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了,拭目以待吧! 莊園內的人所剩無幾,全部都潛伏下來,別說冒頭,動都不敢動一下。

“哈哈哈,來咿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子彈。”粗狂的怪異歌聲響起, 這邊掃一下,那邊掃一下,讓整個莊園的人都瑟瑟發抖。

就在這時,一道強大的氣息突然呼嘯而起,凌空化作一個巨大的鬼影,張牙舞爪,尖叫着撲向公雞的方向。

“哎喲不錯哦,還有兇靈。不過沒關係,雞爺我還有專門對付你的子彈。”公雞戲謔的聲音響起,然後又是一道藍火冒出,爆射的子彈擊中了巨大鬼影,直接把它撕裂,打得魂飛魄散,無影無蹤。

這一幕出現,莊園深處突然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到底是哪位道友與我開玩笑?如果是貧道以前有什麼得罪的地方,貧道願意道歉,補償。”

“補償?你說補償就補償,問過我意見了嗎?我答應了嗎?我是給點補償就能消除心中不爽的雞嗎?”公雞滿是不屑,說完又是一梭子彈掃了過去。

“道友,那你想怎麼樣?”

“我想和你玩個遊戲,只要你能回答出讓我滿意的答案,我就立馬離開。”

“道友此話當真?”

“雞爺一言九鼎,駟馬難追。”

“道友請說。”

“問,世界上誰的奶奶最大?”

“……”

“怎麼?這麼簡單的問題都回答不出?你太讓我失望了。”公雞怒不可歇。

“道友,你這問題,根本無解。”

“扯淡,有容乃大,沒聽過?這全華夏誰不知道?送分題你都不會,你讓我怎麼原諒你?”公雞痛心疾首的說道。

“……”

“道友,你這問題過分了,這是腦筋急轉彎。”

公雞鄙視道:“你腦子有問題吧,我都說了玩個遊戲,誰告訴你,我要問很嚴肅的學術問題?”

“……”

“道友,能再給一次機會嗎?”

公雞嘆息道:“也罷,再給你一次機會,再回答不出,那就對不起了。”

“鋤禾日當午,是一首古詩中的其中一句,請問……”

“我知道,這是唐詩,原意是指辛苦勞作,現代人歪曲詞意,惡搞污句。”

公雞樂了:“你還會搶答了?不過可惜,你錯了,我要問的是,鋤禾爲什麼要日當午?這裏面是道德的扭曲,還是人性的沉淪,是愛到深處,還是一時衝動?請用這句詩,現場創作一篇不少於一千字的情感文章。”

“……”

“怎麼?覺得這個難度大? 寡妃待嫁:媚後戲冷皇 也好,那我給你換一個簡單的,陰差陽錯怎麼樣?陽錯是什麼人?是女是男?陰爲什麼要差陽錯,它是怎麼差的?差的什麼地方?請根據這個成語,現實模仿一段劇情,要吸人眼球,感人肺腑。”

“道友,你在戲弄我。”

“嘿,這就有意思了,你說要道歉,我給你機會了,你又說我戲弄你?話說我口都說幹了,你特麼還躲得跟烏龜一樣,到底是誰不靠譜啊,來來來,你先出來,讓我看看你在哪。”公雞開口。

“道友,你讓我無法信任。”

“那你還扯個蛋,好,你不出來,我來找你。”說着,公雞從莊園一角走出,明亮的燈光下,看出它幻化大漢兩米多的身高,兩隻手臂擡起, 頭頂一個光圈 。

腳步邁動,公雞幻化大漢一步一掃,子彈四處爆射,所過之處,留下無數彈孔。

這邊公雞肆無忌憚的發泄心中的不爽,陳浩卻是看的笑了。

這死雞一向都喜歡背後陰人,這一次卻主動暴露,還這麼皮,顯然和小黑達成合作了,一個前面吸引注意,一個背後偷偷搞事。

不過倆小都這麼謹慎,看來這莊園另有玄機啊!

陳浩仔細感知,果然發現了異常,莊園雖然死了不少人,但是在莊園地下,卻還有不少人。

大婚晚辰 那個邪氣強大的存在,就潛伏在莊園下,通過某種工具和公雞交流。

感知中,地下似乎還有什麼詭異的力量正在匯聚,不斷的增強。

頓時,陳浩心中一跳。

這尼瑪,公雞這邊在戲弄別人,吸引注意,別人也在拖延時間啊!。

這個妖邪不簡單。

嗯,黑貓呢?

陳浩仔細感知,卻怎麼也沒有發現它的痕跡。

正琢磨呢,突然陳浩面色一變,仔細看去,就發現莊園之中,那匯聚的力量達到了一個頂點,然後開始轉變,構造成一種複雜難以理解的圖案。瀰漫開來,覆蓋足有數百米方圓。

這力量的變化,也影響到了地面,甚至讓陳浩以爲錯覺的發現,天上的月亮都明亮了一些,然後無盡的月華凝聚,傾瀉在莊園上。

等感知到清涼的力量時,陳浩恍然,這不是錯覺,這是真實的。

這莊園地下,一種自己不知道的類似陣法的東西啓動,匯聚了龐大的力量,甚至吸引了月華。

在陳浩錯愕之時,原本飄動的清靈之氣突然變得躁動起來,然後它速度加快,向莊園中飄去。

陳浩回神,面色微變。

清靈之氣的異動,讓陳浩明白,這爆發的力量,只怕是和奪靈有關。

當下陳浩也不敢猶豫了,身影一掠直接衝了過去。

正在尋找出口呢,突然一聲憤怒的聲音響起:“放下它!”

聲音之後,猛然一股龐大的力量爆發,砰的一聲,地面都顫抖了幾下。

這時候,陳浩腳步一頓,目光看向一處。

他又發現了黑貓的氣息,不僅是黑貓,還有一股微弱的生機和它一起。

這是……

陳浩眉頭一挑,急忙飛掠過去,然後就看到黑貓從一處房間跳出來,它的嘴中,叼着一個小生命。

黑貓出現,直奔陳浩,到了近前,就把小生命放下,然後轉身,哇嗚一聲,身體飛快膨脹,然後貓爪一拍地面,面目猙獰,雙目暴虐的再次迴轉,對着出來的房間一爪抓出,爆射三道血光。

血光過處,一道身影出現,硬生生的承受了血光刃的攻擊,毫髮無損。

這人走出來,露出原貌,卻是一個白髮蒼蒼的……外國老人。 第二百二十一節、股長講勾股

集訓的第一天是陽光的開始,悲催的進行,釋放的結束。

從充滿希望開始,但也就是一個開始。

沒有想到,現實是讓人如此的難以接受。

也或許是因為有這個過程,所以變的更加努力吧。

因為知道自己的差距。

沒有在失敗中墮落,而是在失敗中尋找方向,傾盡所有全力以赴。

得以在最後重新認識自己。

接受自己,認識自己,是非常艱難的。

因為這個過程很痛苦。

然而在這個過程中,重新站起來更艱難。

因為這個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時間上,環境上,還有自己的意識,缺少一點都很艱難。

而我年輕,還有機會,這個集訓只是開始。

大家都在鼓勵我,這是讓我不放棄的原因。

最重要的是,我自己有一個追求卓越的心。

這讓我在第一天就調整好了狀態。

接下來要做的,只有全力以赴的訓練!

嘟~

「輪訓隊起床。」

新的一天,不是因為那一句起床號而起床。

而是因為,我期待著這一天的開始。

伴隨著起床的不僅僅是一種激動的心情。

還有一份激昂的音樂,這是一份禮物。所以用一份。

噹噹噹噹噹噹當。。。

這是一個晴朗的早晨,歌哨聲伴著起床號音。

但是這個世界,並不安寧。

。。。

替嫁新娘:南先生,請接招 起床之後,就有了這首音樂。

這對於我們來說就是一注興奮劑。

是的,是興奮劑。

當哪一天來臨,我們會怎麼面對?

是炮灰,還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勇者?

這個取決於自己的能力。

然而這個能力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夠練成的。

各種能力也不是幻想之後就能夠有的。

所以,我們要努力的訓練。

在那一天來臨之前,就練就各種能力。

那樣才不會懼怕那一天的來臨,甚至會興奮於那一天的來臨。

練為戰,有能力,才不懼怕戰鬥。

雖然戰鬥不知道什麼時候來臨,但是能力,必須要儘快掌握。

輪訓隊的第一個夜晚過去了。

在這裡過的日子是數著過的。

只不過這個數和和尚過日子不一樣。

和尚過一天日子撞一天鐘,重複的活著。

而我們過一天,就要向那一天說拜拜。

在我的潛意識裡,有一種緬懷,有一種急促。

對每時每刻過去的時間,總是會思考一下,有沒有浪費時間。

儘管自己感覺沒有浪費那一天中的任何時光,但是依然過的不滿意。

因為一天過去之後,總感覺自己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學會。

然而現在,又開始面對新的一天了。

時間對於我們來說,太重要了。

昨天晚上,還在希望,時間過的快一點,但是今天一覺睡醒之後,就迅速變成,要抓緊時間了。。。

認真的洗漱之後,整理好一切內務。

我的訓練就開始了。

因為輪訓隊剛剛開始,所以很多工作還沒有準備到位。

我說的是,各個崗位的人員還沒有到崗。

訓練計劃還沒有貫徹執行的機會。

所以,今天早上,我們得以在訓練,沒有出操。

經過一夜的養精蓄銳,早上還是精氣神非常充足的。

遇到凡事不要慌,干就完了。

一個凳子,一張畫板,無邊無際的數字開始飛舞。

左手計算盤,右手執鉛筆。

雙指標在旋轉,大腦在運轉,一天的開始就是要來點激情。

為什麼會寫到這個早晨。

因為這是第一個充滿激情的計算訓練。

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不是說頹廢,而是逆流而上。

這才是青春,這才是樣子。

只是人和人之間的差距啊。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