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覺得十分挫敗,正欲再度發起估計肯定沒什麼用的進攻,卻突然發覺,醒來的飛坦的樣子看起來不太對勁。

他渾身上下都被紅白相間的奇怪衣物包裹着,喬晨確定在他醒來的那一刻都還是正常的姿態。這是什麼?喬晨隱隱約約覺得這副姿態有些眼熟,但是像是隔着一層什麼一樣,始終回憶不起來。

都怪斷更太久……他都不知道多久沒看過《獵人》這部漫畫了!裏面的配角的技能怎麼可能還記得!

“味道殘留在嘴裏,吃下去的東西像是在胃裏灼燒一樣,噁心得想吐……我現在生氣得不得了啊,團長!”

“飛坦,要使出那招的話去外面,派克還在這裏。”

“啊啊,不行,無法忍耐,必須要馬上釋放出來纔可以!”

就連一直閒適的庫洛洛也變得嚴肅了起來,嘗試着呼喚飛坦,卻發現他已經完全陷入了怒火之中,無法自拔。

這樣詭異的怒火來源自然只有一個,庫洛洛此時沒有功夫再去管喬晨,喬晨也因爲這奇怪的發展而長大了嘴巴,震驚地看着吃下了肥肉的飛坦。

“是那塊肉的原因?對了,說明裏寫着‘吃的人會很生氣’,可是原來會生氣到這種程度嗎?!”

一團金色的,散發着彷彿能將人從肉帶骨一起燃燒殆盡的灼熱感的火球出現在了飛坦的頭頂,炎熱到極致的氣浪彷彿能讓空氣都燒起來,喬晨反射性地擋住眼睛,感到光是看上一眼,就會瞎掉一般。

對了,這樣的話,說不定……

“ris……”

【叮咚,面前這個身高非常殘廢的小矮子對你發起了攻擊,爲了維護世界和平,不再用暴力製造悲傷,就來跟這個身高殘念脾氣暴躁的小矮子,比試一下熱情似火的裝扮吧!】

“……成功進入換裝pk了。”

火球依然像一個巨大的電燈泡一樣,掛在上方明晃晃的,就像一個功率超大的電燈泡一樣,閃得人睜不開眼。喬晨頭一件事就是從衣櫃裏拿出墨鏡戴在臉上,驚奇地看了一眼這個明顯是敵我不分超大範圍超大殺傷力的技能。

好像記起來了一點……不過管他呢,反正已經進入換裝pk了,之後只要趁着靜止的時間幹掉庫洛洛……

“等等,庫洛洛怎麼不見啦?!”

看向青年原本所在的位置,卻發現那裏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原本還志得意滿的喬晨瞬間變得一臉懵逼,他飛快地掃視了一下週遭,發現不僅是庫洛洛,連原本躺在飛坦腳下的女人都不見了蹤影。

……跑了?

跑得這麼快?!

щшш◆ тт kǎn◆ ¢O

喬晨完全沒有注意到他是什麼時候跑出去的,這種發展完全出乎喬晨的意料,他站在這片廢墟里面,從頭到腳都愣住了。

“該死……”在pk狀態下他不能離開衣櫃太遠,這就表示瞭如果庫洛洛真的麻溜兒地跑路了,他根本沒法追蹤。

他抱着一線希望,以距離衣櫃的最大距離爲半徑,繞着衣櫃走動了一圈,試圖找出庫洛洛的蹤影。距離飛坦爆發到進入pk只有短短的一秒鐘,即便是庫洛洛,應該也沒有辦法帶着一個人走出太遠。

何況由於喬晨自身的抵抗力太過脆弱的關係,幾乎火球在出現的同一時刻,就造成了傷害判定,而不是等到飛坦完全使出大招之後,才進入時間靜止狀態。

這樣的話……

喬晨在不遠處的一角發現了正在奔跑中的庫洛洛的身影。

他的腋下還夾着昏迷不醒的派克,因爲奔跑的速度太快,頭髮被風得完全壓扁在了頭頂,顯得髮際線更高了。毛皮大衣也變得只有兩個袖子還連在他的身上,其餘的部分,尤其是那長長的後襬高高地掀起來,露出了他精壯的後背肌肉。

喬晨面無表情地換上了萬聖節套裝,裝備好各種零碎的部件,騎上掃帚。在pk結束的同一時刻,開啓了套裝效果,有如一隻飛射而出的火箭炮一般,衝向了庫洛洛!

【叮咚!萬聖節套裝,別名飛奔的小火箭,居家旅行追人必備,速度極快。 寵婚撩人:老公,求放過 缺點是因爲速度太快導致無法轉彎,在使用之前請確認方向正確,不然會跑歪到南極。】

喬晨的懷裏環抱着巨大的炮火如蘭,趁着大喵還在毆打飛坦,時間還未開始向前流動的時候,伴隨着掃帚的高速飛行。超高的速度讓他的五官表情扭曲到了極致,此時的他將速度完全轉化爲力量,掄圓了臂膀,將火炮蘭一炮管砸在了庫洛洛的後腦上。

“喝啊啊啊啊啊!吃我一擊! 萌妻來襲:腹黑老公賴上門 來自聖鬥士的世界和平之閃電撞擊!”

“咣!”

炮管和後腦碰撞的聲音有如爆炸一樣的劇烈。

喬晨在擊中的瞬間,手臂就被作用力震得握不住火炮,自己也跟着一起從掃帚下掉落,在地上摔了一個狗□□。

“哎呦!”

承受了如此強烈的襲擊的庫洛洛,就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在天空畫了一道完美的拋物線。用腦袋砸穿了三面牆壁之後,才消停下來,悄無聲息地落到了地面。 喬晨拿着從庫洛洛懷裏摸出的手機,連上網絡搜索了一番,撥通了電話。

“喂,是警察,不,賞金獵人嗎?”

“是這樣的,我發現了三名窮兇極惡的罪犯,暈倒在一座廢棄大樓周圍……恩,是的,實在是太可怕了,罪犯居然在距離自己這麼近的地方,人身安全受到了極大的威脅,請快將他們抓捕歸案。”

“面貌特徵?有一個金髮的鷹鉤鼻大胸(詭異地停頓了一下)女人,一個非常非常矮的小矮子,還有一個腦門上刻着十字架的光頭……咦?賞金?這個我不關心。不,不用謝,這是身爲一個良好的市民應該做的。”

喬晨的身側地面上散落着一團又一團的黑色毛髮,他用腳蹬了蹬,把它們踢到更遠一點的地方。他醞釀了一下情緒,接着僞裝成一個發現罪犯驚慌失措的美少女,對着電話說道:“請務必儘快趕來,要是被他們跑掉的話就太糟了,不知道還會對城市做出什麼樣的事……人家真的好害怕哦!”

“請一定,一定要把他們抓捕歸案!”

掛斷電話,喬晨舒出了口氣,掏出設計圖又看了一眼,默默地把它裝了回去。

承受了那樣的打擊,之後又因爲害怕他醒過來而使用換裝pk,又給了他一記完美的s評價級的懲罰,估計短時間內庫洛洛是醒不過來了。

他依稀記得庫洛洛非常擅長變裝,有一個放下頭髮就變成一個大帥哥,去哄騙無知少女的設定。爲了防止報警之後對方來得太晚,讓庫洛洛變裝跑掉,喬晨果斷地剃光了他的頭髮,讓他變成一個到哪都很顯眼的大光頭。

做完這些事之後,喬晨拍拍手,決定該到別的地方繼續打擊罪犯,伸張愛與正義了。

“只要打倒這位擂臺上的壯漢,就可以獲得五十萬戒尼!還在等什麼?100戒尼一次挑戰機會,千萬不要錯過!”

“貓耳女郎親情奉獻鋼管熱舞!絕對火辣勁爆,準時開演!”

“少女的按摩店……”

“來自天空競技場的高層挑戰者,帶來的武鬥表演……”

這個世界的城市非常的繁榮,包括各種邊緣地帶的行業,多得讓喬晨覺得不可思議。在這裏似乎約束非常少,種種在喬晨家鄉那邊見不到的露天競技場、提供特殊服務的的店面到處都是,看得喬晨眼花繚亂。

他像個鄉巴佬一樣,嘴裏不停地發出嘖嘖的感嘆。

無論是那些揮灑着汗水和血水的拳頭碰撞,還是穿着清涼站在街上拉客的女性,亦或是樓房上巨大的led屏裏那些舉着鈔票大聲爲自己看上的選手應援的有錢人們……都是喬晨沒見過的場景。

什麼?居然有這麼多店面能隨便進,而且即便是最爲危險的按摩店,也不用擔心被jc抓住嘿嘿嘿?!這,這怎麼可以呢!

喬晨被自己的想法弄得滿臉通紅,雙膝隱隱作痛,似乎馬上就要被女朋友懲罰搓衣板跪到爽一樣。

“這裏充滿了污穢的氣息,必須要被徹底淨化才行,就讓聖鬥士來爲糜爛的都市生活降下天罰。”爲了使自己冷靜下來,不再爲這種表象所迷惑,喬晨以一個十分中二的姿勢,捂住一半臉頰,假裝深沉地說。

“天誅!”

並沒有人理會他。

然後喬晨擔擔衣服,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一般,飛快地混進了來來往往的人羣中。

一個衣着鮮亮的女孩子獨自一人走在這種混亂的街道上,十分顯眼,從剛剛到現在,已經有不下十個人和喬晨搭訕,內容五花八門,從搭訕到請他去拍小黃片,不過都被喬晨不耐煩地趕跑了。其中提出小黃片的男人被他用換裝pk教訓了一頓,剃光了頭髮,估計現在還昏迷在某個角落裏。

他一邊向前走着,一邊四處張望,尋找着伸張正義的目標,不過這個地方看起來凶神惡煞的人實在太多,完全不像上一個世界那樣具有辨識性。

他邊走邊尋找,不知不覺中偏離了中心街區,拐到了比較偏僻的街道上。比起之前那條街的繁華,這裏要冷清得多,甚至基本沒有什麼人出沒。

喬晨撓撓臉頰,猶豫着要不要返回之前的地方,畢竟這裏沒什麼人的樣子,天色也漸漸地暗了下來,該找個地方過夜,恢復今天消耗的體力了。

【嗞嗞……喬……嗞嗞嗞……】

喬晨的耳邊時不時出現奇怪的雜音,不知道暖暖系統又出了什麼問題,這幾天微弱的電流聲一直迴響在他的耳邊,讓他都快要習慣成自然了。這次似乎在電流聲裏還夾雜了一些別的聲音,不過喬晨並沒有注意到,他拍拍耳朵,沒怎麼在意地接着向前走。

此時的喬晨,對自己的能力太過放心,大意之下,沒怎麼在意周遭的環境。他自然也沒有發現,有一夥人一直跟隨在他的身後。

喬晨轉過街角,迎頭撞上了一個人。

“啊呀!”撞擊的力道並不大,沒有開啓換裝pk,喬晨不由自主往後退了一步,不太高興地擡起眼睛,嘴裏嘟囔着,“不好意思……咦?!”

突然之間,喬晨眼前一暗,一個巨大的麻袋從天而降,朝他兜頭籠罩過來。喬晨一下子被塞到了麻袋裏,眼前變成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有人麻利地把麻袋口紮了起來,堵死了最後一點光亮。

“……”

什麼鬼?!

對,對了,換裝pk!

幾乎在被套了麻袋的同時,喬晨就被人頭朝下地提了起來,一時間彷彿回到了之前穿越的場景。這種天旋地轉的情形給他的陰影太深了,讓喬晨一下子胃口犯起了噁心,根本顧不得開啓換裝pk。幸虧並沒有持續幾秒,他就被放了下來。

有人鬆開了麻袋,讓裏面的喬晨重見天日。

這時,喬晨就是再遲鈍也明白自己是被綁架了,他心情惡劣地迅速環顧了一圈周圍,發現自己正處在在一輛正在行駛的車上。身旁分別坐着一個不停抹眼淚的禿頂中年男人,和一個像是保鏢的彪形大漢,喬晨把苦無從後腰□□,打量着面前的這兩個人,暗自想着,要找誰下手。

沒等他出手,面前那個拿着手帕抹眼淚的禿頂男就乾嚎了一聲,一把撲過來,抱住了喬晨。

“我的女兒啊!嗚嗚嗚嗚,你爲什麼要離家出走,爸爸好想你啊!” 突然齊來的一個擁抱和含着鼻涕眼淚的一句哭號,成功鎮住了喬晨,讓他變成了一座目瞪口呆的石像。

“這……”

“我的寶貝,那個男人有什麼好的,爸爸都去查過了,他絕對對你不是真心,根本就不是過日子的人啊!”

這都是搞什麼啊?

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實在太令人費解了,喬晨再也忍受不了,一把推開哭個不停的禿頂中年人,皺着眉頭問道:“喂,不好意思,不過你認錯人了吧?”

男人抹着眼淚,打了一個聲音很響的嗝,哽咽地說:“我怎麼會認錯人呢寶貝,我找了這麼久,有這一頭繼承自你媽媽的柔順粉發的少女,可是隻有你啊!”

說完,他又大哭起來:“難道那個鬼男人就這麼好嗎,明明品味糟糕的要命,本來就不怎麼帥氣,還要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小丑,告訴爸爸,這樣的男人到底哪裏好了?!”

“你要是喜歡這樣的男人的話,爸爸可以給你找一百個獵人扮成小丑玩啊!”

他怎麼會去找男人啦!

“你絕對是認錯人了,仔細看看,你難道連自己的女兒長什麼樣都不認識嗎?”喬晨簡直要煩透了,平白無故地把他套上麻袋帶過來,結果就是爲了聽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哭訴嗎?他根本沒有這個閒心。

眼見男人還是執拗地認爲他是自己的女兒,只是因爲一個野男人跟自己鬧脾氣不肯認自己,哭個不停,讓他不禁懷疑這個人是不是偷背了一缸水在身上。

不管怎麼樣這也煩透了,喬晨一把揪起他的領子,讓他對準自己的臉。

“嗝,寶,寶貝?”禿頂男不解地磕磕巴巴地問道。

喬晨伸出手指指向自己,口氣非常差勁:“看我!”

可能因爲喬晨的表情實在太過猙獰,男人哭泣的聲音也不自覺停了下來。遠離了聒噪的哭鬧的環境讓喬晨感覺舒服了不少,他指着自己,一字一頓地說:“仔細看我,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女兒。”

“啊?”

“你認錯人了。”

男人仔細地看着他,表情先是懷疑,然後變成了茫然,最後轉換成了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

看到他這幅樣子,喬晨知道他終於聽進自己說的話了,不由鬆了口氣,鬆開了他的領子。要是再沒法溝通的話,他就要使用pk*幹掉他們跑掉了……好在最後還是溝通成功,節省了一些他的體力。

即便這樣,喬晨還是不大高興,任誰好好地走在路上突然被套麻袋,然後又被告知認錯人,都不會心情太好。

“真,真是抱歉,居然出了這種事……你跟我的女兒真的是太像了。”

“行了行了。”喬晨揮揮手,“正義的聖鬥士原諒你了。”他撇撇嘴,迫不及待地想趕緊下車,找個地方睡上一覺。

之前連續使用了太多的體力,讓他精神不怎麼好,急需趁着夜晚趕緊恢復一點體力,確保明天還能接着戰鬥。

“請等一下!”中年男人不再哭號以後,意外地還挺正常,他愧疚地看着喬晨,猶豫了一下,衝喬晨開口說道,“如果有什麼想要的賠償,儘管跟我說,這件事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啊?沒事沒事,什麼都不需要。”喬晨微微擰起眉毛,不耐煩地擺手回絕道。

喬晨拒絕賠償的行爲,似乎讓中年男人誤會了什麼,他敬佩而又愧疚地說:“你真是一位正直寬容的小姑娘,我爲我之前失禮的行爲爲你道歉。”

喬晨苦惱地看了他一眼,抓抓頭髮,覺得有些不自在起來。他已經多久沒聽過這種讚揚了?感覺都像是上輩子的事了,最近這陣作的死太多,連做好事都沒人感謝他,現在居然是因爲這種小事而被誇讚……

總覺得有點怪呢。

不過總歸不是什麼壞事,喬晨坦然地收下了他這些誇讚,對待他的態度也好了一些,道別道:“那沒別的事的話,我就先告辭了,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女兒。”

聽這個男人的說法,是爲了和一名小丑在一起,從而對支持他們的父親產生了反抗之情,義無反顧地離家出走……還挺浪漫的嘛!雖然故事的另一個主角是小丑讓人覺得有些可惜,但現實不是總會有些缺憾嘛。

“不,請等一下!”

“……又有什麼事?”喬晨正要將腿邁出車門,聽到男人的話,停下動作回過頭。

“事實上,我有個不情之請。”

“不我……”直覺告訴喬晨這絕對是一件很麻煩的事,他反射性地想要張口拒絕,但是男人卻打斷了他脫口而出的拒絕。

中年男人雙手交握在一起,懇切地說道,“雖然我知道這個請求很不合理,不過因爲你是這樣善良的小姑娘,所以忍不住說了出來。這也是我這個做父親的急切心情,無論如何,希望你能夠體諒。”

喬晨嘴角抽了抽,無語地看着他。

總統爹地滾邊去 這個男人……

男人誤把喬晨的沉默當成了同意,連忙繼續說了下去:“我有個一直捧在手心裏養大的寶貝女兒,她是個非常天真無邪的女孩,從來不做出格的事情。有一天,她在去酒吧和朋友們玩耍的時候(喬晨無語地吐槽:去酒吧喝牛奶嗎?),被一個品行非常惡劣的小丑引|誘了,那個小丑在那天爲了討我的女兒喜歡,特地打扮得人模人樣的,來勾|引我純潔的女兒。 引妻入懷:霸道總裁求抱抱 果不其然,我天真的女兒被他所迷惑,漸漸地變得連家都不回了……”

喬晨翻着白眼說:“說不定你的女兒是找到真愛了呢。”

“不,那絕對不可能!”男人義憤填膺地說道,“絕對是那個叫西索的小丑迷惑了我的女兒!他是個殺人如麻的危險的男人,我的女兒怎麼可能會喜歡上這種人!絕對是他窺視我的財產,爲了財產繼承權纔去接近我的女兒的!”

喬晨的耳朵敏銳地捕捉到了一個耳熟的詞彙,他在腦子想了半天,終於想起了這名字在哪聽過。

西索……這不是獵人裏的那誰,那誰來着……看到主角會興奮的那個變|態嗎!

這個傢伙也在他可能身爲目標的列表裏的!

喬晨一反懶洋洋不耐煩的姿態,挺直了脊背,把腳收回來,一把關上車門,抓住男人的手。

“這真是一個讓人無法容忍的惡性!我這個愛與正義的戰士,是不會容忍這種事情發生的。”喬晨義正辭嚴地說道,“就讓我來幫助你,懲治那個品行糟糕的小丑,帶回你的女兒吧!”

“你,你是說……”

“沒錯。”喬晨拍了拍他的肩膀,自信地保證道,“放心都交給我吧。”

然後,一天之後——

喬晨翻出了穿越之前幫女友玩搭配評選賽的時候,曾經配出的主題名爲“村口燙頭王師傅”的無比殺馬特的套裝,站在了天空競技場的門口。 “我的女兒最喜歡穿這種風格的衣服了,如果這樣的話,西索那種傢伙絕對分辨不出差別的。”

“呃……好吧。”看起來奇怪透了。

“女兒她喜歡西索的原因,絕對就是那個男人很強大,不,就算是再強大的男人拐走我的女兒都不可原諒!所以,善良的少女喲,請讓女兒看見那個邪惡的小丑狼狽的一面吧!”

這種事情,不是很簡單嘛!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