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也很無奈,“我也不清楚會不會有問題,不過我還是弄點草藥給你吃吧,希望有效。”

“沒必要吧?”巴祖卡聳了聳肩,“活着幹,死了算,你不是長這麼說嗎?”

“屁話有些事情沒說的那麼簡單。”幽靈又去找草藥了,獵鷹正帶着自己的手下找失蹤的兩個隊員,敵人還沒找到,自己卻先遇到了麻煩。

“我們是等還是先走?”重學問。

“走,不能再等了,敵人脫離攻擊範圍可不是什麼好事。”本.艾倫說。

幽靈搞了很多種草藥,根據藥性給巴祖卡分成幾份,叫他安順尋和時間服用。

“但願沒事。”幽靈輕輕地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

“放心,沒事的,除了變色有沒有其他症狀。”巴祖卡聳了聳肩,“反正我已經這麼黑了,也看不出還有什麼其他問題。”

幽靈沒說話。等巴祖卡走遠之後本.艾倫問:“很嚴重?”

“嗯,。”幽靈點了點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次會很麻煩!”

“說清楚點。”本.艾倫皺了皺眉。

“如果我才得沒錯他是吸入了顯起草的種子。”幽靈說,“這是一種奇怪的植物,毒性非常奇怪,有人中毒會很快死掉。有人會如同醉了酒,幾天就好。還有人就是這樣,渾身變色卻毫無症狀。”幽靈說,“這可能是最可怕的,後期他可能很痛苦,毒性如何誰也摸不透,所以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對付這東西,所以只能按照以往的經驗嘗試,不過能否有效,一切任由天命吧。”

“沒有其他辦法嗎?”本.艾倫問。

“不知道。我也不清楚,完全沒有方向。”幽靈搖了搖頭,“這個地方太古老了,隱藏的東西也很古老,所以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盡力吧,我們不能把任何人丟在這裏。”本.艾倫說。

其實本.艾倫也清楚,如果幽靈沒有辦法。那隻能說明巴祖卡會很危險,在叢林裏什麼事情都能發生,本.艾倫並不希望出現這樣的事情。

叢林就是叢林,永遠不會爲外來者着想,因爲這是它們的地盤,外來的一切如果不能適應這裏。就只能被埋葬,叢林法則的殘酷是沒有絲毫仁慈可說,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此爲天道。

幽靈盡力的採集着草藥幫助巴祖卡,但巴祖卡除了變色越來越深之外卻一點異狀都沒有,這讓他更加的擔憂

。感覺不到不對勁不等於沒問題。

獵鷹的手下失蹤了,或不見人死不見屍,沒有任何跡象指明他們的去向,就像人間蒸發一樣。

“尋找行動失敗,對不起了兄弟。”雷影嘆了口氣,“走,我們去找‘黑血’。”

“那他們……”一個手下很不甘心。

“上帝會保佑他們的。”獵鷹說的很無奈,“跟上去,保持密集隊形,不能有人在掉隊了。”

在這片叢林裏,他們原有的叢林生存經驗已經完全不夠了,所以他們只能寄希望於幽靈,可是對於幽靈來說在這種地方,自保應該沒什麼問題,但保護他人恐怕有點吃力,畢竟人是不受控制的動物,所以他也難以保證大家的周全。

其實撒克遜一隊人馬遇到的麻煩更多,他們已經損失了三個人,一個也是莫名其妙的失蹤,一個莫名其妙的中毒,另一人更慘,被蟒蛇拖走。

這一路上他們不知道敵人發生了什麼,難道他們就沒遇到麻煩?這是他們最關心的。

原本幽靈像早點跟上去拖住敵人,但這邊的情況卻一個比一個糟糕,所以他不得不留下照顧自己的兄弟。

約束深入野人山麻煩就越多,到處爬行的毒蟲讓他們很多時候都無法前進,巨大的蜈蚣有一米長度,紅褐色的巨大叢林蠍,大入房間的殺人蜂巢,泥沼中的巨型鱷魚,一切都在考驗着他們的反應能力和判斷力。

“敵人損失不小。”幽靈從沼澤裏挑起一支沾滿泥水的步槍。

“都死在林子裏纔好。”重拳看了看他,“什麼時候可以摘掉防毒面具,我餓了。”

“再過半個小時。”幽靈說,“不過在這種地方帶着還是沒錯的,別忘了巴祖卡。”

“鳥地方放,太多驚喜讓我不適應。”重拳無奈地說。

“這就是大自然,是我們已經不能適應的大自然。”好久沒有說話終於開口了。

敵人的損失是他們最願意看到的,如果能不廢一槍一彈就能解決這些敵人那自然是好了,不過他們清楚,這是不太可能的,敵人也不是完全沒有叢林生存經驗,這裏雖然危險,但還不至於全軍覆沒。

“根據敵人留下的痕跡看他們是一個小時之前經過這裏的,根據在這種叢林行軍速度計算,他們大概在我們前方五公里的地方。”幽靈向本.艾倫報告說,“所以我們已經被他們甩掉很遠。”

“沒關係,只要沒跟丟。”本.艾倫說,“不過我們的確要加快速度了。”

“還是我先走吧,能快點追上他們。”幽靈說,“否則這樣下去太浪費時間了。”

“不,這裏還需要你。”本.艾倫說,“所有人中在你有你瞭解這個地方,我們從沒進入過野人山的腹地。”

“其實我也不瞭解這裏,野人山太大了,我去過的地方太少。”

“嗯,明白,但至少你懂得如何在這裏活下去。”本.艾倫說,“雖然我們也有這方面的知識,但實在是太匱乏了。”

“其實我也只是多知道一點而已

。”幽靈嘆了口氣。

在叢林裏他們面對的最大敵人就是叢林本身,一切都是那麼的平靜如水,卻又危機四伏,到處都是致命的陷阱,讓人發狂的是這裏的很多東西他們都不認識,不過有幽靈在他們總算是能避開一些麻煩。

巨大的野人山給他們製造的麻煩何止是一點?他們經歷了太多的驚喜,在幽靈的帶領下他們總算是披荊斬棘的殺出一條血路,而這一路上見到的情況來看撒克遜他們遇到了不小的麻煩,他們已經見到了至少三具蟒蛇的屍體,巨大的由於如一條條蜿蜒的巨龍。

“他們有麻煩了。”幽靈說,“蟒蛇不會放過他們的。”

“和亞馬遜那次類似?”重學問。

“嗯,的確和那次類似。”幽靈點了點頭,“他們會遭到大批蟒蛇圍攻,直到一個人不剩。”

本.艾倫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立即詢問前方隊伍的情況:“撒克遜,你們那邊情況怎麼樣?”

“還好,就是蟒蛇多了點。”撒克遜說。

“注意,你們有麻煩了,它們會找你們報仇的。”本.艾倫說,“千萬小心,會死人的。”

“知道了,我也覺得奇怪,這些東西怎麼老是纏着我們,不過還好,我們能應付。”撒克遜說。

幽靈又弄了點草藥給巴祖卡,但這小子黑裏透出紫色,看着特別的嚇人,可他本人卻越來越精神。

“沒事,我很好。”巴祖卡晃了晃粗壯的手臂,顯示自己沒什麼問題。

“嗯,但願吧。”幽靈無奈地搖了搖頭。

隊伍繼續推進,可沒多久就接到了撒克遜的求援,他們遇到了蟒蛇羣的襲擊,狂蟒之災,完全將他們圍困。

“我靠,這下麻煩大了。”幽靈皺着眉說,“恐怕來不及了。”

“來不及也得去救。”本.艾倫立即招呼大夥,“動作快點。”

等他們趕到的時候才發現滿地都是屍體,人的蟒蛇都有。

“來晚了。”本.艾倫無奈地看着屍體說。

“人數不對,他們至少還有一半人馬。”幽靈皺着眉睡,“他們跑了。”

“撒克遜,你們在哪?”本.艾倫通過單兵電臺問,沒有迴應,彷彿憑空消失了一樣。

“這下麻煩了。”獵鷹皺着眉說。

“我知道,但我們沒其他辦法。”幽靈說。

“搜索痕跡,看看他們的去向。”本.艾倫看着四周,“他們應該跑不太遠。”

“方向和敵人的方向一致。”幽靈在附近轉了一圈之後說,“但,蟒蛇也跟着他們過去了,所以……” 撒克遜一組人馬的消失給所有人心裏都蒙上了一層陰影,十幾個人就真名消失了?這未免有點說不過去。

“至少有十幾條蟒蛇襲擊了他們”幽靈看着已經亂成一鍋粥的叢林,“他們惹了大麻煩。”

元界傳記 “追,有希望就要救他們。”本.艾倫說。

“我要提醒你,惹上蟒蛇對我們來說同樣是麻煩。”幽靈看着本.艾倫,“所以你要想清楚。”

“總不能見死不救。”本.艾倫不再多說什麼,其實他考慮的很清楚,救人是個麻煩,不救人很可能會被獵鷹他們視爲自私自利,今後的雙方的合作南面出現問題,彼此無法相信對方這纔是最大的問題,何況撒克遜他們消失大方向於他們追蹤敵人不衝突,他根本找不到理由不繼續下去。

叢林裏非常的雜亂,蟒蛇過境巨大的身軀將很多東西都壓斷,花草凋零枝杈斷裂,一副殘敗的景象,衆人跟着這些痕跡快速像前推進,叢林裏很安靜,讓人心裏特別的不舒服,突然前方傳來了沉悶的爆炸聲,距離大約兩公里左右。

“麻煩了,大家快點。”幽靈招呼後面的人,雖然他不贊成救人,但本.艾倫已經下了命令,他就會無條件的執行。

“全速前進。”本.艾倫立即下達命令。

“很麻煩嗎?”獵鷹問幽靈,“這隻能證明他們使用了爆炸物。”

“很麻煩,到了你就知道了。”幽靈也不多解釋,加速從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衆人的視野裏。

“這小子就是兔子成精。”重拳說。

林子裏實在是太難走了,路程不遠,但很多地方都沒法走,說是全速前進,其實比走路快不了多少,千百年來橫生的樹藤幾乎將所有空間都封住,很多地方只能鑽過去。甚至爬過去,不管是活的還是死的樹藤,都太粗壯了,很多連開山刀都無法砍斷,幸虧有蟒蛇經過時候撞出的一條路他們才能能以較快的速度通過,但和平地上卻不可同日而語,大約半個小時之後他們總算是趕到了事發地點。整整比幽靈慢了十幾分鍾,整個戰場非常的慘烈。劇烈的爆炸已經將附近的樹木夷爲平地,四五條蟒蛇被炸得皮開肉綻,附近發現了四具屍體,撒克遜和另外的幾個人再次去向不明。

“太慘了。”重拳看着滿地的蟒蛇血肉說,“蟒蛇居然滅掉了他們一支小隊。”

“是他們招惹了不該招惹的東西,在林子裏就算有槍有炮又能怎麼樣?這裏是它們的天下,看這些被壓斷的樹冠,在上面走比在下面快得多,撒克遜他們能到這裏已經是個奇蹟了。所以我們無能爲力。”

“下一步怎麼辦?”獵鷹有點急躁地問本.艾倫。

“下一步……”本.艾倫看幽靈,“確認一下撒克遜和剩下人馬的去向。”

“他們跑散了,完全是自己鑽進了林子,可能是爲了躲避蟒蛇的襲擊慌了神,所以現在他們相隔甚遠,走了不同方向,這樣更危險。一個人在蟒蛇的追蹤下是無法生存太久的。”幽靈無奈地搖了搖頭說。

“跑散了……”本.艾倫皺着眉。

“我們不能去找他們,現在敵人還在前進,我們沒時間了。”幽靈說,“在拖下去敵人可能真的跑了。”

“嗯……”本.艾倫轉頭看着獵鷹,“你怎麼看?”

“……”獵鷹暗罵本.艾倫老滑頭,這種得罪人的話要自己來說。本來他們現在已經在沒有更多的精力去找,但這種話誰都不好說出來,時候上面穩下來,做決定的人肯定會承擔責任,而本.艾倫卻把這個決定權拋給了他。

“電子信號完全消失,剩下的幾個人去向不明。”軍醫提着兩殘破個通信設備回來說,“他們丟棄了所有電子設備。”

“他們可能遇到了蟒蛇的絞殺。這些東西在被絞殺的時候破壞掉了。”幽靈檢查了一下設備,“只是我不明白撒克遜爲什麼不向我們求援?”

“這的確是個問題。”本.艾倫皺着眉,“很麻煩,事情越來越奇怪了。”

“獸人,我找到一些東西。”重拳跑過來,將一個小形的錄音遞給他,“掛在一棵樹上。”

這是特種部隊隨身錄音設備,小巧,便於攜帶,使用時間長,本.艾倫打開錄音設備,裏面很快傳來的嘈雜的聲音,然後是槍聲,驚呼和慘叫。

“我們……我們被蟒蛇偷襲了,數量太多了,你們不要跟過來,我們把這些該死的東西引開,記住,不要找我們,如果能活着回去請我們喝酒……關閉所有定位通信設備,我們走……再見了獸人、獵鷹,很高興認識你們,謝謝……”

錄音時間很短,而且背景音非常的嘈雜,如果不熟悉撒克遜恐怕連他在說什麼都聽不出來。

“看來他們是打算把蟒蛇引走,留給我們一條安全的路線。”幽靈說,“只是他們好白癡,就算分頭走也跑不出去多遠就會被蟒蛇幹掉,在一起生還的可能性還會大一點,分開絕對是死路一條。”

“走吧,不要讓他們的犧牲白費。”獵鷹是,“我們去幹我們該乾的事情。”

“好吧。”本.艾倫點了點頭,“所有人繼續前進。”

這一路大家都賓得沉默,不再說話,但腳下的速度都加快了不少,撒克遜他們用自己的生命爲代價爲他們開闢了一條相對安全的前路,他們不能再浪費這個機會。

到現在爲止獵鷹他們總算是明白了野人山有多可怕,德普已經醒了,狀態在好轉,而巴祖卡的膚色已經變化到讓人恐怖的地步,他吃了幽靈的草藥之後沒覺得有什麼作用,也沒覺得自己有什麼不舒服,除了有些疲勞之外還真的感覺不到什麼。

而這卻是幽靈最擔心的,他知道巴祖卡早晚會出事,只是他不確定這個症狀發作的事情是什麼時候,不過他一直在努力給巴祖卡找草藥,只要人在他就不會放棄。

…?? 追擊敵人的路上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撒克遜正支隊伍的消失給獵鷹的人帶來了不小的震撼,他們不得不重新認識這個地方,這片可怕的叢林。

密不透風的叢林視野極差,入眼的都是樹木、古藤,目視距離最多幾米,在這種地方,耳朵其實比眼睛更管用。

幽靈在前面走走停停,在這種地方他也是萬分小心,敵人留下的痕跡清晰可見,在這種地方是沒辦法不留任何痕跡的,尋找痕跡不難,難的是怎麼確定前路安全。

幽靈蹲在前面已經超過一分鐘沒動了,本.艾倫發覺情況有點不對就跟了上去。

江湖美人恨 “怎麼了”本.艾倫發現幽靈好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

“好像有血腥味。”幽靈輕輕抽了抽鼻子,“距離很遠,是人血的味道。”

“去看看。”本.艾倫掃視了一下四周,其實除了樹木藤條什麼都看不到,“在哪個方向”

“十一點鐘方向,三百米以內。”幽靈低聲說。

“重拳、風刃,跟我走。”本.艾倫站起身拍了拍幽靈的肩膀,“你帶路。”

在幽靈的帶領下幾個人小心地向那個方向推進。

“這小子是狗鼻子嗎”留守的獵鷹手下問他。

“這是個奇人,可惜不是我們隊伍中的,否則會少很多麻煩。”獵鷹嘆了口氣,“我們什麼時候也能找這麼一個奇才。”

憐才是軍人的通病,特別是指揮官的通病,一個好的士兵往往能改變一場戰爭,這麼說毫不爲過,雖然有點個人英雄主義的意思,但實在是一個人改變大事件不再少數。

在獵鷹眼裏幽靈是個人物,是個值得他佩服的任務,在這個世界上他只佩服個兩個人,一個是他當年的教官,另一個就是幽靈。幽靈在叢林的表現讓他折服,這是個奇蹟。

“我看就是體力好的愣頭青。”手下很不服氣的說。

“如果是你早就累的耙子地上爬不起來了。”獵鷹搖了搖頭,“你能在三百米範圍內聞到血腥味兒嗎”

“狗鼻子。”手下哼了一聲,“這算個特點。”

“你認識這裏的衆多毒巫和草藥嗎”雷影又問。

“認識,但沒他認識的多。”手下不得不承認。

“你能追上敵人嗎把一支隊伍折磨的不得不分兵逃竄。”獵鷹說。

“不能。”手下老老實實的承認。

“所以他是傳奇,你不是。”獵鷹說,“等吧。 花心二少之美女休想逃 他會給我們驚喜的。”

“好吧,我到要看看他鼻子是否真的有那麼靈敏。”手下還是不服氣的說道。軍人的傲性就在於此。

很快本.艾倫就在幽靈的帶領下到了事發地點,樹上掛着一句屍體,還在不同的地方,是個他們不認識的人,從服裝上看應該是敵人的一員。

“分屍”重拳看着屍體說。

“對,分屍。”幽靈仔細檢查着屍塊,“是被撕扯開的,不是被剁開的。”

“靠,這得多大的力氣”重拳上去看了看屍體。從屍體腰間拔出開山刀,“這個歸我了。”

“別大意,那東西可能還在附近。”幽靈盯着附近的林子說,這句話他幾個人嚇了一跳。

“什麼東西”本.艾倫低聲問。

“如果我沒猜錯了。”幽靈斟酌了一下,“野人。”

Views:
7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