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道:“這回可以,經過我同意的。”

“好吧!你是頭兒,你說的話永遠是對的。那我說了?”狐狸察看我臉上的表情,他怕這是我設下的陷阱。

這個兵,很鬼!

有點我做事的風格。這也是我喜歡他的原因。

狐狸認真地答:“我覺得,救人比演習重要!”

“爲什麼這樣說?”我問。

“演習雖然重要,那是部隊內部的事,但救人不一樣,那是國與國的大事!”

“說的好!”

我大聲讚道。

狐狸無意之間說出的話,點破了我內心的糾結。說實話,中途退出演習,我至今不安。在戰場上打的火熱,驚心動魄,家裏的煩惱拋到腦後,一回到國內,才知道麻煩事不小。擅自終止演習,無疑是“怯戰”思想,這可是大錯。

回到國內,面對如此尷尬的局勢,才知道要收拾爛攤子。首先,司令員那邊,要滅火,西北風那邊,也要滅火。

現在要看情況而定。如果西北風的29師輸了,我要過去負荊請罪;如果打了平手,嘻嘻哈哈忽悠一下,也就過去了。

幻想只是幻想。

第二天早上醒來,才知道遇到天大的麻煩事。

在礪劍行動中,西北風的29師被76集團軍分割包圍。最讓人難堪的是,西北風被阿拉古山邊防連生擒。也就是說藍軍的司令部被紅軍給端了。

這個消息是狐狸通知我的。一大早,狐狸一驚一乍的跑過來對我說:“頭兒,大事不好,藍軍在上次的演習中打敗而歸,西北風師長被紅軍活捉了!”

“什麼?活捉了?兔崽子,你不是跟我玩玩笑吧?”我看了看錶,5點30分,還有半個小時起牀。說實在的,我也累了。忙了這麼多天,也想睡個懶覺。所以我對狐狸的話不以爲然。

“我說的是真的。頭兒,這會壞事了!”

狐狸急的比我還厲害,這番話他幾乎是蹦起來說的。

“真敗了?”我一骨碌爬起來,跳下牀穿衣服。

狐狸說:“真敗了,千真萬確,這是戰友們說的。 國民影帝是我的 剛纔我去上廁所,聽見兩個兵在談這個事。”

“他們怎麼說?”

“他們說,這下我們大隊長有麻煩了。演習輸得這麼慘,軍區首長肯定會拿你試問!”

“有什麼徵兆?”

“我單獨問過他們。司令員來過凹子山,什麼也沒說,臉色很難看。”

“去把獵鷹找來。”

“是!”

我用最快的速度刷牙洗漱,然後把軍裝穿得整整齊齊,到辦公室等獵鷹。

去辦公室從周嫺的宿舍經過,我貼到門上聽了一會兒,沒什麼動靜。想必妞睡的很香。我也就放心了。

在辦公室剛剛坐下,獵鷹就過來了。

我開門見山的問獵鷹。“西北風輸了?”

“輸了,輸的很慘!”

“西北風這老小子,估計氣得夠嗆,他怕見了我,那還不把我殺死?”

“不光是西北風,鄭重也氣的夠嗆。他在F軍區誇過海口,說他們紅軍必輸無疑。這會,怕是要上房揭瓦!”

“鄭重脾氣很急躁嗎?”

“不比老司令員差!”

“看上去文質彬彬的,沒想到還有這派頭,有意思。”我倒了一杯開水給獵鷹,又給自己倒上一杯。

獵鷹喝了一口,把杯子重重放在桌子上,說:“別耽誤了,趕緊去救火吧?!”

“救火?”

獵鷹嗖地站起,索性敞開說話。

“其實司令員對我們凹子山,也很看重。他十分欣賞7308。也因爲如此,在F軍區司令員孟鎮南目前誇下海口,說只用少量的兵力打敗F軍區一個集團軍!”

我聽了,有些暈了。敢情這演習是兩個軍區的司令員在鬥法。

我問:“是打賭搞的這場演習?”

獵鷹答:“是,也不是!正巧總部要搞演習,這個任務被F軍區接下了。孟司令員跟我們新上任的司令員是朋友,孟司令員老早想把阿拉古山邊防連搞起來,搞成一個鋼鐵般的連隊。現在叫機步一連!”

“你的意思是說,孟司令員想借這次演習,讓機步一連重新站起?”

“對對對!是這麼個意思!”

“那藍軍敗了,是好事啊!能讓一個歷史悠久的連隊重新煥發光彩,敗也敗的值得啊!”

我一聽,喜笑顏開。

畢竟機步一連是在阿拉古山邊防連的基礎上組建而成的。而阿拉古山邊防連是父親的連隊,是郝老前輩的連隊。這對於我來說,是個好事。

“糊塗啊糊塗!老鬼!我們是軍人!是特種兵,是特種兵的王者。在演習場上這麼幹,從大的方面來說,是投敵賣國行爲。從小的方面來說,那是放水,故意……”

“得了得了,你別給我扣大帽子,撿重要的說,什麼放水不放水的?那是什麼意思?”

“弄虛作假啊!故意輸給他們,這不是放水,又是什麼?”

“喲呵,難道輸給他們,還嫌我們輸得不夠慘?”

“不,是因爲輸得太慘了!”

原來,我們從演習場上空飛走之後,紅軍的一個團衝破藍軍的防守,包圍了藍軍的指揮部。吃了藍軍指揮部的一個警衛連,又生擒了藍軍最高首長西北風。

西北風當時還眼巴巴的等着我們的好消息,沒想到我們的直升機距離敵人的指揮部不到10公里,我們突然飛走了。 496 失敗陰影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隨時閱讀,手機用戶請訪問。

496:失敗陰影

我們這一走,給紅軍留下了滲透的良機。紅軍的邊防團隨即仗着熟悉地形的優勢,迂迴到藍軍指揮部的側翼,打了藍軍一個措手不及,吃了拱衛藍軍指揮部一個連,然後一鼓作氣拿下對方的指揮機關。

按照演習規則,紅軍取得優異的成績,勝利了!

西北風根本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

他還坐在披着僞裝網的大帳篷裏,通過電臺呼叫兩架直升機。藍軍的陣地僅僅平靜了十個小時,隨即傳來轟隆隆的炮聲。前方將士向他彙報:“紅軍的突擊隊正在猛攻後面。很快就要失守了!”

聽到這樣的哀嘆聲,西北風不以爲然。

爲什麼?

因爲7308的兩架直升機5分鐘後,就會拿下阿拉古山。

阿拉古山太重要了!山上隱藏着藍軍的指揮部。

兩架搭載特種部隊的武裝直升機只要降落在阿拉古山周邊,藍軍就會贏得最終的勝利。

所以,不管紅軍的攻擊有多兇猛。也不管他們是如何過來的。戰場的天平早已經倒向藍軍這一邊。

按照演習規則,只要拿下紅軍的指揮部,藍軍就贏得最後的勝利。

10公里的距離,兩架直升機的飛行速度,閉上眼睛就能想到。只是短暫的一瞬間。直升機就會突然爬高,升到阿拉古山頂,然後來一輪地毯式的轟炸,接着垂直索降特種兵,那些紅軍驕傲的指揮官會一個個被生擒。

西北風的算盤打得太圓滿。

五分鐘後,他沒有收到想要的消息。

十分鐘後,依然沒有。

他還在想,可能阿拉古山隱藏着紅軍的高炮團。 替嫁嬌妻,老公太甜寵 這不是什麼難事,對於7308來說,只是十幾分鐘的事情。他太瞭解7308了!對付高炮團,7308有絕招。只要摸到炮團後面,給他們來一下,那些炮兵立馬灰飛煙滅。

直升機鑽山溝,高炮團是無能爲力的,藉助高山的掩護,高炮團發現不了直升機。這個計劃早已經算的很精準。

重生都市仙帝 很可惜,這個想法最終還是破滅了。

30分鐘後,F軍區76集團軍的邊防團十幾輛戰車衝到藍軍指揮部的後面,幾個穿插,就把那些步兵的警衛連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然後包圍了指揮部所在的大帳篷。這個時候的西北風才知道,7308沒有拿下阿拉古山,那些紅軍的指揮部固若金湯,依然屹立在邊防連的營區。

讓人大跌眼鏡的是,拿下藍軍指揮部的紅軍部隊正是昔日的阿拉古山邊防連機步一連!

原來曾想過,想放別人一馬。沒想到別人殺到自己的指揮部來了,還活捉了自己。西北風面對如此難堪的局面,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最讓他憤怒的是,7308依然沒有消息。

西北風問紅軍領頭的連長段喬山。“你們在阿拉古山佈置了防空陣地?打下了兩架直升機?”

一個紅軍戰士衝過來吼:“你現在是死人!死人是不能打聽情報的!”

紅軍戰士如此羞辱西北風,讓藍軍士兵頗爲憤怒。於是衝過來,勒起衣袖想揍人。

機步一連段喬山連長很大度,攔住紅軍戰士。

還說:“怕什麼?演習已經結束了!不妨告訴他。”

段喬山說:“哪有直升機?我們一隻鳥兒都沒看見!你們如果有直升機偷襲我們的指揮部,恐怕戰爭要改寫,那麼我們會立即回撤防守阿拉古山,也沒有現在這個結果!”

這一席話,驚得西北風目瞪口呆。他當即咆哮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來我們敗在自己人手中!”

西北風的話沒錯。

如果當時我不做撤走的決定,那麼演習就不會這樣。

十分鐘後,我們會拿下阿拉古山,到時候邊防團怎麼折騰,都改變不了演習結束的命運。

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我在飛機上收到周嫺發射的SOS求生信號。情急之下,我帶領部隊撤出了演習場。

撤出演習場,對於藍軍意味着什麼,我當時沒有想。但西北風想的很清楚,那是失敗,完完整整的失敗。一萬多將士白忙了一場,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的。這放在任何人頭上,都難以承受無比憤怒!

西北風當時瘋狂了,抄起椅子就在指揮部砸東西。把桌椅砸的稀巴爛。不敢砸電腦,也不敢砸值錢的東西,只能挑不值錢的砸。就算賠錢,也賠得起。

五六張行軍桌,包括沙盤,都被西北風砸爛了。大帳篷一片狼藉。紅軍與藍軍戰士圍在一邊,不敢吭聲。

西北風的反常行爲只是導火索,更大的火藥桶還在後面等着爆發。

演習打的這麼順利,藍軍幾乎沒做什麼反應就敗了。作爲紅軍總指揮吉軍感到很蹊蹺。

藍軍的29師是C軍區戰鬥力最強的部隊。甲等師,重裝部隊,再配上威名遠揚的7308突擊隊。

怎麼會打的這麼稀鬆呢?起碼要調整部署,7308拿出來阻截一下,那麼戰局會改寫。

總裁馴妻成癮 不提29師,單憑7308配備的武裝直升機,在制空權掌握在手的情況下,也足夠讓邊防團喝一壺的。

爲什麼會這樣的結果?

29師與7308,那可是強強聯手。在開戰之前,他只想打個平手,別被對方端了老窩,所以藏到阿拉古山去了。

沒想到演習過程中,局勢扭轉的這麼厲害。開始,只有被打的份,沒有還擊的能力。幾個小時內,紅軍就丟了導彈陣地,後勤基地,就連後方的軍用機場也沒保住。

離演習結束前的40分鐘,藍軍好像顧頭不顧尾,一味地進攻,不管後面指揮部的安危。一個機步團擺在指揮部的旁邊,藍軍都沒做反應動作。

這太不尋常了!

作爲76集團軍的軍長、紅軍部隊司令員的吉軍倍感驚奇,立馬叫人調查。

結果很快查出來了。

藍軍的空中突擊羣曾經飛抵阿拉古山8公里的範圍,馬上要展開攻擊模式了,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兩架直升機飛走了,撤離了阿拉古山地區,離開了演習場。

這等於放了紅軍指揮部一馬。 497 可敗不可辱

??一秒記住,精彩隨時閱讀,手機用戶請訪問。

497:可敗不可辱

吉軍得知真相後,感到屈辱。

這不是瞧不起人嗎?

士可殺不可辱!紅軍可以在演習場上敗得鼻青臉腫,但不能贏得這個別人拱手相讓的勝利。

如果這是真正的戰場,敵人會這麼放你一馬嗎?

敵人恐怕會悄無聲息打你一個措手不及,抓住你紅軍的最高首長,然後拿到國際媒體上宣揚。

吉軍是個真正的軍人。既然是軍人,就無法面對這樣一個結果。那就是別人故意輸給你,讓你大獲全勝。

這等於弄虛作假。

一個星期前,他曾聽過有關C軍區司令員與F軍區司令員之間的傳言,說C軍區司令員有意放紅軍部隊一馬,讓邊防團衝到藍軍的前沿陣地,得一個好名次,藉此機會激勵邊防團。

C軍區司令員之所以這麼做,完全是爲了機步一連。有關機步一連的故事太多了,早已經鬧得沸沸揚揚。

機步一連原來叫阿拉古山邊防連。是一個歷史悠久、戰功卓著的英雄部隊。這個連隊打過邊境戰爭,出過許多赫赫有名的大英雄。比如,76集團軍19師的老師長郝子然是這個連隊的老連長。過世的C軍區老政委出自阿拉古山邊防連。還有剛剛退休的C軍區司令員樑毅,也曾經是阿拉古山邊防連所屬的部隊,當時是營長。

F軍區也有不少幹部出自阿拉古山邊防連,比如邊防團的團長宋偉烈,也曾經是阿拉古山邊防連的第12任連長。

可以這麼說,很多參加過當年邊境戰爭的老兵,都或多或少跟阿拉古山有關係。

現在那些老兵身居高位,那麼昔日的阿拉古山邊防連現在的機步一連都是他們心中的香饃饃。在演習中照顧邊防團乃至機步一連是完全可能的。

除此,機步一連在過去一年多的時間裏發生了不少事。比如十幾名巡邏的戰士犧牲,連長程楓轉業回家,然後神奇般的失蹤。還有,老師長郝子然被殺死在邊防連營區,C軍區特種兵大隊兩個特種兵犧牲在阿拉山13地區等等。

爲避免影響,軍區下達命令,暫時撤編阿拉古山邊防連。經過一段時間的整編,阿拉古山邊防連改頭換面,成爲現在的機步一連。繼續駐紮在原來的營區,只不過鳥槍換炮,現在成爲裝甲步兵連。阿拉古山的地形地貌也隨之改變,兩條公路修進了大山,沿着邊境線繞兩圈,從此機步一連不再用兩條腿巡邏了。

吉軍當時覺得這個演習沒多大的意思。還沒開始,就有弄虛作假的嫌疑。誰知司令員孟鎮南早已放出話。

“演習就是實戰!不允許搞如何形式的弄虛作假!如果查出來,嚴加查辦!”

看來,司令員是被C軍區的鄭重司令員給激怒了。外面傳得沸沸揚揚,他這個司令員面子往哪裏擱?只要還穿着這套軍裝,都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