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弟參見大姐!”經過襄城公主這麼一提醒,李愔這才發現,蕭文心這小姑娘都讓自己看的臉紅了,甚至都有些氣惱之色,畢竟這麼盯着一個未出嫁的女孩看,實在是一件十分失禮的事,就算對方是他的未婚妻也一樣。

“呵呵,這時候纔看見我這個大姐啊,剛纔你都看哪了?”襄城公主的嘴巴可不饒人,打趣着李愔道,搞的李愔臉色通紅,尷尬的不知道說什麼好。蕭家的人則十分有興趣看這個準女婿出醜,蕭文心身邊的幾個女子則嘻嘻哈哈的小聲笑個不停。

“行了,大家趕快赴宴,這次宴會可是六郎精心準備的,都去見識一下吧!”蕭瑀卻不想李愔太過出醜,大手一揮說道。做爲一家之主,他是蕭家的威信極高,其它人見蕭瑀發話,立刻不敢再笑,連襄城公主也不例外。

這下可救了李愔,他急忙讓下人帶着女賓客去大殿,自己則親自陪着蕭瑀到會場。剛一進會場,蕭瑀就被一羣皇室宗親給拉走了,李愔也終於鬆了口氣,怪不得前世那些結婚的朋友都不願意去老丈人家,這壓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等請的人來的都差不多了,太宗李世民才帶着衆位皇子公主姍姍來遲,不過讓李愔有些意外的是,楊妃竟然也隨着李世民一起來了。李愔略一思量也就明白了,本來這種宴會是要長孫皇后出席的,不過現在長孫皇后病重,根本不能來,再加上這場五王宴,他和李恪又是主人之一,做爲他們的親生母親,李世民帶楊妃來赴宴也就理所當然了。 飼料充分攪拌均勻以後,康明拿著大盆,開始給每個雞籠的雞餵食。

「村長,這飼料果然不錯,今天餵食以後,那些雞明顯吃的速度很快!」康明每天都在這裡工作,對於這些雞的吃食速度非常清楚,稍微有一些變化就能看出來。

放在平時,飼料放入雞籠的盒子裡面,那些雞都是愛答不理,通常要過上一會才會進食。

可是今天不同,這飼料剛放入雞籠,那些雞就爭搶著過來吃食,吃的速度可比以往快了很多。

「每天的普通飼料量用不用增加?」郭飛看著那些雞吃食的速度,真怕爭搶著吃,有些雞吃不到,飼料分配就不均勻了。

「我覺得應該增加一些,咱們的飼料量本身就不大…」康明知道村子如今的情況,為了節省開銷,吃的飼料都是最低級的,數量也不多。

「嗯,那就提高兩成的飼料量,不能讓這些雞餓著!」郭飛覺得還是適當的增加飼料數量,讓雞吃的更飽,這樣多少也能增加高星雞蛋的產量。

康明回答道:「嗯,沒問題!」

郭飛詢問道:「咱們現在的高星雞蛋產量是多少?」

雞蛋是按照個頭,顏色來區分星級,個頭小一些的,都是普通雞蛋,正常大小的,都是一星雞蛋。

顏色深一些,個頭大一點,上面有明顯黃紋的,就是二星雞蛋。

「村長,咱們的養雞場通常都是生產一星雞蛋,只有極個別的雞,比如比較瘦弱的那些,才會生產沒有星級的雞蛋,只要體型健康,飼料跟的上,生產出來都是一星的…」

食材通常都是個頭、外形比較差的那種,營養價值最低,沒有星級,拿到市面上也不值錢。

只要正常的情況下,都能生產出一星的食材,這也是市面正常銷售的產品。

康明繼續說道:「咱們的飼料都是用的最差的那種,能夠生產二星雞蛋的,都是體型非常健壯的母雞,數量的話只有十一隻…這個比例非常的低…」

一個五百隻雞的養殖場,只有十一隻二星雞,能夠生產二星雞蛋,這個比例真是太低了。

主要還是飼料跟不上,雞獲取的營養不高,每天還要下蛋,自然就會很瘦弱…

「只有十一隻二星母雞…這太低了…」郭飛若是想要把二星雞蛋當做食材,放入餐廳製作成菜品銷售,每天十一個二星雞蛋肯定不夠。

而且二星母雞不一定每天都能生產二星雞蛋,同樣是有一定概率的,具體算下來的話,每天也就是七、八個二星蛋的產量。

如此低的產量,自然無法當做食材製作菜品進行銷售,至少也要將這個產量提高五倍才是穩妥的。

就像如今的銷冠菜品麻婆豆腐,每天都有將近三十道的銷量,食材若是太少,肯定不夠銷售的。

「好了,具體的情況我已經知道了,過陣子我會過來看看情況的。」郭飛具體的情況了解的差不多了,也把事情交代清楚,就離開了養殖場。



村頭貼上招聘告示以後,第二天就來了幾位應聘的人選,都是村裡的人。

郭飛對於這些人很熟悉,挑選了三位比較年輕的人加入餐館。

其中有兩位三十齣頭的女性作為前廳的接待員,另外一位四十齣頭的大媽是刷碗工的工作。

這幾個人都是每個月一千五的工資,加在一起就是一個月四千五,同時會管兩頓飯。

如今郭家小館一共有了六名員工,衡陽身為店長,郭飛給漲了一千元的工資,達到每個月兩千五。

張林身為廚師,工資也稍微調整了一些,達到兩千每個月,其餘的所有人每個月都是一千五。

這些人的工資總共加起來就算九千元,比之前提高一大截。

不過比起一名三星廚師來說,這只是一個零頭。

好在劉昂星不需要支付工資,不然每個月的開銷至少也要多出將近五萬元。

餐館可以說一切進入正軌,只要按照正常的發展,肯定是越來越好。



時間過了兩天,到了三月十一號,周三。

在這一天,郭家小館迎來三位尊貴的客人,這個便是餐飲管理機構的審核人員,其中一名叫做彭福。

郭飛對於這次的審核很重視,在審核人員來了以後,第一時間就趕到餐館。

「你好!我是餐館的老闆郭飛。」郭飛雖然是村長,可是這個餐館是以個人名義建立的,如今的身份就是老闆。

「你好。」彭福象徵性的與郭飛握了一下手,然後說道:「審核的要求清楚吧,我們只負責審核菜品,若是達不到要求,申請費用是不會退回的。」

為了避免有些餐館胡亂的申請,只要交了審核費用,若是做的菜品不合格,也不會將費用退回去。

若是下次想要再申請,這個費用還需要從新繳納。

「嗯。這個我都清楚。」郭飛給衡陽使了個眼色,「快去泡壺上好的龍井茶,招待幾位貴客。」

「不必了,我們不能品茶,這會影響味覺。」彭福立刻回絕,茶水的苦澀會影響到味覺,可能導致接下來品嘗菜品的時候無法嘗出真正的味道,所以在工作時是絕不會喝茶的。

永生仙墓 「若是沒什麼問題的話,就準備菜品吧。你們審核的是二星餐館,必須要有一道三星菜品,三道二星菜品。」

「嗯,這個我都清楚,馬上讓廚師準備!您先休息一會。」郭飛給審核員安排座位。

彭福繼續說道:「我們會有一個人全程觀察廚師做菜,並且檢查你們的食材與調料,這個需要你們配合。」

為了防止餐館出現虛假的料理製作情況,對於廚師的身份,料理的食材與調料,還有製作過程都需要檢查與監督。

只有這樣,才能最公正的審核出一個餐飲機構到底有沒有製作出星級料理的能力。

「嗯,這個沒問題,我們會配合的。」郭飛立刻同意這個要求,對於審核需要配合什麼,也是有過提前了解的。 PS:今天有點空,晚上九點左右還有一章。

李世民到來之後,宴會終於可以正式開始了,宴會桌子上的水果和冷盤被撤下,早已經準備好的各種美味佳餚立刻端了上來,特別是李愔新發明的‘叫花雞’和烤鴨,那股與衆不同的香味以及色澤,一上來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不過這還僅僅只是開始,場地中間的空間上已經升起了十幾堆篝火,燒烤架已經放好,一隻只已經放好調料的肥羊架上火上,不一會的功夫,一股濃郁的燒烤香味飄散出來,特別是當孜然粉撒上去後,那股十分特別的香氣刺激人口水橫流。

除了這幾堆篝火外,場地中有那十幾口樣式奇特的大鍋也十分吸引人眼球,這些大鍋全是用黃銅製成,下面一個底座,上面是一個圓形的大鍋,但在鍋的中間,卻有一個高高聳立的煙筒。

沒錯,這就是李愔讓人打造的巨型火鍋,其實也就是按後世的那種特製火鍋放大數倍而已,這種巨型火鍋放在桌子上,周圍放的都是一盤盤切的極薄的羊肉,這些羊肉是昨天晚上就放在冰窖裏凍上,吃的時候才由刀功極好的廚師切成,要不然根本切不了這麼薄。

美食雖好,但在那些好酒之人眼中,卻仍然處於次要地位,在場有一半以上是衝着那傳說中的五王醉來的。

將各色菜式端上來後,一排排身着白色服飾的侍從端着托盤上來,每個托盤上放着酒壺與數個酒杯。侍從所過之處,一股濃郁無比的酒香彌散開來,引的周圍的人不停的抽着鼻子,特別是那些個無酒無歡的老酒鬼,一個個眼伸長了脖子,鼻子使勁的抽動着,兩個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喝了這麼多年的酒,他們還是第一次聞到如此香濃的酒。

這是用酒頭勾兌出來的成酒,酒頭中雖然含有大量的甲醇,但經過幾天的靜置後,已經揮發的差不多了,這時候再勾兌到酒裏,只會讓酒的味道更加的香醇。

“好酒,好酒啊!”李世民聞到酒香後,也是連聲和誇讚,李愔親自動手,接着托盤爲李世民倒了杯酒,這第一杯酒當然要皇帝來喝。

“父皇,這是兒臣與各位王叔、王兄,共同釀造的美酒《五王醉》,這第一杯酒,兒臣敬祝父皇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也祝我大唐千秋萬代、江山永固!”李愔舉起酒杯,向李世民施了一禮道。

“好好好!愔兒果然好文才!”李世民被這酒香和李愔的馬屁薰的全身發飄,笑的想朵花似的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哈~”第一次喝這麼烈的酒,李世民只感覺喉嚨裏像是一團火一樣,但這團火進到胃裏之後,卻讓全身都是暖洋洋的,之後竟然還有一種難言的清涼之意涌上胸口,箇中滋味真是難以描述。

“好酒!哈哈哈哈~,快給衆位愛卿滿上,今日不分君臣,大家不醉不歸!”李世民只覺得酒意上涌,再次找到了年輕時叱詫戰場的感覺,興奮的哈哈大笑,十分豪邁的放下君王的架子,今天一定要喝個痛快。

其它人早就等不及了,紛紛接過身邊侍從的酒杯,而李靖那幫武將更加豪氣,直接搶過酒壺就往嘴裏倒,能得到李世民誇獎的酒,絕對不能錯過。

“噗~”在場的並不是所有人都能一下子適應如此烈的酒,有不少人喝慣了以前的淡酒,結果第一口喝的有點大了,一下子感覺嘴裏像是着了火的木炭似的,定力差的更是一口將喝進去的酒又吐了出來。

“好酒!”

“好烈的酒!”

“此酒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嘗啊!”

…………

不過更多的人卻是品出了這酒的與衆不同,一個個雖然被嗆的臉色通紅,但都是一臉興奮的大聲誇讚。

“哈哈哈哈~,這纔是給男人喝的酒,和它一比,什麼酒都變成了白開水!”又一個大嗓門狂笑的叫道,不用看也知道是程咬金那個老潑皮。這幫武將都是對壺吹的,喝的比誰都猛,但被嗆的比誰都慘,一個個臉憋的發紫,卻誰也不願意吐出來,李孝恭看着這幫人的囧樣,臉上都笑開了花,他是故意想看這幫人出醜的。最後還是程咬金適應能力強,第一個將酒嚥了下去,大聲的誇讚道。

“哈哈哈~,酒是好酒,不過大家還是先吃點東西墊底,要不然可撐不過幾杯!”李世民看着那幫武將面紅耳赤的樣子,也是笑的十分快意,招呼一聲讓大家開宴,李愔第一個撲向了餐桌。周圍的文武羣臣也都不客氣,呼啦一聲全衝了過去。

李愔忙了一天也沒怎麼吃東西,這會早就餓了,衝到餐桌邊抓起個盤子,夾了個叫花雞的大腿啃了起來,其它人也有樣學樣,拿着個盤子圍着餐桌轉來轉去,看到喜歡的食物就夾起來放在自己的盤子裏,雖然有些腐儒覺得這麼吃東西未免有辱斯文,但絕大部分人卻覺得十分的自由,比以前那種固定的宴會形式好多了。

等李愔肚子裏有了點東西后,這纔看了看老李同志,發現李世民對幾樣新式食物十分感興趣,啃完了半吃叫花雞後,又圍着烤鴨轉來轉去,烤鴨已經讓廚子片好了,旁邊放着薄面餅、麪醬、蔥條等佐食。可惜李世民不懂吃法,只知道夾着又酥又脆的鴨皮直接吃。

李愔急忙走上前來,在夾了鴨皮在麪醬裏蘸了蘸,然後將麪醬抹在麪餅上,又放了幾根細嫩的蔥白,包好了遞給李世民道:“父皇,這烤鴨味道雖好,但吃多了也會感覺油膩,不過這樣吃卻會要好的多。”

“哈哈哈~,愔兒有心了!”李世民大笑着接過來笑道,然後將包好的烤鴨放在嘴裏咬了一口,發現果然比直接吃烤鴨要美味的多,當下滿意的不停點頭,也顧不得和李愔說話,三兩口吃完了手中的燒鴨後,又急不可耐的親自動手卷起了麪餅。其它人也有樣學樣,紛紛上來品嚐烤鴨,一時間桌子上的鴨肉飛速下降,旁邊伺候的侍從急忙又讓人重新上來一批。

烤全羊那邊已經被李孝恭帶着幫武將佔領,一羣半大老頭圍着幾個火堆,一手羊肉一手烈酒,邊唱邊喝氣氛十分狂野,周圍的文官都離他們遠遠的,免得有人發酒瘋傷到自己。

涮羊肉那邊圍攏的都是一班文臣,對於這種能將羊肉的鮮和嫩發揮的淋漓盡致的吃法,再蘸上剛做的芝麻醬,絕對是無上的美味。興致上來之後,這幫文臣吟詩做對十分的熱鬧,後來連李世民也加入進去。

看到宴會已經進入正軌,李愔心中舒了口氣,現在沒他什麼事了,終於可以安安穩穩的吃上點東西了。往自己的盤子裏夾了不少喜歡吃的菜,然後又端着杯果汁找了個角落坐下準備開吃,可還沒等他吃上幾口,卻有人找上門來。

“六郎,你怎麼藏在這裏?”李恪帶着一幫人找到李愔,一臉笑意的指着身後的人說,“這些都是我的朋友,我爲你介紹一下!”

“小弟參見各位兄長!”李愔一聽急忙起身,擦了擦嘴上前行禮,這些人年紀和李愔年紀都差不多,可惜沒一個認識的。這些人一看李愔行禮,立刻躬身回禮,不少人看向李愔的目光都很好奇,他們這些人以前都知道李愔是個什麼德行,今天一見像是變了個人似的。

“來來來~,這位是翼國公之子秦懷玉,這位是房相之子房遺愛,這位是英國公之孫李敬業……”李恪喝了不少酒,臉色紅的像猴屁股似的,一邊傻笑一邊向李愔介紹衆人,李愔則不停的說着‘幸會幸會’。這些人要麼是將門之後,要麼是朝中重臣之子,那個房遺愛李愔上次見過,沒想到他竟然還和李恪相熟?

不過當李恪介紹到程懷亮時,兩人都有些尷尬,而周圍的人卻都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畢竟上次程懷亮將李愔打成失憶,雖然對外宣傳說是李愔失足落馬,但這裏的人一個個都是消息靈通之輩,誰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

“行了行了,兩個大老爺們有什麼好尷尬的,不就是上次打了一架嗎?這次給三哥一個面子,把手中的酒都喝了,以後還是好兄弟!”李恪估計喝了不少,噴着酒氣對兩人說道。

“哈哈哈~,三哥說的不錯,上次是小弟有錯在先,還請懷亮兄多多包涵!”李愔也是灑脫的一笑,舉起酒杯說道,“來,咱們‘相逢一笑泯恩仇’,小弟敬兄弟一杯!”

“好!好一個相逢一笑泯恩仇,六郎既然如此豪爽,那兄弟也就不矯情了,幹~!” 邪魅王爺狡黠妃 程懷亮也是個爽快人,一看李愔如此豪爽,當下也不推辭,舉杯和李愔碰了一下一飲而盡,然後兩人一起哈哈大笑。

“哈哈哈~,別人都說六郎已經脫胎換骨文采非凡,某本來還不信,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看到李愔和程懷亮杯酒釋恩怨,周圍的人都是大聲叫好,秦懷玉更是高聲讚道。

恩怨既然已經化解,大家又都是年輕人,有很多共同的話題,再加上美食與美酒助興,不一會的功夫,李愔和衆人打成一片,相信很快就能得到這些人的認可,到時纔算是真正融入到這個頂級紈絝小圈子裏。 過了沒一會,劉昂星從后廚出來,走到前廳。

郭飛見到劉昂星以後,說道:「劉昂星,把你的廚師證明拿出來,給這幾個審核員看一下。」

廚師證明就是一個最簡單的廚師身份信息證明,上面有廚師的年齡,畢業院校等最基本信息。

這個證明的效力很低,大概也就是與廚師從業證明差不多,通常從廚師學校畢業以後,只要學的稍微好一點,都會獲得這個證明。

但是星級證明可就難考取的多了,即使是一星證明,都需要經過最嚴格的考核,才能頒發證明。

劉昂星將自己的廚師證明取了出來,遞給彭福,「你好,這是我的廚師證明。」

「嗯。」彭福接了過來,拿在手中仔細的看了一下,然後對照面前的少年,有核對了一下,然後突然皺起眉頭,「嗯?你只有廚師證明?沒有星級證明?」

星級廚師證明才是衡量廚師能力的一個標準,只要通過審核,效力非常的高。

那些餐館招聘廚師的標準,第一個肯定會看星級證明,給的工資肯定也是與星級證明掛鉤,星級越高工資越高。

「對,我只有廚師證明。」劉昂星只有系統給的廚師證明,星級證明因為涉及的問題比較多,容易讓人看出問題,所以沒有。

「是這樣的…」郭飛此時站了出來,為劉昂星解釋一下,「劉昂星的廚藝沒問題,只不過沒有時間考取星級證明,這也不影響餐館的星級審核。」

的確是這樣,廚師做菜的好壞,味道才是最根本的東西,星級證明只是一張紙,讓那些不了解廚師手藝的人能夠最直接的清楚一個廚師廚藝的好壞。

除了這個作用外,另一個作用就是應聘廚師職業,其餘的作用就不大了。

因為時間緊迫,餐館的運轉都需要劉昂星的廚藝,所以郭飛沒有讓他去考核星級證明,這也太浪費時間了。

考核一個證明,需要一級一級的去考核,先是一星廚師,然後有了一星證明后,才能考核二星,後面才是三星。

等考到三星證明,加上等待考核的時間,半年的時間都不夠用。

與其浪費時間去考一個沒用的證明,不如多在餐館做些菜,多賺些錢。

「話是如此沒錯,但若是有廚師證明,我們也好清楚這個廚師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彭福此時已經產生一些懷疑,這個劉昂星年紀只有十八歲,按照郭飛說的,就有了三星廚師的能力。

在如此年輕的廚師中,能夠有如此廚藝的人真是非常少見,甚至是沒有。

通常只有經過不斷的積累與學習,廚藝才能逐漸的增加,積累到一定的廚藝以後,就會去考核廚師證明,星級慢慢的提高。

在如今華夏將近一千名三星廚師中,有九成的人年齡都要在三十歲以上,剩餘的那一成也要在二十五歲以上。

那種不到二十歲就成為三星廚師的,就算有,他也不相信會是面前如此年輕的少年。

「咱們可以開始考核了么?」郭飛見到彭福半天沒有動靜,也知道對方到底在想什麼,無非就是不相信劉昂星的廚藝。

不過到底有沒有那個手藝,可不是一個廚師星級證明就能知道的,還要嘗一嘗才成。

「嗯。可以審核了…張磊,你跟著這個劉昂星去廚房…」彭福湊到同事張磊耳旁,小聲的囑咐道:「一定要仔細檢查食材與調料,全程監督這個劉昂星做菜,不能有絲毫疏忽,若是發現問題,第一時間報告給我!」

之所以如此囑咐,還是從心裡懷疑這個少年的廚藝,懷疑這個餐館的信譽,到底是不是虛假的製作星級菜品。

「嗯,我知道了,放心吧。」張磊的檢查可以說本身就是很嚴格的,經過囑咐以後,又準備加一層小心,一會一定要用最嚴格的標準對食材與調料進行檢查。

接下來,劉昂星與張磊去了廚房。

時間過去將近十分鐘,第一道菜端了出來。

這就是之前經常做的炒油菜,只要是屬於二星菜品,都可以進行製作。

劉昂星與張磊並沒有出來,繼續監督與製作菜品。

彭福對著另外一個同事使了個眼色,然後從背包裡面拿出特質的陶瓷廚具,準備試吃。

陶瓷幾乎沒有任何味道,不會摻雜到菜品中一些雜味,所以品嘗料理最為合適。

彭福夾起一根油菜,放入嘴中…

『嘎吱…』

清脆的口感立刻傳入嘴中,經過特殊製作以後,油菜沒有任何變軟,保留著最原始的清脆。

「嗯,還可以。」彭福點點頭,這道菜品的味道顯然是達到二星水準,通過審核自然為沒問題。

只不過經常品嘗美食的他,對於料理的要求很高,一道二星菜品自然只能算是還可以的評價。

另外一名同事小黃,品嘗完菜品以後,也只有點點頭,什麼話都沒有說。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