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這可是你最後的機會了

”李警官說完

就開始動手給地主脫鞋

脫完鞋又將對方的襪子也給褪了下來

“次奧你大爺的

你要幹嘛

”地主驚恐的看着李警官的一舉一動

可不論他怎麼罵

人家都不吭聲

依舊忙活着手中的活計

等將地主的兩隻腳都扒乾淨了以後

李警官站起身來朝地主微微一笑

看得我們這些人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那笑容也忒誇張了

絕對有“你小子要廢

”的含義在裏面

然後

李警官轉身離開了房間

就在我們胡亂猜測對方幹嘛去了的工夫

人家端着一盆放着冰塊兒的涼水回到了屋內

待續 李警官進來以後二話不說,“嘩啦”下就將一盆冰水潑到了水泥地面上,地主估計也是頭一遭遇到這種事情,當下沒有反應過來,凍得丫直接將雙腳擡起來多高。

“誰特麼讓你擡腳了,給我老實放地上。”李警官這次一改沉默寡言的態度,走過去就給了地主一記耳光,隨後掏出手銬子,將地主的兩隻腳也拷在審訊椅上面。

“你麻痹,不冷啊。”地主不但沒有被李警官打老實,口中依舊罵罵咧咧的,李警官看都沒看,擡起腳來砰的一下,用他那大皮鞋死死的踩在了地主的膝蓋上面,迫使對方雙腳踏踏實實的放在地面上,隨後從腰間掏出一根棍子朝老三丟了過去。

“別調最大啊。”看老三拿到電棍後,李警官還不忘囑咐老三一句。

“知道,又不是第一次玩。”老三接過警棍後,非常小心的調着上面的刻度針,定格在一半的位置後大約十萬伏吧,老三猛然間摁下開關,並將電棍捅到地面的水漬上。

“啊啊啊”地主渾身顫抖的慘叫着,隨後雙眼一翻白兒,口吐白沫的暈死了過去。

“你們玩吧,一個小時後我來接他。”李警官將腳收了回去,隨後離開了房間。

“去給他倆嘴巴子,讓丫醒過來。”老三指揮老大過去,可問題是咱這哥兒幾個都嚇得不輕,沒有一個人敢動彈半分。

“我胃不舒服,就先在外面等你們了。”徐chun蕾畢竟是女孩子,哪裏見過這樣的場面,嚇得花容失色,找了個理由就逃離了現場。

生死游樂場 老三就跟沒聽到一樣,指着我的鼻子罵道:“賈樹,你特麼好懸死在對方手裏,昏迷了整整一天一夜,要不是搶救的及時,你特麼就死了,怎麼着,電他幾下不應該嗎。”

“應該。”我能怎麼說,畢竟老三是爲我強出頭,我也只好順着對方的口氣來說。

“那你過去把他扇醒咯。”老三用命令的口氣對我說道。

拽丫頭惹上酷首席 “我真的渾身上下哪哪兒都疼。”我是真不想做這事兒,太特麼yin損咕咚壞了。

“次奧,一羣廢物。”老三用電棍指着我們三個人的鼻子罵道,隨後自己來到了地主的身前,一頓大嘴巴子啊,可算將對方扇醒了。

“哏咳咳”還不等地主回過神來,老三的電棍再一次的捅到了地上,“啊啊啊”地主這孫子再次白眼兒一翻,昏死了過去。

老三就這樣站在地主的眼前,鼓搗醒對方,然後就用電棍捅下地面上的水漬,等地主暈死過去後,再鼓搗醒對方,再給對方電暈過去,一直到地主大小便失禁後,老三才掐着鼻子回到了我們衆人的身邊。

“次奧,就這逼樣的還出來混呢,沒怎麼滴呢,先大小便失禁了。”老三拿電棍當扇子使,一個勁兒的在鼻子前面扇來扇去,我是真怕丫一個不留神,將電棍捅自己鼻子上,好在這貨還比較靠譜。

“差不多得了。”老大首先站出來勸着老三,“就是,他這罪也遭了,咱見好就收吧。”老二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也站出來勸着老三。

“沒玩夠再多玩一會兒,我這身體不行,看你玩就好了。”我表面是向着老三說話,實際上先把自己拋出去,省的回頭老三再讓我過去捅丫幾下,那可就糟了。

老三先是衝我點了點頭,然後撇着嘴朝老二說道:“這就叫遭罪啦。”看老二不解的樣子,老三繼續說道:“丫不是牛逼嘛,不是出去還想報仇嘛,信不信我讓丫出去生活不能自理。”

“爲什麼。”老大搶先詢問道。

“用水作爲介質來讓地主過電,即便這貨想告我們體罰犯人,都特麼沒有證據,因爲身上沒有任何傷痕啊,而且屋內溫度極低,這貨回去如果不馬上調養的話,絕對會落下病根兒,呵呵”老三笑得我們衆人心中直發毛。

“什麼病根兒啊。”這次輪到老二來問了。

老三正打算說話的同時,發現地主坐在審訊椅上再次晃晃悠悠的醒來,於是一個箭步跳了過去,再次將地主電暈咯之後,回到我們身邊開始解釋道:“自身的調節系統紊亂後,全身就會起那種青紫色的大疙瘩,不論你去任何一家醫院,都無法查到病因,更可怕的是,但凡患上這種疾病,唯有用中藥和鍼灸來調節,西藥基本無效,而且發病的時候,那些疙瘩奇癢無比,撓破以後,又會痛得鑽心,流出來的膿水又腥又臭,並且這種疙瘩一起就是一身,每逢chun秋兩個季節,只要沒掌握好氣候變化,就容易犯病。”老三說到這裏停頓了下,用丫那眼睛掃視了我們幾個人一圈,那意思是再問:“還用我繼續解釋下去了嗎。”

老大和老二聽完建國的解釋後,紛紛搖頭表示不想再聽下去了,我則感覺有些反胃,這種令人髮指的折磨方式,究竟是何人想出來的呢,即便是酷吏周興和來俊臣復生,恐怕也達不到這種水平吧。

打看守所裏出去以後,我基本就失去了恐懼的感覺,在我看來,這個世界上最爲恐怖的應該是人,其他任何生物跟人比較起來,都非常明顯的差着幾個檔兒呢。

所以,我經常說人比鬼可怕,鬼不害人,只有人才會害人,而且還是挖空心思的來害人,研究出各種方式方法來殘害人類,地獄裏的這些小伎倆跟人世間人類的殘忍相比較的話,就有些小巫見大巫啦,因此,我沒必要害怕,更不會害怕,因爲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該來的總該是要來的,我只需要朝着積極的方向去努力,然後坦然面對即可,何苦要cāo心命中註定的事情呢。

很多讀者看到這裏應該很關心地主怎麼樣了,徐chun蕾怎麼樣了,我的回答是:從看守所出來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地主,一直到今天;至於徐chun蕾這個丫頭,打看守所出來以後,曾經跟老三曖昧過一段日子,不過可能是老三念及我的緣故,一直跟對方保持着若即若離的關係,一直到老三出事兒,我也沒聽說這倆人具體發生過什麼。

“上仙,我看咱們還是繞道走好了。” 天垂象:一個又一個詭故事 就在我回憶的同時,何二指着遠方几十個手持鋼叉的鬼卒,一臉緊張的衝我說道,我知道該來的真的要來了 言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

果然如同何二所料

在雞小地獄內

幾十名鬼卒手持鋼叉

三人一組在仔細查看着身邊的每一個惡魂

生怕遺漏下來什麼

看樣子

對方是不抓到我

誓不罷休了

“上仙啊

要我說

您還是沿着邊界往前走

我一個人回到大路

然後將等你的衆人帶過去比較穩妥

”何二好心的提着建議

“可我不認識路啊

”我的路癡做派在這裏又一次的暴露無餘

急的何二是抓耳撓腮

щщщ ¤t tkan ¤C ○

偏偏就沒有更好的對策

何二猶豫了半晌兒

終於開口說道:“你就往前走吧

慢慢走就行

前面是灌藥小地獄

再往前就是沸湯澆手小地獄也叫掌畔流液小地獄

你最多也就走到那裏

然後在那個地方

我帶人去找你

如何



“反正我也打得過他們

要不你走你的

我跟這羣臭不要臉的大幹一場

省的像個喪家犬一般

疲於奔命

”我挺反感被人追的

那種感覺很不好

“我求求您了

您還嫌禍闖得不夠大嗎

等您辦完了事兒

一拍屁股走人了

我跟何大還要在這裏繼續呆着呢

您就當是爲我們兄弟倆着想

別再惹禍了

行嗎

”何二生怕我衝動起來

找那羣鬼卒去拼命

於是趕緊把他跟他兄弟拉下水

來打消我瘋狂的念頭

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

我還有得選嗎

我撲棱着大眼皮看着何二

然後無奈的點了點頭

於是

咱們兩人分開行動

臨分別之際

我還不忘讓何二將安然從雞小地獄內解救出來

對方點頭答應

撇開何二那邊不表

單說我一個人

小心翼翼的躲避着上面派來捉我的鬼差

走走停停

躲過那些鬼差後

再繼續上路

直到離開了紅色的土地

進入到黑色的土地內

我知道自己來到了灌藥小地獄內了

由於好奇

再加上身後負責追我的一干鬼差還停留在雞小地獄內

我便悄悄的往中央地帶靠了靠

打算看一看這個小地獄是如何懲罰惡魂的

沿着邊緣地帶往裏面也就是走了半個多時辰

我便看到了第一個被懲戒的惡魂

只見這名惡魂半跪在地上

雙手被束縛在一根又粗又大的木棍上面

兩名鬼卒一個用鋼叉叉開惡魂的嘴巴

另一個在地上坑坑窪窪隨處可見的藥池內

碗出來一大瓢黑乎乎的液體

強行的灌入到惡魂的嘴巴里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