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兩人的求見,小開倒也沒有什麼意外,出了這樣的流言,兩人還坐的住,那可真是拿村官不是皇上不當幹部,純屬白癡一對了,他立刻在乾清宮提前召見。

看着長跪在面前的兩人,小開同志仔細的打量着,長年的風沙與勞累,兩個四十多歲的將領便都已在鬢角生出幾縷華髮,此時正是晚膳時間,小開心中一動,淡淡的道聲:“都起來吧!兩位辛苦了!”然後令人將晚膳傳到了軍機處,邀兩將一同入席。

看着仍然跪在地上甚至開始哽咽起來的兩員愛將,小開罵道:“兩個混球還等着朕來拉啊?”

此言一出,登時勾起了兩將當初一起被還是太子的小開選拔進羽林衛時的情景,那時的小開。雖然還是個孩子,但不顧太子之尊,與他們這一幫孤兒們一起流汗、摸爬滾打,同吃同住同訓練,大家親如同胞兄弟,在他們那幫孤兒們心中,小開是主子,但更是兄弟,沒有小開,便沒了他們的一切……看着眼前熟悉的羽林衛軍餐,兩人再也忍受不住,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小開嘆了口氣,過去親自扶起二將,道:“都是朝廷封疆大吏,這般小女兒狀,成何體統?好象是朕讓你們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兩將泣道:“自進入羽林開始,我們這班羽林孤兒便已經起誓,今生忠於皇上,臣等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鬼!臣等的一切,都是皇上所賜,臣等再苦再累,臣等都心甘情願!但那些傳言,不是要陷臣等於無情無義、不忠不孝之地嗎……”

小開道:“朕知道你們兩人的爲人,這些傳言傷了你們的心,朕明白相師爲官全文閱讀!但對於謠言,朕也沒法禁絕,朕也不可能堵住那些人的嘴,謠言就是謠言,所謂清者自清是也!從另一個角度說,這些謠言說不定便是你們所面對的敵人奸細所爲,一出拙劣的反間計耳,不過,通過這些謠言的啓發,朕倒是有了一策。”

兩將忙道:“請皇上示下,臣等萬死不辭!”

小開笑道:“從表面看,金國與蒙古瓦剌部聯合,好象力量更加強大,但在朕看來,其實恰恰相反,真正一心與大明作對的,只有金國殘餘,但不幸的是這金國大汗黃臺吉雖然精明,想利用瓦剌部來與大明作對而自己坐收漁利,但他沒想到對瓦剌部來說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兩家合兵,不過因利耳,這黃臺吉再強,他也是客,他必須處處利用並受制於瓦剌部的力量,所以如此一來,這兩家是不是時時處處都能一條心則未可知也!如果我們從敵人的反間計出發,也來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反間計?你們以爲呢?”

參謀出身的宋小光道:“皇上的意思是說我們從東北調一支女真族隊伍,偷偷潛入瓦剌部地盤,乘機破壞栽贓於金軍,從而使他們兩方生出嫌隙?從而圖之?”

小開道:“大意是這樣,同時,還要輔以相應的政策,配合上述行動!不過從哪裏調什麼隊伍去執行,朕的意思還是由參謀部策劃後再定!”

杜雲開道:“另外,我建議在實施上述計劃的同時,對進入我邊境的瓦剌部施以堅決的打擊,打怕他,打疼他,同時,又以一種近乎拙劣的手法故意放水金軍,人爲製造他們之間的矛盾。最好是讓瓦剌部對金軍有種鳩佔鵲巢的感覺!”

小開道:“正是如此,不過,這一切都必須建立在紮紮實實打好第一仗的基礎之上,這第一仗要把他們特別是瓦剌部打疼、打怕!這一次,朕決意除了騎兵外,還要讓這瓦剌部與金軍一起嚐嚐咱新軍的強大炮火!”

君臣三人又商議了一會具體的細節,杜雲開與宋小光兩人才拜辭出宮,小開同志破例送兩人走出了乾清宮大門。

看着兩人離去的背影,小開同志忽然間似乎若有所思後世治軍的一些經典手法,在他的心中,不由逾發的清晰起來!

皇后鄭月兒拿了件衣裳,輕輕的披在小開的身上,然後,從後面摟住小開的腰道:“皇上,天涼了,進屋去吧!”

小開轉過身,捉住皇后的手放在自己胸前道:“月兒什麼時候過來的?蓉月睡了?”

鄭月兒將臉也貼在小開的肩上,點點頭“恩”了一聲。

“想我了?”小開在她耳邊壞笑道。

“臣妾無時不想着皇上,臣妾是想,宮中這麼多姐妹,皇上還是讓她們也多沾沾雨露,說不定能早日誕下幾個皇子,皇位方能後繼有人!”鄭月兒不着痕跡的道。

說來也怪,這小開同志穿越之後。雖然已經有了四個孩子,但竟然都是公主,小開寄於厚望的她,依然也是個公主,特別是皇后專寵後宮之後,宮中便傳言不斷,皇后德行淺薄,大婚便不吉利、現又導致後宮後繼無人,甚至有建議小開廢后的傳言。雖然小開經常開導鄭月兒,但在那個重男輕女、無後便是最大的不孝的時代,鄭月兒自己竟也是那樣認爲的,她總是有意無意的推小開同志到別的妃嬪房中,只求早日能有個皇子出世,讓皇室後繼有人,讓那些流言不攻自破。

看着鄭月兒那母儀天下堅決的樣子,小開是既心疼又無奈,不過沒有皇嗣,他也是經常受到兩位太后的百般指責。

不過今天,他卻不想聽,在鄭月兒耳邊壞笑道:“我們都還年輕,一起再努把力,朕就不信與皇后造不出一個小人兒來!”

“啊!”空中傳來某人被擰誇張的叫聲和宮女們偷偷發出的吃吃笑聲!

本章節是第五十三章 流言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叮咚、叮咚……”一支商隊滿載着各種各樣的稀奇玩藝兒和女人最喜歡的絲綢、花布隨着清脆的馬鈴聲走向了蒙古瓦剌部的王庭——唐努烏梁海的拉赫爾城。

“站住!”城門口的幾個瓦剌士兵擋住了商隊的去路。

一個大鬍子的人立刻滿臉堆笑,點頭哈腰的操着略感生硬的蒙語走向了那個爲首的小軍官:“願長生天保佑您!尊敬的將軍,我們是從西域來的商隊,是圖拔拉大汗親自許可我們進入瓦剌通商的。”

閃婚有毒:顧少撩妻無度 那小軍官被人稱作了將軍,心中一美,又聽說大汗親自許可的,臉上的神情也好了起來,但仍警惕的打量着那長長的商隊道:“可有憑證?”

那大鬍子忙點頭道:“有,有,我這就給您拿。”說完,他從懷裏掏出了一個小包,從中拿出一塊小羊皮製成的文書遞了過去。

那軍官伸手一接,手心裏感覺竟然多出了點什麼? 神祕夜妻:總裁有點壞 沉甸甸的,輕輕用手揉了揉,那手感竟然是幾塊金幣,而那羊皮文書也確是真的,大汗的手書他是認得的,他立刻也如老朋友一般滿臉堆起了笑容,將文書還給那個大鬍子,金幣則神不知鬼不覺悄悄溜進了袖口,他嚷道:“啊!想起來了,原來是買買提先生啊!這次又帶來了什麼好東西?”

買買提哈哈大笑道:“有女人喜歡的絲綢、花布、鏡子、首飾,孩子的玩具,還有茶葉、香料、玉石,最誘人的還有這個!”說完竟然從一個小盒子裏拿出幾方手帕,又道:“送給幾位大人了!”

那軍官接過一看,竟然是幾方繡着春宮圖的手帕,連同那幾個士兵,都看得哈哈壞笑起來,那軍官笑道:“買買提,你可真是個壞東西,這樣的東西,你也敢帶在身上,不怕你的女人揪你耳朵?小心女人罰你不許上牀!”

買買提笑着拿起一方手帕,隨手往帽子上一藏,道:“各位請看,我哪裏帶有違反女人規定的東西了?我從小最聽女人的話了!”

衆兵士俱是鬨笑起來,那軍官也笑着拍拍買買提的肩膀,總算是想起了他的職責道:“買買提,快請進吧!記得把好東西給我留一份,我換班後去找你!”

買買提躬身道:“一定、一定!”然後便揮着手招呼他的商隊進入了拉赫爾城,這拉赫爾雖然號稱是蒙古瓦剌部的王庭,其實論規模只怕連大明內地一個好點的縣城都比不了,那道路更是大坑套小坑,壞得讓馬都直皺眉神兵天下最新章節。

商隊好容易到了城中央的市場,這所謂的市場,其實也不過是一塊小空地而已,各處的人們都匯在這裏或以銀或經物換取一些自己所需要的東西,由於這次來並不逢大交易日,整個市場十分的冷清,買買提一行人無奈的直搖頭,還是按規矩向市場官納了稅和好處後,便開始在城中販賣他們的貨物,由於邊境不安,商隊好久沒來過了,當買買提等人將貨物擺開之後,人們一傳十,十傳百,整個拉赫爾,立刻變得如過節一般的熱鬧,牧民們從四面八方趕來,小小的拉赫爾城,一時間竟人滿爲患……買買提的商隊不僅收銀錢,也收各種皮貨和藥材,所有的人頓時都忙得熱火朝天,不到天黑,整個商隊的貨物便已經賣完,只剩下很多沒能擠進來失望的蒙古牧民,牧民們掩飾住稍稍失落的心情,熱情的向買買提等人打聽商隊下次什麼時候再來,那樣子,竟然如同一家人般的親熱……

天已經快黑了,一彎新月早早的便掛在了天邊,買買提等人收拾好新收的貨物、馬隊,離開拉赫爾城,在城外紮起了宿營的帳篷……

夜色中的拉赫爾城一片漆黑,但圖拔拉大汗的王帳周圍,仍然是燈火通明,圖拔拉等人正在與他手下的幾個王爺飲酒作樂,特有的馬頭琴傳出悠揚的琴音,幾個蒙古少女正踩着鼓點跳舞,一浪高過一浪的喧鬧傳的好遠好遠……

在這歡樂之中,幾個黑影如同鬼魅一般徑直飄向了圖拔拉的王帳,隨着幾聲悶哼,幾個巡值的士兵被人抹了脖子,靜靜的倒下了。

圖拔拉坐在大帳的上首,一邊喝酒一邊眯着眼色迷迷的盯着跳舞的那幾個少女雪白的大腿、高聳的雙峯,他不時發出放浪形骸的笑聲。

忽然間:“嗖!”的一聲,一支利箭從帳外疾射而來,也不知是不是天意,一個跳舞少女的手如同計算好了一樣偏偏在那時手臂一揮,那隻箭不偏不倚正好插在了她的手臂上,隨着她驚恐萬分的一聲尖叫,在座的人登時反應過來,有刺客!所有人都拔出了腰間的彎刀!蒙軍集結的號聲也開始吹響……

圖拔拉呆了會,終於看清了那支箭的目標——自己,他勃然大怒,一腳將面前的案几踢飛,咆哮着大喝:“來人,快追!”

乘醫官給那受傷的少女包紮,他蹲下來仔細的看着那支刺客射出的箭,忽然,恩?他呆住了,這支箭上的一個小記號顯示竟然是他的庫藏之箭!這刺客顯然是在刻意隱藏着什麼!

“去庫房!”圖拔拉站起來冷聲道。

王庭的庫房前,橫七豎八的倒着幾個士兵,看那傷口,顯然是被利刃所爲,刺客在現場似乎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大汗,您快來看!”果然,他的藏箭櫃櫃門大開,他的大汗之箭被盜走了好大一部分,他惱怒的環顧四周,對了!這庫房應當還有個暗哨啊?

果然,他在不遠處牆邊找到了那名暗哨的屍體,一看,他就是被人從遠處一箭射死的,那箭威力強大,竟然射透了他的身體,看那牆上的血跡,顯然,他是被人射釘在了牆上……不對,圖拔拉想,這夥刺客對王廷如此熟悉,會是什麼人呢?咦,這牆上怎麼會有刀痕?原來是箭頭——射穿那暗哨的箭頭!刺客顯然是想掩蓋事實,準備挖出箭頭,而因某種原因而被迫放棄了,這欲蓋彌彰之處章!

“把箭頭挖出來!”圖拔拉令道。

幾個蒙古武士立刻拔出配刀開始挖那箭頭,不一會兒,那箭頭就被挖出來了,這是一種特殊的三角錐形箭頭,並開有血槽,與蒙古軍的扁平箭頭顯然不同!一個士兵插嘴道:“這好象是女真人的箭頭!”

“恩?難道是他們……”圖拔拉心中一驚,道:“今日之事,誰也不許外傳,違令者殺了喂狗!”

圖拔拉說完,手裏拿着那個箭頭,帶着一干隨從衛隊,離開了庫房,徑往王帳而去。

本章節是第五十四章 裂痕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圖拔拉回到王帳,立刻招來衛士,他低聲道:“立刻暗中給我搜查這幾天王城來往的客商,看是否有可疑之人!”

那衛士行了一禮便出了大帳,竟然迎面與一個跌跌撞撞而來的士兵撞了個滿懷,那士兵痛苦的悶哼了一聲便昏死了過去。

“怎麼搞的!”圖拔拉怒道,待他走近,纔看到那士兵的背上竟然又插着一支羽箭,看那服飾,竟然是先前去追擊刺客的那隊衛兵“快,弄醒他!”圖拔急忙吩咐道。

醫官過來給那名受傷的衛士灌下幾口熱湯後,那士兵終於悠悠醒來,有氣無力的泣道:“我們奉大汗之命去追擊刺客,但在城南十里處飲馬坡遇伏,全軍覆沒了!”

那士兵身上的箭被挖出,仍然是圖拔拉的藏箭!

“去看看!”圖拔拉道,他心中的憤怒已經快要到暴發的極限了。

“大汗,那飲馬坡隨近不是有金國的一支軍馬的駐紮嗎?他們爲何不救援?”一個王爺提醒道。

圖拔拉臉色鐵青沒有理會,翻身上馬,大隊人馬直奔飲馬坡而去。

月色中的飲馬坡下,出來追擊的一百多王廷衛兵橫七豎八的倒在了地上,血早已乾涸,看着這些衛兵身上那密集的箭矢,顯然,他們是中了大隊人馬的埋伏。

圖拔拉隨意拔出了幾支箭,有的是他的藏箭,而大部分,則是那種先前見過的三角箭,藉着火把的亮光,箭桿上均刻着“天命三年制!”圖拔拉的臉色更加陰沉,這顯然又是金國人駐軍的箭矢!

“報!飲馬坡金國那支小隊不知何時竟然失蹤了!”一個前去打探金國駐軍的衛士前來報告。

當圖拔拉帶着大隊人馬來到這金國飲馬坡駐地時,這裏早已只剩下一片兒狼籍,他爲了顯示兩國友好而特意允許的三百多金國駐軍,顯然不知何時已然離開,圖拔拉一刀劈倒他身邊那倒黴的木樁,怒道:“回帳神兵天下最新章節!”

兩天後,暗訪的那個衛士也回來了,他稟道:“那幾天,只有一個叫買買提的西域商人帶着商隊出入過王城,不過那一晚,他和守衛城門的米拉奇等人喝了一夜酒,所有人喝醉了整晚睡在一個帳篷裏,沒有人離開!”

“買買提?恩,好象是有這麼個人,對了,是那個送給自己許多財寶和幾個西域女人風流一夜的奸商,這個壞東西,來了竟然也不來孝敬下自己!想起那幾個西域女人,真他孃的風騷,好美……這傢伙,竟然跑去和個小兵喝什麼酒,難道本汗這裏沒有酒嗎?”圖拔拉想着想着嘴角竟然浮起了笑容,道“他人呢?”

“他今日早上返程了,看那傢伙,收了滿滿幾大車皮貨和藥材,只怕這一趟要賺不少錢!”那衛士道。

圖拔拉揮揮手道:“不管那奸商的了,隨他去吧!查清楚那些金國駐軍的去向了嗎?”

“聽說他們昨天白天還在,可晚上便不知所蹤了……”那衛士道。

圖拔拉的王廷會議座無虛席,王廷會議按計劃將研究對大明的作戰問題,所以各部落的首領、王爺擠了滿滿一大圈,大傢伙一邊用刀分食着烤得金黃的羊肉,品着**酒,一邊聽圖拔拉講話,圖拔拉看看人都到齊,也都吃喝的差不多了,圖拔拉示意了一下,他的一個的衛士便走到帳篷中央將王廷剛剛發生的刺客事件和已經調查的情況作了通報。

那衛士退下後,立馬,與會的各部落王爺、首領中炸了鍋!一時間衆人議論紛紛,交頭接耳,甚至有人還爭論起來……

一個叫騰裏金的部落王爺忽然起身道:“各位請肅靜!聽在下一言!”待衆人都停止了言語,他纔對圖拔拉躬身一禮然後繼續說道:“在下以爲,情況很顯然,這場刺殺行動是金國人所爲,理由有三:一、如果是明朝人所爲,他們根本沒必要隱瞞,找到機會直接去幹便可,還去偷大汗的箭?他們難道沒有箭?這純屬脫褲子放屁嘛!在王廷,他們多呆一刻便是多一刻的危險,多一分被發現他們的機率;再說,他們有那能力在這近千里遠的路途中行軍不被發現嗎?設伏一口氣消滅掉大汗的百人衛隊,那至少得三百人以上的隊伍!請問這可能嗎? 當時明月照彩雲 有何人見到過明朝人的蹤影?第二、如是我蒙古內部人所爲,他一要有理由,與我大汗是不公戴天的死敵或者是覬覦大汗之位,但現在有這樣的人嗎?最重要的一點是他去哪裏找這麼多金國的箭?搶金國人或者是與金國人聯合?大家都想想這有可能嗎?第三、從三角箭頭、什麼天命三年、還有神祕失蹤的金國駐軍、刺客時時刻意隱藏的身份,這不正好說明了一切嗎?”

騰裏金的話立刻引得了衆人的一致認同,是啊!這草原上各部落的耳目無處不在,一支最少三百人的隊伍怎麼可能千里奔襲到這大漠腹地而不被察覺?

更有人接着分析道:“我看這金國人的確用心惡毒,先是欲挑起我與明國的戰事,從而借戰爭之手讓我瓦剌與明國兩敗俱傷,他好從中漁利,或回去復國或乘勢佔我之草原、人口,現見我與明國大戰並未如期打起來,便欲刺殺大汗,從而引起我之內亂,進而侵佔我之土地、牲畜、子民!大汗,這金國人狼子野心,我們不得不防啊!”

本來,這圖拔拉還心中有所懷疑,畢竟,這場刺殺行動指向太明顯了點,但衆人這樣一分析,立刻將他心中可能連他自己都未察覺的那點隱憂給激發了,原本,他也不是良善之輩,本就對黃臺吉等人深爲提防,立刻,他便回憶起那支射向他的利箭,瞬間他便對黃臺吉等人動了殺心,他冷哼道:“他有吞虎策,本汗自有滅狼計!他們想利用明國之手傷我,我又如何不能將計就計?咱們如此這般!就不信這黃臺吉還能逃出生天!”

這黃臺吉本便是算計着利用大明與蒙古瓦剌部之間的矛盾,從而兩邊取利,爭取重新復歸故土的,但千算萬算,沒想到這到頭來,一件他所並不知道的未遂刺殺事件,竟然將他變成了明蒙兩邊爭相算計的“香餑餑”!

本章節是第五十五章 殺機頓起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現牛羊……”看着如此的美景, “喲嗬——!”維吾爾族出生的買買提又一次的坐在馬車上彈起了他心愛的冬不拉,此次,他們小隊近乎完美的完成了那起由小開同志倡議、由新升格的陸軍參謀部制訂的代號爲“失敗之刺殺”的特別行動,所有人都心情十分愉快,買買提那獨特的西域歌聲、撩人心絃的冬不拉琴聲與那草原上那一望無際的花海、那淡淡的花香和還有遠方的幾隻悠閒的白鷺一起構成了一幅完美的圖畫,商隊的其他人也都騎着馬踏着買買提的歌聲慢慢向前走着,大家在這彷彿無邊無際美麗的蒙古大草原上,醉了!

“大家注意了,那邊來人了!”負責殿後警戒的幾個人忽然發出了警告聲,大家朝後一看,一騎人馬,在茫茫天地一線之間竟然揚起了一陣煙塵。

“警戒!”各人都警覺起來,買買提也從車上站起來,大家都盯着那路人馬看,那路人馬越來越近了,馬蹄聲如奔雷般傳來,看那隊人馬服飾的樣子,竟然是圖拔拉的親隨衛隊模樣。

難道暴露了?衆人心中一驚,幾個人的手禁不住向腰間摸去,緊緊的握住了刀把。

“買買提先生,請等一等!”遠遠的一個爲首的軍官模樣的人就喊道。

“大家隨機應變!不要輕舉妄動!” 總裁老公追上門 行動隊長買買提小心的吩咐道。

很快那隊騎兵便趕到了他們的身邊,那爲首的蒙古軍官勒住馬道:“尊敬的買買提先生,我們是大汗親衛,我們大汗有件事想請您幫個忙,或者說想跟您做筆大生意!”

買買提大笑道:“原來是大汗的使者,小人失敬了穿越農家調皮小妞TXT下載!不知是何事能讓在下爲大汗效勞?”

那軍官道:“我們大汗想請你幫忙給明國捎封信!”

買買提裝作十分驚駭的樣子連忙擺手道:“十分報歉,將軍,我們不去明國,我們是回西域去,去明國不是走這條路!”

那軍官道:“我們知道,大汗說了,如果您能答應,他將給你這趟貨十倍的價錢!好好考慮一下,就送一封信,十倍的價錢,用漢人的話說這可是打着燈籠都找不到的好事啊!”

買買提搖頭道:“謝謝大汗好意,我們又不認得明國人,也從沒跟他們打過交道,我還聽說,你們和他們正打仗,雙方都是到處抓探子,抓到就殺了,這十倍的價錢雖好,但我還得有命花不是?這樣的事我可不去,您別嚇我了!”

那軍官怒道:“你竟敢違抗大汗的命令?”話音剛落,那隊騎兵呼拉一下就圍了上來,甚至拔出了軍刀比劃着,嚇得商隊幾膽小的人的腿立刻發起抖來,甚至有一個人嚇得一會兒捂住下腹不停地兒又放開,眼看是嚇得要尿褲子了。

買買提陪笑道:“不是我不聽從大汗的命令,我只是個商人,這可是掉腦袋的事,不是我們商人該乾的事,生意人有生意人的規矩,那就是求利不求害!”

那軍官看了一眼那幾個嚇的腿發抖的人,心中可能十分的得意,哈哈一笑便道:“如果一定要你去,你開個價,我知道你們這些奸商,只要價錢好一切都好商量!”

買買提也不發價也不說話,只是把頭搖的撥浪鼓似的,那軍官下馬道:“就算是大汗請你幫個忙,我告訴你,你只要將信往明國駐軍營隨便什麼軍士手裏一給,告訴他這是我們大汗送過來的信,便算你完成任務如何?又不要你回覆!再說你是商人,據說明國也善待商人,相信他們不會爲難你的,大汗也給你開好了路引,所以你這次只有好處沒有一點兒危險!”

買買提竟然不識好歹依舊推辭,只到那軍官佯作大怒,作勢要當場殺人,他才勉強答應下來,不過價錢竟然一開口便是一百兩黃金,那軍官心裏那個美啊!他倒也大方,當場便付給了他黃金、書信和路引,叮囑幾句,一彪人馬打個唿哨,便丟下買買提等人絕塵而去。

回到王帳,圖拉拔立刻在王帳中問那衛士軍官道:“那個叫買買提的傢伙見到你是什麼表現?還有,他是怎麼說的?”

那軍官本是個活寶型的表演人才,他誇張的演示了一番買買提商隊的幾個人見到他們拔刀時嚇的瑟瑟發抖、擠成一團的模樣,特別是其中一個嚇得差點尿褲子捂又不敢捂、尿又不敢尿的情形,差點沒把圖拉拔等人給笑死,他捂着肚子笑道:“這些商人啊!就是怪,爲了一點銀錢,敢深入大漠到我王廷來,不可謂沒有膽氣,可一見到刀,嘿嘿!又立馬成了膿包一個!然後呢?”

那軍官又添油加醋的把買買提死活不願意送信,最後是他拿刀威脅要殺了他們才被迫答應幫忙的的事說了一遍,當然還有他們幾人私吞了剩餘的五十兩金子的事沒有說出來,這些同去的人中,相信也不會有那麼傻的人。

那軍官表演完心想,如此爲難之事也咱替大汗辦成了!看那樣大汗只怕還會賞我點什麼吧?果然,圖拉拔哈哈大笑,站起來拍拍那軍官的肩膀,傳令重賞了那個軍官,他心中最後一點懷疑終於打消了;他悄悄傳令將一直遠遠盯梢買買提等人的騎兵撤回了王廷。

而買買提這邊,待那些跟梢的騎兵終於走遠後,衆人都笑着互相評價誰剛纔的表現最好——當然是那個佯裝快要尿褲子的人,有了圖拉拔的“嚴令!”商隊終於可以不再遮掩繞行,一行人調整了一下方向,直接向大明的邊界奔去。

一個月後,圖拉達那封信終於擺在了小開同志的案頭,看着這封告知金軍具體部署、行動方案的“賣友求榮”信,小開同志也忍俊不禁,這次的特種作戰功不可沒!一種全新的戰爭形式誕生了!不過這戰後雙方進行談判協商兩國邊界、通商的提議倒是引起了他的思考,他將這封信轉給參謀司,研究對策。

本章節是第五十六章 出賣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雖然夜色已深,但如銀水泄地般的月光,照得大地竟然還是那樣的明亮,時間已近夏天,這蒙古高原的夜仍然有些許的寒意。

金軍中軍大帳中,黃臺吉仍然沒有睡下,他自從從圖拔拉汗王廷處回來後,反覆的斟酌着這次大規模行動的計劃,整個計劃不可謂沒有魄力,也是他與圖拔拉兩人英雄所見略同的結果,以他看來,只要這個計劃成功,大明至少在政治上會相當被動——烏蘭巴托如果被襲,說不定新附的漠南蒙古諸部便會離心離德,到那時……嘿嘿,黃臺吉不由笑了,不過,長年作戰的經歷又讓他隱隱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他努力的盤算着自己的得失和計劃的細節。

也許是自己太多心了,此計劃收益大,但危險也大,特別是自己的金軍,要長途繞道奔襲明軍戰略要地烏蘭巴托,可一旦圖拔拉的大軍沒能按計劃拌住明軍主力,自己的大軍將死無葬身之地!是的,長年作戰的經驗讓他不安的地方在這裏!

不行,舉族的希望在自己這兒,自己怎麼也得留條後路,畢竟,單憑金軍目前的力量,即使攻下了烏蘭巴托,其意義主要是政治上和象徵性的,自己的金軍擋不住明軍其他後援軍團的反攻,這大明帝國實在是太大了,隨便從什麼地方都能抽出幾十萬大軍來,再說憑圖拔拉那頭笨熊,想讓他的軍隊吃掉明軍蒙古駐軍主力?說不定能拌住都是在做夢!自己怎麼忘了自己其實只要挑他們兩方的爭鬥即可這一終極目的,忽悠別人差佔忽悠得連自己都信了!這水平真是蓋蓋的,哈哈!圖拔拉啊圖拔拉,這這頭蠢驢,老子纔不冒這個險呢!老子這次來個坐山觀虎鬥!明軍小勝或兩軍相持,金軍則不動,明軍大勝,金軍則乘亂回師攻取大漠東南那廣大的草原;圖拔拉勝,則……嘿嘿,想明白了這一層,黃臺吉幾口便喝下了一大碗馬奶酒,隨即哼着小調向他王妃的帳篷走去。

天已近寅時,金軍大營已是一片漆黑,幾隻快要燒盡的火把餘燼下,幾個沒精打采的兵士正斜靠在寨門上抱着兵器打盹,遠處草叢中的幾處暗哨也冷的紛紛爬了起來,打着哈欠跺着腳想活動一下筋骨,一切都是那樣的安寧、詳和。

忽然,“嗖,嗖、嗖……”幾支利箭從遠處的草叢中飛來,那幾處暴露的暗哨包括寨門前的哨兵都悶哼一聲中箭倒地,雖然有幾處命大的暗哨發現不對及時射出了報警的響箭,但顯然已經是太遲了,幾乎是同時,明軍的那特有的綠色信號箭帶着哨音已然騰空而起!

“明軍劫營了!”隨着哨兵幾聲喊叫,金軍大營頓時開始騷動起來,找兵器的、找馬的、呵斥的,女人的尖叫聲……整個大營如同炸了鍋一般。

就在金軍大營混亂之際,明軍騎兵如雷的馬蹄聲已然從三個方向同時響起,隨着草叢中又是一支支火箭遠遠的射來,金軍大營的帳篷被引燃了,大營起火後金軍秩序更加混亂,一時間,火借風勢,含油的皮質帳篷燃起的大火照得大地一片通明。

黃臺吉在熟睡中被一陣嘈雜聲驚醒,幾個衛士衝了進來,結結巴巴的大聲告稟道:“稟大汗,明軍夜襲!”

黃臺吉來不及披衣,衝出大帳,此時,明軍騎兵的火把已經如幾條長長的火龍,正圍着大營轉動,在那一支支火箭的帶動下,整個大營已是一片火海,而他的許多士兵們帶着滿身的大火哭喊着四處奔突亂跑,整個營地怎一個“亂”字寫得?

“不要亂極品囂張,女王來襲全文閱讀!本汗在此!”他大喊一聲,大步上前,在衛士的幫助下一把扶起被撞倒的中軍鼓架,拿起鼓槌使勁擂起鼓來,“咚、咚、咚……”巨大的鼓聲讓金軍從慌亂中稍稍安定下來,各將也自發的聚攏在黃臺吉的周圍,金軍也有組織的開始抵抗明軍的攻擊。

不過,已然太晚了,明軍大隊已然打破營寨開始將金軍分割包圍成幾塊,到了此時,黃臺吉再厲害也已經無力迴天,敗局已定,“突圍!”黃臺吉無奈的下令道。

在一干將領和衛士的拼死護佑下,黃臺吉等人終於殺開一條血路,乘亂衝出了明軍包圍,但他回顧的身邊,竟然只有不到百騎跟隨。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看着遠處一片火海般的大營,黃臺吉淚如泉涌,近五萬大軍,全族最後的希望,就這樣全部都破滅了,黃臺吉哭着哭着忽然覺得萬念俱灰,拔刀便向脖子抹去!

他身邊的幾個將領大驚,連忙拼死抱住,一將哭道:“大汗,勝敗乃兵家常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材燒!只要您在,金國的大旗便在,大金國纔有希望啊!”

另一人也哭勸道:“大汗,明軍爲何能如此準確的找到我們的宿營地?我們是被人出賣了啊!這仇得報啊!”

黃臺吉心中也是一激靈,是啊,明軍是怎麼找到自己這祕密的宿營地的?自己是按計劃進入到這前進之地的啊,這之間,應當還有一支蒙軍存在啊!明軍難道是長翅膀飛過來的?

“哈哈哈……”想明白過來的黃臺吉大笑起來,把衆人嚇的夠嗆,黃臺吉道:“事情很顯然,是蒙古圖拔拉出賣了我們,放明軍過來將我們滅族的,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這血海深仇、滅族大恨,大家都記住了!我們走吧,這裏已經不屬於我們了。”

黃臺吉翻身上馬,呼哨一聲,一行人便頭也不回的策馬繼續向西奔去,迅速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圖拔拉大營,這一夜也是一夜無眠,他故意放明軍騎兵軍團過去夜襲金軍營地,但當金軍金軍覆沒的消息傳來,他雖然覺得大仇得報,但不知怎的,心中竟然沒有一絲喜悅,難道自己錯了?他不禁有些懷疑起來。

圖拔拉眼珠一轉道:“明軍情況怎樣?如果我們在他們後面再來次突襲,大家以爲情況會如何?”

衆頭領愣了一下,旋即大夥哈哈大笑起來,這真是一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的妙計!當慣了強盜的蒙軍衆頭領一下子都來了勁,分頭出營去調集人馬。

圖拔拉的大軍很快便出現在了明軍的身後,對面的明軍騎兵軍團顯然也發現了圖拔拉的意圖,兩支龐大的騎兵遠遠的對峙着,正當圖拔拉得意洋洋,準備下令包抄之際,探馬來報,他們的身後,出現了另一支明軍,明軍竟然早就防着他這一手,圖拔拉的後手偷襲,瞬間竟變成了被夾擊。

看着那新出現的明軍陣列中那如林的火槍、還有那黑黝黝的大炮,往日金軍的描述也太嚇人了點,加之陷於兩面被夾擊的不利境地,圖拔拉的蒙軍在氣勢上弱了下去,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圖拔拉一看形勢不對,立刻改變了主意,派出使者,聲稱這是場誤會,他們瓦剌部蒙古人是講信譽的,圖拔拉的大軍是來協助明軍對金國作戰的,並信誓旦旦的邀明廷速派員前去瓦剌部王廷拉赫爾城談判。

明軍將領也不點破,雖然明軍目前佔據着有利的戰場態勢,但畢竟,明軍是長途奔襲,特別是騎兵軍團又經一夜激戰,早已經疲憊至極,此次奔襲又沒有攜帶重炮,真打起來,這鹿死誰手還真是未可知也!既然對方已經受到震懾,不願意立刻撕破臉,自己這方就更沒有必要,反正一口氣也吃不成個胖子,機會多的是!於是乎,雙方在刻意友好的氣氛下坐下來草定了確保邊境和平安寧的協約,協約約定明軍立刻上報朝廷,由大明朝廷迅速派員前來談判雙方和約。

雙方軍隊達成初步意向後,向各自的後方徐徐退去,一場麻桿打狼兩頭怕的大戰在明軍的優勢軍力威懾下,化於無形。

本章節是第五十七章 夜襲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當小開同志收到軍事科學院吳鋒院長的邀請,前去軍事科學院參觀新的軍事成果時,小開原本不經意的心被深深的震憾了,作爲後世來的穿越者,他都不得不承認,沒有經過野豬皮時代奴化毒害的古代中國人,真的是太聰明瞭!

短短一年多的時間,理化所的技術人員不僅完全吸收掌握了歐洲傳教士傳來的數學、物理、化學、天文等自然科學知識,更是有了進一步發展,有了一系列在小開同志都覺得快得不可思議的結果:物理所——除了造出大幅改良的以水力作基本動力的鑽牀、車牀、銑牀、磨牀、衝壓機等基礎裝備外,竟然對歐洲技術方案進行改造造出了較高技術水平的實用型蒸汽機樣機並創造性的將之應用到船舶上——這可是世界上第一艘機器動力船舶!化學所——按小開同志的配方方案生產出了直接用於軍事的新式炸藥、雷汞、子彈底火藥;還有作爲民用的肥皂、化妝品等!

作爲軍事科學院的骨幹單位——槍炮研究所則應用上述成果造出了估計是世界上第一支後膛槍、子彈、手炮(原始的手榴彈)、炸藥包!

雖然上述成果作爲後世人來看,還很原始,並不完善空間,而且這些成果的快速取得,與小開同志這個後來者的“作弊”也有很大關係,但在那個時代,其意義真的可以用革命性的創新來形容!

Views:
4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