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們也施展出了各自的近身戰鬥技巧,但是素娥仙子的速度非常快,兩把長劍揮舞的就像兩扇光幕一樣,完全擋住了這些妖怪的攻擊!

“厲害!”張謙說,“我這還是頭一次見她出手!”

“人家是真仙。”系統說。

“那不對吧,我怎麼感覺她似乎比東嶽大帝還厲害?”

“那是你的錯覺,她比東嶽大帝差遠了。”系統笑了,“因爲那個人根本不敢對她動手,所以這些妖怪也並沒有發揮出全部的實力,否則光那一個三萬年的和那三個接近兩萬多年的妖怪就夠她受的了。”

“那個人不敢對她動手?”

“當然,她要出事的話,太陰星君肯定會徹查。”

張謙默默點頭,有個大靠山就是好。

打了一會,終於見了血。

素娥仙子的長劍太凌厲了,她打起架來又潑辣,所以招招奪命劍劍封喉,在混戰中終於把一個妖怪的胳膊上切出了一道大口子。

緊接着,妖怪們就像得到了指令一樣,突然開始發力,素娥仙子一下子沒適應過來,差點受傷。

張謙趕緊駕着風火輪衝過去幫忙,一甩陰陽劍逼退了這些妖怪,拉住了素娥仙子的胳膊退出了戰圈。

“仙子,沒事吧?”

“沒事。”素娥仙子說。

她說話吐氣如蘭,張謙只覺得滿鼻子都是沁人心脾的淡淡香氣。

妖怪們站成一個半圓,死死的看着他們,卻沒有追上來。

“喂!怎麼變成啞巴了?”張謙大聲問。

素娥仙子看了他一眼。

那個聲音沒有再響起,隨後,這些妖怪也像是接到了某種指令一樣,齊刷刷的化作各色光芒衝破了洞穴的頂部飛走了。

飛到半空的時候他們突然回頭釋放出了大量的妖術,把這座山頭給轟了個亂石橫飛。

等張謙和素娥仙子飛出來的時候,這些妖怪早就跑的沒影了。

而事實上張謙也沒打算去追。

沒有意義。

自己打不過他們,素娥仙子也打不過他們,而他們又不敢和素娥仙子像模像樣的打,所以到最後只能變成拉鋸戰,拉鋸戰對自己也沒有好處,素娥仙子是有時間限制的。

“少年,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素娥仙子問。

張謙剛要說話,貓皇和妖王們飛了過來:“什麼情況?怎麼有那麼多大妖怪跑出來?這山怎麼炸了?”

“等會再跟你們說。”說完,張謙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素娥仙子。

素娥仙子皺起眉毛:“好的,我知道了。回去之後我會告知星君大人的。沒別的事,我就先告退了。”

“嗯,那就沒別的事了…哎等一下,仙子,我能不能問一下,井木犴他是不是出了什麼狀況?”

素娥仙子表情一怔。

張謙的心裏突然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

“井宿他…”

“他怎麼樣了?”

素娥仙子不說話了。

“仙子…”

“少年,這件事你就不必多問了。”素娥仙子擡頭看着張謙,“井宿他很好。”

“不可能,很好的話爲什麼上次召喚的時候沒召喚出來?”

素娥仙子輕嘆了一口氣:“少年,保重。”

說完,一道月光照在了她的身上,她隨着月光騰身飛上了天空。

“井木犴肯定出事了!”張謙說。

系統沒說話。

“你倒是說句話啊。”

“你都已經猜到了我還說什麼?”系統笑了,“素娥仙子有靠山,他東嶽大帝在天庭也是有靠山的。”

“果然還是東嶽大帝那事。”

“要不然你以爲呢?”

“那他們爲什麼不來找我的麻煩?”張謙有些惱怒的說,“東嶽大帝是我殺的,井木犴只是個幫忙的而已!”

“東嶽大帝當時已經鬼化了。”系統說,“天庭雖然噁心,但是面上的事他們非常注重,作爲一個仙人,卻爲了提升實力而融合鬼的力量,這也是犯天條的事情。再加上天庭裏有人幫你說話,所以這件事他們不會找你。”

張謙一愣:“天庭裏有人替我說話?”

“當然。”

張謙沒再糾結這個問題,冷笑了一聲:“所以,沒什麼背景沒什麼靠山的井木犴就被當成了替罪羊,對嗎?”

“也不算替罪羊。”系統說,“據我所知,他的罪名是私自下界。你先別說話,分身下界也算是私自下界。”

“這纔多大的罪過?那些散仙那麼多隨便下界的!”

彼岸情緣錄 “這就是天規。”系統說,“天界散仙多如牛毛,位列仙班的真仙卻只有那麼多,越有身份越有地位的人,他們就必須得越遵守規矩。因爲他們太顯眼了。之前我也說過了,散仙可以和散仙結爲仙侶,但是真仙不行,所以,你能懂我的意思吧?”

“本來有我在,井木犴分身下界完全沒問題,但是東嶽大帝死了。”系統補充道。

“呵呵,明白了。”張謙說,“你升級去吧。”

“升完了。”系統說,“開始隨機強化…強化完成,力量屬性提高。開始免費抽獎。”

張謙帶着妖王們慢慢降落在一個山頭上,盤腿坐在地上開始抽獎。

‘砰’一聲,這次抽中的是物品。

恭喜獲得獎品物品——擎天柱*1。

“擎天柱?”張謙愣了,“那個大機器人?不對啊,這種東西應該是物品類法器吧?”

“對,物品類法器。”

“不是大機器人啊,”張謙一愣,“那這個擎天柱是什麼法器?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沒聽說過不要緊。”系統突然笑了,“但這東西可了不得!”

張謙調出系統空間,看到了一根黑漆漆的棍子。 “棍子?”張謙看着這根棍子,“這就是傳說中的擎天柱啊?它到底牛b在哪裏?”

“這可不是普通的擎天柱。”系統說,“當年崑崙山上有八大擎天玉柱,以八卦爲基而立;而那八大擎天柱中央,還有第九根擎天柱,這就是那第九根。”

“那它怎麼會變成法器?”

“因爲一個很強的傢伙把它摘走了。”

“孫悟空?不對,孫悟空拿的是東海的定海神針。”

“哈哈,你別猜了,以後我慢慢告訴你。”系統笑了,“另外,這個法器你最好先別用,等你以後有機會學會了法天象地再用。”

“爲什麼?”

“學會法天象地,你就能發揮出這東西最強的威力。”

“瞭解了。”張謙一點頭:“現在我有多少升級點能量點?”

“升級點61個,能量點九千多萬。”

“好,我要查看一下兌換列表。”

進入兌換列表,張謙掃了一眼,沒什麼有價值的,刷新了一下之後,他的眼睛猛地瞪圓了。

他看到了妲己卡!

不過這個價格……作爲一個妖怪,居然需要三萬能量點才能兌換一張!

“出錯了吧?她不是妖怪嗎?爲什麼這麼貴?”

“等你召喚出來你就知道她爲什麼這麼貴了。”

張謙思考了一下,一點頭,反正現在能量點這麼多,三萬無所謂。

然後他花了九萬兌換了三次。

卡片上都有被召喚人物的一個肖像,張謙拿出了一張卡片,看着卡片上畫着的這個白白嫩嫩坦胸露*的超級美女,情不自禁的嚥了一口唾沫。

不愧是能把紂王迷得七葷八素的女人,這外表實在是沒誰了!

“你錯了,她可不光是靠外表迷住紂王的。”

“那是靠什麼?幻術?”

“幻術也是一個小原因,不過更大的原因是她的身體。”

“她的身體?”張謙一愣。

“嘿嘿,”系統發出了一個很猥瑣的笑聲,“之前就跟你說過,和狐妖歡好能體驗到非常6的快感,而和妲己啪啪啪則是能體驗到最極致的快感,比吸-毒爽一萬倍。”

“真的假的?”

重生之毒心王妃 “當然是真的。”系統笑道,“所以,妲己的作用並不是讓你召喚出來揍人用的,而是賄賂人用的。”

“賄賂?”

“幾乎沒有男人能抵擋妲己在牀上的魅力,當然了高級仙佛除外。”系統說,“所以以後碰見難對付的男人,就讓妲己出馬,只要睡一次,不管是誰都會老老實實的臣服在妲己的石榴裙下。”

張謙皺起眉毛:“這…這樣不太好吧?爲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而獻出一個女人的身體?”

“怎麼?這很奇怪嗎?”

“你要說遇見難纏的人就打他一頓把他打服這個我樂意,但是要靠一個女人出賣身體才能達到目的,說實話我有點接受不了,那樣有點顯得我沒本事要靠女人。”

“一將功成萬骨枯。”系統說,“只要能達到目的,生命都是草芥,更何況只是身體。況且你也不需要有心理壓力,你接受不了,說不定人家妲己能欣然接受呢。”

“哪個女的會願意隨便和不認識的男人上牀睡覺?”

“呵,有的女人就會。”系統說,“別廢話了。”

“行吧,這個以後再說。”張謙默默點頭,站起身:“走,咱們回去。”

“遵命!”妖王們齊聲說。

“哎,差點忘了。”張謙說着,從系統空間裏召喚出來了那些收繳的妖丹,給妖王們每人分了一顆萬年以上的。

妖王們呆呆的看着妖丹,傻了。

“拿去用。”張謙大手一揮。

“謝大王!”

“不用謝,哈哈,跟着我混我不會虧待你們的,走!”

……

快回到瑤村的時候,張謙收起了妖王們,只留下了貓皇陪在身邊。

“兩三萬年道行的妖怪?”貓皇問,“好傢伙,那要是把他們殺了,拿到他們的妖丹,那就厲害了!”

“可不,可惜沒成功。”

“不過你這麼一說朕倒有點奇怪,你在外面殺外面那些妖怪的時候,爲什麼那個聲音每出現來阻止你呢?”

“我也奇怪。”張謙皺起眉毛。

“不管怎麼說,今天你又惹事了,又惹到一個仙人,咱們可得好好慶祝慶祝。”

“哈哈哈。”

“惹了這麼多仙人你還能笑得出來?”貓皇挑着眉毛看着他,“嗯,也倒是符合你這種沒心沒肺的性格。”

倆人一邊走一邊進了瑤村,折騰了這麼許久,時間已經到了晚上,瑤村內非常安靜,連牲畜的聲音都沒有。

“他們還真是被那個怪物嚇怕了。”張謙輕笑了一聲。

“他們是凡人,當然害怕。”貓皇說着,變成小不點的模樣跳到了張謙的腦袋上。

“你就不能像人家那些寵物一樣趴在肩膀上嗎?非趴在腦袋上?”

“腦袋上地方大。”貓皇說。

“切。”

張謙往他居住的房舍走去,沒走幾步,貓皇冷不丁的低聲說:“喂,那邊!”

張謙一愣,順着貓皇指着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一坨黑漆漆的東西正趴在另一坨黑漆漆的東西上。

“那是什麼?”張謙問。

“過去看看。”貓皇小聲說。

他們往前走了幾步,那一坨黑漆漆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不是聽到了他們的聲音,嗖的一下飛走了。

飛頭降!張謙下意識的想到。

他趕緊跑了過去,一頭牛正靜靜的躺在地上,脖子上有一個很大的血洞。

他來不及詳細查看這頭牛的情況,立刻騰身飛起,追着那一坨黑漆漆的東西飛去。

Views:
4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