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假裝不知道,而後道:“我去看看!” 不論如何,林天都是要去看看的,也必須去看看。

此時此刻的林天內心裏面很清楚,想要帶着父母安全離開這裏,必須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滅掉靈山派的那些長老。

那一些長老不死,根本難以安全離開。

林天回身看向父母,他還沒說話,父母就點了點頭,兩人都十分支持林天的決定。

即便這一次前往荒島那一邊無比兇險,但是,做人不能忘恩負義。

那一個小丫頭雖然是夏家後人,雖然靈山派的長老不會對她做什麼,可萬事都有萬一,靈山派眼下已經到了絕境的地步,誰知道身爲靈山派的掌舵人,那幾個長老會有什麼樣的安排呢?

萬一他們爲了能夠重振雄風,而故意用夏秋冬來威脅林天呢?

這一切,皆有可能!

林天正準備離開,那一邊靈山派的總部“轟隆”一聲巨響,有巨大的爆炸聲響響了起來,林天微微眯起眼睛,看了過去。

而後一個身影出現,這一個身影正是魏一恆。

魏一恆的速度很快,他在用光了所有的符紙之後就立即趕了回來。

“大哥,妹妹!”魏一恆看到林文寶和陸香玉,興奮之情難以言表。

落地後,他當即飛衝而去,到了他們的身旁,他給了他們兩個人緊緊的擁抱,這一個擁抱等了太久的時間了。

而後,便是他們的寒暄時刻。

林天朝他們微微一笑,原本林天準備叫上八荒離開,便在此時,情況突然發生了變化。

大概二十分鐘之前,太極殿之中。

乾坤已經拿下來了夏秋冬。

對於夏秋冬的身份,別人不知道,他們其他人可都是清清楚楚,夏不語,當年祖師爺的師弟,放棄飛昇,留在地球上的人物。

既然是她的後人,自然是不能有任何的虧待。

他們都沒敢出手,只是封住了夏秋冬的所有靈氣,讓夏秋冬在短暫的時間裏無法使用靈氣。

“夏秋冬,你爲什麼要幫外人的忙?”乾震十分憤怒。

“我沒有幫助外人,我是在幫我們靈山派,如果是我的祖先,他們也不會想要看到你們這麼做的!”夏秋冬據理力爭。

她繼續道:“你們應該改要知道一點,你們現在在做的事已經讓靈山派蒙羞,其他人可是不會想要看到這樣的一幕!”

三個人沉默。

這會兒,躺在地上重傷的乾元也點了點頭道:“沒錯,秋冬說的一點都沒有錯,到了這個時候,你們還執迷不悟嗎!你們這麼做,根本就是在違背先人之意,我們靈山派,什麼時候做這種事了啊!”

乾元的心十分疼痛!

他也是靈山派的人,是長老,對於靈山派的發展,如何的發展,也一直很有想法。

他也知道他是組織不了他的大師兄他們的,可是隻要還能夠阻止,他就會出手,即便最後要付出性命。

sp;?? 夏秋冬這會兒再一次開口道:“我不知道我的先人是誰,但我知道,如果是夏不語,那個我一直敬仰的前輩,他要是知道你們這麼做,一定會極其憤怒,甚至會狠狠揍你們一頓!”

但是,夏秋冬的話還沒有說完,旁邊有人直接前衝了過去直接封住了夏秋冬的嘴巴。

夏秋冬被點了啞穴,無法言語。

“你們……你們這幾個無恥之徒!”乾元已經越來越憤怒了。

他萬萬沒想到師兄們竟然會這麼對付一個小丫頭。

乾坤這會兒看向了夏秋冬,道:“不用用先人的思想來治理如今的靈山派,有一點你們給我記住了,現在和曾經的那個時代完全不一樣,而且,現在是我在掌控主管着靈山派。”

說話間,乾坤使用了一個陣法。

這個陣法很小,不過卻是能夠看到外面場景的陣法,這個陣法就彷彿是開了天眼一般,能夠看到外面的情況。

外面一大片的生靈塗炭,沒有生機,看到的只有一篇黑乎乎。

“你們看到了沒有?”乾坤問道。

他繼而冷笑一聲道:“這就是他們留給我們靈山派的。曾經,我們這裏是最有靈氣的地方,曾經,只要是來到我們這裏,就能夠擁有最好的自然條件,能夠最好的進行訓練!

當年,祖師爺選擇這裏,保護這裏,爲的是什麼?爲的是能夠好好讓後人可以修煉,那麼這一切,就需要我們來保護好這裏,可如今呢?”

乾坤越說越憤怒,他冷哼一聲,看向了其他人,尤其是看着乾元和夏秋冬道:“可如今,你們身爲靈山派的弟子,你們不想着要保護好靈山派,你們都是在想着一些什麼事呢!”

乾元一時之間竟然有些無言以對,縱然他知道,乾坤說的是錯的!而且乾坤所說的,錯的很離譜!

“好了,我也不跟你們多廢話,我把話放在這裏,你們現在就是我對付他們的把柄,必要時候,我不會留住你們的性命!”乾坤道。

這幾句話說出來,其他人全都震驚了!要知道,這可是他們的大長老,一向給予衆人最爲溫和印象的大長老啊,如今,卻是說出來了這樣的話!

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是十分難以置信的眼神。

但是,乾坤這一生的爲人處世,他們卻又十分的心裏有數,這會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默默在心底裏認可了這麼一件事。

“很好,將他們兩個人給我捆綁起來,我還有另外的事要做。”乾坤笑了笑,而後,乾坤往外面走了出去。

“大師兄,你這是準備要……”開口的是乾易。

“如果我不請出來我們的鎮山之寶,只怕今天這一關會很難度過!”乾坤這會兒回頭看了一眼他的陣法。

看向的是手裏握着神劍的林天!

那一把劍他不認識,可是劍身上面的火焰和冰層,他認識的清清楚楚!

他意識到,這樣一把好劍,很明顯就是兩者的合二爲一纔會到達這樣一個地步!

“你們好好去前面等着,我很快就來!”走到外面,乾坤突然之間一下子就消失了。 乾坤離開的速度很快,沒有人看的清楚。

乾易和乾震讓乾明和乾清押着夏秋冬和乾元離開了孤島。

他們直接飛越了大海,回到了陸地上面。

而這會兒,周圍絲毫沒有乾坤的身影,甚至是乾坤的氣息。

什麼是囂張,這就是囂張了,就這麼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不引起一絲一毫的波瀾!

也不知道人去哪裏了。

乾坤去到了另外的一個空間,這一個空間是屬於靈山派的專屬空間。

到了地方後,他開始結印,結印的速度由慢到快,到了後面越來越快,尋常人根本無法看的清楚。

“嘭隆”一聲巨響,一頭和龍獅一般大的魔獸出現了,他的外形也和龍獅差不多,但是,比較可怕的地方在於,這傢伙竟然有六個黑點,也就是說,他是六階魔獸!

竟然是六階魔獸!

而且他比起八荒來說,要蒼老的多,似乎是已經存活了很久很久。

“怎麼了,我睡的正舒服,怎麼還把我給吵醒了呢!”魔獸開口。

“天正前輩,靈山派有難,還請您能出手,助我們一臂之力!”乾坤恭恭敬敬,就差給魔獸跪下了!

雖然沒有跪下,不過也是九十度鞠躬,十分之誠懇,也可以看的出來,這一頭名爲天正的魔獸的地位了。

“哦?竟然還有對手能讓你如此頭疼,呵呵,有意思!”他開口笑了起來。

天正也微微眯起了眼睛,盯着乾坤看,彷彿看看乾坤有沒有在撒謊。

“對方是修士和修魔的後人,有着極其強大的支援力量。而且,他還有要一把神劍,這一把神劍,是地獄火劍和玄冰神劍的融合!” 萌妻高能:總裁,請接招! 乾坤早已經猜到了那一把神劍的“來歷”。

天正當即有些坐不住了,猛然間皺起眉頭,眼前也是一大亮道:“你說什麼?兩把上古神器竟然合二爲一了!”

‘沒錯,正是如此!’乾坤點了點頭,而後繼續說道:“這兩把神劍融合之後,變成了更加強大的存在,只怕那個拿劍的小子,現在的實力起碼已經到了足以一飛沖天的地步了!”

天正呵呵一笑。

乾坤再一次使用了陣法,讓天正可以看到外面的林天。

天正眯起眼睛,開口道:“所以你是要我出手,然後,你要將那一把神劍給奪取回來嗎?”

“不,我只是要將他們給趕走,或者是將他們給處死,一個不留!”乾坤的眼裏面流露出來殺氣。

“呵呵,有意思,你這靈山派的大長老,竟然也有着這麼多的殺氣啊!”天正笑呵呵的。

“我必須有這一些的殺氣,否則,我管不了底下那麼多人,而且,我也有我的志向,一個有志向的人可不能沒有殺氣!”乾坤微笑道。

天正略微一點頭,而後看向了前方,好:“我幫你!”

“這麼多的靈山派的長老之中,也就你的脾氣最合我胃口!”天正欣賞地又看了乾坤兩眼。

“多謝前輩!”乾坤激動了起來。

而後,天正就跟着乾坤,兩個人從陣法裏面逃離出來,直接離開。

只是一

個結印的時間,就來到了外面。

他們兩個人出現的地方也是在陸地上,恰巧的是,就在海邊的外置,在乾坤乾易他們幾個人的身後。

乾震和歉意他們被身後的聲音給嚇到了,他們一起回頭。

“天正前輩!”他們幾乎是一起下跪。

“行了,不用這麼客氣,走了!”天正昂首挺胸。

他是能夠開口說話的魔獸,六階的魔獸已經是實力極其恐怖的魔獸,已經能夠做很多如同尋常人一樣所能夠做的事了!

他們跟着天正,這會兒一個個都更加有底氣了!

其實,他們原本是靈山派的長老,一個個實力都在渡劫期,做事都十分都十分的有底氣,但是萬沒想到,卻是有林天拿到了神劍這麼一個情況。

眼下的他們,心裏面相對要平靜的多。

一行人很快就突襲來到了林天他們所在的位置附近。

此時,八荒第一個覺察出來了不對勁。

只是屬於魔獸和魔獸之間的感應,他們的感應能力比起常人來說還是要快上許多。

“林天!”八荒和林天開始用意識交流。

林天聽到後,馬上集中了注意力,林天眯起眼睛道:“現在這個情況,你準備怎麼做?”

“只能是我先衝過去了!”八荒點了點頭,而後,八荒馬上行動起來!

八荒一個加速度,“呼嚕”一聲,帶起來了巨大的風力。

八荒的速度很快,在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已經來到了那一批人的上空。

八荒看到天正的瞬間愣了一下,對於天正的身體外形,他竟然覺得有些熟悉。

這是屬於他們種族裏的記憶了。

天正也感覺到了,立即朝上空“轟隆”一聲,直接吐出了一口火焰。

這火焰“熊熊燃燒”,將空氣彷彿都給灼燒起來,一副要燃燒掉一切的樣子!

“好強!”這是乾元心中所想,乾元這會兒也開始恐慌,如果是這麼強大的魔獸,林天他們要怎麼打!

八荒吐出一口靈氣,算是勉強給壓制下來了,但也僅僅只是勉強而已,八荒沒有能夠做到完全的壓制!

他只能是一個翻身,然後落地。

這會兒乾坤他們準備要列陣,不過卻是被天正給阻攔了下來。

“你們不要亂動!”天正呵斥了一聲,而後獨自朝八荒走了過去。

他走向八荒的時候,身體正在劇烈的顫抖着,而且是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煙雨江湖 這一種顫抖,不是害怕,更多的像是一種憤怒,一種想要殺掉八荒的憤怒!

“你是龍獅,你……這個傢伙!”天正怒斥起來。

天正哼哧一聲,突然之間一個加速度衝到了八荒的面前。

在八荒調整過來之前,怒吼一聲,幾乎是將八荒給轟飛了出去,

八荒眯起眼睛,用身體給扛住了!

在扛下來之後,他道:“你是誰?你究竟是誰?!”

“我是誰?呵呵,你好意思問我是誰!行,我告訴你,我是誰!” 天正也是龍獅一族。

他也是純正的龍獅一族。

不過,當初被父母給嫌棄,他離開了家族,來到了靈山派,被靈山派給收服。

龍獅那一邊的人可不僅僅只是有當初荒島上面,八荒的父母那一支。

還有其他一些種族,只是一直不爲人所知道。

美國農場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天正卻是也以爲只有他們一支,所以被趕出來的時候,十分憤怒。

不過,天正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他一直十分努力要恢復過來,要變的強大起來。

到了後來,他也做到了,在靈山派這裏,他變的強大到了一個讓許多魔獸越來越強大的程度。

在靈山派的這一些日子,他活了有好幾千年,這幾千年,他一直在努力修煉,而且是修煉到了最強的程度,後來有靈山派的先人前輩在努力培養他們。

天正也爲靈山派做了很多事,幾千年的時間裏,靈山派也有不少的仇家殺過來,但是,即便是殺過來,都沒有能夠成功。

這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爲天正的存在,天正將他們給壓制住了!

天正變的越來越強,到後面他開始出去,出去的天正是爲了找到龍獅一族,後來,天正也找到了,因爲不被理解,因爲被誤會,天正也沒少出手。

很多龍獅的同一個種族被天正給殺死,天正走遍了整個天下,以爲沒有再遇到龍獅,他回到了靈山派,在靈山派這裏永久居住下來了。

Views:
5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