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了萬家之所長的里德,想要對付許曜實在是太簡單了,金丹期所能引動的天地之力實在是過於龐大,若我在他的面前,只怕是應付那九條冰龍就已經夠嗆……」

當他們看到里德一招又一招的功法使出時,全都不由得搖頭感嘆。

若是以他們的實力,像這種接連不斷的放出如此強大的功法,恐怕真氣早就枯竭,而里德已經到達了金丹之境,身體的恢復能力本就強於常人,經常四五個行級道法瘋狂的朝許曜的身上壓來,甚至還能抽空發出神通。

「教宗大人,你看這場戰鬥誰會獲勝?」

教廷之中一位戰爭騎士看到教皇目不轉睛的盯著屏幕,於是站在一旁悄聲詢問。

卡克拉教皇冷笑著說道:「這還用問嗎?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許曜完全不是里德對手。現在只不過憑藉著自己的一些小伎倆,能夠勉強的應對一下里德,等到他的底牌用盡,里德才會拿出真正的底牌,到了那時……」

話已至此,卡克拉也只不過是冷笑了幾聲,答案就在不言之中。

此刻正在進行觀戰的也不只是他們,就連坐在華國一家大企業辦公室的第四席蘇小姐,也托著下巴眨著那漂亮的眉毛盯著屏幕。

「沒想到金丹期的修道者,也能給我呈現如此華麗的表演。可惜了,如此年輕如此有天賦的修道者,居然遇到了里德這個怪物,不僅境界上比里德要差上一籌,就連功法也沒有里德強大。」

「而且還是在鷹國,若是在其他地方也許還能一戰,在並非本土的地區,只怕真氣已經消耗殆盡了吧。」

蘇小姐合上了眼睛,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已經看出了兩人之間的差距。

如果是在華國,許曜可以發揮出百分百的實力,但在別的地區,真氣密度稀少,本身就不適應這裡的水土風氣,怎麼可能是常年在國外流浪的里德的對手!

天時地利人和,無論是哪一點,許曜都已經輸了!

「許曜若是你還有地心之火,也許我還會懼你三分,現在你的地心之火以滅,你拿什麼來對付我!」

里德越喊越是得意,同時身上已經爆發出了嚴家血統才能夠使出了戰爭狂熱,雙手使用著牛家的牛魔拳,毫不疲倦的對許曜發起一次是致命的快速攻擊!

許曜憑藉著自己對疾風的感知,使用太極的步伐躲過了他一次又一次的猛擊,聽到里德話語后,他冷笑一聲說道:「你以為沒了地心之火,我就會怕了你嗎?」

「不錯,現在的你很強,比我要強上許多!」

許曜呼出了一口氣,向後一躍退出了數十米遠。

「可惜,你若半天前來找我,我也行只能與你打平,甚至可能會狼狽而逃!但現在,我讓你看看比地心之火更加恐怖的存在!」

剎那之間,許曜的手中再次亮出了火光,一陣鳳凰啼鳴在這一刻響後天際!

鳳凰之火扶搖於九天之上,如同碩大的太陽懸挂於當空之中! 「這是什麼?你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肯特看到許曜身上的火焰時,臉色不由得一變。

極高的溫度便是他的天敵,當日侯家已經分析出了,他們體內的細胞會在一定的高溫下溶解。

其實侯家的研究本沒有錯,只是里德身體變異的等級極高,想要將其結構燒毀需要的溫度也會更高。

但許曜當時爆發出來的溫度,也顯現將他完全毀滅,如今里德再戰許曜,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將許曜的地心之火封印。

沒想到這許曜沒了地心之火,身上還有另一種更為強大的火焰!

霎時間他的身形就閃到了百里之外,與許曜拉開了一段距離不敢與之匹敵。

同時他的身後出現了龍蛇雙形,一龍一腳兩者相互盤旋在了一起並與水的力量瞬間就製成了一張覆蓋天地的大手,朝著許曜所在的方向硬狠狠的捏去!

就當巨手即將要接觸到許曜的那一刻,通體白透的冰在剎那之間變成了混黑,並且在半空之中突然碎裂,化為成千上萬道黑色的冰刃,朝著許曜所在的方向爆射而出!

此刻觀戰的所有人無不為其感到驚訝,這居然是一記變招!

先是假裝的用兩家組合的技能冰拳之握,將對方困入自己的攻擊範圍之中,隨後在發起攻擊的那一刻突然變招,變成了毒冰萬仞!

這一招幾乎會讓人防不勝防,變招之快,威力之強甚至於讓林老,都忍不住的發出了一聲感嘆。

變招這種手法一方面是用於迷惑敵人,另一方面是讓自己更靈活的用功法來進行戰鬥,這就需要對於自身的功法極為熟悉,而且需要有大量的真氣來作為鋪墊。

這一刻里德就相當於打出了一張牌時,你以為是普通的2,實際上2的身後隱藏著的是王!

「沒想到就連一個外人,也能夠將我們氏族的功法運用至如此絕妙之境……若是我們華國的十二氏族再不聯合起來,恐難擋外敵啊!」

沒想到這裡德居然如此之強,就連林老本人也不由得發出了一聲嘆息。

原本這龍蛇功法,本就是需要他們林家與沈家相互配合,才能使出來的絕技,但他們兩家雖然表面友好實際上已經很少集結在一起進行訓練,沒想到這種功法現在卻被一個外人使用的爐火純青。

剛剛修鍊結束的林雲嘯滿身傷痕喘著粗氣,來到了林老的房間,當他看到屏幕上許曜與里德的對決時,也是看得眼中一片通紅。

「我還需要再變得更強,只有變得更強,成為最強……才能保護得了我的家人!」

若是這種強度的里德再一次來到華國,那群老怪物不出手的話,只怕他們很難抵得過!

林雲嘯越看越是心驚,越看越忍不住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變強的渴望在他的眼中燃起。

而此刻上萬道冰鋒毒刃聚集在許曜的周圍,與同一時間朝著許曜所在的方向飛去。

「里德,你以為劍多就能將我擊敗嗎?可別忘了,我的劍意,以至超凡!」

許曜手中的赤霄劍一揮,那第一波朝自己爆射而來的毒刃,在頃刻間便被許曜身上的劍氣和赤霄劍一掃而光!

數萬的毒刃以瘋狂的速度,朝著許曜所在的方向瘋狂的涌去,這些毒刃都沾滿了巨毒,若是擦碰上一點就會被劇毒侵蝕身體!

而許曜憑藉自己精湛的劍法,不斷用赤霄之劍,在自己的面前揮舞成一面密不透風的劍刃之牆!

無數冰雕破碎的聲音響起,天空之上噼里啪啦,全部都是冰刃被震碎的聲音,這數萬把冰刃毫無死角的發起進攻,卻被許曜那密不透風的劍術給打得全部粉碎!

「再這樣下去,許曜的體力遲早會被耗乾淨,如果再無應對之法……」

其他人看到許曜不斷的堅持著,心下也出現了一絲擔憂。

里德只需要在一旁不斷的用這招進行消耗,許曜的體力遲早會被耗乾淨,而里德自身的恢復能力就很強,就算許曜的體力被耗乾淨了,他體內的真氣也仍有剩餘。

到了那個時候,許曜就成了待宰的羔羊,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將許曜拿下!

上萬把冰刃不斷的朝著許曜發起攻擊,被許曜用劍擊碎之後,它們又重新的組成了冰刃,瘋狂的朝許曜進行射擊!

延綿不斷的攻擊,甚至於讓在一旁圍觀的人都感到有些透不過氣。

此刻許曜只能勉強的進行抵擋,被裡德一連串的法術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看起來只能苦苦的支撐,若是毫無應對之法,敗北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就在這時許曜身上的鳳凰之火爆發開來,在一瞬間所爆發出來的熱量,瞬間就將所有的毒刃融化成為了氣體!

就在這一刻里德突然閃身來到了許曜的身後,速度極快的再次揮出了一招牛魔拳!

「接下來,該說再見了!」

許曜猛然側身想要避開這記重拳,然而里德的另一隻手突然化為了蛇形,瞬間就纏上了許曜的右臂,不僅控制住了許曜的走位,甚至還卡住了許曜的劍,同時他右手的這一擊重拳,狠狠地朝著許曜砸來!

許曜一手護在了身前,硬生生的接下了他的一擊!

隨後便被對方那可怕的力道毫不留情的打飛,直接倒在了地上,在地上砸出了一個深坑!

「許曜,你果然中計了。那些冰刃即使是被你的火焰蒸發化為氣體,但毒性仍然存在,你將這些氣體吸入之後,這些毒性已經侵入了你的身體。現在的你,已被劇毒侵蝕,我是絕對不會給你機會讓你調息!」

話語之間里德再次發起了進攻,他趁著許曜還沒有緩過神的時候,瞬間移動再次來到了許曜的面前,同時手中又是一記牛魔拳朝著許曜的胸口狠狠的打出!

「這半年以來,我無時無刻不想要除掉你,為此進行了不眠不休的苦練,就是為了今日將你徹底擊敗!」

瞬息之間里德的身上爆發出了各大世家的絕學,瘋狂的朝著倒在地上的許曜涌去!

許曜硬吃了一隻牛魔拳倒在了地上,看著不斷朝他襲來的里德,嘴角卻揚起了一絲笑意。

「是嗎?半年前我能將你擊敗,半年之後我仍舊可以將你擊敗!」

就在里德靠近的那一刻,突然間感到許曜的身上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氣勢,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朝他的心頭升起! 下墜的速度非常快,入水的那一刻,阿九用尾巴捲了我一下,做了一個緩衝,我這纔沒有被拍出翔來。

入水後我可以感覺到,這裏已經是山體的內部,水非常的涼,刺骨冰寒。

很快就憋不住氣了。我把蛇褪做成的氧氣袋口,放在鼻子邊,才能呼吸。

阿九前進的速度很快,動作流暢,甚至沒有一點晃動。

我有個奇妙的想法,如果阿九去開飛機,肯定是一把好手。

水道的距離,比我想象中要長,如果使用沉重的氧氣瓶,掛在阿九的尾巴上,肯定會產生巨大的波動,到時候絕對會吐在頭盔裏。

居魂有可能是想到了這一點,才需要阿九的力量。

“快看!”阿九的聲音,在我耳朵裏傳來。

我睜開眼睛,向兩旁望去,一下就驚呆了。

只見黝黑的水道內,有很多很多的光點,漂浮在水裏,在我們的四面八方,將我們包裹。

像深夜裏,漫天的繁星,美妙和壯闊,難以用言語形容。

再仔細看,我發現,這些光點,竟然會動!

隨着阿九向前全速前進,那些小小的閃光點,飛快地被衝散,聚集到蛇身的兩旁。

密密麻麻,感覺更像是螢火蟲。

我不自主地伸出手,抓住了離我最近的一個光點。

我剛一碰到它,全身的雞皮疙瘩就起來了。

這手感,非常滑膩。定睛一看,這居然是一隻小蠑螈,發光的,正是它頭頂的一個發光器。

微弱的光線下,我看見,它通體是透明的,很好的隱藏在了黑暗中。

小小的,只有半個手掌那麼大,很難想象,它最後會長成那麼恐怖的東西。

越往前,我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肺部呼吸困難,按這個節奏,應該是潛入到了極深的位置。

小光點也越來越少,就在這時,阿九慢慢把我和矮子捲到了腹部底下。

我在腦子裏喊了一聲阿九,問它前面是不是有什麼變化。

他道:“更大一些的,對你們有威脅。”

我知道它說的,應該是蠑螈。

蛇褪裏的空氣非常好,呼吸久了也不會覺得渾濁,我從蛇尾巴的縫隙裏向外張望,猛地一下,我嚇得差點鬆了手。

在我的正對面,是一個肉球。

這就是之前差點吞了我的那種蠑螈,它們頭上的發光器特別亮,就像是機場裏的領航燈。

矮子在我身邊喃喃道:“臥槽!怎麼這麼多?”

回頭望去,只見這水道里,幾乎被照得通明透亮,蠑螈的數量非常多。

藉着這個光線,我可以清楚的觀察水道內的環境。

這裏非常寬敞,水道直徑差不多三百米,更不用說上下的寬度。

我猛地想到居魂說的,這裏是鬼母墳,難道,這底下只是下水道?

那這座墳究竟有多大?裏面又是什麼結構?

花家爲什麼會給鬼母建造這麼大的一座宮殿?這裏和居魂有什麼樣的關係?

和六門,又有什麼樣的關係?

腦海裏的問題,跟這裏的蠑螈一樣多。

這些蠑螈一靠近阿九,就像碰見了天敵,從它的身邊散去。

我已經完全沒有了時間觀念,突然地,想拿手機出來看一眼,才發覺手機已經泡水了很久。

我暗罵自己也是金魚,吃了那麼多次虧,都長不了記性。

回頭看看矮子,他差不多都快翻白眼了。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終於感覺到肺部的壓力減小了,孃的,終於上浮了!

上浮的過程也是非常痛苦的,讓我耳鳴不斷!

痛苦的時間持續不太長,也有可能是我已經暈了,總之從耳鳴開始,到上岸的一段時間裏,我的腦子都是空白的。

阿九把我拖上岸後,我趕緊找了個角落,狂吐不止。

吐完之後,感覺好多了,再看矮子,也在一旁吐。

阿九插着手,站在一旁盯着我們看。在水道里遊了這麼久,身上的淤泥已經洗乾淨了,它又恢復了帥氣的人形態。

矮子受到了各大網紅的影響,對錐子臉非常感興趣,吐完了就去調戲阿九,鉤着他的下巴道:“喲,白娘子,想不到你洗白白了,還是蠻漂亮的。”

阿九不理會他,對我道:“你們的體力真是不如居大人。”

我嘆了口氣,對他道:“做爲一條蛇,有的話該說,有的話,還是吞到肚子裏爲好。”

爬起來整理一下,我發覺這個地方,陰氣非常足,難怪阿九可以變成人。

環顧四周,裏面並不是黑暗的,我們所在的位置,是一個淺灘,身後是一個弧形高牆,有四個半圓形空洞,空洞上方,有四個聖獸的頭。

我瞄了一眼青龍頭,不得不說,和阿九完全不像。

四周有很多錯綜複雜的岩石,像鐘乳石,但是沒有鐘乳石那麼漂亮,形態不規則,上面長滿了真菌。

也就是蘑菇。

這些蘑菇的菌冠很大,起碼有四五個平米,上面的菌斑發出熒光。

菌絲從頭頂垂下來,數量多得無法計數我也看不出來,這裏得真正高度,到底有多少。

四下裏望去,螢光無處不在,菌絲偶爾會吐出一些孢子,孢子也是帶着熒光的,漂浮在空中,整個世界一片幽藍,十分美麗。

像是來到了外星球,很像是電影阿凡達裏的情景,一想到,全世界來到這裏的人肯定不足百個,心裏一陣澎湃。

淺灘向前延伸不過十來米,我們面前,是一個大湖。

湖面上,有很多大型的橋墩。

橋墩之後四五十米的距離,有一座橋。

橋的高度在這裏無法估計,不過有矮子和阿九在,要爬上去應該不在話下。

Views:
4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