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射擊孔可以保護小樓不受襲擾,可以360無死角制止我們的特種兵靠近小樓。

本來想從樓頂攻入,無人機在拍照的時候,才發現樓頂沒有出口。上面是一塊澆灌的水泥板。黑乎乎的樓板告訴我們,上面封死了。我們沒有直升機,不能實施爆破作業,因而從上面進入是不可能的。

再狡猾的動物都逃不過獵人的眼睛。儘管這座小樓看上去固若金湯。但我們通過紅外線與熱成像偵察儀,還是看到了小樓的兵力人數。

整個小樓有28人。射手有22人。

這22人的射手佔據在射擊孔後面。其中有狙擊手,機槍手。大部分是自動步槍手。透過分析對比,把他們的位置確定下來,傳給7308的隊員看,讓他們做好應對的準備。

在先進的武器裝備前面,厚厚的水泥牆根本不是問題,就算有鋼板,我們也有辦法打死上面的敵人。比如20式大口徑狙擊步槍。這是一種反器材狙擊步槍。可以發射破甲彈,燃燒彈,。經過精確瞄準,完全可以穿過小小的射擊孔,達到殲滅敵人或損毀裝備的效果。

在發動攻擊前,通常情況下要詳細的分析,以免引發其他不可預測的情況發生。

黃磊黃土坡柳葉刀李大牛等人趕過來,開了個小會。

會議認爲,強攻一點問題都沒有。先用甄別的辦法,打掉他們的狙擊手和機槍手。

會議上,分析了敵人情況。我們一致認爲阮世雄、鮑貝爾等人在裏面。沒有發現瑪麗,更沒有發現其它的女性。排除挾持人質的可能性。

正商議的時候,程楓趕了過來。他說:“且慢強攻,我瞭解敵人的做法,事情決沒有這麼簡單。他們既然躲在裏面不出來,那肯定有陰謀!”

我問:“什麼陰謀?”

駱駝淡淡的迴應:“可能有我們在乎的人!”

“我們在乎的人?毒牙一號?”

“我不知道誰是毒牙一號。 但我知道,有個叫笨驢的中國人在裏面,並且他還帶有4個黑人女兵。”

“笨驢?中國人?4個黑人女兵?”我重複道,整個人都傻了。

“就算沒有4個女兵,笨驢也在裏面。”程楓堅持道。

有關笨驢的名字,我曾經聽程楓提過。這是他再次提起。他還介紹了笨驢的有關情況。慎重說明這個笨驢,還不知道他是敵是友。

沒有準確的判斷,自然不能隨便動手。要是誤傷了自己人,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程楓還喋喋不休的說道:“這個笨驢,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他是什麼人?說他是好人吧?他跟敵人打的很火熱,一副賣國求榮的像,無論敵人怎麼虐待他,他都不吭一聲。黑蜂受傷後,是他送黑蜂回基地。當時我認爲他是壞人,因爲只有敵人信任的人,纔會派他貼身護衛。他去了基地後,就從我的視線中消失了。我還認爲是好事,覺得可以避免他的監視。但從前段時間的接觸看,他又好像是好人。因爲他救了國際援助隊,還爲他們提供彈藥補給與糧食。他對國際援助隊的隊員提供了巨大的幫助,甚至還帶着他們一起伏擊敵人,偵察這個卡摩軍營。”

“喂!程楓,你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那個笨驢到底是自己人還是壞人?你總得有個清楚的判斷吧?我們只需要結果!” 953 榮譽之戰篇 12

程楓大聲說道:“我真不知道這個人是自己人還是他們的人。他跟我在這裏相遇後,我們之間發生了爭執,然後他一個人單槍匹馬跑了,去了這個基地,被敵人給抓住了,差點打死,最後還是那4個女兵救了他。”

柳葉刀問:“這個笨驢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總不能爲了他,不消滅這股敵人吧?”

程楓怒了,吼道:“少尉,你必須爲你的話負責。我們是軍人,我們的職責告訴我們,只能保護我們的人民,維護我們的國土安全。任何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兒女,都應該受到中國軍隊的庇護。前提是,他是好人,沒有做過投敵叛國的壞事。”

程楓這一吼,把柳葉刀吼的楞住了。

我沉默了半天,這個時候開口說話,阻止他們的爭吵。我對狐狸說:“去,把駱駝的照片調過來,給他看看。”

又對郎朗說:“嚴密監控周圍的電子信號,防止敵人跟外界聯繫。如有異常,立即彙報!”

“是!我這個就去。”

“是,頭兒!”

郎朗和狐狸走後,我對程楓說道:“有件事情,我一直沒有告訴你。你也是老兵了,又在反恐戰場第一線,我決定把這個祕密透露給你。那就是,敵人那邊,有我們的人。 謀愛成婚 他的代號是毒牙一號。”

“毒牙一號?”

“對,毒牙一號。這只是我們對他的稱呼。”我掏出一盒煙,遞給程楓一支,也給自己點上,深吸一口煙,緩緩講述。

“這個毒牙一號,具體是誰?我們也不清楚。可能你無法理解。連我自己都無法理解,我們來這裏作戰,居然不知道我們的內線是誰?但我要明確告訴你,他是一個很勇敢的戰士,我們來到這裏,是收到他的線報,才找到了敵人的據點。

看起來,他的動作比你快一步。”

這句話像刀子一樣捅進程楓的內心。

程楓難過的低下頭,不說話。

我繼續說:“我也不是故意壓低你的成績,你也是個稱職的軍人,是我們中間的楷模。這個毒牙一號,一直像炸彈一樣深埋在敵人的身邊,他一直沒動。直到找到阮世雄,他才向我們暴露他的身份。這個阮世雄你瞭解嗎?”

程楓搖搖頭說:“不知道。我一直跟着黑蜂,黑蜂受傷之後,我就在外面。跟着外圍的僱傭兵作戰。”

“這個阮世雄就是犯罪集團真正的領導人。”

“真正的領導人?那麼黑蜂是什麼?”

“黑蜂只是他手下的一枚棋子,或許是最信任的人!”

“那麼瑪麗,湯姆遜,鮑貝爾呢?”

“跟黑蜂一樣,只是犯罪集團高層的負責人。”

“我明白了,只要打掉這個阮世雄,纔算真正消滅犯罪集團。”

我點點頭說:“對,你說的很對。我現在懷疑毒牙一號是我們7308離隊的一名戰士!”

“7308?離隊? 奶爸的修真人生 這怎麼可能?你的意思是說,你的人在外面臥底,你卻不知道?”

我低下頭,長嘆一口氣解釋:“這涉及高度的機密,如果不是他提供重要情報,或許我們一輩子都不知道他是臥底。”

“你的意思是說,你曾經懷疑過他,懷疑他是敵人!是叛徒!”

我點點頭。

程楓聽了,突然一躍而起,雙手捶着自己的腦袋,瘋瘋癲癲的自言自語。“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這個笨驢可能是在執行任務。爲什麼我要逼迫他說出實情呢?我真傻,真傻啊!這是多麼危險的事情啊,要是敵人知道了,那他的任務就要失敗。我真是個糊塗蛋,糊塗蛋啊!居然懷疑自己的戰友是叛徒……..”

程楓的反常,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狐狸通過電臺叫軍醫。被我制止了。我說:“讓他發泄一會兒吧?他會沒事的。”

過了十幾分鍾,程楓真的恢復正常了。他像一堆泥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這時候狐狸的筆記本響起一陣悅耳的音樂。他打開一看,喊道:“頭兒,駱駝的照片傳過來了。”

我們把筆記本搬到程楓面前,指着屏幕上駱駝的照片給他看。

照片上的駱駝魁梧英俊,穿着一身綠色的軍裝,軍銜是中校。

我指着駱駝的照片對程楓說道:“告訴我,是他嗎?”

程楓只看了一眼,喃喃回答:“是,是他! 龍魔血帝 笨驢就是他!”

一切都明瞭!

駱駝就是商部長所說的毒牙一號。在這萬里之遙的非洲戰亂地區,一箇中國軍人突然出現在這裏,他不是毒牙一號,又是誰?

程楓提供的情況非常及時,他避免我們用魯莽的戰術去襲擊敵人,從而避免了駱駝會因此受傷。

特種兵打仗就是要精益求精,不能放過任何一點細小的東西,必須配合默契,一鼓作氣殲滅敵人,還要毫髮無損的把戰友救出來。

有關駱駝的疑點太多了。

比如,找不到他使用電臺密碼的關鍵證據。毒牙一號唯一的依據就是那套密碼。而這密碼卻是三十年前的東西。

還有,在阿拉古山地區,我曾經跟駱駝打過照面,儘管他在背後開槍,殺死了那些僱傭兵,但這些僱傭兵也是他帶過來的。如此的反覆無常,讓人難以置信。

不管有多少疑點,多少祕密。我想在今天,都一切會水落石出。

我還是疏忽了一個問題。駱駝身邊的那幾個女兵。偵察儀顯示,小樓內沒有女人。

黃磊他們幾個經過緊張的忙碌,終於拿出了三套方案。他們決定強攻。

正面強攻,背後突襲。先幹掉那些隱藏的射手,把敵人的注意力全部轉移到正面來,背後的突擊小組爆破作業,打開小樓的水泥牆,從後面進去。分兩頭夾擊,一舉殲滅敵人。

時間跨度太長了!

我們只能保證不向駱駝開槍,無法保證敵人不朝駱駝下毒手。我堅信駱駝是個優秀的特種兵,他會用優異的軍事技能保護自己。

戰鬥打響之前,我通過數據鏈跟商部長取得聯繫。

我把這裏的情況告訴他,又把小樓的地圖發給他。

商部長思考了三分鐘,用堅定的語氣下命令。“我同意你的行動,時間拉長了,對我們不利,得趕緊消滅敵人,結束這場戰爭!”

看過《最後的特種兵》的書友還喜歡 954 榮譽之戰篇 13

?954:榮譽之戰篇13

這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爭。

起碼我是這樣認爲的:無論敵人用多麼堅固的工事掩護自己,我們都會想辦法撬開它的牙齒。找到他,幹掉他。這是我們的使命。

戰鬥開始了,7308突擊隊三個狙擊手利用20式大口徑狙擊步槍轟掉了幾個敵人的狙擊手。

那種聲音的美妙別提了

儘管敵人隱蔽在小樓內朝外面射擊,我們的三個狙擊手還是依靠有利地形找到了最佳的射擊位置。

首先是熱成像偵察儀確定敵人的位置,接着是分析。20式配備的微型計算機經過準確的運算,協助狙擊手找到最合適的射擊方式。

隨着“嘭嘭嘭”的沉悶的槍響。

小樓的水泥牆面炸開了幾個洞。血像油漆一樣潑在牆上,甚至飛到牆外落了一下場骨頭渣子連帶肌肉表皮的小雨。

一個敵人猝不及防的飛了出來,從窟窿裏飛了出來。那種恐怖的景象令人難忘。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狙擊手像玩遊戲一樣,順着右邊往左按順序開槍。偵察儀顯示,擊斃七個敵人後,牆壁後面的敵射手隨即藏到房屋縱深處。已經找不到目標了

這樣更好,我們可以毫無顧忌的向前推進,首先炸開一個口子,形成一個門,我們的隊伍再從門裏衝進去。

小樓後面的突擊組已經動手。

轟隆一聲,小樓的牆體炸開了一個巨大的洞。這個洞能讓裝甲車開進去。這簡直是天賜良機。我迅速下達命令,裝甲車撞進去。

原來這個水泥澆灌的小樓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結實,沒有什麼鋼板,甚至連防震的粗鋼筋都沒有使用。

8×8的裝甲車像一頭兇猛的怪獸,徑直撞了進去,所過之處,轟隆隆巨響。把小樓裏撞得七零八落。幾堵牆也倒塌下來,成爲一個巨大的豁口。

一臺裝甲車進去,另一臺裝甲車也衝進去。

有了兩臺裝甲車,就不怕敵人居高臨下射擊了。徒步行進的特種兵可以依託裝甲車的掩護,攻進室內。

戰鬥打的異常激烈。小樓內槍聲不斷,大火熊熊燃燒。

兩臺裝甲車也不知道怎麼的,都退出了樓內。通過電臺問他們。原來是遭到火箭彈的攻擊。

一臺車發生了故障,炮塔上的機槍手受了輕傷,爲怕重大傷亡。裝甲車手才選擇避開,先駛出樓內,再進行戰術調整。畢竟戰車如果損毀嚴重,對於我們來說都是一個損失。

“選擇其它的方式,發射煙霧彈,催淚瓦斯。”

在我的命令下,突擊隊再次攻擊。

咣咣咣。隨着幾聲震耳欲聾的響聲,槍榴彈發射器朝小樓內投擲煙霧彈,催淚彈,甚至是閃光彈和震爆彈。

這種非殺傷性武器的作用還是很有限的。兩個突擊小組在閃光彈催淚彈的掩護下,順利攻到二樓。

擊斃敵人11人,加上剛纔擊斃的人數,剩下的敵人不到10名,全部龜速在三樓上。

據前方的隊員彙報說,敵人在三樓的樓梯口組成了一個頑固的火力點。上面有重機槍,還有火箭筒,更有自動步槍。

這座小樓只有東側有窗戶,我在想,能不能利用這個窗戶進去,搞個內外夾擊

我把這個想法告訴給郎朗。

郎朗立即拿出軍用電腦,輸入敵人的火力參數,進行精確的計算。計算的結果是可行的。我們決定上下同時進行攻擊。一方面,繼續運用非殺傷性武器的威力,使用煙霧彈,讓下面敵人的視線受阻,再扔閃光彈,讓敵人的眼睛短暫性失明,再往上面發射榴彈,儘可能殺死敵人。另一方面,扔繩索,攀到小樓頂部去,再從上面垂直降落到窗戶邊,以猝不及防的猛攻讓敵目標喪失反應能力。

作爲中國特種部隊的精銳,7308進行這樣的戰術配合沒有任何問題。我們在平時的訓練中,經常這樣訓練。又在實戰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對付這樣的敵人,是胸有成竹的,不算是什麼冒險行爲。

猛攻開始,開始非常順利。

小樓底層的敵人被煙霧彈遮住了視線,噠噠噠噠一陣亂射,就是沒有擊中目標。我們的人都在過道兩邊的牆後面隱蔽。

噠噠噠敵人的子彈打了一會兒,就卡殼了,聽聲音就知道在換子彈。

趁敵人換子彈的功夫,一個兵朝三樓樓梯口扔了枚閃光彈。

哐噹一聲。閃光彈一聲巨響,冒出刺眼的白光。幾乎是同時,另一個特種兵手持榴彈發射器,朝上面打出三枚榴彈。

咣咣咣。

隨着榴彈的猛烈爆炸,守在上面的敵人抱頭鼠竄。來不及奔跑的敵人也被炸得血肉模糊。聽到動靜,7308的弟兄們趕緊衝了上去,先是一陣掃射,將那些危險排除,接着是控制範圍,不斷擴大安全區。

幾個着墨綠色作戰服的白人黑人看見特種兵衝上來了,抵抗也是白搭,於是一個個舉手投降。

與此同時,小樓外側的戰鬥已經打響。

4個像壁虎一樣的特種兵依靠繩索的牽引,早已悄悄趴在窗戶上面偵察。

通過他們頭盔上的攝像頭可以看見裏面的情況。窗臺上站着兩個手持4自動步槍的白人僱傭兵。窗戶後面是陽臺,陽臺中間有扇門,通過這扇門可以看見兩個手持自動步槍的僱傭兵,還有一雙穿白色褲子的長腿。

基本可以判定出,穿白色長褲的就是鮑貝爾。

7308的士兵們已經攻上三樓了。只有一間房沒有控制。這間房是通往陽臺上的那間房。裏面有4個僱傭兵和1個男子。

看了監控視頻我心裏一沉。預感麻煩了。我要找的人,和我要消滅的人不在裏面。比如笨驢,他是不是駱駝還有老爺子瑪麗等人。

瑪麗應該不在這裏,如果瑪麗在這裏,周嫺一定會出現。來非洲我就分析好了,周嫺已經暴露,不可能是毒牙一號。她沒有靠近老爺子的機會。唯一的選擇就是駱駝。我堅信駱駝就是毒牙一號。

一直以來,我都痛苦的反思一個問題。經過7308培訓的特種兵怎麼會當上叛徒如果駱駝是毒牙一號,那麼證明這個懷疑是錯誤的。駱駝不可能是叛徒,我們的7308永遠是鋼鐵般的戰士,不會做叛徒。 955 榮譽之戰篇 14

這棟小樓沒有駱駝,這是毋容置疑的。

內窺視的探頭反饋過來的圖像告訴我們。裏面只有4個人了。4個人,3個僱傭兵,1個他們的頭目。

頭目便是鮑貝爾。爲OGB集團高層領導人。具體擔任什麼職務我們不清楚。可以這麼說,這個鮑貝爾不簡單,他既然能領導這麼多恐怖分子,管理這麼大的恐怖主義營地。說明他是犯罪集團顯赫一時的人物。

只有鮑貝爾,那麼問題就來了!

A頭目在哪裏?那個阮世雄在哪裏?還有瑪麗駱駝黑蜂呢?他們又在哪裏?一個巨大的疑團從我的腦海中冒了出來,像個一頭頭巨獸在腦海中張牙舞爪,令人不寒而慄。

我們冒了那麼大的風險來到這裏,千里迢迢來到這遙遠的非洲,難道就是爲了殲滅這個鮑貝爾嗎?

Views:
7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