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賀行雲丟下雜誌大步走到她身邊,伸手奪了她的筆丟到一邊,“女強人也要吃飯,現在已經下午一點了。”

賀兮這才恍然地看了看錶,道:“難怪我覺得這麼餓呢!”

賀行雲嘆息,伸手扣住她的腰,將下巴擱在她的肩頭道:“老婆,你不覺得你最近冷落我了麼?”

賀兮摸摸他的頭髮道:“熟悉業務階段,我不能放鬆,等到我熟練了,我就抽出時間來補償你哦!”

賀行雲突然有些懊悔地說道:“我是不是不該支持你親自打理公司,難道我以後和自己老婆吃飯還要預約嗎?”

賀兮轉頭親了他一下,道:“我絕不會忙到不陪老公和女兒吃飯,也不會夜不歸宿,更不會幾天見不到人,親愛的,你滿意嗎?”

賀行雲摸摸被親過的地方,“我怎麼聽着有點兒像抱怨的意思。”

賀兮轉身摟住他的脖子,用手戳了戳他的胸口道:“你現在知道我以前的感受了吧!”

賀行雲挑眉作深思狀,“大概知道了。”

“好餓,我們去吃東西吧!”賀兮轉身去拿包包,“也不知道這附近有什麼好地方……”

賀行雲扶住她的腰身道:“我一上午的時間就琢磨這個了,走吧,老婆大人!”

驅車來到一家中餐館,賀兮下車時露出的驚喜笑容也讓賀行雲十分滿足了,他道:“這家的中國菜很地道,別墅的廚子做不出那個味兒,過幾天我就把張媽接過來。”

賀兮雙手合十道:“感謝上天賜給我這麼完美的老公!”

“別貧了,”賀行雲寵溺地摸摸她的頭髮,“不是餓了嗎,進去就可以上菜了。”

店內的裝潢很有中國風味,地方也算雅緻,單獨的包間,主廚們一一上前介紹每道菜的特色,光聞菜香就已經讓賀兮十分喜歡了。

賀行雲不動筷子,一點點地品着杯裏的紅酒,目光溫柔地看着貪嘴的人,笑意雋永。

賀兮真正是餓壞了,看到他嘴角的笑才收斂了一點,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你不吃嗎?”

賀行雲忍俊不禁,揶揄道:“看着你吃我就感覺很幸福了。”

賀兮餵了自己一個肉丸子,口齒不清地說道:“真希望張媽快點兒來。”

“要過來長住,她需要和家裏交代一下,我們可以先請一個廚子回去,或者”賀行雲道:“讓墨菲學做中國菜。”

“還真拿別人當廚子使呢!”賀兮好笑道,不過轉念一想,“墨菲說她母親是中國人,教她中文卻不教她做菜,真是奇怪。”

豪門少爺倒插門 “每個人的癖好不同。”賀行雲挑着菜裏的香菜,應道。

賀兮撇撇嘴,也不去深究。

“殷翡怎麼還沒回來呢?”過了一會兒,她又問道。

賀行雲手上的動作停了一下,道:“他沒有離開法國,雷斯·德應該知道他的去向。”

賀兮點點頭,夾了他最喜歡的菜放進他碗裏,“獎勵我的好老公。”

一餐飯吃的十分和諧,也算得上人逢喜事精神爽,賀兮覺得她和賀行雲好久沒有這樣兩個人一起單獨吃過飯了,很是懷念。

下午還是在公司看文件,賀行雲也時不時指點一下,兩人配合下來,竟然收了個早工。

賀兮興奮地蹦躂到他身上道:“老公,要不我們今晚二人世界吧!”

賀行雲顯然十分有興趣,濃眉一挑,“在哪兒?”

“丘比特酒店!”賀兮笑道:“剛纔祕書告訴我的。”

賀行雲點頭,“聽你的。”

兩人正要出發,祕書就按下了內線,“商總,加德律師來了。”

賀兮一頓,無奈地看了賀行雲一眼,返身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道:“請他進來。”

加德敲門進來,“商總,賀先生。”

賀行雲頷首,賀兮道:“坐

下說。”

祕書送進一杯咖啡,加德坐下道:“我一直在想辦法拿出唐夫人手裏的股份,去見過她幾次,她始終不願意出.售,不過就在剛纔她突然改了口,她要求見你一面。”

加德頓了頓說道:“可能是想當面和你談條件。”

不用想也知道,一向高傲的唐夫人肯定受不了牢獄之災。

“可能拿到股份的唯一條件就是撤訴。”賀兮沉下眉目道。

加德聞言欲言又止,神情躊躇,賀兮道:“有什麼話可以直說。”

“老爺是個重情重義的人,雖然唐夫人做法過分,但是她畢竟是老爺的親妹妹,如果拿走她的權勢就能讓她安靜下來反省,我想請大小姐網開一面。”加德中肯地說道。

賀兮思緒運轉,不是她不想放過商如月,而是她怕唐家狗急跳牆,這樣的事已經有了例子,她不想放任危險留在周圍。

加德見她猶豫,也知道她的顧慮,遂道:“就算大小姐不同意,去見她一面也好。”

賀兮當下點頭同意,“我會抽時間過去看她的。”

她說着起身道:“加德伯伯,公司的事情就拜託你了。”

加德目光柔和,頗爲欣慰地說道:“老爺知道米薇活過來了一定很高興。”

“公司這段時間事情太多,等過些日子,我和你一起回去看爸爸吧!”賀兮說道。

女星嫁臨:情定腹黑boss 一直沒有說話的賀行雲突然道:“不用了,我把爸爸接過來了。”

“接過來了?”賀兮驚訝道:“什麼時候到的?”

“這會兒估計到了,”賀行雲看了眼腕上的鑽表道:“我請了專門的醫護人員照顧他,和家人在一起可能有利於他的恢復。”

看着賀兮的笑顏,他眼中一抹鋒芒沉下,消失在黑瞳深處。

原定的二人世界沒有去,不過回到家見到商如晦,賀兮還是十分欣喜,也許他會像賀君立一樣,突然就醒了過來,沉睡了十八年的人都能發生奇蹟,爲什麼他不可以呢?

賀兮沒想到賀行雲體貼地連那本《百年孤獨》都一起帶過來了,坐在牀頭的燈光下,她習慣性地翻開書頁,清晰緩慢地讀起來。

賀行雲就一直站在她身後,目光卻落在商如晦的身上,神色複雜。

這一切就像一個巨大的巧合,商如晦捨棄米薇轉而創立石油公司,又恰好的,將商如旎引到了賀兮身邊,商如旎心理有問題,商家不可能指望她,而如此巧合的,賀兮竟然就是他的大女兒商如旖。順理成章的,賀兮接手了米薇,而他,一定會支持她,幫助她拿到米薇……就像加德說過的,商如晦太有先見之明……但他卻不相信巧合,這一切彷彿還沒有鋪開,他和賀兮只抓到了米薇這一角,隨之會出來的,他們不得而知……

“得知她的離去,費爾南達不停不休地罵了一整天……”

看着心愛女人給沉睡的父親唸書的場景,賀行雲心裏軟了軟:不管這是不是巧合,只要賀兮還在他身邊就好!

PS:大家不要沉默哦~ 285 黑色邀請函 二

“夫人,你準備好了嗎?”墨菲在外面問道。

賀兮提着禮服的裙襬走出去,頗爲無奈地說道:“你其實可以叫我的名字。”

墨菲靦腆地笑了笑,道:“我這樣習慣了。”

賀兮也不強求,走到鏡子面前,道:“這件禮服怎麼樣?”懶

深紫色的魚尾長裙,高貴典雅而不失神祕。

墨菲打量了一下,道:“很配你。”

“好了,輪到你了!”賀兮抱着手臂凝視着她。

“我?”墨菲詫異地說道:“我也要去參加宴會嗎?”

“天天呆在家裏做飯嗎?”賀兮推着她進更衣室,順便挑了一件米色的禮服塞過去。

“可是我……”墨菲擔憂道。

“沒關係的,”賀兮道:“昨天不是給你看過賓客名單了嗎,裏面沒有你認識的人吧,而且我保證,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墨菲躊躇了一下,然後揚起笑容道:“等我一分鐘!”

“叩叩叩!”萊麗敲了半開的門走進來道:“找我有事?”

賀兮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禮服遞過去,“我猜你沒有準備,看看這件。”

萊麗挑出袋子裏火紅的禮服,情不自禁地說道:“很火熱的禮服!”

賀兮眨眨眼道:“我覺得你非常適合這個顏色!”

萊麗挑眉,道:“謝謝。”

三個女人換好禮服走下去,倚在車邊的雷斯·德忍不住吹了口哨。賀行雲和殷翡也是各自眼睛一亮。蟲

賀兮自然朝賀行雲走去,而萊麗在殷翡和雷斯兩人之間來回看了一眼,最後笑了笑走向後者,而雷斯則是十分滿意她這個選擇。

只剩墨菲站在原地,捏着自己的手,無辜地看着殷翡。

“像不像惡霸和小媳婦?”賀兮用並不太低的聲音“低聲”說道。

賀行雲一笑,俊顏上掠過一絲邪惡,“很快惡霸就要原形畢露了。”

正待發作的殷翡一聽他這話,頓時什麼氣也嚥了下去,嘴角抽扯地看着墨菲,“還不過來?”

“嗯!”墨菲連連點頭,提着裙子小跑過去。

三輛豪華轎車駛出別墅區,目的地,市內頂級飯店。

俊男美女總是搶眼的,雷斯與殷翡走在前面,搶盡了風頭賀兮與賀行雲才款款步入人們的視線,低呼聲此起彼伏。

賀兮帶着優雅的笑容立在賀行雲身旁,從進入會廳開始,就成了風暴中心,外貌與身份所帶來的效益。

“卓叔叔,歡迎。”平常不太參加酒會的卓凡華今天也出席了,賀兮十分高興。

卓凡華難得帶着笑容,“今天是個大日子。”

這是賀兮接手米薇舉辦的第一個個人宴會,意義非凡。

“商小姐。”諾威地產的董事攜妻子走了過來,卓凡華舉了舉杯就轉身去了別處。

宴會正在進行中,一個人突然衝到賀兮面前,大聲問道:“商董,據說世界級精算師錢老曾經對米薇做了一份前景評估是嗎?”

賀兮一愣,轉眸看着眼前的男子,是記者?

“你是誰,今天是不允許記者進行採訪的,請立刻出去!”會場的保安人員立刻趕了過來,要拉走他。

“商小姐,請正面回答我這件事是否屬實,米薇是不是真的只剩空殼,是不是真的要在兩年之內破產!”男人的高聲叫喊惹來譁聲一片,賀行雲對保安打了手勢,保安會意,兩人一左一右架起他。

男子極力掙扎,不停地問道:“商小姐不敢正面回答,是不是因爲錢老真的做出了這樣的評估報告,那份報告在你手裏嗎?!”

殷翡靠近賀行雲,低聲問道:“真的有這份報告。”

賀行雲眸色一沉,旋即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可能性,微微擡高了聲音道:“既然大家都好奇,我們不妨聯繫錢老當面問問清楚!”

“誰不知道商小姐是錢老的關門弟子,他的話也不足取信!”男子叫囂道。

周圍的人開始竊竊私語,賀兮面不改色道:“媒體界的朋友是在懷疑錢老的人格嗎?”

說着她轉向衆人道:“各位都多多少少和錢老打過交道,世界首屈一指的精算師的信譽是不容許有人玷污的!”

“可是我手裏有確鑿的證據!”男子突然從懷裏掏出一個紙卷高舉着,臉上透露着一股得逞般的笑容,道:“怎麼樣,商小姐,這下無話可說了吧!”

“難道米薇真的要破產?”

“早聽說米薇財務上出了問題,沒想到是真的……”

“米薇都這副境地了竟然還在內鬥……”

……

周遭人竊竊私語傳出,聲音漸漸揚高。賀行雲摟着賀兮的腰,看着周圍圍得水泄不通的人,眉頭微蹙。

墨菲緊緊抓住殷翡的衣角,有些擔心地問道:“夫人不會有事吧?”

殷翡拍拍她的手背道:“沒事的。”

再轉過頭去看着被逼到風尖浪口上的賀兮,心中生出一股不捨,同樣對賀行雲的無能十分氣憤。

“把這個人送到警察局,他要爲自己的言行付出代價!”殷翡推開了墨菲的手,上前擋在賀兮跟前說道。

“不管是誰給了你好處讓你中傷米薇,我想今天都不會起作用。”賀行雲走出來,看了殷翡一眼才繼續道:“既然大家都想知道答案,我還是那句話,請錢老出來作證……!”

“什麼事要請我老頭子作證?”錢老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衆人紛紛回過頭,順着他走來的方向讓出一

條路來。

身着唐裝的錢老看起來十分蒼勁,眼神也透着固有的銳利,周圍霎時安靜下來。跟他一起來的,還有紀淳歡和花草。

“師父!”賀兮有些意外,有些驚喜。

錢老擡擡手,環視衆人一眼道:“我特地趕過來爲我徒弟慶賀,沒想到看到的卻是我徒弟被欺負的樣子!”

被保安架住的男子認出他,頓時氣焰矮了半截,手也攥的死勁,“你敢說這不是出自你手的評估報告?!”

紀淳歡正要伸手去拿,他卻猛地收回手,生怕證據被銷燬。

“害怕我當衆銷燬證據,卻不害怕我當衆殺人滅口,你真是有勇氣。”紀淳歡聳聳肩道。

有人忍不住笑了出來,氣氛緩和不少。

“錢老,”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走出來說道:“這位朋友說您做了一份關於米薇會在兩年內破產的報告是真的嗎?”

錢老點點頭,滿不在乎地說道:“是真的!”

舉座皆驚,眼神也有些變化。

“但是,”錢老來了個大喘氣,“那是在之前,現在的米薇,更甚從前!”

賀兮與賀行雲都沒有料到他會突然出現,但是他的話現在來說,是十分有說服力的。

看了一干唏噓的人,錢老轉向卓凡華道:“卓先生想必深有體會。”

卓凡華一派平靜,在衆人殷切的目光下,淡淡道:“我會告訴所有人我今年的分紅有望增長兩倍嗎?”

Views:
5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