繞的路程比較遠,等趕到街後面的荒地時發現那邊已經架起了火堆,而哭叫的婦人更痛苦了,努力想要去搶救自己的兒子,可是卻被幾個人拉着不讓接近。她又去懇求不遠處站着的一個男子。

那個男子生的器宇軒昂,面對婦人的哭訴一聲不吭,只是從他微彎的背脊還是可以看出這人也是極痛苦的。

傅瑤走近了幾步,小孩早就沒有掙扎了,被這樣嚴嚴實實的包裹着肯定連呼吸都困難,得儘快搞清楚狀況。

外圍圍了一圈士兵,裏面已經有幾個士兵開始動手架火堆,他們的身上也嚴絲密縫的包裹着,看來這孩子是得了什麼傳染病,只有得了傳染病纔會要燒掉以防傳染的。有了這個認知後傅瑤也不敢逞能,畢竟傳染病是很可怕的。不說古代,就是醫藥發達的現代,那些厲害的傳染病也讓醫術精湛的人束手無策。

眼看火堆架好了,火也點上了,婦人似乎絕望了,不再懇求身邊的男人,費力的往兒子那裏爬,可惜身邊的人拉着她前進不了一步。

重生之金融禿鷲 趁着那邊不注意傅瑤又悄悄的走近了點,這下可以聽到一些下人安慰婦人的聲音。

“夫人,你就節哀吧!少爺他生了天花,要是傳染了,咱們一家人都得死啊!您不爲自己着想,可要爲小姐想想啊!”

“是啊!夫人,咱們回去吧!等下看到少爺被……您又要難過了……”

天花?這個詞猛地躥進了傅瑤的腦海裏。

沒錯,古代的天花是致命的,好多小孩子都是死於天花,在現代來說就是打一針的事情,在古代卻是致命的。

可是,她又不會治天花,這怎麼辦?而且這小孩被悟了這麼久,還不知道有沒有氣。

“指揮使,火燒好了,”那邊負責架火的人向婦人身邊的男子報告。

果然,這人是陳指揮使,傅瑤猜對了。

“放進去吧!”陳指揮使沉痛的下令,像是不忍看自己的兒子將要被燒死瞥過了頭。

就在這時,傅瑤清楚的看到那白布包裹的小身體蠕動了一下,她心下狂喜,他還活着。

“慢着,”傅瑤想也不想的衝過去阻止,也是她動作快,在別人還沒反應過來時一把拉開了白布,讓裏面的孩子可以呼吸點新鮮空氣。一眨眼的功夫,傅瑤就看到了一個面容清秀的小男孩,紅撲撲的小臉上冒出一顆顆水痘,燒的迷迷糊糊的,只是那微顫的睫毛提示他還活着。

------題外話------

感謝各位的打賞,鞠躬!

鯤鵬程萬里 投了1票

懶豬翩翩 送了1朵鮮花

zhaoli激e 送了5朵鮮花

zhaoli激e 送了2朵鮮花 081 全家被陷害

“你們等等,孩子還活着呢!”傅瑤微顫着聲音衝反應過來要驅趕她的士兵道。不管是出於什麼,她都不能放任一個小生命就這樣凋零。

“你幹什麼?”衆人驚詫。

“她剛纔接觸了少爺,肯定被傳染上了,別讓她出來。”有人在叫嚷。

“五娘,你快出來,”傅瑤的動作太快,周蘭反應過來後也很着急,她自然也聽到了天花這個詞,心裏急的要命,要是傅瑤出了什麼事,她可怎麼辦啊!

傅瑤沒有時間跟他們廢話,仍然留在小孩身邊,轉頭看向了指揮使夫婦。

“孩子還沒死,爲什麼不拼全力救救呢?”

陳指揮使面對傅瑤的突然出現也很驚詫,但還是把兒子的病症說了一次。

“赤兒生了天花,這個病無人可治,如果多耽擱傳染的人就會越多,我也是沒辦法……”

說着,高高在上的指揮使大人居然哽咽了。

其實傅瑤對這個指揮使的印象很好,瓊州雖然是流放地,按說犯人是最多的,可是這裏的治安真的很好。不說別人,就她一個小姑娘,都敢一個人來去幾十裏的行走而不怕有人作惡。

這些都得歸功於這個指揮使。

“老爺,就讓赤兒去了再燒吧!”婦人艱難的爬起來又撲倒在丈夫的腳下。

陳指揮使揮手示意士兵把傅瑤放出來,並讓隨行的大夫去給她消消毒。

在這麼難過的時刻還能想到無辜的人,傅瑤對這個指揮使更加敬重,她下決心一定要救好小孩。

“指揮使大人,可不可以給我一個機會,說不準我能救活小公子。”

“你……”在場的人明顯的不信。

傅瑤也不多說,其實她心裏也沒把握,前世的時候只知道每個小孩子出生的時候都會接種一種防天花的疫苗。

以前好奇的時候也曾經研究過,據說很早的時候很多人都是死於天花,直到有一天一個科學家發現牛奶廠的擠奶工或者是屠宰場的屠夫因爲長了牛痘後就從來沒有生過天花,經過多次的試驗後這個科學家發現了牛痘可以預防天花。前世的時候接種的疫苗好像就是種牛痘之類的?

對於自己的孤陋寡聞傅瑤又自責了,她要是知道的更詳細點就好了。

牛痘是什麼?在古代有沒有啊?

可是箭在弦上,話已出口,而且她實在不忍心看到這麼一個鮮活的小生命就這樣被活活的燒死。就拿自己當實驗吧!萬一成了還可以救活更多的小孩子。

想到這裏,傅瑤重重的點頭,“相信我,如果救不活大不了你們把我跟他一起燒了。”

“我相信你……”陳夫人突然掙脫了扶着她的人,踉蹌着往傅瑤這邊跑了幾步,顫巍巍的說:“我相信你,求求你一定要救活我的赤兒。”

傅瑤看着這個痛苦的女人點了點頭,對陳指揮使道:“大人,如果你擔心傳染更多的人,可以在這裏搭一個帳篷,我就在這裏治療小少爺。然後我需要兩個助手,他們只要在外圍就好了,不用進來,所以不要擔心會被傳染。還有,希望把我爹叫來,他懂的比較多,可以給我更多的幫助。”

這點就是傅瑤的私心了,這個時候她當然想讓自己的父親過來,就算把指揮使大人的兒子治不好,以他的正直傅瑤相信一定不會牽連到自己的父親的。

但是如果救好了,那麼這麼大的功勞自己可不想獨佔,她一個女子再大的功勞也沒用,還不如讓她爹也沾點。

“嗯,你放心,就算救不好我也不會牽連你家人的,”陳指揮使保證道。別人都不計生死的要救助他的兒子,他能說什麼。

然後陳指揮使立刻指揮人開始行動,隨行的大夫又建議圍着帳篷的一圈撒上石灰水,這樣也可以防止病毒擴散……

傅瑤沒有去管他們,一百米範圍內只剩了她和白布包裹的小男孩。

“赤兒,醒醒,”傅瑤坐到地上,一點點拉開他身上裹着的白布,輕輕的喚他。

赤兒的眼睛慢慢的睜開,一點亮光閃過,傅瑤心下一鬆,看來這孩子還有精神,這樣她就不用太擔心了。傅瑤將白布擺在地上讓他睡在上面舒服點,看小孩的身形估計有五六歲了,倒是很乖,一點沒有哭,靜靜地看着傅瑤。

“別怕,他們都走了,姐姐來陪你。”傅瑤溫柔的道。

“那個,小姑娘,是不是應該先給少爺身上擦點酒精消毒下火。”那個隨行的大夫也被留了下來變成了傅瑤的助手,此時見她毫無頭緒的傻坐着,不得不出聲建議。

嗯,對啊!傅瑤眼睛一亮,是得先消毒。

她這神情讓站在外圍的大夫喉嚨一緊,這人到底會不會治啊!敢情當是玩呢!

“站着幹什麼,去拿工具啊!”傅瑤輕嗤,低下頭開始認真思考。

nnd,她連牛都沒見過,去哪知道牛痘在哪裏啊?難道自己真的是誇海口了。那自己豈不是也傳染上天花了?

傅瑤眉頭微蹙,看來拼盡全力也得治好了。

好在傅權澤很快趕了過來。

“五娘,你怎麼樣了?”

來的路上,傅權澤已經從士兵的嘴裏聽到了事情的經過,對於自己的女兒竟然攔下了生了天花的小孩子,傅權澤是萬分驚詫的。等趕到現場後又變成了擔心。

那個跟患病的小男孩在一起坐着的可不是他活潑可愛的女兒嗎?

“阿爹,你別過來,就在外面吧!”傅瑤及時阻止了傅權澤奔跑過來的步子,旁邊警戒的士兵也攔住了他。

傅瑤簡單的給傅權澤又說了一遍。

“荒唐,你以爲這是什麼?這是天花,再高明的大夫都治不好的天花,你竟然……”傅權澤氣的說不出話來。

“阿爹,我知道你生氣,可是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反正事情已經這樣,我可能也感染上天花了,您得救我。”傅瑤撅嘴道。

“怎麼救?你阿爹又不是活神仙,”傅權澤萎靡的坐到地上,對傅瑤又氣又無力。

“你先去問問那些農民,牛身上有沒有牛痘?還有,最好是牽幾頭牛過來我看看……”

事情已經這樣了,傅權澤除了選擇相信女兒還能怎麼樣,他細細記下了傅瑤所說的話,然後過去跟陳指揮使借調了幾個士兵去農戶家裏。

爲了防止天花擴散,陳指揮使吩咐大家都撤離,周蘭知道在這裏幫不上什麼忙,傅瑤又擔心家裏人,所以讓她先回去撒個謊瞞住王氏她們。

陳夫人死活不願意離開自己的兒子,陳指揮使只好讓下人搬了兩張凳子過來陪妻子一起等。不過還是吩咐別的人離開了。

傅瑤一點點剝開赤兒的衣服,大夫已經拿了熱水和酒過來,遠遠的用棍子推到傅瑤面前。

“先用熱水擦一遍全身,然後再用烈酒消毒水痘,”見傅瑤拿到東西后大夫又遠遠的跳開了,開始指導。

對於這?…

個大夫的小心翼翼傅瑤只有翻白眼的份,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天花的確是挺可怕的。

哎!如果治不好,自己這次也算是想做好事,希望死了後能再穿回去。

“赤兒,別怕,姐姐一定會救好你的,你累了的話就睡會兒,等醒了身體就好了,”見赤兒一雙眼睛依賴的望着自己,明顯的害怕,傅瑤只好出言哄他。

又哄了幾遍後,也許是真的太累了,小傢伙終於睡着了。

傍晚的時候傅權澤回來了,同時牽了幾頭牛過來,幸虧帶了士兵過去,要不然他是不可能這麼順利的。

“五娘,我問了農戶和屠宰場的人,都不知道你說的牛痘是什麼。還有書上也沒有這種介紹。”

啊!傅瑤極大的鬱悶了,要不要這麼倒黴啊!

對了,屠宰場,好像牛痘都是長在擠奶工或者是屠宰場工人身上的。古代還沒有擠奶工,所以只能寄希望於屠夫身上了。

“那幫我去找幾個屠夫過來,最好是他們手上有些水泡的。”還好這個時候傅權澤也比較給力,二話不多問的就去跟陳指揮使商量了。瓊州這邊的屠宰場很小,而且多是士兵殺的,基本上沒有什麼正經的屠夫,他們需要去甘州找。

傅權澤走後,天就黑了下來,陳夫人早就吩咐人從家裏拿了幾牀被褥過來讓傅瑤他們晚上用,陳指揮使也讓人在附近生了幾堆火來防凍,之後又留下了幾個士兵守着,本來想帶着陳夫人回去的,陳夫人早已精疲力竭了,他們在這裏也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回去休息一下第二天再出力。可是陳夫人生怕自己的兒子出事,死活不願意離開,陳指揮使沒辦法,只好陪她一起等。

傅瑤這一晚上也沒休息好,時不時的要起牀試試赤兒的鼻息看他是不是還活着,還得給他全身擦水降溫。每次她醒來,陳夫人都擔憂的跑過來想問又不敢問,要不是有士兵攔住傅瑤想她肯定寧願自己守在兒子身邊的。傅瑤知道身爲母親的心思,估計也是怕聽到無法承受的話,所以,她每次都主動說一下赤兒的情況。

而且,她也發現那邊陳指揮使盡管沒有過來,但是耳朵卻伸的直直地,估計也是想聽到安心的話。

一晚上下來,赤兒的身體依然高燒不退,不過氣息倒是跟昨天沒什麼兩樣,這也讓大家鬆了口氣。

第二天一大早,傅權澤就回來了。

跟他一起來的除了幾個屠夫外還有一個據說是皇宮的太醫。

“江太醫剛好在甘州遊歷,聽說我們這邊有人在治天花,就想過來看看。”傅權澤簡單的介紹。他跟江太醫認識,以前在京城的時候偶爾見過,知道這個太醫醫術很精湛,只是脾氣不怎麼好,這次能夠請到他,傅權澤的心裏也放鬆了不少。

陳指揮使和夫人聽了連忙對着江太醫道謝。

“江太醫的醫術很棒,連皇上太后都誇讚,你們放心好了。”傅權澤又安慰他們。

對於這番恭維江太醫翹着鬍子哼了一聲,轉而看向了傅瑤。

傅瑤和江太醫互相打量了半晌,看的出來雙方都很驚訝,江太醫驚訝的是居然是這麼小的一個小姑娘誇下的海口。傅瑤驚訝的是這個江太醫仙風道骨的,倒真的有股世外高人的感覺。看來這人還真的有點真本事。

“小姑娘,你怎麼會治天花?”江太醫打量夠了,開口問傅瑤。

“我曾經讀過一本雜記,書被我不小心燒燬了。書中記載着著書人去過的很多地方,見識過很多風土人情,其中一篇說的是著書人去的塞北平原,平原上有一羣特殊的工作人羣,每天的工作就是擠牛奶,久而久之,他們當中的一些人便感染了牛身上一種痘症‘牛痘’,牛痘剛發病時和天花類似,會出現發燒和出痘的症狀,但是很快就會恢復正常。只是出痘的地方會留下淺白色的痘印,有一年塞北大面積爆發天花,當時大部分人死於這場瘟疫,只有少部分人活了下來,後來著書人發現,所有出過牛痘的人在那場瘟疫中都沒有再感染過天花,所以著書人覺得這牛痘有可能能預防天花。只是至今沒有得到證實。”

爲了怕他們追問那本書的蹤跡,傅瑤開始就說書被燒燬了。

江太醫聽了先是高興,等想到這麼難得的一本書居然被燒燬了時,眼睛瞪的老大,一隻手指着傅瑤。

“真是……豎子不可謂……”

“雖然燒燬了,但重要的我都記下來了。”不知道這個太醫的秉性,傅瑤連忙道。

接下來的事情整個來了個對調,傅瑤一下子變成了助手,而江太醫仗着身份地位和醫術造詣直接變成了主導。

這個臨時的帳篷也被取消了,他們被陳指揮使安排到了一間比較偏遠的民房裏。也算是暫時安定了下來,可以專心研究天花了。

傅權澤帶來的幾個屠夫身上都有水泡,只是種類不一樣。

儘管主導的位置被剝奪了,傅瑤還是死命的要求留下她爹,開玩笑,她拿命拼來的,怎麼能沒有一個享受的人。

事情比較多,江太醫就讓傅權澤做了記錄的人,把他們的進度一點點寫下來,還有每個屠夫身上的水泡特徵,詳細詢問這些水泡發的時間等等。

江太醫也不愧是專業的太醫,幾下就按照傅瑤的描述摸索出了一些方法。

他先將赤兒身上的水痘擠破,然後再將屠夫手上的水泡擠破用裏面的濃汁塗抹在赤兒的傷口上。其實這也是根據傅瑤的口述想的,前世的時候書上寫的是用針打進身體裏,可是古代沒有針,只能用這個最原始的辦法了。好在江太醫說這個方法可行。

果然,從第二天開始,赤兒身上的熱度就消了很多,水痘也暫時制止住了。

第三天,水痘慢慢消失,傷口結痂。

直到第五天的時候,赤兒已經又變成了一個活蹦亂跳的小男孩了。這讓所有的人都喜翻了天。

這次的成功不僅僅是救活了小赤兒,而是挽救了千千萬萬的小孩子啊!

傅瑤心情澎湃,覺得自己瞬間高大上了。

當然最高興的還是陳夫人,她一個勁的跟傅瑤道謝,還說要不是她赤兒早就被燒死了。

那邊江太醫臉色臭臭的又哼了一聲。

傅瑤趕緊把功勞讓了出來,“其實我就是看了點雜書,主要還是靠江太醫悟出來的。當然,我阿爹也幫了很多忙。”這個可不能忘。

“哈哈哈!都厲害,”陳指揮使大笑道,兒子好了,他的心情也放鬆了。“放心,你們的功勞我都會具表上奏的。”

這個功勞可比那些種田納糧強多了,以後天宇皇朝的小孩子將不會再被天花困擾了,傅瑤嘿嘿直樂。

“喂,小丫頭,過來。”

江太醫早就將傅權澤記錄的筆記收了回去,他還要細細的研究一下。不過走之前還是想跟傅瑤再聊聊。

這幾天的相處傅瑤對江太醫的性格已經有了初步的瞭解,這人就是一性格古怪的彆扭老頭。他高興時可?…

以跟你嬉笑打鬧,沒大沒小,生氣時可以不給任何人的面子拂袖離去。此時見他叫不知道是什麼事。

“怎麼了?”傅瑤跟着江太醫的腳步出了屋子。

“你雖然比較蠢笨,但好在有一顆救死扶傷的心,這樣吧!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做我的弟子,等我回京城的時候可以給你削籍。”

聽到第一句話的時候傅瑤就想翻白眼,可是越聽後面傅瑤越感動。要知道削籍可是瓊州好多人夢寐以求的事情,有的人窮盡幾輩子仍然是奴籍或者軍戶。終其一生都得呆在瓊州這個牢籠裏。可是現在,自己輕而易舉的就能脫籍了。

都市絕品仙醫 要說不開心那是不可能的,只是短暫的興奮過後傅瑤就冷靜下來了。做了他的弟子自己就要離開這裏了,可是這裏有她的奮鬥目標,有她愛的家人,她希望憑着自己的一雙手爲家人掙出一片天來,而不是靠別人的幫助。

“謝謝你,江太醫,只是我想跟父母家人在一起,”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