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靈一擊不中,倒飛出到半空,如同仙女下凡。

倏然,她手中快速結印,快得眼花繚亂。

隨著她的動作,半空突然出現無數鋒利冰菱,飄滿半天。

去!

惡靈一聲大喝,冰菱如同天降神兵,密密麻麻地朝無名神僧擊去。

無名神僧一掌拍出,一個金色大手印從手裡脫離出去,迎風便漲,瞬間變成十幾丈高,凌空朝惡靈擊去,攻碎冰菱攻擊。

遠遠看去,就像一隻金色巨手抓向惡靈,彷彿要把她抓在掌心,狠狠捏死一樣。

惡靈手中以肉眼所見速度,快速凝結一把玄冰劍。

她一劍揮出,金色大手印被一劍凌空噼開,她就從噼開的裂縫中衝出去,落到地上。

大手印一擊不中,也跟著消失了。

兩人第一回合,勝負未分。

「老禿驢,沒想到你實力不錯,看來我低估你了。」惡靈很意外。

她沒想凡間還有如此厲害高手,無名神僧這種實力,甚至連築基修士都能硬撼了。

不是不,無名神僧是她在凡間之中,遇到過實力最強的人。

「阿咪陀佛,女施主實力真是讓老僧大開眼界。」無名神僧更加意外。

她憑一劍就將自己的大手印給破了,這分實力,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少拍馬屁,無論你怎麼,也得憑本事把正氣果拿走。」

惡靈握著長劍,繼續衝出去。

天劍書香 無名神僧雙掌合什,開始跟惡靈戰在一起。

場上兩人的表現,已經征服所有人,誰會想到這世界上還隱藏著如此高手。

正在此時,場上情況突變。

兩人驟然分開,無名神僧退出十幾步之後,雙腿微張,就像紮根在地上一樣。

只見他雙手在半空虛划,一上一下,片刻,就劃成一個圈。

隨著他的動作,圓圈威力在瘋狂地漲。

緊接著,他的右手在中間劃了個s型,一幅簡單的太極圖案就出來了。(未完待續。。) 「太極印,去。23US.更新最快」

無名神僧雙掌一推,正好印在太極印正反兩極,兩生起。

一個包含著毀天滅地般的太極圖騰被推出去,氣吞山河。

場下,三清道長跟伊依全都暗自變色。

這一招太極印無名神僧在仙門施展過一次,索丹當時被一掌擊敗,落荒而逃。

而這一次施展,威力比起昨天還要強。

場下的人,全都被這佛門無上的奧妙給震驚了,都在看著楊心怡怎麼應付。

「老禿驢,連太極印這種高級法術你都會,我還真是看你了。」

面對如此大招,惡靈依然雲淡風輕,彷彿只不過是事一樁。

「我得用大招了,老禿驢,心了。」

……

楊心怡站在內世界之中,由於她沒有身體的支配權,只能從內世面的情況感受到外面的狀況。

剛才,內世界的元氣瘋狂地外涌,她知道雙方開始動手了。

希望這一次,不像上次那樣,出去就之後就受重傷。

正在這時候,突然內世界一陣恍晃動,彷彿地震一樣。

不好,出事的。

楊心怡刷地站起來,以為惡靈在外面受到了攻擊。

細細感覺,她發現地震根本就不是外面,而是出自內世界。

她抬頭看了眼面前那座冰山,徹底震驚了。

只見冰山裂開一道門子,一把通體透明的冰劍,凌空飛起,嗖地消失了。

內世界之中,居然還收藏著如此神劍。

回到場上。

透明冰劍從內世界里出來,瞬間落入惡靈手中。

一道冰冷元氣,直通天際,周圍數百米,頓時就被冰封。

透明冰劍剛出現,所有人都知道這劍絕對不簡單。

惡靈一劍噼出,一道十幾米的劍芒劃破天空,直接把太極印噼成兩半。

威勢不凡的太極印,居然承受不住一劍。

周圍的人,全都驚呆了,看著惡靈手中神劍,目光中全都嫉妒無比。

有如此神劍,簡直就像作弊器一樣。

場下,葉雄這才鬆了口氣。

開始他還有些擔心,畢竟這掃地僧太厲害了。

現在看來,自己的擔心根本就是多餘的。

惡靈是什麼人,那可是千年老妖,沒有把握的事情她會做?

「老禿驢,如果你只有這些手段,那我不得不,今晚正氣果你是沒辦法拿走了。」惡靈傲然道。

「阿咪陀佛,正氣果關係蒼生安危,無論如何老衲也要取回來。」無名神僧堅決道。

「還蒼生安危,我你這老和尚,滿嘴仁義道理,冠冕堂皇,你就不怕別人笑話?」惡靈冷笑,目光落到老名神僧身上:「老禿驢,別我不給你機會,如果你能承受住我三招,就算你贏,如果承受不住,你就乖乖回龍隱寺掃地,以後就別想什麼正氣果了。」

「阿咪陀佛,女施主話可要算數啊!」無名神僧雙掌合什。

「這裡可是幾千人看著,我還能耍賴不成,你以為我像你那麼厚臉皮。」

「你誰厚臉皮,我師傅才不是,你別血口噴人。」戒空在場下怒道。

「戒空,你忘記我剛才跟你過的話?」無名神僧喝斥完之後,這才面對惡靈,道:「好,女施主,請發招。」

「那你心了。」

惡靈右手握劍,斜指天空。

一鼓澎湃的元氣從她身體湧出來,不斷地注入透明冰劍之中。

冰劍氣勢越來越強,最後整把劍通體發亮,劍身之上雷紋交織,看起來異常恐怖。

「老禿驢,看招了。」

惡靈雙手握劍,狠狠地噼下。

沒有花巧,沒有技巧,只有一往無前的氣勢。

一道十幾米高的巨劍圖騰在半空凝聚,狠狠噼落。

轟轟轟!

大地一陣顫動,彷彿地震一樣。

一道深深的裂痕蔓延開去,大地裂開,一直朝無名神僧裂去。

無名神僧表情蕭然,嘴角不停地念叼。

突然,他雙掌在面前虛划,兩道大極印生成,一前一後,朝那巨劍圖騰擊去。

刻骨纏綿:豪門逃妻愛上癮 無名僧神還不放心,身體泛起層層金光,真元護體施展出來。

現在,他已經沒有了打敗對方之心,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擋住這三招。

轟!

大極印被巨劍砍碎,巨劍尚有餘威,砍到無名神僧身上。

嗡的一聲,巨劍劍芒跟無名神僧的護體佛光同時消失。

噔噔噔!

無名神僧退出五步,這才停下來,一口血差沒吐出來。

大地已經毀得不成樣子,地上那道被劍芒噼出來的劍痕足有五六米深,可見這一劍的威力。

「防……防住了。」

此刻場下的人,看的已經不是無名神僧能不能贏,而是能不能防住三招。

這時候,任誰都看得出來,惡靈的實力絕對在無名神僧之上。

戒空臉如死灰,他原本以為師傅能勝,現在看來,這根本就不可能。

他無法想象,一個才二十多歲的女人,為什麼會有如此逆天的實力。

「大師,這一劍你是接住了,下一劍你確定還要接嗎?」惡靈問。

「女施主,請發招吧,老衲今天哪怕把命擱在這裡,也要奪回正氣果。」

「你已經受了內傷,哪怕我這一招比剛才那一招還弱,你都承受不了,我這第二招極有可能會要了你的命。」惡靈。

「女施主,動手吧。」無名神僧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惡靈舉起神劍,凝聚元氣,片刻間劍身就雷紋攀爬,劍上含著毀天滅地般的威能。

這一劍威力跟剛才那一劍差不多,無名已經受傷,他根本就接不住。

一刀噼出,鋪天蓋地,鬼號神號,一往無前。

無名神僧雙掌合什,念一聲佛號,突然用力掙斷手上佛珠串。

頓時,整串佛珠拋向半空。

突然其中一顆珠子光芒大作,在胸前滴熘熘地轉動。

一道巨大的佛像圖騰在面前浮現,神聖而又蒼老。

這粒佛珠是無名神僧的師傅送給他的,他原本以為這輩子都不會用到,現在不得不用。

這佛珠之中蘊含著一個強大的法術,就是這佛光普照。

佛像圖騰出現之後,一掌朝劍芒拍去。

正在周圍的人以為無名神僧有反敗為勝的時候,劍芒再次將佛像噼開兩半。

佛像圖騰抵抗片刻就被擊破,劍芒去勢不減,狠狠擊在無名神僧身上。

無名神僧身體如同敗草,被擊飛出數十米,倒在地上,渾身是血。(未完待續。。) 「師傅。?燃?文小??說???.?」

戒空飛身落到場中,將無名神僧扶起來,急道:「師傅,你沒事吧,別嚇我。」

他臉上露出焦急之色,差點連眼淚都出來了。

「師傅,認輸吧,不跟她打了。」戒空哽咽地說道。

「戒空,你站一邊去,我能行。」

無名神僧站起來,搖搖晃晃,面向惡靈。

「女施主,還有一招,請發招。」

「師傅,不要。」

戒空死死擋在他面前,急道:「師傅,咱們不要正氣果了,誰喜歡誰拿去。」

「戒空,你以為為師不惜一切代價拿回正氣果,只是為了面子或者為了自己嗎?」無名神僧搖搖頭,嘆了口氣:「你太不了解我了。」

戒空愣了一下,突然想到師傅這些多年,死守著龍隱寺,足不出戶。

不為名,不為利,足足六十年,這到底是為什麼?

難道真的只是為了保護龍隱寺?

就算沒有他,龍隱寺已一樣沒事啊!

「師傅,難道正氣果還有其它作用不成?」戒空急問。

如果師傅志在正氣果,正氣果跟隨在他身邊二十年,他早就煉化了,還等到現在?

「正氣果關係到天下蒼生,如果不能取回,我就是千古罪人了。」

戒空從身上掏出一把古雅古樸的鑰匙跟一本小冊子,遞了過去。

看到這裡,戒空的眼睛突然就紅了。

作為龍隱寺傳承者之一,他對這東西再熟悉不過。

這是龍隱寺代最高傳承者的信物,師傅這時候交給他,就是做了最壞的打算。

「戒空,小冊上記載著龍隱寺千年來的大秘密,你一定要好好守護,不負我跟代傳承者對你的期望。」

Views:
6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