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笑的依然自然,彎著的雙眼讓人看不清裡面的情緒。當然他也不認為立海大今天會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無所保留。

「那邊是我們立海大有名的網球社,聽前輩說今天也有訓練,不二君要去看嗎?」平野看著興趣平平的不二,下意識的找著話題,想到離這裡不過一棟樓的網球場地,有些期待的向不二推薦到。

「網球…嗎?」不二沒想到迴避的事就這樣被揪到了眼前,還真是緊追不捨啊。果然,嘴上的答案還是那麼「誠實」:「那就去看下吧。麻煩你了。」

「沒…沒什麼,不二君,這邊。」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不得不說,人民的智慧是無窮的,學者們的腦袋是詭異的,原本不過是白蓮希望能誘拐一些幫助她解決瑣碎實驗問題的同學,卻沒想到發展到最後,竟然在學院內部建立了完整的學生自治機構。其中,麻瓜巫師們發揮了極大的作用。

該學生自治機構採取了全民民主制度,這不得不提拉文克勞中的一名麻瓜巫師——傑克斯*卡皮特。作爲一名意外獲得巫師資格的麻瓜巫師,他出生自政治世家,自小接受着各種各樣的政治教育,不過從他分院到拉文克勞就可以看出,他壓根沒有野心成爲一個政治家,反而對理想中德全民民主抱有極大的期望。可惜,理智也告訴他全民民主的不可能性。

然而意外踏入巫師界,又被分院帽分到拉文克勞,努力成爲級長的他了解拉文克勞學院的性質,感覺像是梅林給他的機會,然而卻一直不得其法而入。不料,意外聽到了白蓮與某級長的談話,腦中靈光一閃。於是結果便是將一個小範圍的合作擴大成全學院合作,又進而變成全學院學生自治組織的制定。對此,白蓮和湯姆都有點目瞪口呆。

不過最終,白蓮的目的還是達到了,囧囧地將各種實驗掛單交出,並交付了相應的酬金,十分迅速地沒幾天便得到了好幾份實驗數據,小鷹們的效率真高啊!

其實主要是這樣新奇的制度的推出,學生們都抱有極大的興趣,然而學院中也並非所有人都有實驗課題,也並非所有人都能接受這一制度,僧多粥少的情況下,就難免出現了極高速的效率。所有被掛出來的單子都是這麼被一搶而空的。

激動人心的火焰杯最終落下序幕,整個霍格沃茲這才驚覺拉文克勞學院的改變。不過無論事態如何發展,都不是白蓮關心的,說實在多次輪迴下來她是越來越無情麻木了,這樣的現象不知道是好是壞,不過起碼這份冷漠使她能夠摒棄每一次輪迴時的得失。例如親情、愛情、友情……

湯姆本身也是個自我冷漠的人,也不覺得白蓮有什麼不對,倒是白巖在一旁暗暗有點焦急,他了解白蓮,知道他直接說出他的憂慮是沒用的,瞭解和領悟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概念。

在虛幻的系統空間中,數據鏈條到處漂浮,一個可愛的呆萌小人坐在寫字檯前不斷地寫着東西,地上有許多草稿,仔細一看《論延長輪迴的必要性》、《論宿主的潛力》、《論宿主性情的缺陷》……

白蓮不知道白巖正在爲她擔心努力,將瑣碎實驗測試分爲一塊塊放出去後,進度很快就提高了。

由湯姆提供的祕密實驗室中湯姆和白蓮正狂熱地進行最後階段的實驗,這是一件跨世紀的突破性魔法物品,當初白蓮將她的想法告訴湯姆時,湯姆立刻看出了其對整個巫師界的顛覆性影響,也看出了它對自己□□巫師界的毀滅性影響,不過他已經與白蓮做了協議,也不再關心巫師界的統治權了。至於純血貴族貴族的利益,抱歉,不關他的事,他本身是個混血巫師不是嗎。到了現在,湯姆反而能夠平靜的接受當初自己的自卑自己的虛僞,現在越想越覺得好笑。

湯姆的想法會變化得如此快,還得感謝白蓮和輪迴系統的影響。湯姆和白蓮的協議簽訂在系統上,這也是湯姆沒有耍心眼的原因,一邊是白蓮惡趣味吐槽,一邊是輪迴系統剝離世界意志對他情商造成的影響,不再是自己作死的超級大反派,湯姆的高智商自然地推動他的情商全面發展,而不像從前總覺得少了什麼。

他已經可以預見,這一產品的出現,將會使巫師界從封閉走向開放,會改變巫師們獨來獨往的習性,會開放巫師的思想,會給巫師界帶來一次前所未有的改革。可以預見,純血貴族的影響力將會被降到最低,甚至於……湯姆想到拉文克勞的制度,閉了閉眼。甚至於會演變成如拉文克勞學院般……湯姆不忍心再想下去,他畢竟是做過多年純血貴族的頭的,雖然在事關自己利益時可以毫不猶豫拋棄純血貴族,但也還是有點不忍心純血貴族們會落到這種下場。

切!什麼下場啊!有能力的真正高貴的貴族自然還是能在新社會受人們所崇敬,而那些腐朽的貴族淘汰點就淘汰掉。白蓮鄙視湯姆的貓哭耗子假慈悲。

一件一件實驗成果在湯姆和白蓮當然還有幫忙的小鷹們的努力下被髮明出來。雖然小鷹們他們本身不知道自己做的實驗到底是爲了什麼。

終於要把白蓮這輩子最牛逼的產品給憋出來了,牛逼是因爲這個產品真的帶來了很大的影響哦,有沒有哪個親猜猜這個產品是什麼?都來猜猜啊!我有提示很多哦~

插入書籤 跟上前面領路的少女,不二的腳步一如往常,只是交錯間逐漸愈演愈烈的放慢,也只有自己知道。還沒有見到球場就已聽到了陣陣叫喊,訓練的口號聲不絕於耳,整齊中帶了分肅然。越加走近暗黃色的身影也逐漸清晰。當分割成區的網球場再無任何建築遮掩的時候,一切一覽無餘。

今天是全國大賽抽籤的日子,聚集到立海大的網球名校不可勝數,更何況是能一覽王者訓練的場地,圍在鐵絲網四周的各色校服,有三五成堆的,有一個人靜靜觀察的。立海大球場四周是傾斜的草坪,本校的學生也有不少圍坐其間。 重生之激蕩年華 雖然說人是不少,但真正距離場地近的確不是很多,像是習慣了的作風般,來觀看的人都隔開一定的距離,不去打擾到選手的練習。

不多當然不能說沒有,像是已經趴到鐵絲網上的某個棕色頭髮,閃亮的眼睛緊盯著場中的某個身影,嘴裡念念有詞。身上冰帝特有的淺咖色西服和背後紅色的背包,以及最明顯的背包后插著的網球拍。不二想不注意都不行,冰帝的芥川慈郎。

立海大的場地凹在期間,傾斜的草坪上還種著不少綠樹,不二在高處的一棵樹下停了下來,不在向前。

「誒?不二君,前面可以看的更清晰些,要不要……?」平野看著突然停下的不二,連忙解釋道。

「不用了,這裡就好。」不二笑著打斷,這裡離的的確有些遠,但地勢很高,基本的打球動作都能看清,而且被樹影擋住不易被人發現。剛一眼就看到了幾個熟人,不二莫名的不想被發現。

今天的立海大似乎格外優待遠來的「客人」,不二隻是掃過一眼就看到了幾個正選。切原一個人對著對面三五個一二年級的隊員練習,雖然是一些非正選,但以一打多也算是相當的有實力了。圍觀的人不時驚訝的表情也足以表達。而另一個場地桑原和丸井在一對一的單打,幾個漂亮的回球也看的人驚艷非常。仁王和柳生在場邊交頭說著什麼,並沒有下場。真田和柳不在,想來應該是去參加抽籤了,而最後剩的那個人…還沒出院。

場上的訓練雖然精彩,卻根本沒有人付之於全力,手上的力量扣在打球時不時流露,和立海大交過手的不二自然知道那有多重。接下來的全國大賽,立海大依然是青學最大的對手。

八月的天氣有些燥熱,不二皺著眉解開了黑色外套的扣子,被脫下的衣服放到了一旁的草坪上,白色的襯衫映襯著少年越加俊秀的外貌,偶爾偷瞄過來的平野在不慎被不二看到后,面對少年笑容依舊的臉,臉微紅著再也不敢側頭偷看了。只能將心底的跳動和有些緊張的呼吸緊緊壓住。

不二看的有些認真,站在他前面的平野順勢止住了聲音,不再多說什麼,將目光投射到不二所看之處,安靜的等待這場球的結束。

「唔!」黑影投射,不二下一刻只覺被捂住了嘴,身體被腰間環上的手帶著向後靠去,腳步踉蹌的隨著那人的拉扯向後倒了幾步。

不二幾乎是瞬間反應了過來,想給身後的無禮之徒一個深刻的教訓。準備好的手肘還沒動作,耳邊的低低吟訴聲讓不二整個人都停住了。

「周助。」

不二幾乎沒有了任何動作,托抱間被動的跟上,離大樹不遠處是兩棟大樓的縫隙,身後的人終於停了下來。

「嚇著你了?」背後的人低著頭在不二耳邊說著,帶著分笑意的話似是為了安慰懷裡的人一般。腦袋放在一側,曖昧的蹭了一下。

「唔!」在聲音傳入耳中的同時,是溫熱的呼吸打到皮膚上的顫動。不二像是被驚醒了般,緊鎖的眉下是雙湖藍的眼,不知何時睜大的眼裡帶了分不安,卻又因為嘴上捂著的手添了分氣悶。

「抱歉。」被想起的手終於放開了,順勢滑下卻又環上了不二的肩頭。整個人像是被鎖住般,環抱在懷裡。

「你怎麼會……」被放開的嘴緩了口氣,本來因為突然的動作而有些不安的不二,又被身後人難得的無理取鬧弄得無語應答。在慢慢緩和下來的后,才終於意識到,幸村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如果不二這時候回過頭去看身後的人,那份不安一定會越加強烈。幸村看向遠處的眼是從未有過的深沉,如同黑色的湖水投射進眼底。濃烈的陰暗在深處堆積,深邃中波瀾涌動,一絲危險暗自蘊含其間。

從這還可以清楚的看到不遠處的大樹,站在其下少女回過頭,終於發現站在後面的人早已不見。帶著分著急和失落,又四處尋找了起來。幸村將投射的目光收回,那份深沉漸漸消散,鳶紫的眸子看向懷裡的人,溫和中帶了分魔性。

「復健已經完成了。」帶著三分笑意的聲音很是好聽,在耳邊淡淡的述說著。

「……恭喜你。」不二話語間帶了分停頓,他絕不否認對於這個消息的欣喜,但又帶著不知為何的茫然,言語支離破碎,無法訴說。

「還在生氣嗎?」幸村輕易察覺到不二依舊緊繃的態度,雙臂放鬆開,在不二還沒反應過來時,已經被身後的人牽引著轉了過來。四目相對,一雙鳶紫,一雙碧藍。

「我道歉,不二周助,我為上次的事道歉。」被那雙眼鎖住的不二,想躲閃來的目光都成了徒然,像是被沁入般,一點點引入其中,不容許任何脫離,像是沼澤般逐漸被吞噬。

「……」不二覺得呼吸都被牽引住了,遲疑的話語再緩緩開啟的唇間無法說出,思緒在混亂中逐漸被理清。道歉?其實心底早已釋然,他當然可以說出已經沒關係的話語。但,接下來是不是……後面的那件事,一定會問吧,他是否必須有個決斷?

「已經沒關係了。」不二逐漸找到了自己的聲音,身體在長久的僵硬下不自覺的想活動下,但貼近的兩個人卻在微小的摩擦下都愣住了。不同於自己體溫讓不二不自覺的有些燥熱。

「幸村精市君,已經抱夠了吧?」不二將面前人的名字一字一頓的念了出來,不知何時雙眼已經眯了起來,微彎的弧度笑的格外自然。

「呵呵,沒有喲。」幸村收起眼底最後一絲深沉,和不二一樣笑了起來。這次,又被躲過了。他還是不忍心去逼迫不二回答。既然懷裡的人還需要再想想,那他就給夠時間。只是,這一切都必須是在他的控制下。

「你不覺的熱,但我……!」不二的後半句是我不想奉陪,但幸村沒給他說出來的機會。迎面而來的一個吻將一切都止住了,不二本來放鬆的精神又被提了起來。他了解對面的人,既然任他岔開就不會這麼快反悔,那現在是在幹嘛?佔便宜嗎!

「不二君——!不二君?」不二抬起的腿還沒放下,身後一陣叫喊聲讓正在被吻的人全身一緊。而如此近的看著幸村帶笑的眼,不二清楚的讀到了裡面的意思。身後的女聲由遠及近,似乎隔著草叢隱隱約約看到了裡面的情景,然後及時制止了腳步,聲音的主人臉有些微紅的轉了個方向。

「奇怪了,剛才好像聽到了不二君的聲音。」平野拿著手中的外套,因為剛才撞見的現場有一絲羞怯。她雖然沒有走進,也沒有看出來是誰,但那樣的動作,在做什麼簡直不能再解釋了。還好沒有打擾到人家。看著手中的外套,平野放下有些飄忽的思緒,接著去尋找外套的主人。

腳步聲漸漸遠去,不二提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而本來一直側著的眼神終於轉了過來,直直的撞上那雙含笑的鳶紫。不二隻覺呼吸漸漸被吸走,幾乎失神般的眼神無法對焦,直到那人黏著著放開。

安靜的兩面牆間,只剩下灼熱的呼吸聲。

「我的衣服。」不二平復下呼吸,對著一直含笑的人也眯著眼笑了,他短期內絕對不會回答,絕對!

「沒關係,我會想辦法拿回來的。」幸村不在意的笑了笑。是的,他會拿回來,而不是不二。

「呵,那就拜託了。」不二笑容不變,放鬆身體靠在身後的牆上。雙眼看著幸村,像是在等他的辦法。

幸村嘆了口氣拿出了手機。完全,拿這個人沒辦法。完全,被這個人的所吞噬。

他們的界限早已模糊不清,逃避和劃清都如同笑話般,軟弱無力。剩下的只是時間罷了。

……

在沒有人部活室,獨自一人的仁王正細數著柜子里的詐欺道具。這可是只能在真田不在的時候,才能拿出來的東西。至於平時放在哪裡,這可是就是個秘密唷。

「皮呦,皮呦——!」放在柜子一旁的手機震動了下,屏幕亮起后動態信封底下名字讓仁王勾起嘴角放下了手中的道具。

「真是會差遣人唷,我們的部長。」回過頭看著剛拿出來的道具,裡面的一頂棕色假髮讓仁王笑著的弧度更大。

還是在沒有人的部活室,從自己傍邊的柜子里拿出了最後的道具,挺立的身軀走向大門。部活室打開,偶有注意的部員看見了從裡面走出來的——柳生前輩。

熱門推薦:

跟上前面領路的少女,不二的腳步一如往常,只是交錯間逐漸愈演愈烈的放慢,也只有自己知道。還沒有見到球場就已聽到了陣陣叫喊,訓練的口號聲不絕於耳,整齊中帶了分肅然。越加走近暗黃色的身影也逐漸清晰。當分割成區的網球場再無任何建築遮掩的時候,一切一覽無餘。

今天是全國大賽抽籤的日子,聚集到立海大的網球名校不可勝數,更何況是能一覽王者訓練的場地,圍在鐵絲網四周的各色校服,有三五成堆的,有一個人靜靜觀察的。立海大球場四周是傾斜的草坪,本校的學生也有不少圍坐其間。雖然說人是不少,但真正距離場地近的確不是很多,像是習慣了的作風般,來觀看的人都隔開一定的距離,不去打擾到選手的練習。

不多當然不能說沒有,像是已經趴到鐵絲網上的某個棕色頭髮,閃亮的眼睛緊盯著場中的某個身影,嘴裡念念有詞。身上冰帝特有的淺咖色西服和背後紅色的背包,以及最明顯的背包后插著的網球拍。不二想不注意都不行,冰帝的芥川慈郎。

立海大的場地凹在期間,傾斜的草坪上還種著不少綠樹,不二在高處的一棵樹下停了下來,不在向前。

「誒?不二君,前面可以看的更清晰些,要不要……?」平野看著突然停下的不二,連忙解釋道。

「不用了,這裡就好。」不二笑著打斷,這裡離的的確有些遠,但地勢很高,基本的打球動作都能看清,而且被樹影擋住不易被人發現。剛一眼就看到了幾個熟人,不二莫名的不想被發現。

今天的立海大似乎格外優待遠來的「客人」,不二隻是掃過一眼就看到了幾個正選。切原一個人對著對面三五個一二年級的隊員練習,雖然是一些非正選,但以一打多也算是相當的有實力了。圍觀的人不時驚訝的表情也足以表達。而另一個場地桑原和丸井在一對一的單打,幾個漂亮的回球也看的人驚艷非常。仁王和柳生在場邊交頭說著什麼,並沒有下場。真田和柳不在,想來應該是去參加抽籤了,而最後剩的那個人…還沒出院。

場上的訓練雖然精彩,卻根本沒有人付之於全力,手上的力量扣在打球時不時流露,和立海大交過手的不二自然知道那有多重。接下來的全國大賽,立海大依然是青學最大的對手。

八月的天氣有些燥熱,不二皺著眉解開了黑色外套的扣子,被脫下的衣服放到了一旁的草坪上,白色的襯衫映襯著少年越加俊秀的外貌,偶爾偷瞄過來的平野在不慎被不二看到后,面對少年笑容依舊的臉,臉微紅著再也不敢側頭偷看了。只能將心底的跳動和有些緊張的呼吸緊緊壓住。

不二看的有些認真,站在他前面的平野順勢止住了聲音,不再多說什麼,將目光投射到不二所看之處,安靜的等待這場球的結束。

「唔!」黑影投射,不二下一刻只覺被捂住了嘴,身體被腰間環上的手帶著向後靠去,腳步踉蹌的隨著那人的拉扯向後倒了幾步。

不二幾乎是瞬間反應了過來,想給身後的無禮之徒一個深刻的教訓。準備好的手肘還沒動作,耳邊的低低吟訴聲讓不二整個人都停住了。

「周助。」

前妻再嫁我一次 不二幾乎沒有了任何動作,托抱間被動的跟上,離大樹不遠處是兩棟大樓的縫隙,身後的人終於停了下來。

「嚇著你了?」背後的人低著頭在不二耳邊說著,帶著分笑意的話似是為了安慰懷裡的人一般。腦袋放在一側,曖昧的蹭了一下。

「唔!」在聲音傳入耳中的同時,是溫熱的呼吸打到皮膚上的顫動。不二像是被驚醒了般,緊鎖的眉下是雙湖藍的眼,不知何時睜大的眼裡帶了分不安,卻又因為嘴上捂著的手添了分氣悶。

「抱歉。」被想起的手終於放開了,順勢滑下卻又環上了不二的肩頭。整個人像是被鎖住般,環抱在懷裡。

「你怎麼會……」被放開的嘴緩了口氣,本來因為突然的動作而有些不安的不二,又被身後人難得的無理取鬧弄得無語應答。在慢慢緩和下來的后,才終於意識到,幸村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

如果不二這時候回過頭去看身後的人,那份不安一定會越加強烈。幸村看向遠處的眼是從未有過的深沉,如同黑色的湖水投射進眼底。濃烈的陰暗在深處堆積,深邃中波瀾涌動,一絲危險暗自蘊含其間。

從這還可以清楚的看到不遠處的大樹,站在其下少女回過頭,終於發現站在後面的人早已不見。帶著分著急和失落,又四處尋找了起來。幸村將投射的目光收回,那份深沉漸漸消散,鳶紫的眸子看向懷裡的人,溫和中帶了分魔性。

「復健已經完成了。」帶著三分笑意的聲音很是好聽,在耳邊淡淡的述說著。

「……恭喜你。」不二話語間帶了分停頓,他絕不否認對於這個消息的欣喜,但又帶著不知為何的茫然,言語支離破碎,無法訴說。

「還在生氣嗎?」幸村輕易察覺到不二依舊緊繃的態度,雙臂放鬆開,在不二還沒反應過來時,已經被身後的人牽引著轉了過來。四目相對,一雙鳶紫,一雙碧藍。

「我道歉,不二周助,我為上次的事道歉。」被那雙眼鎖住的不二,想躲閃來的目光都成了徒然,像是被沁入般,一點點引入其中,不容許任何脫離,像是沼澤般逐漸被吞噬。

「……」不二覺得呼吸都被牽引住了,遲疑的話語再緩緩開啟的唇間無法說出,思緒在混亂中逐漸被理清。道歉?其實心底早已釋然,他當然可以說出已經沒關係的話語。但,接下來是不是……後面的那件事,一定會問吧,他是否必須有個決斷?

「已經沒關係了。」不二逐漸找到了自己的聲音,身體在長久的僵硬下不自覺的想活動下,但貼近的兩個人卻在微小的摩擦下都愣住了。不同於自己體溫讓不二不自覺的有些燥熱。

「幸村精市君,已經抱夠了吧?」不二將面前人的名字一字一頓的念了出來,不知何時雙眼已經眯了起來,微彎的弧度笑的格外自然。

「呵呵,沒有喲。」幸村收起眼底最後一絲深沉,和不二一樣笑了起來。這次,又被躲過了。他還是不忍心去逼迫不二回答。既然懷裡的人還需要再想想,那他就給夠時間。只是,這一切都必須是在他的控制下。

「你不覺的熱,但我……!」不二的後半句是我不想奉陪,但幸村沒給他說出來的機會。迎面而來的一個吻將一切都止住了,不二本來放鬆的精神又被提了起來。他了解對面的人,既然任他岔開就不會這麼快反悔,那現在是在幹嘛?佔便宜嗎!

「不二君——!不二君?」不二抬起的腿還沒放下,身後一陣叫喊聲讓正在被吻的人全身一緊。而如此近的看著幸村帶笑的眼,不二清楚的讀到了裡面的意思。身後的女聲由遠及近,似乎隔著草叢隱隱約約看到了裡面的情景,然後及時制止了腳步,聲音的主人臉有些微紅的轉了個方向。

「奇怪了,剛才好像聽到了不二君的聲音。」平野拿著手中的外套,因為剛才撞見的現場有一絲羞怯。她雖然沒有走進,也沒有看出來是誰,但那樣的動作,在做什麼簡直不能再解釋了。還好沒有打擾到人家。看著手中的外套,平野放下有些飄忽的思緒,接著去尋找外套的主人。

腳步聲漸漸遠去,不二提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而本來一直側著的眼神終於轉了過來,直直的撞上那雙含笑的鳶紫。不二隻覺呼吸漸漸被吸走,幾乎失神般的眼神無法對焦,直到那人黏著著放開。

安靜的兩面牆間,只剩下灼熱的呼吸聲。

「我的衣服。」不二平復下呼吸,對著一直含笑的人也眯著眼笑了,他短期內絕對不會回答,絕對!

「沒關係,我會想辦法拿回來的。」幸村不在意的笑了笑。是的,他會拿回來,而不是不二。

「呵,那就拜託了。」不二笑容不變,放鬆身體靠在身後的牆上。雙眼看著幸村,像是在等他的辦法。

幸村嘆了口氣拿出了手機。完全,拿這個人沒辦法。 華先生,求放過 完全,被這個人的所吞噬。

他們的界限早已模糊不清,逃避和劃清都如同笑話般,軟弱無力。剩下的只是時間罷了。

……

在沒有人部活室,獨自一人的仁王正細數著柜子里的詐欺道具。這可是只能在真田不在的時候,才能拿出來的東西。至於平時放在哪裡,這可是就是個秘密唷。

「皮呦,皮呦——!」放在柜子一旁的手機震動了下,屏幕亮起后動態信封底下名字讓仁王勾起嘴角放下了手中的道具。

「真是會差遣人唷,我們的部長。」回過頭看著剛拿出來的道具,裡面的一頂棕色假髮讓仁王笑著的弧度更大。

還是在沒有人的部活室,從自己傍邊的柜子里拿出了最後的道具,挺立的身軀走向大門。部活室打開,偶有注意的部員看見了從裡面走出來的——柳生前輩。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童凝兒不解道:「雲華哥哥認識這個叫侯真的人?」雲華搖搖頭:「我不認識他,可他應該認識我。」蘇夢棠說道:「雲華哥哥把我們搞糊塗了,快別賣關子了。」張雲華無奈地笑了一聲,說道:「那慈幼局,是張家人替朝廷承辦的。齊恩銘若是剋扣了銀兩,想必也是張家人告到大理寺的。這個侯真,可能認出了我的身份,因此來替齊恩銘報仇,壞了我們的事。」

蘇夢棠吃了一驚,剛想發問,童凝兒已搶先問道:「張家人?就是說慈幼局是雲華哥哥家經營的?」雲華忙說道:「這是朝廷設的機構,張家只是代為管辦而已。」童凝兒歪頭想了一下,問道:「可我聽說,慈幼局自前三朝起,都是由皇親國戚管辦,代表天子顏面,收養諸州百姓不能扶養嬰兒的,雲華哥哥家裡,不是開藥鋪的么?如何能得到慈幼局的承辦權。」

雲華看到所有人都一臉困惑地看著自己,只得將家世托出:「張家在臨安是有幾處藥鋪,家中每年的進項,有一部分也靠著藥鋪的盈利,但更重要的事務,則為朝廷管辦慈幼局。朝廷每年撥下的銀兩有限,有時候趕上災年,棄嬰和孤兒太多,還需要拿幾處莊子上佃戶繳納的糧食和租稅添補。若有人惡意剋扣朝廷的銀兩,我父親和兩位叔父,定是不肯依的。」

童凝兒驚嘆道:「我竟今日才知道,雲華哥哥家也是效力於朝廷的,可有一件事雲華哥哥還沒說,這承辦的資格,是如何而來?」雲華輕輕言道:「我的姑母,是後宮的張貴妃。」蘇夢棠和童凝兒頓時面面相覷:人人都說張貴妃美冠六宮,因此受宋理宗專寵多年,近些年宮裡還傳出過,理宗要廢謝皇后、立張貴妃為後的傳聞,沒有想到她竟是雲華的姑母!

蘇夢棠有些陌生看著眼前的雲華:他們結拜十年了,他從不提及自己的身世,從前便只說家中是經營藥材生意的,若不是侯真的事情,這個秘密不知道還要隱瞞到什麼時候,但她知道,張雲華不說,便自有不說的道理。童凝兒似笑非笑道:「當日趙竑哥哥隱瞞自己的太子身份,今日雲華哥哥隱瞞自己的貴戚身份,你們究竟防備些什麼,對自己人都要這般守口如瓶?!」

蘇夢棠看到童凝兒似乎有些生氣,便想要說幾句圓場的話,雲華卻沖她輕輕搖搖頭。童凝兒看雲華與蘇夢棠都沒有說話,突然如同恍然大悟一樣站起來說道:「難道你們大家全都有別的身份,只有我一人是毫無秘密的?」蘇夢棠說道:「凝兒你快坐下,凡事就事論事,可不能多心,你雲華哥哥你是知道的,他那樣清高的人,平時和咱們在一起談天,你何曾聽他提過和名聲地位沾邊之事?」

凝兒聽到蘇夢棠為雲華辯解,越發覺得他們是一夥的,對蘇夢棠說道:「我可不知道清高和隱瞞有何關係,夢棠姐姐不用刻意為他辯解。我費心費力,一路上小心翼翼把珊瑚帶來,偏偏因為雲華哥哥家裡得罪了齊恩銘,就憑空冒出來一個忠奴侯真,將珊瑚放走了,倘若他們去了史彌遠那裡告密,連我父親都要跟著受牽連!!」童凝兒越說越氣,杏核般的眼睛裡面竟噙滿了淚水。

蘇夢棠看到童凝兒哭了,自己也跟著想哭,她不敢為雲華辯解了,只上前將凝兒擁住說道:「凝兒不怕,現在天黑路險,他們跑不遠的,我已派人去搜山,一定會找到他們。」童凝兒被人一抱,眼淚頓時流出來,她哭著說道:「我又是在圖什麼的,毫無保留出人出力,你們還都瞞著我。」蘇夢棠哄她道:「是你雲華哥哥錯了,我讓他和你道歉。」

凝兒聽罷向後掙脫了蘇夢棠的懷抱,質問道:「為何需要你來讓他道歉,這裡只有我們三個人,也分出親疏遠近了么?我。。」她一跺腳哭道:「我早就該知道,我就是個外人!」蘇夢棠一邊擦著自己的眼淚一邊說道:「好凝兒,你越說越離譜了,這裡誰又把你當成外人?」童凝兒看蘇夢棠也哭了,心裡有些後悔自己不管不顧說的一番話,傷了蘇夢棠的心,但又拉不下面子收回剛才的話,只負氣道:「我一點也不離譜,你們瞞我的事情還多著呢。」

雲華原本不想多辯解什麼,畢竟他確實隱瞞了身世,況且現在這個情形下,也不該只把時間耗費在徒勞無益的口舌之辯上。可見到凝兒一氣之下把蘇夢棠也捎帶上了,他便擔心如果任由這句話不清不楚地擱置下,以後就真的說不清楚了。想到這裡,張雲華站起說道:你倒是說說,我們還瞞你什麼了?

童凝兒原本準備偃旗息鼓,聽到雲華這樣說,她心裡的火騰的一下又起來了,冷笑一聲對雲華說道:「雲華哥哥問得好,我還想問你們呢,剛剛兵法堂出事,為何夢棠只告知你一人、和你同入同出,我竟一點不知,若不是搜山莊的人把我吵醒,你們打算明天早上才告訴我么?」雲華忽然覺得,今晚的事情解釋起來頗費口舌,這一番經過說下來,凝兒在氣頭上也未必肯信。他正不知從何說起,凝兒直視著他,露出一絲苦澀的笑:「被我問住了吧,雲華哥哥,你們就是沒把我當成自己人,那大家又何必做出一副其樂融融的樣子?」說罷她擦擦眼淚,頭也不回地往外走去。

蘇夢棠忙追上去拉住童凝兒,紫若紫紋也著急地將童凝兒圍住,一起勸她消氣。雲華心裡有些擔心凝兒,在她身後問道:「你要去哪裡?」凝兒沒有回頭,只說道:「我去哪裡,不用你管。」蘇夢棠道:「好凝兒,天這麼黑,你好歹等到天亮,咱們從長計議。」凝兒看向蘇夢棠,說道:「不必了夢棠姐姐,珊瑚是我帶來的,我一定會想辦法把她找到,不讓她牽連你這山莊。」蘇夢棠看到凝兒真的和自己疏遠起來,心中宛如被割了一刀,疼得說不出話。

雲華也走上前,誠懇說道:「凝兒,今日之事全是我的錯,你且回去睡一覺,明日我定去向你負荊請罪。」童凝兒想象不出來張雲華赤膊負荊會是什麼樣子,但聽他態度誠懇,便也就不掙著向外走,只說道:「不必了,雲華哥哥矜貴著呢,我可不敢受你這大禮,我還是回去睡覺吧。」蘇夢棠看到凝兒講話和緩了,心中也舒服了一些,忙讓紫鳳和紫玉送童凝兒與雲華回去休息。

人都走後,紫若對蘇夢棠說道:快卯時了,姑娘也回去睡會兒吧。蘇夢棠點點頭,走進了暖閣。暖閣裡面,西門三月給秋秋做的小桔燈在亮著,發出很小的一塊光亮,整個房間里有一絲淡淡的柏葉燃燒的味道。蘇夢棠看了看兩個孩子——都睡得正熟,便覺得既安心又疲憊,她輕輕走到大床邊,在秋秋旁邊卧下,伴著秋秋輕而均勻的呼吸聲,蘇夢棠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夢裡蘇夢棠見到雲華,撐著一把傘向她走來,對她說道:蘇姑娘保重,我要走了。蘇夢棠問道:雲華哥哥要去哪裡呢?雲華說:我要去為太子報仇了。蘇夢棠阻攔道:「你這樣單槍匹馬如何報仇?」雲華莞爾一笑說道:「我自有辦法。」蘇夢棠問道:「那小秋呢?」雲華忽然痛哭起來說道:「小秋已經死了,這是她的命數。」

蘇夢棠一身冷汗地驚醒了,她的面前坐著紫若,天已經亮了。紫若擔心地看著蘇夢棠,說道:「姑娘,您做噩夢了,剛才一直在出汗。」蘇夢棠又合上眼睛說道:「沒事,夢都是反的。」紫若又說道:「姑娘,童姑娘不見了,只留下了一封信。」 在立海大舊教學樓一層的大教室里,零散的坐著不少外校的學生。在最前面講台上的白板上寫著的,正是此次抽籤分組的結果。當然上面還留有不少沒有被填上的空白,而抽籤也還在進行中。

階梯教室最後面的門被突然打開,陽光傾射而入,從中走出來的人影和他的聲音一起將無數人的視線牽引過去,

「大石,這件事交給我吧。」

從各個方向投射過來的視線,暗含著審視,好奇以及戰意!被關注的人沒有一絲怯意的動搖,伴隨著視線的洗禮走上了講台,期間的那伸出來的小小意外完全沒有被在意。

議論聲細碎的傳出,各有各的探究,各有各的蘊意。

白石纏著繃帶的左手支著下巴,指節兩兩分立搭在臉上,露出抿起的唇線和略帶深意的雙眼。今年的對手,都不是輕易能對付的。

「比起去年更有氣勢了,手冢君。」 我家影后是錦鯉 抿著的嘴角上揚,眼睛也沁出了笑意。白石盯著青學的標籤被放好了位置。如果順利晉級的話,會在半決賽上相遇。從連續十幾年制霸關東的王者手裡奪下冠軍的隊伍,嗯——ecstasy!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