮窗欞】

【蛐蛐兒叫錚錚】

【好比那琴弦聲】

【琴聲兒輕,調兒動聽】

【搖籃輕擺動】

【娘的寶寶閉上眼睛】

【睡了那個睡在夢中】

「好久好久以前聽過,是媽媽唱的歌,以前也是這麼唱給我聽的呢…午安…我要…睡覺了…記得明年也要想小櫻啊…么么噠。」林櫻眯著眼睛嘀咕道。

重生香江1981 「嗯,午安…好好睡吧,睡一個乖乖的覺。」女人撫著林櫻柔軟的頭髮,將她輕輕的摟住。

伴隨著搖籃曲的歌聲,林櫻逐漸的進入了夢鄉,睡得很深,很甜,這些年來她從來沒有睡的那麼熟過。

一陣陣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傳到了屋子裡,大眾小轎車停在門口,王青還有王小明從車上下來,進到了屋子裡。

「你這熊孩子,要好好的給小櫻道歉,現在變態那麼多,你這闖禍可就不是一個人受傷害。」

等到王青和王小明匆匆趕來這裡的時候,只看到了深深入眠的林櫻,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景象說道。

「這是…」

倚靠在一隻小白狐的身上,白狐用毛茸茸的龐大狐尾,包圍著林櫻的身子。

林櫻摟著那大大的狐狸尾巴感受著溫暖,享受著午後的休憩—— 「這狐狸應該…嗯,不會傷人吧?大概?」王青狐疑的看著已經熟睡的林瓔還有小狐狸。

「她自然是不會傷人的。」李雲站了出來,撫摸著小蘇漓的腦袋,就算是睡著了,毛絨絨的尾巴還是一甩一甩的,甩到李雲臉上來。

王青這才看到了李雲在這裡,一臉意外的說道:「道長,您怎麼在這兒?」

李雲只是搖頭笑而不語,沒有回答,隨後又道。

「不用擔心這小姑娘,她只是太累了睡著了而已。」

「嗯,而且還睡得很香甜,那麼多年了,這孩子從來都沒有睡得香甜過。」王青看著小林櫻,嘆氣道,同時阻止了想要叫醒林櫻的熊孩子王小明:「別騷擾小櫻,大清早的奔波勞累,肯定是累壞了,還要自己走路去車站…」

見自己惡作劇沒成功,王小明撅撅嘴,其實他是想要騷擾小蘇漓來著…

蜜婚成癮:天才萌寶酷媽咪 在熊孩子濁流王小明還沒靠近的時候,蘇漓本能的閃避開來,然而還是在睡夢之中閃避的…

「我就是讓小櫻來見她媽嘛,我有什麼不對的,都是你的錯,不就是不應該大清早去嗎?這不是我的錯啊,都是時辰的錯,如果晚點走的話,她就不會累了啊!嗯嗯,就是這樣。」

王青拍了下王小明的腦袋,氣笑了:「你這小機靈鬼,還時辰的錯呢,她的母親根本就不在這裡,你讓她來這裡不是瞎搗亂嗎?幸好這小櫻也夠聰明沒有迷路,不然被什麼心機人販子給弄走了,看你怎麼賠罪的沒有用。」

「那她媽去哪裡了啊,你又不告訴我,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哼…老藏著掖著,大人們就是不坦誠,還沒有我們小孩子誠實,比如我就承認之前是我告訴媽媽你偷瞄路邊的大姐姐的…」王小明鬼靈精怪的吐著大舌頭,就跑到外邊皮去了。

」卧槽!難怪那天晚上她讓老子跪搓衣板,原來是你丫的在搞鬼啊!「

Views:
7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