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切弄好後又把文康叫起來,這次的事情比較多,不僅要賣東西也要買東西,多點人去好一點。

凳子比較重,周蘭和文康一人扛了兩個,朱氏扛了三個,又騰出一隻手來拎着豆芽,王氏拎着酸菜,傅瑤拿着她的茶葉蛋。傅權澤本來準備讓周元建和傅琇先把東西送過去的,被王氏阻止了,大不了她們多休息會兒,怎麼也比他們浪費體力的好。

出門的時間又比上次早了很多,畢竟要趕去佔一個好點的地方。

等到她們辛苦的趕到鎮上時天才矇矇亮,只有幾個零星的農戶剛到正在擺攤。她們立刻選了個靠近街面的地段,把所有的東西都放了下來。

每樣東西的售價在家裏的時候早就商量好了,豆芽和泡菜都按十五文一斤賣,凳子三十文一個,至於茶葉蛋,幾個人最後商量賣三十五文一斤賣賣看。畢竟這個茶葉蛋的成本比較高。

剛把東西擺好,陸陸續續的趕集的人都過來了,畢竟這個集市只開半天,好多人都是大早上的趕過來把半個月的東西全部買掉。不過這個朝代還是講究自給自足,多數人吃的都是自家種的東西,出來買的也都是自家沒有的,也就是嚐個鮮,買的倒也不多。

傅瑤她們也有需要的東西要買,朱氏負責去採辦家裏用的東西,剩下的人負責賣東西。

文康的凳子因爲便宜很快賣出去兩個,開始他做的也是東倒西歪的。荒地上的樹木較多,不愁沒有木頭,這樣做壞了十幾個下來,還是有幾個不錯的,就都拿了過來。

然後酸菜和豆芽也都陸續的賣出了些,只有傅瑤的茶葉蛋無人問津。

傅瑤沒有泄氣,看到有人買東西就動嘴介紹自己的茶葉蛋,但人們多是看一眼就離開。

對於新興的事物還是需要一個接受的時間的。

又過了一會兒見還是沒人來買,她決定換到離飯館比較近的地方,那裏是賣早點的,應該會有人問。

跟王氏說了聲後傅瑤就拎着茶葉蛋去了飯館旁邊的一塊空地上。問的人果然多了很多,主要是茶葉蛋還冒着熱氣,一看就知道是熟食,好奇的人還是很多的,不過買的卻沒有。因爲這個茶葉蛋沒吃過,另外也比較貴,這邊的十文錢就能買七八個生雞蛋,就算傅瑤把茶葉蛋誇的天上有地上無的,依然沒人捨得掏錢。

“咦,這是什麼?”一個溫婉的聲音響起。

傅瑤擡頭一看,面前站着的正是馬慧嫺和傅微如,一個驚訝,一個不屑。說話的是馬慧嫺。

“五娘,你面前的這是什麼啊?”見傅瑤沒有回答自己,馬慧嫺又問了遍。她長的面如滿月,杏核眼、柳葉眉,皮膚頗爲白皙,算是這個年代標準的美人坯子。又加之她態度謙和,並不傲慢做作,很難讓人對她產生惡感。

“茶葉蛋,”傅瑤簡單的介紹。

傅微如冷哼了一聲,“真是丟人,居然跑來賣東西了。”

“出來賣東西就丟人了?”傅瑤同樣對她不屑一顧。

“還不丟人,看你穿的,真是比叫花子還不如,”傅微如尖酸刻薄的繼續挖苦。

“我穿的怎麼樣不用你操心,對了,前幾天二嬸還說你們家已經窮的吃不飽飯了,怎麼?現在這麼有精神了?既然你嫌出來賣東西丟人,那要請教一下了,你們是怎麼吃飽飯的?”

“你以爲我跟你似的啊,要辛辛苦苦的出來做苦力,”傅微如得意的一笑,親密的靠近了馬慧嫺。

這兩個人怎麼關係這麼好了?當初在京城的時候她們可是很少見面的,傅瑤疑惑了。

見傅微如語言刻薄馬慧嫺出言阻止,“好了好了,微如你就不要跟五娘嗆了,我也覺得沒什麼丟人的,都是靠勞動吃飯,這樣很好啊!咱們現在不比從前了,不能總覺得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什麼都瞧不上,到時候只會被別人看不起。”

一番話說的有理有據,讓傅瑤剛升起來的不適悄悄消逝。

不能因爲自己討厭傅微如就反感接觸她的人啊! 而且傅瑤發現,馬慧嫺在說教的時候傅微如明顯的很老實,連一點不滿的眼神都沒露出來。

這樣的傅微如其實傅瑤很熟悉,因爲以前在她面前傅微如就是這樣的。

看來傅微如靠上了馬家,怪不得剛纔她就發現傅微如很不同了呢!頭上居然弄了個假髮戴,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來她是個禿子,身上穿的也齊整了。

見她對馬慧嫺這麼低眉順目傅瑤並沒有任何嫉妒,她二叔傅權山一家人就是這樣,只要是對自己有益處的人就會上趕着巴結,一旦這人落勢了,立馬翻臉無情的踩踏。

對她們家,可不就是這樣。

就是不知道這次這副虛假的面具能夠支撐多久。

“對不起,五娘,我們打擾到你了,”馬慧嫺說完後轉而對傅瑤說:“這個茶葉蛋你幫我裝十個吧!看樣子就知道肯定很好吃。”

後面一句話聲音大了點,顯然是希望吸引路過的注意。

十個?傅瑤有點錯愕,要知道這茶葉蛋可不便宜。

“你慢慢裝,我先嚐一個,”馬慧嫺伸手拿了一個剝開來,她長的漂亮,穿着半舊的藕荷色妝花褙子,很乾淨整潔,在這個窮鄉僻壤的瓊州來說確實是難得一見的,所以周圍早就圍了很多人。

要說以前在京城的時候她們這些閨閣中的女子是很少出來拋頭露面的,就算出來也是丫鬟僕人的一大堆,外人根本近不了身。更別提這種當街吃東西了,

所以馬慧嫺這一出讓傅瑤內心很複雜,她看得出來馬慧嫺是想幫她招攬客人,可是……

對馬慧嫺,傅瑤總是不知道該怎麼對待。她本人好像與世無爭,對誰都有禮溫和,也不見有什麼囂張跋扈的表現。但是她的豬隊友太多了,親孃李氏,那就是一個陰狠歹毒的人,時時想着算計別人。就連親爹馬當林,傅瑤也沒有好感,看着好像挺尊敬她爹的,可是真正怎麼樣,現在傻子都看出來了。現在身邊又多出來一個傅微如……

真是不知道馬慧嫺太善良還是她的處境太悲催,身邊盡是這樣的人。

“慧嫺,我們走吧!”

馬慧嫺和傅微如都算是上乘美女,尤其是在瓊州這樣的地方,更是難得一見,周圍早就圍了一圈人,傅微如有點膽怯了,拉了拉馬慧嫺的衣袖。

瓊州當地的老百姓只有一百來戶,多數的人都是流放或者是充軍來的,其中也不乏像傅瑤她們家這樣遭到冤枉或者陷害的好人,但多數還是真正有犯罪記錄的人。

但是朝廷既然敢把瓊州作爲流放地,又允許這些人變成軍戶在這裏生根落戶,必然有自己的道理。

瓊州的指揮使是一個執法嚴明的人,在這裏等於是他的一個小王國,他會保證你基本的生活水平,不會被餓死,但是對刑法執行的很徹底。

在這裏就算是偷個東西都得打五十軍棍,普通的人被打下來都會去掉半條命,要是身體差點的直接就交代了。這還算是最低級的犯罪,要是搶劫、殺人或者是逃跑之類的,那不用想絕對是死刑。所不同的就是怎麼死罷了。

痛快點的是被刀砍死,殘忍的是被戰馬拖死,或者被五馬分屍……

死的人痛苦,活着的人也害怕,因爲每次執行刑罰的時候全瓊州的人,不管是農戶還是軍戶還是傅瑤她們這樣的流放人員都得去觀看,還不準閉眼睛,被抓到又是一頓打。

傅瑤就被逼着去看了一次打軍棍,好在那人體質好,沒有被打死,這讓傅瑤免去了一次看死人的經歷。

這之後家裏人嚇得幾天都沒睡好覺,那軍棍打的可是結結實實的。

所以,馬慧嫺對這裏的治安是很放心的,並不怕有人圖謀不軌。

“嗯,真好吃,五娘,給你錢,”馬慧嫺享受美味般把整個茶葉蛋吃完,用手巾擦擦手從兜裏拿出三百五十文錢。

“謝謝,好吃的話下次再來買啊!”傅瑤也不客氣,直接接過。她知道馬慧嫺剛纔是故意試吃茶葉蛋的,畢竟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好多人都不知道是什麼。她這一試吃就滿足了大家的好奇心。

有美人做宣傳達到的效果可想而知。

馬慧嫺她們走後立刻就有好幾個人前來詢問,有的也試着買了一兩個嚐嚐,吃了後覺得好吃又買了幾個,轉眼之間茶葉蛋賣的就剩下一個了。

想着早上大家都不會吃早飯,傅瑤就想把這個留給文德,別人都受得了他肯定餓壞了。

“你的茶葉蛋還有嗎?”一個婦人的聲音響起。

傅瑤擡眼望去,面前站着一個三十幾歲的婦人,身後跟着一個小丫鬟,婦人穿着一件石榴紅的妝花銀鼠窄裉襖,頭上兩隻銀簪。雖然說不上大氣但很顯然跟一般的農婦不一樣。

“就這一個了,”傅瑤回道,腦子裏開始運轉。瓊州都是農婦,很少有穿的這麼好的人,而且還帶了丫鬟,顯然這位婦人身份不簡單。

“這樣啊!”婦人明顯的很失望,“我剛纔嚐了一個感覺挺好吃的,想來你這裏再買點。可惜沒了。那你下次什麼時候過來?”

傅瑤心下思慮,她們要想在瓊州立足,現在缺的就是人脈,瓊州這裏要想掙大錢看來很難,只能往別的方向發展。不管這個婦人是什麼人,結實一下總是好的。 “還要等到下次集市開的時候,這個茶葉蛋其實是現做的,材料也很簡單,我們在家裏也是每天都煮的,如果你要是真的喜歡的話我可以把做法告訴你。”

“啊?真的?”婦人顯然很意外,她以爲這是別人祕而不宣的配方,誰知道面前的小姑娘這麼痛快。直到傅瑤從旁邊一個代寫書信的書攤借來了紙筆寫下了做法,她才相信。

“小姑娘,沒想到你居然會認字,還寫的這麼好,可惜……”婦人有點尷尬,“我不認識字。”

“這樣啊!”傅瑤沒有一點看不起的樣子,而是從容的說:“那我跟你回去教廚房裏的人做吧?”

“這樣不麻煩你嗎?”婦人更意外了,好像不敢相信傅瑤這麼好心。不過她也不擔心有人敢在瓊州搗亂。

“不麻煩,這不過是個吃食,能有人真心喜歡也是我的榮幸。”傅瑤滿臉真誠。

最後商量好由傅瑤帶着王氏跟這位婦人回去,王氏開始還有些意外,不過她一向尊重女兒的決定,也沒說什麼。

婦人夫家姓劉,到了後傅瑤才知道這劉夫人的丈夫居然是瓊州的百戶長。百戶長官銜不大,大概是從八品,在朝廷來說屬於芝麻粒的小官,但在瓊州尤其是流放的犯人來說那就是頂頭上司了。

傅瑤不免爲自己的決定沾沾自喜,這以後要是跟百戶長的夫人打好關係了說不準能幫助她爹脫離苦力。

教導的工作自然由王氏主導,傅瑤除了記得方子外實戰能力依然很弱,這次王氏教導的配方里面又加了幾味比較好的調料。

傅瑤一直是規規矩矩的站在王氏身邊,偶爾需要拿個什麼東西的時候就會主動過去拿。

劉夫人是不用親自動手的,她家裏也有廚娘,只是偶爾過來看上一眼,見傅瑤總是目不斜視的站在一旁,心裏很是滿意,

她看得出來,這母女倆以前肯定是大戶人家的夫人小姐。不僅溫文有禮,而且不像別人似的進來就亂看。

剛纔回來的路上劉夫人也詢問了傅瑤家裏的情況,知道她們一家是流放過來的,這裏的人大多數是這樣的,所以劉夫人並沒有什麼驚訝。

教完了做茶葉蛋的方法,王氏和傅瑤沒有多做留戀就準備告辭,這讓劉夫人心裏更多了絲欣賞。看來她們並不是那種阿諛奉承之輩。

不過劉夫人還是給了王氏二兩銀子,算是買方子的錢。

王氏再三推辭,劉夫人硬要她們收下,最後沒辦法只好收下。

傅瑤看的出來,這劉夫人也是個恩怨分明的人,不喜歡佔別人的便宜,這樣更好。

來時她們走的是後門,出去的時候依然如此,她們又去集市上匯合朱氏幾人,文康的凳子已經全部賣完了,豆芽和酸菜賣的也還可以。

總共賣了五百文,還有茶葉蛋,因爲馬慧嫺的間接推銷全部賣完了,共有一兩多,加上劉夫人給的二兩銀子,她們的錢加起來就快有四兩銀子了。

這讓大家的心情都好了很多。這點錢在京城不算什麼,可是在這裏卻是一筆巨財啊!證明這個路子還是行得通的,這個冬天就不愁了,最主要的是有錢砌炕了,王氏的臉上也沒那麼多愁容了。

就快到晌午,趕集的和做買賣的陸續回家了,幸好王氏剛纔跟那個賣白菜的預先留了幾十斤出來,朱氏又把需要的東西都買齊全了,這才使得她們沒有慌亂。

這要是買不到吃的接下來的半個月兩家人怎麼過啊!

傅瑤趁着有時間又趕快去買了一些辣白菜的調料,雞蛋那些現在已經不需要她操心了,王氏早就讓朱氏去買了一百個雞蛋,準備下次來的時候多煮點,又買了一些改良後的調料。

現在這項手藝已經整個被王氏接了過去。

有了錢王氏又去肉攤把最後剩的一大塊豬肉、幾塊骨頭,還有好些豬下水都給包圓了。因爲是最後收尾的,倒是便宜了很多。

這次還是菜農幫她們運送東西回去,走到農戶人家的時候菜農還順便幫她們介紹了兩個會砌炕的人,據說他們手藝都很好。

王氏就叫他們準備材料明天過去砌炕,問題是她們住的地方實在太偏,這兩個人估計找不到,菜農很好心的答應會送他們過去。

王氏這才放心。

回到家後傅瑤就挑出了20顆比較好的白菜,準備留下來自己做辣白菜。然後她就趴在地上開始研究辣白菜的做法,這個早就研究過無數次,這次的調料也都買了些。

只是經過做茶葉蛋的步驟後傅瑤發現不管做什麼都有個先後順序,不能像她似的一股腦的倒下去。就好像王氏後來做的茶葉蛋,是先把水燒開,然後依次放下八角、桂圓、茴香生薑之類的,最後等煮透了才放敲了殼的雞蛋下去小火煮……

這簡直就是一門學問,傅瑤現在不敢大意了,辣白菜的調料跟茶葉蛋的可不一樣,不僅貴而且種類多。而且最主要的是茶葉蛋製作簡單多了,王氏按照煲湯的材料配的方子做出來照樣好吃。可是辣白菜就不同了,稍有差池就會做壞。 冬天已經到了,王氏又專門扯了幾尺布準備給家裏人都做件棉衣穿,最主要的是給傅權澤他們一人做一件,聽說冬天工地上都要幹活,穿的少了可不行。

文德和莎莎圍着買的豬肉轉來轉去,不時的看看天什麼時候黑,這樣就能早點做飯了。而文康則有自己的想法,這次他的凳子賣的很好,做凳子用的都是現成的楊樹,沒有成本,只需要他的人工就可以了。

王氏卻不願意他再做這些了,做凳子太辛苦了,雖然到了這樣的境地,但王氏還是不想讓自己的兒孫吃太多苦。

“文康,你別再搗鼓那些了,過來幫我把把東西都收拾好。”

明天做炕的人就要來了,現在家裏的東西漸漸也多了起來,必須得趁早把東西收拾好。

“大娘,下次記得去幫文康和文德買點紙筆回來,這什麼時候學業都不能丟。”王氏對方氏說,“雖然現在是奴籍了,但自己不能把自己看低了,就算沒有資格考科舉了,該學的還是要學。”

“是,”方氏也認同。文康和文德一直是在京城最有名的國子監讀書,學問也很好,不能荒廢了。

晚上準備的飯菜很豐盛,熬了一大鍋肥肉燉白菜,肉也放的多多的,把沒賣完的豆芽炒了,又炒了一大盤雞蛋,米飯也做了很多。

傅權澤他們回來的時候老遠就聞到了肉香,傅瑞甚至顧不上腳上有傷蹦蹦跳跳的就跑過來了。

“哇!真香啊!”

傅莎莎立刻上前抱着他的大腿,“阿爹,有好多肉。”

傅瑞一把抱起女兒,走到關氏身邊撈了塊剛炒好的肉放到嘴裏,被關氏打了下手,“注意規矩。”

傅瑞嘻嘻一笑,趁着關氏不注意的時候又撈了一片餵給了女兒。小聲的提醒,“噓,別讓你娘看到。”

傅莎莎甜甜一笑,吃完嘴裏的肉又帶着父親去看她的小雞。

“阿爹,小乖可聽話了,每次都能自己找回來,”軟糯糯的童音有驅散疲憊的功效,傅瑞立刻跟女兒討論起她的小乖來。

這邊傅瑤則是獻寶似的把自己的茶葉蛋怎麼暢銷,怎麼利用茶葉蛋認識了百戶長的夫人通通告訴了傅權澤。

“我就是想多認識一些人,阿爹不能一直做苦力,這些天我也看了,瓊州這裏想掙大錢很難,而且就算有錢了沒有認識的人也很難挪出來。就好像二叔,當初他們家也是很有錢的,就算賄賂了再多還是得在工地上幹活。而馬當林一家卻是一分錢都沒賄賂的,爲什麼,無非是因爲他們給當官的送了女人,這就說明話語權還是在當官的手上……”

巴拉巴拉說了好多,傅權澤一直沒有說話。良久才感嘆的摸摸她的小腦袋,“五娘真是長大了。”

“那是,”傅瑤一揚脖子,“我要讓阿爹少受點罪啊!”

這話說的傅權澤更是感動,差點老淚縱橫。

“倒是聽說這個百戶長挺不錯的,馬當林好像還到處找人準備送這個百戶長女人呢!”周元建說,許是想到了這種話不好當着傅瑤的面說,趕緊閉上了嘴。

而那邊,劉百戶家確實正在因爲這件事而發生家庭大戰。

“把老孃當擺設是不是?什麼東西!你個死鬼,你是不是心裏美着呢,看我這黃臉婆,已經不入你的眼了!你能耐了啊!”

這個大聲咆哮的女人正是劉太太。

劉太太一聽說有人給丈夫送女人直接就要暴走了,她平時是啥都依着丈夫的,那是因爲丈夫養着家,對他們娘幾個好,現在有人居然在她眼皮底下送女人!

劉百戶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嘴瓜子,他說這個幹啥?都是太順嘴了!自己的老婆別的事兒都是依着自己的,就是這關於女人的事兒,那就直接要鬧一場了!

這是一個有大約兩進的院裏,裏面的吵鬧聲早就傳到了外面。

外面的婆子和小丫鬟嘀咕,小丫鬟小聲問道:“我沒有聽錯吧,咱們太太吼了老爺?”

“小丫頭片子,問這個幹啥?人家兩口子的事兒,趕緊的離得遠點兒,別被噴着了,到時候老婆子我可不拉扯你!”

劉百戶家裏也就這一個做飯的婆子和跑腿的丫鬟。劉百戶是個粗人,也不耐煩還用七個八個人伺候着,況且,他不過是個小小的百戶,真要是用多了人,還不紮了別人的眼?

不過他家裏這個條件,比起那一般的人家要好多了,起碼這房子要比大家強,都是磚瓦房,夫人也能穿得起綾羅綢緞。

屋子裏,劉百戶忙說道:“這不是他要送,我不要嗎?這女人我怎麼能要?老子可不是那樣的人!你說你生個啥氣?咱兩口子這麼多年,我咋樣你還不知道?你說說,我要是真想收,我能跟你說出來嗎我?”

“啥?你這話的意思是你以後想收的時候,就要瞞着我?我告訴你!你要是真敢這樣,我直接帶着娃兒們離了你,讓你成個孤老!也不成,這樣太便宜了你,你要是真的要別的女人,我直接就閹了你,然後我自己去坐牢去,讓你一輩子不男不女,被人笑話死!”

喲,我的個親孃!劉百戶覺得自己下面一緊,怎麼有些疼呢?這婆娘說的話可不能當玩笑,還好去那醉虹樓的時候,只是飲酒吃菜,不然真的下面就遭了殃了!

這婆娘剛回來的時候,多那啥賢惠啊,現在直接成了母老虎了!

------題外話------

啊!昨天是國慶節,對不起各位,忘了祝大家國慶節快樂,今天補上。

還有謝謝zhaolijie 送了2朵鮮花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