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我的人已經在世界社交網絡上發佈了是亞歐大陸朝這裏發射核彈的謠言。”邦德靠在那裏說,“接着戰爭就不可避免了,烏柯蘭現政府軍隊立即會對東線發動大規模攻擊。”

“有彈道導彈監視系統,沒有人會相信你的鬼話!”格羅莫夫擡頭說,但說的是那麼的無力。

“我知道,但是民衆不知道,你認爲全球這麼多人,有幾個人真的懂你那個什麼監視系統?而且最先進的系統都在幾個大國手中,美國一定會站在烏柯蘭現政府這邊的。”邦德走到格羅莫夫跟前蹲下來,“而且謠言一出來,瞬間便會傳遍全球,除了非常冷靜的人之外,沒有人知道你們是無辜的,你認爲烏柯蘭現政府會說,有人藏了核彈頭在我們的腳下面,我們自己都沒有發現,是我們自己活該?不會!爲了全局,他們會咬死是你們做的。”

格羅莫夫盯着邦德:“你要報仇,你對付的應該是我們,爲什麼要牽扯進其他的人?”

邦德沉聲道:“我說了,我其實一開始不想復仇的,我只是想逃,找一片土地藏起來,可是你們不讓我們存在,覺得我們是威脅,那麼我們只能親手去發現一片屬於自己的領土!尚都答應過我們,只要我們做該做的事情,那麼當世界大同之後,土地任由我們挑選!”

唐術刑搖頭,看着邦德:“我明白了詹天涯的那句話,他說不難明白,爲什麼有些人永遠是棋子,而成爲不了下棋的人。”

邦德起身來:“我已經贏了,沒關係了,還有,你們如果想追殺我,沒用的,下面的這些富商都是這次事件的見證人,你們殺我,我殺他們,他們死了,沒有人給你們證明這件事是我做的,所以你們自己考慮下,我先走了!”

邦德摸了摸格羅莫夫的腦袋,像是在摸一隻寵物狗一樣,隨後從碎開的窗戶口跳了下來,示意活下來的富商們跟着自己離開。 核彈頭在此地的爆炸,能夠立即提升戰爭的等級,這是無需質疑的事情。處於發呆中的格羅莫夫卻清楚,自己也有責任,雖說他阻止不了,但如果事情演變得無法預知,那麼他極有可能成爲FSB的替死鬼。

那六個潛伏的情報人員的身份只有他和局長知道,不管邦德是從什麼途徑搞出來的,局長頂多只是遭受處分,在局內上下徹查,而他則不一樣,他一直身處前線,與各方面的勢力有交際,在沒有證據的前提下,直接說他有叛國傾向,都會讓大部分不明情況的人認同。

唐術刑和格羅莫夫並未去追趕邦德,他們迅速地拍下了這個酒吧的照片,留存下證據,當然也帶走了邦德給他們看的那張與核彈頭合影的照片。

“爆炸的這枚核彈頭應該是三頭蛇,雖然看不清楚編號,但我從照片上人與彈頭的比例判斷出來的,先前的震動這樣大,也足以說明只有三頭蛇才辦得到。”格羅莫夫看着照片解釋給唐術刑聽,“三頭蛇是前蘇聯製造的戰略核導彈,帶有三枚核彈頭,威力巨大,曾經的設想是能在發射之後,可以覆蓋華盛頓地區的大片土地,北約代號叫M3,也就是怪物三號的意思,當年製造的數量並不多,解體之後雖然發現丟失了,但一直沒有發現其下落,我們有個部門處於長期追蹤狀態,但沒有任何線索。”

“追查三頭蛇的線索現在不是我們該做的,我們的力量有限。”唐術刑看着已經差不多半毀的酒吧道。“我們得考慮怎麼出去,沒有防護服。現在出去就是死路一條,我的建議還是先找謝爾蓋,弄清楚情況之後,同時調查邦德的下落,幹掉邦德,我再前往鹹海。”

“不!我要追殺邦德!”格羅莫夫不同意唐術刑的決定。

唐術刑指着下面道:“追殺邦德?他已經走了,他還帶走了那些個證人,那些人在邦德的庇護下。會願意爲你作證嗎?邦德既然計劃了這一切,肯定也準備好了退路,他們不是普通的恐怖分子,他們是狼人,是夜族聯盟,以你的情報能力不一定能夠找到關於他們的下落,至少短時間內不行。再者,你也聽到了,他們是和尚都合作的,背後的勢力大得驚人,你只能像無頭蒼蠅一樣最後撞死在玻璃上!”

格羅莫夫看着唐術刑,一字字道:“不。我一定要去追殺邦德!這是我的首要任務,別忘記了,你也答應過我們,要幫助我們做掉他,以前我們還畏首畏尾。擔心輿論,現在沒必要了。他已經公開宣戰了。”

“也就是說,你們用不上我了。”唐術刑原本不想與格羅莫夫發生矛盾,但如今來看,這小子已經癲狂了,“沒關係,那我們分道揚鑣,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不可能!這是交易!交易從我在卡拉奇護送你們開始就已經啓動了!”格羅莫夫搖頭道,“現在要取消交易晚了!”

“好!”唐術刑點頭,“那你告訴我,我們怎麼出去?邦德已經算準了,他有人質,我們無法爲難他,他也有退路,我們追不上他,他一走,我們就被困在這裏,等搜救人員趕來之後,那都到什麼時候了?而且到時候,身在爆炸範圍內活下來的我們,他們會放咱們離開?”

格羅莫夫坐了下來,很清楚地知道唐術刑所說的情況是無法避免的,而且三頭蛇單彈頭的殺傷面積非常可怕,雖然沒有實際爆炸檢測過,在製造報告上面曾經寫過,如果單個彈頭爆炸,殺傷範圍內至少35年以內是無法進行正常工作的,土地遭受的污染在100年內都無法恢復,如果要進入該區域,在有高密度防護服的前提下,至少要等半個月的時間,並且在區域逗留的時間不能超過3個小時。

不過那只是停留在書面上的,實際情況還得看輻射的衰減量等等一系列因素。

格羅莫夫摸出自己的定位儀,現在那東西完全沒有任何作用,只能等待着,等待着可以再啓用之後,這樣他纔可以打開求救,不過希望也很渺茫,畢竟這裏也是現政府控制範圍,亞歐部隊要來解救,如果沒有核爆炸還可以制定相應方案。

“等着吧。”格羅莫夫搖頭道,“祈禱也許有用。”

就在兩人被困在地下掩體中的同時,核彈爆炸的消息已經瞬間傳遍了全世界,在這個資訊無比發達的年代,這種爆炸性新聞瞬間就充斥了全世界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

當然,也如邦德所說,他製造出來的謠言也引導了輿論的導向,尚都、美國方面控制下的媒體開始大面積渲染是亞歐部隊發射核武器的謠言,雖然並未拿出實際的證據,但普通民衆根本不會關心這個,只是一味地跟着輿論,譴責着這次暴行。

美國各地的廣場上聚集了人羣,在亞歐部隊成員國大使館和領事館跟前示威,尚都方面也指示了百姓上街“和平示威”,並且錄製畫面,向全世界轉播,以此來表現自己的立場。

而日本這個在上個世紀曾經遭受過原子彈襲擊的國家,表現得卻是十分平淡,媒體雖然也刊登,但並沒有刻意引導着輿論導向——當然,這些都是在籙夢升的操控下所做的,籙夢升很清楚知道,亞歐部隊絕對不可能做這種事情,從戰略上來說,攻擊基輔毫無意義,而且在那之前,各國情報組織都心知肚明,亞歐部隊根本沒有囤積大規模的部隊在邊境,在爆炸之後也沒有立即進軍。

核戰之後的便是口水戰,媒體上所謂的軍事戰略學家極其敗壞地指責着對方的觀點,各國發言人也脣槍舌戰地互相指責。美國雖然不斷譴責,但並未用詞過激。更沒有聲稱要幫助烏柯蘭現政府進行反攻或者復仇。

戰爭的陰雲籠罩着全世界,已經與印國交戰的巴國同樣也十分緊張,畢竟這兩個國家也都擁有一定數量的核武,都擔心對方會率先使用。

同樣的,戰爭的陰雲瀰漫在伊斯蘭堡市郊的難民營之中,雖說戰爭還沒有全面升級,但因爲印國政變的關係,大批的難民涌入。讓阿玥等人忙得不可開交,同樣的,他們最擔心的也是唐術刑等人突然間從眼皮子下面消失了。

CIA的據點是全部拔掉了,但緊張的局勢導致了更多的間諜以各種身份進入了巴國,亞歐部隊根本無暇辨別,三軍情報部方面也是忙得焦頭爛額,爲了戰事而顧不上那麼多。

帳篷內。阿玥等人坐在那開會,並且同時等待着詹天涯的出現,詹天涯已經聯絡阿玥,告知自己會在今晚20時左右到達難民營,與他們商議下面的事情。

衆人都用自用手機或者電腦查看着關於烏柯蘭核彈爆炸的事情,阿玥整理着從各方匯聚來的情報。最終得出的結論是——核彈並不是經過彈道導彈發射出去的,而是就地引爆。

“就地引爆?”田夜寒看着阿玥,“有證據?”肖墨也看向阿玥。

阿玥盯着自己的電腦說:“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衛星檢測到具有攜帶核彈頭的導彈襲擊烏柯蘭的軌跡,這已經足以說明問題了。”

奎恩盯着自己的電腦道:“從現有的資料上來看,還有專家的估計。應該是前蘇聯接替時被偷走的核彈頭,據我所知。當年這批覈彈頭,有少部分在以色列,有些落入極端勢力手中,但很快都被北約國家追回銷燬,有一些下落不明,但並未現世,說不清楚,但肯定是前蘇聯遺留下來的。”

霍克一臉的疲憊:“我認爲這次的事件既不是美國人做的,也不是亞歐部隊做的,如果雙方有這種膽子,早幾十年前核戰爭就打響了,我認爲百分之一百是尚都,無需質疑。”

斯坦將自己的手機收起來,打着哈欠:“如果是尚都,那就是在逼迫雙方動武,他好漁翁得利。”

基恩表示贊同:“烏柯蘭現在本來就處於分裂狀態,一派是美國支持,一派是亞歐部隊支持,兩派都只是棋子,這樣下去可能會僵持很多年,尚都是等不了,只能乾脆直接挑起戰爭,烏柯蘭現政府不可能不報復,他們一旦攻擊,亞歐部隊必定反擊,雙方實力就很懸殊,美國人趁機就可以介入。稍微用腦子就知道是這種結果,現在的烏柯蘭和當年的格魯吉亞不一樣,格魯吉亞那是先發制人,以爲美國人撐腰,還攻擊了俄方的維和部隊,這次可是烏柯蘭首府直接被攻擊。”

“對,烏柯蘭現政府的首腦都在那裏,也許一些反戰派也在,肯定全死了,他們一死,現政府的軍隊就操控在前線軍人的手中。”阿玥合上電腦,“我收到消息說,政府軍已經開始向東線方面進行攻擊,已經出動戰鬥機對攻擊區域進行了數輪的攻擊,民間武裝是不可能有實力防守得住,除非是亞歐部隊介入。”

“亞歐部隊不能介入——”詹天涯出現在帳篷口,打扮得也像是個難民一樣。

“你終於來了,有唐術刑他們的消息嗎?”阿玥起身問。

詹天涯搖頭:“姬軻峯、顧懷翼領着一個前蘇聯KGB的人去了鹹海,唐術刑則和俄國方面,也是我們現在綠洲情報局的一個特工前往了烏柯蘭,他們最後發回的消息,聲稱自己是在烏柯蘭首府。”

衆人驚愕,互相對視了一眼。

阿玥坐了下來:“你是說,那核彈……”

詹天涯搖頭:“先不要下定義,我還在想辦法,但注意力不能全放在他的身上,從大局來說,他那不算重要,現在的問題是,你們必須撤出巴國。” 詹天涯帶來了讓他們撤退的消息,再次讓衆人吃驚,不明白爲何會這樣?

“我們收到了印國要全面入侵的消息,這很奇怪,如果是奇襲,按道理不會將消息披露出來,印國方面擺出了這種架勢,一個軍在爭議地區已經集結完畢,邊境上也囤積了不少部隊。巴國的鄰國,也就是亞歐部隊的成員國伊國已經決定全面協助巴國進行反攻,我們計算過實力差距,要戰勝印國部隊是不成問題,不過麻煩在於,巴國就會全面陷入戰火之中。”詹天涯很是頭痛。

奎恩開口道:“你們沒有考慮過先發制人?”

我師父林正英是僵尸 奎恩剛說完,詹天涯還未解釋,阿玥就道:“那枚核彈爆炸,在國際輿論上已經造成了亞歐部隊先發制人的假象了,如果巴國收到消息搶先攻擊,亞歐部隊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斯坦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這招真狠,真他媽的無恥!”

“戰爭本來就是無恥的。”霍克起身給自己倒咖啡,“也就是說咱們只能坐以待斃了。”

“你們必須連夜撤走,帶着你們所有的人馬,不過我建議你們帶走難民營中的人,能帶多少帶多少。”詹天涯說完問,“明白我的用意嗎?”

衆人互相對視着,阿玥隨後道:“掩護?”

“不不不!”詹天涯搖頭,“實話告訴你們,我對戰爭的後果不抱任何希望,不管是贏也好。輸也好,都是滿目瘡痍。沒有人什麼都失去了,你們能帶走多少人就帶走,我準備了一艘貨輪,能裝下這些人。”

“走海上?去哪兒?”阿玥起身來。

詹天涯看着她:“非洲,那是如今唯一一塊淨土了,至少短時間內我想戰火是燒不到那裏去。”

奎恩站起來反對:“那是八方和沙曼動力的地盤!”

“對,就是因爲這樣,我才建議你們去。”詹天涯一臉嚴肅。“八方和尚都的關係很微妙,而且非洲大陸資源豐富,那是立足的好地方,尚都不動的前提下,美國人不敢再去插足,聽我的,你們快點去召集人。兩天內就往卡拉奇前進,現在戰事稍微停下來,你們趁着這個空檔趕緊離開!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內陸地區的戰爭也是一觸即發。”

阿玥略微思索了一番道:“夜寒,阿墨。你們帶着人趕緊去通知難民營管理處的人,就說我們要離開,讓他們通知難民願意跟我們走的就走,願意留下的就留下,我們會留下一定的食物和藥品給不願意走的人。”

田夜寒和肖墨立即離開。阿玥又叫了阿玲進來:“阿玲,你和奎恩去將剩下的物資分成兩批。同時將我們前段時間弄來的那些汽車全部都開出來,還有,等着夜寒那邊將人數統計出來之後,你們算算差多少車,你們去買也好,去搶也好,總之要找到能裝下相應人數的汽車。”

奎恩還未等阿玥說話,便起身朝着外面走:“我去清理武器,在倉庫那頭等着。”

阿玥點頭,原本她也是這個意思,隨後她看向基恩、斯坦道:“你們把訓練的士兵集中起來,僱傭兵願意走的就走,不願意走的拿錢讓他們走人,把武器裝備都發給新兵,讓他們組成護衛隊,我預計兩天後的凌晨出發。”

等衆人都離開帳篷,阿玥在詹天涯跟前叉着腰道:“詹局長,其實你還有話要說吧?”

詹天涯默默點頭,喝着霍克剩下來的咖啡:“我們預計過,一個月左右,戰火會全面蔓延開,全面戰爭無法避免了,我決定讓劉振明跟着你們離開,算是爲你們當參謀,畢竟他跟了我多年,還有,我也希望留下古科學部的根。”

詹天涯的話讓阿玥全身冰涼,連詹天涯都認爲毫無希望了,那基本上和下了死亡通知書一樣,全球全面戰爭一旦打開,而且是現代戰爭,那麼摧毀的速度會比二戰期間快上數倍,各國大城市肯定會成爲首要目標,騷亂也會頻發,一年,不,也許更短,我們熟悉的世界就會徹底變樣。

阿玥坐下來,故作輕鬆:“你呢?有什麼打算?”

詹天涯笑道:“我要回去帶軍,當然還是以情報爲主,不過現在整體的戰略還沒有出現,這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也許還需要一個月或者再長一點的時間,我們儘量在拖延時間,把戰爭延後,爲了‘方舟計劃’。”

“方舟計劃?”阿玥不解。

詹天涯點頭:“對,戰爭無法避免的前提下,我們必須啓動這個計劃,亞歐各國首先將優秀人才集中,並且送往現在相對安全的地方,如今看來,相對安全的只有尚都、藥金控制的日本,還有八方控制的非洲。”

阿玥點頭:“詳細的能說嗎?”

“分批送,一部分與你們幾乎同一時間前往非洲,另外一批前往日本,也遣送一部分去投靠尚都,其目的也是爲了混入我們的潛伏人員,但潛伏人員有多少,具體名字是什麼,連我都不知道,都是單線保持聯繫的,很危險。”詹天涯坐在那,十分疲憊,“其實說到底,我們也知道,最終的結果是什麼,所以才執行了這個計劃,希望這次戰爭結束之後,在下次全面反抗戰爭來臨之前,我們活下來的人,可以做足準備。”

阿玥尋思了一會兒道:“詹局長,我有個疑問。”

詹天涯看着她道:“你說。”

阿玥想了一會兒,還是決定說出來:“如果尚都的模式是正確的呢?”

詹天涯笑了:“這個問題我也問過自己,你覺得呢? 萬年只爭朝夕 不管他的模式是不是正確的,你認爲真的有一個帝國可以統治全球,並且保持長期的和平嗎?不可能的,除非全世界所有人都有着同樣的文化、同樣的歷史背景、同樣的膚色、同樣的語言,而且即便有這些,戰爭和戰亂一樣會爆發,除非徹底將人類改造了,變成行屍走肉。”

阿玥無言以對,詹天涯所說的都是事實,這也是一個普通人略微深思都明白的道理。

……

兩天後的凌晨,六十多輛各式汽車已經列在難民營外,要離開的難民開始列隊上車,除了必須用的東西之外,其他的東西全部都扔掉了。此時,除了食物、藥物和彈藥之外,其他的東西都顯得沒那麼重要。女孩子再不需要梳妝打扮的東西,臨走時乾脆將首飾也送給留下來的人。

難民營四下都傳來哭聲,要走和想留下的人在告別,幾乎所有的老人都決定留下,卻勸告自己的兒女離開,因爲他們都經歷過太多的戰爭磨難,知道沒有戰爭會是美好的,也知道戰爭之後會在你的身體和心裏都留下永遠的傷疤。

一身勁裝的阿玥站在高臺之上,看着下面擁堵的人羣,用對講機問着下面的阿玲:“在你那登記離開的有多少人?加上我們自己的軍隊?”

“2158人。”阿玲的聲音從對講機中傳來,“這些人只佔難民營的十分之一,很多人決定留下來,他們都累了,有些人自願參加了巴國軍隊,有些人是年齡大了,也有得了重病無法離開的。”

“車不夠。”阿玥看着浩浩蕩蕩的人羣,又問另外一邊的奎恩,“還能搞來汽車嗎?哪怕是高價,我們手裏還有黃金。”

奎恩立即回答:“不可能的,很多人知道戰爭要爆發,都要留着自己用,這裏的十輛重型卡車都是亞歐部隊方面給的,從巴國陸軍調派出來的,我們還需要還給人家,因爲要戰備,他們也拿不出多餘的汽車了。”

阿玥嘆氣,知道飛機也不可能,戰爭即將爆發,天上的飛機隨時有可能被越境的敵機擊毀,到時候沒有人能夠存活。

“把不方便行走和年齡較小的弄上車,我和阿玲、夜寒還有肖墨帶着一部分部隊和剩下的人慢慢朝着卡拉奇走,你們到達之後立即驅車回來接我們,這是唯一的辦法了。”阿玥說完,立即蹲了下來,此時剛爬上來的肖墨立即走過去攙扶着她。

阿玥勉強擠出個笑容道:“沒事,可能是這兩天沒有好好休息的緣故。”

肖墨點頭,依然攙扶着她:“沒事,只要上路就好了,咱們再辛苦幾天,趕到卡拉奇一上船,便可以稍微輕鬆一些了。”

阿玥點頭,看着下面的人羣:“我就怕船還沒有走出阿拉伯海就會出事,八方那邊答應我們登岸,但卻是在南非,那是印度洋上,雖然說是沿海岸前進,可是我依然擔心被攻擊,而且唐術刑現在下落不明,一切都是未知數。”

肖墨看着下面正在登車的人羣沉默着,在一個月之前,誰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呢?也許除了在尚都中掌控全局的那個怪物之外,誰也不知道明天的世界會是什麼樣子。

前二十輛汽車載着一部分食物、藥品和人已經出發了,車上的人們探頭出來,哭着向送別的親友揮手告別,那些個由斯坦等人親手訓練出來的士兵們,也低下頭偷偷地抹着眼淚。

阿玥還是靠着哨塔一側坐了下來:“明天是什麼樣子,還有明天嗎?”

對呀,還有明天嗎?到了卡拉奇是什麼樣子?登船之後是什麼樣子?到了非洲之後又是什麼樣子?全面戰爭爆發之後是什麼樣子?最後,如果這場戰爭結束了,又會是什麼樣子?

這個世界還會存在嗎? 一個星期後,距離核彈頭爆炸已經過去了9天。

一架高防護武裝直升機飛過爆炸中心,中心點位置四架遙控偵查機器人逐漸朝着中心靠近,時不時會停下來檢測着地面,將帶有標誌性的物資收攏到防護箱之中又繼續前進。

防護直升機徘徊在邊緣位置,機上的四名技術人員即便隔着機艙也穿着防護服,飛機時不時會顛簸一下,正副駕駛有些緊張地盯着旁邊加裝的那臺儀器,那是用來檢測輻射導致的電磁波危害的,但現在儀器上面的數字不斷在跳轉,忽高忽低。

“輻射指數低於平均值,不太可能吧?”一名技術人員對其他人說,“這種低輻射,怎麼可能是核彈頭爆炸導致的呢?除了接近中心點的位置之外,最遠的地方根本檢測不到輻射,這也太詭異了。”

“不知道,是中子彈嗎?”另外一人道。

“中子彈的輻射都比這個高。”先前那人否定道,此時四人耳機中傳來駕駛員的說話聲,“長官,地區電磁波量起伏不定,我們不能再呆下去了,我們就好像呆在一個看不見的電磁波風暴當中,這樣下去,說不定飛機會失靈直接墜毀。”

“好!”爲首的技術人員道,“現在返航,通知地面小隊可以逐步深入,但速度不要太快,還是讓機器人做尖兵。”

“明白!”駕駛員立即調轉方向飛回去,同時朝地面部隊通知道,“礦工,這裏是鷹眼,你們可以按照原計劃進入,你們所在的區域前方深度800到1300地區幾乎沒有輻射量。”

“明白!礦工小隊開始朝中心位置逐步前進。”爆炸區域三分之一的地區。一支5人小隊在指揮官的帶領下開始朝着中心區域前進,前方除了有一架四翼無人機之外,還有一部偵查檢測機器人。

“長官!四個前往中心區域的機器人停止前進了。”檢測兵追上指揮官彙報道。

“爲什麼?沒有能源了嗎?”指揮官問道,看着檢測兵手中的數據顯示器。

檢測兵搖頭:“不。不是。能源幾乎是滿的,而且電磁波的損害我們也計算在內。絕對不可能導致它們停止工作,反正是無法前進了。”

“繼續前進,那我們就自己去看看。”指揮官指了指自己面罩內眼睛的部位,示意大家盯緊周圍。

這是一支美軍檢測戰鬥小組。這支部隊於二戰結束前成立,最早成員近五百來人,在冷戰時期,巔峯狀態達到了1000多人,最終在冷戰結束後,又逐漸縮減,現在不到50人。 前妻不乖,老公太霸道 但這50人卻受過與常規部隊不同的訓練。除了在高地輻射區生存之外,還學會了使用各種武器,包括損壞後如何簡單修理,同時對核彈以及相關知識的瞭解都達到了專業水平。

因爲訓練這支部隊的花銷太大。所以即便是追繳核彈頭此類的任務都從未讓他們參加過,一直處於不斷訓練的狀態,終於在今天派上了用處。

烏柯蘭政府的大部分人員已經在這場爆炸中死去,剩下的人無法服從,臨時組成了一個類似議會的團體,經過商議之後,決定向美國方便求援,讓他們派遣調查人員,因爲如果再不動手,亞歐部隊有可能就會按照國際法的相關要求,派遣工作小組前往爆炸區域進行檢測。

畢竟,現在全世界都認爲是亞歐部隊引爆了這枚核彈。

而此時,對這個檢測小隊來說,他們也開始懷疑這場爆炸到底是什麼,因爲他們如今所站的位置輻射量小得驚人,但同樣可怕的是,他們一眼望去,直到爆炸中心區域,之間沒有任何東西擋住他們的視線——爆炸在瞬間就摧毀了地面上的所有東西,三分之二的城區成爲一片平地。

大家覺得這個場景都很眼熟,的確,這與費城事件造成的慘狀從表面上來看幾乎一模一樣,除了那些在中心區域很強烈的電磁波之外。

如果,這都不是愛 小隊繼續前進,終於在快要接近中心區域的時候檢測到了輻射量,但是這種輻射量微弱得連儀器檢測都有些困難,就像是最低級別的核泄漏異常一樣。

“這是核彈嗎?太可笑了。”指揮官蹲下來,用鑷子去夾地面上的一塊石頭,剛夾上去就發現那石頭碎成了灰,只有高溫後瞬間被低溫侵蝕纔會發生這種事情。

“長官,我不得不說,如果按照國際核能事件分級來算,我們現在檢測到的只是1級,只是有異常狀態而已,都達不到安全隱患狀態,這太詭異了。”檢測兵在那搖頭道,“核潛艇發生泄漏都比這個嚴重上千倍。”

“長官!發現機器人了!”前面偵查的檢測兵彙報,“機器人被破壞了,是人爲破壞的,很奇怪,後面能源連接管被什麼東西割斷了,而且能源油料全部沒了。”

指揮官立即帶人趕了過來,衝到那具機器人面前,發現情況真的如檢測兵所說。

“你不是說有能源嗎?”指揮官回頭看着先前那名檢測兵。

“明明顯示有。”檢測兵舉起手中電腦上的數據表,一側的數據表上面顯示能源全滿。

“可能是這個的原因。”一名檢測兵將旁邊連接發射器斷掉的那一卷線舉起來。

指揮官湊近看着,看到那捲線被什麼東西咬斷了,從斷裂處來判斷,那是某種動物做的,不是刀具等利器,而且他們用無人機高空偵測過,在他們進入之前,爆炸區域地表是沒有任何人類的。而且,這種程度的爆炸怎麼可能有人存活?

“到底是怎麼回事?”指揮官搖頭道,“派我們的機器人繼續深入,我們等待,讓無人機也跟隨前往。”

“是!”檢測兵控制着無人機和機器人一前一後地前進,只有無人機上面攜帶了部分武裝,但那也只是一支小型霰彈槍。帶有6顆子彈。

小隊散開分頭警戒着,雖然這沒有什麼必要,因爲遠隔千米之外都能清清楚楚看到有沒有人——四面都是平地。

檢測兵盯着無人機和機器人的攝像頭,並未發現什麼異常。

一名警戒中的檢測兵正在挪動步子的時候。自己卻一腳踩空下去。一隻右腿直接掉落進下面的坑洞之中,就在身邊同伴要上前幫忙。他自己還在罵罵咧咧認爲有可能踩到下水道之類的東西時,檢測兵卻突然發出慘叫來。

指揮官和其他人立即做出了反應,朝着他那邊衝去,大家合力將那檢測兵從坑道處拖拽了上來。但當拖上來之後,他們發現那名士兵的整個小腿都被什麼東西啃得血肉模糊,腳踝以下腳掌全部變成了白骨,只帶着一丁點的血肉。

“啊——”那名士兵的慘叫突然變得更大聲。

其他四人全部傻眼了,都不知道如何做急救,指揮官只得一面向後續部隊求救,一面示意士兵將其架起來。趕緊撤退。

他們知道如何應付大多數突發情況,但從來沒有學過如何應對這種事情!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