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見,人命有的時候是何等的不值錢。

雖然林逸收下的那些天榜強者因為他的原因,受傷比較輕,不過此時一個個也是精神萎靡不振,焉了吧唧的。

來的時候,每個人都知道搶奪海魂花兇險萬分,可是卻無人想到,其中的兇險竟然如此可怕。

如果不是林逸出現,光是柳川一刀就足以把他們所有人都殺了。

「都打起精神,游回去,老子保證你們每人提升一個境界!戰鬥力翻一倍!」

林逸看著飄散在不遠處,劫後餘生的眾人,咧嘴哈哈大笑了起來。

萬年石髓被海浪衝擊,打碎了不少,可剩下的依舊很驚人啊!

到手加上他手頭上的一些草藥,讓這些人提升一個境界,再提升一倍的戰鬥力還真不是什麼難事兒。

原本無精打採的眾人一聽,頓時愣住里。

提升一個小境界?

提升一倍的戰鬥力?

他們這次冒著死亡的危險,前來為的是什麼?

不就是想要提升自己的境界跟實力?

「林,主人,此話當真?」

有強者盯著林逸激動的問道。

「哈哈,是不是真的,等回去不就知道了?」

林逸哈哈一笑,便急忙朝著陳美君跟陳升遊了過去。

他利用手頭上所有的材料,煉製的兩件一次性法寶,在擋住海水的瞬間就炸裂了,不過卻也為他們贏得了一線生機。

「都沒事兒吧?」

林逸看著陳美君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兒,你呢?」陳美君緊張的看著林逸問道,實在是林逸現在的情況太糟糕了,別人再怎麼說身上的衣服還沒有什麼問題。

可他倒好,連寶甲都被打的稀巴爛了,此時倒是最狼狽的一個。

「哈哈,沒事兒。」

林逸哈哈大笑,目光又看向了陳升。

「前所未有的好,我感覺好像年輕了十幾歲,全身都有使不完的力氣一樣。」

陳升抿嘴笑道。

「呵呵,那是當然,幾百個人都想要得到的至寶,現在被你吃了,能沒勁嘛?」林逸哈哈一笑,再度看向了許世平,當看到血脈已經三轉的許世平,便是林逸都微微一怔,隨後,大手輕輕的拍了拍許世平的肩膀笑道:「你也很不錯!」

「謝,謝謝!」

許世平有些結巴的說道,經過這幾天在死亡邊緣上的掙扎,他整個人簡直就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不管是心境,還是心智上都有了很大的改變,成熟了許多。

正如老話說的那般,一日不見,已非昨日阿蒙!

「哈哈,不用跟老子客氣,走吧,一起游回去!」林逸哈哈大笑道,現在還活著的人,那可都是他的奴僕了。

當即,林逸依舊一馬當先,宛如魚王一般在前面領路,其他的人則是緊緊的跟在後面。

大海浩瀚無邊,他們出來的時候是坐著游輪而來,到還不覺得路途遙遠。

可現在,每個人卻只能依靠自己的雙臂遊走,那種距離感頓時就出來了。

特別是那種一望無際,沒有盡頭的海域,更是給予了他們一種深深的絕望。

如果不是有林逸跟著打氣,就算是沒有任何敵人,他們最終也會死在這茫茫無際的大海上。

三個小時后,陳美君的手掌已經被海水泡的有些泛白了,嘴唇也乾的裂開了很多的縫隙,雖然有林逸的靈氣支撐,可身體依舊還是出了很多問題。

「大家停下!」

林逸看著扶著陳美君沉聲說道。

無精打采,勉強遊走的眾人一聽,紛紛扭頭不解的看向了林逸。

「必須要想辦法了,如果再這樣下去,你們可能會死在大海上。」林逸咬著槽牙,沉聲說道。

在這茫茫無際的海上,除了林逸之外,其他人根本都無法生存,畢竟他們還只是武者,沒有真正的進入修行者的行列。

「那,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有人驚恐的問道。

「鯊魚,那邊來了一群鯊魚!」

突然,許世平指著遠處,露在海面上的魚翅,神色緊張的尖叫了起來。

海中鯊魚!

陸地狼群!

這些可都是非常恐怖的群體。

鯊魚,一旦聞到絲毫的血腥,便會成為悍不畏死的勇士,那絕對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在海水中,他們的速度可是非常驚人的。

如果這些天榜上的強者,沒有經歷大戰,單個對戰鯊魚自然不是問題。

可現在,不但經歷了大戰,還在海上飄蕩了這麼長時間,戰鬥力幾乎喪失了一半,還如何應戰?

幾乎都不用林逸吩咐,這些人便非常主動的聚集在了林逸背後,一個個宛如小老鼠見到了貓一樣,緊張的看著周圍游弋的鯊魚群。

跟眾人的緊張相比,林逸此時卻是喜上眉梢啊!

「鯊魚,嘿嘿,老子騎過龍,騎過鳳,還真沒騎過這鯊魚呢。」林逸咧嘴開心的笑道,隨後對著背後的眾人激動的笑道:「你們在這裡等著,等會兒老子送你們上岸!」

林逸說完,一頭便扎進了水裡,快速的朝著鯊魚遊了過去,以他掌握的神魂之法,便是人類都能夠控制,更何況這智商如此低下的鯊魚呢?

「諸位,幫本少一把,我保證你們這輩子都不會被做成羽翅哦。」林逸大手輕輕的拍打著那美味的羽翅,咧嘴笑嘻嘻的說道。

隨後,靈氣緩緩進入對方的體內,開始操控這些兇猛的大鯊魚。

不到數分鐘的時間,林逸便把翻身而上,騎在了一頭大鯊魚的身上,那得意的樣子,就好像是騎在一頭汗血寶馬上一般得意。

「諸位,上魚兒,隨老子回去!」林逸咧嘴大笑。 而後。

一條條猙獰恐怖的鯊魚,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笑的像個傻子一樣,在一眾天榜強者的周圍遊走。

看著如此神奇的一幕,身心疲憊的眾人全部都傻眼了。

下一秒。

這些人就像是清晨起床一般,充滿了高昂的鬥志,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朝著鯊魚身上爬去。

林逸沒有騎過這玩意兒,他們又何嘗騎過呢?

六七米的大白鯊,兩三個人騎在上面,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啊!

「來,媳婦兒上魚,讓老公帶你威風一次!」

林逸伸出大手,盯著還在愣著的陳美君得意洋洋的大笑道。

「咯咯,好啊!」

陳美君回過神兒,笑的就像是一朵花一樣,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林逸輕輕一拉,便落在了林逸的背後上,雙臂順勢攬住了林逸,他們騎的這頭是大白鯊,體長足足有數十米,十分的兇猛,倒是配的上林逸王者的身份。

「出發咯!」

林逸大手一揮,雙腿用力一夾,大白鯊便宛如離玄之箭一般朝著前方竄了出去。

「出發!」

其他天榜的強者,一個個也紛紛一臉激動的騎著大白鯊朝著前方衝出。

乘風破浪。

勢如破竹。

有了這鯊魚代步,一行人的速度是徹底飆上來了。

在海中,簡直就像是在玩耍嬉戲一般,不斷有笑聲傳來。

而且這深海中的大白鯊,他們的速度可比來的時候那輪船更加的恐怖。

僅僅只是用了兩個多小時,大白鯊就在帶著眾人出現在了岸邊。

只是,此時看到岸上的那些戰士,所有人卻心頭一沉。

一艘巨大的島國軍艦宛如蟄伏的猛獸,靜靜的停留在碼頭上,而在陸地上則還有許多坦克,手持重型武器的人,全部都死死的盯著林逸一行人。

「長官,他,他們這是騎的鯊魚嗎?」

站在軍艦上的一名戰士,看著林逸等人,有些震驚的嘀咕道。

正寬親王聞言,嘴角浮現了一抹傲慢的冷笑,說道:「他們今天就算是騎著鯨魚過來,也必須要把海魂花交出來,當然了,需要交出來的,還有他們的性命,嘿嘿。」

戰士一聽,頓時一臉討好的笑道:「親王英明,這樣一來,不但得到了逆天的寶貝海魂花,還能夠趁機消弱了其他國家的超級強者,嘿嘿實在是一舉兩得啊!」

正寬親王聞言,傲慢的冷笑了一聲,便朝著前方走去,何止是一舉兩得啊!他正寬親王不出手便罷了,出手,定然是石破天驚,要讓所有人都為之側目。

島國,這些年之所以這麼憋屈,除了其他大國的欺壓之外,最重要的一點,便是天榜上的強者。

這些人來無影去無蹤,偏偏戰鬥力又高的可怕。

島國皇室的人數畢竟是有限的,一旦他們太過強勢,肯定會有天榜上的強者過來鎮壓他們。

而島國,現在卻並沒有什麼恐怖的蓋世強者,所以一直只能任由他人欺負。

可現在,不同了,為了對付這些天天榜上的強者,他可是連巡邏艦都開過來了,而且還專門調集了一個師的力量。

豪門奪愛:前妻太無恥 他相信,天榜上的強者,在經過一場大戰之後,所剩下的人戰鬥力定然會大幅度縮水。

只要解決了這些人,以後,天榜對他們的威脅就不復存在了,沒有人不怕死,天榜上的強者也是如此。

「主人!」

牛三看著面前的巡邏艦,跟一個個不善的島國戰士,沉聲說道。

這可真是一波三折。

好不容易找到了代步工具,以為自己能夠活下去了,卻沒想到現在竟然遇到了島國的艦隊。

「瑪德,這些矮騾子,簡直該死,老子這次活下去,一定去島國的皇室走一趟!」

有強者咬著槽牙怒吼道。

「不錯,只要讓老子們渡過這難關,明天我就要當島國皇室的女婿!」

「哼!這群矮騾子可真是瘋狂啊!這是想要把我們一網打盡的節奏啊!」

一名名天榜強者,目光陰沉的盯著那巨大的巡邏艦說道。

「諸位,海魂花在誰的身上,現在交出來,我可以給你們一條活路,否則,你們將會見識到阿斯洛克反潛導彈的威力!」正寬親王,拿著擴音器,盯著百米開外,騎著大白鯊的天榜強者冷冷的笑道。

「阿斯洛克反潛導彈?我曹他瑪德,這是存心要我們死啊!」

「現在的我們,怕是根本頂不住,而且以這艘巡邏艦的尺寸來看,最少能夠攜帶十枚以上的阿斯洛克反潛導彈。」

公主逃婚以後 馬上就有懂得熱武器的強者,神色凝重的開口說道。

林逸聞言,眉頭微微一皺,沉聲問道:「這阿斯洛克反潛導彈的威力有多大?」

亦歌亦舞 牛三沉吟了一下,才開口說道:「按照我的了解,這阿斯洛克反潛導彈的威力應該跟神威之境初期的強者可以抗衡。」

林逸微微點頭,面色越發的凝重起來,十幾枚阿斯洛克反潛導彈的話,那可就等於十幾個神威之境初期的強者,他林逸有機會活下去,

可是他背後的人,鐵定都要死在這裡。

特別是現在處於淺海區域,導彈的殺傷力會倍增。

「林逸,你不用有壓力,實在不行,你就走吧!幫我們報仇就好了,這種情況,誰也沒有辦法啊!」陳升看著一臉焦急的林逸,急忙關切的說道。

陳美君聞言,也急忙看著自己的男人說道:「不錯,這種事情根本是不可力敵的,我們死了沒事兒,總要有個人留下來給我們報仇吧!不能白死!」

不得不說陳美君的確非常懂的人心,一句報仇,頓時就讓這些天榜上的強者沸騰,暴躁起來了。

一艘攜帶有導彈的巡邏艦,一個師的武裝力量,他們這些人再自負,也不可能自大到在這種情況下,還覺得自己能夠活著離開。

所以,報仇,便成為了所有人唯一的心愿跟目標了。

「不錯,主人,我等可以死,但是仇必須要報!」

「還請主人保重,下輩子我等再效忠主人!」

……

林逸聞言,抿嘴淡淡一笑,隨後說道:「你們誰知道這巡邏艦的構造?」 所有人愣住了。

巡邏艦的構造?

難不成要憑藉一己之力把巡邏艦拆了?

「打他們左邊六海里的位置,給他們一點教訓!」正寬親王見自己都親自開口了,可林逸一行人竟然還不說話,不禁有些不悅了,沉聲說道。

「是!目標,左邊六海里,發射!」有戰士拿著特定的小旗子,揮舞著。

「轟隆隆!」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