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對我來說,善與惡本就是同體的。

因爲,如果世界上沒有惡行,那我們又怎麼能分辨何謂善行呢?當然,性善論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主流思想,儒家認爲,人性不但本來是善的,而且是向善的。與之相比,我更願意相信西方的性惡論。西方社會佔有主導宗教地位的基督教思想中,“原罪”是理論核心。基督教認爲,人生來就是有罪的。

是啊,他們都是有罪的,只是沒有人能夠懲治他們,在這個時刻,需要有人能夠站出來,審判這羣惡魔。

你看到的這封信,是我的認罪書。我可以用我的生命來贖罪,但如果讓我再選擇一次,我依舊會這樣做。他們毀了我唯一的女兒,所以我要報仇,即便是死我也毫無怨言。可是,我也給了他們機會。只要他們稍稍冷靜,不那麼衝動的話,很多事情就不會發生了。不過,要是他們被怒火衝昏了頭腦,也是咎由自取。假設張博峯不去勾引有夫之婦,陸義軍能夠冷靜地和妻子談一談,楊遠威能不那麼自私,只顧自己的女兒,黃勁羽不貪圖小便宜,並且認真找份工作,殷悅不被我的言語激怒,而對我進行攻擊,這樣的話,我的這些計劃只會成爲你的笑料。我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到時候大家就會知道,誰是對的,誰是錯的。

而你,鍾警官,你現在還會認爲我是個好人嗎?

陳嘉儀的父親

10月18日星期四

(全文完) 夏日,大學教室。

“林天,瞧瞧你那窩囊樣,考試全掛,實習沒人要,上課還天天遲到,滾,以後別再來上我的課!”講臺上,老師直接將板擦砸向門口。

板擦飛出,砸在一身酒氣,衣服狼藉的林天身上。

教室裏一片鬨笑聲。

“這個廢物,聽說他昨晚陪老闆喝酒,喝吐了老闆一身,直接被踢了出去!”

“前兩天他不是還進學校的女廁所嗎,好像是去偷看一個大媽。”

“哈哈,口味這麼重啊!”

笑聲之中,坐在前排的一個女孩站了起來。

女孩長髮垂肩,一張絕美的臉蛋上,大眼睛明亮動人。她身上是白色短袖短裙,凸翹有致,膚如凝脂。

坐在她身後的男生盯着她裙下的雪白大長腿,不斷咽口水。

“林天,等我。”女孩目光溫柔,滿是憐惜。

“葉婉清,你想要幹什麼!”老師怒瞪女孩。

坐在女孩身旁的幾個女生着急起來,“婉清,林天那樣的男生不值得你繼續爲他付出!”

“是啊,你忘了上一次他喝醉後,當着那麼多人吼罵你嗎?”

“婉清,別傻了!校內校外多少人排隊等着追你,你何必爲了一個廢物,浪費大好青春!”

所有人都在反對葉婉清和林天在一起。

門口的林天苦笑一聲,帶着無限的不甘,黯然轉身離開。

三年之前,林天以高分進入大學,沒多久,他便認識了葉婉清。

兩人是班級裏的男才女貌,不知惹多少人羨慕!

一次聚會上,葉婉清被人灌酒,林天拼盡全力,在額頭被打傷的情況下,救了葉婉清。

那天晚上雷電交加,扶着葉婉清走出酒店的林天,在一道劇烈的閃電和強風后,一縷常人無法看清的氣息進入到了林天額頭的傷口之中。

從第二天開始,林天和葉婉清成了男女朋友,可同時,也再沒有人比林天倒黴。

就彷彿是和葉婉清在一起用光了他的全部運氣。

先是宿舍牀板坍塌摔斷了腳,緊接着錢包丟失,身份證被貸款三十萬。

然後記憶力開始減退,學習成績一落千丈,身材開始發胖。

昔日的才子,成爲了許多人取笑找樂的存在。

林天不信命,他非常努力要去改變。

然而,只是去跑步鍛鍊,摔斷的腳也會給扭到。

這三年,林天徹底淪爲廢物。

配不上葉婉清,林天想故意傷害她,將氣走她,可葉婉清三年來始終不離不棄。

“婉清,我不會連累你的。”走出教室的林天心中十分苦澀。

校園的大路上,一輛大貨車正在加速行駛而來。

林天站在一旁等着。

路的對面兩個女人正在聊天,旁邊一個小孩在玩皮球。

突然間,皮球滾到馬路上,小孩直接笑着跑了過去。

“小心!”林天全力跑了過去,將小孩推開。

“砰”!

車將林天直接撞飛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真是倒黴,這種事都會被我遇上!林天心中苦笑。

不過,在看到孩子的母親緊緊抱着孩子的時候,林天突然之間有一種解放了感覺。

與其活的比一條狗還不如,這樣換小孩一條命離去,也挺好。

“林天!”葉婉清顫抖地喊了起來,她衝向了躺在血泊之中的林天。

朦朧的視線下,看着奔跑而來的葉婉清,林天眼角流出了眼淚。

這個傻丫頭,你可是堂堂葉家大小姐,犯不着爲了我這樣的廢物而浪費一生啊。

這三年,葉婉清的不離不棄,林天永遠不會忘記。

婉清,如果有來世,我要讓你做最幸福的女人。

只是,會有來世嗎?

心底裏終究還是有着太多的不甘心。

林天被送去了醫院。

“我是死了嗎?”林天身處一片混沌之中。

“不!這是你的意識世界,有我玄天神尊在,怎麼可能讓你死!”

這聲音如雷聲一般,直入林天內心深處。

“玄天神尊?”林天正在疑惑之時,突然間大腦一顫,一瞬間,一切緣由也都進入到了他的內心!

玄天神尊,乃是九天之上最強神仙,六界仰望的存在。

我的絕美女總裁 可,因爲他一路走來,樹敵太多,再加上身上神器法寶無數,成爲了衆多神魔鬼怪的目標。

三年前,玄天神尊遭遇神魔聯手暗害,戰至最後,他被逼進黑洞,神形消亡。

不過,在最後一刻,玄天神尊的一道神識逃到地球。

在林天救下葉婉清那一晚,玄天神尊的孱弱神識,通過林天額頭上的傷口,進入到林天的意識世界。

玄天神尊試圖修煉,恢復神魂,重塑肉身。

但是,地球上靈氣太過稀薄,神識沒有肉身,只有藉助林天的氣運才能夠加快修行。

於是林天所有氣運被吸走,從天才淪爲廢物。

原本,只要再一天,玄天神尊就能夠從神識恢復到神魂,那之後,重塑肉身指日可待。

汽車撞來的那一刻,玄天神尊完全可以逃離林天的身體,但他還是放棄三年的努力,用神魂爲林天擋住了死神的鐮鉤。

“孩子,本座從不做虧欠他人之事,本座剛剛催動神力,怕是已經驚動仇人,此後只能是化作青龍印記暫躲起來。

不過,在此之前,本座會將最重要最好的東西給你。另外,這青龍印記有着諸多你想象不到的妙用,孩子,記住,不論在哪裏,有實力纔是硬道理……有緣再見。”

下一秒鐘。

林天的腦海裏浮現出一本書《玄天訣》,這本書前半部分是功法,後半部分包含了符籙丹藥的製作以及醫卜星相。

修煉的境界也浮現出來:練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渡劫,每一個境界又分爲九成。

同時,被子裏,林天的右小臂閃過一道金光,多了一條青龍紋身。

混沌逐漸消失。

接受了大量信息的林天沒能夠馬上醒轉,但他聽的到身旁的聲音。

“媽,你怎麼來了?”坐在病牀旁的葉婉清有些驚訝。

“我要再不來,你是不是準備跟着這個廢物一起去了?這個廢物,他家裏人都因爲他成了植物人,不管他了!你還要傻到什麼時候!”

葉婉清的母親,一身雍容華貴的陳明珠,輕蔑地掃視了病牀上的林天一眼。

我的養父母,他們是擔心我會分走弟弟的財產,所以將我棄之不顧了嗎?

曾經他們因爲我是天才而欣喜不已,如今就這樣對我?

林天的心很痛。

“我相信林天能醒來。”葉婉清的聲音十分堅定。

“醒來又如何?還不是廢物一個!婉清,我告訴你,即便時候當初的他,不論背景,地位,還是學識,也都不夠給你提鞋!”

“我不許你這麼說他!”葉婉清咬着櫻脣。

陳明珠根本不搭理葉婉清,她道:“婉清,如果你再不和這個廢物斷絕關係,我會馬上讓院長停止治療!還是說,你自己有錢來維持一個植物人的開銷呢?”

“媽!”葉婉清要去,拉陳明珠的手臂。

“沒得商量!”陳明珠直接轉身離開。

“好,那我就自己掙錢!”葉婉清看着陳明珠離開的身影,咬着貝齒。

只是,想到高額的醫藥費,葉婉清還是癱坐在了椅子上。

她握住了林天的手,豆大的眼淚不斷滴落下來。

過去三年,她不顧林天的吼罵,陪着他,和他租在外面,給他洗衣服、做飯,幫他一起還那一筆來歷不明的貸款。

爲了林天,她得罪了家人!

爲了林天,她堂堂葉家大小姐,成爲了笑話。

這一切,只因爲她知道,林天很愛她,只是一時落魄,不想連累她。

她要陪着林天東山再起,她也相信會有那一天!

可如今,林天變成了植物人!

夢碎了!

葉婉清趴在病牀上痛哭起來。

這樣的堅持到底是對的嗎?

林天,他還能恢復到以前那個翩翩少年嗎?

“婉清,你再哭,可就不漂亮了。”林天的聲音響起。 妻居一品 葉婉清起身,難以置信地看着林天。

兩個小時前,醫生斷定林天這一輩子都會是植物人。

現在,林天竟然醒了!

奇蹟!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奇蹟!

葉婉清捂住了嘴。

“婉清,你受苦了。”林天伸出手擦掉葉婉清的眼淚。

葉婉清一怔。

林天竟然叫我名字了!

這是在做夢嗎?

曾經不斷想趕走她,只會對她呼來喝去的林天,竟然親暱地叫了她!

喜極而泣的葉婉清撲在林天的懷裏。

一陣柔軟襲來,林天心神一蕩。

自從三年前黴運不斷,爲了不耽擱葉婉清,雖然同居在一塊,但林天連葉婉清的手都沒牽過。

“我不苦,看到你醒來,我一點都不苦!”葉婉清緊緊抱着林天,生怕這只是一場夢。

“走,我們回家。”林天起身。

葉婉清看林天要起來,馬上心疼道:“你纔剛剛醒過來,別亂動。”

“沒事。”林天堅持下牀。

醫院花銷太貴,林天不想讓葉婉清辛苦負擔。

三年前,父母見林天淪落爲廢物,以林天已經成人爲由,斷了一切零用錢。

葉婉清則因爲拒絕離開林天,被家裏停了所有銀行卡。

她三年來打工的錢,除了用來還林天身份證被盜用貸走的三十萬,其餘的僅供二人生活。

這三年,葉婉清一件新衣服,一支好口紅都沒買過。

葉婉清的閨蜜看不下去,經常給她寄過來衣服和化妝品,但葉婉清全都悄悄變賣,換成了便宜的地攤貨。

這一切,林天可全都看在眼裏。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