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成攤著兩隻空空的手苦笑:「你這也太不講理了吧,哪有讓客人干坐著看主人吃的道理?」

玩笑歸玩笑,羅飛瑤這種直爽的性格,寧成倒是很喜歡,起碼沒有那種傳統官家小姐身上的那股子傲氣。

看著羅飛瑤不顧矜持地坐在那裡狼吞虎咽,羅老臉上露出慈愛的表情,對寧成說道:「這孩子就這樣,都被我慣壞了,寧成你別笑話啊!」

寧成搖搖頭:「怎麼會呢,羅爺爺你以後什麼時候想吃了,直接打電話就行。別的不敢說,供應你吃喝還是沒問題的,另外我那裡還有些別的蔬菜,還有雞肉,下回也一併帶過來嘗嘗。」

「那敢情好,不過先說好,我老頭子窮的很,可沒這麼多魚付給你啊!」

羅老剛才聽寧成說了這些魚蝦的收購價格,也是吃驚不小。

這點錢對於戎馬一生、曾經官高權重的他來說,當然不是什麼問題,但要是真的拿出錢來給寧成,兩個人的關係可就變味了。

「要不以後讓飛瑤去你那裡取吧,她正好沒事幹,也出去逛逛,要不成天陪著我這個糟老頭子也太悶了。」羅老指了指孫女說道。

「飛瑤她不用讀書的么?」寧成有些不解,這丫頭看著年紀和自己差不多,應該也上大學了吧,這馬上就要開學了,怎麼會有時間到處跑?

「她今年大學剛畢業,還沒找著工作呢,算是個無業游民!」羅老見寧成還是一頭霧水,又解釋了一句:「飛瑤算是特招的少年班,初呂畢業直接上的大學,所以看上去很奇怪吧!」

羅飛瑤這時也笑眯眯地停下手,挺著小胸脯看著寧成,那神情好像在說:「來,羨慕我呀,誇我呀!」

寧成有些吃驚,想不到這丫頭年紀輕輕就已經大學畢業了,還真是個天才。隨即看到羅飛瑤的眼神,又笑道:「哦,原來跟我一樣,是個無業游民啊,幸會幸會!」

「幸會你個大頭鬼!」羅飛瑤沒等到寧成的艷羨和誇獎,繼續專心地對付那隻大螃蟹了。寧成又坐了一會兒,便告別羅老二人離開了小院子。

三輪車廂里還有些魚蝦,他準備上自己的高中老師趙慧家裡一趟。有一段時間沒聯繫了,不知道趙老師母親的身體怎麼樣了。

到了趙慧家裡,寧成看見老人已經可以在院里四處行走了,臉色也好了許多。見寧成進來,老人掩不住的歡喜之色,自己女兒這個學生真是好樣的,小小年紀醫術就這樣的高超,要不是人家,自己這把老骨頭恐怕早就埋到地下了。

坐了片刻,趙慧下班回家。見寧成坐在院子里正跟母親聊天,趙慧臉上一陣驚喜。

「趙老師,你身體怎麼樣,是不是不舒服?」寧成見趙慧有些心神不寧的樣子,心下有些疑惑。

趙慧強笑著搖搖頭:「沒什麼,都挺好的。」

人家不肯說,寧成也不好多問,留下魚蝦又聊了幾句便出門離開。趙慧看著他的背影張了張嘴欲言又止,終於還是沒有說話。

自己這個學生雖然有一身高超的醫術,不過自己這些事情他是幫不上忙的,還是自己來處理吧!趙慧咬著嘴唇想道。

給白玉打了電話,約好了會面的地點,寧成便開著三輪車朝那邊趕,忽然馬路對面一個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疤哥?」寧成趕緊把三輪停在路邊的樹蔭里,低下頭免的對方發現自己。結了那麼大的梁子,要是再打起來就麻煩了。

只見疤哥嘴裡咬著煙,正指手劃腳地跟幾個人說著什麼。寧成一愣:「這小子不是被關起來了么,怎麼沒幾天就放出來了?」

想起當初在警察局裡,這小子的囂張模樣,寧成心裡就是一沉。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種混刀肉的角色,要是找上自己的麻煩,那可是個頭疼的事兒。

他摸出手機打通了蘇青青的電話,急急地問道:「蘇姐,上次你說過,那個疤哥讓關進看守所了。可我剛剛在縣城怎麼還看見他了呢?這是怎麼回事?」 「還有這事兒?」蘇青青聲音有些詫異,對寧成說道:「你先別急,我打聽一下再回給你!」

接上白玉回村的路上,寧成又接到了蘇青青的電話。

「寧成我找人問了一下這個事情,那幾個混混本來是要拘十五天的,可是就關了三天,就因為什麼立功表現給提前放了出來。實際原因還是那個治安大隊隊長路兵,據說警察局長是他的姐夫,所以這事裡面保不準還有什麼交易。你這陣子千萬小心點兒,當心那幫混混找你的麻煩!」

蘇青青的聲音雖然盡量很平靜,但寧成還是聽出了裡面那種掩不住的憤怒。

這種明擺著循私枉法的事情,誰聽了也會生氣的。尤其是發生在自己關心的人身上。

寧成微微嘆了口氣說道:「好的蘇姐,這事我明白了。你放心吧,那幫小子要是真的敢來動我的主意,讓他們一個個躺著回去!」

掛了電話,寧成眼裡透出一股寒光。

疤子你最好老實點,別動什麼歪腦筋,要是真那麼不開眼的來找小爺的麻煩,這回可不是打倒那麼簡單了!

這就是個弱肉強食的社會,寧成現在也很清楚了。沒有實力到哪裡也是會被欺負的,所以他要儘快地提升自己,不光是經濟實力,也包括這些人脈資源,當然還有最關鍵的武力值。

別的方面寧成倒不怎麼擔心,他現在最憂慮的就是老爸老媽還有寧佳的安全。

寧佳是住校生,學校那邊管理的挺嚴,再說疤哥也不一定知道自己還有個妹妹。這方面暫時比較放心。

可是村裡這邊,自己晚上是在魚塘小屋睡覺的,要是家裡面出點什麼事,那可就糟了。

想到這裡,寧成又給買電腦的店裡打了個電話,讓他們送電腦的時候,順便再拿一些監控攝像頭和數據線。魚塘要有監控,家裡也得安上,這樣就可以隨時查看,出了什麼狀況也可以第一時間趕到。

另外這些攝像頭還可以和手機連接上,這樣不論自己在哪,都能實時監測。

回到村裡,寧成到魚塘找到老爸,提出要拿自己家位魚塘附近的那塊水澆地種菜,而且是這幾天就要種。

「可是那塊地還長著玉米呢,你要是現在就種,還得把玉米割掉,這可得損失不少錢呢!」

老爸想著那些青枝綠葉的玉米就這麼白白地丟掉,一時有些心疼。 嚴先生是個鋼鐵直男 莊戶人對這個是很在意的,不到萬不得已,青苗是不能動的。

寧成轉著眼珠想了想說道:「爸,那些玉米現在煮著吃可以了吧?」

老爸點點頭:「行是行,可咱也吃不了那麼多啊,還有那就是普通品種,不是那種專門的甜玉米!」

寧成笑笑:「行了我知道啦,爸這樣,一會兒趙大叔會送牛糞過來,你讓他幫著把那些糞都施到玉米地吧!」

「都要割倒了,上什麼牛糞,再說牛糞這東西見效多慢啊,浪費!」老爸不理解地問道。

寧爸說的也沒錯,雞糞牛糞這些有機肥,一般都是在春天耕地或者播種的時候,當做底肥來施用的,肥效長見效慢。要不是看它可以改善土質,早就沒人用了,還是化肥來的快。

寧成搖搖頭沒說話,心裡則在暗暗盤算著。把這第一批神水牛糞先上到玉米地里,然後把這些青玉米賣掉,應該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吧。

什麼品種不品種的,有了神水,一切都不是問題!

傍晚時分,趙滿義果然拉著一車牛糞送過來了,寧成看著牛車上滿滿的東西露出微笑,又給了趙滿義一百塊錢讓他把這些糞拉到自己家玉米地里施上,老趙滿心歡喜地屁顛屁顛地幹活了。

寧爸在一邊心疼不已,咬著后槽牙說道:「成子你這出手也太大方了,干這點活有個三五十足夠了,這花錢不掉個的毛病啥時候能改改?」

寧成回頭微笑道:「爸,你知道縣城裡四海大酒店,把咱那些魚收過去賣多少錢一盤嗎?」

「多少錢?有一百還不夠么?」寧爸咂著嘴說道。

「三百八十八,這還算便宜的。所以呢老爸,咱以後這錢會越來越多,你跟我媽也別老摳摳索索的,該花就花唄,要那些錢存著幹啥呢?」

「你這孩子乍這說話呢,存錢不是為了給你娶媳婦嗎?真的三百多一盤魚?我的天!」老爸嘬著牙花子想了半天,抬腿朝老趙頭的牛車追了過去。

「哎,滿義你知道嗎,縣城一盤魚三百多塊錢,吃過沒?」

老爸有些得意的聲音遠遠傳來,寧成會心一笑。

第二天早上,縣城電腦店送貨的車就到了。寧成到村口接上安裝公司的師傅,來到了魚塘小屋。

「行,電腦安好了,攝像頭也接好了,不過你要是想全天二十四小時實時監控的話,最好還是安條寬頻網線,這樣傳輸速度也快,手機也能第一時間接受到攝像頭的畫面!」

安裝師傅把魚塘這裡和家裡的攝像頭和電腦都安裝到位,收了寧成的尾款以後,好心地提醒道。

「寬頻網,村裡倒有有幾戶安的。」寧成想了想說道。

「現在每個村都網路進村了,你家牆外面就有介面,我剛才看到了!」小師傅說道。

送走他以後,寧成直接去了村大隊部,找到了村長鬍春明。

「村長,我想安個寬頻,你給辦理一下唄!」寧成看著正在埋頭看文件的胡春明說道。

胡春明放下手裡的紙片,抬頭看看寧成,嘆氣說道:「唉你乍不早說呢,去年安寬頻的時候我在大喇叭里廣播好幾回。哦我想起來了,你家那時候日子過的叮噹響,哪會安的起寬頻呢?」

「現在安也不晚吧,我家牆外面那杆子上不是還有介面么?」寧成有些不耐煩地問道。

胡春明摸了摸桌子說道:「晚了,那口早就有人預約了,沒介面了,安不成。要不你出點工錢,我讓鄉里營業廳的人再來一趟?」

「行,多少錢?」什麼預約了,根本就是鬼話想套自己的錢呢。寧成有些不屑,不過花幾百塊錢能把這事辦了也行,省的自己麻煩。

「看在一個村的份上,掏五千吧!」胡春明捻了捻手指,伸出了一個巴掌。

「五千,你乍不說五萬呢?」寧成怒了。 「你要是願意掏五萬呢也行,就算你寧大老闆贊助咱村裡的,我還可以給你立塊功德碑。」胡春明也不生氣,慢條斯理地說道。

「你!」寧成捏著拳頭就想揍這老小子。這不是明擺著吃拿卡要麼,安個寬頻張嘴就要五千,你這是白帶黑帶還是藍帶呀?

電線杆子上的線盒裡明明有介面的,還一本正經地說有人預約了,你把這個預約的人叫出來我看看?

不過跟這種人費這些唾沫星子也沒用,說不準這時候正有人準備看自己笑話呢。寧成想了想還是咽下了這口氣。

「你不管,我就直接上鄉里營業廳去安!」寧成有些生氣地說道。

胡春明呵呵笑了:「去吧去吧,找縣裡的也行,我還要學習呢,不送了啊!」

寧成窩著一肚子火,開著三輪就奔了馬坡鄉。寬頻的事情必須得儘快辦了,要不然那些電腦和攝像頭監控可就都成了擺設了。

到了電信局安寬頻的營業大廳里,寧成站在擺著「寬頻報裝」的櫃檯前面。

「你好,我想裝條寬頻!」

櫃檯裡面一個油頭粉面的男營業員把手從滑鼠上縮回來,把正在玩著的電腦遊戲窗口最小化,抬起眼皮看了看寧成說道:「行,身份證。」

寧成掏出身份證遞了過去,這小子看了看神色一變說道:「柳樹村的?柳樹村安不來!」

「怎麼安不來,不是還有介面嗎?」寧成不理解了。

男營業員把身份證扔到他面前,不耐煩地哼道:「說了不行就不行,你回去先找胡春明吧,他同意了就能安。」

「這還得找村長?」寧成瞪著眼睛說道,看著對方臉上的玩味笑容,他一下了明白過來,這是和胡春明一夥的,在故意找自己麻煩啊!

「你這不是亂來么,憑啥別人能安我就不能安,是我不給錢啊還是乍的?」寧成忍不住和他理論起來。

男營業站起來指著寧成鼻子喝道:「我還就把話擺在這兒,別人都行就你不行,給錢也不給安!哎你幹什麼,拍什麼拍,快住手!」

我真是編劇 看見寧成舉著手機對著自己,男營業員有些著急,連忙從櫃檯裡面鑽出來想搶寧成的手機。

兩個人正在糾纏,門外有人重重地咳嗽一聲,不悅地說道:「小張你搞什麼,成什麼樣子?」

寧成回頭一看,卻看到蘇青青正和另一個男的從門外進來。

見到站在那裡舉著手機的寧成,蘇青青也是一愣,隨即悄悄眨了下眼。

「經理,這小子敢偷著拍咱們的商業機密!」男營業員惡人先告狀。

寧成一臉無辜地攤攤手道:「我就是見他玩的那個遊戲挺好玩的,拍著留個紀念!」

「怎麼回事,還敢在上班時間玩遊戲?」男經理一眼看到電腦屏幕,十分生氣地說道。

「還有呢,我要安寬頻,他和我們村長串通好了,非要收我五千塊錢!」寧成索性惡人做到底,誰叫這小子獅子大開口不講道理呢?

蘇青青似笑非笑的在一邊點頭說道:「」王經理,這樣的作風可不行啊,鄉里昨天剛給你們幾個鄉直單位開了會,強調了服務意識和為民意識,現在這個樣子,唉!」

聽著鄉長重重拉長的那一聲,王經理的臉都綠了,指著姓張的營業員罵道:「你馬上給老子從這裡消失,不用來上班了!」

然後轉過身來對寧成賠笑道:「這位小兄弟,安寬頻是吧,哪個村的? 神豪從吹牛納稅開始 我一會兒就安排人上門服務,保證給你辦的妥妥的!」

「可是我們村長說要五千塊的……」寧成故意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王經理不屑地說道:「別聽他放屁,根本沒這事!那什麼,你手機上的照片能不能刪掉,我們這做事也不容易,小張已經被我辭退了,要是再追究下去我這經理也當到頭了!小兄弟你就寬宏大量一回吧!」

寧成爽快地把手機遞了過去說道:「看在蘇鄉長的面子上,沒問題!」

王經理看看含笑點頭的蘇青青,又看看寧成,把手機上剛拍的幾張照片刪掉后還回去,然後讓寧成留下了身份證複印件還有九百元的安裝費,說下午就會有人上門服務。

看著寧成和蘇青青有說有笑地走出營業廳,那個姓張的營業員簡直快哭了。

大兄弟你這是玩我呢吧?跟鄉長這麼熟你能不能直接說明白啊?搶豬吃虎很有意思嗎?

胡春明你這混球,害老子丟了工作,老子跟你沒完!

「蘇姐你真是越來越漂亮啦!」坐在蘇青青的辦公室里,寧成打量著美女鄉長的臉色,讚許地說道。

蘇青青沒好氣地用手指點著他的額頭嗔怒道:「來了鄉里也不說進來看看我,跑到營業廳逗人家玩,你鬧的是哪出?」

這陣子天天用寧成給的那瓶神水敷臉,蘇青青臉上的皮膚確實好了很多,跟第一回見到的時候,簡直是判若兩人。

尤其是吃了寧成送來的魚以後,蘇青青覺得身上有使不完的勁兒。以前晚上加班,第二天總是乏乏的不想動。現在精神抖擻,就跟沒事兒一樣。

沒事的時候蘇青青就在想,這個寧成還真是自己的福星呢。

「怎麼會不來看你,蘇姐你那瓶水快用完了吧,喏我又帶了兩瓶!」寧成從隨身的包里又取出兩個瓶子擺在了蘇青青的面前。

蘇青青眼睛一亮,一把抓過來抱在懷裡,彷彿生怕這東西自己長腿飛了一樣。

這可是寶貝啊,比那些動不動就成千上萬的小黑瓶小藍瓶的強多了。

神水有兩瓶,寧成是給馬曉文也準備了一瓶的。不過他沒有明說,這個人情還是讓蘇青青去給吧。

蘇青青如獲至寶地把兩瓶水小心地放進裡屋的冰箱裡面,出來眨巴著眼睛看著寧成說道:「你給了我這麼好的寶貝,說吧,讓我怎麼感謝你呢?」

「感謝?」寧成看著蘇青青美艷的臉龐,心裡微動,半開玩笑地說道:「蘇姐,要不你親我一下唄?」 話剛出口,看著蘇青青剎那間有些錯愕又帶著羞惱的神情,寧成大呼不好。

這可是堂堂的馬坡鄉鄉長啊,二把手!跺一腳地面上也要顫三顫的角色。

許你一世順風 雖然蘇青青是個女的,但辦起事來,絲毫不輸那些大老爺們。

就拿上回幫寧成檢驗魚的事情來說,全部操作滴水不漏,一席話說的眾人啞口無言,更是狠狠打了顧強的耳光,讓這小子有苦說不出。

所以寧成是知道蘇青青的厲害的,平時里雖然也開一些玩笑,可那都是無關痛癢的,在她的可接受範圍之內。

但今天這玩笑,似乎有些開大了啊!

讓人家一個美女鄉長親自己,這不是自找沒趣么?

寧成甚至想到了接下來的後果,蘇青青把自己掃地出門,還會狠狠地臭罵一通。

「蘇姐,不不,蘇鄉長,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啊!唔…………..」

寧成急急地擺手分辯著,同時卻眼前人影一花,感覺到一個軟軟香香的東西輕輕碰了一下自己的臉,又飛快地退了回去。

「什麼,我沒做夢吧!」

寧成難以置信地摸著自己的臉,上面似乎還殘留著一絲溫度和香氣,讓他有些留戀。

蘇青青真的親了自己?她竟然沒有生氣!

見寧成一時間傻傻地看著自己,蘇青青站直身子,臉上那抹微紅迅速地退開,很快又恢復了那種指點江山俯視一切的女強人的模樣。

「這個吻算是姐姐獎勵你的!」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