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作爲男人來說,宋陽對此事根本不介意,但是對於一個少女來說那就不是一般的意義了,尤其是南疆巫族的女子,貞潔代表着一生!

在南疆巫族,男女之間的關係絕對不能亂,因爲每個人體內都有一條本命蠱蟲,如果亂來的話本命蠱蟲就會發生撕咬,最終會有一方甚至雙方都死亡!

現在宋陽終於明白過來秋雨燕爲什麼支支吾吾的了,原來蠱蟲還有這種限制,也就是說現在如果自己跟秋雨燕不發生點什麼,那麼自己二人都會死掉!

看到宋陽錯愕的眼神,秋雨燕不禁幽幽的嘆了一口氣,無奈道:“宋教官,雖然你不是南疆巫族之人,但體內也是有本命蠱蟲的人了,雨燕不求別的,只希望日後不要辜負了雨燕……否則,雨燕也只好玉石俱焚了,沒有人可以在本命蠱毒之下存活下來!”

秋雨燕雖然語氣輕柔,但是卻充滿了堅定,不容置疑,讓宋陽不禁頭疼,早知道如此他就不會發神經弄什麼本命蠱蟲了。

事到如今,宋陽也只能答應了,不過一想到自己莫名其妙又多了一個女人,宋陽就感到一陣頭大,自己家裏已經夠亂的了,不知道添了一個女人之後會是什麼樣子,恐怕要炸開鍋了吧!

“老土匪啊老土匪,你丫的沒事年輕時候亂搞什麼,連南疆巫族的女子都有一腿,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活下來的!”宋陽心中腹誹,連帶着楊開光一起罵了,畢竟這可是楊開光年輕時候欠下的風流債。

如此一來,宋陽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該怎麼選擇了,要麼身死要麼跟秋雨燕發生關係,他萬萬沒想到自己來到西海軍區會發生這麼多事情,讓他不禁頭大。

鬱悶的撓撓頭,宋陽都有點不敢看秋雨燕了,無奈道:“我還有什麼選擇麼,不過我有句話要說,雖然我不會辜負你,但是我已經有女人了,而且不止一個,這個你能不能接受?”

宋陽覺得欺瞞一個女孩得到對方的身體並不是光明磊落的行爲,哪怕是死也不會做這種事情,所以還不如說出來。

似乎早就猜到了宋陽會有其他女人,秋雨燕看到對方坦誠倒是鬆了一口氣,露出微笑,嬌羞的點點頭,嬌嫩的小手再次放在了自己的腰間,輕輕解開束腰,露出裏面的肚兜,小巧可愛。

見到對方解開衣衫,宋陽不禁口乾舌燥,艱難的嚥了一口口水,心中感到罪過啊,竟然莫名其妙的又奪去一個少女的清白。

當少女輕輕解開衣衫,露出白皙的肌膚,如陶瓷一般暴露在空氣之中,讓宋陽不禁一呆,緊接着便是一陣軟香入懷,伴隨着陣陣幽香,兩者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雖然草地上還有點溼漉漉的感覺,但是宋陽感到渾身都發燙,尤其是當突破那最重要的一刻時候,伴隨着少女的悶哼聲,宋陽只感到進入了一片嶄新天地,無比舒服的感覺將他包裹住……

隨着兩人的動作,一陣沁人心脾的幽香散發出來……

(本章完) 因爲雨後,操場上尚有些溼漉漉的,兩道人影在黑夜之中在操場上翻滾,激烈的動作着,伴隨着一陣沁人心脾的幽香,遠遠地傳來……

操場的某個角落,影子悠閒的坐在一棵大樹之上,一旁是剛剛回來的李逍遙,兩人瞄了一眼遠處的“戰鬥”,李逍遙哈哈一笑道:“老大這傢伙還真是奔放啊,竟然在這種地方就亂搞起來,不愧是老大,太厲害了!”

“這是必須的啊,老大那是爲西海軍區增添一份活力,雖然覺得有點對不起傾城嫂子,但怎麼說老大也終於從純情小處男蛻變了,真是不簡單啊!”影子王奇鷹笑道,當初宋陽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壓根什麼都沒做過呢。

聞言,李逍遙不屑的撇撇嘴道:“你就這點情報能力啊,老大早就有女人了,而且一次還兩個,據說現在老大家裏面一堆美女,都快成古代皇帝的後宮了,熱鬧着呢!”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扯淡,因爲非禮勿視的緣故並沒有靠近去看,但是遠遠地卻能夠看到一黑一白兩條肉蟲不斷的交纏在一起……

宋陽此時的感覺很奇妙,就在跟秋雨燕融合在一起的時候,他感到體內的金絲眠蠱有了動靜,竟然跟另一隻紅色的蠱蟲糾纏在一起,也在做着什麼動作,正如秋雨燕所說,兩隻本命蠱蟲相遇則會進行蛻變!

與秋雨燕不斷**,宋陽近距離吸了一口那沁人心脾的方向,不由覺得蠱蟲還真是奇妙,竟然有百花蠱這種蠱蟲存在,可以讓女子體內散發幽香,他不由想到了古代的香妃,是不是香妃也是養蠱之人所以纔會身體幽香呢。

秋雨燕身材嬌小,且柔若無骨,再加上修行了柔體術更是如水蛇一般,雙腿緊緊的纏着宋陽的腰際,喉嚨之中擠出一聲魅惑的呻吟。

兩人在黑夜中不斷糾纏,一直做了好幾次方纔停下來,兩人都累的筋疲力盡,輕輕的撫摸着少女的肌膚,羊脂白玉一般,香軟滑膩,讓宋陽愛不釋手。

秋雨燕嬌軀很香,讓宋陽都有點愛不釋手了,南疆巫族的男人還真是好福氣啊,女子竟然都體內養百花蠱,香氣宜人。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過了許久宋陽想要帶秋雨燕回去別墅,但是後者卻拒絕了,此時兩隻本命蠱蟲都飛了出來,紅色蠱蟲直接飛進了秋雨燕的體內,那股沁人心脾的幽香也逐漸消失不見了。

宋陽發現自己的金絲眠蠱依舊搖搖晃晃的飛着,一副憨憨的樣子,連飛都飛不穩,按照宋陽的要求回到了暖玉盒子之中,抱着半截引蠱香滿足的睡去。

“雨燕,那個……你明天就在宿舍休息吧,我會過來看你的。”宋陽忽然發現找不到話題,不過想想剛剛纔奪走了少女的貞潔,自然要說一些話安撫,就好比男女做完事之後女方更喜歡南方撫摸她的身體,而不是跟頭死豬一樣睡過去。

當然,林萱萱絕對是一個例外,因爲這妮子每次都非常會折騰,嚷嚷着要做宋陽的女王,而且每晚都要向宋陽瘋狂索取,把自己弄得筋疲力盡的,宋陽連安撫都不用,這妮子就已經直接睡着了。

又一次更是搞笑,林萱萱這妮子還在宋陽上面動作着,就將自己折騰的筋疲力盡,事情都沒做完就已經睡着了。

秋雨燕不

是林萱萱,對於宋陽的溫柔露出微笑,感到心裏美滋滋的,溫柔的看着宋陽,臉上不禁浮現出兩朵紅霞,乖巧的點點頭。

雖然她不知道什麼是談戀愛,但是對於宋陽的溫柔她還是能夠感覺到的,與眼前這個奪走了自己貞操的男人擁抱,感受着對方身上的男性氣息,心裏滿滿的都是愛。

妻恩浩蕩 夜深人靜,宋陽將秋雨燕送回了宿舍,兩名正在站崗的女兵看到宋陽到來頓時露出恭敬之色,這些人都是新兵營的人,自然認識宋陽。

兩名女兵將視線從宋陽身上轉到秋雨燕身上,當看到對方走路的時候都有點一崴一崴的,而且看着宋陽的目光十分柔和,白癡都能看得出來是看情郎的眼神,心裏一下子明白了,再看看宋陽送秋雨燕回來,頓時相視一笑,心中暗道:果然有一腿……

宋陽在西海軍區根本就是一個傳奇人物,逆天的教官,而且頂着上將的軍銜,就算秋雨燕愛慕宋陽從而獻身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些女孩子也都能夠理解,畢竟秋雨燕可是她們當中差不多最漂亮的了。

看着兩名女兵曖昧的眼神,宋陽嘴角不禁抽了抽,看來自己在西海軍區又要鬧出緋聞了啊,教官跟底下士兵發生關係,想想這條新聞宋陽都覺得有點蛋疼,不過他倒是不怕,他臉皮厚。

將秋雨燕送回去,宋陽慢悠悠的沿原路出來,向着自己的住處走去,剛回到住處就發現門開着裏面燈還亮着,不用想就知道是王奇鷹這個傢伙。

果然,進去之後宋陽看到王奇鷹坐在沙發上吃水果,除了他還有李逍遙這個傢伙,拿着自己的《花花公子》和《茶餘飯後》雜誌在看着,見到自己進來頓時露出曖昧之色。

“嘿嘿,老大剛纔玩的還開心不?嘖嘖,新教官剛來就跟女學員發生關係了,而且還是打野戰,你可真奔放!”李逍遙一進來就調侃宋陽,臉上掛着笑容,話還沒說完宋陽的一隻拖鞋就砸了過去。

慌忙的躲開,李逍遙玩世不恭的一笑,道:“別惱羞成怒啊,我們可是什麼都沒看見,就是掐指一算、掐指一算……”

見狀,王奇鷹也哈哈大笑,這兩個傢伙一向如此,隨時隨地都可能打架,現在戰爭爆發也一點不奇怪。

對於兩者的調笑宋陽可不在乎,這兩個傢伙一向如此,但是卻不會管什麼的,到時自己心裏有種異樣的感覺。

這一次來到西海軍區本是爲了正事,現在倒是發生這種事情,與南疆巫族的秋雨燕發生了關係,不過想想對方還是楊開光的後人呢,也就是說現在的楊開光豈不是自己的親家了?

不過讓宋陽有點開心的是自己怎麼說也算是養蠱之人了,畢竟有了自己的本命蠱蟲了,雖然這個小傢伙依舊慵懶的很,隨時隨地都在睡覺,但依舊有一些作用的。

宋陽躺在牀上沉沉睡去,第二天他可是要去訓練場的。

第二天,宋陽按時來到訓練場,遙遠的便發現新兵營的人已經站好了隊形等待着宋陽的命令,一個個精神抖擻,等待着新的一天的訓練。

下一刻宋陽目光微微一凝,因爲他發現一道人影依舊跪在那裏,正是胡強,算起來他已經跪了兩個晚上了,而且還經歷了下雨,

想來那種感受的確不是很好。

宋陽看着對方的臉龐,沒有絲毫的怨恨,臉上掛着淡淡的笑容,那是一種對未來的憧憬、自信!

妖孽總裁寵妻不膩 “看來這小子還是不錯的苗子,的確不錯……”宋陽滿意的點點頭,在他看來,胡強這個傢伙竟然能夠拋棄掉自己的高傲,變得冷靜下來,看透很多東西,悟出了自己的人生。

這樣一來,也就意味着胡強已經合格了,成功的破而後立,成了全新的自己,也就意味着他有資格進入新兵營了!

宋陽滿意的點點頭,緩緩走到胡強的身邊,後者頓時擡頭,直視着宋陽恭敬的開口:“宋教官……”

聞言,宋陽點頭答應,感受到對方的確是不同了,滿意到:“現在你知道自己是什麼了麼?”

“知道了就,宋教官,我是一塊璞玉,如果努力將會價值連城,如果摔碎了不過是垃圾,廢物!”胡強回答道,眼中充滿了堅毅,補充了一句:“宋教官,我要成爲簡直連城的和氏璧,不要做廢物!”

聞言,宋陽點點頭,慢悠悠道:“我給你一個機會,我給你一天時間休息,一天之後你自己挑選四十九人一起過來,加入新兵營,至於能不能承受這種程度的訓練就看你們自己了,起來吧!”

“宋教官……”胡強驚喜道,聲音都不禁有些沙啞了,顫抖道,剛想繼續說什麼宋陽已經離開了,胡強一怔,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自言自語道:“謝謝……”

新兵營之中,一個少女看着前方的空位微微一愣,詫異道:“咦,今天雨燕怎麼沒來訓練,平時她可是最積極的!”

聽到少女的話,旁邊幾人都詫異的看着她,其中一人奇怪道:“你還不知道啊,昨晚雨燕跟宋教官度過了一個美妙的夜晚,回來的時候路都走不穩了,估計沒少折騰,今天當然不來啦!”

“就是啊,昨天晚上我可是親眼所見呢,宋教官送雨燕回來的,肯定錯不了!”一個昨晚守夜的少女說道,這些消息就是他們散播出去的。

現在新兵營已經基本上都知道宋陽與秋雨燕的事情了,一個個露出會心的笑容,當然也有不少少女哀嚎,露出痛苦之色:“天哪,竟然被秋雨燕捷足先登了,氣死老孃了,宋教官,我的男神……”

“宋教官竟然跟秋雨燕有一腿,我的天哪,那我該怎麼辦,我已經打算將自己獻給宋教官了!”另一個少女哀嚎道。

“那個……宋教官應該不介意多一個女人吧……”

這些少女嘰嘰喳喳議論不停,一聽到宋陽跟秋雨燕有一腿的小心一個個都心碎了,讓後面那些男生聽的都面面相覷,頗感無奈。

“今天任務照舊,快點去吧!”宋陽淡淡的下了命令,新兵營的衆人立馬開始行動,見狀宋陽輕鬆的笑了笑,回去了一趟,過了兩個小時拎着一個保溫瓶朝着新兵營宿舍走了過去。

當兩個站崗的女兵看到宋陽走了過來,頓時打了招呼,宋陽點頭答應,隨即在兩人羨慕的目光之中走進了秋雨燕的宿舍……

“傳言是真的,秋雨燕跟宋教官果然有一腿……”

兩個少女心領神會的一笑,現在可不需要任何的解釋了……

(本章完) 新兵營的訓練量大這是誰都知道的事情,但是超大負荷所帶來的獎勵也是驚人的,新兵營的九百五十人每一個人的軍銜都被上調了一級,這讓其他的軍人都忍不住羨慕的要死!

尤其是後來由胡強帶進來的那五十人,一個個看着別人升官都羨慕的不得了,但是他們知道這些獎勵都是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的,如此大規模的升職在西海軍區還是頭一次,這也意味着這個新來的教官實力的確恐怖,做什麼事楊開光司令都是同意。

不過宋陽丟下來的好處並沒有到頭,以十分平淡的語氣通知下去接下來只要完成要求的人都有機會升職,這一消息讓所有新兵營的人都激動不已!

“今天比昨天的任務量增加百分之十,從現在開始淘汰賽,每一天加重一次,規定時間是下午六點鐘,如果按時完成要求的就晉級,其餘的淘汰,前三百名軍銜上升一級,最終留下的一男一女被任命爲隊長,軍銜上升兩級!”

宋陽慢悠悠的坐在太師椅上說道,簡簡單單的將這次的任務說明了一下,每一天的任務都會加重,看似只有百分之十,但是十天的時間任務就會加重一倍了!

現在的任務量是多少,那可是兩百公里啊,加重一倍就是四百,而且必須要在六點之前完成,這個任務量未免就太大了!

當宋陽聲音落下,下面頓時響起了一片譁然,一個個呆滯在那裏,大多數都激動的面色漲紅,興奮不已,要知道這可是軍銜上升啊,太瘋狂了!

雖然任務量加重了許多,但是相比之下獎勵也是相當可觀的!

要知道平時在軍隊裏面想要讓軍銜上升一級是多麼難得事情啊,但是現在卻如此簡單,只要獲得名次就可以上升,已經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了!

三百人,也就是說三成的人可以獲得獎勵,而最終剩下的一男一女將作爲男女兩方的隊長,軍銜上升兩級,簡直太過誘惑了!

宋陽目光平靜的看着衆人,隨着他的手掌一揮,新兵營的所有人都跑了出去,秋雨燕身形靈動,保持着勻速衝了出去,現在的秋雨燕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了,宋陽按照秋雨燕的特點給他特定了一套修煉方法,可以說現在秋雨燕的速度絕對是新兵營中最快的!

宋陽乾脆厚着臉皮跑去跟影子王奇鷹要來了傳說中的古印度瑜伽殺人術,畢竟柔體術也只是根據瑜伽殺人術創造出來的而已,如果直接學習瑜伽殺人術會更好一點,就像八極拳比起簡化版的要強大很多一樣。

宋陽對現在的秋雨燕有絕對的自信,他認爲秋雨燕絕對可以拿下女生那邊的第一名,作爲兩邊的隊長宋陽將傳授真正的瑜伽殺人術和八極拳,現在只不過先傳給了這丫頭罷了。

“混賬小子,你說好了給老子弄兩千人的精英,現在變成了一千人,這個你可是違約啊!”楊開光難得的來到訓練場,頓時引起了注意,讓一羣人都嚇了一跳,一個個屁顛屁顛的過來問候,操練起自己的士兵來更加努力了。

對於楊開光的話,宋陽壓根懶得理會,這傢伙還欠自己人情呢,因爲蠱蟲的事情,宋陽臉皮很厚的將功勞全都放在自己頭上

了,畢竟秋雨燕說了不能跟楊開光相認,宋陽自然不會介意。

“老土匪,你怎麼不去死呢?給你精英中的精英你不要,偏偏要一般的精英?”宋陽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放屁,老子當然要精英中的精英了,但是一下子少了一千人到時候忍受不夠怎麼辦?”老土匪頗爲擔心道,畢竟一千人和兩千人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聞言,宋陽不禁輕笑,人數差距?當初自己創立的夜組也不過只有七個人而已,但還不是縱橫非洲大陸,讓那些幾千人的大傭兵團都畏懼,甚至可以橫推過去!

所以說雖然宋陽直培養出來一千人,但是宋陽有絕對的把握讓這一千人橫掃整個西海軍區其他的士兵,根本不需要多想,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放心吧,等你一死這一千人夠不夠用你就知道了,我培養出來的人可不是什麼蝦米都能夠對付的,我敢肯定,只要對方不來黑榜以上的高手,就絕對無法逃走,如果真的來了黑榜高手……那就不好意思了,全部都得留下!”宋陽自信道,透出一股倨傲,這是屬於他的驕傲,曾經的一代兵王有着難以匹敵的自信和實力!

當然,宋陽說的楊開光身死可不是真的死去,不過既然楊開光已經被查出來活不久了,如果不假戲真做的話未免太對不起這一次蠱蟲危機了!

所以宋陽決定讓楊開光對外公佈逝世,按照計劃中的來,到時候所有的宵小都會浮出水面,那時候一網打盡纔好!

對於宋陽的決定,楊開光也是頗爲無奈,雖然少了一千人,但是剩下來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可以算得上是王者了,雖然比不了韓麒麟這種天驕,但也是軍隊之中特別難以出現的人才了,甚至好幾年才能出一個!

但是現在宋陽卻一下子批量培養了一千人,其中大半都已經達到了這種境界,拿出去都是國家的棟樑,十分可怕!

一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到了下午三點鐘的時候,秋雨燕一臉輕鬆的完成了任務,依舊是整個新兵營最快的人!

對此宋陽一點也不奇怪,畢竟是秋雨燕,那可是自己親自調教出來的人啊,不僅如此,秋雨燕較小的身形,總體重也不過九十斤不到,但是宋陽卻在他的每隻腳上綁了二十斤的沙包!

一開始秋雨燕根本承受不住這種重量,連走路的速度都變得慢了許多,但是一天習慣下來倒是好了許多,發現了其中的訣竅,再加上修煉瑜伽殺人術的緣故,飛速成長着。

緊接着陸陸續續的出現了許多人完成任務,但是卻沒有秋雨燕輕鬆了,到了接近六點的時候,胡強也終於出現,作爲一個從來沒參加過新兵營訓練的人,能夠在六點之前到達已經很不錯了!

只可惜,新加入的五十人只有胡強一個人勉爲其難的達到了目標,其餘的四十九人一個都沒能在完成任務,不過宋陽對此並不奇怪,因爲一開始的時候新兵營大多數人都是八九點才能完成兩百公里的任務,到了後來才漸漸變好的!

第一天,一千人中淘汰了九十六人,差不多佔了一層,但是這才加重了一層的負擔,就已經少了這麼多人了。

到了第二天,任務量再次增加相同的數量,比起第一天來更加困難,到時候又要淘汰掉一大票人!

果不其然,第二天新兵營剩下來的人再次淘汰了大票,只剩下三分之二了,這一次淘汰的比起上一次還要多!

到了第三天,剩下來的人連一半都沒有了,數量銳減,被淘汰的人雖然有點泄氣,但是依舊每天參加訓練,包括從第一天開始就被淘汰掉的人,也堅持訓練!

三天的時間內,那些新加進來的五十人自己都覺得詫異,竟然實力增長了許多,變得非常強大,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他們有絕對的自信可以輕易戰勝以前的自己!

到了第四天,新兵營剩下來的人剛好三百人,而這三百人都獲得了軍銜升一級耳朵資格,對此,那些被淘汰的軍士也都心服口服。

秋雨燕依舊保持着領先的水平,讓一干男生都乾瞪眼,明明是個嬌滴滴的女孩子,就算跟宋陽教官有一腿也不至於強大的這麼變態吧,每次第二名連秋雨燕的灰都吃不到,壓根沒見着!

當然,他們在驚歎的同時都不會知道,這個嬌滴滴的少女單腿的沙包已經被提升到了三十斤,兩腿一共六十斤,超過她體重的一半了!

而其他人雙腿加起來也才增加到三十斤的重量,一比之下就差了太多!

但是最讓宋陽驚訝的還是胡強這個傢伙,作爲一個純粹的信任竟然堅持了四天都沒有被淘汰,不得不說很有潛力。

到了第五天,胡強似乎變得更強了,也逐漸感到輕鬆了,竟然保持了領先水平達到了目標!

這一天,留下來的只有五十人了……

到了第六天,還剩十一人,這十一人潛力巨大,其中最前的依舊是秋雨燕,而胡強也在其中!

到了第七天……七人……

第八天,四人……

第九天,三人……

第十天……一人!

毫無疑問,最後一個留下來的自然是秋雨燕了,毫無疑問的是秋雨燕成爲了女子那一邊的隊長,至於第九天的三人,其餘兩人都是男生,一個胡強一個蔣天羅!

這兩人幾乎是同時到達的,雖然第十天的時候被淘汰了,但是兩人都擁有無盡的潛力,尤其是胡強,作爲一個新人,第一天的時候還勉勉強強能夠達到目標呢,到了最後竟然能夠成爲男生這邊留下來的最後一二人!

這等潛力實在嚇人!

最終宋陽決定讓胡強擔任男子那一方的隊長,而蔣天羅則是副隊長,對此所有人都沒有什麼異議,這三人軍銜分別上升了一級,得到了嘉獎!

既然有了隊長,那麼新兵營的正是訓練也就開始了,每一天新兵營的訓練量都十分巨大,讓其他士兵看的都覺得害怕,新兵營的士兵也都累的要死要活,但是感受着自己的進步,全都欣喜不已!

在三個正副隊長的帶領下,宋陽讓他們進行訓練,這一訓練就是一個月的時間!

一個月之後,一條震驚華夏南域西海乃至整個華夏的超大新聞從西海軍區總院傳了出來……

楊開光……逝世!

(本章完) 西海,某私人會所,這裏是由東瀛國、韓國兩國和其他一些神祕組織聯合起來組成的聯盟所設下的某個據點。

房間比較陰暗,裏面端坐着二十人,每一個都滿臉興奮,因爲這段時間宋陽的消失,他們的計劃一直比較順利,怎麼說都不需要再受到處罰了,要知道一旦受到處罰那就是身死的下場!

最上面,那名看不清楚長相的大人面色冷峻,冷冷開口:“楊開光已死的消息一經傳了出來,遺體已經運回了西海軍區,預計三天之後舉辦葬禮!”

聽到這位大人的話,衆人都忍不住鬆了一口氣,畢竟這事一個好消息,怎麼說也不會有什麼麻煩了,再說既然楊開光已經死了,也就是說西海軍區實力一下削弱了大半,根本無法抵抗!

“大人,既然楊開光已死,那麼我們就可以先拿下西海軍區,並且從西海的政治、軍事和經濟三方面控制西海了,到時候分裂整個華夏南域也指日可待!” 菩堤若生 其中一人說道,語氣肯定。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