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面牆是獸靈門副掌門百獸真人對決升仙門的內門弟子天微真人,百獸真人實力驚人,而且擁有的四階靈獸極多,天威真人定然不是對手,倒是沒有什麼懸念。

第四面牆是掩月宗副掌門玉面真人和升仙門內門弟子天速真人,天速真人實力普通,但是玉面真人在雲州年輕一輩名聲極盛,是百年難見的修鍊奇才,修鍊速度是奇快無比,結果自然是顯而易見。

第五面牆是昆雲派的修鍊天才玉簫真人和升仙門內門弟子天慧真人,升仙門的天才弟子都早已晉陞成真傳弟子,比如角木真人、鬼金真人、虛日真人等,所以在內門弟子里,倒是沒有什麼修鍊天才,玉簫真人在雲州鼎鼎有名,擊敗天慧真人輕而易舉。

第六面牆是燕子塢副掌門追雲真人對決無極門副掌門無極真人,追雲真人在雲州赫赫有名,據聞他八歲開始修鍊,二十八歲便築基成功,在四十歲便突破築基中期,時至此時也不過五十五歲而已,在修鍊速度上在雲州不做第二人,即便是玉面真人都要差他半籌,無極真人只是新晉門派的掌門,在雲州可算是籍籍無名,自然是沒有人看好他。

此時那些宗主門派的掌門開始進行押寶,鬧哄哄的一片,顯得熱鬧非凡。

青光宗的掌門山陽真人走到玄天劍派掌門周尚儒前,手捋頰下山羊鬍子笑道:「玄旗道友,那無極真人是飛雲城的修士,你可認得此人?」

他們兩人都是二公子仁君真人派系,相互間自然是極為熟絡,周尚儒苦笑道:「此人將清河郡的飛雲門擊敗,取而代之成為清河郡的宗主門派,可是非常的不簡單啊!」

山陽真人卻不以為然,神色輕蔑道:「無極真人不過是新晉陞的宗主,只不過是得到羽君真人的賞識,就真的以為是個人物,此番遇上追雲真人,恐怕是離身死道消已是不遠。」

周尚儒微微一笑,卻搖頭說道:「山陽道友,無極真人若是易於之輩,本座早已將他趕出清河郡了。」

說到這裡,他繼續說道:「你若是不信,我們便打個賭如何?本座以三千塊下品靈石,賭無極真人擊敗追雲真人。」

「什麼?三千塊下品靈石?」山陽真人眸子里閃過貪婪的神色,他在心裡權衡良久,百年難遇的修鍊奇才追雲真人會被擊敗?那是怎麼可能?便點頭說道:「成交,若是追雲真人被擊敗,本座也輸給道友三千塊下品靈石。」

在他們兩人說話的時候,坐在上首位置的仁君真人忽然哈哈大笑道:「小妹,那無極真人雖然是新晉陞的宗主,但是卻法力極為雄厚,實力倒是頗為不弱,為兄便和你賭上一場如何?」

眼見莫問天居然對決追雲真人,羽君真人眉頭不由的皺起來,但是卻不願意輸掉氣勢,便嘴角含笑道:「二哥準備怎麼賭?」

仁君真人哈哈笑道:「法元丹一枚,為兄賭追雲真人勝。」

羽君真人微微一怔,忽然開口說道:「好!那二哥就準備好靈丹吧!」

在他們說話的同時,天罰樓里諸位真人已經交上手。

在第六面牆裡,追雲真人催動法力,那把拂塵再分出一半的塵須來,並且再次的變長,彷彿是一枝枝的金色小箭,迅若閃電的攢射而去。

莫問天沉腳在地上一跺,忽然間憑空在他眼前立起一面石牆,那些塵須擊在石牆上,傳來噗噗的響聲,居然將半尺厚的石牆完全的洞穿。

那些金絲線彷彿是長著眼睛似的,穿過石牆後繼續朝著莫問天捲起。

莫問天神色凝重起來,雙眼眯在一起,將追雲真人的位置緊緊的鎖定,在拂塵的塵須擊中身體的瞬間,忽然間暴呵一聲道:「換位術!換!」

他的話音剛落下,忽然間身形一晃,居然消失不見,而在莫問天消失的地方,顯現出追雲真人的身形。

此時,拂塵的金絲線攔腰而來,他在驚駭之餘,也算得上是應變奇速,立即停止施展法訣,但饒是如此,拂塵的余勁掃在腰間,衣衫頓時被卷的粉碎,胸腹也被劃出若干血痕來,讓他不由的脊椎骨竄起一股寒意。

此時在追雲真人消失的地方,顯現出莫問天的身形來,他一招手將梵日劍抓在手裡,使勁的運轉法力劈過去,將那拂塵的金絲線劈斷數百根。 等到追雲真人回過神來,將拂塵招回去放在眼前查看,卻見拂塵已經斷落數百根的塵須,法寶已經是有些殘損,心裡不由的大為肉痛,這把拂塵叫做虎鬚塵,是由四階妖虎的虎鬚煉製而成,煉製這把虎鬚塵,都不知道要收集多少妖虎的虎鬚?

追雲真人勃然大怒,繼續催動法力,拂塵上的塵須瘋長起來,並傳來陣陣的虎嘯聲,彷彿有無窮無盡的長度,每一根塵須都蘊含極大的威能。

不管是左邊和右邊,頭頂上還是腳底下,到處都是游曳的金絲線,像是一條條的金色小蛇,瘋狂的纏繞過來,不留一點可以逃脫的空隙。

莫問天神色凝重起來,他在手裡捏著一個奇怪的法訣,左肩上便再長出來一個腦袋,同時在雙臂下長出兩隻手來,那兩隻手在納寶囊里取出風靈扇,朝著半空中輕輕的揮舞,在剎那間,拂塵的金絲線全部被席捲而回。

莫問天長出兩個腦袋四隻胳膊,同時操縱著風靈扇和梵日劍,兩件中品法器齊齊而上,立即將追雲真人逼的左支右絀。

此時在第一面牆裡,金湯真人和天捷真人交手不到兩個回合,天捷真人便被擊成重傷,從天罰樓里傳送出來,他是威君真人推薦的人選,此時垂頭喪氣的跪在地上,等候副掌門的發落。

他敗的如此乾淨利落,在其餘兩位副掌門面前,威君真人自覺顏面有失,冷哼一聲便說道:「滾下去,沒用的東西。」

天捷真人如蒙大赦,向威君真人躬身施禮,神色惴惴的退下去了。

朱門嫡妻 在第二面牆裡,棲霞宗的雲燕真人已經是穩佔上風,用法寶將天殺真人逼在牆角,將他擊敗顯然只是時間的問題,威君真人的臉色這才好轉起來。

但是看到第三面牆時,威君真人的神色不由得意起來,獸靈門的百獸真人驅使幾隻四階靈獸,只是片刻的功夫便將天微真人擊敗,已經順利晉陞到下一環節。

在第四面牆裡,掩月宗的玉面真人不愧是修鍊奇才,天速真人修為極為普通,而且在天罰樓外被莫問天擊中一掌,此時自然不是對手,不到片刻的功夫,便被擊成重傷,被傳送出天罰樓。

天速真人的迅速落敗,仁君真人自然是神色不悅,但是他卻有意安撫人心,走上前去假仁假義的安撫兩句,天速真人心裡明白怎麼回事,但還是裝作感激涕零的退了下去。

第五面牆裡,是昆雲派的玉簫真人對決升仙門內門弟子天慧真人,玉簫真人神通驚人,只是短短交手幾招,便將天慧真人擊殺出天罰樓。

天慧真人和天微真人的落敗,羽君真人似乎在預料之中,分別賜予她們兩人療傷聖葯,令退下去好生的修養。

在第六面牆裡,此時已經決出勝負,莫問天祭出梵日劍,將追雲真人劈中左肩,揮袖施展風雲袖,將他手裡的那件拂塵卷了過去。

追雲真人受傷頗重,被天罰樓判定失去戰鬥力,直接被傳送出來,這還是莫問天手下留情的結果,若不是忌憚燕子塢的日後報復,否則的話定然將追雲真人斬殺當場。

「什麼?追雲真人居然敗了?」在場真人盡皆嘩然,他們眼睜睜的望著追雲真人臉色蒼白的落在地上,左手按著依舊流血的左肩,向著仁君真人躬身施禮,蹣跚的腳步回到人群里。

這是一個讓他們都難以預料的結果,沒有想到在雲州威名顯赫的追雲真人,居然被名不見傳的無極真人給擊敗了。

仁君真人神色怔仲,他自始自終難以接受這樣一個解決,追雲真人居然敗了?

皇上你後宮該裁員了 相反羽君真人卻是喜不自勝,含笑說道:「二哥,小妹的法元丹呢?」

仁君真人長嘆一口氣,神色冰冷在納寶囊里摸出來一個小瓶子,並隨手拋了過去。

羽君真人接在手裡,神識一掃,臉上湧出滿意的神色,將那小瓶放在納寶囊里。

在前來賀壽的賓客里,玄旗真人周尚儒也是小賺一筆,山陽真人滿臉不信的望著天罰樓,最後憤憤不平的將三千塊下品靈石拱手於人。

此時在天罰樓里,已經決勝出六位真人,分別是金鼎門的金湯真人,棲霞宗的雲燕真人,獸靈門的百獸真人,掩月宗的玉面真人,昆雲派的玉簫真人,無極門的無極真人。

眼見六位真人當中,有三位是自己推薦的人選,威君真人神色得意的左顧右盼,似乎神通賽的前三名已經是囊中之物。

仁君真人滿臉的鐵青,追雲真人的意外落敗,讓他推薦的人選里,只有金湯真人晉陞前六名,結果實在是極不理想。

羽君真人神色淡然,將目光投在莫問天身上,臉上掠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東木真君繼續打出法訣,天罰樓在空中快速的旋轉起來,快到肉眼難辨的程度,等到停下來的時候,天罰樓已經只剩下三個邢台,透過外面的牆體可以清楚的看到裡面的情景。

第一個邢台,金鼎門的金湯真人對決獸靈門的百獸真人,金湯真人是青年修士里的絕頂天才,百獸真人雖然能夠驅使諸多四階靈獸,但卻都是普通的靈獸,想要勝過金湯真人顯然不太可能。

第二個邢台,是掩月宗的玉面真人對決棲霞宗的雲燕真人,玉面真人的運氣極好,那雲燕真人在六位真人里實力最弱,而且在上一輪和天殺真人的鬥法中,負有極為不輕的傷勢,戰鬥力早已大大折扣。

第三個邢台,無極門的無極真人對決昆雲派的玉簫真人,莫問天嘴角泛起一絲苦笑,玉簫真人比追雲真人都要強上一線,此番遇到他定然會有一場苦戰。

玉簫真人靜靜的走過來,取下別在腰間的碧綠色的長簫,神色淡然的說道:「無極真人是吧!你能走到這一步,確實是極為難得,但是碰上本座,便到此為止吧!」

話一說完,他掌心一翻,將那把碧玉色的玉簫就唇,忽然一曲蘊含天地奧妙的音律如同流水般在他指間流淌而出。

莫問天神思恍惚起來,在地上傳來沙沙的響聲,數百條的青色小蛇爬出地面,潮水般的向著他瘋狂涌過來。

什麼?三階的青葉蛇?莫問天吃了一驚,立即揮袖甩出無數的冰箭,將那些青色的小蛇釘死在地上。

但這只是剛剛開始,音律里傳來陣陣狼的吼叫聲,有三隻四階的疾風狼迅速的將莫問天圍在正中間。

疾風狼在嘴裡吐出風刃,彷彿是一把把的飛刀,封鎖住莫問天所有逃逸的空間。

莫問天施展偽神通法術疾風驟雨,將風刃完全的擊落,在祭出梵日劍來,將那三隻疾風狼依次的斬殺掉。

但是奇怪的是,地上沒有落下任何的屍體,疾風狼化作殘留的靈氣隨風而去,那玉簫聲再次一變,隱隱的傳來陣陣虎嘯聲。

立即有四隻四階的赤炎虎,分成四個方向,將莫問天圍在正中,它們嘴裡吐出一團團炙熱的火焰,那炙熱的溫度似乎能將空氣點燃。

莫問天頗為的無奈,只好施展偽神通法術水幕冰牆,在他的前後左右豎起四面冰牆,連綿不斷的火球砸在冰牆上,立即升騰起一面白霧。

他施展移形換位遁出冰牆,用梵日劍將那四隻赤炎虎依次的斬殺掉。

但是音律卻是繼續一變,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在空氣里走出來五隻妖獅,渾身閃爍著金光耀眼的光芒,彷彿是全身披著金甲。

五隻妖獅體型龐大,仰天嘶吼一聲,露出鋒利的牙齒來,將莫問天團團的圍在正中。

莫問天揮袖甩出數十把風刃,擊打在那五隻靈獅身上,只留下淡淡的白色痕迹,連皮肉都是沒有破開半點。

「四階鐵甲獅?」莫問天眉頭皺起來,此時他丹田裡的法力已經損耗極多,但是那些幻化的妖獸卻是越來越厲害,而且在數量上都要較上一次多。

他心裡很清楚,此時的自己絕對是陷進幻術中,玉簫真人那件碧綠色的玉簫,是一件非比尋常的法寶,可以通過音律製造幻術。

已經沒有他思考的時間,五隻四階的鐵甲獅露出鋒利的獠牙,齊齊的向他撲過來。

莫問天只能施展偽神通法術移形換位,不斷的通過改變方位來逃脫利齒,五隻四階的妖獸,以他目前丹田裡的法力,雖然能夠將它們完全的擊殺,但是卻要付出頗為不小的代價。

但是殺掉鐵甲獅以後呢?倘若還有更為厲害的妖獸,那當時如何是好?莫問天心急念轉,在施法躲閃的同時,心裡卻籌思對策,但是他想來想去,始終覺得破除掉幻術才是最為關鍵。

他苦苦的思索著,那玉簫的音律越來越急促,五隻鐵甲獅似乎是受到聲音的刺激,越來越暴躁起來,而且攻擊更加的凌厲。

看到這一幕,莫問天不由的眼前一亮,既然玉簫真人是通過音律製造幻術,何不以其人之道,用聲音破壞掉他的音律,也許這才是破掉幻術的唯一辦法。 言及此念,莫問天一拍納寶囊里,從裡面飛出來一口銅鐘,在半空中迅速的變大,將其中的一隻鐵甲獅緊緊的扣在裡面。

那隻鐵甲獅暴躁異常,在裡面不停的撞擊銅鐘,傳來咣咣咣的金鐵交擊聲,那聲音極為的刺耳,立即將玉簫的音律完全的遮蓋住。

彷彿是一段美好的樂章被刺耳雜訊干擾,音符驀然間戛然而止,沒有簫聲的指引,那四隻鐵甲獅在空氣里迅速的消融掉。

銅鐘的聲音漸漸停歇,想必是裡面的鐵甲獅已經消失了,莫問天招手將那口銅鐘收回,放在手掌心望過去,卻見鐘面上坑坑窪窪的,已經是有些破損,這是一件下品法器,當年擊敗飛雲門以後,在飛雲峰上掠奪的一件戰利品。

幻境漸漸消失掉,露出玉簫真人驚愕的臉色,他持簫站定遠處,握在手裡的那把碧綠色的玉簫可並非是普通的中品法器,叫做幻獸神簫,乃是用幼蛟的脊骨煉製而成。

總裁老公很不善 這件法寶可是要比追雲真人的虎鬚拂塵還要罕見,倘若沒有天大的機緣,那煉器材料想都不要想,因為幼蛟一般都是擁有五階妖獸的實力,而且通常在幼蛟的周圍,都是有著一隻成年蛟龍貼身保護,那可是至少擁有七階妖獸的恐怖存在!

非但是煉器材料極為難得,而且要五階的煉器師才能煉製的出來,玉簫真人尋常和人鬥法,只要唇口吹奏玉簫,便就能鎖定勝局,將對方玩弄在股掌之間。

此時莫問天破除掉幻術,顯然是讓他有些始料不及,倉促間一拍納寶囊,在裡面飛出來兩把中品法器的寶劍,分作左右方向齊齊的擊殺過去。

左邊的寶劍拖曳出一道明亮的火光,彷彿是要燃燒起來似的,那是一把至陽炎熱的法劍,而右邊的那把卻似乎能將空氣凝固起了,散發出陰寒冰冷的氣息。

兩件法寶都是極為不錯,莫問天不由的放聲大笑:「「好寶貝!都歸本座了!」

空間之公主的錦繡田園 他將追雲真人的虎鬚拂塵祭出來,陣陣虎嘯聲傳來,拂塵的金絲線彷彿張開的兩張巨網,將兩把劍都緊緊的纏繞起來。

只要不是本命法寶,都是不需要再進行煉化,所以莫問天得到追雲真人的虎鬚拂塵,不用煉化可以直接進行驅馭。

玉簫真人勃然大怒,將玉簫別在腰間,雙手不停的掐著手訣,控制兩把寶劍進行攻擊,但是那兩把劍被金絲線越纏越緊,根本難以控制的了。

他一個人同時控制兩件法寶,也算是極為的驚人,驅馭法寶的數量和神識的強度有關,可見玉簫真人的神識頗為的強橫,但是控制兩件法寶已經成為他的極限。

莫問天神色冰冷起來,眼前兩人鬥法已經成為僵局,想要將玉簫真人擊敗,只能施展神通法術三頭六臂。

想到這裡,他在沒有半點遲疑,雙手連掐法訣,左右雙肩再長出兩個腦袋,而且在肩膀下面再長出四隻胳膊,他三顆腦袋分別控制一件法寶。

神通法術三頭六臂,等同於兩個分身並肩作戰,可以讓讓莫問天同時控制三件法寶,梵日劍、風靈扇、以及虎鬚拂塵組成天羅地網,封鎖住玉簫真人所有能躲閃的空間。

此時在第一個邢台,百獸真人已經被金湯真人擊敗,他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負傷,在天罰樓里傳送出來的瞬即,在半空中直挺挺的跌落地上,獸靈門的掌門萬獸真人神色焦急的迎上前去,運轉法力為他進行療傷。

這樣的結局雖在仁君真人意料當中,但他神色還是欣喜不已,金湯真人已經是位列前三,那麼他將獲得一位真傳弟子的推薦名額。

此時在第二個邢台,雲燕真人已被擊成重傷,從天罰樓里傳送出來時,他的左臂被玉面真人齊根斬斷,鮮血在斷臂的地方狂涌而出,全身的衣衫都染得一片血紅,他的臉色蒼白如雪,棲霞宗的掌門鐵元真人連忙上前,眉頭緊皺的將他扶下去。

「沒用的東西!」威君真人臉色鐵青,百獸真人和雲燕真人的落敗,讓他顏面大失,此時只好將希望寄托在玉簫真人身上。

但是他註定是要失望,天罰樓里忽然傳來兩聲悶哼聲,玉簫真人被梵日劍和風靈扇相繼擊中,他忍不住吐了一口鮮血,臉色已是蒼白如雪。

天罰樓是上品法器,被設定有簡單的規則,當判定鬥法修士喪失戰鬥力時,便會直接將他傳送出來,避免出現生命折損,畢竟在中土真君的壽辰上,若是有太多的血光,便會顯得極不吉利。

此時的玉簫真人已經達到極限,他丹田裡的法力空空如也,而且胸口上的傷口極重,天罰樓自然判定他失去戰鬥力,忽然間空間里有股莫名的力量將他扯進去,但是卻在這短短的瞬間,腰間的幻獸神簫便被拂塵的金絲線給捲走。

玉簫真人被傳送出天罰樓,吐了幾口鮮血在地上站定,他知道威君真人的脾氣暴躁,此番落敗是免不得要被訓斥,便遙遙的躬身施禮,蹣跚的走回人群里。

昆雲派的掌門湍雲真人走上前去,皺眉說道:「簫兒,你的幻獸神簫被那無極真人奪去了。」

「什麼?」玉簫真人一摸腰間,不由的臉色大變。

湍雲真人沉聲說道:「赤炎劍和玄冰劍丟掉倒也罷了,但是那幻獸神簫威力極強,本座好不容易煉製而成,卻是萬萬不能落在他人手上。」

玉簫真人神色慚愧道:「師尊,實在是徒兒太過無能。」

「無妨!」湍雲真人一擺手,眸子里閃過異樣的光芒,忽然說道:「昆雲派的寶物,可並不是誰都能奪走的,無極真人不付出一點代價,就別想輕易得到幻獸神簫。」

此時,神通賽的前三名已經確定人選,金鼎門的金湯真人,掩月宗的玉面真人,無極門的無極真人。

神通賽的前三名事關真傳弟子的名額,顯而易見,羽君真人得到兩個真傳弟子的名額,她倒是有些喜出望外。

至於剛開始自信滿滿的威君真人,他麾下的真人都是全軍覆沒,真傳弟子的名額自然是沒有份,不由的有些氣急敗壞。

他橫目瞥了羽君真人一眼,神色憤憤的說道:「小妹當真是推薦的好人選,這位無極真人,居然修鍊有神通法術,如此還有誰會是他的對手?

神通法術極為的晦澀難明,築基中期的真人向來難以參悟的透,即便是築基後期的真人,也只能是修鍊上一些皮毛,那些天賦絕佳的修士,也只能修鍊到小成而已,只有築基大圓滿的真人才能修鍊大成。

以莫問天的絕頂天賦,將近五年時間的閉關苦修,已經將神通法術三頭六臂修鍊到六成,將神通法術火焱昆崗修鍊到七成,由於他擁有通天靈物祝融冰焰,在五位金丹真君的眼皮底下,決計是不敢施展出來的。

在升仙門,有八門神通法術,真傳弟子都是有資格進行修鍊,但是極少有人修鍊到大成,內門弟子和宗主門派的弟子,都是不予傳授神通法術。

莫問天擁有神通法術,自然在神通賽上大佔便宜,但是同樣他所施展的三頭六臂,都是讓在場的修士都覬覦不已。

升仙門的南火真君掌管門派傳功,立即表現出對這門神通法術的濃厚興趣,他轉過頭來,向羽君真人說道:「羽君師侄,這位無極真人施展的神通法術,連本門的藏經閣都是沒有收錄。」

羽君真人聞歌弦而知雅意,立即說道:「請南火師叔放心,無極真人施展的三頭六臂神通法術,本座一定會向他索要,用以充實本門的藏經閣。」

南火真君火紅的雙眉向上一軒,繼續說道:「羽君師侄,升仙門乃是仙道大派,萬事都要順應天道,那三頭六臂的神通法術雖然難得,但是本門卻萬萬不能做出持強凌弱的蠢事,否則違背天道的話,將會得不償失。」

說到這裡,他在納寶囊里摸出來一口紅色小鍾,丟給羽君真人說道:「那無極真人剛才損壞掉一件下品法器的銅鐘,而本座的這件南明鍾雖然是當年隨手煉製的小玩意,但也是一件頗為難得的中品法器,便用來換取神通法術三頭六臂的秘籍,想來他不會反對吧!」

羽君真人將那件南明鍾接在手裡,神色不由的有些欣喜,剛剛她心裡還在思索,如何向無極真人索要神通法術的秘籍,卻沒有想到南火真君已經替她想好辦法,這件南明鍾雖然只是一件中品法器,但是已經無限接近上品法器,甚至都要比那幻獸神簫強上一線,無極真人即便再心有不甘,得到這件寶物,也算是有些補償吧!

此時,那東木真君繼續打出法訣,天罰樓再次快速旋轉起來,彷彿巨大的陀螺在半空中旋轉,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才漸漸的停住旋轉。

在天罰樓里,只有一座邢台,莫問天和金湯真人,玉面真人分作犄角站立,他們三人要在上面進行鬥法,規定極為簡單,最先被傳送出去的真人,將會是神通賽的第三名,而堅持到最後的,才會是神通賽的第一名。 莫問天靜靜的站在黑暗中,心裡卻在盤算手中的法寶,目前他擁有的中品法器有七件,分別是定風珠、風靈扇、虎鬚拂塵、幻獸神簫、梵日劍、玄冰劍、赤炎劍。

七件法寶非但是威力極強,而且都有各自的特性,如何較好的驅馭它們,發揮出最為強大的威能,成為他現在急需思索的一件事情。

離他有三丈遠,玉面真人冰冷的眼神掃視過來,咬牙說道:「無極真人,沒有想到你居然闖進神通賽前三?實在讓本座有些意料不到。」

莫問天哈哈大笑道:「玉面真人,你只不過有些修鍊天賦,便就如此的目中無人,本座便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天才。」

玉面真人臉色鐵青,心裡升起熊熊怒火,此時也顧不得其他,轉過頭說道:「金湯真人,不如你我兩人聯手,先將此人擊殺,再決出勝負如何?」

金湯真人神色詫異,無極真人和玉面真人都是羽君真人推薦的人選,原本他已經做好以一敵二的準備,卻沒有想到會生出如此的變故,不由的神色大喜,撫掌笑道:「好主意,本座沒有意見。」

玉面真人神色得意起來,望著莫問天的眼神彷彿是望著一個死人,他雙袖連連的揮舞起來,在裡面飛出來十幾把的柳葉飛刀,鋪天蓋地般的封鎖住邢台的所有空間。

在他動手的同一時間,金湯真人一拍腰間的納寶囊,忽然間金光耀眼奪目,在裡面飛出來一個獨腳金人,攔腰向著莫問天橫掃過去。

兩人都祭出法寶進行攻擊,那獨腳金人是絕頂的中品法器,足足有上千斤重量,下品法器碰上要直接被砸成碎片,即便是尋常的中品法器,都要砸的有些破損。

而那柳葉飛刀也是頗為不錯的中品法器,在鬥法過程中能持續不斷的鎖定攻擊,倘若對方稍有不慎,便會被飛刀身首異處。

兩位法寶同時進行攻擊,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威能,即便是築基後期的真人,在兩人的聯手攻擊下,都是要暫避其鋒。

Views:
4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