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十幾年,袁大叔數著日子等待退休,卻在無意間聽到公司里的人在議論裁員的事情,頓時變得緊張起來。因為FCboys金鑫事件,他在業界的名聲徹底臭了。雖然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不是他的錯,但還是要怪罪到他的身上。沒有好的名聲,就沒有人願意跟他。新人知道他的名氣唯恐避之不及,已經嶄露頭角的明星更是對他冷嘲熱諷。所以袁大叔雖然依舊留在經紀公司,但卻成為了整個公司業績最差的經紀人。果不其然,他在公告欄的裁員名單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他絕望之下想要去找當年逼迫他處理金鑫的鄭總求情,卻只得到了對方無情的嘲諷:「老袁啊,你也是一把年紀了,早點退休有什麼不好?公司白養了你十幾年,已經夠仁至義盡的了,你不要這麼不識趣,做人要懂得知足!」

袁大叔憤怒了,他開始在辦公室大吵大鬧:「我給你們辦了那麼多事,現在要一腳把我踢開,我不服!」

鄭總回了他一個冷笑,沒有跟他糾纏,提起電話就叫了保安上了將袁大叔趕走。

袁大叔失魂落魄地回到家,發現老婆孩子都走了,只留下了一紙「離婚書」。這麼多年來,袁大叔的業績都是墊底,存款花得差不多了,連房子也是租的,原本還能指望退休金,現在下崗了,連這個救命的稻草都沒了,他的老婆忍受不了常年的貧困也要跟他離婚。現在的袁大叔失去一切,工作沒了,錢花光了,老婆孩子都跑了,只留下一個空蕩蕩的家。哦不,連房子也要被房東回收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袁大叔喃喃自語,終於承受不住壓力倒在地上閉上了眼睛。「原來我的人生就是如此結局嗎?哈哈,哈哈,哈哈哈,自作孽不可活啊!金鑫,我對不起你啊!」

眼前的一片黑暗忽然破開了一絲光亮,袁大叔奮力睜開眼睛,卻看到了他意想不到的場景——

他的身邊橫七豎八地躺著一眾保安,而在他眼前的卻是他臨死之前最想見到的人,金鑫。

他還是少年模樣,一頭亮眼的金髮柔順地發著光澤,身上還穿著表演用的演出服,旁邊圍著的是FCboys的另外四名成員。此時他正帶著笑意,溫和地看著自己。

「我,還沒有死?我,沒有死!」袁大叔起初是不敢相信,後來又變得欣喜若狂。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說?袁大叔回過神來,四下張望,卻沒有見到他相見的那個人。

「他走了。」金鑫解釋道,「他讓我們轉告你一句話「希望你不要再選錯一次」。」

什麼?果然是他!袁大叔陷入了沉默,思考許久之後彷彿下定了決心一般,對著金鑫眾人露出了微笑。

……

「所以說,夢想這種東西,最麻煩了。」柯望仍是那副弔兒郎當的模樣,邊看《銀*》邊躺在他那張專屬懶人椅上邊發著牢騷,「這次虧大了!為了施展「黃粱一夢」,全身的法力消耗的七七八八,結果才只讓我的位階升了一階,真是虧大了!」

東方玉白了一眼柯望,吐槽道:「那你還那麼認真的幫他們!嘴硬心軟,拜託作者沒有給你設置傲嬌的屬性好嗎!不要隨便給自己的人設添加屬性啊喂!」

「啊,今天天氣好熱啊,不想動了啊!」

「轉移話題還是那麼硬啊!給我去死,你這廢柴大叔!」

「臭小鬼兒!君子動口不動手不知道嗎!」

「對付你就得這樣!接招吧!」

「靠,還真動手啊!」

……

茶几上的報紙被打鬧中的兩人所造成的氣流給吹落下來,翻了一個面,露出了頭版,上面寫著:原國內最強經紀公司經紀人袁某攜旗下人氣偶像樂隊組合FCboys出走成立新公司。旁邊是一幅巨幅照片,上面是五個陽光大男孩和一個中年大叔的合影,上面的他們,笑的很甜。

陽光正好,微風不燥。夢想依然還在,生活無限美好。 「啊啊啊!最近的電視劇好無聊啊!」依然是那家半死不活的「萬事屋」,依然是那充滿怨言的牢騷。

「最近真是好無聊啊,什麼時候落個彗星下來砸中京城就好了。」柯望依然是躺在那張專屬懶人椅上,正一邊無聊地來回換台,一邊嘴裡說出驚世駭俗的牢騷。

「我說,你夠了啊!」東方玉實在忍受不住柯望的牢騷,開始咆哮,「整天都在發著牢騷,你是不發牢騷就會死星人嗎?真有那麼空的話就去工作啊!工作!我到底是為什麼會留在你這個廢柴大叔這兒的啊!」

「小玉啊,不要那麼生氣了嘛。你留在這兒不是為了賺功德嘛!賺了功德,你也有份的!還有法術,要不是我教你,你還不知道怎麼出門哩!」

「都說了不要叫我小玉,叫我全名東方玉!」

「好的,小玉!」

「啊啊啊!」

「算了算了。不逗你了!一點兒也不禁逗,難怪永遠長不大!」

「我這是合法正太好不好!沒看作者為了給我安排這個正太身份浪費了多少腦細胞啊!沒聽人說正太最可愛嗎!正太是這個世界上第二可愛的傢伙了!僅次於蘿莉!」

「你這個一千多歲的傢伙算什麼正太!還有,蘿莉正太都是邪道好嗎?御姐才是王道!」

「看不出來,你這個廢柴大叔居然是御姐系的!難怪那麼廢!」

「給我道歉,給全國幾億名喜歡御姐的宅男道歉!」

「哪有那麼多御姐控!你這是在挑釁蘿莉黨嗎!」

「御姐是這個世界上的最高存在,那在少女與熟女之間的輕熟,強勢而又溫柔,那柔和又充滿誘惑的身體線條,笑起來時的淡淡風情,治癒人心。哪是蘿莉所能比擬的!順帶一提,作者就是御姐控!」

「口胡!蘿莉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完美的造物好不好!那未經世事的純潔眼神,雖然稚嫩但更顯青春活力的身軀,以及她運動過後嬌喘的聲音,更是天籟啊!」

「我算看出來了,你就是一悶騷的宅鬼,剛出場時的高冷都是假裝的吧!這樣欺騙讀者的感情真的好嗎!」

「喂喂!不是你帶壞我的嗎?話說我們這樣無營養的談話還要持續多久啊!作者真不怕讀者都會取消關注的啊!」

「安心安心,反正這本書開始的時候都沒有多少人看,作者自己都有點想要放棄寫下去了,多寫一點我們的輕鬆日常,也好轉換一下心情嘛。」

「剛才你是在吐槽作者吧,絕對是在吐槽作者吧!話說作為這本書的主人公,你再這樣廢柴下去還有人看嗎?讀者追求的爽在哪裡?他們收藏了不是看你這個傢伙整天抱怨的啊!你給我振作一點啊喂」

「哎呀哎呀!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嘛!有人喜歡看打臉,有人喜歡看日常,有人喜歡看日常打臉,都是一個套路,不是太無趣了嘛!」

「給我道歉!給收藏我們這本書的讀者道歉!」

「額,對不起。以上內容都是作者自己的抱怨,與柯望無關,希望你們能繼續支持柯望,支持《冒牌高人》。」

「啊!你這是明目張胆的打廣告啊!*點的編輯呢,快來管管啊!」

「那麼,下面請進入正文。」

「喂喂!不要無視我的話啊,混蛋!」

……

今天的「萬事屋」迎來了一位客人,額,說客「人」有點名不副實,起碼從外表看起來,他並沒有一點兒「人」的痕迹。

「額,所以說我們能幫你做什麼?」柯望頭疼地看著坐在對面的那個「人」,語氣中充滿了無奈。老天啊,他到底餓了多久?家裡的東西都要被他給吃完了啊!

柯望開的這家「萬事屋」是專門做妖魔鬼怪的生意,收取的不是錢財,而是功德。前段時間「萬事屋」一直沒什麼人氣,柯望就琢磨著打打廣告。結果柯望打廣告打得有點喪心病狂了,往來的妖魔鬼怪有什麼事都會來找他,一些明顯沒什麼功德賺的生意也自動找上了門來。就比如說今天的這位。

他叫相圖,是一隻還沒化形的狗熊,從山裡來的。按相圖的說法,他自從出生后就生活在山裡,從沒離開過那座山,也不知道那山的名字叫什麼。前段時間那座山被人炸了挖隧道,施工時他被發現,一大群人手裡提著獵槍追著他滿山跑,跑著跑著就跑到了京城。又是一大群人圍觀,還有人拍照。別看相圖長得粗了一點,其實他很害羞的。面對圍觀的人群,他的第一反應是躲起來。但是沒吃沒喝的,又不敢見人,還不認識回家的路,相圖這些天的經歷艱辛地讓人忍不住要掬一把同情淚。

就在相圖絕望地撫著飢餓的肚皮,在一個橋洞里貓著準備等死時,忽然就看到了柯望之前刷在橋洞頂上的小廣告——「萬事屋」,幫您解決一切煩惱,給您的生活帶來無限的方便。後面還附著「萬事屋」的地址。就如同指路明燈一般,還處於煉體期後期的小熊妖相圖感動得淚水嘩嘩的啊!立馬就循著地址找來了。

柯望也不好拒絕,畢竟是他打的廣告嘛。不過柯望看著飢餓中的小熊妖,本著人道主義精神,多嘴問了一句「你吃了嗎?」。兩個小時后,他會無比自責地想要抽自己兩個嘴巴子。

小熊妖相圖打了個飽嗝兒,終於放下了手中花盆大的飯碗,愜意地開始四腳朝天打著滾兒想要睡覺。

柯望終於忍不住了,一把揪住相圖的後頸,單手將他提了起來:「喂喂,你來是要幹什麼的啊!吃飯也就算了,還要睡覺,我這兒可不是卧室啊喂!工作呢?工作!」

相圖伸出舌頭舔舔嘴,眼睛卻慢慢開始閉上,似乎不把柯望的威脅放在眼裡。

柯望怒髮衝冠,就要跟這個熊妖決一生死,卻被朱兒給一把拉住。

「哥哥,他好可憐啊,就讓他睡吧,好嗎?」朱兒忽閃忽閃地眨著她的那雙大眼睛,讓柯望完全沒有辦法拒絕。

女人啊,就是對可愛的生物完全沒有抵抗力!這頭熊是這樣,那隻鬼也是這樣!

東方玉忽然「嗖」地一聲踢飛柯望,而後又莫名其妙地開始自言自語:「奇怪,我怎麼總感覺他在罵我。算了,反正他也是欠收拾。」

柯望欲哭無淚,我這都是收了些什麼人啊! “來,讓媽媽看看,我的小曼是不是長胖了!”餘媽在小曼身上輕撫了一下。

“媽,我絕對長胖了!看,現在衣服穿在身上就有些緊了。”

“嗯!長胖了,好哇!原來的那樣子,風都能把你給吹走!”

“媽,你不是說笑了!這多麼多年了,風怎麼還沒把我吹走啊?”餘小曼調皮一笑。

餘媽卻心思有點酸了,“還沒吹走嗎?早吹跑了!”

“媽……”餘小曼見餘媽雙眸中顯現的酸意,不依的撒嬌的叫了一聲。

“唉,算了,算了!女未大,就沒中留過!”

“媽,你又是提!”餘小曼環起餘媽的肩,“媽,就算了嫁了,我還是你的女兒,不是嗎?”

;“可是,那能相比嗎?”餘媽恨了小曼一眼,心中盡是委屈,自己生養了女兒那麼,十四歲,她的心就跟着南宮輝跑了,她心裏有多痛,她知道嗎?她是真的不捨,可是女兒就是一頭的紮了下去,她做媽媽的又能怎麼着,她生女,養女,盡心的呵護着她,不就是想把最好的給她嗎?

“媽,怎麼就不能比了,我嫁了,難道就不是你的女兒了?”餘小曼嘟喃起小嘴了。

“還說能比嗎?自己的女兒,時刻就在自己的身邊,嫁了,十天半月也見不了一回。”餘媽知道自己心裏不該有這樣的怨氣,可是,說着就不由的吐了出來,她真的想女遠兒啊,好幾個月不見,她心裏也是悶得慌。

“媽,對不起!我以後,一定長回來看你,說不定還會搬回來跟你長住呢!”

“小曼?”餘媽皺起了眉頭,“什麼意思?”

“媽,哪有什麼意思,”餘小曼藏了點心思,笑得如燦似花的,“你不是想我嗎?不是埋怨女兒沒多陪你嗎?所以,我就想搬回來住,讓您老想的看的時候隨時的看!”

“你這調皮的小丫頭,嚇死媽了,還以爲你跟輝兒之間出了什麼事呢?”

“媽,您想多了,輝對我可好了,我們之間能出什麼事呢?”餘小曼連眸光都不敢閃一下的巧笑嫣兮的回答到。

“小曼,你看媽是老糊塗了,居然就站在這裏跟你話家常了。”餘媽牽起女兒的手,臉上帶着抑制不住的喜悅笑容往樓上走去。

“媽,你可不老哦!走出去別人都會說我們是倆姐妹呢?”

“你個死丫頭,就是尋你媽開心!”

“哪有啊!媽,你看,你眼角的魚尾紋都沒有。”

“魚尾紋,當然會沒有了,你也不想想,你老媽也不過,剛剛四十出頭。”餘媽狠瞪了小曼一眼,她怎麼就那麼希望老媽老一點呢?

餘小曼在心裏偷笑了起來,“媽,其實,你應該畫一點的,要不然跟老爸走在一起,別人會以爲你是你老爸的女兒的。”

“呵,你這死丫頭,可是越說越起勁了哦!”

“哪會啊!”餘爸在後面補了一句,“人家只會以爲我怎麼與老媽手牽手呢!”

‘卟哧’一聲,餘小曼快把嘴都給笑歪了。

“老爸……你……這話真是太經典了。”

“呵,鬧了半天,你倆爺子合起來耍我,是不?”餘媽故作威嚴的眯起了眼,可是,她再怎麼裝都還是那麼的慈祥和溫柔。

餘小曼和餘爸吃定她了。

“行了,小雨!你再怎麼裝,你也嚇不到我們的!”

餘媽突然的笑開了,“不理你們了,我生氣了!今天中午的飯,你們搞定!”

“怎麼天天都是我啊?”餘爸哀嚎了。

“因爲我不會啊!”餘媽把兩手一攤,一副的理所當然的。

餘小曼此時笑得真的很幸福,很甜美,這樣子的家庭氣氛纔是她最喜歡的。

老爸無盡的寵着她和老媽,其實,老爸的手藝還是老媽傳的呢。

然而,南宮輝卻從來沒有爲她親手做一杯羹,她知道自己心裏不該有計較,可是想到,他有可能不愛,有可能他只爲他愛的女人洗手做羹,她心中不涌出無限的惆悵。

現在,又加上這麼駭然的祕密,她還有信心跟南宮輝走下去嗎?如若有一天,紫紗回來了,她不願放手,他不是也是想着辦法殺了她呢?

想到這裏,她的心裏涌出無盡的害怕。

她不要那樣的結局。

愛到沒有退路的結局,她只有死,然而,她不想死,她有太多的牽掛,父母如此的愛她,她怎麼可以那麼自私的舍他們而去呢?

那麼,只有一途。

可是,她的心爲什麼爲那麼痛,痛得無法呼吸。

“老爸!這頓午餐就交給你吧!因爲我也不會!”餘小曼眨了一下眼睛,努力的把現出來的淚花趕了回去,“媽,我想去休息一下!”

“喂,小曼!你怎麼就那麼不仗義呢?”餘爸也是滿臉喜悅的哇哇喊着。

餘小曼並沒有回頭的答着,“老爸,只能對不起了。”她怕一回頭,就讓父母發現她眸中的淚水。

“行了,老頭子!”餘媽此時,臉上哪還有什麼笑容,女兒的強歡顏笑,她早就看出來了,她不想讓他們擔心,僞裝的笑意,那她們也不會讓她增加心裏壓力。她從來都知道女兒的愛也是那麼的不容易,受傷也是必然的,只要受了傷,她還可以想到還有一個港灣讓她停靠就行了,不願說,她們就靜靜的陪吧。

“你沒見女兒快哭出來了嗎?讓她一個靜靜吧!”餘媽輕嘆了一口氣,和南宮家的婚姻,她從來就沒有看好過,只是女兒意無反顧的紮了下去,她能怎麼着呢?

餘爸也嘆了一口氣,看着餘小曼那間關起的房門,他猶還記得南宮輝迎親的那天情景,那天,他的心裏就全是擔心,只是這麼久了,他從來沒見女兒哭過,說過什麼,他以爲女兒會幸福的,如今……

“走吧!小雨,別再擔心了!有些事讓孩子自己解決也並不是壞處。”

“可話是這樣的說!”餘媽說得很小聲,生怕小曼在屋裏聽見了。

“小雨,天下父母心,誰不擔心呢?然而,有時候擔心有用嗎?讓她自己靜靜,想一想,或許就對事情就豁然開朗了。”

“唉,也只能這樣子了。她都不願意說,我們再問,不是更讓她的心裏難過嗎?”

餘小曼一進屋,淚水就譁然的流了下來,她以爲自己僞裝得夠好,心裏還在慶幸,早一步的逃進了房間,然而,她不知道餘母早就看穿了僞裝的表情,只是配合着她高興,配合着她的僞裝,不讓她更加的難過而已。

剛剛在腦海裏想着要回家長住的想法就那樣的盤距在她的腦海裏。

可是,她現在是南宮家的媳婦,要回家長住怎麼可能呢?

離婚?

不,不要,她不想跟南宮輝離婚,她愛了他這麼多年,愛他的陽光,愛他的溫柔,心中執戀了十多年的感情難道就因爲他不是她想象中完美的情人,所以,她就退縮了嗎?

不是的,她不是那樣的人,最大的原因是因爲他的不愛。

這麼久了,她從來沒有從他的口中聽到達確定的愛。

她愛得沒有任何的信心,她愛得彷徨無助。

這一路的愛戀,都是她在付出,她在給予,南宮輝只是默默的承受着。最可悲的量,到現在,她居然無法看透他的心,她對自己無法看到他的靈魂深處而感到乏力,她感覺到自己的愛正慢慢的枯竭。

她該怎麼辦,她不能讓愛了這麼久,這麼辛苦的愛就那樣在懷疑中慢慢的枯竭,就算是結束了,她也要是完美的,華麗登場,她也閃耀的結束。

結束?她流着淚不由的苦笑了起來,多麼刺痛心骨的詞語!她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愛南宮輝愛到想要結束,因爲怕這段愛情最終由南宮輝提出,讓她愛得沒有退路,愛到最後,尊嚴全失。

然而,她一種的愛有尊嚴嗎?

她的愛是死乞搖憐得來的。現在想來,南宮輝的冷卻漠,或許有些道理吧!因爲這從來都不是他想要的婚姻。

在他的心裏,可能真如周子惠所說,是她從未謀過面的紫紗吧!

可能有那一天,紫紗再次的出現了了,他會選誰呢?他會不會連看都不看她一眼的選了紫紗呢?到時,她情何以堪?這個問題,像是惡魔一樣噬着餘小曼那細弱的神經。

Views:
6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