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房門關上之後,韓雨菲就拿著匕首朝著汗蒸房走了過去,老遠就能夠聽到林逸那歡快的歌聲。

「王八蛋,這麼得意,還敢說不是想要做壞事兒?」

隨後韓雨菲小心翼翼的推開了房門。

正趴在榻上享受汗蒸的林逸,頓時眉頭一皺,鼻尖輕輕的嗅了嗅,隨後那得意洋洋的眸子里便充滿了驚恐之色。

「那個,既然來了就別閑著了,開始吧!跟我好好講講,這女人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男人,我要我的媳婦兒這輩子都離不開我,我要一輩子都對她好。」林逸得意洋洋的說道。

「那個,老,老闆,難道陳總讓我來不是做那種事情的嗎?」

韓雨菲捏著脖子,皺著眉頭,狐疑的問道。

「呵呵,小丫頭,你想多了,我那麼愛我的老婆,你就是天上的仙女,老子也是不會讓你碰我的。」

林逸說著,便起身坐了起來,當看到韓雨菲的時候,那明亮的星眸,明顯一怔,驚訝的叫道:「哎呀,老婆,你怎麼來了?」

「呵呵,沒事兒。」

韓雨菲翻手就把鋒利的匕首收了起來。

「呼呼,還好老子懂得聞香識女人啊!要不然,這次可就死定了啊!」林逸在心裡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韓雨菲身上的香氣跟洛兒完全不一樣。

也可以這麼說,每個女人身上的香氣都是不同的,那怕是雙胞胎,她們身上的香氣也是完全不同的,在韓雨菲推開房門的剎那,林逸便聞到了熟悉的香味兒,也多虧他求生欲強大,反應靈敏,否則,這次怕是要出大事兒了。

「唰!」

就在林逸暗暗鬆了一口氣的時候,韓雨菲竟然把收起來的匕首又拿了出來。

「咕嚕!」

林逸有些不淡定了,「媳婦兒,你,你這是想要做什麼啊?」

「哼哼,王八蛋,是不是做了對不起我的事兒?」

韓雨菲看著林逸那緊張,不自然的神情,突然,瞪著眼睛兇巴巴的質問了起來。

「那不能,我的人跟我的心都是你的,要是你不信的話,反正這裡的房間也足夠隱秘了,而且又是總統套房也不算是委屈了你了,你可以在這裡把我這十八年的存貨全部拿走,存貨最能夠證明我的清白。」

林逸雙手舉過頭頂,十足就是一副投降的模樣說道。

韓雨菲見狀冷哼一聲,倒是不好再說什麼了,當即上前一步,粗魯的抓住了林逸白凈的大手,把鋒利的匕首放在了林逸的手中,神色溫柔的說道:「我知道你平時為比較危險,這是我家傳的匕首,聽說很鋒利,你拿著防身吧!我回去休息了。」

「哦,謝謝老婆,我一定長命百歲,然後跟你到白頭的,那個要不要我找人送送你啊?」林逸收起匕首,一臉感激的說道。

「唰!」

韓雨菲頓時杏眼一瞪,嘟著小嘴,一臉委屈的盯著林逸,直到看的林逸都要炸毛了,才開口委屈的問道:「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啊?不存在啊!我對你的愛,天地可鑒啊!如果不信的話,那我現在吃掉你,明年的今天,我讓你過上母親節怎麼樣?」

林逸說著就朝韓雨菲沖了過去。

「咯咯,不好意思,我還沒想好,不過老公,你可要記住一句話啊!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呢?你要是做些見不得人的事兒,那最好就是一輩子見不得人,要不然啊!哼哼,我保證你綠到發紫!」

韓雨菲惡狠狠的丟下一句話就朝著外面走去。

「砰!」

林逸無力的坐在了榻上,他感覺這尼瑪簡直比面對洪八天的時候還要危險數十倍啊!

十分鐘后,陳天行伸著腦袋走了進來,一臉的尷尬之色,「主人,您看?」

「我看你妹啊!」

林逸抬手就把那鋒利的匕首扔了出去。 「噗嗤!」

匕首就像是切豆腐一般,輕易的刺入了堅實的牆壁中。

「咕嚕!」

陳天行緊張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林逸也愣住了,急忙起身走到了牆壁前面,抬手拔掉了那鋒利的匕首。

此時他才發現這匕首的異常之處,在匕首上面竟然還有很多非常奇怪的花紋,只不過這些花紋都非常的隱晦,有點類似於溫度計的感覺,如果不在特別的角度下,根本無法看到這上面的花紋。

「難道是一把靈器?」

林逸有些好奇的笑了起來,靈器顧名思義就是有了一絲靈性的武器,一旦武器沾染了靈性,那他的攻擊力可就恐怖的多了,甚至能夠爆發出一些特殊的攻擊,如自帶火焰,寒冰等等。

如果放在以前,區區靈器自然也無法進入林逸的法眼,可現在卻不同了,有這樣一把靈器,對他的幫助還是非常巨大的。

「主人,削鐵如泥啊!這可是好東西啊。」

陳天行一臉討好的湊了上來,盯著林逸手中的匕首笑道。

「呵呵,還行吧!」

林逸淡淡一笑,心頭有些暖暖的了,韓雨菲既然專程把這東西送過來,很顯然她應該是清楚這東西的價值,對於普通人來說,光是它削鐵如泥的特性,便註定這東西價值不菲了。

「嗯?你還愣著做什麼?趕緊去調查啊!難道等著老子去?」林逸扭頭看著一臉火熱盯著匕首的陳天行沒好氣的呵斥道,如果不是這傢伙再三保證,他哪裡會冒險嘛!還好沒有被韓雨菲抓了現行,要不然那可就尷尬了。

「呵呵,是是,屬下這就去,屬下這就去啊!」

陳天行尷尬的笑道,再也不敢說找小妞的事兒了,實在是韓雨菲這人根本就不安套路出牌啊!雖然演唱會他不在場,可也正是知道韓雨菲剛剛回家休息,這才跟林逸提出了這樣的安排。

卻沒想到,這剛開門,韓雨菲竟然就如同殺神一般,站在了門口,他這輩子是都不敢在提這件事兒了啊!

等陳天行離開之後,林逸便一個人回到了房間內開始研究這匕首了,他必須要儘快把匕首搞清楚,這樣對於他自己的戰鬥力絕對有一個恐怖的提升。

當年林家遭到陷害的事情,並不難查,畢竟才過去兩年而已,陳天行僅僅只是用了半天之間,就把問題調查清楚了。

下午三點,陳天行重新出現在了林逸面前,在桌子上還放著一沓厚厚的文件。

「主人,當年林家的確是被陷害的,不過根據我的調查,陷害林家的一共有三個家族,一個便是趙家,趙虎利用自己在中江市的威名,斷了林家的供貨商。」

「還有一個是周家,可以說林家之所以能夠這麼快垮掉,跟周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陳天行在說道有關周家的信息時,不禁眉頭微微一皺。

婚寵嬌妻 在看到這些文件的時候,他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區區一個林家,不入流的小工廠,竟然能夠讓周家狙擊他們,這簡直有些讓人無法相信。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頭大象,他突然低頭,專門去尋找攻擊一隻小螞蟻一樣,簡直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可他卻真真實實的存在了。

「哦?這周家有什麼來頭不成?」

林逸見陳天行竟然一臉凝重之色,不禁有些好奇了,陳天行畢竟是在京城混過的人,他的眼界可是很高的,否則林逸也不會收下他。

能夠讓他都感到棘手的東西,就連林逸都有些好奇了。

「這周家有一人叫做周聖,天縱之資,今年不過十八歲,可是卻力大無窮,斬殺過宗師之境的強者,更可怕的是,在他的家族,傳聞副省級別的都有三個以上。

而且整個家族也崇尚修行,幾乎人人練武,可以說是一個文武雙修的大家族,在華中省根本沒有人願意招惹他們。

「哦?」林逸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這下心裡的謎團是越發的多了,林家最鼎盛的時候,一年也不過賺一兩百萬而已,能夠讓趙虎這樣的家族出手,他已經有些意外了。

可現在背後竟然還牽扯出了更加恐怖的周家,難道父母對我隱藏了什麼關鍵性的東西?

林逸眉頭緊皺,思索了片刻之後,看著陳天行問道:「第三個家族呢?」

「這第三個家族,隱藏的很深,我暫時無法查出來,不過根據蛛絲馬跡來看,他們的力量絕對是在周家之上,否則,不會是周家暴露,而他們一直隱匿著。」

成人之美 陳天行神情凝重的說道。

「好,你去準備一下,如果能夠利用合法的手段拿回屬於我們的一切自然是最好的了,可若是趙家敢耍滑頭,那我也不介意用我的拳頭拿回屬於我的一切。」

林逸看著自己白凈,卻充滿強大力量的拳頭,陰鷙的冷笑了起來。

「是!」

陳天行再度離開。

林逸也拿起電話撥通了林海龍的電話,自從林逸賺錢之後,兩人也算是徹底的放下心了,這段時間幾乎都是在中江市的各大風景區溜達。

當接到林逸的電話時,林海龍不禁滿臉得意之色,直接傲嬌的摁下了接聽鍵,「兒子,有什麼事兒啊?」

「老爸,是這樣的,當初咱們家工廠被人狙擊,陷害的事情我已經調查清楚了,不過有些事兒,想問問你,你們在哪裡?」林逸聲音平和的問道。

「什麼?調查清楚了?」

林海龍的聲音驟然高了一分,顯得有些激動了。

「喂,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兒?不消費就算了,怎麼還咋咋呼呼的呢?你以為這裡是你家的啊?」

一道充斥著不滿,戾氣的聲音驟然響起。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會注意的。」

林海龍顧不得跟自己兒子說話,急忙對著導遊一臉歉意的說道。

「兒子打電話來了,他太激動了,對不住啊!對不住大家!」葉雨晴也急忙起身,看著導遊跟周圍的乘客歉意的說道。

「道歉?道歉有什麼用?你們已經對我們造成了精神傷害,要嘛現在賠錢,每人兩千塊,要嘛就給我滾下去!」

中年女導遊,氣急敗壞的吼道。 「哎,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兒?我不就是說話聲音稍微大了一點嗎?你至於這樣嗎?」

林海龍一聽,導遊竟然要讓他給在場每個人賠償兩千塊錢,這頓時就不滿了,本來他也就是接電話的時候,聲音稍微高了一點點而已。

錯婚成愛:傲嬌夫人很搶手 結果這導遊竟然就要讓自己賠償兩千塊,還是全場所有人,那豈不是這一下就要賠償好幾萬了?

「瑪德,我看你這個人就是欠打。」

一名胳膊上有紋身的壯漢,眼睛一瞪,上前就抓住了林海龍的衣領。

葉雨晴一看,頓時慌了神兒了,急忙上前擋在了林海龍面前,「你這個人做什麼?有什麼事好商量幹什麼動手啊?」

「動手怎麼了?我今天就是要收拾你這個沒錢消費的窮光蛋,你能把我怎麼樣?」

壯漢一臉兇殘的怒吼道,他們本來就是靠著讓遊客消費,高價購買一些並沒有什麼價值的奢侈品來賺錢,可林海龍跟葉雨晴兩人竟然什麼東西都買。

從而導致,這一趟,他們竟然只是賺了不到兩萬塊錢,這可早就讓導遊心生不滿了,一直都在想辦法找林海龍跟葉雨晴的麻煩。

否則,如何會因為接電話的聲音稍微大了一點兒不滿呢?

雙方瞬間就撕扯在了一起,林逸的面色簡直陰沉的可怕。

「媽,你跟我說你們的位置在哪裡,我現在就過去。」

林逸咬著槽牙,宛如蘇醒的巨龍,憤怒的吼道。

「在,在春花山,你快點來,他們上來了好多人啊!」

葉雨晴一臉慌張的說道。

「媽,聽我的,不要著急,他們不就是想要錢嘛?你把錢給他們,身上所有的錢都給他們,一定要保證自己不受到傷害,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

林逸焦急的說道。

「好,好吧,那你快點過來啊!」

葉雨晴說完,手中的電話便被人一把抓住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聽到手機炸開的聲音,林逸是徹底怒了,身上那可怕的殺機,在這一刻竟然形成了一股颶風,雙眸內更是烏雲密布,充斥著可怕的殺戮氣息。

「陳天行,給我滾進來!」

一聲怒吼,宛如驚雷一般,驟然在頂樓炸響。

正隔壁房間指揮著兩名律師忙碌的陳天行一聽,頓時軀體一抖,那精明睿智的眸子里充滿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他跟隨林逸的時間並不長,可林逸的為人性格他卻是非常清楚,絕對屬於那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之輩,可現在,隔著房間,他都能夠感受到林逸胸中那可怕的殺機。

「瑪德,到底是那個傻比,又招惹了這位可怕的爺啊!」

陳天行一臉苦澀,隨後,急忙起身看著正在忙碌的眾人吼道:「你們抓緊點啊!大老闆發火了,老子這要是沒好日子過,你們也別想有好日子過。

陳天行說完,急忙推開了房門,當看到站在總統套房門口的林逸,他的心情再度沉重了一份,急忙沖了上去,討好的笑道:「主人,有何事?」

「馬上調集所有我能夠調動的力量,去春花山,有人在哪裡欺負我的父母,今天,我要殺人!」

林逸咬著槽牙,神情無比陰沉的吼道。

「什麼?」

陳天行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林逸會如此動怒了。

當即小心謹慎的問道:「那個,陸教授那邊?」

「我說所有我能調動的力量,我現在先過去,把你的車子給我。」

林逸咬著槽牙沉聲說道。

陳天行一聽,不敢墨跡,急忙把自己得法拉利車鑰匙給了林逸。

隨後急忙掏出手機,開始聯繫彭家,陸青,等受過林逸恩惠,林逸又能夠調動的力量。

法拉利本來就是世界上最傑出的幾輛跑車之一,在林逸的那超強的技術下,速度更是直接飆升到了極致,一路上,他也顧不得什麼紅燈不紅燈了。

在他的心中,沒有什麼東西是比自己的父母更加重要的,那些黑心導遊毆打遊客的事情,他可是早就聽說過不少。

以前他沒有功夫,也沒有時間去理會,可現在,這件事兒竟然發生到了他的身上,那麼就不能怪他林逸心狠手辣了。

他不但要收拾這些人,還要徹底打擊整個產業這種見不得光的產業鏈。

「嗖嗖!」

馬路上,眾人之感覺自己的耳邊傳來一聲聲嗖嗖的厲嘯,隨後他們的眼中便只剩下了一道紅色的幻影。

「我了個去,好恐怖的速度!」

坐在機車上,正準備去比賽的劉海伸著腦袋,看著杏干迷人的江靈兒淡淡的笑道。

上次在天鵝山之行,可是讓他們幾個男生把臉丟完了,甚至就連江靈兒這中江第一女車神的名頭都丟了,不過他們倒是沒有自暴自棄,反而還把林逸飆車的視頻調了出來,反覆研究。

這些日子,到也算是進步不小,甚至還贏了很多西方國家的強者。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