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風道長的道袍眨眼間就成了碎布條,露出裏面帶有制服美女圖案的大褲衩子,騷氣沖天。身上也被撓的血肉模糊,紫青色的淤痕密佈。

松風道長哀嚎不斷,說不出威脅的話,反倒是斷斷續續求饒道:“我……我不殺你們了,快放了我……我錯了,那個道友,我們……我們也算不打不相識,都是修道……”

“連道家禮儀都不懂,誰和你是道友。不過爺們是正統道士,心懷善念,就給你指一條明路。”趙天驕揹着雙手,來到松風道長近前。

松風道長立刻道:“大師……請……請說。”

“物歸原主!” 趙天驕話音剛落,一輛警車開了進來。從車上下來四個警察,爲首的正是柳滿香。

龍天見到警察到了,立刻迎了過去,指着趙天驕道:“你們來的正好,這窮小子貪圖宋雅詩美色和家產,用邪法害人。你們快看,他指使小鬼在打人,快把他抓起來!”

柳滿香看到地上的松風道長,模樣悽慘,被十幾二十個小鬼暴打,也是吃了一驚,竟然真的有鬼。隨後她冷哼道:“哪裏有鬼?我看是你心裏有鬼吧!”

在一進來的時候,柳滿香便看到了趙天驕。

龍天皺眉道:“你應該聽說過龍騰集團吧。我龍天說有鬼,這裏就是有鬼!我讓你們抓人,你們就必須給我抓人!”

趙天驕走了過來,冷笑道:“警察局你家開的是咋滴,還必須聽你的,你算什麼東西,連追女人都用這種陰毒的法子,你不就仗着自己有個有錢的老爹,就在外面耀武揚威,還真以爲四海皆你爹,誰都慣着你?”

龍天被懟的啞口無言。

在這邊說話的時候,松風道長掙扎的爬了起來,衝進了屋子裏,然後在衆目睽睽之下,從沙發底下,掏出一個黃紙包來,給了趙天驕。

“那……那是什麼?”宋雅詩一愣,不記得自家有這麼個東西啊。

趙天驕道:“這是招引鬼物的東西,就是這松風道長和龍天,將這個東西,放在了你家,所以才招來這麼多的小鬼。”

老婆再嫁我一次 龍天臉色一變,急忙解釋道:“詩詩不要相信他,我這麼愛你,怎麼可能用這種惡毒的方法呢?”

“我知道了,一定是這個小子,和松風道長串通好了,來害我的,我是無辜的!”龍天爲了逃避責任,瞬間就將松風道長給出賣了。

而這松風道長本來是準備裝逼掙錢的,沒想到沒裝好,也沒掙到錢,到頭來還被隊友給賣了,也是窩了一肚子的火。

“龍少,你怎麼能這麼說,明明是你叫我把陰銅錢放在這裏的,你怎麼還不承認了?”

看到這兩個東西狗咬狗一嘴毛,趙天驕心裏冷笑,這種伎倆,他在未成年的時候,就見過多少次了。

有些大家族的後人,爲了繼承家產,用邪法殘害兄弟姐妹,那種勾心鬥角,不亞於精彩絕倫的宮鬥劇。

宋雅詩也是看明白了,指着龍天咬牙切齒道:“龍天,你真卑鄙!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那點心思,你追我,只是你的征服欲作祟,還有你對我佳德集團的覬覦。”

“我宋雅詩告訴你,就算這個世界上沒有男人,我也不會看上你!”宋雅詩攬着趙天驕的胳膊道:“實話和你說了,我喜歡的是這種看上去很man的男人,並且善良,耿直,更是坐懷不亂,還那麼有本事,比你強一千倍一萬倍!”

柳滿香似隨意的敲了敲趙天驕結實的胸膛,嘖嘖開口:“的確很man很爺們,光是看看就春心蕩漾,這摸一把的手感,更是讓人着迷呢。”

趙天驕臉一紅,爺們就算那麼優秀,你們也不要當衆說出來,私下建個迷妹羣討論唄,我不介意有粉絲的。

龍天看着趙天驕的目光,都能噴出火來,如果不是這個可惡的小子,說不定他今晚就能將宋雅詩這女人壓在身下征服了呢!

“臭小子,我龍天記住你了!”事情鬧到這個地步,龍天已經沒臉再待下去了,轉身就要走。

趙天驕掙脫開兩個美女的環繞,擋在他面前,道:“龍尊被打回了垃圾原形,你若不想步他後塵,就別惹我!”

“是你把小尊打住院的?”龍天一愣。

趙天驕沒想到,那垃圾竟然如此不抗打,一人一拳就住院了。

“你別冤枉好人,爺們只打人,不打垃圾。”

ωwш .тт kān .c o

柳滿香對小吳幾人道:“龍天帶人私闖民宅,給戶主造成極大威脅,把他倆都帶走。”

小吳幾人上去就把龍天和松風道長給銬上了。

“你……你這個賤人,竟然敢抓……”

柳滿香揮手就是一拳,冷哼道:“我還敢打你呢!”

隨後,柳滿香跟上癮了似得,再次拍了拍趙天驕的胸膛:“小爺們,記得有時間請我吃飯。”

看着柳滿香等人離開,宋雅詩再次給趙天驕道歉:“天驕,真的對不起,我誣賴你,你還救我……”

趙天驕揮手打斷:“人啊,強大與否,不再表面。你表現出的冷酷傲慢,只會讓你看上去更加脆弱。唯有心裏強大,無所畏懼,才能讓你看清更多是非。”

宋雅詩怔怔的看着趙天驕,這人該不會是神仙轉世吧,本事大也就算了,就連心智都如此成熟,他真的只有十幾歲?

李芷煙還有宋雅琪等人,也是被趙天驕這高深莫測的一面,給驚呆了。

尤其是三個女人,看着趙天驕的目光,都有星星在閃爍。

趙天驕輕咳一聲,打開松風道長拿出來的黃紙包,裏面一共有七妹銅錢,顏色發黑,入手冰涼刺骨,散發出陰森的氣息。

羣鬼見到陰銅錢,全部圍了過來,複雜的看着趙天驕,似怕對方不給一般。

“不用這麼緊張,我又沒說不給你們。”說話間,趙天驕便要將陰銅錢還給小鬼。

可就在這時,他布包裏的桃木劍,嗡鳴一聲,自行飛出。而後陰銅錢如受到召喚一般,嗖嗖嗖……全部貼在了劍柄上。

桃木劍的劍身,突然有濃郁的陰氣覆蓋在上面,給人一種如寶劍般的鋒利感覺。

趙天驕握住桃木劍,隨意一揮。

咔擦一聲,一旁的景觀樹應聲而斷。

趙天驕一愣,看着桃木劍,那七枚陰銅錢就跟鑲嵌在劍柄上的一般,摳也摳不下來。

實際上,就算能拿下來,趙天驕也捨不得了。

“我是真想給你們的,但它們不樂意走,跟我法器融合了,所以,這陰銅錢就暫時交給我保管吧。”趙天驕輕咳一聲,他沒有貪心,可這桃木劍卻是強取豪奪。

羣鬼先是一愣,接着怔怔的看着桃木劍,爲首的小鬼喃喃失聲:“陰銅錢竟然真的與桃木劍融合了,恩人的話……應驗了……” 應驗了?

難道陰銅錢的主人,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天?

而且,銅錢融合桃木劍後,這些小鬼說的話,就能傳出聲音了。

那小鬼回過神,立刻對着趙天驕再次跪拜:“方青拜見法師。”

趙天驕道:“拜也沒有用,拿不下來了,再糾纏我,我可就不客氣了啊!”

獨孤勝寒來到趙天驕身邊,冷哼一聲,發出威脅般的警告。

那叫方青的小鬼一哆嗦,立馬解釋道:“恩人曾說過,若有一日陰銅錢與桃木劍融合,就要我們跟隨桃木劍主人身邊,效犬馬之勞。”

趙天驕驚了個呆,不僅意外得到了陰銅錢,還有小鬼鞍前馬後,這收穫也太多了吧。

不過,有一個霸氣冷豔的鬼奴在身邊,要你們這羣小鬼幹啥?

“跟着就不用了,如果你們任務完成,我就超度你們去陰間。”

方青急道:“法師不知,我們曾是鬼修,因爲一場鬥法,即將魂飛魄散,是恩人用七枚陰銅錢,給我們聚魂,不僅沒了往日的道行,也無法去地府投胎,只能飄蕩在人間。”

“你們恩人是誰?趙天驕問道。

“其實,我們也不知道恩人是誰,唯一能肯定的,是個女人。”

就在這時,趙天驕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拿出一看,是個陌生號。

趙天驕剛一接通,對面立刻傳來哈哈大笑。

“哈哈哈……臭小子啊,你的豔福來了啊。老子經過多日觀察,終於能確定,你的造化就在省城西南方位的九龍山裏。”觀雲老道的聲音中有掩飾不住的興奮,彷彿是他自己得到造化一般。

趙天驕一喜,笑道:“老東西你沒騙我吧?那個,具體位置在哪,我現在能去麼?”

“你那麼能,自己琢磨去。不過老子跟你說,不要急於求成,造化要講究順其自然,慢慢等着吧,估計也用不了多久了。”

說罷,觀雲老道便掛斷了電話。

趙天驕的心裏卻是比較興奮,既然是造化,那就一定是好事。況且,觀雲老道說過,得到造化後,再遇到投懷送抱的妹子,他也不用壓抑自己的男兒本色了!

謝絕了宋雅詩姐妹留宿的好意,趙天驕帶着一羣鬼和兩個人,走在大街上,那是春風得意,滿面紅光。

如果不是觀雲老道說造化在九龍山,他都會以爲,這七枚陰銅錢就是他的造化了。

趙天驕將方青一羣鬼,安排在了八中附近的亂墳崗。

畢竟他是住在李芷煙家,如果帶着一羣鬼去,那李芷煙家還不成了鬼窩了,對他們父女身體都會有影響,只有一個獨孤勝寒,還沒什麼問題。

和沙樂分開後,只剩下二人一鬼。

趙天驕看着李芷煙如美玉雕琢的側臉,心思一動,突然拉住李芷煙的小手,對方身體一個激靈,猶豫片刻,猛地抽出。

趙天驕就喜歡看李芷煙又羞又急的樣子,簡直美的冒泡。他便繼續道:“呦呦呦,還害羞了。我就說你喜歡我,你還不承認,剛纔看到宋雅詩坐我懷裏,那幽怨的小眼神都把你出賣……”

趙天驕話聲未落,李芷煙忽然撲進了趙天驕的懷裏,嬌滴滴的問道:“我喜歡你,那你喜歡我麼?”

趙天驕一愣,瞬間就反應過來,這說話的一定是李芷晴。他道:“李芷晴你說你這個時候附身幹嘛,我這第一次撩妹,全被你給破壞了。”

“你不知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麼?”李芷晴嫣然一笑,嫵媚到了極致:“其實我姐是喜歡你的,但她不會接受你。”

趙天驕問道:“爲啥?”

“因爲我的魂體現在在她的身體裏,她擔心對她的身體造成影響,或者有什麼意外,突然死掉了……假如正和你愛的死去活來,留下你一個人,得多傷心。”李芷晴聲音少見的沒有勾人的味道。

趙天驕看李芷晴不似說假,心裏觸動非常大,如果說剛纔只是逗弄李芷煙的話,那麼得知了她的心聲,那種心疼的感覺再次出現。

“我姐養成暴力的習慣,是因爲小時候我總受欺負,她就擋在我身前,和那些男孩子打架,而且總能贏,給我強烈的安全感。所以在死後,我怕還有鬼欺負我,我就躲在她的身體裏。”

李芷晴忽然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再次撲進趙天驕的懷裏:“現在我找到了比我姐更有安全感的存在了……姐夫,你會保護我的吧?”

趙天驕一個激靈,八字還沒一撇呢,你就叫上姐夫了?

“姐夫,你說嘛,會不會保護我啊……”李芷晴在趙天驕懷裏蹭了蹭,語氣嗲嗲的,都酥到趙天驕的骨頭裏了。

趙天驕連忙道:“會會……你先鬆開我。”

李芷晴吧嗒在趙天驕臉上親了一下:“我就知道姐夫不會不管我。”

“你說你一邊叫着姐夫,還一邊親我,跟個磨人的小妖精似得,誰能受得……”

話聲剛落,李芷煙皺眉道:“你說誰是小妖精?”

趙天驕心裏一陣突突,這個小妖精,交出身體控制權,咋不提前說一聲,這刺激的有些要命啊!

“那個……”

獨孤勝寒突然現身說道:“主人在說我呢。”

幾日接觸下來,李芷煙對獨孤勝寒已經不那麼怕了,白了主僕一眼,也沒說什麼。

回到家裏,李乾文還沒睡,見到趙天驕,立刻招手笑道:“快來天驕,這是你解決亂墳崗鬼事的酬勞,不要嫌少啊。”

趙天驕看到桌子上兩沓毛爺爺,笑道:“捉鬼費用七千,多餘的,李叔留下吧,我總不能在這白吃白住。”

“這是你應得的,不許拒絕!等週末了,讓小煙陪你出去逛逛,好好在省城玩一玩。”李乾文不容拒絕的將錢塞給了趙天驕。

趙天驕一琢磨,李芷煙送給他一部手機,自己總該回贈點啥,便收下了。

臥室內,獨孤勝寒站在窗前,依舊看着外面,趙天驕上去拉着她的手,笑道:“勝寒,你可真是我的好勝寒,關鍵時刻總是那麼給力。 重生女主播 爺們沒白疼你。”

獨孤勝寒臉一紅,低着頭,含羞帶怯的問道:“那勝寒報答主人可好?” 主人晚上求愛不得,又被小姨子調戲,現在一定很難受吧,還說出這種沒白疼的話,是不是想要我這個鬼奴來幫忙?

獨孤勝寒鬼心大跳,美豔的臉都紅到耳根了,狹長的眉眼,風情無限。

趙天驕看的一愣,勝寒可是真漂亮啊,即便是顛倒衆生,傾國傾城這種詞語,用在她身上,也無法形容她這一刻的美。

“那……你想咋報答我?”趙天驕口乾舌燥,下意識道。

獨孤勝寒輕咬下脣,這主人真是討厭,自己不說,人家怎麼能說得出口?

“按摩!”糾結半天,獨孤勝寒嬌嗔道。

趙天驕笑道:“我正好有些累了呢,來吧。”

鴛鴦恨:與卿何歡 一分鐘後。

“哦……”

“啊……”

“好舒服啊……”

“用力……”

感受着背後小手的清涼,趙天驕舒服的都要飄了起來。

他沒想到,獨孤勝寒竟然還有這手藝呢,以後這夜生活可有得享受了!

獨孤勝寒小臉更紅了,嬌豔欲滴,這主人太污了,人家是正經的按摩好吧,又不是按摩房裏的按摩小姐,你至於叫的這麼****麼!

“啊……輕點……疼……”

獨孤勝寒心塞塞的,又羞又急道:“主人,你再叫的話,隔壁的就要過來了。”

趙天驕飄飄欲仙,隨口道:“愛誰誰,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能打擾爺們享受勝寒的服侍。”

卻在這時,電話突然響了起來,趙天驕看也不看就接了起來:“大半夜的誰打電話啊?”

“趙天驕,你還知道是半夜?大半夜的你****什麼,做春夢了麼,讓別人也睡不好!”

這個趙天驕一定是和他那漂亮的不像話的鬼奴,勾搭在一起了,可是人和鬼……

李芷煙惡狠狠的道:“趙天驕你小心精亡人盡,被女鬼吸成人幹!”

趙天驕一愣,轉過身子問道:“勝寒,我剛纔的叫聲很……不正經麼?”

見獨孤勝寒點頭,趙天驕嘆道:“你們吶……思想太骯髒、太低俗了,就不能跟爺們學着純潔點麼?”

獨孤勝寒又心塞了!

一晃到了週末,趙天驕給秦音音打了電話,約了在購物中心見面,並要對方幫忙挑選一些女生喜歡的禮物啥的。

見了面,趙天驕遞過去一沓錢,道:“音音姐,還你錢。六千八,你數數。”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