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女兒的話,衛淑蘭眼睛一瞪:「說誰我怕啊,我是擔心那家不要臉的東西再來賴上咱們啊。這種人,以後你們見著了,也是離遠點啊。」

看見衛淑蘭一臉認真講話的樣子,林小嬌心中暗暗好笑, 看見衛淑蘭一臉認真講話的樣子,林小嬌覺得很好笑,都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看來她婆婆是將甄家人全都給防備上了。

這樣看來也是好事兒,為了以後那些不必要的麻煩,最好還是少跟這家人接觸。看來上次去甄家給甄美靜看病這事兒時徹底在衛淑蘭的心裡打上了一個死疙瘩了。

不過其實幾個人心裏面都挺好奇的,不知道這甄家又出了什麼稀奇事呢,最好奇的當屬林小嬌了,作為一個準媽媽,她現在最大的愛好就是聽灰羽每天回來跟她講的八卦新聞了。

郭劍鋒已經走了兩天了,這兩天她晚上總是睡不著,她已經習慣了他溫暖的懷抱,總是想著他現在在做些什麼呢,吃的什麼,冷不冷反正滿腦子都是她。

這兩天她都沒有出門,所以這也是衛淑蘭想要帶她去買菜的主要目的,帶她去散散心。

她很能理解林小嬌此時的心情,小兩口感情好,又是新婚,而且小嬌肚子里又懷著孩子,正是需要丈夫在身邊的時候。

這時候,自己的丈夫卻因為工作上的事情不得不離開自己,那種滋味兒肯定是不好受的,她也是那樣過來的,所以很能理解此時的林小嬌。

當然她也會更加倍的好好照顧跟女兒一樣的兒媳婦,因為她知道,只有真正的愛,才會讓一個女人心甘情願的為她的男人結婚生子,養育後代。

這邊買菜去的是農貿綜合市場,離家屬院也不是也不是特別遠,但是走路的話大概也得話近半小時吧。

其實衛淑蘭她們住在家屬院兒裡面,一般上面也有給她們發放蔬菜什麼的,肉的話相對要少一些,

所以一般買肉的話,衛淑蘭也都是去專門的豬肉攤上去買的,因為有特供票,所以她們今天也是很輕鬆的就買到了兩塊不錯的帶皮的前夾肉。

看了看林小嬌尖瘦的小臉,衛淑蘭又買了兩根豬前蹄,準備回家給她燉湯喝,現在月份還早先慢慢的調養著,她怕林小嬌以後生的時候沒力氣。

可是林小嬌卻不知道她擔憂的這些,她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想吃,就跟一隻饞貓似的。

進了供銷社看見那玻璃櫃裡面的桃酥,只是想想那香酥的口感她就忍不住的吞口水,然後她立馬非常急切的讓服務員幫她裝了三包桃酥。

顧太太天天想離婚 然後接下來又是蜜餞和蛋糕,她也是一聞到蜜餞的酸甜味兒,口腔里的唾液就開始自動大量的分泌,接著又是一大包蜜餞放到了林小嬌的手裡。

等買完東西走出供銷社的時候,除了林小嬌手上的一包蜜餞和衛淑蘭菜籃子里的菜以外,母女兩人手裡大包小包的竟然全都是吃的東西。

衛淑蘭見她這麼能吃,是既高興又擔憂,作為醫生,她知道養好體質會讓林小嬌少受生育之苦,但她也知道如果孕婦太過能吃,到時候孩子過大也會造成難產的問題。

但是看見她吃的一臉滿足的樣子,又不忍心告訴她,最後她只得安慰自己,讓嬌嬌吃吧,這月份還早著呢,以後顯懷了再慢慢把吃的降下來一些吧。

這麼自我催眠了一陣,衛淑蘭覺得已經可以正常的注視著那頭小豬仔一樣的兒媳婦了,可是她很快又被林小嬌給打敗了。

當她晚上將燉了一下午的花生豬蹄湯端上桌后,她們一家三口就開始瞪大眼睛的看著林小嬌那簡直能媲美大胃王的食量和速度。

衛淑蘭看著手拿豬爪正啃的不亦樂乎的林小嬌,嘴角都忍不住的狠狠抽了抽,這是她這麼多年以來見過的最能吃的准媽媽了。

等到林小嬌覺得自己吃飽喝足的事後,動作也漸漸地慢了下來,這才發覺所有人都在看著她。

手上又拿起另一個豬爪,林小嬌看著衛淑蘭她們喊:「爸媽,你們怎麼都不吃呀,豬蹄可好吃了,我覺得自己好像還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豬蹄呢。」

一遍說著話,一邊又將豬蹄上面的筋給撥弄出來,然後小嘴一張,一口把它咬了下來,吃在嘴裡她滿足的笑了笑,真是有嚼勁啊。

突然她看見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已經堆了一座小山般高的骨頭時,臉刷一下就紅了。

林小嬌有些難為情的咬著手裡的豬腳說:「媽,我好心吃的有點多啊,額,那個,嗯」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每天都很餓,看見什麼都想吃。

「哈哈,傻丫頭,能吃才是福知道嗎,媽也是這麼過來的,」衛淑蘭在她肩上拍了拍說道。

「真的嗎?」一聽說是正常的,林小嬌驚喜的抬起腦袋,一雙大眼睛亮閃閃的看著衛淑蘭,讓她嘴裡的後半句話也接不下去了。

其實她本來還想說的是[能吃是福,但是營養過於充足會讓自己以後吃苦的。]但是由於林小嬌那渴望的小眼神兒,讓她也不忍心說出來了,只好半路換了種說法。

沒想到林小嬌一聽她也是這樣的,就更加放開了,將手裡面的豬蹄兒也是啃的有滋有味兒的。

其實林小嬌這麼能吃也是一種害喜的癥狀。

有些人害喜是喜歡吃酸的甜的或者是辣的,而有些人呢是喜歡吃一些跟自己平常吃的東西完全不同的食物。

也有很多人害喜好幾個月吃不下任何東西,還整天頭暈眼花四肢無力,躺在病床上的,不過這種要稍微少一些。

基本上大部分的准媽媽都是在害喜期間過了之後才慢慢開始增加食慾的。

而林小嬌這種也是比較罕見的,就屬於害喜起來就特別想吃特別能吃的哪一種,但也是害喜癥狀中最為舒服的一種。

想想看只是不停的想要吃東西,那多好啊,不像那些人吐都快要吐死了,想吃也吃不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別人吃香的喝辣的。

甄美靜就屬於害喜特別嚴重那一類,那天其實在衛淑蘭救了她以後,很快她就醒了過來。

由於心裡的不甘心,她不想跟自己的情敵說謝謝,加上身體當時很疲憊,所以一直躺在地上裝睡。

聽見自己的親媽和妹妹厚顏無恥的威脅衛淑蘭和林小嬌她心裡十分的暢快,巴不得撕下林小嬌的那張漂亮臉。

可是她們卻很沒用的被林小嬌用三言兩語的挑撥就給打發了,想到林小嬌,甄美靜輸著葡萄糖點滴的手用力的捏緊,面目也有些猙獰起來。 「慕林啊,要不咱們就回去吧,姐也沒什麼需要買的,沒必要花那些錢,別浪費了,我本來就不該回來麻煩你的,給你們添麻煩了。」

「大姐,你以後不要再說這麼見外的話了,我們可是真正的親人啊,你遇到了困難不找我那你還找誰。」

這前面講話的一男一女是出門散心的溫慕雲和溫慕林姐弟。

溫慕林今天是陪著他姐姐來書店看看的,他看這些時日里溫慕雲雖然人回來了,但心情一直是悶悶不樂的,正好今天他休息就陪著姐姐出來轉轉。

他姐嘴上雖沒說什麼,可他知道,大姐心裡邊難受著呢,怕他擔心才說沒事的,想到他那個姐夫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他姐回來都已經這麼多天了,可是那個狼心狗肺的魏國才竟然都沒來溫家看過一眼自己的妻子,這樣的男人算是個人嗎?

想當初他大姐溫慕雲也是個出身名門的大家小姐,雖然他姐風華正茂的時候他還小,但是也明白那時候追他大姐的人可多了去了。

要不是當時家道中落的話,哪裡能夠輪的上魏國才這個白眼狼娶啊,他有今時今日的地位一大部分原因還不是因為他姐嗎,這種不知感恩虛偽的人誰嫁誰倒霉。

幸好他大姐現在已經離開了那個白眼兒狼,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現在還是先照顧好他大姐更重要。

「啊!」

無限劍神系統 就在姐弟倆準備進去書店看看的時候,突然聽到背後一道驚呼聲傳來,緊接著溫慕林就感覺自己背上被人給狠狠地從後邊撞了他一下,將他差點兒撞倒在地。

但是他關鍵時刻還沒忘記關心溫慕雲,自己好不容易站穩就慌忙去看她怎麼樣了。

「大姐,你沒事吧?剛才你有沒有被撞到?」

「我沒事,慕林倒是你有沒有哪裡…」

眼見著前面的溫家姐弟二人忙著在互相查看對方有沒有事,根本沒注意到她,二人身後那人貝齒緊緊咬住下唇,心裏面打氣,豁出去了。

「哎呀!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們沒事兒吧?」

那人鼓起勇氣來到姐弟倆人面前,十分抱歉自責的問他們。

溫家兄妹這才注意到講話的這人是個女孩子,溫慕林一抬頭就看見映入眼帘的是一個長得挺好看的女孩子,個頭不是特別高,一臉漲紅的看著他,一雙眼睛裡面蓄著淚,眼看著就要滴落下來了,看著挺委屈的樣子似的。

他暗自揣想,好像撞人的是她啊,怎麼她倒是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啊?真是搞不懂,但他嘴上還是淡淡的說了句「沒事兒。」

不過被溫慕林打量的甄美麗就不是那麼想的,她見著他目光往自己看過來,心中便是一陣竊喜,自以為是他看到自己漂亮所以才會盯著她一直看的。

她想,這是不是就意味著他喜歡自己了?要真是這樣那可就太好了,想到溫慕林一副正人君子偏偏風度的樣子,甄美麗覺得這才是她的良配,可比她姐找的那個男人強太多了。

溫慕林雖然沒看懂甄美麗在想什麼,可她怎麼能瞞得過早就看穿她小伎倆的溫慕雲呢。

如果說她弟弟剛剛被撞那一不是這個女孩兒故意的,可是接下來的這一幕使她更加確定了面前這個女孩兒是沒安好心。

這個女孩兒道完歉后不趕緊離開,卻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還滿臉通紅的看著她弟弟,這是什麼心思根本不用人猜,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女孩子是她認識的,只是沒想到她會出現在這裡,竟然還想要打她弟弟的主意,她絕不能放手不管。

甄美麗當然也看見了溫慕雲,只不過她現在一心想要獲得她溫慕林的關注,哪裡還會想起來跟別人打好關係呢,在她的眼裡現在就只能看見那個能夠拉她出沼澤的男人而已。

「慕林,沒事兒的話咱們就走吧,站在這人來人往的地方倒是擋住別人通行了,沒得引起別人煩了。」

溫慕雲軟語溫言,一語雙關的點了點甄美麗,說完只是淡淡的看了眼甄美麗,臉上帶著得體的微笑便轉身往門內走去。

見她一走,溫慕林也緊隨其上,忙跟了過去,對於剛才他姐說的話完全沒有放在心上,也沒覺得大姐有說錯的地方。

只不過當他看清自己站的地方時,才醒悟他們一直站在這人來人往的出入口,現在人流本就挺多的,他們這麼站著倒是引起了不小的騷動,現在還是應該多注意言行求平穩才好。

這姐弟倆一前一後的進了書店,只留下甄美麗一臉吃驚的站在門口,直到身邊不少人開始對她指指點點的才反應過來,一張小臉頓時就更燙了。

剛才溫慕雲臨走那一眼,雖然只是輕飄飄的一眼,但是卻讓她覺得有種如墜寒窖的感覺,使當時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那眼神中飽含的東西太多了,似告誡又像是輕視,但她根本來不及想明白人家就已經走了。

淚花在眼眶裡面打著轉兒,甄美麗感覺屈辱不已,可是她還不能夠放棄,這段時間的苦日子她真的是過夠了,雙手緊握成拳捏的緊緊的,她不能就這麼放棄。

這兩天她想了很多,要是再這麼等下去的話,估計不用那些人找上門來,她自己也要爬著回去求她們了,不行,她絕不能嫁給那個老男人。

頃刻之間,甄美麗已經想好了得失,便咬咬牙又跟著追進了門去。

等甄美麗的背影一消失,就走出來三個人,正是去而復返的林小嬌她們。

因為陸薇薇一時想起來要買兩本書來看看,說是要跟著林小嬌她們一起好好學習,然後三人就又一起回來了,剛走到石階上九看見甄美麗故作被人推倒,然後狠狠將自己撞上她前面的那個男人的後背。

「這女的倒真是挺膽兒大的啊,竟然敢眾目睽睽之下勾搭起男人來了,怎麼?你們倆認識她啊?」陸薇薇看了看那個倉惶的背影后問林小嬌和郭敏慧。

她覺得這女的雖然行為不可取吧,但是那膽子還真不是一般人啊,看林小嬌她們剛才都睜大眼睛在人群後面看著,所以就好奇的問。 猶豫太過用力,造成了針尖戳穿了血管扎進了肉里,疼的她額頭上冷汗直冒,但是這些都不上她心裡的痛來的多。

被自己心愛的男人知道了自己未婚懷孕,接著又被情敵看見自己狼狽暈倒的樣子,甄美靜現在滿心滿懷的都是充滿著濃濃的恨意和不甘。

她一定要讓林小嬌死的很慘,不然怎麼能消除她心裡的仇恨呢,想到那個賤/人落到她手裡的樣子,她就恨不能將她…

「你在幹啥呢?不要命了啊?」一聲驚呼將甄美靜打回到現實。

她眼前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小護士正在對她大聲嚷嚷著,不過她感覺好像聽不明白她在說什麼。

那小護士生氣的跟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說著話,可是那女人的眼神卻還是在神遊在外,根本沒聽她在說什麼。

然後小護士上前幫著查看了一下點滴瓶,發現已經差不多了,這才跟旁邊一直坐著的那位男士說了幾句,這才走了出去。

陳凌看見一直在病床上坐著一言不發的甄美靜,他金邊眼睛後面的瞳孔里劃過異樣,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溫柔無比。

「美靜,你覺得怎麼樣了。好些了嗎?你不知道你這一睡就是兩天啊,把我都嚇壞了。」

像是聽到了他的關心,甄美靜的眼珠動了動然後看向她面前站著的這個男人。

身材中高,身材偏於瘦削,皮膚因為常年在屋裡的原因,顯得很白,是有點冷白的那種。

臉型偏於柔和的那種,眼上架著一副金邊的眼鏡讓人看不清他眼鏡里的東西,一身藍色的衣服配上適中的頭髮,也看起來一副斯文俊儒的樣子。

甄美靜透過他的人,彷彿看到了另外一個身影,剛毅堅定的眼神,陽剛完美的五官輪廓,高大健碩的身材,他們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格調。

看見甄美靜又開始望著自己發獃,陳凌心裡已經將她罵了一頓,但是臉上卻笑的特別的溫柔。

「美靜,餓了么?有想吃的我去給你買好嗎?」

因為取決於他一派斯文的剛好皮像,隔壁床的兩名婦女也是不斷的側目打探兩人。

現在聽到他這麼溫柔的說話,更是羨慕的不得了,她們哪裡感受過自己男人這麼溫柔過啊,年紀一大把了,早就過了那些小年輕的心思了。

看見甄美靜一直沒有回話,鄰床的一名婦女就看不過去了,只見她面帶譏諷的看著甄美靜說:「誒,我說這位妹子啊,你男人跟你說話問你吃什麼,你咋都當沒聽見呢,」

「就我們隔著這麼遠都聽到了,你這麼年輕難不成就耳背了啊,像你家男人這麼好的哪裡去找哦,咋就不知道珍惜哪。」

這名婦女好像是外鄉人,口裡雖然說的是S市的地方話,但是其中還夾雜著家鄉話,聽起來特別的搞笑。

元始諸天 「就是呀,大妹子你該知足了,你說我們女人這輩子為了啥呀,不就為了嫁人結婚生孩子嗎?能找著這麼個知冷知熱的人挺好的。」房裡的另外一名身材單薄的婦女也開始勸說道。

甄美靜幾時遇見過這樣的狀況,她只是不想講話想讓自己好好的理一下頭緒而已,這些人就這麼自以為是的開始教訓起她來了,她們都以為自己是誰呢?

她只是看了幾眼剛才講話的兩名婦女,然後跟陳凌說;「我餓了,你給我買碗混沌吧,我現在有些不舒服,先躺會兒。」然後說完就躺下,將被子拉高過頭,擺明的不想跟剛剛講話的人搭腔。

那兩名婦女見自己滿腔熱血被人家嫌棄,也是自討沒趣的罵罵咧咧,雖然沒有明著說什麼,但是光從她們嘴裡不時蹦出來的幾句話幾個字兒,都能讓人很清晰明白的知道她們罵的是誰。

當然,蒙著被子假寐的甄美靜也能聽見,但是她現在什麼話都不想說,只覺得自己為什麼會從一個天之驕女淪落的這步田地,她真的好恨。

聽說孩子保不住,她本來挺開心的,可是那多事的衛淑蘭偏偏要來救她,她那裡是在救她啊,這明明就是在害她啊。

懷著孩子她就必須得嫁給陳凌,甄義氣昨天的話還在她耳邊一直盤旋著,她爸要將她趕出那個家門,就因為她爸覺得自己丟了他的臉辱了門楣。

這一切都是林小嬌的錯,如果不是她,自己又何苦會落到這般的境地,眼淚無聲的順著眼角一滴一滴的落進頭下的枕頭裡,只一瞬間那晶瑩的珠兒便消失不見了。

陳凌看著那被棉被遮蓋的嚴嚴實實的一塊,臉上並未不耐煩,而是一臉溫柔在捂著被子的甄美靜枕頭上方說:「好的,你先休息吧,我這就去買。」

說完也不等甄美靜回話,他拿上外套就出去了,出門之前還特意拜託了剛剛那個[熱心]的婦女,讓她們幫忙注意著點兒。

這自然是又獲得了屋子裡除了床上的甄美靜以外的所有人的稱讚,特別是那些婦女們,一個一個的對他讚不絕口。

看見陳凌走了。那些個婦女還聚在一邊小聲的嘀嘀咕咕呢,甄美靜雖然躲在被窩裡,但是她們故意的小聲她那裡能裝作沒聽見啊。

按照她以往的性格肯定會和她們辯上一辯,只是眼下卻是不行了,她已經有了他的孩子,這時候她不管說什麼,別人也會把她當做水性楊花的女人來看待的。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什麼也不說,沉默,她暗暗咬牙,她得忍住,得好好想想接下來的路該怎麼走。

她不能失去基地副領導女兒的地位,陳凌的家境如何她不太了解,不過想也知道,別人知道她是懷了孩子,肯定會看不起她的。

如果再失去了她的這個身份,那對於她來講更是不利,首先她得想辦法讓甄義氣原諒她。

又是一個獨眠的夜晚,林小嬌抱著他的一件衣服放在屬於他的枕頭邊兒上。

在他離開的第一個晚上,她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著,後來跑到他那半邊床躺著,聞著屬於他的氣息,才慢慢睡著。

今晚,她乾脆就找了一件他的睡衣來放在枕邊,拿著當抱枕睡。

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吃的太飽的緣故,林小嬌感覺現在還沒有什麼睡意,一個人實在是很無聊,她就進到了空間里,想找幾個小夥伴聊聊天。 誰知林小嬌一來到空間看見眼前的場景,差點沒把她嚇壞了,本來打算泡個溫泉吃點水果逗逗毛球聽聽灰羽的八卦什麼的。

誰知道她剛準備拖鞋下水,就看見溫泉池裡面竟然有一條通身閃著紅色金光的小蛇,嚇得她趕緊把腳給縮了回來,連忙大叫起來:「毛球,灰羽救命啊,這裡有蛇啊」

[主人,是我呀,我是小綠呀主人你不認識我了嗎?主人]

一個林小嬌特別熟悉的聲音響起,她目瞪口呆的看著那條泛金光的小蛇爬到她身上來。

她把手僵硬的伸出去,看著那小蛇順著她的僵直的身軀蜿蜒而上,最後直接來到她的掌心盤成了一團,一雙金色的好似玻璃珠子的眼睛看著林小嬌,嘴巴還一開一合的。

流年已盡,愛未涼 林小嬌好半天才緩過了神,張大了嘴瞪著它問:「你是小綠?」

那小蛇聽見林小嬌喚它,立馬興奮的在她手上不停地搖尾巴,這下林小嬌確定了,這條小蛇確實是她的小綠。

這世間的蛇大概除了小綠以外,都不會像小狗一樣打招呼吧。

她這下可不怕了,帶著小綠一起泡在池子里,「小綠你怎麼會變得這麼小呢,是吃了什麼嗎?」林小嬌覺得它一定是經過了什麼特別的事情才會變成這樣的。

「主人我沒吃什麼呀,不過毛球大哥說是因為我泡過了靈泉,才會變成這樣的。」

「哦,」既然是毛球說的那應該沒錯啦,林小嬌將小綠繞在手臂上把玩,覺得它變小的身體特別的可愛。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