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同時,蝶舞也發現這些防守方的生物,在攻擊者退出森林之後就沒有再追擊。

也就是說,他們是嚴格而又保守地生存在這片森林之中,對外部探索可能非常低。

放眼望去,這快森林並不大,至少蝶舞在高空一眼就能看完,這其中沒有任何嘎嘎猿的存在跡象。

那麼,作爲流動性質的攻擊方,應該纔是幾人的主要目標。

“問外面這些攻擊者,他們可能知道的多些,而且,看起來威脅也不大,應該能夠交流。”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下面的攻擊方已經重新聚集起來,但他們沒有攻擊,而是留下己方屍體不理,轉頭向東面走去,蝶舞立刻帶着自己的隊伍向對方降落。

……

“喂,蝶舞,似乎有點不對。”

在即將接近這些,很遠就發現了蝶舞幾人,此刻正咆哮着聚集起來的未知生物之時,蝶舞身後的幾名祭司突然停了下來,開始在這個空層(高度)盤旋起來。

“怎麼呢?”

蝶舞倒沒什麼感覺,在她看來這只是一個文明種族,在發現生物接近時做出警戒,並以咆哮驅趕的行爲,看起來是件很正常的事。

當然,對方也有可能遇見過蛹化體,那麼更好,無論是敵是友,應該都能獲得一些有用的信息,對此蝶舞很有信心。

畢竟,相對於那些即便用上靈魂級的夢境教學,實際也不過才一年多課程學習時間的準祭司們。

身爲大祭司,鍛鍊了十幾年,意識也是靈魂級高期的蝶舞,在與異族交流時的能力已經高處很多。

她有時甚至能通過詢問動物,獲得有用的信息,以完成神殿任務,當然,這已經涉及到蝶舞和楚霞一樣的特有技能了。

所以說,在蝶舞面前,楚昊不過是戰鬥力只有5的渣口牙。

“我感覺到威脅,似乎如果再進一步靠近的話,我就會遇難一樣。”

雖然對自己居然在面對一羣失敗者時,也會有威脅的感覺而感到不滿,但這名祭司依然毫無保留地說出了自己的感受。

“你們也是嗎?”

幾名祭司都點了點頭,對此,蝶舞疑惑地皺起眉頭。

下面這些怎麼看都是地面生物的人,怎麼會威脅到百米空中的正式祭司。

想不明白,但蝶舞還是覺得小心爲妙。

“你們現在在空中監視,我下去看看,這些物種看起來和嘎嘎猿差不多,大腦的相似度應該很高,問點東西想來不難。”

說完,在幾名祭司的囑咐聲中,蝶舞向這羣人前方的空地降落。

在這種雙方都緊張的時候,如果自己直接對着對方頭領飛過去,百分百會受到攻擊。

但讓蝶舞沒想到的事,當她們出現的時候,就已經被這羣生物確定爲敵人。

所以,還在十幾米空中降落的她,突然受到了一記精神力攻擊。

“嗯?靈魂級初期的精神力攻擊!”

搖了搖頭,沒受太大傷害的蝶舞立刻重新飛了起來,既然對方主動攻擊,這時候的她,也不打算友好地直接接觸了。

看起來,對方的敵意已經很明顯,如果不是出於警惕,那麼肯定是就與嘎嘎猿有交戰歷史,而且能夠認出身爲蛹化體外形的幾人。

“怎麼呢?蝶舞?”

“沒事,對方發出的是靈魂級初期的精神攻擊,怪不得你們會說危險。但你們的危險感應範圍居然才一百米,這和靈魂級的實力不符啊。”

搖搖頭將這個思考暫時拋開,見下面的隊伍似乎在攻擊無果之後,正處於進退兩難之際,蝶舞立刻放開自己真正的靈魂級高期的實力。

靈魂級高期,如果按空幻那些數據化的模式計算,已經有800多意識值,8萬多的精神力,凝成一束的掃描距離有幾千米。

現在蝶舞等人距地面也纔不過一百多米,龐大的精神力瞬間囊括了下方几百個黑骨猿。

五級大腦配合着這樣龐大的精神力,立刻高速分析起這些黑骨猿的大腦,與嘎嘎猿的大腦思維波動的區別。

然後不過一杯水的時間,這些黑骨猿就開始感到,自己忽然間莫名其妙地對天空中的敵人,產生了恐懼情緒,雖然很想反抗,但這些普通的黑骨猿卻依然顫抖起來。

而身處中央的那位還能稍稍反抗的小boss,則突然發覺腦海中傳來一股思緒。

頓時,記憶中的恐懼如潮水般涌出,瞬間侵蝕了他的理智。

“神……神?”

一屁股坐到地上,小boss想起來,這種腦海中直接說話的情景,感覺自己的想法完全不能隱藏的情景,不正是己方的神,才能擁有的能力嗎?

“誒?”

蝶舞意外地感受着這名小boss的思考。

此刻她所控制這些人產生的恐懼情緒並不大,畢竟人數太多,而且其中還有幾十名陰魂級中期左右的個體。

所以,她最多也就是讓這些人在動作上略顯遲疑而已。

但這位看起來精神力水平最高,有靈魂級初期實力的頭領,恐懼反應卻最大,就像是一個普通嘎嘎猿面對幽神級的精神力壓迫一般。

不過對此,蝶舞並不介意,因爲這樣更方便自己詢問想要的東西。

異族之間的精神交流肯定不會使用語言,不過對於在這方面經驗豐富的蝶舞而言,是木有任何問題。

首先讓這名頭領出現劇烈的恐懼,從而暫時對蝶舞產生畏懼和臣服;

然後調動引導這名思維已經幾乎是不設防的頭領,讓對方的思緒往飛在天上的蝶舞幾人同樣的生物上考慮,也就是蛹化體;

這時,這名小boss開始按影響最深刻爲先的排列,回憶起自己記憶中與蛹化體相關的內容。

從這些內容中,蝶舞很快便發現了另一個方向的情況,其中還夾帶了這名小boss對另一名小boss的憤恨,以及另一名小boss帶着大量部隊進攻另一個方向的情報。

當然,最主要是方向。

“宿敵嗎?”

凝神看了看下方的黑骨猿,從這名小boss的思緒之中,蝶舞已經發現了雙方的關係,雖然對終於能夠發現嘎嘎猿表示高興,但卻是這種情況就讓蝶舞感到無趣了。

轉頭看了看東方,蝶舞回頭瞄了眼地面上正茫然無措的幾百名黑骨猿,冷哼一聲,向東方高速飛去。

“跟上,目標可能有危險!”

這時候如果還要消滅這幾百黑骨猿,就需要花點時間,但蝶舞憂心的是另一面的情況,所以只能放過這些弱小的傢伙。

(對於普通人而言你們是強敵,但對於我來說,你們都不過是些小蟲子而已。) 秦苒隨手把消息劃掉。

打完手上這局遊戲,才慢悠悠的點開常寧的頭像,回——

【休假中,勿擾。】

常寧:【??休假?】

門口風鈴清脆的聲音想起來,秦苒抬了抬頭,就看到宋律庭穿著一身素衣,拿著本書不緊不慢的往這邊走。

秦苒沒立馬回,她把手機隨手放到一邊,「宋大哥。」

身側,沐楠也略顯挺激動的站起來,「宋大哥!」

「先坐,」宋律庭坐到秦苒對面,把手中的物理研究資料放到桌子上,「我看你都成網站的大神翻譯了,有想成為同步翻譯的想法嗎?」

翻譯這條路上,起先是宋律庭給沐楠介紹的單子。

後續宋律庭空閑了也會關注。

對於秦苒、明月、魏子航沐楠這些弟弟妹妹,宋律庭總有些不放心。

「你讓全國物理賽第一名,提前拿到京大錄取通知書的高材生去做同步翻譯,江院長不會放過你的。」秦苒抬頭,瞥了宋律庭一眼。

提起江院長,氣氛瞬間松下來。

「江院長下手真快,」宋律庭搖頭,幾個人閑聊了幾句,他才從容不迫的看向秦苒:「事情我聽實驗室里的人說了,我剛剛去拜了徐老。」

提起徐校長,秦苒也垂下眼睫,她轉了話題,「你老師回來了嗎?」

「一起回來的,方院長找他有事。」宋律庭隨口回了一句,復爾轉向沐楠,「你爸爸現在還那樣?」

「嗯,」沐楠拿著咖啡杯,「不好不壞。」

宋律庭點了點頭,把一杯咖啡喝完,才淡淡開口,「徐家跟M洲的生意接軌了?」

秦苒往後靠了靠:「過兩天就交貨。」

「有人盯著嗎?」宋律庭看秦苒一眼,眉輕微的皺起。

「有。」秦苒笑。

她親自盯。

手邊的手機響了一聲,宋律庭低頭看了一眼,沒立馬接,他才看向秦苒,「實驗室那邊……」

「宋大哥,你好好做研究。」秦苒正色。

徐校長之後,她不想再把他們牽扯進來。

宋律庭又瞥了她一眼,指尖清清冷冷的敲著桌子,沒再說話。

**

秦苒等宋律庭去了研究院,讓程木把車開到徐家。

程木車剛發動,她手機就收到了一條消息——

【言昔去了星娛樂。】

星娛樂,言昔現在的簽約公司。

徐老死後,秦苒就安排了幾個人去盯著言昔跟潘明月他們這行人。

收到消息,秦苒把手機一握,抬頭,「程木,去星娛樂。」

「星娛樂?」程木對娛樂圈不太熟悉,隨手開了導航。

他看向後視鏡。

後視鏡里,秦苒依舊半靠著窗子,手中把玩著一張黑卡。

程木認識,這張卡程金就有一張,不記名。

**

二十分鐘后。

到達星娛。

「抱歉,這是專用電梯,請問小姐您有預約嗎?」星娛電梯外有保安守著,攔住了秦苒。

程木站在秦苒身後,壓低聲音:「秦小姐,我把他們扔出去……」

秦苒一直在把玩著手機,手機上似乎幾行數字跳過。

「不用。」她隨口說了兩句。

與此同時——

【認證通過!】

如今因為雲光財團的普及,大部分電梯不是指紋就是瞳孔認證。

看到電梯門開了,兩個保安連忙退到一邊,「小姐,請進!」

秦苒淡定的進了電梯。

程木本來想一手拎一個保鏢,看到電梯門開了,他挺了挺胸膛,十分嚴肅的跟著秦苒進去。

電梯門緩緩關上。

星娛辦公室門外,汪老大嚴肅的看著言昔,「言昔,你等會兒記得,我們現在不比以前,總裁肯定是跟你說綜藝還有廣告的事情,你別說話,我幫你周旋,別給大神惹麻煩。」

言昔是圈子裡的清流,只想一心搞音樂,不炒作不拍戲。

一開始汪老大也不懂言昔的做法,後來被他這種音樂的執著打動,沒再勸他。

只是眼下,雲光財團這後盾沒了。

言昔不可能如以前那般隨心所欲。

「好。」言昔帶著口罩,應了一聲。

兩人進去,星娛老總正在跟人笑眯眯的說話,「放心,我這邊肯定沒問題。」

看到言昔進來,星語老總頓了下,「看,言昔這不是來了嗎?言昔,這是李導,梨子台最出名的大導演,去年很火的綜藝節目逃離凶宅你們知不知道?我給你簽了這個綜藝,過兩天收拾一下進組,先把協議簽了。」

言昔低頭,沒有說話。

汪老大笑著跟老總打太極,老總還不算離譜,沒過度消費言昔人氣。

合約簽了就簽了。

汪老大示意言昔簽下。

言昔拿著筆,簽了自己的名字。

看他們這樣,老總笑得愈發開心,他看了看言昔簽署的文件,然後又想起來什麼事,對秘書道:「讓江絮進來。」

不多時,一個身材高挑的女生進來。

老總往椅背上靠了靠:「言昔,這是我們公司的練習生,以第一名成績出道的,你讓江山邑給她寫一首歌。」 我這是怎麼了?

癱軟在地的小boss,在周圍一羣手下不解的眼神之中,目送着那名讓他完全生不起反抗意識的蛹化體離開,直到對方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中後,他才幾乎脫力一般的完全躺倒在地,開始重重地呼吸起來。

第一次,他對自己比普通黑骨猿還強的視覺,產生了一絲不滿。

躺倒在地的他,看着蔚藍色的天空,也是第一次生出了這種無力感,甚至在面對自己種族的神時,他也沒有這樣過。

Views:
3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