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王震怒急,氣得根本都站不穩,嘴裡不停吐血。

寧珊珊看不下去了,惱道:「林昊,這都什麼時候了,你不鬧了成嗎?」

我的右眼變異了 「我鬧了嗎?」林昊再次反問。

寧珊珊不說話,就看著他,眼眶發紅,雙目中水意漸濃。

對視片刻,皺了皺眉。

「女人真麻煩!」

語落,最終他還是伸手在王震身上點了幾下。

就這幾下,王震的傷勢穩住了,不再大出血,可即便如此,他也已經失去再戰之力。

這時林昊已經沒興趣在這邊停留!

見他朝著打鬥的地方而去,王震目光無比複雜,想來想去,他還是咬牙道:「等等,你小心,敵人很強!」

「敵人很強?」林昊淡然一笑,旋即搖頭。

「你錯了,不是敵人太強,是你太弱!」

「放心,我不是你,與其在這裡操不必要的心,不如趕緊去醫院!」

「是了,順便說一句,以後不要再派人跟著我,很煩的。

你可能覺得自己很強,但在我眼裡,你不值一提。

若不是不想惹來不必要的麻煩,上次對我出拳的時候,你已經是個死人!」

「……」

說著就去了。

原地一片冷清。

見王震氣得咬牙切齒,生怕他氣出個好歹,寧珊珊勸道:「王隊長你別生氣了,這種人你跟他急不來的。

他是典型見死不救的冷血動物,你要真氣出個好歹,他估計能在旁邊笑死。」

說著說著自己倒是先生氣了,肝疼!

王震搖搖頭,不知心裡在想什麼,許久苦笑道:「希望他沒說大話吧!

不是敵人太強,而是我太弱……

希望他能順利解決掉敵人,不然……」

想起敵人的可怕,一時間,他也不知該如何往下說了。

場面又一次安靜下來!

原本王震是堅持要讓寧珊珊等人離開的,可他自己死活不走的情況下,自然也沒人選擇退出去。

就這樣,最後誰都沒有走。

不過趁著這段間隙,這邊的情況還是迅速傳達出去,引得外面好一陣手忙腳亂。

超級兵王俏總裁 等搞定這些事,打鬥聲也平息了,見林昊久久不來,寧珊珊咬牙道:「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去看看!」

說罷,一片「小心」的囑咐中,她小心翼翼往聲音傳來處靠近。

不過兩分鐘,她走過轉角,視線豁然開朗!

原本以為會看到一副很驚悚的畫面,原本以為會是一副修羅煉獄般的場景,然而事實並沒有。

場面比較亂,看上去也比較血腥,但是沒有想象中那麼可怕!

這座大廳也比較安靜,除了依稀看見兩個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她沒看見任何其它。

「人呢?」

「都去哪了?」

「……」

有些疑惑,也有些緊張。

因為不確定,她也沒急著喊人,而是小心往倒下那二人靠近。

而後很快她就發現倒下的不是別人,正是唐建和玄苦大師。

此刻二人都已經陷入昏迷,人事不知!

即便如此,宛如正做著噩夢一般,將近零度的空氣中,他們面孔扭曲,滿頭大汗。

再細細一看,彷彿被刷了一層漆一樣,他們面色烏黑,手上也隱約有黑氣在流動。

驚悚!

她不知道這是什麼,她也不知道這二人是怎麼了,但她知道,這個時候應該叫人。

可還沒等她亮嗓子,「啪啪啪」,一陣掌聲從不遠處小屋傳來。

扭頭一看,她發現那裡是值班室!

就是那裡,一個熟悉的笑聲傳了出來。

「不錯,沒想到這裡還有地下室,地下室還有這麼多美麗的東西,看來你也花了不少心思!」

「是啊,四五十年了吧,我也記不清了,差不多每過十年我都會換一個全新的面貌出現。

恐怕這裡的人做夢都想不到,其實這些年一直在這裡值班的是同一個人!

說來你可能會笑,習慣了現在的模樣,我連當初是什麼樣子都不記得了!」

「……」

兩個人在對話,老朋友一樣,氣氛似乎還不錯。

其中一個人寧珊珊不清楚,但有一個,化成灰她都認得出來。

便是因為辨認出來,這一刻,突如其來的一股怒火直衝天靈。 「林–昊–」

「混蛋,你給我滾出來!!!」

「沒死你見死不救,沒死你跑去跟人家聊天?」

「……」

無比火大。

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寧珊珊起身就往值班室撞去,結果還沒進門,一隻手伸出來按在她臉上,視線瞬間一片漆黑。

女警也不怕,一邊拳打腳踢,一邊破口大罵,然而根本沒什麼作用。

她踢不到人,她也打不到人!

罵是罵爽了,然而至始至終沒人鳥她!

某一刻,林昊也有些不耐煩了,微微用力一推,頓時一股沛然大力襲來,根本無法反抗,連退數步,「咚」的一聲,她一屁股坐地上。

「好疼!」

眼一紅,寧珊珊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這個時候她才看清,果然伸手推她的是林昊那個冷血面癱男。

「混蛋,老娘跟你拼了!」

憤怒之下,寧珊珊怒吼一聲,準備上前拚命,然而吼得很響亮,她卻根本站不起來。

氣懵了!!

氣炸了!!

也就這時,一身穿白大褂的俊逸男青年從值班室走了出來。

看了一眼,雙臂抱膝倚在牆上,戲謔道:「你的妞?」

嗤——

林昊笑,無比嘲諷:「你覺得我能看上她?」

「倒也是!」青年笑,莞爾道:「這種除了胸大漂亮一無是處的女人,想來你也看不上。

我呢倒是有興趣受了她,讓她成為我收藏品的一部分,可惜啊,被你給破壞了!」

很是悠然自得。

便是這樣的譏諷與漠視,加上林昊之前那些話,寧珊珊內心無盡火山翻湧。

然而她努力壓制住了!

深吸一口氣,竭力讓自己保持冷靜,盯著那青年,她冷冷道:「上次是你?」

「呵呵!」青年笑,配合那張俊逸的臉看上去十分好看。

意思也很清楚,上次的確是他!

男神要婚:霸愛小萌妻 寧珊珊使勁搖頭,不讓自己被那邪魅的笑容所獲,又問:「之前那些可憐的女人也是你殺的?」

「如果你非要說這麼難聽,我也沒辦法!」青年點頭,又笑道:「其實我是憐愛她們,我用我的方式賜予她們永生!」

「混蛋!!!」

簡單的話語,寧珊珊徹底被激怒了。

事情的真相已經確定無疑,這個看著好看的青年就是兇手,如此,她終於不再忍耐。

「砰砰砰砰!」

直接掏槍射擊,爆鳴聲中,不過眨眼之間,一梭子彈打空。

槍法還是很準的,子彈威力也很強,肉眼可見的,牆上多了幾個彈孔!

可問題就是有彈孔!

既然有彈孔,那人呢?

人自然是沒打到,青年早就閃了,而且十分挑釁就閃了一個身位,最近的彈孔距離他不超過一厘米。

搖搖頭,林昊嗤笑:「愚蠢!」

「你……」寧珊珊暴怒,扣了一下扳機發現沒子彈了,一怒之下,索性手槍砸了過來。

林昊隨後接住,無奈道:「我又不是兇手,你砸我幹嘛?」

話語間,手上用力一捏,槍就徹底廢掉了。

豪門鎖愛:我的男寵太放肆 寧珊珊也不管,破口大罵:「混蛋,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枉我還擔心你怕你遇上危險,你倒好,一個人躲著跟一個變態殺人狂聊天。

我問你,你為什麼不動手抓他,你為什麼不幫忙,看著玄苦大師和唐隊長被殘害?」

憤怒質問。

看上去整個人都在噴火。

林昊往那躺倒的二人看了一眼,想了想,搖頭道:「該動手的時候我自然會動手,不用你說。

至於你說為什麼不幫他們,話說,我為什麼要幫他們?」

一臉好奇。

寧珊珊氣炸,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林昊也不管她,淡淡道:「一個自以為是,以為天底下就他最厲害。

一個倚老賣老,夜郎自大,連目標從身邊走過都不知道,還信誓旦旦要來除魔衛道。

我是真不明白,是誰給了他們那麼大的勇氣,又是誰讓你們對他們那麼有信心,派這麼一大群人過來送死!」

不近人情。

一如既往的不給面子。

就這些話,寧珊珊面色脹紅,被數落得根本抬不起頭。

也正是這些話,她終於徹底冷靜下來,想起一下原本被忽略的事情。

看著那一臉笑意的青年,半響,她震驚道:「你是……你是……」

食指指著,目光中滿是驚駭。

林昊搖頭。

青年笑了笑,滿臉戲謔道:「反應還真夠遲鈍的,難怪人家看不上你。」

先損了一通。

寧珊珊也顧不上生氣,內心驚濤駭浪翻湧。

青年又道:「沒錯,我就是從你們眼皮子堂而皇之進來的,怎麼樣,沒想到吧?

哎呀,說來也真是夠蠢的,這什麼大師來著?

口口聲聲多牛多牛,又是定風分穴又是捉鬼降妖,還什麼國內除靈師排名前三,我靠,聽到的時候我都嚇尿了,結果呢?

傻叉一個,我就站在面前他都不知道!」

啞然失笑,一臉不屑。

Views:
7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