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洪災肆意爲兇的年份,依靠從海外帶回的糧食,竟然沒有生難民無數,易子相食的慘劇,甚至沒死幾個人。

單憑這一點,就遠邁不知多少前朝帝王。

讓他在民間百姓中的聲望,有如萬家生佛。

而後傳來的西域大捷,萬里江山之收復,更讓其威望如日中天!

只是,威望太高,便容易剛愎,容不得質疑。

你好,首席執行官! 尤其是隆正帝這般心思敏感多疑之人……

閣閣臣訝然的眼神,隆正帝本就陰沉的面色,再黑一層,怒聲道:“立派中車府黑冰臺衛士,將那個孽障給朕帶回來!他若敢抵抗……”

“皇上……”

上書房內瞬間寧寂,一直在一旁處理公務的忠怡親王贏祥霍然擡起頭,打斷了隆正帝的氣話,眼神擔憂道:“皇上,是不是先處置了彰武侯的遺體。

天氣炎熱,屍身不宜久放,怕是要腐爛了。”

隆正帝“哼”了聲,怒火降息了些,寒聲道:“讓人就地火葬吧,太尉乃大將軍,馬革裹屍,方是至高榮耀。

將葉楚方衝等人一併帶回,帶進宮裏。

焚完太尉遺體後,剩餘的重甲御林,調往北境長城軍團,爲國效力。

至於賈環……

等他回來後,朕倒要還能怎麼說。

到時候,你們在來爭論他到底該怎麼殺,哼!

都退下吧!”

……

相比於西北路上漸歸的愜意,紫宸書房內的雷霆煞氣,神京西城榮國府內,則是滿滿的歡聲笑語。

自“西域大捷,陣斬十萬,寧侯生擒厄羅斯公主”的傳奇捷報傳至神京,榮國府便擺起了流水大宴。

連續十天,凡賈家世交親朋,族人舊友,亦或是榮國舊部……

不拘是誰,都可進榮國府大吃一通。

都中最大的三臺戲班子,盡數請至賈府。

唱的卻不是《會真記》《劉二當衣》等經典舊戲,而是戲班子裏的文筆桿子最新做的《寧侯雪夜斬單于》《寧侯驚雷襲羅剎》以及《寧侯獨闖公主帳》的新戲!

這三齣戲如今風靡神京城,其中,以最後一出《寧侯獨闖公主帳》最受歡迎……

榮國府內琴瑟鼓鼓,武生旦旦!

上等的流水席不曾間斷過,錦衣華服之輩川流不息。

往來無白丁,皆是華族。

榮寧二府門前偌大的公侯街,卻被往來的華轎擠的滿滿當當。

前院儀廳裏,賈政賈璉賈寶玉賈蘭賈菌等榮寧二府近支親脈,全部出動,輪流招待。

後宅裏,賈母帶着王夫人王熙鳳李紈並東府的尤氏婁氏,一起招待往來的內眷。

前院有戲,後院裏同樣有戲班子,卻是賈家自家蓄養的樂臺班子。

唱的,同樣是《寧侯雪夜斬單于》。

吃不盡的美食,喝不盡的美酒,數不盡的恭維聲。

就是大觀園裏,也同樣熱鬧。

不過,園子裏姊妹們談論最多的,卻不是賈環又立下了潑天大功,而是最近風靡都中的那幾出新戲。

尤其是最後一出。

因爲那明顯帶了幾分香.豔色彩……

今日九月初九,是重陽登高的日子。

一清早,姊妹們就聚在一起,來到了凸碧山莊。

在山脊大廳裏,賞菊吃蟹飲黃酒,賦詩題詞。

玩到半晌午,前院王熙鳳又打廚房裏的人,送來了酸筍雞皮湯碧梗粥燕窩粥並糖蒸酥酪等可口佳餚。

衆人吃罷後,都懶洋洋的坐在山莊裏說話。

林黛玉斜倚在朱欄邊,從山頂眺望着遠處波光粼粼的池子,聽着遠處隱隱傳來的絲竹器樂聲,忽地噗嗤笑出聲,對身旁的史湘雲道:“雲兒,你聽聽,前面又在唱那齣戲了!”

史湘雲正在吃一塊藕粉桂花糕,聽到林黛玉之語,皺了皺鼻子,道:“那傢伙這回可是得意壞了,家裏有個公主不夠,又搶回來一個!”

衆姊妹聞言紛紛一笑,俏臉上粉腮微紅。

薛寶釵笑道:“戲言如何能當真?”

史湘雲“耶”了聲,反駁道:“如何不能當真,我合他的性兒!”

林黛玉笑道:“戲文裏說,是那厄羅斯公主見我大秦侯爺這等英姿雄武,動了芳心,倒戈透懷,這也當真?”

史湘雲冷笑了聲,道:“厄羅斯公主這般做也沒甚奇怪的,連我大秦的公主都這般,保不準厄羅斯公主也瞎了眼!”

“噗嗤!”

衆人大樂,賈惜春咯咯笑道:“雲姐姐,可不只是公主才‘瞎眼’喲!還有侯府家的大小姐哩!”

朕的萌妻真見鬼 “真真是該死了!”

見旁人差點笑瘋了,史湘雲惱羞成怒,一口將手中的藕粉桂花糕吞掉後,就撲向賈惜春,怒道:“賈小四,今兒我再不饒你!”

賈惜春尖叫一聲,就往後面跑,邊跑邊道:“雲姐姐,好嫂子,饒了我這一遭吧!”

衆人聽到她這話,愈笑的不成了。

“鴿妹,好玩兒嗎?”

賈探春熱鬧鬧的嬉戲場面,坐在一角,對身邊錢娥寧笑道。

錢娥寧抿嘴一笑,點點頭,道:“極有趣,以前我只和哥哥們頑,比武過招,從沒這樣頑過。”

賈探春聞言,修眉一挑,道:“我只道你會養鴿子,卻不想還會武功?”

一旁處賈迎春也倒吸了口氣,繡帕掩口驚歎道:“了不得哩!豈不是和環弟一般?”

錢娥寧忙道:“比不得少主……公子,公子是最厲害的,我並不善武道,也不大喜歡,再沒聽說同輩裏,還有哪個比公子還厲害的……”

薛寶釵走過來,笑道:“怎地沒有?東府裏的明月姑娘,就比環哥兒還了得!聽說,環哥兒的武功還是明月姑娘所教。”

賈迎春又抽了口氣,道:“那明月姑娘豈不是環弟的師父,他……”

其她人聞言,都抽了抽嘴角。

唯有林黛玉咯咯笑出聲,道:“待環兒回來後,二姐姐自去問他怎麼回事吧!豈有此理!”

賈迎春俏臉一紅,嗔道:“我怎好問這些?不過……環弟是快回來了呢!”

說罷,賈迎春轉過身,靠在臨窗朱欄邊,一雙溫柔可親的眼眸,怔怔的望向西邊。

哪裏能想得到,當日那瘦弱的幼弟,如今,竟成了舉國誇讚的大英雄,真好!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衆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夜,平涼古城。天』籟小說ww『w.『⒉3txt.com

西域大軍依舊沒有進駐沿途諸城,犒軍之人也沒能進入大軍行營。

不過,一衆官府亦都理解。

一來,被俘的厄羅斯公主就在行營內,唯恐有個閃失,就是傾天大禍。

二來,那位名滿天下的寧侯,本就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人。

寧國府門檻難進,是大秦官場衆所周知之事。

所以,沿途官府只盡到他們的本分就好。

他們這樣想的也對,賈環最不耐的,就是與這些當官的虛與委蛇。

因此,沿路上除了與幾家極爲秦樑器重,和武威侯府淵源極深的黃沙大將見面一晤外,賈環再沒見其他任何人。

他如今,也不適合太招搖……

平涼古城外,西域大軍臨時營地。

堆堆篝火燃起,火頭兵埋鍋做飯。

大軍回京的度並不快,從西域往回走,走了一個半月了,才走到平涼。

按照這個度,至少還有十天才能回到神京。

不過,也沒人着急回去,甚至還有人希望再慢點……

“環哥兒,真的沒事嗎?”

一座不大的篝火邊,圍坐着秦風、牛奔、溫博、賈環和諸葛道五人。

除卻賈環外,其餘四個人,代表着大秦八大軍團中的四大軍團。

出言問的,是秦風。

英俊的面容上,滿是愁容。

賈環哈的一笑,道:“風哥,一路上每一次停下你都問一遍,瞅瞅,你白頭都快愁出來了。”

“你還笑!”

秦風不滿道:“你也不想想你做了什麼事……”

牛奔正在一旁啃一根黃羊肋骨,聽到秦風的話後,冷笑一聲,道:“有什麼了不起,不過一個弒君之賊罷了。殺了就殺……”

話沒說完,就被秦風一聲厲喝給打斷了:“住口!這些話也是你能說的?”

牛奔何曾服過秦風,別看秦風老子這次回京十有八.九就要升格爲國公了,可在牛奔看來,秦樑不過是沾了他兄弟賈環的光罷了。

若沒賈環,秦樑現在是死是活都是兩回事。

秦風憑什麼敢這樣同他說話?

因此,牛奔細眉一挑,綠豆眼斜覷秦風,冷笑道:“這就開始抖起小國公的威風了?我倒是想見識見識,小國公到底是怎樣耍威風的!”

這話差點沒把秦風氣死!

一張臉怒到猙獰通紅,秦風指着牛奔咆哮罵道:“你放的什麼狗屁?什麼國公威風?

你知道你剛纔那話傳出去,要給環哥兒惹出多大的麻煩?!

幻逆乾坤 你想害死他嗎?

你乾脆別叫牛奔了,叫豬奔吧!”

牛奔被罵了個狗血淋頭,剛暴怒而起想反擊,可聽到後面,卻又怔住了,疑神疑鬼道:“姓秦的,你別扯虎皮拉大旗,牛爺我給環哥兒惹什麼麻煩?什麼害死他?”

秦風劇烈喘息着,卻不忘看看周遭,好在其他人距離他們這裏都有段距離,倒不虞旁人聽去。

只是,他着實不願跟牛奔說話了。

一旁的諸葛道見牛奔被晾在那裏,臉色越來越難看,忙將他拉下重新坐好,低聲勸道:“奔哥兒,這件事,絕不能和‘弒君’不‘弒君’聯繫上,一點瓜葛都不能有。

否則,宮裏那位心裏會怎麼想?

要知道,當日樑九功從宮裏逃出來,同環哥兒說的話……”

諸葛道沒有說盡,但牛奔卻已經悚然而驚!

事涉皇權,誰敢大意半點?

真要讓隆正帝心裏猜忌賈環是在履行太上皇“遺旨”才殺的葉道星,那真真是在往死路上走。

西北夜晚清涼,可沒一會兒功夫,牛奔還是熱出了一頭大汗。

他本不是猖狂蠢人,此刻驚醒過來,也知道這些日子,因爲戰功之故,變得有些輕狂了……

賈環見之笑道:“奔哥,沒那麼嚴重。”

秦風道:“你別管他,讓他好好反省反省,立了點功,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什麼話都敢說。

不受點教訓,回去後一定惹大禍。

如今咱們正在風口浪尖,不知多少人在盯着咱們。

還敢口無遮攔!”

秦風方纔被牛奔氣壞了,這會兒見他老實了,便使勁出氣。

牛奔心中有愧,沒有反駁,倒是一旁的溫博瞟了秦風一眼,道:“差不多行了,奔哥兒不就一時口誤嗎?

再說了,要教訓也輪不到你來教訓。

等回京後,自有牛世伯親自教訓……”

“你拉倒吧!你小子比那孫子心還黑!”

聽到“牛世伯”三個字,牛奔冷不丁的打了個寒戰,原本還有些感激爲他出頭的溫博,卻瞬間現了他的險惡用心。

推了溫博一把,笑罵道。

其他人紛紛大笑。

這些天不怕地不怕的衙內,平生唯一畏之如虎的,大概就是他們的老子。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