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這時,忽然一道細微的腳步聲,落入了顧銘的耳中。

腳步聲?

有人!

聽到動靜后,顧銘迅速轉頭看去,發現遠處有一個中年男子正看著他。

此人,對於顧銘來說很陌生,是第一次見。

可是,顧銘可以從對方行走的動作來看,此人很不簡單,至少是武師境的高手。

顧銘眯起眼睛,警惕起來。

在這荒山野嶺的地方,經常有人會做出一些殺人奪寶的事情。

對於這些,顧銘早就見怪不怪了,畢竟毫不誇張地說,顧銘的經過,比眼前這個中年男人吃的飯都多。

中年男子見到顧銘發現了他,不由咧開嘴一笑,道:「沒想到,顧家的顧銘少爺竟然是扮豬吃老虎,你的境界應該已經達到五品武士的境界了吧?」

聽到中年人的話后,顧銘詫異的問道:「你認識我?」

「何止認識……」

中年男子緩緩向前,一邊走,一邊說道:「你可是南陽城的第一天才,誰又不認識你呢?只是我想不通,你明明覺醒的是三品武徒,可是為什麼會有五品武士境的實力呢?想來應該是你們顧家故意隱瞞了什麼吧?」

前幾天,顧家才舉行武者覺醒儀式,顧銘才剛剛覺醒武者之力,他不過是三品武徒而已。

然而幾天之後,就突破到了五品武士的境界?

而且還打敗了有著九品武士實力的紀蘆山,這顯然不可能!

因此,中年男子才覺得要麼是顧銘欺騙了所有人,要麼就是顧家當日的情況給刻意隱瞞了下去。

否則的話,又有誰可能在短短的幾天之內提升一個大境界呢?

另外,中年男人懷疑顧銘修鍊了某種練體之術,應該是從小就開始修鍊,所以才能夠輕鬆擊敗紀蘆山等人。

他的武者之力有著五品武士境,可他的身體力量應該達到了武師境。

中年男子認為紀蘆山輸的不虧,不過也十分的冤枉。

明明有著九品武士的武者之力,你為什麼不動用,卻跟人家比身體力量,那不是找虐又是什麼呢?

顧銘聽到中年男子的話后,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可是心裡已經感覺到,這個中年男子來者不善。

儘管對方掩飾的很好,但顧銘還是感受到了對方身上無意中流露出來的殺意。

此人,是來殺他的!

「是於家的人,還是紀家?」

顧銘心中想道。

他在南陽城中,只得罪過兩撥人,一是於家于軍、於興懷兄弟,二是紀家紀蘆山、紀蘆雪兄妹。

「那你想怎麼做?」顧銘淡淡地問道。

「我只是想打探一下你的底細。」這個中年男子回答道。

「那你可以走了!」

顧銘說完,便是轉身準備離開。

這個中年人,得到了紀蘆山的指示,那就是殺死顧銘,可方才顧銘顯露出來的實力,讓他感覺有點奇怪,總感覺自己不是顧銘的對手。

如果偷襲的話,他有十成的把握將顧銘擊殺!

此時,顧銘竟然自己轉身,將背部留給了他,正好給他提供了機會。

「少爺要你的命,怪不得我了!」

中年男子心中暗想一句后,瞬間化作一道流光沖向顧銘,一把烈焰刀出手在手中,對著顧銘的後腦狠劈下去。

這一把火屬性的兵器,散發著濃濃的火之屬性,它有一個隱藏效果,那就是焚屍。

只要顧銘死了,那麼屍體就可以焚掉,這樣就不會有人得知死者是誰了。

只可惜,這一切是顧銘故意的。

顧銘心中冷笑,然後迅速右側一踏,整個人猛然轉身,手中的黑煞劍由下至上斜挑而出。

「想死我,你是在做夢嗎?」

一股凌厲的劍芒閃過,一條帶血的手臂拋飛出去。

這個二品武師的高手,瞬間被顧銘斬掉了一臂,就連肩膀都被削掉了半個。

這一劍,顧銘原本是想直接斬殺這個中年男子的,但對方的速度還算快,躲掉了致命的一擊。

否則的話,拋飛的可不止是他的手臂,還有他的腦袋了!

「啊……」

中年人凄慘的叫響起來,劇烈的疼痛,讓他冷汗直流,臉色無比蒼白。

原本他是想用烈焰刀將顧銘斬殺,可誰會想到自己會被顧銘將手臂斬斷?

這戰鬥經驗,根本不是一個十六歲少年能夠擁有的!

在他震驚之時,顧銘再度出手了。 彪悍寶寶無良媽 那漆黑的黑煞劍再次橫劈而出,強勁的劍刃朝著中年男子襲來。

「鏘!」

中年男子左手握刀,迅速擋下攻擊,身形迅速爆退。

婚情幾許:老婆,劫個婚 雖然說這一擊他擋下了,可是他的刀確被斬成了兩斷。

「想不到,你隱藏的竟然這麼深,看來我是留你不得了!」

中年男子緩緩說道。

深知愛我不及她 「你認為你會是我的動手嗎?」顧銘眯眼反問道。

「就算是死,我也要帶著你!」

中年男子怒喝一聲,開始全力運轉體內的武者之力。

這個中年男子被顧銘斬掉了一臂,就連肩膀都被削了一半。

如此龐大的出血量,他知道自己是無法活著回去了,因此他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準備。

不過,在死之前,他要拉顧銘墊背!

「去死吧!」

中年男子將所有力量凝聚在那把斷刀上,殺向顧銘。

「想要我的命,可沒這麼容易!」

顧銘淡淡一笑,抬起黑煞劍迎了上去。

鏘!

一道脆響傳開,這是斷刀和黑煞劍碰撞的聲音。

然而中年男子的烈焰刀又如何會是黑煞劍的對手,再一次被黑煞劍斬斷。

中年男人無比震驚。

他的烈焰刀可是中品寶器,但是與顧銘手中的那把黑色的長劍比起來,就如同是一根小草一樣,被無情的斬斷。

顧銘竟然擁有如此寶劍,是從哪裡來的?

中年男人估計,如果把黑煞劍拿去賣的話,少說可以賣個五萬兩銀子,甚至會更高。

只可惜,他估計是無法活著回去了,畢竟傷勢太重。

如果讓他知道,顧銘手中的那可是仙器,就不知道他會怎麼想了。

「去死!」

中年男子扔掉斷刀,直接向著顧銘沖了過來。

噗哧!

在一道聲響之中,中年人感受到自己的胸口一陣刺痛,他低頭一看,只見顧銘手持著的黑煞劍,直接刺穿了他的左胸。

「這……不可能……」

中年人噴出一口鮮血,艱難地說出幾個字后,直接向後倒去,死了!

「讓我看看,你是誰!」

看著腳下的這一具屍體,顧銘在其身上搜索起來。

而後,他找到了一面小巧的令牌和一些丹藥,其中有著一枚三品療傷丹藥。

這個小令牌上,只刻著兩個字,一個是紀,一個是衛。

「紀家的侍衛?」

顧銘頓時反應了過來。

他沒想到,這個中年男子竟然是紀家派來殺他的。

特工十九妾 「紀蘆雪,應該不會派人殺我,倒是紀蘆山,很有可能……」

顧銘眯眼想道。

當日在紀家,紀蘆山被他丟進了茅房裡,臉面蕩然無存,成為整個南陽城的笑話。

氣急敗壞之下,紀蘆山的確有可能派人殺他!

畢竟,誰也不會想到,一個具有二品武師境界的武者,會死在一個剛剛覺醒武者之力的顧銘手中。

「雖然沒有金幣,但還有一顆三品丹藥,也算是不虛此行!」

顧銘滿意地點了點頭。

一顆至三品丹藥,在南陽城那可是有價無市的,至少價值五千金幣,非常珍貴。

顧銘將這顆三品療傷丹藥收到納戒之中,而後,將中年男子屍體上方的能量團,直接吞噬掉。

顧銘感受了一下,發現自己自己的境界提升了,已經達到了混沌初期四層了。

「不錯不錯,這次任務完成之時,沒準我可以達到混沌中期!那時候,就可以在這片大陸上橫著走了!」

武王雖然不是實力強大的武者,卻是中間力量,只在不主動招惹那些武帝、武聖,根本沒有人會主動去對武王動手的。

想到這,顧銘心情大好,準備轉身離去。

可這時,他又想起了一點,遂又轉身回來,揮手打出數道混沌之火,瞬間將中年男人以及銀角牛的屍體焚燒掉。

如此一來,現場就只剩下血跡了,沒有屍體。

接著,顧銘繼續趕路,路上倒是遇到不少妖獸,最後都被他給斬殺。

而他的境界也在不斷的提升!

此次顧銘出來歷練,最重要的是目的就是吞噬一切能夠吞噬的力量,快速的提升實力。

習慣了強大的力量,如今的顧銘怎麼可能忍受得住這種弱小的感覺呢。

所以,待顧銘抵達強風寨的時候,顧銘的境界直接又提升了一層,達到了混沌初期五層。

這可是顧銘斬殺了不知道多少妖獸,才達到的。

按照顧銘的演算法,如果再想上升一層的話,所需要的能量會更多。

如果說混沌初期一層所需要的能量是一,那麼二層就是二,三層則四,四層則是十六,五層則是二百五十六,以此類推,是以幾何倍增的方式增長的。

對此,顧銘毫無辦法,當初他也是這樣過來的,不知道吞噬了多少資源,他才達到無上神境的。

相對來說,他現在所需要的能量數,遠遠小於他以前了。

此時,顧銘已經是抵達了天龍寨山腳。

「天龍寨,寨主六品武師,人數一百二十人左右,寨主首級一萬金幣。如果把整個天龍寨剿滅的話,至少可以收穫五萬金幣以上。」

顧銘心中暗暗地想著。

要知道,眼前這個地方呆的,那可都是強盜,他們盤踞南陽山脈多年,身家自然應該不會太少,五萬已經是保守估計了。

有了這些金幣,顧銘就可以購買珍貴藥材,煉製出高級丹藥。

儘管吞噬那些能量團能夠讓顧銘快速提升,但卻有站一個弊端,那就是每次吞噬之後,顧銘都要消除其中的暴虐氣息,否則的話,顧銘會受到影響,漸漸地受去理智。

相對來說,還是高級丹藥是非常可靠的,就算是煉製丹藥,也可以購買靈石,也就是那個覺醒石。

想歸想,有錢才是硬道理,否則的話,想再多有什麼用!

只是,這天龍寨可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剿滅的,就算是顧家,至少也要出動兩個七品武師以上的武者才行。

「喂,小子,幹什麼的?」

忽然遠處一聲暴喝傳來,引起了顧銘的注意,不知不覺間,竟然來了一個巡邏的魁梧強盜。

「這位大哥,我,我迷路了……」

顧銘忽然裝出一副我最慫的模樣。

「迷路?」

那個魁梧強盜一邊說著,一邊朝顧銘走來,他看得出,顧銘年齡不大,估計剛剛覺醒武者之力不久。 「這位大哥,我迷路了,能告訴我下山的路嗎?」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