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不喜歡欠人情,尤其是一條人命!

他用靈氣鎖住了沈紅雪止血的穴位,而後撿起清泉劍,公主抱抱着沈紅雪,往大門外走了出去。

至於說躺在角落裏的司徒南,林天沒有多去叫他。

三清觀裏已經沒有危險了,一會兒他醒過來,自己會離開。

林天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今晚會出手救司徒南一命,主要目的是感謝他的那個小葫蘆。

林天前腳剛抱着沈紅雪出門,在牆角的司徒南就張開了眼睛。

這傢伙其實早就醒了,故意裝昏迷。

不過,他也是頗爲感激地看了林天的背影一眼後。

在看了眼袋子裏散發着潔白光芒的珠子後,他極其興奮地悄然離開。

林天抱着沈紅雪,在附近找到一條山泉,將她放在一塊大石頭上。

大概是三清觀邪氣散盡的關係,山裏面月朗星稀,明亮了不少。

林天又去找了一些止血的草藥。

回到沈紅雪身旁,林天解開沈紅雪的鳳披。

看着沈紅雪爆好的身材,林天擯棄一切雜念,直接下手醫治。

“嗤啦”,林天沿着沈紅雪上腹部傷口的位置將衣服撕裂。

鮮血已經將沈紅雪白而嫩的肌膚染紅,靠近傷口附近的肌膚有些發黑。

林天先用山泉洗乾淨傷口,再將止血的草藥用雙手揉碎,輕輕敷了上去。

草藥將沈紅雪刺激地醒了過來。

沈紅雪在看到林天坐在她身前,而她的衣服已經被撕破時,她本能地要起身。

十足的戒備。

“你要是亂動,一會兒神仙都救不了你。”林天的手按住了沈紅雪的肩膀。

沈紅雪傷口位置又疼了起來,她意識到是自己想多之後,老老實實躺了回去。

接下來的整個治療過程,大好風

景在眼前,雪山挺拔。

可林天,除了不經意地一眼之外,再沒有刻意去看一下。

多少男人只是看着沈紅雪穿緊身衣就欲罷不能。

而林天,卻彷彿一個得道高僧一般不爲所動。

沈紅雪在江湖行走五年來,可從未這樣被一個男人無視過!

她纔不相信林天是一個正人君子,不過是裝出來的而已。

“林天,你覺得我美嗎?”沈紅雪看向林天的眼睛,故意咬了咬紅脣。

她這會兒渾身上下透着病態美,這一個嫵媚的動作,讓她又添了幾分媚意。

“你沒有我的女朋友美。”林天平靜地看向沈紅雪的眼睛。

無懼挑逗!

沈紅雪一愣,從林天的眼睛裏,她第一次看到一個男孩把女朋友看的那麼重。

林天脫下衣服,讓沈紅雪穿上。

而後,他拿出清泉劍,放在沈紅雪前面,道:“我想知道你今晚想要得到的東西是什麼,什麼是水仙珠?還有這一把劍,它是什麼來歷?”

“糟糕,水仙珠!”沈紅雪慌忙起身,穿好林天的衣服,忍着傷痛,朝三清觀跑了回去。

林天拿起清泉劍,跟了過去。

沈紅雪在三清觀裏找了大半天,都沒有發現水靈珠,她有些頹然地靠在棺材旁坐了下去。

好一會兒後,沈紅雪緩緩說道:“地球上有五顆仙珠,金仙珠,木仙珠,水仙珠,火仙珠,和土仙珠。集齊五仙珠可起死回生,逆天改命。”

起死回生,逆天改命!

林天猛地看向了沈紅雪。

“五仙珠由一千年前飛昇仙界的純陽真君,以九州上的五行所創,原本是爲了鎮守九州安寧,所以,五仙珠位於九州的五個地方,確切來說,是五個三清觀裏。”

沈紅雪說着掃視了大殿一眼道:“我是在一年前發現了水仙珠在這個三清觀裏,也瞭解到,這一座三清觀的原主人名叫清泉,他是着這座三清觀的最後一個弟子,在這裏守護着水仙珠已經有幾十年。”

清泉?清泉劍!

林天低頭看向清泉劍,馬上再擡頭。

“沒錯,清泉劍是清泉耗時三年打造,清泉也是一個修士,他原本就要突破進入元嬰期,可卻是遇上了陳曉紅。”

“那個紅衣女嗎?”林天猜到了。

沈紅雪點點頭道:“紅衣女陳曉紅她修的是魔,被人追殺來到了這裏。清泉饒了她,可陳曉紅卻愛上了清泉。一個修仙,一個修魔,他們怎麼可能在一起,可偏偏,陳曉紅就是要纏着清泉,就是要勉強,甚至不惜下藥藥倒清泉,和他發生關係。

後來,清泉深感愧對師門,愧對純陽真君,便決定殺了陳曉紅再自殺,可在最後,他還是手下留情了。”

bsp; 至此,林天也總算明白爲何紅衣女會被褪去鏽斑的清泉劍給鎮住,她以爲是清泉死而復生了!

否則,尋常人怎麼可能解的開清泉劍上面的封印呢!

沈紅雪道:“其實要不是陳曉紅以爲是清泉死而復生,讓你能夠刺中她那一劍,你我定然不是她的對手。

噢,對了,你應該也不知道吧?他們修魔之人,也有着明顯的等級境界,人魔,地魔,天魔,元魔,化魔,魔體!和修士的等級基本上相對應。陳曉紅她已經進入到了天魔的境界,相當於修士的金丹期,實力遠在你我之上!”

原來,地球上,除了修士,修武,還有修魔!

而且,從地球上靈氣的稀薄來看,大部分人應該都是修武和修魔了。

尤其是修魔,只需要邪氣!

林天沒有長時間逗留在沈紅雪身旁,已經拿到清泉劍,他只想儘快回到海城,回到葉婉清身旁。

“林天,你不要忘了答應我的三件事。”沈紅雪看着林天的背影喊道。

“今晚爲了你的水仙珠,我差點命交代在這裏,你還好意思跟我提三件事嗎?看在清泉劍的份上,我欠你一個人情。”林天留下這話,走出大門。

“林天,你個無賴!”沈紅雪大喊起來。

喊聲之下,她的兩個手下從外面急匆匆跑了進來,關切地喊道:“老闆娘,老闆娘,你怎麼樣了?”

清晨,羅家。

葉婉清在羅家住的很舒服,什麼都不用做,彷彿過上了小時候在葉家的生活。

大概是爲林天忙碌了三年,她早已經閒不下來。

一大早,她在院子裏修剪盆栽。

“婉清姐姐,你快看,英雄哥哥回來了!”小沐的聲音從身後響了起來。

葉婉清馬上轉頭看向大門口。

那裏一個人都沒有。

“小沐,你又調皮了!”葉婉清溫柔地瞪了小沐一眼,要去抓小沐。

小沐咯咯一笑繞着盆栽跑了起來。

院子裏滿是笑聲。

可突然間,葉婉清腰部位置劇痛起來。

葉婉清扶着旁邊的椅子,掀開衣服,等看到傷口附近的經絡紋路大面積發黑,且蔓延開來的時候,她臉色瞬間慘白,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婉清姐姐,你怎麼了?”小沐沒有再往前跑,回到了葉婉清身旁。

“我沒事,小沐乖,小沐先進去做作業,婉清姐姐,一會兒再跟你一起玩……”葉婉清話說一半,忽然之間,她的雙眼變的漆黑,瞳孔消失不見,猶如深淵一般地瞪着小沐。

“哇……”小沐嚇的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她大哭起來,“媽媽,媽媽救命,媽媽救命!” 馮青玲正在房間裏準備午餐,她爲了答謝林天當初對小沐的救治,這兩天,每一餐都親自下廚。

小沐和葉婉清玩在一起,她也很放心。

聽到小沐喊救命的時候,她還以爲聽錯了,可細細一聽,聽到小沐的哭聲,她扔下手裏的刀,快步衝到院子裏。

“媽媽,媽媽……”小沐摔在地上,嚇的已經無法動彈。

而葉婉清倒在地上被盆栽擋住了,所以她沒看見。

“小沐乖,小沐不怕……你婉清姐姐呢?”馮青玲快步跑了過去,見到倒地的葉婉清,她馬上就要過去。

小沐一下子抱住了馮青玲的大腿道:“媽媽你要小心啊,婉清姐姐剛剛變的好可怕!”

“沒事,晚晴姐姐是好人,她只是生病了,媽媽過去看看。”馮青玲嘴上安撫着小沐,可其實,心裏面也有些慌張。

如果不是葉婉清真的有情況,小沐怎麼可能會被嚇到。

她過去輕輕推了推葉婉清,葉婉清沒有動。

這時候,她看到了葉婉清的胸口那一邊似乎有黑色的紋路,彷彿是血管全都變成了海色似的。

馮青玲壯着膽子掀開葉婉清胸的衣服,在看到葉婉清身上一大片黑色紋路的時候,她嚇的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實在是太可怕了!

“小沐,你去叫人過來,媽媽要打電話。”馮青玲示意小沐進去叫女下人過來。

小沐很是乖巧,擦乾眼淚就往裏面跑了進去。

而馮青玲則是緊張地撥通了羅書航的電話。

“書航,你快回來,婉清出事了!”

羅書航正在帶兵,聽到這話,也是緊張起來,“好,我馬上就回來,你不要慌,先把你哥哥找過來!”

一個小時後,羅家的客房,也是葉婉清這幾天睡覺的地方。

馮光耀已經給葉婉清做了全部的檢查,他嘆了一口氣走出房間。

房間裏,是馮萱萱留下來照顧葉婉清

門外在召集等候的羅書航夫婦馬上圍了上去。

馮光耀搖了搖頭道:“不是尋常的病症。”

“你的意思是你也沒有辦法?”羅書航問道。

馮光耀輕輕“嗯”了一聲。

羅書航拳頭砸在了牆上,三天之前,他可是跟林天立過軍令狀會照顧好葉婉清,可葉婉清如今卻是得了莫名其妙的病。

林天回來,他要怎麼交代。

“書航,現在或許只有林天才有辦法治好她,我們還是通知他回來吧!”馮光耀道。



正說着,一個下人急匆匆跑了過來,道:“老爺,林天先生到了。”

羅書航和馮青玲對視了一眼,一臉憂愁。

林天連夜從杭城和寧城的交界處趕回來,不顧身上的傷,連東西都沒有吃上一口。

只爲了能夠讓葉婉清早點見到他。

同時,他也想要給葉婉清一個驚喜,告訴葉婉清,他對於去葉家接回來奶奶更加有把握了。

即便方雲霄到時候會摻和進來。

快步走向羅家別墅大廳,在沒有看到葉婉清,而且感覺到空氣中瀰漫着淡淡的憂慮氣息後,林天的心猛地一緊。

也就是這時候,林天也聞到了一股妖氣!

羅家怎麼又有妖氣了?

林天順着妖氣的方向上樓。

等看到馮光耀,羅書航和馮青玲站在一個房間門口,一臉緊張的時候,他就有了極其糟糕的預感!

不過,他還是快步走了過去,問道:“婉清呢?”

“林天,哥哥嫂子對不住你,我們沒有照顧好婉清。”羅書航和馮青玲一起朝林天鞠躬。

林天並未立馬責怪他們,而是打開有妖氣冒出來的房門,走了進去。

他幾乎是衝到葉婉清面前,連馮萱萱看都沒看一眼。

馮萱萱一臉失落。

林天扣住葉婉清的脈搏,毫無發現,但是,妖氣卻的確是從葉婉清身上散發出來。。

掀開葉婉清衣服的一角,在看到黑色的紋路後,林天愣在了原地!

那是邪氣入侵到了葉婉清的身體裏,可又不僅僅是邪氣那麼簡單!

腦海裏浮現過去這一陣子,葉婉清有幾次都是迷迷糊糊,似乎要暈倒,可她都找藉口說是身體不舒服,或者是因爲來了姨媽的關係。

如今看來,葉婉清是不想讓他知道真相。

牀上的葉婉清突然之間動了下,似乎要醒過來了。

林天第一時間離開房間,來到了外面。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