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自己能成為第三十九任宿主,豈不是,自己就有一天,能達到像他一樣的境界。

想起這些,燕北書就無比激動。

「燕北書,你願意成為五行神劍,第三十九任宿主嗎?」華凌風朗聲問。

「願意……我燕北書願意。」燕北書連忙跪在地上,激動得聲音都變了。

他不知道卡在半步化神多少年了。

眼睜睜看著身邊的人,一步步成長,當初在下界,被他一直都壓著的滄海居士,先他一步進入化神期,超越了他。自己的徒弟,先他一步,進入化神期,名震仙界兩魔,他心裡不嫉妒才是假的。

他一遍遍在心裡對自己說,不是我技不如人,而是自己機遇未到。

現在,這麼一個逆天的機遇擺在他面前,他怎麼可能不接受。

「很好,我宣布,從今天開始,你就是五行神劍第三十九任宿主,只要你成為宿主,進入化神期,甚至煉虛期,合體期,都不是夢。」華凌風說道。

「多謝前輩。」燕北書聲音都顫抖了。

「在成為下一任宿主之前,我要你答應我一個要求。」

「前輩請說。」

「我要你殺了葉雄。」

轟!

燕北書的腦子轟然炸開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華凌風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無廣告詞 燕北書整個人呆若木雞,半晌沒反應過來。

殺徒弟,這怎麼可能?

「怎麼,你不願意?」華凌風冷冷地問。

燕北書沉默片刻,咬了咬牙說道:「前輩,恕我難以從命。」

「你不答應,就沒辦法成為第三十九任宿主,你當真不願意嗎?」華凌風繼續問。

「葉雄是我的徒弟,他是仙界的英雄,從來沒有犯下任何罪行,堂堂正正,浩然正氣,如果我殺了他,跟禽獸有什麼區別,如果前輩執意如此,那我不當這個第三十九任宿主也罷。」燕北書鏗鏘地說道。

哈哈哈哈!

華凌風突然哈哈大笑起來,不斷地點頭,十分滿意。

燕北書一臉鄂然,半晌才明白過來,弱弱地問:「前輩,你是在試探我?」

「沒錯,我就是在試探你,你很好。」

華凌風點著頭,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說道:「十大神器分為兩種,一個是道器,一種是魔器,五行神劍雖然不是道器之中最厲害的,但卻是道器之中最為正氣的,浩然正氣,鏗鏘之名,成為五行神劍的主人,必須要堂堂正正,心懷寬廣,以宇宙太平為自任。剛才,如若你答應,我是絕對不會讓你成為五行神劍宿主的。」

燕北書鬆了口氣,說道:「多謝前輩誇獎。」

「我不需要你去殺葉雄,但是,你必須要跟葉雄脫離師徒關係。五行神劍雖然坦坦蕩蕩,但是絕對不是沒有脾氣,葉雄他居然將五行神劍棄之如骨,你想要成為神器主人,完全得到神劍的認可,必須要做到這一點,你能否做到?」華凌風問。

燕北書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這一點,我可以做到。」

他想,葉雄應該會體諒他的苦心。

「既然你同意,很好,你現在坐到中間,我傳你神界的五行功法,等你它日崛起之時,你要讓葉雄明白,他當初放棄了一個多麼好的機會,他一定會後悔莫及的。」

燕北書大喜,連忙坐到中間,盤坐到那處陷之上。

下一刻,八根五行石柱全都亮了起來,然後他感覺無窮無盡的力量,進入他的身體。

除了力量之外,他發現自己腦海之中,多了一門功法。

「神階功法……」

燕北書又驚又喜,還來不及開心,突然一鼓滔天力量,衝天而起,如同火山爆發一樣。

整個大地被洞穿一個巨大的黑洞,可以看到天際。

燕北書抬頭,看了眼天空,突然看到一個巨大的漩渦在凝聚,漩渦之中,隱隱有雷光閃動。

「這是,化神雷劫。」

燕北書激動得熱淚盈眶。

……

天蒼蒼,野茫茫。

在大山深處的蒼穹之下,有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脈。

山脈有一段,全都是野草,看起來是十分漂亮。

在野草中間,支起一個帳篷,被風吹得颯颯作晌。

帳篷裡面,時不時傳來女人的嬌叫聲,那聲音傳進風裡,越傳越遠。

山下是一個小村莊,村莊裡面住著一些獵戶,以打獵為生。

「天殺的,鬼叫聲又來了,快點回家。」

聽到風中那斷斷續續,被風吹得變了味的聲音,那些原本想上山打獵的獵戶,全都往回跑。

「一個月三十天,這鬼每天都出來,還讓人活嗎?」

「何只三十天,一天還叫三次呢!」

「你們說,會不會是生鬼胎?」

「我猜有這種可能。」

獵戶一邊跑,一邊商量著,片刻間就不見蹤影。

……

鬼叫聲終於停了下來。

帳篷打開,裡面兩具衣不蔽體的身體躺在裡面,大口大口地喘氣,誰都不願意起來。

「親愛的,你剛才的聲音還真像鬼叫。」葉雄一邊穿衣服,一邊笑道。

「還不是怪你,害得人家忍不住叫出來。」愛羅莎嬌嗔道。

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在山坡上,愛羅莎對於青草山坡特別有感覺,在這樣的地方,能讓她無所畏懼地自由飛翔,兩人更加完美地融合。

「我要弄個隔音禁制,你偏不要,現在好了,別人都把你當成鬼了,還說是鬼生娃。」葉雄笑道。

方圓幾百公里,只要他願意,沒有人聲音能逃得過他的耳朵。

想起剛才的聲音,他不由得覺得好笑。

「親愛的,咱們以後不能再這樣了,再這樣下去,咱們要沉淪,無心修鍊的。」

想起這一個多月的瘋狂,愛羅莎都覺得有些過份,她就像食髓知味一樣,現在每天除了這一味,都沒心思修鍊了。難怪有很多修士說,女人是修行一道上最大的阻礙,有些男修士,甚至女色不沾,葉雄的師傅燕北書,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修鍊也是要放鬆的,不是嗎?」葉雄笑道。

他是風流派的代表,他修鍊的時間比別人少很多,但是修為卻比別人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這是一個尋找,抓住機會的世界,閉門造車又有什麼用?

「反正咱們不能再這樣,我現在每天醒來,除了想這些,什麼都不想做了。」愛羅莎怨道。

「行,咱們以後少做一點,一天一次。」葉雄摟著她說道。

「還一天一次,一個月一次。」

「行啊,我就看看,誰受不了。」葉雄嘿嘿笑著。

時間在打情罵俏之間過去,就在這時候,突然水鏡震動起來,他抽出元氣小瓶一看,是秦煌的元氣小瓶。

秦煌知道他已經金盤洗手,一般情況下不會打擾他,現在溝通他,應該是什麼急事。

「我出去接個通話。」葉雄說著,走了出去。

幾分鐘之後,他回來了,臉上露出凝出重之色。

「怎麼了?」 重生之逆天王妃 愛羅莎心裡疙瘩一下。

「沒什麼。」葉雄不想影響她的心情。

「把我當外人了是不是?」愛羅莎翹起小嘴,不高興地說:「快點,不說我生氣了。」

「剛才一個朋友溝通我,說我師傅找到了五行神劍,成為五行神劍的新主人,還在五行神劍的幫助之下,進入了化身期。」葉雄把事情她跟說一遍。

五行神劍跟燕北書的事情,愛羅莎也知道,葉雄擲劍,金盤洗手的事情,她也知道。

「後悔了?」

「我有什麼後悔的,五行神劍落到師傅手中,比邪妄之徒得到更好,我高興還來不及呢。」葉雄道。

「真的?」愛羅莎目光炯炯地望著他。

「好吧,是有些失落。」葉雄無奈道。

原本屬於自己的神器,落到別人手中,心裡不高興肯定是有的。

世子的崛起 畢竟那可是神器,能讓他修為突飛猛進,實力大漲,能讓他雄霸仙界的頂級法寶。

(本章完)

佰度搜索噺八壹中文網м.無廣告詞 別難過,我相信,哪怕沒有五行神劍,你依然不會是普通人。」愛羅莎安慰。

「說實話,我心裡雖然有些失落,但是我沒有半點後悔,如果再讓我選擇一次的話,我依然會這麼做。」

葉雄摟著她,看著天空,草地,笑道:「高處不勝寒啊,我現在像這樣陪自己心愛的女人,逍遙快活,豈不是更好,去他娘的五行神劍。」

兩人正溫存著,突然,元氣小瓶再次震動起來。

今天怎麼了,以前幾個月都沒人找自己,今天連續有人找自己。

他將元氣小瓶拿出來,發現是自己的師傅,燕北書的。

說曹操,曹操就到。

葉雄站來,走到一邊,接通水鏡。

很快,那邊就傳來燕北書的影像。

「徒弟,好久不見。」燕北書裝作輕鬆,顯然,他還是有些局束。

看到他這個模樣,葉雄心裡更加坦然了。

師傅是好人,一個真真正正的君子,不是百里圖那種包藏禍心的偽君子,五行神劍落到他手裡,反而是好事。

「師傅,好久不見了。」葉雄跟著笑道。

在他心裡,非常尊敬燕北書,沒有他,就沒有今天的自己。

「看你那邊的風景,是大草原,挺會享受的嘛!」燕北書笑道。

「金盤洗手,沒什麼事情做,四下走走,看看風景。」

兩人閑聊片刻,燕北書這才直入正題,說道:「徒弟,我找你,是有件事情跟你說的。」

「關於五行神劍的事情吧,我都知道了,師傅你別有什麼心理負擔,我覺得五行神劍選擇你,才是正確的選擇,我不是一個好的宿主。」葉雄輕鬆地笑道。

見葉雄沒有什麼心結,燕北書微鬆了口氣,猶豫道:「確實,還有一件事情。」

「師傅,你說……」

「五行神劍中有一縷化身,是上一任五行神劍的宿主,他對你很不滿,他說……他說我如果要想得到五行神劍的認可,必須要跟你斷絕師徒關係……」燕北書最後的聲音微弱了下來,心裡實在有些愧疚。

「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嚇我一跳。」葉雄笑了笑,說道:「師徒關係只不過是形式,那怕不是師徒,咱們一樣是那麼好,我依然尊重你。」

「抱歉,我真的迫不得已,五行神劍對你意見很大。」燕北書道。

「你不用抱歉,我理解,現在仙界有你,我更加自由,可以過我想要的生活了。」葉雄哈哈大笑起來。

兩人閑聊了片刻,這才掛了水鏡。

「燕北書怎麼能這樣?」愛羅莎走過來,不高興地說道。

剛才她在水鏡背後,聽著兩人的對話,聽燕北書說跟葉雄斷絕師徒關係,心裡很不爽。

「他也是迫不得已,沒關係的。」葉雄不想再討論這個話題,拉著她在四下逛著。

晚上,回到帳篷之中,葉雄整理自己的儲物戒,看看有什麼東西可以給愛羅莎的。

現在愛羅莎成了自己的女人,他有責任調教她,讓她在最短的時間進階。

這些年,葉雄殺過無數人,得到很多儲物戒,他全都隨手扔進儲物戒之中,沒有去理會。

以他現在的境界,根本就不需要別人的東西,不過愛羅莎有用得多。

愛羅莎清理他的儲物戒,發現裡面有十幾個儲物戒,清理裡面的東西的時候,時不時發出一聲聲尖叫,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她在做什麼呢!

聽到她的叫聲,葉雄發現自己又有些蠢蠢欲動,忍不住在背後抱住她,手從她衣服裡面鑽了進去,攀上讓他迷戀的柔軟所在。

「天啊,儲物戒裡面有這麼多的好東西,你不知道嗎?」愛羅莎翻著儲物戒,又是驚又是喜。

能讓葉雄親自斬殺的,自然不是泛泛之輩,以愛羅莎半步元嬰的修為來說,這些東西真是太珍貴了。

「喜歡就拿去,反正對於我來說,也沒什麼用。」葉雄笑道。

「咦,《天魔功》,還是五層,你居然連魔族的頂級功法天魔功都有。」愛羅莎有些意外。

葉雄愣了一下,將那儲物戒拿過來,看了一下,發現這是魔淵的儲物戒。

當初,他斬殺魔淵的時候,順便將他的儲物戒收回來,自己沒看過。

Views:
6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