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重陽很快就被錘爺帶着律師給保釋走了。而錘爺對我心中記恨,對着警察局的人說瞎話,說不認識我,讓我和謝小玉呆在警察局裏面過夜,無人保釋。

我將口袋裏面的一張名片拿出來,看着上面“趙半山……”的名字,上面還有號碼。 重生八零:敗家媳婦有點田 他要花錢賣我的畫,乾脆給他打電話,讓他把我保釋走了。或許能有作用。抱着試一試的心理。我給趙半山打了電話,沒過半個小時,就看到趙半山帶律師來警署保釋我。

趙半山的車裏面還帶着一隻白色的鸚鵡。咯咯地叫着,說着兩句鳥語,反正我是沒聽到的。趙半山道:“它是講歡迎你的意思的。”

我抱歉地說道:“那個趙先生,麻煩你了。”

趙半山道:“你怎麼跟藍星的人打在一起了呢?你是白星的人嗎?”我搖搖頭道:“可能是他們誤會我了。”肯定是我救下laughing的時候,有人跟蹤我了。後來有看到我和於千在一起。

看來這個叫做藍星的社團要和白星社團爭生意。而這一筆生意就是戴豪戴來的。只是這樣明目張膽,上街砍我,太不給我面子了。

趙半山和煦微笑道:“蕭先生住哪裏,我送你回去。”

我倒不好意思地說道:“麻煩趙先生了!”

白鸚鵡又叫道:“不客氣。不客氣。”趙半山道:“這鸚鵡叫小飛。一直跟着我的。蕭先生,如果需要幫忙,就告訴我一聲。我樂意爲先生幫忙。”

我奇道:“你我素昧平生,我怎麼要求你幫我呢?”

趙半山把車子停在我休息的酒店門口:“蕭先生。我見你第一面,就知道你是龍遊水老先生的傳人。我幫你是應該的。”

我問道:“龍遊水是我外公。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趙先生如此仗義。”

趙半山淡淡一笑:“這件事情對於龍老先生是件小事,但是對於我而言就是天大的恩惠。我說不說無所謂。我見你來蘇富比,莫非是爲了金罐子而來的?”

小賤搗蛋地叫了一聲,嚇得白鸚鵡喊道:“壞人……壞人……”

趙半山見我猶豫:“我也看到銅罐子的消息。這段時間我一直在蘇富比等恩人的弟子過來。所以那天碰到你之後。我提出要買你的畫,其實我只是要驗證你是否帶着那把玉尺。” 巴爾克起來后看到許曜也如同老鼠見了貓一般,對許曜微微諾諾,甚至還主動的來到了許曜的身後幫他按摩。

見識過了許曜的厲害,以及那鐵門上的凹痕后,巴爾克突然想通了,他覺得自己沒有必要要將許曜當成人類,把他當超級英雄,那就好辦多了。

超級英雄基本上都是其貌不揚,看似瘦弱的人都能夠爆發出可怕的力量,這種存在基本上都是只能供起來敬仰,自己可惹不起。

看這三個舍友,目前來說還算是安分,許曜倒也沒有要與他們深入交流的打算,畢竟自己在這裡也只不過是居住一段時間而已。

半夜,許曜原本想在宿舍里進行修鍊,但是周圍的呼嚕聲實在是讓他受不了,巴爾克與凱文的呼嚕聲實在是太大了。

他們不僅有呼嚕聲,甚至其中還伴隨著一些磨牙的聲音,不僅有摩的聲音,甚至還有人會在半夜說夢話。

比如自己在修鍊的時候,巴爾克會突然喊一聲:「XX戰隊牛逼!」

這種情況實在是讓他睡不得,不睡也不得,難怪溫德爾晚上的時候就出去浪蕩,完全沒有住在宿舍的打算。

許曜一開始還以為溫德爾晚上不在宿舍住下,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後來聽說溫德爾每天晚上都會出去,不是去酒店與一些女友們開房就是回家裡,或者半夜的時候跑去酒吧通宵。

總之溫德爾的夜生活非常豐富,而許曜此刻看著自己這群如同豬一般睡覺的舍友們,也是心下嘆了一口氣,思索著自己要不要也搬出去住算了。

好不容易撐到了第二天早上,因為早上有早課,所以許曜悄悄的起身,進行一番處理之後便來到了上課的地點。

上課鈴打響后,僅是過了十分鐘左右,許曜就忍不住打了哈欠,並不是因為他覺得困的原因,畢竟到了他這種境地,睡眠已經不是身體必要的休息手段。

但使他打哈欠的原因,是因為這課實在是太過於無聊,這門課堂講的全部都是一些基礎知識,其他學生們聽得津津有味,而許曜早就已經將這些內容背得滾瓜爛熟,將他們記在心裡。

「沒想到考核的內容那麼困難,來到這裡卻是從基礎開始學起,雖然這樣沒什麼不好,但是節奏實在是太過於拖沓,而且根本學不到什麼有用的東西。」

許曜看到這堂課,自己估計是聽不到什麼感興趣的內容,於是便躺了下來,算是進行短暫的閉目養神。

因為這個教室是在大講堂上進行演講,所以就算是有一兩個人睡覺,老師也不會注意到。

許曜其實也並沒有睡著,只不過是短暫的閉目養神,他的耳朵還在聽著周圍的話語。

只不過他將臉埋在了雙手形成的封閉環之中,這樣一來可以不讓別人看到自己的臉。

「居然第一節課就睡著了,這才開學沒幾天就已經在上課睡覺了嗎?」

「看起來他是來自國外的,會不會時間差沒有能調整過來?」

「今天的課似乎很重要,而且古德教授是一個非常嚴格的教授,如果被他發現人敢在他上課時睡覺,那肯定會大發雷霆,我們還是把他叫起來吧?」

幾位女同學小聲的討論著,於是悄悄的在身後提醒著許曜。

許曜自然將她們所說的話全部都聽在耳邊,也知道她們是在為自己好,但這種基礎知識在上學時期就背得滾瓜爛熟,實在是沒什麼心思再去聽下去。

而想了想,為了給這位老教授一點面子,於是也就坐了起來,翻起了書本的內容,將內容向後翻了好幾頁,看著這本書後邊一些自己感興趣的內容,學習這份教材所給自己帶來的知識。

知道將這本書完全翻遍,許曜也沒發現任何一點收穫,於是他便再度的躺了下來,上午的課總共有四個小時,剩下的還有近乎一個小時的時間,他得慢慢的熬過去。

就在這時,一位同學突然間舉起了手,古德教授以為那位同學有什麼問題,於是就點頭讓他起來:「同學,你難道有什麼疑問嗎?」

那同學站起來的時候,先是露出了狡猾的笑容,隨後伸手一指許曜,對古德教授說道:「老師,他上課睡覺!」

這一刻,古德教授還有其他同學都紛紛將目光看向了許曜所在的位置,他們看到許曜正趴在台上,才剛剛抬起頭,而許曜桌面上的課本合著,並沒有按照古德教授所說的話,打開課本進行學習。

「卧槽,你算計我?」

許曜看到所有的目光都聚在自己身上時,心中大叫不好,連忙看見了那位舉報自己的同學。

而那位同學一臉得意的看著自己,臉上的笑意不斷。

這同學跟自己到底有什麼仇什麼怨,居然在上課的時候還不忘舉手起來將自己舉報,這讓許曜無比幽怨。

自己來到這個地方彷彿成為了眾矢之的,幾乎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了自己,眼前那位同學他並不認識,但是這位同學卻對自己展示出了強烈的敵意。

古德教授非常生氣,如果許曜睡覺別人沒有發現,他也沒有發現,這件事情他可以不追究,當從來沒有發生過。

因為許曜並沒有影響其他人的學習,只是在進行自我休息。

但這件事情一旦被點出來,他身為教授,就必須要對其進行負責,必須要對其進行教育。

而且當他看到需要居然是華人時,臉上也出現了一絲不耐煩之色:「這位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咳咳,許曜。」許曜站了起來。

「如果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是來自於華朝。」

古德教授一邊說著一邊翻找著資料,隨後翻到了許曜的檔案資料時,臉上出現了一副果真如此的表情。

「哼!要知道你們能夠來到這裡學習並不容易,剛剛我看了看你的資料,你的父母應該只是普通人,對吧?既然來到了這個教室就要好好的聽課,你的行為是在為國家丟人,是在讓你的父母失望,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

古德教授瞬間就拋出了好幾個條件和因素,讓許曜的身上背負上了巨大的陰影! 我摸着小賤的腦袋的,讓小賤不要欺負可憐的鸚鵡,小鳥憤怒起來,也是很可怕的。小賤被我摸了一下,就沒有再調戲白色鸚鵡。

我道:“趙先生。謝謝你。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事情到此爲止了。謝謝你。這一幅就當你送你的禮物。”我從謝小玉身上拿出一幅山水畫,遞給了趙半山。

趙半山猶豫了一會,接過畫:“你要是真的信得過我。兩幅古畫都給我,我給你買個好價錢。”

我思索了一下,把兩幅畫都遞給了趙半山。我開門,小賤跳下去。何小貓看了一眼白色鸚鵡。謝小玉跟了出來。

趙半山只是個老實本分的商人。這回來的要麼是銀甲屍,要麼是地養屍,還有郭家帶來的一隻不化骨,就連煉屍失敗的香屍郭芙蓉,也絕對不是吃素的。讓他捲入漩渦裏面來,不見得有太好的下場。

若因爲外公有恩於他趙家,害得他犧牲了。我又怎麼對得起外公。下榻酒店門口,花長生急匆匆地從裏面走出來,身後跟着是錘爺。

花長生見我回來,連忙道歉:“錘爺做得太過分了。”我冷笑道:“和尚。世間事情是這樣的。你和我雖然是好朋友。但是我和你們花家不一定是朋友的。你們的錘爺這樣做是對的。”

錘爺上前喝道:“別以爲少爺把你當成朋友,你就能隨便說話了。”錘爺在西安的時候被建國叔教訓過,怕是因此懷恨在心中。

他是花家的大管事,西安一片黑道都被他鎮住。有時候花長生都鎮不住的錘爺。花長生只能喊道:“錘爺,沒你的事。”錘爺又教訓起花長生,說不能讓這假風水師影響了少爺你的智商,少爺是聰明的人,跟智商低於五十的人呆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就會變笨的。

我雖然不能聰明,絕對不允許有人這樣當面說我笨。我喊道:“小玉,上。”

謝小玉聽了我的聲音,走得很快,沒等錘爺反應過來,已經兩巴掌打過過去。啪啪兩聲響,乾脆利落。錘爺見了謝小玉的神色,竟是不敢動彈。 王妃每天都在努力爭寵 我罵道:“大色狼。”

一億娶來的新娘 過路的人指指點點地說着話,說一把年紀了,還做着事情。錘爺愣是一句話都不敢說,反而坐實了我的聲音。

我道:“和尚啊。我雖和你是好朋友。但你有世族在你身後。我不跟你回去住了。錘爺怕是恨我恨得牙癢癢的。我可不想醒來的時候,變成了缺胳膊斷腿的。”花長生道:“那……隨你吧……”

“人在江湖,總會身不由己的。”我說道。

帶着謝小玉,謝小玉走之前,又給了錘爺兩巴掌,錘爺的臉已經腫成大包子了。嘴裏面幾顆牙齒又開始鬆動,原本的牙病也被打發作了。

於是,我又回到了熱鬧市井氣很濃的麗晶大酒店裏面住下來。

回頭看了五星級酒店門口站着的花長生。

我和他是朋友。

可惜他不再是一個自由的人。他不自由地嘆息。他不自由地嘆息。他不自由地愛恨情仇背後,是一個孤獨的心。

和尚啊,再也不可能回到從前。

麗晶大酒店的德叔小拇指挖着鼻屎,笑道:“我就知道你會回來的。拉着這麼一條土狗,還是在麗晶大酒店符合的你的品位。”

我笑道:“還是原來的那間房子吧!”徳叔今天換了一件豹紋的衣服。

我問道:“如花呢?”

徳叔道:“前幾年生病過世了。後來就把店轉給我了。這生老病死就如同一種夢一樣,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結束了。”

我笑道:“老闆,你是隱藏在鬧市裏的哲學家,似乎看透了人生的真諦一樣。”

徳叔搖搖頭道:“生活是最好的磨難。當你經歷生活,你會明白整個人生,原來是痛快比幸福要多,可我們記住了幸福,忘記了痛苦。所以我們會最後快樂,一直快樂的。”

德叔說道這裏,流下來了眼淚。

我問道:“你還在思念如花嗎?”

徳叔沒再說。

我開門進去,將牀上地板上面的蟑螂給趕走,收拾乾淨後。給小賤和小貓找吃的,路過超市弄了青菜葉子,給蝸牛餵養了一點。

望着北方,看着燈火繁華的香港。

情不自禁給家裏面打了電話。接電話的是母親,她告訴我,最近流行廣場舞,村裏面有人組織廣場舞學習,可能在五一勞動節的時候,要去鎮裏面參加比賽,然後去江南市裏面比賽,拿了第一名,會去香港旅遊。

我呵呵笑道,真巧,我現在就在香港旅遊呢?

母親道,那真好,你去過哪些地方,回來告訴我,到時候我們要去,我跟他們將,我家蕭棋就在這裏玩過……

父親在屋裏面看電視,打瞌睡睡過去。母親沒讓他接電話。

掛上電話,沉沉地睡了過去。

謝小玉坐在窗口,目不轉睛地看着遠方。小賤靠在小貓的身邊,打了哈欠,睡了過去。

小貓呢。

小貓並沒有睡過去。

翌日。烏雲密佈,似乎要下雨了。下樓買了早點,拿了兩份報紙,一份是講八卦,一份是新聞時政的。回來的時候,總感覺有人在跟着我。

八卦報紙上面講:劉德華暗戀梁朝偉,王菲昨日出家。真是看起來嚇死人,報紙敢這樣寫。

我墊在快餐盒下面,將新聞時政報紙打開,報紙上面報答了兩起離奇的兇殺案,和失竊的案件。

有人被旺角被人割破了大動脈,流血而死,奇怪的是四周並沒有發現了流出來的鮮血。

我把報紙反反覆覆看了一個遍,打了一個寒顫。不是所有殭屍跟謝小玉一樣不用喝血。肯定是有人帶了殭屍過來,又不讓殭屍直接咬人脖子上面的大動脈,怕發生屍變,所以剛纔打昏放血餵養殭屍。

另外一宗案件,是有個女警被打死,好像是撞進了毒販交易,被毒販開槍打死。重案組已經開始跟進。另外的失竊案件,是醫院裏面的血漿被人偷走。一共是丟失了十包新鮮的血漿。

我猛地把報紙拍在桌上。

這割破大動脈放血的人實在是太狠了。可以跟醫院偷血漿,幹嘛殺人啊?

忽然兩條繩子從上面垂下來,兩個全副武裝的人端着兩把MP5衝鋒槍,我脖子上面也有紅點,謝小玉脖子上面也要紅點。

我喊道:“小玉,不要動。”

我將雙手舉在頭上。飛虎隊員喊道:“裏面已經安全了。”很快有人破門而入,是毒品調查科NB的警察。

將房間裏外裏查了一個遍,發現了那邊黑星五四手槍。而且還有蝸牛,玉尺和羅盤銅罐子全部被找出來。謝小玉也被銬上了手銬。

我喊道:“不要傷害她。她只是個小女孩。”小賤和小貓也被帶走,我被戴了頭罩押下車去。

德叔喊道:“貓狗,也要抓走嗎?”

小貓忽然利爪一劃,帶着小賤衝出了警方嚴密的佈局,逃之夭夭了。我也鬆了一口氣,有何小貓照顧小賤,我也放心了。

只是謝小玉沒有被戴走,跟着壓上了警車。到了香港警察總部大樓。很快就被人帶上去了。很快,海洋公園槍擊案提取到的子彈,跟我黑星五四完全一樣。這種大殺傷力的槍支,也是很多毒販的標配。

審訊室裏面,幾張照片丟在我面前。前面幾張是在金三角,我在戴豪寨子裏面說說笑笑的樣子,另外一張是入境的照片。另外一張,是我跟着戴豪上車時候拍下來的照片。

還有是割喉案件兇殺現場旁邊,居然有人留下了一行字跡:“是我蕭棋乾的,你們抓得到我嗎?”

是誰帶殭屍殺人喝血,然後往我身上破髒水。我把所有人都想了一個遍。跟我吃羊肉火鍋的郭決有可能,那個毀掉半張臉的古秀連也有可能。以他的性子,帶一隻性子毒辣的殭屍入港,也是有可能的。

這兩個人,肯定是他們其中一人做的,往我身上潑髒水。

審判的李警官道:“老實交代問題吧。蕭棋,告訴我,你到香港來幹什麼,你已經殺了幾個人。大毒梟戴豪現在住在哪裏,這會你們準備在香港買多少毒品?”

早上十點,來香港的第一場大雨來得猝不及防。

看着各種各樣的照片,我說道:“沒有實質性的證據說明我販毒和殺人。你們是警察,應該明白我要是殺人不會蠢到留下字跡的。我去金三角,只是去旅遊的。”

很快更多的資料被送來。昨天我和藍星的幫派的人打架鬥毆,而且還和毒品調查科的重點監視的白星社團的大哥之一Laughing有交往。

種種線索提醒李警官相信,我來香港不是簡單的旅遊。

“啊啊啊……”我似乎聽到了謝小玉的聲音。

我發狂撲上去,喊道:“我表妹只是智商五歲的小孩子。你們不要審問她的……”

兩人上前將我壓住。李警官道:“你的同夥在哪裏?”

我殺意一起,喊道:“不要傷害我的表妹。”

李警官站了起來,我臉上肌肉抖動,槍傷留下來的刀疤更是驚人。兩人上前將我壓住壓住。外面傳來了重擊聲音,審訊室打開,小警官喊道:“那個女毒販抓住了老鳥。”李警官看了一眼。

我被壓住桌面上:“我要是不出去,你們所有人都會死的,都會死。我表妹會殺光你們的。帶我出去見她。”李警官額頭流汗水,點頭答應我。

NB的辦公地區已經一片雜亂。謝小玉已經撞倒了不少桌子,地面上滿是辦公紙張。不遠處,已經有人拔槍。

她抓着一個上年紀的警官,下個月就準備退休。謝小玉嘴裏面不知道說什麼,一般人聽不懂。我被帶出去,看着謝小玉的表情。我喊道:“小玉,沒事的。他們不是壞人。他們是抓壞人的。不會冤枉壞人的。”

謝小玉慢慢地平靜下來,只是扣着老鳥的手沒有鬆下來。我又說道:“給我拷着,也是爲了保護我的。”謝小玉不信地搖搖頭,嘰嘰咕咕地說着。老鳥已經開始翻白眼。謝小玉要殺死老鳥,不用說,一瞬間就會成功,但真要下手,我這回跳到太平洋也洗不乾淨了。 「我明白了,下次我會注意的。只不過是你今天所傳授的知識對於我來說是已經學過的,所以我對其不太感興趣罷了。」

Views:
4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